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内涵鬼故事 > 私人诊所 > 详细内容

私人诊所

作者:网络收集  阅读:112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story1.669977.net 收集整理

这是一家诊所,表面上普普通通的诊所,坐落在街区的最尾角。

这家诊所经营了有十多年,四周围的街坊都对它熟悉不过,也是街坊的救命之所。但是这家诊所有个特点,就是每天六点准时关门不再接待病客。

“陈医生,这几天肠胃不太好,老不想吃东西。”以为年迈的老奶奶捂着肚子难受的说道。

陈医生瞄了瞄老奶奶几眼,一贯的严肃,“我先给你开一些要回去吃,这些天吃清淡的食物。”

陈医生就是这家的诊所的创办者,年仅40多岁,人显得的淡漠不语,夹带着一丝丝的严肃。他身边只有两名女护士助手,其中一名就是我,另外一名就是小珍。

我是从上个月经人介绍才来到这里工作,小珍在我之前就在这家诊所做了好几年了,小珍的打扮每天都是超短裙或者是黑丝袜,很好的衬托出她曼妙的身材。

“小珍,今晚我就做三道菜好了,因为我最近没什么胃口,应该就你和陈医生一起吃。”我对正在给病人配药的小珍说道。

小珍抬起头圆溜溜的眼睛看了看我,睫毛被她刷的老长。

“好”

“对了,陈医生不喜欢吃太咸的食物,注意点哦!”小珍对我使了使眼色,叮嘱道。

说也奇怪,陈医生的口味她也这么了解,是因为小珍在这里工作的时间长了?当初上手工作时,小珍就直接把三餐的交给了我,相应的其他工作就变少了。

这晚,饭桌上各自吃着饭,对于没什么胃口的我吃的像啃石头一样。

“我不是跟你说了吗?叫你做菜时不要放太咸了,这是什么菜啊!”突然小珍的微微生气的口音指责道。

会咸吗?刚才这才也吃了几口了,是正常的味道。

惊愣的看了看小珍,瞬间被她鄙夷的瞪了一眼。

另外陈医生则是依然默默的吃着,担心陈医生他会不会也觉得咸。

“那我下次尽量做淡一点。”放下碗,感觉此刻的气氛及其让人不适。

“不会咸,味道刚好。”突然陈医生抬眼看了看我,银边的眼镜框遮住了他大部分的眼神。

小珍撇了几眼,继续扒饭。

“我吃饱了”说完,起身离开饭桌,去看诊室收拾收拾。

小珍一开始给我的第一个影响就不是什么好女人,整天穿的花枝招展在陈医生的面前晃来晃去。

今晚居然还在陈医生的面前刁难她,边收拾着边闷气的想着。

哐当~突然一阵声音,惊醒了我不悦的思绪。

是什么打破了?

慢慢的随声音找去,快到饭厅处就传来小珍尖锐的声音:“你觉得她做饭很好吃是不是?难道我以前做饭没她好吃吗?”

我刹住脚步,躲在拐弯处头看着,有个碗被打碎在地上。

感觉小珍此刻还真像个泼妇,居然在陈医生的面前抱怨。

“你说话就不能小声点吗?”陈医生继续吃着饭,冷淡的口气完全不在乎她的脾气。

“怎么?怕人知道我们的关系吗?你当初上我的时候怎么就不害怕呢?”每字每句都深深的传入我耳中,。

不禁惊讶,原来他们关系真是不一般。

“你别忘了,你也是个变态,我知道你的秘密,你休想甩开我。”小珍面露阴险的紧盯着陈医生说道。

不一会儿,又扬起嘴角傲气的笑了笑。

陈医生瞬间停住动作,阴怒的双眼扫了小珍一眼,放下饭碗就起身离开。

我马上跑回诊所后面的宿舍楼,微微的冷静下来,感觉自己来到了一个有感情纠纷的地方工作,实在太不幸了。

哐哐~突然房门响起,瞬间被下了一跳。

“快点下来洗碗。”小珍在门外喊道。

惊呼的看着门,奇怪!小珍怎么知道我回宿舍了!而且还在自己刚回宿舍的下一秒就找来了。

“听到没有,把碗洗了。”她的语气极其的不和蔼。

该死的,自己现在简直讨厌死了小珍的娇蛮了,而且还被当做女佣般使唤。

“知道了。”我不悦的回答道,谁叫自己是新人,总要被欺压一下才行,百般无奈的来到饭桌收拾好就去厨房洗碗。

“把碗洗干净点,我出去一下。”小珍突然穿着花枝招展靠在门口说道。

嘴角带着不明的笑,让人看不透。

我最终白了她一眼,继续洗碗。小珍最后冷哼一声就离开,这个女人晚上会去去哪里?说不定是去勾引男人。

突然,看着她离开的背影,心微动着,也许偷跟在后面看看也不错。

放下碗,擦拭下手上的水,就跑去跟在小珍的身后。其实小珍根本就没有出去外面,而是去关了诊所门,然后就上二楼。

这女人真是会说谎,原来是去找陈医生,两人的奸情还真够深的。

我也偷偷的跟上二楼,不敢离得太近,只能在未关紧的门缝偷听他们在里面的声音,

“别生气啦!人家今天心情不好才会那样发脾气。”小珍娇声的说道,透过门缝之间小珍娇柔的依靠在陈医生的身上,陈医生依然默不作声的用着电脑,完全没有正眼看她。

小珍见状直接强行坐上他腿里,神态娇媚十足的搂住陈医生的脖子。

陈医生视线才转移到她身上,嘴角露出了一抹笑。

“为什么你们女人都要这么犯贱?她也是,你也是。”莫名的话让小珍突然一顿,突然她大腿感觉一阵刺痛,视线转到她的大腿上。陈医生拿着镇痛直接打在她腿上。

“唔~你干什么?”小珍皱眉反抗着,身体却被陈医生强行的禁锢着。

“放开我,你这变态,给我打了什么药?”小珍声音渐渐弱了下来,逐渐软在陈医生的身上。

陈医生此刻扬起的笑容极其险恶,这一幕全都被我看在眼里。小珍的身体直接被陈医生仍在地上,此时小珍的意识模糊不已。

陈医生居高临下的盯着小珍,“你若不对我犯贱,我也不必这样对你。”说里尽显冷意。

说完,陈医生眼角闪过一抹寒光。瞬间转身趁我没反应过来立马打开了半掩的房门,阴冷的眼神冷视盯着跌坐在地上惊愕的我。

“医生,我、我不是故意的。”连忙结巴的解释,心里不由得爬上一股恐惧。

“没关系,你先进来,我有好事跟你分享。”说完,他弯腰把我拉了起来。

是什么事?不容我拒绝就被他强力的拉进了房,他反手就关上门。

一系列的动作让人胆战心惊,看着躺在地上的小珍,小珍半微的双眼看着我,像是在求救般。

“刚才你都看到了吧!你不是也挺恨这个贱人的吗?现在她是多么的无力,多么的脆弱,甚至可以直接折磨她都行。”陈医生轻轻的在我耳边说道,话里更多的是引诱。

“不、我不会伤害他人。”我瞬间不能接受捂住耳朵,抬起惊恐的双眼看着陈医生依然带着阴阴的笑容。

“难道你不想借此机会尝试一下杀人,折磨人的滋味吗?我告诉你,这种感觉美妙极了,就像吸毒般,就像犯了毒赢一样。这里只有我们两个人,不会被人发现的。”陈医生一字一句的继续说着,突然他举起一把手术刀,直接往小珍的脸上刮去,鲜血瞬间益处,一条血痕占满了我的视线。

“我给她打了麻药,麻药中我加入了止痛药。所以她不会感觉到痛的,来,你也来试试。”陈医生拉过我的手,把手术刀强制的让我拿着。

目光紧盯着小珍脸上的清晰的血痕,血液已经沾满了她半张脸,此刻的她已经狼狈不堪,但是那双圆而显露惊恐的双眼瞬间让我想起之前她鄙夷的眼神。

也许,把她的眼睛挖下来也是不错的,随着想法,我毫不犹豫就把手术刀插入她一直眼睛里。血液瞬间喷溅而出,血洗了她整张脸。

“呵呵呵~做得好!怎样,这种滋味是不是很爽呢?”陈医生在一旁鼓励着,他很乐意看到这一切。

对,陈医生说的对。这种感觉20多年来从未有过,好新鲜的感觉。此刻内心砰砰直跳致整个人微微的颤抖着,依然夹带着一股兴奋感。

小珍张着嘴却叫不出声,肯定痛苦不已,活该她平时嘴巴那么嚣张。

“下一步就是把你红艳艳的唇给割下来。”说完,动手切开了她两片红唇,血液再次溢流而出。

红色的血液就强烈的引诱着我的视觉,越看越兴奋。

“真是厉害,贱人就是这样死的。”陈医生蹲在我旁边,语气幽幽的说着。

“这种感觉真好”惊呼的看着小珍说道,感觉自己也跟着疯了。

“你不需要感到害怕,因为有我在。”陈医生突然亲昵的靠近我的耳边亲和的说道,声音透着一种邪魅。

“小珍已经死了,她另一只眼睛满满的都是怨恨。”小珍的眼神瞬间让我感到毛骨竦寒。

“死人有什么好怕的。”陈医生不在乎的说,一手把我抱起。此刻感觉我的身体刹时寒颤不已,身体像是被不明寒冷气息入侵。

我瞬间害怕的推开了陈医生,力度异常的大。陈医生差点跌坐在地上,他瞪大眼眸看着我的举动。

“我、我、”身体越来越寒冷,只有寒冷与害怕,意识渐渐的飘离。

“救,救我,救我。”我极度害怕的朝陈医生伸出手,害怕的想抓住他,他没有举动,只是疑惑的盯着我看。

我的身体怎么会这样?身体极度颤抖着寒颤不已,身体几乎被侵占了。转眼意外看见小珍满是血液的脸瞪着一只眼睛嘴角慢慢的扬起对着我笑。

“不,不”难道要被小珍上身吗?突来的想法惊吓的我猛地跪在地上。

陈医生依然站在远处奇异的看着我,惊讶的神情指着我说:“你的脸怎么成显蓝色了。”

呕~痛苦难耐的突出了一嘴的白沫,脑海中突然悬浮着一股声音:你的身体是我的,你的身体是我的,你的身体是我…

这不就小珍的声音吗?像是催命符般回荡着。身体极具的冰冷让我失去了意识,瞬间倒下。

陈医生看着地上的两具身体,由惊恐的神情瞬间演变为怀疑的邪笑。

“等你醒来后,就不会再是原来的自己了。”他眼角闪过一丝锐利,薄唇微微的念道。

后来,我被送进了精神病院。有时我认为我就是我自己,但是有时我却成了小珍。

没有任何人相信我的话,只有一个事实,那就是小珍是我杀死的,小珍却一直与我同在。

我是谁?我痴愣的坐在长椅上思考着。

“你杀了我,你就是我。”突然小珍的声音回荡在耳边。

啊~~~~~~

一时的报复快感只能给你带来一刻的开心。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