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内涵鬼故事 > 第162章 恨汤 > 详细内容

第162章 恨汤

作者:网络收集  阅读:147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story1.669977.net 收集整理

楔子 吃掉憎恨的女人

夜晚,十二点。杜竹林孤零零走在街头,整个世界的灯都熄了,黯淡无光,只有蝙蝠飞过,发出一声尖叫。

冷风吹过,她的心更冷。失去了爱情的女人自然会冷。

自己哪里不好?她抬起头,看着天空,没有月亮,也没有星星,是星星月亮也在嫌弃自己所以不肯出来?

她闭了闭眼睛继续向前走。

忽而,一声尖锐的叫声刺入她的耳膜。是一个女人的叫声,哀怨憎恨:“你们这对贱人,不得好死……”

跟着是“砰”的一声,像是什么坠地。

杜竹林顺着声音来源看去,发现大楼下多了一个什么东西。蹙眉,几步走过去,看清了,是一个女人,或者说是一个女人的尸体。

她扭曲着躺在地上,脸歪了,天灵盖碎了,脑浆和血淌了一地,把地板染得绯红。

女人的一条腿脱离了身体,掉在不远处。另一条欲断不断,连接着碎裂的骨头和碎肉挂在身体上。

一只手搭着,骨头断开,露出骨髓。另外一只像是麻花一样,扭曲着向内。

杜竹林身体不由自主地颤抖,却无惊恐。或许绝望入骨的人不会感到恐惧。

她应该是为情自杀吧,刚才不是喊了那么一句么?杜竹林抬头看着了结女人生命的大楼。她也想要自杀,却没有女人这样的勇气。

“卖汤了,卖汤了——”一个老妪的声音从远处传来,杜竹林顺着声音望去,她看见一个小小的破旧的棚子下有一个老妇人站在那里,低着头,调配着什么。

刚才的那一幕她没有看到么?为何也不怕?

老妇人似乎知道杜竹林站在那里,她抬起头,看向杜竹林所在的位置:“小姑娘,要不要喝一碗汤?”

杜竹林深吸一口气,走过去,侧着脑袋蹙眉看着那位老妇人:“阿婆,你怎么——”

老妇人的脸上布满皱纹,是岁月的痕迹。她带着玩味的笑说道:“你是问我为何不怕么?”

被点明了心事,杜竹林感到几分不安。

老妇人笑:“有什么好怕?这个世界每天都有人自杀,不能因为别人的死耽误自己的生意,不是吗?”

语气低沉,没有一个人应有的感情,杜竹林莫名紧张。

她低头,侧着脑袋不敢看老妇人的表情。

“姑娘,要不要喝完汤?”不知何时,老妇人已经乘好一碗汤,她两只手捧着碗,递到杜竹林面前:“那个女孩子和你一样,是因为失恋才自杀的——你也想自杀,对吗?”

是的,杜竹林从下午开始就想要自杀,只是不敢,需要太多勇气,她缺少勇气。

“为什么那么傻,既然不想活,为何不把对不起自己的人杀掉?”老妇扬起诡异地笑,仿佛带领人走下地狱的鬼子。

杜竹林身体一冷,却走不开,因为她觉得这个女人说的话很有道理。

“我——”杜竹林小声说道:“没有那个勇气——”

“你恨他吗?恨那个抛弃你的男人吗?”老妇人又问。

杜竹林未有开口,却已经在心中作答:自己怎么可能不恨?自己哪里不好,为什么要抛弃自己?

老妇人继续:“恨他,就杀了他——此汤名为恨汤,喝了它你就有无穷的勇气,喝了它,你就可以鼓起勇气杀了那个负心人!”

喝吗?杜竹林心头忐忑。她恨那个人,恨得想要杀死那个人。然而,她到底是害怕的,没有勇气的人不敢杀人,自杀亦不敢。

“是他对不起你的,他应该死——他怎么可以对不起你,他实在该死……”老妇人不断碎碎念。

杜竹林抛开理智,端起汤一饮而尽!

每个人的心中都住着一个鬼——

醒来,已经是白天,今天不用上班,所以杜竹林关掉了手机和闹钟。此时已经十二点。她躺在床上,头发散乱。

抚摸额头,轻微疼痛。记忆模糊,只记得一个跳楼的女人,和一个卖汤的老女人。

一切是真?亦或是梦?

杜竹林轻轻晃脑,后下床,穿上拖鞋。她走到厕所洗脸。

冷水泼在脸上,头疼的感觉减轻不少。她抬起头,看着镜子里憔悴的脸。怎么可能不憔悴?为君消得人憔悴。

昨天的一幕幕还在脑海中不断重演。下午,她满心欢喜地出现在自己男友面前,可是看到的却是那张忧愁的脸。

他对她说:“对不起,竹林,我们分手吧!”

顾不得是在咖啡厅,杜竹林大声叱问:“为什么?我们不是很爱彼此吗?”

男人别过脸,不敢看她:“实在对不起——我已经不爱你了。”

理由太简单,亦太无情。他觉得杜竹林太喜欢无理取闹,太刁蛮了。可是,有几个女孩在恋爱的时候不是刁蛮任性?男人若可以包容女人的任性,结婚后女人自然会丢下刁蛮。杜竹林这样想。

之后的一整个下午杜竹林都浑浑噩噩,甚至还做了一个那样诡异的梦。

痛苦间,她听到一声叹息,是女人的叹息,仿佛悲叹她的命运。

“谁?”她左右张望,张嘴大叫。

“是我——”声音来自镜子,巨大的镜子。杜竹林看过去,里面出现一个女人,苍白而憔悴的面容,栖息在镜子里,只看得到上半身。

杜竹林吓得倒退,一屁股坐在马桶上:“你是谁?是人是鬼?”鬼故事里荒诞而可怖的一幕在她脑海飞速上映——她会不会伸出一只鬼手把自己拉入镜子?会不会活生生的剥掉自己的人皮?

“我是鬼——”女人的声音没有一点情感,冷的令人发指:“但是你不用害怕,我对你没有恶意——我是一个和你一样,被男人抛弃的女人,不过我死了,所以变成了鬼。”

“你为什么会在我家的镜子里,”杜竹林双手垂下马桶,死死地抓住马桶边缘:“我并不认识你。”

“这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喝了我!”女鬼仍旧面无表情,冷冷说道。

喝了……它?杜竹林想到了昨晚的那碗汤——恨汤!

吃掉骨灰的女人

果不其然,它就是那碗汤!

女鬼告诉杜竹林,那碗汤其实是用带着怨恨的女人的骨灰熬制的,专门给那些因为失恋而痛苦的女人勇气的汤。

一想到昨天喝的是骨灰汤,杜竹林就跌落马桶,扶着马桶边呕吐起来。

“其实你不用觉得恶心——”女鬼说道:“你反正也恨那个男人,不是吗?”

这句话仿佛一根针,刺入杜竹林的内心。她抬起头,微微蹙眉看着镜子里面的女人。

“昨晚的那个老妇人,其实就是我们女人的内心——”女鬼说道:“被伤害的女人的心。我们那支离破碎的内心中的痛苦化成了她,她是来帮助我们的——”

女鬼告诉杜竹林,那老妇人的存在是为了给女人们“指点迷津”。她把那些死去的,带有怨念的女人的骨灰熬成恨汤,给别的女人喝。喝了汤的女人,会得到一个鬼魂的帮助。帮她们复仇,杀死那个害苦她们的男人!

“你——”杜竹林问道:“你是来帮我复仇的?”

女鬼点点头:“是的,我是来帮你复仇的——我知道你不敢,不敢杀死那个对不起自己的男人。还有那个抢走你男朋友的女人。我帮你,给你勇气,给你更多的恨。”

“我要怎么做?”杜竹林听信,忽而扑在镜子上,脸贴着镜子问道。

女鬼一笑:“今晚,去他家中,杀了他们两个!”

“杀了他们!”杜竹林痴痴地念着。

“杀了他们——”

女鬼的声音在杜竹林心中盘旋,无法驱散,她只有投降认命。

按照女人的指示,她从自己家中拿出一把螺丝起子,藏在包包里面,然后到自己前男友家附近潜伏,欲寻机会,杀人复仇。

夜幕低垂,人间入眠。杜竹林站立他家楼下几小时。

终于,在大约十点的时候,她看到了那个男人——他搂着一个女人,说说笑笑地走进小区。

杀了他们,杀了他们,杀了他们……这四个字在杜竹林脑海不断叫嚣,如战场上指挥官对于士兵的指令。

她吸一口气,从包包里面拿出螺丝起子,藏在自己身后,缓慢地走向那两个人。

忽而,男人的目光看向了杜竹林,她慌了神。怎么办?怎么办?原本酝酿好的一切顿时消弭,她只觉得惊恐。

她看见,男人走向了自己。

脑海中又生出一个指令——走!

杜竹林跌撞着逃离。

她在逃跑时回头,发现那个男人歪着脑袋站在那里看着自己的背影,后转身离开。

回到家中,杜竹林锁紧门窗,逃进了厕所。

看着那面巨大的镜子,她对着镜子大喊:“出来,你出来——为什么我会失败,你不是会帮我吗?帮我杀了他们吗?为什么我会跑?”

鬼影渐渐浮现。

女人面无表情打量着杜竹林:“是你还不够恨他——你还爱他,是吗?”

“不——”杜竹林赶紧摇头辩解。

“那你为什么不杀了他?”

杜竹林无法解释,低着头,咬着唇,欲要逃避。“是你——”她抬起头,看着镜子:“是你没有帮我,你没有在关键时刻帮我。”

“我的灵魂只能出现在镜子里面,因为镜子就是你的内心。你的恨意与勇气不够,所以我只能在你家中的镜子里帮你。”女鬼说道。

“那……”杜竹林追问:“要怎样你才可以在关键时刻帮我?”

“增加你的恨意。”女鬼说。

“怎样才可以增加我的恨意?”杜竹林问。

“用别人的恨来增加自己的恨。”女鬼回答。

它告诉杜竹林,最好的方法就是吃婴儿!活生生的,刚出生的。因为他们刚刚来到人间,在这个时候夺走他们的生命,他们内心的不甘便会化做无穷怨念,是增加杜竹林恨意的良药。

杜竹林不敢,亦不愿。

“那你就只有死——”女鬼说完,镜子里忽而呈现一副画面——诡异可怖的画面。

杜竹林看见自己在一个密闭黑暗的小屋内,她被人捆绑起来,躺在地上。眼前出现了两个人,一男一女,是她的前男友,和那个狐狸精。

他们的手中握着刀子和锤子。

两人带着诡异的笑容,走到杜竹林面前,女人弯下身,扯开杜竹林的衣服。她身体赤裸地呈现在女人面前。

女人笑的越发骇人。杜竹林看见女人拿起小刀,在切割她腹部的肉,然后放入嘴中。

男人更残忍,竟然拿锤子狠敲杜竹林天灵盖。脑壳碎开,他用一个小勺子生吃杜竹林的脑浆!

“啊……”杜竹林闭上眼睛,捂住脑袋不敢看那恐怖画面。

“他们昨天看到你了,所以不会放过你——他们会用最残忍的手段虐杀你。你想好了吗?你死还是他们死?”女鬼低语。

“我要——”杜竹林抬起头,眼中充满怨恨:“他们死!”她仿佛疯癫女人般大吼。

吃掉活生生的婴儿

夜晚,两点。医院被巨大的黑暗笼罩着。杜竹林躲过了沉睡的保安,穿了一身偷来的护士服,站在医院门外。

她带着口罩和墨镜,悄悄地摸进医院。

她利索地走向了儿童病房。那里有着数不清的婴儿,一个个躺在恒温箱内安眠。杜竹林张望四周,掏出一根针,打开屋门。

不负责任的护士和医生从来不会在晚上巡逻,他们太依赖门口的保安。

杜竹林进入病房,随意找了个男婴,用手捂住他的嘴,小心翼翼地从后门离开。

回到家中,她站在镜子前,看着怀中那还在沉睡的小婴儿,对着镜子说道:“我把婴儿带来了,要怎么吃?”

“生吃!”女鬼再次出现,一样是冷然的表情。

“生吃!”杜竹林重复了一句。

“你忘了他们是怎么吃掉你的么?”女鬼说道:“你不吃,他们就会吃掉你——”

对,杜竹林想,与其被人吃掉,不如吃掉别人。她狠狠心,咬着嘴唇看向了怀中的婴儿。

为了不让人听到孩子的哭声,她用一块布堵住了孩子的嘴。

按照指示,先吃手臂。

孩子手臂很软,骨头很脆,稍微用力便脱落下来。鲜血溅在杜竹林脸上,但她毫无表情。一口一口,咬着手臂,如吃莲藕,任由腥味在喉间荡漾。

一个活生生的婴儿,很快就被吃成了一具骷髅,杜竹林嘴里全是血的臭味。

她想,第二天的报纸头条应该就是婴儿失踪事件。或许婴儿的父母会就此哭得晕死过去,可,那又怎样?总要有人为自己牺牲,不是吗?

吃掉婴儿的杜竹林,感到了满满的怨气。她要复仇。

“去吧——”女鬼说道:“拿着你的工具,那天的那把螺丝起子——”

杜竹林咬着牙点头。

因了那个婴儿,杜竹林的决心更甚。她带着自己从黑市购买的麻醉药,摸黑到了自己前男友的家门口。

之前用针开过一次门,所以这次更加利索。

门打开,她小心翼翼地走进了卧房。她看见那对狗男女搂在一起睡觉。

怒火中烧,她狠狠地用沾了麻醉药的抹布捂住了那个女人的嘴。或许是她动作太大,以至于男人被吵醒。

“竹林——你怎么在这里?你想干嘛?”

不打算解释,杜竹林麻利地捂住了男人的嘴。

两人倒在床上,昏死入睡。

杀了他们,杀了他们,杀了他们——杜竹林心头重复着这样一句话。她咬着嘴唇,用力地,直到淌血。然后举起手中的螺丝起子,疯狂地刺入了女人的眼睛里。

扯出来时带动眼珠,被她活活拔起。

一个眼眶空了,鲜血不断流淌,染红了床单。

“贱女人!”她疯狂地划烂了女人的脸。

等到那张脸上生满了“蜈蚣”,她又用力地把螺丝起子从她的鼻子里面刺进去,狠狠地,直直刺入大脑——

脑浆和鲜血从鼻孔流出,红白相间,好不恶心。

后,她又用起子将女人开膛,刺入心脏——

杀死女人后,杜竹林便开始对男人动手。她看着男人说道:“你说过只爱我一个人的,你背叛了我,我要挖出你的心!”

刺入时很用力,她划开了男人的胸腔。那颗心还在跳动,杜竹林伸出手,疯狂地扯出那颗心脏!

扯出心脏时鲜血喷在她的脸上,还有“嘶”的一声。

捧着那颗心,她“咯咯”痴笑:“贱人,贱人,贱人——”

“咯咯咯——”女鬼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出现在了杜竹林面前。杜竹林总算看清楚女鬼为何只出现一张脸在镜子里——她的下半身赤裸,可是却没有皮肤,一片猩红,甚至还有不知名的虫子在啃噬她的血肉。

“啊……”杜竹林的螺丝起子掉在了地上,她惊恐跌坐。

“你真的以为鬼会来帮助人么?”女鬼嘲讽般说道:“其实我要的不过是你那充斥着怨恨的皮囊!”

女鬼告诉杜竹林,卖汤的老妇根本不是什么女人的内心,其实是她的母亲。

两年前,她因失恋自杀,无法投胎,只能在人间游荡。她是自焚而亡,所以皮囊尽毁,每日都要受腐烂之痛。

她母亲是一个巫婆,用她的骨灰调制了恨汤,其目的就是为了让自己女儿的魂魄可以迷惑那些饮汤女人。

因为,若要她女儿投胎,就必须搜集起十张人皮!对于人皮也有要求,便是那些和自己女儿一样,因为失恋而痛苦的女人的人皮。

那些女人的人皮还需要充斥着憎恨,以及杀戮!

所以,饮了恨汤的杜竹林被迷惑,在憎恨中杀戮。

女鬼看着杜竹林说道:“现在,你的人皮可以归我所用了——”

莫名的,杜竹林身后成了万丈悬崖,而悬崖下则是熊熊烈火——

“等我拿走你的人皮,就把你推到烈火堆中,烧成灰烬,那些烈火会让你魂魄不留。咯咯咯……”

忽而,杜竹林抄起了地上的那把螺丝起子:“你妄想,我会毁了我的皮肤,然后跳楼——你别想得到我的人皮!”

她是这么说的,也是这么做的。她竟然真的将螺丝起子刺入了自己的胸膛,一用力,划出一道口子——她丢掉起子,将手指插入伤口,硬生生地扯掉了自己的一张人皮!

杜竹林愤怒地撕扯,人皮被她扯开,她成了肌肉赤裸的怪物。

“我要烧掉我的人皮——”她将人皮丢入烈火之中。

“不!”女鬼大喊:“贱人——”她看着人皮在火焰中化为灰烬。

杜竹林已经站起,跑到窗前,打开窗户,站在窗口幽怨喊道:“你永远不能投胎——”纵身一跃,如蝴蝶在暗夜飞舞,她坠落成了哀怨的烂肉,四肢纠缠,支离破碎。

你不知道的故事

警车划过小巷子,警铃作响,无数人围观着逮捕过程——两个警察站在两边抓着一个老妇人上车。

是之前卖汤的那个老妇人!她带着诡异地笑看着周围的人群:“你们要不要喝恨汤,喝了可以增加怨恨与勇气帮你们杀死憎恨的人!”

押解的警察皱眉:“你个疯婆子,竟然从精神病院跑了出来,快给我上车回去,不然还不知道多少人会被你害死!”

警车离开,一个行人问另外一个行人:“到底是怎么回事?”

“哦。”那个行人回答:“这个女人的老公在外面偷人,被她杀了。本来是死罪,可结果却发现她有严重的精神病。本来被关的好好的,但是不知道怎么回事被她跑了出来。哎……造孽啊,这个疯女人每个夜晚在路边卖什么恨汤,见到女人就蛊惑,说什么她们失恋了,应该憎恨男人,杀死男人,然后骗人家喝她的恨汤。”

“那汤有什么古怪?”

回答的那位行人摇了摇头:“其实就是普通的胡辣汤,但是这个疯女人竟然在里面加了十足的会导致幻觉的曼陀罗花。”

“那真的有人喝么?”

“哎……总有一两个犯傻的人。听说前段时间有两个女人喝了她的汤,结果一个因为幻觉而跳楼,另外一个更惨,把自己前男友和他新欢虐杀,然后自己剥皮跳楼了——幸好警察多方查探,总算找到了这个疯婆子,不然还不知道有多少人会死在‘恨汤’上!”

一声叹息,人群散开。然而,杜竹林却无法知道真相——

子不语怪力乱神,这个世界上面哪里会有用骨灰熬制的恨汤?然而,各种各样的恨却在人心中潜伏滋长。

当你在暗夜看见一个女人游荡着,捧着一碗恨汤时,那里面装乘的一定是她的眼泪。亲爱的,你愿意喝下我熬得恨汤吗?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