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内涵鬼故事 > 恐怖画室(上) > 详细内容

恐怖画室(上)

作者:清晨无人  阅读:188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story1.669977.net 收集整理

早上出门去上学的时候,我的妈妈对我大声说到:“买早点的钱在桌子上,别忘了去买早点吃”。

这会是早上七点钟,我从二年级开始就学会一个人去学校上学了。

我的妈妈是一位画家,她在这个城市的画家协会里工作,最近妈妈特别的烦忙,因为她们协会要举办一场大型的绘画展。

妈妈说过,在这场绘画展上,会有来自各界领导人的参观,而且还会有她大学同学,她的好姐妹们一起来给她道贺。

妈妈说,她一定要在最快的时间里,画出一幅能得到名家认可的,能卖的上价钱的名画作。

所以,我每天早上都有得自己拿着钱出去买早点吃。

我拿着钱,背上书包,有点不高兴的出门了,我心里想:外面的早点哪有妈妈做的煎鸡蛋好吃,可是妈妈最近太忙了,一忙就要忙到晚上的三更半夜,以至于有时候我迷迷糊糊的起来上厕所都还能看见妈妈的画室里的灯是亮着的。

爸爸远在外地工作,每当爸爸打电话回来,问我和妈妈的情况的时候,我妈就教我撒谎说,一切都挺好的。

其实,我想说,妈妈最近非常不正常,不正常到都有点让我恐惧了。

因为,就在昨天夜里,我做完所有的作业后,时间又正好走到9点,然后我妈每次都是下命令似的说到:“不管你作业写没写完,都必须要九点钟上床去睡觉!”

于是乎,我只得收拾好我的所有书本,然后刷牙,洗脸,上床去睡觉。

睡觉的时候,妈妈还叮嘱我:“睡觉就好好睡觉,别总是起来上厕所!”

我顾不上回话,就听见妈妈把我的卧室门碰的一声关上了,躺在床上的我看着天花板,根本就睡不着,于是我坐起来,想着,偷偷的下床想把明天的功课预习一下。

于是,我穿上鞋子,想走到书包跟前,注意我的书包是放在卧室门外面的,因为妈妈不想让我在晚上的九点后再跟书本有任何接触。

我轻轻的拧开房门,一眼就看到了我的书包,心里正纳闷,奇怪了,我的书包明明放在客厅的沙发上的呀,怎么这会在妈妈的画室外面呢?

妈妈的画室是爸爸的卧室改造出来的,因为爸爸远在国外,一年只能回来一次,于是妈妈未经爸爸同意,就给改造成了她心爱的画室了。

我蹑手蹑脚的走到书包前,正准备把书包拿回房时。

发现妈妈的画室门是虚掩的,从门里面我看到了一个人的背影,这个人的背影,对于我来说太眼熟了,这分明就是我的爸爸呀。

我心里正纳闷,爸爸怎么在妈妈画室里,爸爸是什么时候来的呢?

我心里想:“可能是妈妈想给我一个惊喜,第二天一早让我和爸爸见面也说不定。”

于是乎,我悄无声息的观察着妈妈和爸爸的私会全过程。

谁料,这个过程是我这辈子也不想见到的。

我看到了妈妈,在白炽灯下,我的妈妈一手拿着画盘,能看出画盘里只有一种颜色,全是红色,有的小格子里的涂料已经干掉了。

妈妈右手拿着画笔,正在给爸爸画花草,我透过画室的光线,看到了妈妈的脸,她的那双眼睛,怎么看,都不像我妈妈的眼睛,那是一双呆滞的眼睛,她的手在停的绘画着,更加诡异的是,妈妈每下笔画,爸爸的身体就要裂开一个大血口子,血液从这个大血口子里,一股一股鲜血涌出来止不住的流像她手里的涂盘上,此刻她的手就好像失去控制的车轮一样,不停的在爸爸的身体上碾压着。

这一目看的,把我下午吃的所有的东西,全部从胃里翻腾出来,差一点就呕吐出来了。

再看妈妈手中的那个色盘,只见那个色盘像极了一张饕鬄大嘴一样贪婪的吸食着涌出来的血液,刚刚干枯的几个小格子,在得到血液的滋养后,生出好几米的大手,这几只大手,在妈妈的脸上用力的来回抽动。

此刻,妈妈就像一个奴隶一般,任凭这几只大手抽来抽去。

我实在是忍不住了,虽然此刻的我已经快要被吓的魂飞魄散,但是我还是无法接受这残忍的一幕。

于是乎,我鼓起勇气,脑海里不停的搜索着曾经在电视上看到过的遇鬼,救人的方法,我冲到厨房去,拿了一把菜刀,下定决心要冲进画室去救我妈!我心里想着:“我是男子汉,头掉了也就碗大个疤!”

就在我决心已下,要冲进画室时,里面传来了另一个声音,这个声音好像是我的声音,他在说:“妈妈,我想爸爸,你快点把我爸爸找来给我。”

这声音听的我毛骨悚然,吓得我手里的菜刀差点掉到地板上,我摒住呼吸,试探的推开房门。

吱,呀一声,画室的房门被我打开了。

看到了里面的一片凄惨景象,我真的看见了爸爸,刚刚我在窥探就觉得这个背影像极了爸爸,现在我看到了这个人的正面,他,他就是我的爸爸。

在白炽灯下,一张惨白脸,一双绝望又悲哀的眼睛。没错,这个人就是我的爸爸。

我抬眼望了望四周,没有发现我的妈妈,“奇怪了,我的妈妈去哪了?”我的内心十分的害怕,我害怕妈妈已经变成了传说中的食人恶魔。

正想到这里时,画室里发出一声凄惨的猫叫声:“喵…呜…”

惊的我转身张望,我看见房梁上有一根几米长的白色绳子,好像是那种用来上吊的绳子。

我惊恐的看着我家画室里发生的这一切,心里顿时乱极了。

“天啊,妈妈,妈妈你在哪里?”

我找了找,刚才那个妈妈经常用的画盘,还有那只妈妈最爱的画笔,我看到了,我看到这两样东西在窗户外面随着冷风在空中盘旋,可是妈妈呢?

妈妈,你在哪?

还有刚刚,那个小孩的声音,是从哪里发出来的!

我一定要想尽办法揭开这团团迷雾。

我心里想:“妈妈她一定是被什么鬼东西所控制了!”

我肯定的自言自语到:“对,一定是这样!”

“啊,啊,”几声怒吼。我分明能感受到,我的血液已经沸腾了。

我快步跨出爸爸的卧室,准确的说已经是妈妈的画室了。

我要去找我的妈妈。

请关注作者:清晨无人,《死去的爱》长篇小说,关于死后世界的爱的抉择!喜欢请打赏,不喜欢请扔鸡蛋[委屈]。

共计0张图片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