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民间鬼故事

摇摆在刀尖的爱

浏览67次

城郊一片别墅区,偏僻,安静。突然,一队警车驶入,鸣笛声响成了一片。只有稀稀拉拉的十几个居民围观。大部分的别墅是空置的,无人居住。到了节假日,屋主才会来小住。

警车上押下来一个年轻的男性罪犯。戴着手铐,戴着脚镣,还有左右两边架住他的武警,来这里指认犯罪现场。一周前,他在这里杀了人,并且就埋在了别墅区旁边的小山包上。带着警察们找到,隐藏在茂盛树林间,被杂草覆盖了的埋尸地。被害人是个年轻的女性,名字叫晓娜。

一周前,晓娜与男友吵架了。搬出了男友的家,搬回学校的宿舍。微信摇一摇,摇到了附近的人。加了几个好友,其中一个,微信名字叫飞蓬草。看头像,是一个年轻的高颜值的男人。戴着一副浅色眼镜,面露微笑。再点开他的相册,里面的照片全是他国外的旅游境地留影。

这个男人看起来比自己的男友要有钱。晓娜心动了,产生了想嫁给他的心思。就撇开了别的微友,单独的与飞蓬草交谈。半个小时后,飞蓬草就微信转账给晓娜买一部苹果手机的钱,两个小时后,飞蓬草又一次微信转账给晓娜买一只lv皮包的钱,引发同宿舍的舍友们一片羡慕加嫉妒的惊呼。

男友打来电话,晓娜看着是他的手机号码,拒绝接听。男友发来了短信息,她点开来,看过内容,就删除了。想求她复合,做梦,她心里已经没有了男友,全部的空间都被飞蓬草占据了。

夜深了,同宿舍的舍友们都已经休息了。晓娜不知道疲倦,仍捧着手机,与飞蓬草网聊。她将话题转到了首饰上,向飞蓬草提出,想要五万元购买一枚1克拉的钻石戒指。飞蓬草又一次爽快的转账了。

天亮了,晓娜兴奋的一夜没睡,精神亢奋的将同宿舍的舍友们全部闹醒。向她们亮着手机的屏幕,是钱包的页面,炫耀着钱包里的钱数,已经有10万元了。全是飞蓬草转账给她的钱,还有飞蓬草发给她的甜蜜情话,邀约她一起吃晚饭。

舍友们在羡慕嫉妒的同时,产生了疑问:"他都没与你见到面,就砸下这么多钱,动机是什么?!"

"无非是个色字。"晓娜不在意,爬上床铺,准备睡觉。睡一觉起来后,好有精神去赴飞蓬草的约。飞蓬草是个富三代,比男友强太多了。那个出苦力做快递的打工仔,对她小气,不肯为她购买一部新近在市面上推出销售的苹果手机。

"要我还是要钱?!"她向男友发火,男友以沉默应对她的吵闹。晓娜转身,收拾了一包自己的衣物,离开了男友的家。

晓娜在闹铃响起之前,从噩梦中惊醒了。她捂着胸口,因为梦境的恐怖,心脏狂跳着。她梦见了男友,在活埋她。一铲子又一铲子的泥土,朝躺在坑中的她埋。她想挣扎着爬出坑,却全身动弹不得,连撑着胳膊肘坐起上半身都做不到。一铲子泥土盖在了她的脸上,这就把她惊醒了。窗户外面的天空,被夕阳红染上颜色,黄昏了。

晓娜洗了澡,耐心的坐在梳妆镜前化妆。还喷洒了玫瑰花香的香水,满房间的空气都飘着玫瑰花香。晓娜向同宿舍舍友借穿近期购买的新衣,新裙子,新鞋,穿着打扮看起来光鲜亮丽。与同宿舍的舍友们告别,说了声拜拜,出门了,去赴微友飞蓬草的晚餐之约。

一夜过去,晓娜没有回到宿舍,没有人在意。同宿舍的舍友们都认为,她肯定是在飞蓬草的家里或者是宾馆的客房里留宿了。各忙各的事情,度过了白天。晚饭后,舍友们陆续回到了宿舍,不见晓娜回来。有人提出来,发微信问问晓娜,人在哪里,什么时候回宿舍。被别人阻止:"别多事啦,她现在正与飞蓬草约会呢,干嘛要打扰她呢!"

晓娜又是一夜没回宿舍。已经两天不见她的人,也没有接收到她的讯息,有人不再等了,拨打了晓娜的手机。没关机,但只听到了忙音,没有人接听手机。就通过微信,用语音问:"美女,你在哪里?什么时候回宿舍?"

"暂时还不回来。现在正是暑假期间,我和飞蓬草去泰国旅游了。一周后返回来,会带当地的纪念品送给你们。"晓娜没有用语音回复,是打字。与舍友们聊了几句话,说明天要早起,不聊了,睡觉去了。

泰国之行的第一天,晓娜在微信的朋友圈文字发言,描述泰国之行。舍友们问她,怎么不晒照,晓娜的微信号就没动静了。舍友们联系她,也不回复,手机也拨不通了。晓娜失联了。

"报警吧!"在晓娜失联了三天后,舍友们统一了意见,集体到派出所去报警。

舍友们向警方提供了,晓娜的微信号和她的个人信息。但对飞蓬草,只知道微信的名字,其他的,一概不知道。警方登录了晓娜的微信号,微信钱包没有钱了,是0。出门赴飞蓬草的约前,晓娜向舍友们炫耀的10万元,没有了。钱是转账回了飞蓬草的微信钱包,就在晓娜离开宿舍去赴了他的约的两个小时后。钱一转账成功,晓娜的微信号就被飞蓬草拉黑了。

晓娜没有出入境的记录,没有申请办理出国必须持有的签证护照。在一段监控视频中,她的身影在路边乘上了一辆轿车。根据车牌号,警方找到了车主,是辆网约车。接上了晓娜,驶出了热闹的城区,驶到了一片偏僻安静的别墅区,停在一户半开着门的别墅前。

晓娜下了车,车主就离开了。他带领警察来到他几天前送晓娜到达的别墅区。偏僻,安静。很多户别墅还是空置着,内部没有装修过的毛坯房。晓娜下车后进入的别墅,内部简单装修过,屋主只在节假日的时候过来小住两天。可以通过从来不锁的车库门,进入没有值钱物品的主屋。

地板上有一串从车库走进主屋的足迹鞋印,男性平底鞋的鞋印。一直走到了正门后,与另一组女式高跟鞋的鞋印重叠,交错,凌乱成一片。晓娜在这里被飞蓬草控制住了,凶多吉少,可能已经被害身亡了。飞蓬草的身份经过警方的调查,确定了,就是晓娜的男友。被刑拘审问,交代了罪行。

在被晓娜甩了后,不甘心,多次找她求复合,都被晓娜回绝。他就新开通了一个手机号,申请了新的微信号。用网上搜来的照片,伪装成富三代。将一直对他不理睬的晓娜钓上了勾,将她轻易的骗到了,自己送快递时物色的,地处偏僻只在节假日才有人居住的别墅。躲在了虚掩的门后,等晓娜推门进了屋内,他扑上去,掐死了晓娜。

别墅的后面就是长满茂密树林的小山,是他认为埋藏晓娜尸体的绝佳地点。趁夜色背着晓娜的尸体转移出了别墅,背上了小山,在茂密的树林中挖坑掩埋了她。

收藏(0)次 喜欢(0)次 无视(0)次
返回首页返回顶部会员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