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校园鬼故事 > 教室里的味道 > 详细内容

教室里的味道

作者:北城  阅读:184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story1.669977.net 收集整理



刘文涛坐在空调边上,空调吹着他一半的身子,让他很不舒服。他也算是体会到了什么叫“水火之中”。一边冷一边热这感觉可不太好呀!

复读学校的教室里一般都是有空调的,这个学校也不例外。这里是华新高考补习学校,刘文涛就在这里的六班。刚换的座位,他坐在靠墙边上那组的第一位,空调就在眼前。不过却只能吹一半呀!而左边的墙壁处在南边,每天都会遭受太阳的暴晒,热的要死。一边空调的冷风,一边温热的墙壁,他实在不想坐在这里。然而却没有办法,这是老师排的位子,他也不敢多说话。最重要的是,他的班主任和他同门。

他坐在座位上,看着眼前摊开在桌上的书发着呆,好久都没有翻过去一页。不过也幸好坐班的老师没有来查更没有注意到他,毕竟靠墙那组太偏了点。倒不是他看不懂什么的,只是他吹着空调吹着吹着越来越感觉有点不对劲。

这空调吹出来的风。感觉味道怎么有点怪怪的?什么东西腐烂的味道。可是这空调还是新清洁过不久的呀,怎么会这样?难道混进了死老鼠?可是这可是三楼!他用鼻子使劲嗅着,没错,这味道的确就是从空调那里面传出来的。

他决定下晚自习后把空调护板拆下来看一下。反正空调护板也没有螺丝,就是靠磁铁吸上去的,拆下来其实也很容易。

说曹操曹操就到。果不其然,还没几分钟,下课铃就响了。大家一个个都收拾东西,回寝室的回寝室,没寄宿的回家的就回家,然而刘文涛却独自“岿然不动”。毕竟众目睽睽之下把空调拆了,这影响还是有着一些不太好的,万一一个不小心弄坏了呢?那还不成了众矢之的。

终于等到教室里其他同学们一个个都走光了,他从口袋里面掏出纸巾,先把护板进风口的粉笔灰抹了一下,这才动手把那个东西给卸下来。

然而刚一拆下来,一股子臭味便扑鼻而来。腐烂的气息充斥在四周。他皱了皱眉头,用手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向空调那个涡轮扇那里看去。

那涡轮扇的外壳的左边竟然有一只手臂!看起来好像是婴儿的手臂,不知道那只手臂有多久了,反正现在已经腐烂的臭不可闻,刘文涛自然不会没事找事地去认真看一看那里面有没有生虫子。那会让他恶心得吐。

他决定不管这事了,毕竟这可是人手啊!要是万一自己被诬陷,那岂不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他才不愿意干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至于把手臂给弄出去……额……怎么弄?这么臭直接夹出去?还是搞个袋子?都不现实,关键是他一点也不想碰那个东西。

他装作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一般,重新把空调进风前护板装好,转身就要走,回寝室去。然而这一刻却是突然“砰!砰!”两声,教室前后门毫无征兆地自动关上了。而且,日光灯一个接一个地开始闪烁起来。

怎么回事?感到莫名其妙的他不由得想起以前他看过的恐怖片来,恐怖开始的时候正是这种套路。

一眨眼的功夫。还没等他弄明白怎么回事,他眼前突然出现了一个面色苍白的女子。当即把他吓得后退了几步,还撞翻了一个同学的桌子。也是,突然出现一个人在你面前,你能不受惊么?再况且,这……这个也的的确确不是人。

“’你……你是谁?你想干嘛?”刘文涛强掩心中的惊恐,结结巴巴地问道。

“……我不会害你的。我只是想让你做一件事情。”那女子的口从未开过,可是声音却冷冰冰地传入到刘文涛的耳朵里。

“做……做……做什么?”结巴了好久刘文涛终于把话给说全了过来。毕竟看到对方口都没张再加上这样的气氛,说不害怕那是不可能的。

“你把天花板四个角的扣板拆下来然后还有把讲台地板掀开你就知道了。”那女子声音依然是那么的冷,仿佛来自冰窖,听得刘文涛一个哆嗦:要是不按她的做会怎么样?

还没等刘文涛反应过来,那女子又加了一句,“或许你够不着,你自己想办法。”

这个时候日光灯并没有点亮,却是莫名其妙有了弱弱的荧光,暂且能够照清楚一些地方,仅此而已。

(ps怎么觉得这对话有些脑残,好吧各位暂且忍受一下)

无奈的刘文涛只好从最简单的做起。他拆开了讲台的底板。里面并没有异味。用手在里面捞了捞,触感告诉他里面有东西。把它拿出来,借着光一看,竟然是一个小被子,很小很小的那种,估计是用来包婴儿的。联想起刚才那婴儿手臂,他好像知道了什么……

他也不管高度了,果断搭上桌子和椅子顶开了四个角,然而每个角都是哗啦一下滚下来一个东西。有一个甚至于是从他身上滚落下去的。那一个个都带着腐臭味,连跟着把他一身也弄得臭不可闻。他心里已经有底是什么了。

他转身下来,而那女子却是悄然不见。教室里的日光灯依旧没有亮起,但是外面的月光却是照了进来。借光一看,果然能够拼凑起一个婴儿的身体。当然,脑补而已,他才不会去用手碰他们。可是,头呢?这会儿,教室的门却是轻而易举地开了。

他果断开门去到行政办公室跟教务主任说了,然后几分钟后,110飞驰而到。一番供词下来,刘文涛也够折腾的了。毕竟这种事情说出去谁信呢?可是后来等刘文涛把那个女子的面目描述出来时,教务主任却是惊呼出声。那是校长的情人!

警车再度飞驰而去,目标自然是校长家里。一番审问和搜查,结果出来了。冰箱里藏着一个人头,正是那婴儿的。可是为什么要分尸到教室呢?却是连他自己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原来,校长的情人一个月前来找校长要孩子的抚养费,校长不给,一番争执推搡下,不小心让情人撞到了茶几角,当即就没了呼吸。至于情人的尸体,被他埋到了后花园的柳树下面。而那个孩子,他本来带着的,可是越想越不对,几天后连带着分尸了。可是,他自己却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为什么会分尸到教室。

那情人的鬼魂来要刘文涛揭出这个凶手么?

共计0张图片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