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校园鬼故事 > 游乐园情侣谋杀案 > 详细内容

游乐园情侣谋杀案

作者:网络收集  阅读:63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story1.669977.net 收集整理

今天不知道是什么日子,某某市的游乐园里几乎站满了情吕这一个一个甜蜜的就像是吃了蜜糖一样。

与此同时在游乐园的一个在偏僻角落里的一个车库内,正在进行一种极为残酷的游戏仪式……

“徐副队长,我说游乐园那事不管真的不行了!从案发到现在还不到一个月就有六起了!都是情侣……”木栗拿着游乐园的案件急匆匆的来到徐清的办公室。

徐清看都不看木栗面无表情的说:“木警官那游乐园虽然离我们局较近但那并不是我们管辖范围,不存在什么接不接一说,你把案件发到它该去的地方,然后出去别来烦我。”

木栗看着徐清那满不在乎的看着他身前的电脑,忍着冲上去砸电脑的冲动看着徐清说道:“徐副队长,我们做警察的可不是因为这不是我们的管辖范围我们就不管了,这案子可是失踪了12人生死不明,怎么大的案子你怎么可以这么满脸不在呼呢?”

“木警官我可不是局长,这事可不是我说了算……”

“你破案能力那么强,你为局里破了多少大案子,你去申请他们一定会让你接手的。”木栗激动的说道。

徐清不再理他又是面无表情的看着他的电脑,木栗气得全身发抖摔门而去。

其实徐清不是不接游乐园这个案子而是在半个前就已经"秘密的"接了这个案子,为什么"秘密"徐清也不知道,只是当时局长和游乐园管辖区的高局长两人亲自到徐清在外面租的小平房里跟他谈这件事……

之后他到游乐园踩点过,在网上查了这个游乐园的信息,在局里查了游乐园的资料等等可是半个月了线索还是寥寥无几,他只能在他知道的线索里了解到犯人有可能是长期出入游乐园的人,长期出入游乐园这种地方的人无法就是那里的工作人员……

而受害者全是情侣,嫌疑人要么是在恋爱是受的了什么刺激,要么就是他的婚姻不美满,反正就是变得心理畸形见不到情侣。

徐清拿起放在一边的那些失踪情侣的资料里面记录了他们失踪的时间,他们毫无疑问都是在游乐园里失踪的,起初刚刚有失踪者的时候警察们有派人去寻找,但找不到。

后来慢慢的警察越来越多可还是找不到,这时社民们也是因为警察的增多而以为是什么国家级的杀人犯、暴力分子从监狱里跑了出来而造成了恐慌,为了不再吓到社民,警局只能下令招回所有警察,让便衣警察暗中监视……

“叮……”就在徐清准备看看能不能在这资料里联想到什么线索时,他手机响了,接起电话,里面传来了高局长的声音。

高局长告诉徐清,便衣警察在游乐园的一处暗沟里发现了一截人的胳膊,现在正在让法医检查,让他也过去看看,看看能不能找到什么线索,然后告诉了徐清地点,刚好那里的法医徐清认识而且还是同学。

徐清挂了电话后拿起放在桌上的外套转身离开办公室,开着车来到了一个解刨室,里面徐清的法医同学正在看着那截胳膊,高局长正在和一边的几个警察讨论案情,徐清走了过去,高局长看到徐清来了拉着徐清走到刚才和他讨论案件的几个警察介绍起来。

“徐清这是我们警察界一个有名的特疑小的成员,这个又高又瘦的是郭姚,看起来壮壮是槐西,又萌又愚的是微斑,特疑小组是他们组成的你别看他们年纪不大,他们破的案可是比你多上几条街,特疑小组的成员们这是徐清他的能力也不差,你们好好的联络联络交流一下案情我过去说个事。”说完高局长向法医那里走了去。

“你好,我是徐清是XX警局的刑警大队的副队长,很荣幸和你们特疑小组一起工作。”徐清礼貌性的向特疑小组的人微笑的说。

“叹,副队长,这种什么客气话话就不要说了,既然我们接下来要合作那我们也就要好好的相互熟悉熟悉,我是槐西是负责小组里的武力,郭姚是智力,微斑是网络黑客———”槐西一个一个接招完郭姚接下来说道。

“别扯一些有的没的我们来说一下案情吧。”

说完我们一起走到手术台,法医见我们走了过来,点一下头算是打了声招呼然后继续自己手上的工作……

郭姚怀疑凶手可能还会继续在游乐园附近进行抛尸,所以让高局长加强对游乐园附近的收索,然后看向那截胳膊认真的思索起来,那胳膊上爬满了咬痕和一些细细长长的伤口,切口处参差不齐又有一些平整,因为现在快入夏胳膊已经开始腐烂,站在那里可以闻到一阵阵恶臭味,法医鉴定这一断臂切下来的时间为43小时左右,也就是5月20日下午6点左右,而这一胳膊是女性的。

郭姚指着胳膊向徐他们说道:“这咬痕看起来像是切下来后咬上去的,这切口你们看像是一刀切不完而多切了几刀,力道很正(很有力的意思),还有这些细细长长的伤口这到底是什么凶器造成的呢?”

徐清也看起了手术台上的胳膊,手托着下巴,这是他一思考就会不知不觉做出来的动作。

“嗯……看这胳膊的切口处切面像是一下一下用剪刀剪下来一样……而且你们看这手法是不是太过熟练了?不像是第一次做这样剪尸体的事。”

“剪刀?不可能!就这个没有巴掌大的小剪刀不可能……”槐西自己说着说着突然顿住,抬头看着其他三人异口同声说道:“有可能......”

“如果是这种剪刀的话,是完全有可能的,加上天天拿着这样的工具工作,你们想想看……”

微斑说着手中的电脑屏幕上显示一张修剪花草的大剪刀的图片,“这是一种修剪花草的修剪器,那剪刀看起来很锋利,而且这是修剪花草枝叶什么的,用这种剪人的骨头只要有那力气,和用两只手的力量,我想这不在话下……这里还有一些这修剪器杀人的案例你们看看......”说着微斑在电脑上敲了几下电脑上瞬间跳出一条条这修剪器杀人案例。

徐清看着这一条条的案例,惊讶的发现这是一条条不能公布于众的,他第一次佩服黑客这职业。

徐清托着下巴,“假设说,如果凶手是游乐园里的工作人员的话……”

“那花匠这个职业是最可疑的……”

郭姚接下了徐清的话两人相视一笑。

“同志们你们谈得怎么样了?有头绪了吗?刚才游乐园那边的同志来信息说,在同样的一条沟里发现了一只脚裸和一对女性器官,现在在在赶来的路上,估计快到了。”高局长向徐清他们说道。

话落解刨室的门被打开了,一位穿着制服的警察走了进来,向高局长他们敬了个礼后,把肢体摆放在手术台上。

徐清和法医他们走了过去,看着那肢体被解肢的手法和那胳膊一模一样,就是咬痕比那胳膊少了一些,女性器官上的那两个点就像是快被咬下来一样。

经过法医鉴定这肢体和那胳膊是同一个人的,可以断定这个女孩是被杀了解肢,后抛尸游乐园附近。

“不过这抛尸的手法是有意还是无意?如果是有意,那凶手对他的抛尸手法是不是太过于自信了?如果是第一解刨尸体,那它那看起来熟练的手法是怎么回事?但如果不是第一次,那之前的肢体凶手是怎么处理的?”徐清说出了他的疑惑。

这时徐清的法医同学说道:“这种解尸手法如果不是很熟练还真的不可能怎么干净利落,两三下就解决了一条胳膊,一个脚裸的,这个可以断定凶手是不止是这一次,起码是三次已上的解尸都是出这同一个人;抛尸的话那凶手可能是一个心理上有问题的人,比如啃咬尸体会让他感觉到刺激,杀情侣会让他感觉到前所未有的快感。”

听了法医的话,徐清和特疑小组都把目标锁定在游乐园里,他们打算吃完午饭后就去游乐园看一看。

“田娇丽是那被肢解的女孩,长得很甜美,和其她那些情侣一样,都是在和男朋友约会时失踪,男孩叫王挺德,是一个长得还算是清秀的男生,他们都是大学生,他们整天腻在一起恨不得和对方长一起,平时也没有跟什么人结仇,不过和那些失踪的情侣有一些共同点就是都是情侣、非常恩爱、去过那个游乐园,所以接下来我们就要对那游乐园进行秘密调查,高局长你先准备好搜查令到时可以用。”郭姚在饭桌上看着受害人的资料说道。

看到高局长点头后徐清对特疑小组说道:“姚警官,西警官你们和我负责一起进游乐园逛逛,微斑你就把游乐园的监控查一查,看看有什么可疑的人。”

“嗯,记住多注意一下那里的工作人员,说不定从你面走过去的就是凶手。”郭姚提醒到。

吃完饭后,徐清和特疑小小组坐上同一辆车向游乐园开去,到了游乐园门口,看着那密密麻麻的人感叹到,不是假日也是有怎么多人啊。

那些人大多都是20~30的年轻人,也有很多情侣,她们一个个的脸上爬满着笑容。

高局长看着这些人说道:“人是不是有点多啊?查起来会不会比较麻烦?”

“人多未必不好,可以但掩护,我们这次是秘密调查。”微斑说着,拿起手中的电脑拍拍的敲了起来。

过一会他把电脑转过来面向众人说道:“唐杰仁46岁,是这游乐园的董事长,离过三次婚,后来娶了一个男人回家,听说现在身边的男宠就有七八个,都在一个别墅养着;唐啸75岁,唐杰仁的父亲,妻子因为染上重病去世,从此精神有点不正常;林涛26岁,工作人员,是游乐园里动物区的驯兽师,似乎是性无能,无法做男人的那些事,交过几个女朋友都分手了,从此对情侣都非常的厌恶;铁柱工作人员,是这游乐园里的花匠,53岁还没有结婚,在游乐园里口碑不错,对人友好,不过有些人说他总是在角落里看着漂亮女孩子撸管,就是有人看到了,他撸得更带劲……这是目前最可疑人的资料,你们等一下多留意一下这四人。”

徐清和其他人看完资料后点点头,转身带上无线蓝牙耳机后向游乐园大门走了进去,有其他游客做掩护,他们进行得非常顺利……

在他们准备去动物区看看的时候,突然看到了一个有点臃肿的中年人拿着大剪刀,有一下没一下的修剪着花草。

“槐西,你跟着他,然后到他们摆放工具的仓库找找看有没有什么发现。”

郭姚认出了那个中年人就是铁柱,槐西听到后随意的走了过去就像是在看路边的风景。

这时无线蓝牙耳机里传出了微斑的声音,说表演快开始了,徐清刚要进去郭姚拉住了徐清的手臂,用眼神暗示他,徐清顺着他的目光看去,有一个长的跟林涛差不多的男子从他们身边走过去,不过他似乎没有发现他们两,自己直径的走出动物区。

“这个不是林涛吗?他怎么在这?”徐清说道。

“不清楚,这样你先去看看确认他人不在的时候告诉我,我跟他看看去看看”说着郭姚跟在那年轻人的背后走了过去。

徐清看着郭姚走了之后,走进动物区问了工作人员,林涛的表演是什么时候,工作人员说他今天的表演推掉了,说是身体不舒服。徐清装作很失望的样子谢了工作人员就走了出去,到了一个比较隐秘的角落里,徐清把林涛不在的事告诉了郭姚后,自己在游乐园里逛了起来。

逛着逛着,他走到了一个偏僻的地方,那里没有一个人,还放了个牌子,牌子上面写着禁止入内,还有一些电网,而且似乎闻到了一丝血腥味,突然他听到有人走了过来,他马上找了个角落躲了起来暗中观察,过了一会儿一个老人走过,手上拿着手机不着在说些什么,然后朝着禁止入内的反向走了进去,慢慢的离开徐清的视线,徐清想跟进去看个究竟的时候,微斑的声音突然穿了过来。

“你们在哪呢?怎么看不到你们?听说又找到一些肢体了,不过这次不太一样。”

“好的,收到。”郭姚,徐清,槐西回道。

过了一会儿,徐清他们在游乐园门口集合后,坐车回到了解刨室,在车上他们把自己掉查的事情都说了一遍,先是槐西他告诉众人,他跟着那花匠,不一会儿看到他走向一对情侣面前,跟她们说着什么,然后那情侣都红了脸点了点头跟着他走了,那情侣无疑是非常亲密的,后来他们越走越快,槐西怀疑他们发现了自己就没有再跟过去了。

郭姚说他再跟着林涛时,发现他进了一个小屋出来后肩上多出来了个背包,后来他进了那间发现里面摆满了动物的医药品,像是动物的药,不过那个人去的方向并不是去动物区的方向,叫微斑看看,他去了那里可是没有找到。

“两个人都没有找到?”徐清问到。

微斑摇了摇头,“这个游乐园监控范围有限。”

接着徐清把他的看到的事情说了一下然后他们分析道:“假设他们三个是同伙,那么那个花匠有可能骗那已有火意的情侣说,有个地方可以给他们云翻雨覆,后带那情侣到徐清说的那个禁区,然后那个驯兽师用麻药弄晕他们,然后开始解肢……”

“有可能这样,不过这个分析不太详细。”高局长在旁边说道。

“这只是初步分析,之后会分析完整些。”郭姚说道。

到了解刨室已经下午6点多了,他们看着正在忙碌的法医走了过去,看到那些肢体后倒吸一口气,那是人的一个臀部,已经被煮熟了,臀部上面还有一块缺口,很明显是被咬下了一块肉,切口和上次那些肢体一样是那大剪刀,不过是比上次的更大。

法医说这个死者和上次的不是同一个人,不过从解肢的手法看起来是同一个人,同样是女孩,因为被煮熟所以判断不出是什么时候被杀害。

徐清他们看着那肢体沉默了,说不出话来,到晚饭时她们都没有吃下一点饭,他们不是害怕,他们是愤怒,但他们知道世界这么大没有做不到只有想不到。

突然徐清像是被针刺到一样突然站了起来说道:“我有一个提议我们夜探游乐园怎么样!”

特疑小组面面相觑,徐清继续说道:“我们找两个人扮成情侣让他们带我们道禁区。”

“那谁来当那女生?”槐西话落所有人看向微斑,微斑抖了抖……

“微斑不行微斑有更重要的事情,女生就你来当吧,175的身高不算高,我们可以搭档。”郭姚把手搭在徐清的肩膀上说道。

“等等你们这是同意了?不觉得冲动吗?”徐清错垮道。

“是有点冲动,不过我们特疑小组不就是因为冲动才破的那些案的吗?”

郭姚说完朝槐西和微斑笑了笑,转过脸严肃的对徐清说道:“不过,这一次冲动我们就只有一个机会,一旦失败让凶手跑了的话……我想这事情的严重性你是知道的……记住我们搜集到可以揭发他们的资料就走,知道吗!”

徐清清楚这件事的严重性看着郭姚重重的点了头。

徐清找了一个警局的女警官帮他打扮成女生后转身去找郭姚,这时郭姚他们正在警局外面等着他了,看到一身女生打扮却是一副男人动作的徐清,个个都不厚道的笑了,不过时间有限,只能让女警官跟徐清说说一些女的该注意的说后,就开车朝游乐园的反向离开警局……

在车上他们把个人的工作发好,徐清和郭姚两个去找那花匠,槐西在暗中保护他们,微斑还是入侵游乐园的监控,他们一个个都带上无线蓝牙耳机、手枪、匕首后来微斑不放心还给他们一人一个跟踪器,可以让他随时看到他们的行踪,游乐园到了也准备就绪了!

游乐园还是那样热闹就算是晚上人还是没有少的意思……徐清和郭姚下车后用眼神暗示,开始行动!

首先是徐清和郭姚,徐清自从下午后整个人的气场全变,变得要多妖娆就有多妖娆,等他们看到那名花匠时徐清把他整个身体都往郭姚的身上贴去双手怀着郭姚的脖子(徐清庆幸郭姚有186的身高不然画面得多怪?)嗲声嗲气的说:“老公……我想要……”(徐清和郭姚在心里吐了一地)

这是郭姚一怀住了徐清的腰,看着徐清的脸说道:“不行啊!老婆……这里人多我们找个没有人的地方吧……”突然郭姚看着徐清看呆了,徐清是一个长得不算帅不过打扮成女生后却越发的精致……

这时那名花匠走了过来,对徐清他们说到:“两位客人,这里不可以做那事……不过我知道有一个地方可以!你们要不要去那里?”

郭姚转头看向徐清看到徐清羞涩的低下头顿时心情大好,笑着叫花匠带路……

花匠带着他们走到一个偏僻的小屋内,小屋是偏僻不过不是他们的目的地,这时微斑说他监控不了徐清他们了,那个地方是监控的盲区不过定位可以用,他现在正在入侵董事长的电脑,看看能不能发现什么……

徐清和郭姚对视一眼明白对方的意思后,徐清扫了小屋一眼,这屋里只有一张床,而且是风一吹就会散的床,徐清嫌弃的拉了一下裙子后对郭姚嗲声说道“老公!我不想在这里那个,要是这里还不如来个野外的呢……”

郭姚也看了看屋子对花匠说:“大哥你说这个环境……”

这时花匠转身走到屋子外面“嘭”的一下关了门还反锁了!徐清跑到门边用力拽着门,可是那个看起来不怎么坚固的门它就是不动就是不动!

郭姚再次扫了一圈小屋,发现那床角有几滴血和几片试剂瓶的残渣,这些血可以看出是不久前留下的,有可能是下午那对情侣的,如果是那就得快点了,不然说不定晚上一秒他们可能就……

突然门缝飘进来一些白色烟雾,徐清和郭姚都赶集捂住鼻子不过还是晚了一步……

远处的槐西看到他们被带去了跟想跟过去微斑的声音就响了起来,“槐西不要跟过去,你现在马上过来……”

徐清他们醒来时发现他们正在一间黑暗的屋子里被绑在一张椅子上,四周围飘着一阵阵的血腥味非常刺鼻,突然他们眼睛一阵刺痛,房间的灯被打开了。

这时一位老者走了进来,手里拿着一截人烤熟的胳膊,一边走一边啃着还一边不满的说道:“这肉怎么有点老了?记得是不久前的啊……”

然后他看向徐清后又自言自语的说:“不过,等一会儿就又有新鲜的可以吃了,哈哈哈……”

说着走到徐清身边,这时徐清他们才看清他的真面目,原来他是唐啸这游乐园老总的父亲……

唐啸捏着徐清的脸看了看说:“不错长的挺标志的,有点男人的英气不错……不过你还是女的,女的就是贱人,贱女人就是得死,不然就会吃了你的信任,吃了你的精子,吃了你的财产一点不剩的!”

然后摔了徐清一巴掌,走到那摆放人头的地方停下说:“你看,这些就是和你一样的贱货,都是勾引男人的贱货,所以她们成这样了,你也不例外,你马上就可以成为她们里面的一员了……对了我先清理一下手术台上的垃圾,你先等我哦……”

说着,唐啸走到那手术台旁边拿起了一把大剪刀,把那女尸的四肢一下一下的剪下来挂在那铁钩上面……划开女尸胸膛把里面的肝脏什么的拿了出来,放在锅里开小火慢顿,用小剪刀一块一块的剪下女尸的肉……血溅到他的脸上染红了他的衣服,他毫不理会继续手中的工作……

徐清看着那女尸的血慢慢的留到他脚边,他整个人开始颤抖!他不是害怕而是生气!他气这个万恶的社会……郭姚让他冷静可他冷静不下!他挣脱了绑着他的绳子,拔出藏起来的小抢指着唐啸喊到:“你他妈的畜牲!快放下手中的武器不然我就开枪了!”

“哈哈哈哈!终于看不下去了?警察同志们不要以为只有你们有枪!啊涛,铁柱进来”唐啸停下了手中的动作笑着看向徐清他们,同时林涛和铁柱走了进来手里拿着猎枪脸上挂着猥琐的笑容……

郭姚看着情况不对,暗自给微斑发了个信号后站了起来,走到徐清旁边给了一个开枪的信号后,二话不说拔出枪向林涛和铁柱的手打去,可惜被他们躲过去了,徐清他们乘他们躲这个空挡越过铁柱他们撞开了门,徐清和郭姚跑了出去,铁柱他们追上出来,徐清他们躲到一颗树后面不断的开着枪,慢慢的子弹快用完了,铁柱和徐清他们身上也挂了不少的彩……

这时徐清看着郭姚问道:“证据有没有拿到?”

郭姚点了点头再跟郭姚说道:“你先带着证据跑我打掩护,你不要急着拒绝,我是刑警队的有经验,你是玩智力的没体力,还会成托后腿的我可不死……”

说完徐清拔出匕首深吸一口气,看了郭姚一眼说:“还不快走?”

然后冲了出去一刀刺中铁柱胳膊,林涛狠狠的踢向徐清的肚子,徐清反手刺向林涛大腿,刚好看到郭姚离开。突然一声枪响徐清感到胸膛一痛!远处郭姚的背影突然一怔,然后又继续离开,这时徐清笑了……他拿出了枪把剩下的两颗子弹,打向了林涛的肚子和铁柱的大腿后,慢慢的闭上了眼睛……

24号凌晨三点情侣失踪案破案了……听说警察赶到现场时看到凶案主谋手里拿着一把匕首,正打算刺向警官的脖子被阻止后抓拿归案……清理犯罪现场时发现了七个头颅和大量的人肉,在动物的碗里也发现了人的骨头和肉渣……不过就是没有发现男生……后来微斑指出,男生们都被唐啸的儿子包养着,那些男生洗了脑一味认为自己是唐杰仁的玩物……

警察是在机场抓到唐杰仁的,他当时是准备逃到美国。抓他回来时他一直在挣扎,不承认他包养那些男生和他知道他父亲做的那些事……

后来微斑打开电脑给他开了不知道是什么东西。他停止了挣扎乖乖认罪了……还一一的说出他的母亲是因为背叛他父亲,在一天他父亲喝酒后被他父亲杀害了,他父亲把他母亲的肉剁了煮了分给邻居们吃,然后他父亲疯了,他杀了那些情侣把那些男的带他,让唐杰仁在他面前做给他看不然就杀了他,唐杰仁不想死,他也知道父亲会真的杀了他,他只能照做……后来唐杰仁他爱上了这种感觉,他无法自拔了……在场的人都沉默了!

一家医院的病房里,郭姚看着满脸惨白的徐清,静静的祈祷着。医生说徐清如果没有在今天醒来的话,那可能就再也醒不来了,郭姚把脸埋在徐清的床上心里一阵在颤抖着,这时徐清慢慢的睁开眼睛,看着白花花的天花板,胸部上的疼痛让他快再次晕过去,他感觉到有人在他身边,他转过头发现是郭姚,看到郭姚正趴在他在身边,徐清虚弱笑了徐清慢慢的把手放在郭姚的头上,郭姚身体一怔后,听到徐清有力无气有带着一点戏弄的声音的说道:“老公!你在干啥呢……”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