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校园鬼故事 > 功德灵 > 详细内容

功德灵

作者:爱你的全部  阅读:917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story1.669977.net 收集整理
听故事 - 功德灵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下一条内容?
立即播放当前内容?
确定
确定
取消

    意外之举
    这一天,何曦步履轻快地走向学校。一路上他遇见了不少同学,相谈甚欢,甚至还顺便扶了一个老奶奶过马路——一切都和往常一样平凡而美好。
    然而,放学后何曦刚走出校园,一个黑影便将他推入了胡同,紧接着便压了过来,一把捏住了何曦的脖子。何曦反应过来时,几乎被吓得崩溃了:一只血淋淋的黑手死死地扣住自己的脖子,如蓬草般杂乱的头发盖住了自己面前那个黑影的身体。紧接着,好像有什么东西从那头发中慢慢地探了出来,离他越来越近。
    何曦大声惊叫,试图挣脱它的控制,却失败了。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何曦感觉到脖子上的压力猛地消失,那黑影像是被什么东西拉住了一样,迅速向后退去。
    他抬头一看,只见胡同口站着一个人。那人手中拿着桃木剑,飞快地刺向黑影。黑影向一旁躲闪,却被那人用另一只手拦住了去路。紧接着那人将一张橙红色的符咒贴在了黑影的身上,喝道:“大煞无魂,阴阳皆散。”
    黑影的身体猛地烧了起来,一声凄厉又骇人的低吼传了出来。紧接着它向胡同外冲去,一眨眼的工夫就消失了。
    何曦一动也不敢动,直到那人将桃木剑收了起来,望向了他,他才小心翼翼地回看了过去:那是一个年轻的女生,从外表上看和自己的年纪差不多,只是眉宇间的戾气能让人后退三分。何曦像是突然反应过来一样,对她鞠了个躬:“谢谢大师出手相救!我……”还没等何曦的话说完,女生突然走了过来,拖着他就往回走,一言不发。
    何曦被带入了一间空教室,坐了下来。女生居高临下地看着他,缓缓地开了口:“你是不是前一段时间出过什么意外?”

    他想了想,点头答道:“我几天前出门遇上了车祸,但挺幸运的,只碰到了一下头。”说到这儿何曦突然顿了一下,叹了口气,“就是那司机师傅去世了,也是伤了头部。”
    女生仿佛并不意外,只是皱了皱眉头。何曦看着女生,像是突然反应过来了一样:“大师,你连这个都能算出来!那您能不能帮我看看,我是不是惹上什么东西了?”女生无奈地看了何曦一眼,开口说道:“我叫庄唯,不是帮人算卦的,只是会驱鬼。”
    说罢,庄唯突然诡异地看了何曦一眼,小声在何曦耳边说道:“不是你惹上鬼了,而是你自己在车祸那天,就已经死了!”
    接二连三
    何曦被这句话震得从椅子上摔了下去,慌张地盯着庄唯,颤抖着说:“真的吗,那我现在就是鬼了?”何曦越说越慌张,好像要哭出来一样。庄唯看着他,叹着气摇了摇头:“你要是鬼,那你就跟刚才那黑影一个下场了——我说什么你都信,还真是善良啊!”
    何曦松了口气,但还是紧张地看着庄唯。庄唯继续说道:“出车祸那天本来你也难逃一死,但因为你功德太厚,被放过了。”何曦一脸疑惑地看着她,一副完全听不懂的样子。
    “人在做了好事儿被别人感谢之后,那人的一点儿阳气就会附着到做好事之人的魂魄里。这种外来的阳气可以让魂魄在身体里更加稳固,难以脱离肉体,也就是说会让人变得不容易死——这就是所谓的魂印。当然,魂印也有其它来源,也会因为一些因素失去它,只不过那是我们修道之人的事情,跟你没什么关系。”庄唯耐着性子解释了起来,“那天的车祸,本来你也得死的,但因为你的功德积攒得过于深厚,魂印太多,魂魄就被强行留在了体内。”

    何曦仿佛明白了一些,追问道:“我懂了,就是说我做的好事很多,所以没死成,躲过了一劫?”何曦嘀咕着,像是明白了一样,“原来真的有这种说法啊,积德保命什么的……”
    庄唯点了点头,打断了何曦的话:“所以同样是碰到了头,司机死掉了,但是你没事。不过你现在也因为体质变得特殊而惹上了很多麻烦,比如说会有刚才那样的,甚至更可怕的恶鬼找上你。没遇见危险时的魂印是藏在魂魄最深处的,但等你需要保护时,魂印都浮在了魂魄表面,紧紧地抓住你的肉体,让魂魄不会飞出来——这样的魂魄叫做功德灵。只要将这种特殊的魂魄吸收掉,那这魂魄上的‘功德’就全都归吃它的人或者鬼了。”
    何曦无奈地说道:“他们有了功德又会怎样,我对他们来说真的这么抢手吗?”庄唯继续说道:“功德是判定一个人死后是否受刑罚的标准。你功德满满,死后不会受任何刑罚,而且会投一个好胎;但如果是劣迹斑斑、功德为负的人,不仅要下地狱,而且可能连投胎的机会都没有!”
    何曦哭丧着脸看着庄唯:“那我现在该怎么办?厉鬼什么的我也对付不了啊。”
    庄唯点了点头,看着此刻低着脑袋的何曦:“所以我暂时会帮你,但不是无偿的……”还没等庄唯说完话,何曦立刻拼命地点头:“你要什么我都给!”庄唯扫了一眼,冷哼一声:“如果我要你的命,你给吗?”
    他被噎得说不出话,刚想说些什么,突然听见教室的玻璃发出巨大的响声,转头一看却没发现任何异常。庄唯将桃木剑紧紧地攥在手里,神色紧张地盯着窗户。
    出乎意料的是,就在两个人紧盯窗户之时,身后的门猛地被撞开,冲进来一条黑影,飞快地贴在何曦的后背上!
    惊魂动魄
    何曦的眼睛猛地瞪大了,一动都不敢动,只能感受到身体后面传来刺骨的冰冷。庄唯连忙撤到了何曦身后,将桃木剑刺向了黑影。那黑影灵活地躲开,飞快地退后了几步,紧接着俯冲着向庄唯扑过来。庄唯冷静地将袖子里的铜钱扔向黑影,却没有击中。
    庄唯的表情很平静,像是抓住了好时机一样,撒了一把铜钱在自己的左上方,用桃木剑刺破了手中的符咒后举过头顶:“剑指恶鬼,扣锁煞鬼,定以无逃!”
    霎时间,散在地上的铜钱像是活了一样打在了快速移动的鬼影身上,一下将其定在了原地。庄唯举起串着符咒的桃木剑,“快准狠”地刺到了恶鬼身上。她的表情冷静得显得有几分狰狞,剑却越刺越深。
    恶鬼嚎叫了起来,一把攥住桃木剑,把它从身体里拔了出来,跌跌撞撞地扎进了墙中,没了踪影。一旁的何曦站着不知该怎么办,却见庄唯猛地转过头,飞快地抓住何曦的手臂,在走廊上飞奔起来:“快跑,学校里的恶鬼太多了!刚才那个没死透,估计其它藏在角落里的一会儿就都找上门来了!”
    两个人不停地在走廊里飞奔,还好现在已经放学了,没有其他学生留在学校里。就在两个人跑到一楼时,不知从哪儿窜出来的鬼影飞向了何曦,何曦被吓得呆在了原地。只见庄唯一把推开何曦,却因为躲闪不及被恶鬼抓了一把,脖子上冒出了四道黑色的爪痕,仿佛皮肉全都烂掉了一样。
    庄唯和那恶鬼厮打了起来,眼神里带着三分阴狠:“业火焚烧,恶鬼皆诛!”庄唯拿出了沾满黑色污垢的桃木剑,试图将恶鬼斩断。一旁的何曦不知该去哪儿,只听庄唯大喊:“别站在那里发呆,你先跑出去!”

    何曦得到了指令后立刻动了起来,脑袋里只剩下了逃跑的念头。
    出口就在走廊的尽头。何曦一路狂奔,路过了无数教室,无视身后恶鬼发出的低吼,只顾拼命地奔跑。
    然而,就在跑过化学实验室的时候,大门突然打开,让何曦愣在了原地。
    与其说是愣在原地,不如说是被定在了原地:地下伸出来两只手,死死地抓住了何曦的脚腕!
    厉鬼双生
    此刻何曦直挺挺地站在走廊尽头,脸上因为狂奔而冒出的汗还没消散。化学实验室里吹出的一股阴风让他几乎睁不开眼睛,冷汗顺着脸滴落在地上。
    实验室内的试管“噼里啪啦”地碎了一地,只有黑板还纹丝不动地挂在墙上;灯管开始毫无规律地闪烁,不一会儿竟然碎了;明明是骄阳似火的夏天,风却像是穿越了时光,和从冬天刮来的一样,冷冰冰地打在何曦的脸上。
    何曦低下头一看,地上竟长出了一双手,手上的指甲比手指还长,死死地攥住了何曦的脚踝。动弹不得的何曦急得要死,试图用双手抓住什么东西,却被什么东西猛推了一把,一下跌入了化学实验室。此刻的化学实验室一片狼藉,唯一在动的就是教室最后方的储物柜。那上面拴着一把红铜色的老锁,一抖一抖的,好像马上就要断掉一样。

    何曦的害怕从十分变成了五十分,急得恨不得从窗户跳出去。他嘴里念叨着:“可千万别开啊,再挺一会儿啊,平时用钥匙开锁的时候都那么不容易……”然而这话像是一句咒语一样,他的话音还没落地,柜门里猛烈的撞击声瞬间将所有杂音都掩盖住了。何曦恍惚之间看见什么东西从里面窜了出来,离自己越来越近。
    仍被抓着脚的何曦此刻像个待宰的羔羊,干脆放弃了挣扎,什么都不顾地蹲在地上,眉毛拧在了一起,牙根都在颤抖。
    “妖鬼魔神,皆退三分!”嘹亮的女声突然从门外传了进来。何曦颤抖着抬起头,只见庄唯有些狼狈地冲了进来。她眼神有些惊慌,动作却有条不紊。庄唯拿出一把纯黑色的桃木剑在何曦的身周画了一个圈儿,紧接着环视四周,念了起来:“虚型幻影,燃为记,无遁,斩!”
    她又仔细地盯着周围,不一会儿便拿起桃木剑向右上方刺去。突然,一个长发及地的人影出现在她眼前,愤怒地冲着她挥了一掌,试图攻击她的心脏。只见庄唯用桃木剑挡住了胸口,紧接着反手将剑刺向了女鬼的胸口:“厉鬼无命,皆可诛,莫……”庄唯的咒语还没念完,何曦便看见她的正后方出现了另一只一模一样的厉鬼,以惊人的速度向她袭去!
    何曦像是本能反应一样,冲出庄唯画的圈,挡在了她身后,硬生生挨了女鬼的一击。他已经听不到耳边的声音了,只感觉自己的身体像是煮沸了的热水一样翻滚,意识变得模糊起来。
    就在头即将砸在地上的时候,何曦彻底闭上了眼睛,一片混沌的脑袋里想着:这一次,恐怕是真的死了。
    惹鬼为患
    此刻庄唯看着身后倒下的何曦,眼睛猛地瞪大了。她立刻击退身后的女鬼,护在了何曦的旁边。两个女鬼同时缠在了庄唯的身边,紧紧地贴在其左右。其中一个女鬼开了口,声音低沉嘶哑:“你不是和我们两个说好了……”
    还没等它说完,庄唯就一下将桃木剑刺进了它的胸口。她面不改色地说道:“我会跟恶鬼讲信用吗?”
    说罢,那女鬼疯狂地向后退去,紧接着从胸口的位置开始燃烧了起来,一眨眼的工夫就化成了一缕黑烟。另一个女鬼眼睛通红,愤怒地抓起昏倒在一旁的何曦,掐住了他的脖子。因为脖子上的疼痛感几乎让何曦窒息,竟使他睁开了眼睛。然而刚一清醒,他就感觉到了此刻紧张的气氛。
    女鬼见他醒了,迅速缠在他身上。
    何曦只感觉自己的身体仿佛要被那女鬼吸进去一样,紧接着又被黑色长发裹住了脸,几乎要窒息了。
    “你可真傻啊。你还敢救她?她可是在拿你当鱼饵呢!”女鬼压着嗓子,一字一顿地在何曦耳边说了起来,“不然你觉得,我们这些恶鬼怎么就今天突然一起找上了你,怎么就不是一个一个来找你的呢?”女鬼的话让何曦脑袋一片空白,甚至无法思考了。庄唯想出手杀掉女鬼,却因为何曦和女鬼连得太紧而无法动手。
    “她告诉我们你的位置,我们则负责引其他小鬼过来送死。而她呢,就负责保护你,一路上杀恶鬼积攒功德,最后再让我们吃掉你的功德灵,这样就皆大欢喜了——毕竟鬼和人积累功德的方式不同,她可以靠救人,而我们只能靠吃人。”女鬼将脸贴在何曦的耳朵后面,引得何曦战栗不止。

    “不过我没想到她那么贪心,杀了那些小鬼还不够,现在竟然连我们两个也想杀掉。也对,这样她不仅可以多累计功德,而且还能假装好人。现在这样也好,我可以独吞你了……”说罢女鬼就一口咬住了何曦的后颈。何曦感觉到自己的魂魄像是被撕扯了一下,连眼前的东西都看不清了。庄唯咬牙切齿,眼看着何曦就要被吃掉了。最后她像是下定了决心一样,握紧桃木剑,又在上面撒上了铜钱粉末,又将自己伤口上的血浇在了上面。
    “恶煞凶灵,皆退皆散!”庄唯举起手中的桃木剑,对准何曦左肩膀的位置,狠狠地刺了下去。
    桃木剑刺穿了何曦的左肩膀,正好刺在了女鬼的胸口上。
    尾声
    何曦感觉到肩膀一阵剧烈的疼痛,以及身后火烧一样的炽热,便紧紧地闭上了眼睛,一动不动。半晌之后,他感觉身后的东西消失了。他一屁股坐在地上,大口地喘着粗气,不敢看向庄唯。
    而庄唯也没有说话,只是拖着坐在地上的他,大步向学校外面走去——他们距离门口只有几步之遥了。
    何曦想问的问题的很多,却又不知该如何开口。刚才女鬼的话还回荡在他耳边,听起来也不像是假话。而庄唯也是一言不发,像是默认了一样。一时之间两个人都沉默无言。

    走了一会儿,庄唯停下了脚步,松开拽着何曦的手:“刚才那女鬼说的话是真的。不过我本来就是想把它们全杀了,让你当一次诱饵而已。结果我没想到拿你当诱饵也是很消耗功德的,再加上刚才刺你的那一剑,我一路上好不容易积攒下来的功德全没了。”
    何曦点了点头,突然笑着说道:“我还是要感激你,毕竟如果你不救我的话,得到的魂印还能更多一些。但你还是救了我,冒了风险。所以不论你怎么说……”何曦还想继续说,却被庄唯打断了:“早知道你这么多废话我就不救你了。倒是你一个普通人,当时为什么要冲出来,添乱!”
    何曦傻笑了一下,无奈地开口:“因为你当时来不及还手。我想如果你被打倒了,咱俩肯定都没救了;但如果被打倒的是我,你还能救我呢!”庄唯听完,扭过头不再看他,只哼了一声。何曦继续说道:“还有,见死不救这种事情,我不会让它发生的。”
    庄唯没再开口说话,而是垂着头。
    沉默半晌后,她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块血红色的玉石,递给了何曦:“你这样傻小子肯定还会被像我这样的修道之人利用,或者被其他恶鬼发现。你要是不想死得太早,就戴着它,至少能坚持几年。”说罢还仿佛不屑地撇了撇嘴。
    何曦傻傻地接过了玉石,直接戴在了脖子上,开口说道:“嗯,我知道。
    但我救你就只是因为想救你而已,没有别的原因。”
    庄唯仔细地盯着何曦看了好一会儿,什么也没说,大步地离开了,只留下了一个背影。
    而何曦则缓缓地从地上坐了起来,笑着目送庄唯离开。
    此刻在两个人的魂魄上,都多了一个魂印。小小的,却又痕迹很深的魂印。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X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