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校园鬼故事 > 漫长的告别 > 详细内容

漫长的告别

作者:緈諨香浓お伤  阅读:977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story1.669977.net 收集整理
听故事 - 漫长的告别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下一条内容?
立即播放当前内容?
确定
确定
取消

    白夜
    “谁都不能否认,郭阳是一个非常有才华的人。”说这句话的人是我的好朋友李文,我不太清楚他这么晚,穿越大半个城市来找我,到底是为了什么。难道,他就是告诉我他有一个有才华的室友?
    这是一间二十四小时营业的咖啡厅,不过由于现在是深夜,除了我俩这里已经没人了。 我打了个哈欠,看了看手表。突然,我意识到了不对。
    “等等,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以前和我说过,你们寝室画画最差的人就是郭阳吧,怎么他又变成最有才华的了?”
    “郭阳以前画功确实很差,但是一个月前,这种状况就发生了改变,郭阳的肖像画画得越来越好了。一个月以前,学校举办画展,郭阳的一副肖像画取得了极大的成功。对这些,我虽然羡慕但是并不嫉妒,并且由于我和他关系很好,我真的为他感到高兴。可是几天前,我发现了一件怪事:郭阳在画室练画的时间越来越长了,有时甚至是彻夜不归。那天到了午夜,郭阳还没有回来,我实在不放心,就去画室找他。画室的门没锁,我进去之后,发现屋子里竟然漆黑一片。郭阳在这样的环境中怎么作画?我打开手机摸索着走到画板前,发现画板前的郭阳紧闭双眼,但是却在快速地作画。他的前面是一副已经完成的肖像画,画中是一个穿着白色裙子的女孩。我恐惧极了,从画室中悄悄地退了出来。”
    确实很奇怪!一个人闭着眼睛怎么作画呢?如果是我,我也会感到恐惧。
    李文看着我的表情,苦笑着摇了摇头,像是猜出了我内心的想法:“你一定不知道,其实我恐惧的原因并不完全来源于郭阳,很大一部分来源于画中的那个女孩。”
    “为什么?”
    “因为他画的是他的前女友肖思思!”
    我被李文弄得彻底蒙了:这有什么奇怪的?
    “肖思思在一个月前出车祸死了,而郭阳是从那之后才有了很大进步的。”李文顿了一下,接着说,“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肖思思去世后的一周时间,我都没有再见过郭阳。直到有一天深夜,郭阳撞开了寝室的门,他把画板往桌子上一扔,就倒在床上大睡起来。他一直睡到第二天早上,让我感到吃惊的是,他的画板里都是肖思思的肖像画。画中的肖思思或者笑容满面,或者秀眉微蹙,极其传神。我当时想,这一定是由于他太思念肖思思的原因。”
    李文说到这里,喝了一口咖啡。
    我的心情也沉重起来:这样下去,郭阳的精神恐怕会出问题。
    还没等我把我的担忧说出来,李文就说出来一句让我无比震惊的话:“可是,事实是郭阳已经忘记了肖思思。”

    忘记
    “你说什么,你刚刚不是还说他每天都在不停地画肖思思吗?”
    “是的,确实是这样,这也是郭阳从一个资质平平却突然变成一个极其有才华的人之原因。他画的每一副成功的画都是肖思思的肖像,而这些肖像在郭阳的笔下就像活了一般。刚开始,我觉得这是因为他太过思念肖思思的缘故,可是有一天我发现事情并不是我所想像的样子。”李文说到这里,顿了一下,继续说道,“刚开始,我不想戳郭阳的痛处,就不去提这些事。直到有一天,我发现郭阳虽然每天都在画肖思思,却好像对肖思思的死一点儿都不伤心。那天中午,我在食堂碰到正在吃饭的郭阳,发现他吃饭的时候手里还在拿着一幅画。我一看又是肖思思,没等我说话,郭阳竟然把画放到了我眼前,问我:‘好看吧?’我不知道怎么回答,只能嗫嚅着说: ‘嗯,画得很好’。谁知道郭阳竟然笑了起来,说:‘谁问你画得怎么样了,我是说这个女孩长得很好看吧?’”
    李文说到这里,我的眉头已经皱了起来。
    李文看了看我,接着说:“听郭阳这么说,我的筷子都握不住了。他怎么能这么问我呢?好像我不认识肖思思一样。可事实上,我已经和肖思思当了好几年的同学了。”
    “那这件事……”
    “是的,这件事变得越来越诡异了。不过真正让我感到恐惧的,还是之后,我发现郭阳一个人在黑暗中画画。你知道的,这是不可能的。”
    这时让我感到更疑惑的是,哪怕这件事确实很诡异,可是从李文的叙述中,我并没有听出一点儿波及到他的地方。他为什么这么紧张呢?还有,这件事或多或少和他有一点儿关系,可是,做为局外人,这件事和我没有一丝一毫的关系,他为什么要大老远跑过来跟我说这件事,难道就是想找一个倾听者?
    想到这里,我说:“这件事确实很奇怪,不过,和你有什么关系昵?”

    “那天在食堂里,郭阳的话已经让我感到很不自在了,可是我并没有多想。毕竟就像你所说的,这件事和我并没有什么关系。可是,之后好几次,我发现郭阳的一些举动非常奇怪:他晚上去操场坐着,一个人看月亮;他早晨起来去跑步,然后边跑边向旁边微笑;还有就是,他一个大男生,现在竟然没事就去逛街。”
    不用李文说我也明白了,这些显然都是情侣会做的事情。
    “所以,如果我没猜错,肖思思的鬼魂一定是不舍得离开。换句话说,它的鬼魂缠上郭阳了。”
    “那你想……”
    “你知道的,被鬼魂缠上的人是非常危险的。郭阳是我的好朋友,我必须救他。”
    我低下头,沉思了起来。我能理解李文的心情,但是我一不会法术捉鬼,二不能让被鬼魂缠上的郭阳清醒,李文找我做什么呢?
    “我们是这么多年的好朋友了,你一定不会平白无故地找我。想让我干什么,你说吧。”
    听完我的话,李文露出了一个轻松的表情:“你还记不记得你小的时候总是生病,后来你妈妈给你求了一个护身符,之后你就再也没得过病。他们说你生病是因为体质弱,容易被鬼魂缠身,带上那个护身符之后就没有鬼魂敢缠着你了。所以我想,你的护身符一定有驱鬼的作用。郭阳被肖思思的鬼魂纠缠,一定会有危险的,现在只有我们能帮他了。”
    李文说得没错,我的脖子上确实戴着一个护身符,而且已经戴了十多年了。
    “就算这个护身符真有驱鬼的作用,我们又能怎么帮他?”
    “我已经问过了,肖思思缠着郭阳这么久,郭阳却没有出什么事,其实证明肖思思并不想害郭阳。它有可能只是不合得离开,可是,它的不合其实已经害了郭阳。有人告诉我,这种情况,其实只要告诉当事人真相就好了。当事人清醒过来之后,鬼魂就会自动离开。”
    “但你为了万无一失,打算带我去,因为我的护身符能够镇压住肖思思的鬼魂。”
    我的话刚说完,李文的眼睛就闪现出一片亮光。
    我抬头看看时间,已经很晚了,但是我知道李文恐怕一分钟也不想多等。
    于是,趁着夜色,我陪他回到了他的学校。走廊里漆黑一片,我知道学校已经到了熄灯的时间。我打开手机的手电筒,朝李文的寝室走去。
    推开寝室的门,我和李文都愣住了。手机微弱的光芒下,郭阳正坐在地上聚精会神地画画。此时,除了手机的光芒以外,整个寝室没有一丝亮光,但郭阳却画得异常认真。
    李文看了我一眼,大步向郭阳走去,接着一把扯开郭阳的画布,怒吼道: “别再画了,肖思思已经死了!死了你知不知道?你已经被它的鬼魂缠上了!”
    李文吼出这句话后,寝室里一下子安静了起来。我只能听到李文急促的呼吸声,和我跳得如鼓点一样的心脏。
    在李文吼出这句话后,我看到郭阳的双眼猛然睁大了。他疑惑地看着李文,说出了一句让我们大吃一惊的话:“什么肖思思,肖思思是谁?”
    你看不到吗
    我和李文相顾无言。半晌,李文走过去,一把拽起了坐在地上的郭阳,冷静了半晌才说:“好久没去校外的夜市了,今天我哥们儿来,你陪我俩出去喝两杯。”李文一边说着,一边冲我使眼色。
    我虽然不太清楚李文的意思,但还是配合着点了点头。
    郭阳一听,二话不说,从地上爬起来套上衣服就跟我们出去了。
    由于天气不好,夜市的烧烤摊上人并不多。我们坐下后,李文给郭阳到了一杯酒,说道:“你最近的画技实在是太好了,我……”
    不等李文说完,郭阳就笑道:“原来你也是来套我话的。实话告诉你吧,我并不是画技提高了,而是我画画的时候感情很充沛,所以画出来的人物就特别灵动。”
    “你是说你刚才画的女孩……”李文艰难地往外吐着字。
    “对啊,那是我女朋友。你没发现我只有画她的时候才特别得心应手,画得特别好吗?这不是因为我画功提高了,而是因为我爱她。所以你们套我话也没用,这可不是能学来的。”郭阳得意地说出这些话,没有丝毫的扭捏,能看出他并没有说谎。
    这一顿饭吃得我如同嚼蜡。
    中途,郭阳接了一个电话,出去五分钟。他回来的时候,我发现他眼角眉梢都是喜色。
    我几乎不敢抬头,直到快吃完的时候,才笑着说:“你女朋友真漂亮。”我想我此时脸上的表情一定非常难看。
    郭阳谦虚地一笑,看了看旁边的空椅子,并不答话。
    李文咽了一口啤酒,半晌才说:“要不,你、你什么时候把你女朋友带出来给我们看看?”
    我看到郭阳瞪大了眼睛,半响才说:“你在说什么,你看不到她吗?”
    当局者迷
    是的,我知道李文一定看不到她,但是我却能。
    此时的我哭笑不得,因为就在刚才,郭阳领回来了一个女孩。我刚想打招呼,就发现这个女孩和他画上的女孩一模一样。而灯光下,我看不到她的影子。

    瞬间,我明白了一切。
    肖思思死去后,郭阳短暂地失去了记忆。而这时,鬼魂肖思思以一个新的身份接近了郭阳。
    它是想复活,当然它的复活不是在这个世界上,而是在它爱人的心中。但问题是,即使它没有恶意,长时间和鬼魂接触的郭阳也会越来越虚弱,直到最后死去。
    李文想要阻止的也是这个。
    这时,雨淅淅沥沥地下了起来。在这沉闷而诡异的气氛中,我颤抖地举着酒杯,一口一口地抿着杯子里的酒,仿佛这样就能不那么紧张。
    李文此时也明白了过来,看到他的脸色,我仿佛就看到了自己。
    这场大雨把我们阻隔到了这里,如果我们现在起身就跑,则会显得非常突兀。
    郭阳仍旧不解地看着我们,我抬头发现肖思思坐的地方正往下漏雨,但肖思思身上却一点儿都没湿。
    郭阳啊郭阳!我急得直冒汗,因为只要他抬头看一眼就能看到雨水下的肖思思不管是发梢还是裙角都一点儿没湿。
    而如果这个肖思思是一个正常人的话,这根本就不可能。但是郭阳完全被迷惑了。
    我知道现在说什么都没用,就在桌子下踢了踢李文的脚。接着,我们去了烧烤摊旁边一个简陋的卫生间。
    进去之后,我抹了一把头上的冷汗,说:“看来你说得确实没错,肖思思死后不甘心,又回来找郭阳了。不过,为什么她能以一个全新的身份出现在郭阳旁边呢?”
    “我想,它以一个全新的身份出现在郭阳旁边,是怕对方发现它是鬼。毕竟,做为肖思思的她已经死去了。但至于为什么郭阳会忘记她,我想是因为肖思思的魂魄用障眼法迷惑了郭阳。”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
    听完我的问话,李文咬了咬牙,说:“不管如何,今晚必须告诉郭阳真相。”
    我点了点头。接着,我们就回到了小吃摊。
    离老远我就看到郭阳在往另一个盘子里夹东西。我哭笑不得,因为只要郭阳注意一下就会发现,他的女朋友不停地在吃,可是盘子里的东西根本就没有减少。
    “郭阳,你、你真的忘记肖思思了吗?”走到桌边的李文问。
    郭阳停下了夹菜的手。我还没看清他的表情,就发现旁边肖思思的鬼魂发生了急速的变化。它的白裙子上面都是鲜血,一张脸已经腐烂不堪,和刚才清秀的样子大相径庭。
    我想我此时的表情一定非常恐惧,我狰狞的表情显然让李文意识到了什么。李文一手抓起我,一手抓起郭阳,跑到了大雨中。由于力气太大,郭阳的T恤领子甚至被撕坏了。
    大雨中,我们一路狂奔,停下来的时候,三个人都像落汤鸡一样了。
    接着,李文用两个小时的时间向郭阳证明,他所谓的新女友其实就是他死去的前女友。至于它为什么回来,想必郭阳也能明白。
    李文说完这一切,我看到郭阳的表情一点儿一点儿地发生了变化。
    接着,李文说:“不信,你说说你们是什么时候认识的,怎么认识的?”
    郭阳沉默了很久,缓缓地说:“那是一个雨天,我回宿舍,离老远就看到一个穿白裙子的女孩在雨中跑。然后我过去为她撑伞,之后我们就交换了电话号码。”
    李文哭笑不得地说道:“兄弟,你和肖思思就是这样认识的啊。只是在你和肖思思的故事里还有一个我,那是一个雨天,咱俩在篮球场打球。后来下了雨,在我们回寝室的路上,我看到一个女孩在雨中奔跑,你把伞借给了她。就因为这个,你被我嘲笑了很久。我总说你见色忘义,因为你把伞给她后,我们就只能冒雨跑回寝室了。”
    也许所有的事情都是肖思思重新导演的,就连相遇的情景也是一种对过往的复制。
    但不知道为什么,此刻我的心里非常伤感,甚至有些不敢看知道了真相的郭阳。
    终于,我抬起了头。路灯下的郭阳表情十分迷茫。让我惊讶的是,我在这张脸上看不到恐惧,只有难以言说的伤感和迷茫以及痛心。
    郭阳的脸上都是雨水,半晌,他握住李文的肩膀说:“也许,你说得是对的。谢谢你!”接着他在大雨中一阵狂奔,只留给我们一个背影。
    真相
    李文的心情显然非常不好受,我知道今晚不能再让他回寝室了,于是把他带回了我的住所。
    到了我的寝室后,我给李文拿了一瓶啤酒,自己也喝了一大口。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心情非常压抑,我想此刻李文的心情一定也和我一样。
    坐在椅子上的我突然想到一件事情,急忙把手伸进自己的衣服,掏出了那个我带了十几年的护身符,仔细地看了起来。
    我的大脑瞬间停止了转动,木然地坐在了椅子上,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李文也感觉到了我的不对,坐起身问:“怎么了?”
    这次我是真的要哭了,声音非常颤抖,语无伦次地说:“你看这个,这是我的。我们错了啊!你拽郭阳的时候,拽坏了他的衣服,我才看到他脖子上带的那个东西。”
    一瞬间我明白了事情的真相:肖思思死后确实想要迷惑郭阳,不过它不是为了害郭阳。它是怕郭阳无法承受这样巨大的打击,所以才让对方失去关于自己的记忆。当然,也许就连它也以为郭阳真的失去了对它的记忆。可是郭阳脖子上带的那个护身符和我的是一样的,如果不是郭阳愿意,根本就没有鬼魂能接近他。

    而据我所知,肖思思这样的鬼魂能力是非常有限的,因为它只能在阳间逗留四十九天,之后必须离去。它想以一个新的身份陪伴在郭阳身边,给他留下最美好的记忆,也让他把肖思思遗忘得更加彻底。
    做为局外人的我们自然以为郭阳不知情,可是作为局外人的我们又怎么可能真的清楚郭阳的爱有多深沉呢?
    郭阳明明都知道,他是在配合肖思思。他们像每一对情侣一样去逛街,去爬山,去看月亮。郭阳表现得那样快乐,甚至骗过了肖思思。
    如果不是这样,才在一起的两个人感情怎么会这么深,郭阳怎么会这么爱她?
    郭阳爱的不是一个新人,而是已经变成了鬼的肖思思。
    郭阳熟悉到甚至能在黑夜中画出她的样子,哪怕闭着眼睛也不会画错,因为肖思思的样子早就刻进了他的心里。那不是灵异现象,那是刻骨铭心的爱情!

    可是,这完美的伪装被我和李文打破了。在我们说出真相的一瞬间,肖思思的脸就开始腐烂,这个美丽的谎言也被提前戳穿了。
    “郭阳一定会非常恨我。”我听见李文的声音沙哑而痛苦。
    “不会的,”我微笑起来,只是我知道此时我的笑容一定非常苦涩,“你没听到最后的时候,郭阳对你说谢谢吗?他不会怪你的,他和肖思思的分别是早晚的事情。”
    “怪不得,郭阳画画会那么投入。他不停地画肖思思,原来他知道,今后等待他们的就是漫长的分别了。那么多的肖思思,微笑的,生气的……郭阳画得那么用心,原来他是想把肖思思的每一个瞬间都刻进自己的心里。看来他只有一点没有骗我们,他的画技我们确实学不来,因为他那样爱肖思思!”
    我和李文都沉默了。窗外的雨越来越大,我想起郭阳无奈而悲愤的脸。他离去的时候,脸上流淌的究竟是雨水还是泪水呢?
    我望着这才开始的梅雨季节,遗憾地想,这个季节什么时候才会结束呢?而郭阳那漫长的告别也许要比这个季节持续得更久。
    我想这个告别也许会是他的一生。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X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