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校园鬼故事 > 它来帮你加人气 > 详细内容

它来帮你加人气

作者:多不了自恋  阅读:386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story1.669977.net 收集整理
听故事 - 它来帮你加人气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下一条内容?
立即播放当前内容?
确定
确定
取消

    手机有鬼
    “嗡嗡嗡……”
    手机不停地在振动,我却没有勇气把它捡起来,因为我害怕手机里还会伸出那只高度腐烂的人手。到现在我都不能确定,刚才发生的一切到底是真实的还是我做的一个噩梦,那个场景像长在我的脑子里,怎么也甩不掉。
    我睡觉的时候习惯把手机放在床头,以前从来没发生过什么异常,但今晚,我刚把手机放下,突然从手机里钻出一只腐烂的人手,瞬间抓住了我的手腕。我像触电一样甩了一下,手机被甩到了地上。隔了片刻,我的手机就“嗡嗡”振动起来。
    我还在后怕,睡在我下铺的高阳被手机振动的声音吵醒了,不耐烦地骂了一句粗话,然后他看到了我,恶狠狠地问我: “你的?”
    我怯怯地点点头,赶紧又摇摇头。我要承认手机是我的,高阳一定会让我把手机捡起来,要是我死不承认,说不定他就会把手机捡起来。我很想看看高阳捡起手机会发生什么事。
    果然,急性子的高阳趴在床上,一伸手就将手机捡了起来,而我,瞪大眼睛看着眼前的一切,大气都不敢出一下。
    高阳捡起手机,左右翻看着,突然抬头恶狠狠地看向我: “这明明就是你的,你竟然敢骗我?”
    高阳气愤地爬起来,准备用手机砸我的头,我吓得赶紧抱着头缩进墙角。突然,我听高阳“啊”地一声惨叫,心脏瞬间提到了嗓子眼。
    我从指缝中看去,只见高阳握着手机的手上届然又长出了一只手,腐烂得十分严重,烂肉和血液融合在一起,触目惊心。
    我吓得尖叫起来,身子不由自主地想往后缩,但身后是墙,已无退路了。
    我惊恐地看着那只手一点儿一点儿地将高阳的手捏成了一堆烂肉,骨头被捏碎时还发出了“嘎吱嘎吱”的声音。高阳痛苦地惨叫,并叫我救他。我太害怕了,连动的力气都没有,根本没能力去救高阳。
    高阳居然用另外一只手挣扎着爬了上来,我越发怕得要命。我对高阳的害怕,比对那只恐怖的手更甚,平日里高阳总是对我拳打脚踢,有一次我的肋骨都被他踢断了。高阳警告我,要是我敢告状就弄死我,我即不敢告诉老师,也没钱去医院,只能忍着疼痛。

    高阳已经爬上来了,他抓起我床头的台灯,狠狠地朝我头上砸下来。我一边闪躲一边求饶,无意间看到他的另外一只手已经完全被捏成了一团像馒头大小的东西,鲜血淋淋。
    那一瞬间,一个邪恶的想法冒了出来——如果高阳死了,就没有人再欺负我了。
    我像头发怒的狮子,突然跳起,一下子将高阳从麻上推了下去。
    “扑通”一声,高阳栽到地上,我赶紧趴在床头向下看,只见高阳的头正好砸中了手机,那只腐烂的手一下子抓住了高阳的咽喉,狠狠一捏, “扑哧”一下,一股鲜血喷溅出来。
    我心跳得厉害,高阳虽然不是直接被我杀死的,但他的死和我脱不了干系。我死死地盯着地面,那只腐烂的手像只大肉虫子,居然从高阳的咽喉钻进了他的身体里。半晌,再也没有动静。但高阳死的时候眼睛是睁着的,并且正对着我的方向,也不知怎么回事,他的眼球只有眼白,没有瞳孔,十分吓人。
    我不敢再看高阳的脸,又想把手机拿回来,我的手机在高阳身边,这对我很不利。我战战兢兢地从上铺爬下来,别过头,一只手小心翼翼地摸索着我的手机。
    突然,我的手机又“嗡嗡”地振动起来,我本能地回头看了一下,手机屏幕上一片空白,什么也没有。
    它在针对我
    没有来电显示,手机就像白屏了一样,我吓得一屁股跌坐在地。
    我突然意识到,电话可能是“它”打的,它引诱我拿手机,是在针对我?刚才高阳替我捡起手机,高阳被杀死了,高阳是替我死的?高阳被杀死后,那鬼的一只手钻进高阳体内,然后发现高阳不是我,于是,它就继续引诱我?
    手机还在“嗡嗡”地振动着,我的心跳得跟它振动的一样快。我踉跄着爬起来,只想快点儿逃离这里。

    我惊慌失措地打开门,埋着头就往外冲,正好撞到一个人的怀里。
    “哎呦,是孙文啊,我说你这大半夜的是见鬼了还是怎么地,这么急着干吗呀?”被我撞的是我的室友倪鹏,每天晚上都要在网吧里打游戏打到很晚才回来。
    看到倪鹏,我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急忙将他拉到寝室。倪鹏看到高阳的惨状,急忙用高阳的床单将他盖住,然后才问我发生了什么事。不得不承认,倪鹏的胆子真大!
    我将手机里钻出腐烂的人手,以及高阳想打我结果摔下床的事情简单地说了一遍,当然,我把高阳推下去的事情自然没说。
    倪鹏是唯一一个不会欺负我还会和我称兄道弟的室友,我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他身上:“它好像是针对我来的,倪鹏,你快想办法救救我。”
    倪鹏皱着眉头想了一会儿,说道: “你说它利用手机引诱你,而且它是从你的手机里钻出来的,我怀疑这一切跟你的手机有关。”倪鹏说着,走到高阳尸体前,用床单一角捏起手机,将上面的血迹擦掉。
    我让倪鹏小心一点儿,倪鹏说: “没事,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倪鹏让我把锁屏解开,我按照他的要求做了。倪鹏翻找了一会儿,也没查出个所以然来。
    我心里急啊!怕再出什么事,就提议:“倪鹏,要不我们把手机和高阳的尸体一起烧了吧?”
    “没用的,鬼魂和人不一样,火是烧不死它们的。”
    “那我们用黑狗血?”
    倪鹏安慰我:“孙文,我知道你害怕,但要是不把那个鬼为什么从你手机里钻出来弄清楚,就算你砸了手机又有什么用。万一它从其他地方钻出来呢?万一你换了手机又招来其他的鬼呢?不过,你的话让我想到了一个办法,我们可以用排除法来确定那个鬼找上你的原因。”
    紧接着,倪鹏将他的方法说了出来。
    如果损毁手机,那个鬼还是会找上我,就说明那个鬼是因为我手机里的某个东西才找上我的。如果损毁手机那个鬼没有找上我,那我们就赚到了。
    方法虽然有点儿冒险——手机一旦损毁,很可能就会破坏一些线索,但目前倪鹏也没其他的方法了。
    我们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带着手机来到寝室楼后面的垃圾堆旁。我找了一些有可燃性的东西,倪鹏将我的手机放在里面。然后,倪鹏掏出手机, “磁拉”一下,火苗蹿了出来。
    “点吧!”我忐忑地说。
    倪鹏终于将手伸了出去,火苗接触到可燃性的物体,一下子蹿了起来。
    怪异的倪鹏
    火焰蹿得老高,塑料的焦臭味儿飘了出来,突然, “砰”地一声,可能是我的手机爆炸了。
    浓烟中,一缕红色的烟雾缓缓飘了起来,慢慢地在半空中凝聚成人形。人形落在地上,慢慢显出形态,浑身都腐烂了,被血染成一片红色的脸上挂着两颗爆凸出眼眶的白眼球,仅靠几根肌肉组织连接着,晃晃悠悠。最恐怖的是,它的脑袋好像被人砍了一刀,露出了白花花的脑仁。
    我生性胆小,此刻早已吓得腿肚子发软。就在这时,倪鹏突然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小瓶子,将瓶塞扒开,猛地泼向了那个鬼。
    黑色的液体洒到鬼的身上,发出“嗤嗤”的响声,只一眨眼的功夫,那个鬼身上就被大面积腐蚀得只剩下了白骨。那个鬼“哇哇”大叫着逃走,倪鹏大叫一声“快追”,人已经蹿了出去。
    我木讷地跟着倪鹏跑,只见那个鬼跑到花园前时,被倪鹏追上了。倪鹏再次将瓶子里的液体洒向那个鬼,那个鬼的两条腿被腐蚀了,“扑通”一下跪在了地上。倪鹏不假思索地跑过去,用一根木头撬开了鬼的嘴,将小瓶子里的液体灌进鬼的嘴里。
    “嗤嗤”的声音越来越响,那个鬼在地上滚来滚去,隔了片刻才停下来。然后,它的身体慢慢化为一缕青烟,被风一吹,顿时消失不见了。
    我惊愕地看着倪鹏,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倪鹏走过来拍拍我的肩膀: “解决了,这下你可以放心了!”
    我却一点儿也高兴不起来,满脑子都是疑问: “倪鹏,你为什么会有黑狗血,为什么你不事先告诉我?”
    “这点儿小事我觉得没必要向你汇报!”倪鹏说完,转身朝寝室楼的方向走去。
    那一刻,我心里除对倪鹏产生了陌生感之外,还有一丝恐惧。
    我不安地回到寝室,发现高阳的尸体居然不见了。地上一点儿血迹也没有,就好像刚才的事情没有发生过一样。倪鹏平躺在床上,双眼瞪得大大的,我看着他那样子莫名地感到害怕。
    “倪鹏,高阳的尸体呢?”
    “不知道,我回来的时候就不见了。”倪鹏冷冷地说,从始至终都没有看过我一眼。
    我觉得倪鹏很不对劲儿,自从除掉那个鬼之后,他就像变了一个人一样。还是说,他以前一直都这样,只是我没有发现他的这一面而已?
    我的内心十分恐惧,有一种危机四伏的感觉。

    然而倪鹏接下来的话,又让我觉得自己是在胡思乱想了。倪鹏说: “早点睡吧。天塌下来我个儿高,帮你顶着!”
    我的鼻子突然酸酸的。我在百感交集中不知不觉睡着了,这一觉,一直睡到天亮。
    我刚睁开眼,一个不明物体就飞了过来,“给你。”
    我用手接住,是倪鹏的旧手机,他说借我用两天,然后就出去了。我也没多想,倪鹏对我已经够好了,我怎么能去怀疑他?我把手机卡插进倪鹏的旧手机里,开机,发现倪鹏的手机里没有QQ。
    我敢说,现在的年轻人十个人里面有九个都玩QQ,而倪鹏的手机里除了QQ之外,微信、斗地主什么的全都有。我觉得这很不对劲儿,倪鹏不可能无缘无故地把QQ卸载了,他是想隐瞒什么,还是在躲避什么?如果他是刻意隐瞒,怎么会把他的手机给我?如果他是在躲避什么,那他是想让我去发现吗?
    我的好奇心越来越重,更重要的,是我想知道倪鹏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犹豫良久,我连接了学校的wifi,下载了QQ软件。
    QQ引魂
    几分钟之后,我安装好QQ发现没有异常,不由得松了一口气,觉得可能是由于昨晚的事情自己想太多了。我将自己的QQ号登录上去,打开空间,想看看今天增加了多少访问量。
    但我惊愕地发现,我空间的访问量居然下降了,由原先的一万多个变成了一千多个。并且,我手里的手机冷冰冰的,像冰块一样。我想到了昨晚那个鬼出现时四周的温度就像现在这么低,难道,这手机里有鬼?
    “鬼!”我吓得惊叫一声,触电般将手机扔了出去。
    手机掉在地上,一股浓烟从手机里钻了出来,浓烟慢慢凝聚成人形,当我看清楚那人形的样子时,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
    他,居然是倪鹏!那、那和我睡在一个寝室的家伙是谁?

    “孙文,你别怕,我不会伤害你的。”倪鹏说。
    这个倪鹏说话的口气和平日里和我朝夕相处的那个倪鹏很像,我可以确定他就是我的室友倪鹏。但是,他怎么会变成鬼?我赶紧问倪鹏怎么回事,倪鹏叹息一声: “都怪我大意了,才让那鬼钻了空子。”
    紧接着,倪鹏将事情的原委说了出来。
    原来刚才倪鹏和那个鬼斗争的时候,并不是我看到的倪鹏骑到鬼的身上把黑狗血倒进鬼嘴里那么简单,实际上的情况是这样的:
    倪鹏骑到鬼身上之后,还没来得及拨开瓶塞,鬼就一把掐住他的脖子。倪鹏两只手阻挡着鬼掐住自己的手,眼看着就快要不行了,情急之下,他用嘴将瓶塞咬掉,将黑狗血倒进嘴里,吐到鬼的嘴巴里。鬼在垂死挣扎的时候,将倪鹏的一缕魂魄带出了体外,而那缕魂魄,就是站在我眼前的倪鹏。
    由于我当时距离他们比较远,天又比较黑,看得不是很清楚,所以没看到倪鹏被迁出体外的那缕魂魄。而被迁出体外的这缕魂魄恰好是七情中的“喜”,所以倪鹏本体才会突然变得冷冰冰的。
    我觉得挺对不起倪鹏的,他是为了帮我才变成这样的。倪鹏接下来的话,让我更加吃惊:变成一缕魂魄的倪鹏莫名其妙地被一股奇异的气味儿吸引着,跟着那股气味儿,他就到了他的旧手机里。而且,闻着那股气味儿,他会有一种吃饱了饭的感觉。
    我说: “怎么听着那股气味好像你们鬼魂的粮食一样。”说话间,我突然想到了我的QQ空间访问量减少的事情,心想难道QQ空间访问量和鬼魂的粮食有关?
    我赶紧把想到的问题告诉倪鹏,并说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我以后都不敢上QQ了。
    倪鹏的脸色突然变得很诡异,脸上带着邪邪的笑容: “果然是这样!”
    我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倪鹏,心不由得“咯噔”一下,一种不好的预感涌上心头。
    “倪鹏,你、你怎么了?”
    倪鹏一步步朝我逼近,眼睛里满是诡异的神色。我看到他在自己的脸上摸索了一会儿,然后,竟将自己的脸皮撕了下来,露出它本来的样子——竟然是被倪鹏驱散魂魄的那个鬼!
    “我让你死的明白点儿。空间访问量代表了人气,我说的人气,指的是你们活人的精气。你们每访问一次空间,就会将你们的精气带入一点儿,一个人空间访问量越高,精气凝聚越多。”
    怪不得它会缠上我,我的空间访问量是寝室里最高的,精气也是最充沛的。
    我还想明白了一件事,倪鹏和那个鬼争斗的时候,倪鹏的一缕魂魄被迁出体外,那鬼的一缕魂魄也趁机逃走了。而一缕幽魂的倪鹏不知道去了哪里,但那鬼魂的一缕魂魄却伪装成倪鹏的样子来找我。
    以前我不明白它为什么要一直缠着我,但现在我全都明白了。
    我害怕、惊恐,颓然地坐在地上。就在这时,寝室门被人一脚从外面踹开,倪鹏及时地出现了,我知道,他一定会救我的。
    倪鹏,你就是我心目中的英雄!
    尾声
    倪鹏走到我跟前,一把将我提了起来,看着那鬼说道: “我把手机给孙文,就是要借他的手引你出来,这一次,你可跑不掉了。”
    我无比崇拜地仰视着倪鹏,看着他迅速从怀里掏出一个像针管一样的东西, “扑哧”一下射向那个鬼。那个鬼闪躲不及,连最后的一缕魂魄也灰飞烟灭了。
    我好心地提醒倪鹏: “快把你那丢失的一缕魂魄找回来,听说魂魄离体时间太久,就找不回来了。”
    倪鹏没有动,我看着他,问他怎么了,
    突然,我的小腹传来一阵刺痛,有什么东西在我肚子里搅来搅去。我低下头,看到了一只惨白的手插进我的肚子里,那只手猛地一拉,将我的肠子拉了出来。
    “倪、倪鹏,为什么,”我怎么也没想到,居然会被倪鹏摆一道。他是我的朋友,是我的英雄,也是结束我生命的人。

    我瘫倒在地,意识越来越模糊。
    倪鹏蹲下来看着我说: “昨晚你不是问我为什么会事先准备黑狗血吗?现在我可以告诉你,我是从你床上偷偷拿的。你早就知道你的手机里有鬼,但你却装作什么也不知道,借机害死高阳,还想趁机害死我。我不知道你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只能陪你演戏,我想看看你接下来到底会怎么做。没想到啊,你一直没有行动,我只好跟那个鬼搏斗,一缕魂魄也被拽了出来,现在都不知道飘到哪里去了。现在我变成人不人鬼不鬼的,这都拜你所赐。刚才我躲在门外,你和那鬼的话我都听到了,QQ空间访问量就像鬼魂的粮食,把你的粮食全都给我吧…”
    黑狗血是从我床上拿的?
    我突然想到,昨天我无意间窥见高阳将一个小瓶子鬼鬼祟祟地藏到他的枕头底下,我害怕他又想整蛊我,便拿一个相似的小瓶子把他那个小瓶子给换掉了,然后把他的小瓶子随手压在枕头底下。难道,高阳拿回来的那个小瓶子里装的就是黑狗血7高阳早就知道了我手机里有鬼,所以提前准备了黑狗血防备。但他没想到,我会把黑狗血调包,并且被倪鹏发现。而最终,黑狗血落人倪鹏手中。但是,为什么高阳在被纠缠的时候没有寻找那瓶“黑狗血”?
    我已经想不了那么多了,苦笑一下,高阳是自作自受,那我呢?倪鹏,我唯一的朋友,在你眼里我只是个卑鄙小人?
    我的头越来越沉,意识越来越模糊。在我快要失去意识之前,我突然想到一个问题:高阳和倪鹏都知道我的QQ空间访问量很高,而我的QQ登录在倪鹏的手机上,为了“粮食”,我们肯定会再相遇。
    到时候,又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呢?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X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