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校园鬼故事 > 校园怪谈之诡局 > 详细内容

校园怪谈之诡局

分享到:
关闭
作者:像亮那样发光  阅读:979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story1.669977.net 收集整理
听故事 - 校园怪谈之诡局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条内容?
立即播放当前内容?
确定
确定
取消

    一、说英雄,谁是英雄
    午夜时分,丁翎还坐在寝室里的电脑前,闭着眼在打盹。刚刚结束一场紧张的英雄杀,眯会儿他准备再战。明天周末,今晚杀通宵都可以。
    嘀嘀……丁翎忽然被惊醒,原来是QQ上有人找。
    丁翎用鼠标点击跳动的头像,蹦出个临时会话框:“快来护驾!”一看网名,居然叫英雄!
    “神马鸟人,敢自称英雄?”丁翎气不打一处来,问:“你是谁?护什么驾?”
    英雄回复:“出来就知道了。”
    丁翎:“上哪儿?”
    英雄回复:“乱葬岗,你知道的。”
    距学校不远处,一块刚遭拆迁的地,他班上有男生为其取名“乱葬岗”。
    丁翎忿忿地敲着键盘:“去那做神马?”
    英雄回复:“救公主。”
    丁翎:“她咋了?”公主是他班上的文雪儿,外号公主,也是他心中的公主。
    英雄回复:“她在我手上。”
    丁翎猛吃一惊:“你谁啊?”
    英雄回复:“我是英雄,也叫阴阳杀。”
    丁翎的手猛的抖了一下:“什么阴阳杀?”
    “英雄”却突然下线,不再冒泡。
    丁翎急忙点开好友列表,见“公主”的头像分明亮着,只是在用手机上网。他舒了口气,赶紧找了上去:“雪儿,还没睡呢?”
    文雪儿回复:“丁翎,快来救我!”
    文雪儿的头像猛的黑了下去。
    丁翎惊恐地瞪大了双眼,再也坐不住了。
    来到大门口,门卫不在,大门上着锁。丁翎毅然攀上大门,动作麻利地翻了出去。
    出了学校,到“乱葬岗”只需十分钟。
    立在一堆废墟旁,丁翎掏出手机,登上了QQ。陌生人里,“英雄”头像居然亮着,而且也是手机上网。
    丁翎拇指在键盘熟练地移动:“我来了,你在哪儿?”
    英雄回复:“在你下面。”

    丁翎眼皮突地一跳:“吓谁呢?”未见回复,丁翎忍不住转头四顾。
    一堆堆坟一样的废墟里,会藏着人?
    一阵风吹来,阴测测的冷。
    咚、咚!前面传来砖头滚落的声音。
    丁翎瞪大了双眼,死死盯着前面不远处,一堆碎砖里慢慢拱出的一截肉色。
    碎砖一块块地滚落,丁翎的心跟着一点点地收缩。
    蓬!一个黑乎乎的怪人猛的破砖蹦出,啪的扑倒在丁翎的脚下!
    “谁呀?怎么没有脚?!”丁翎吓得心狂跳不止,人差点跟着趴下!
    毕竟是男生,丁翎没有临阵脱逃,而是找来了一根木棒,战战兢兢走上前,想把这人翻过来。
    轻轻一拨,竟轻而易举就给来了一个咸鱼翻身!
    近前一看,这人竟没有五官!一张脸平平的,像一块惨白色的面团。
    丁翎看得头皮发炸,神经质的扔掉木棒,转身就逃……
    “啊!”
    “啊!”
    两声惨叫同时响起……
    二、坑爹局,坑爹惊雷
    好不容易站稳,眼前还在冒着金星。回过神,瞪着立在面前的人,丁翎差点抓狂:“是你!”撞他的人,竟然是学校的门卫!
    年轻的门卫神情痛苦地揉着差点撞出血的鼻子:“是你啊,我还以为又见鬼了!对了,你弄那木头模特干嘛?”
    “木头模特?”丁翎几乎崩溃,转身去看那被他翻过来的“人”,果然只是一个穿着衣服、没有双脚的木模!木模的脖子上,挂着张证件似的纸片,上面歪歪扭扭写着三个字——阴阳杀!
    丁翎吓了一跳,也没细想就掏出手机,见“英雄”头像还亮着,气极问道:“还缩在壳里呢?!”

    英雄回复:“刚才,胆吓破了没?”
    丁翎:“你搞什么?!”
    英雄回复:“见你的那位,就是英雄,也叫阴阳杀!”
    看着纸片上那三个字,丁翎眼皮不由自主地跳了一下,又问:“它是英雄,你呢?你又是谁?”
    “英雄”的头像忽然黑了下去。
    丁翎的眼前也忽然黑了下去。
    猛抬头,满天乌云,惨兮兮的一丝月牙已不知去向。天空蓦然亮起一道闪电,随即雷声隆隆。
    丁翎猛然想起,他的电脑没关!
    又是一道闪电!
    丁翎心急如焚,忙对门卫道:“我有急事,先回去了!”话音才落,丁翎撒腿就跑。
    望着丁翎的背影,门卫摇头一叹。一低头,眼皮突地一跳!
    木模不见了!
    门卫环顾四周,都没有木模的影子。怔立片刻,猛觉手背一阵奇痒,低头一看,却是一只长嘴大蚊子!刚想去拍,忽然似想起了什么,门卫惊慌地甩了甩手,心神不定地走回了学校。
    丁翎一气奔回学校,豆大的雨点噼里啪啦砸了下来!来到寝室,里面一片漆黑——停电了!他郁闷地掏出手机,借着屏幕一簇红光,摸到电脑前,拔掉了电源插头。然后,再举着手机来到床前,却见床上被单高高地隆起一个人形。
    “有人进来过?”丁翎的心里直冒冷气。怔立片刻,他硬着头皮,上前拉住被单的一角,猛的就是一掀!
    刚好一个闪电,清晰地照亮了寝室。
    床上只有两个枕头。
    一黑一白。
    闪电一闪即灭,丁翎蓦地打了个冷战,“怎么多了一个黑枕头?”
    丁翎刚想看手机,“轰隆……”一个惊雷猝然响起,手机屏幕蓦然变得一片漆黑。
    丁翎跌坐在床沿,叫苦不迭。
    不知过了多久,雨终于停了。丁翎摸索着走到电脑前,插上电源插头……电来了!顺利开启电脑,他吁了口气。
    登上QQ,上面跳动着一个头像。丁翎连忙点击,蹦出的聊天框里,正是还在手机上网的“英雄”:“收到黑枕头了吗?”
    丁翎胸口憋着一股气:“神马玩意?”
    英雄回复:“黑枕头和你的白枕头是一对,叫做阴阳枕。”
    丁翎倒吸了一口冷气:“阴阳枕?”
    英雄回复:“你那个叫阳枕,我这个叫阴枕。阴枕,也叫死人枕,就是人死后在阴间用的枕。”
    丁翎脑中“轰隆”一声,宛如劈进一个惊雷,把他给炸懵了!他使劲摆摆头,哆嗦着手继续:“你扮鬼坑爹啊?爹伤不起啊!”
    英雄回复:“不信?你有胆子睡黑枕头吗?”
    三、死人枕,死心上人
    丁翎瞪着聊天框,额上一片亮晶晶,全是冷汗:“不跟你扯了,文雪儿呢?”
    英雄回复:“想见心上人,就睡床上去。记住,睡阴枕!这样,阴阳杀才会带着她来见你。”
    丁翎如堕冰窟:“睡阴枕?难道她已经……不对,雪儿要真在他手上,怎能通过手机上网叫我救她?难道,这人在暗恋雪儿?那阴枕……啊!……”他忽然想起,在“乱葬岗”和门卫撞后,门卫说的第一句话。他霍然站起,跑出寝室,直奔门卫室。
    “又是你!想做夜游神啊?”见到去而复返的丁翎,门卫生气了。
    丁翎气喘吁吁道:“对不起,我只想问你一个问题。你……你刚才撞到我,为什么说又见鬼了?你以前见到什么鬼了?”
    门卫奇怪地看了看丁翎,转身走进门卫室,抱了一个黑枕头出来:“喏,就这黑鬼!”
    丁翎惊得心里咯噔一下:“这……哪来的?”
    门卫神情一黯:“上星期天晚上,我莫名其妙收到这玩意,第二天,我女朋友就出了意外。你……”
    “没……没事。”丁翎极力掩饰着慌乱,失魂落魄地走回寝室。
    “今晚什么日子啊?怪事这么多!”门卫注视着手里的黑枕头,又想起不翼而飞的木模,不禁皱了眉头。
    坐回电脑前,丁翎神魂不定,仿佛百爪在挠心。
    QQ上,“英雄”死灰色的头像,似乎在向他冷笑:“有胆子睡黑枕头吗?有胆子吗?有木有?有木有?!……”
    中邪似的瞪着“英雄”的头像,冷汗像毛毛虫一样,一条一条爬满了丁翎的脸颊。发了一会呆,他不由自主地点进好友列表,“公主”文雪儿的头像灰着。看看时间,已经凌晨一点。

    “也不知,她究竟有没有事?虾米阴阳杀?尽坑爹!”揉着突突猛跳的太阳穴,丁翎有些困,便关了电脑。
    睡到床上,瞪着黑枕头,丁翎一咬牙,将其垫在了头下!一闭眼,脑子越发昏昏沉沉,很快入了梦……
    啪!耳边蓦然响起一记清脆震耳的拍打声,猛地就把丁翎从梦里拉了出来,慌得一骨碌坐起!
    揉了揉惺忪睡眼,丁翎忽被床头一簇鬼火般的幽红吓了一跳,低头一看,却是手机亮起的屏光。
    “手机没坏?”丁翎暗觉奇怪,拿起手机,只见屏幕显示着聊天框:“我是墙上蚊子血,她是床前明月光。”
    丁翎一怔:“这不是张爱玲《红玫瑰与白玫瑰》里的名句吗?蚊子血?”猛然想起把他惊醒的那记响声,连忙举起手机,照向床的内壁。
    果然,床的内壁上,赫然印着一抹怵目惊心的蚊子血!
    “谁在我的身边拍蚊子?”瞪着壁上这一抹诡异的血红,丁翎的头皮一阵阵的发麻。正胡思乱想,耳边偏偏响起了一阵“嗡嗡”的蚊子声。他挥手驱赶着蚊子,越发心烦意乱。
    怔怔地坐了半晌,又拿起手机,手猛的一抖!
    发送者,竟然是“公主”!
    四、雪亦血,雪在流血
    丁翎拇指在手机键盘上急促地移动:“雪儿,在吗?”
    “公主”的头像灰着,却回复了过来:“在。也不在。刚才叫你来救我,怎么没来呢?”

    丁翎的心突地一跳:“你……你现在怎样了?”
    文雪儿回复:“蚊子血,蚊已成血;雪亦血,雪在流血!”
    “蚊血,文雪儿?谁又是明月光?”丁翎木偶似的坐在床上,脑子里在翻江倒海。顿了一顿,又问:“你现在在哪儿?”
    文雪儿回复:“在你门外呢。”
    丁翎怔住。
    此时,手机上显示的时间,是凌晨两点多。
    咚!咚!咚!真的有人在敲门,敲得丁翎毛骨悚然。
    “难道,敲门的是阴阳杀?他真的带了文雪儿来见我?”丁翎一颗心猛的揪了起来。
    敲门声响了三下后,悄无声息。
    轻手轻脚摸索到门口,静听了一会儿,丁翎猛的打开门——眼前,赫然站着一个长发遮面的白衣人,竟朝着他直挺挺地跌了下来!
    丁翎大惊失色,神经质的往后急跳!
    砰!白衣人重重地砸跌在丁翎的脚下,不再动弹。丁翎惊魂不定地僵立着,一颗心差点蹦出了嗓子眼!他提心吊胆地蹲下身,伸手扳住白衣人的双肩,一咬牙,将人慢慢地翻了过来……
    真的是文雪儿!
    “怎么可能?!雪在流血?这么重跌下来,怎么不见流血?”丁翎近前去看文雪儿的脸——笑貌嫣然,根本没有痛苦的样子。他看得头皮发炸,还是忍不住将手探了上去,又“噌”的急缩了回来!
    手指触碰脸部的感觉,不像是温软的肌肤,而是像——毒蛇的身子!触手腻滑、冰凉……麻掉了丁翎的半边身子!
    丁翎定了定神,再近前去看刚才碰过的脸,仍是一张笑脸,却不再嫣然,而是扭曲成了一种奇怪诡怖的表情。
    这一刻,丁翎忽然想到了“乱葬岗”的那个木模,心念一动,硬着头皮,将手再次伸了过去,按在“文雪儿”的脸上,强忍着接近崩溃的恐惧,轻轻一揪……一张触手滑腻腻的脸皮,竟被他轻易地揪了起来!
    颤手将之展开,只是一张薄膜,一张印着文雪儿照片图像的薄膜,有点像女人美容用的面膜纸。
    “又是那坑爹阴阳杀!”丁翎还没来得及愤怒,躺在地上的“文雪儿”,忽然机械似的翻身坐起!
    一缕似香非香的异味猛地扑鼻而来,熏得丁翎脑中一阵晕眩,再加上巨大的惊骇,他的眼前一下变得一片模糊……
    五、明月光,月下凶光
    遮面的发丝里,暗射出来的两道阴鸷目光,是丁翎清醒时唯一存留在意识里的印象。醒来时,首先投入他眼帘的,还是这两道摄魂的目光,还有夜空里一轮惨白色的细细月牙。
    “这是哪儿?你……就是那个骗我出来的英雄?”丁翎忍不住问。
    “这里是寝室的楼顶。我就是叫你出来护驾的英雄,也叫明月光。”白衣人的声音有些怪。
    楼顶边缘的高台比楼顶高出大约一米,平面宽约半米,被捆得粽子似的丁翎,就刚好躺在高台的上面。
    “明月光?月?……”丁翎脑子飞快地转着,突然灵光一闪,脱口而出:“你是白小月!”
    白衣人沉默。
    丁翎急道:“上次你和文雪儿吵架,我骂了你那句臭……你请假半个月,是不是为了我?唉,我真该死!放了我吧,我向你赔罪!你……你也回来上课吧。”
    “知道人家有隐疾,还要骂人家!放你?你,可是一只大金龟……”
    丁翎涨红了脸:“你……你即使喜欢我,也不该用这种手段!”
    白小月仰面大笑。
    笑声粗犷中夹着狰狞。
    丁翎的心突地一跳,只见白小月将手伸到后颈……披肩的长发缓缓滑落,闪现出一抹惊心的白光。
    瞪着这个陌生的光头男,丁翎的目光惊恐而迷惘。
    “对你说我就是出来叫你护驾的英雄,你还不信!从月光到星光,现在,我是日光!钱是王八蛋,没钱用,更是王八蛋!你老爸开有好几家服装厂,尤其拆迁的‘乱葬岗’,更是搞到不少钱吧?”光头男从丁翎裤兜掏出手机:“你老爸的号码?”
    丁翎皱了皱眉,还是报上了号码。拨通后,光头男把手机伸到了丁翎的嘴边。
    “丁翎吗?我的QQ被盗了!”手机里猝然响起一个火急火燎的声音,竟是文雪儿!
    光头男面色骤变,急忙将手机抽回,怒不可遏地揪起丁翎的衣领,将他往前一拖。
    丁翎蓦觉头下一空,侧头往下一看,宛若万丈深渊。再看光头男,目中凶光暴射!
    丁翎猛地打了个冷噤,吃力的张张嘴,忽然目光惊恐地望向光头男的背后。

    光头男一怔,忍不住回过头……丁翎的膝盖骤然曲起,用力撞了过去!
    光头男松开了手,身子微微一晃,倾向了外边,随即骤然消失!
    只短短几秒,丁翎已在鬼门关溜了一圈!吃力地昂起头,他蓦地怔住!
    在他的面前,又立着一个长发遮面的白衣人!
    鬼魅一样的白衣人!
    “他不是才被我撞下去了么?怎么……又回来了?难道,他……”一股彻骨的寒意,顿时如毒蛇一般,哧溜溜直钻入丁翎的背脊!
    六、阴阳杀,阴差阳错
    “你……你是谁?”
    “刚才,是人间的明月光,现在,是阴间的阴阳杀。”
    那张没有五官的脸猛的鬼魅般闪现在脑海,把丁翎惊出了一身冷汗,还想继续问,鼻中忽然钻进了一股熟悉的异味,也是他昏迷前闻到的那味,那是他班上白小月的味——狐臭!若再洒上香水……他失声道:“你不是阴阳杀!你……你是白小月!”
    白衣人蹲下身,手慢慢伸了过来:“你说是,就算是吧。”
    一抹刺骨的冰冷,透过白衣人的指尖,直逼入丁翎的脸颊:“还记得上学期被开除的那男生吗?”
    “啊?是他呀!他是经常偷女寝室里的东西才被开除的。他是你什么人?还有,那个黑枕头……”蓦觉眼前一黑,白小月的手中,已多了一样东西——黑枕头!
    “想知道死人用的黑枕头里,究竟藏着什么秘密吗?”
    丁翎吓了一跳,只有拼命点头。
    黑枕头被开膛似的慢慢撕开。白小月的手伸了进去……一件件女孩的贴身衣物,牵肠似的全被拉了出来。

    丁翎惊愕地瞪大了眼:“这……”
    “这些,都是文雪儿上学期丢的。他喜欢她,已经到了走火入魔的地步。”
    丁翎疑惑道:“那,门卫的那个黑枕头呢?”
    白小月不语。
    丁翎还想问,忽然心头一震。他听见白小月的身后,传来了轻微的脚步声。
    白小月没有转身,只是慢慢抬起一手,拨开遮面的长发,露出一张青春美丽的脸,却不是白小月,也不是那个木模。
    白小月并不是个美人坯子,木模也根本没有五官。
    丁翎一脸错愕,却听她道:“你都听见了?”
    “为什么要对他说出我的秘密!”听到这个冒火的声音,丁翎脑中像被扔了一包炸药,“轰”的炸开,炸得他魂飞体外!
    出现在她背后的人,竟是那个光头男!
    阴魂不散的光头男!
    “难道,他和我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她呢?既然她不是白小月,难道,她……她真是阴间的阴阳杀?”丁翎看看光头男,又看看她,身子控制不住地颤抖起来。
    “你该走出她的阴影了,她的心不属于你!”白小月把长发甩到了背后。
    “你呢?你走出他的阴影了么?他的心属于你么?”光头男反问。
    白小月低下头,无言以对。
    光头男走到丁翎跟前,低着头,似笑非笑地注视着他,像注视着一个玩偶。
    丁翎颤声道:“你和她,究竟……谁是阴阳杀?”
    “我和她加在一起,才叫做阴阳杀。”
    “杀……杀谁?”
    光头男蹲下身,用姆指按着丁翎滚动的喉结:“把阳光杀成阴暗,把阴暗杀进阳光,杀得阴差阳错,阴阳不分!”
    豆大的冷汗不停溢出,模糊了丁翎的视线:“你……不是有她吗?干吗……这么阴暗?”
    “她和我一样,虽然呆在一个世界里,却也一直呆在阴暗里。我俩,都是和阳光无缘的人。所以,再不报你老爸的手机号码,你也看不到明天的阳光了!”
    “你们……还需要人间的钱?”
    “这是不能说的秘密,你日后会明白的。给你五分钟考虑!”两人慢慢走出了丁翎的视线。
    躺在高台的边缘,丁翎怕出意外,把身子往里移了移,一转头,立时吓得毛发倒立!他的头边,竟然出现了一双手!一双紧扳在高台边缘的手!手背上的青筋骤然凸起,看得丁翎心惊肉跳。随后,慢慢升起了一簇乌黑的头发、接着,露出了一双眼睛。
    一双阴冷凶狠的眼睛!
    七、惊魂劫,惊魂脱险
    目光接触,丁翎感觉像被狠狠“咬”了一口,骇得赶紧望向别处,一颗心失控似的突突狂跳!
    “哪儿见过呢?”丁翎费力思索着,一转头,蓦地怔住。
    那双眼睛不见了!手也不见了!只有光头男,低着头站在他面前,眼神怪怪的。
    丁翎被看得心里发毛,按捺不住心头的恐慌,慢慢转过了头……他的心骤然收紧!
    蛇!一条臂膀粗的大蛇,昂着头,缓缓爬来,爬上他急剧起伏的胸,爬上他的锁骨、脖子……他想大叫,又怕惊动大蛇!蛇身阴冷腻滑的感觉,激得他全身凸起了密密麻麻的细小颗粒……
    大蛇居然爬过了他的脸,又盘上了光头男的脚。光头男抬脚猛甩,大蛇却蹿了上去,在他手背狠狠咬了一口!
    “啊!”惨叫声中,大蛇被高高抛起,“呼”地飞过丁翎的身子,消失在了夜空中……
    光头男捂着手背,神情痛苦地瘫坐在丁翎的身边,一抬头,只见“白小月”一脸惶急地奔了过来。他刚欲说话,忽然望着她的背后,愣住了。丁翎也愣住了。她的身后,竟站着文雪儿与学校的门卫!
    门卫冲过来将光头男摁倒,用准备好的绳子将他五花大绑,一把拎在高台上,气呼呼道:“偷窃被我逮到,开除了又想报复我?你那黑枕头我拆开看了,真是贼心不死!”一边说,一边走到丁翎身边,给他松了绑。
    文雪儿走过来道:“你打电话来时,我正为盗号的事抓狂,可你又不搭理我。后来,白小月打电话来,才知道你出事了。”
    白小月粉脸微红道:“当时,他躲在寝室里,故意拍墙吓醒你,然后,我在门外……”
    丁翎疑惑地望着白小月道:“你真是白小月?为什么和他串通一气扮阴阳杀?现在怎么又……”
    “我刚才下楼上厕所,回来碰上了守在楼梯口的门卫。他担心文雪儿,就命我叫了她来。我请假这些天去做了整容手术,后来遇上墨枕,也就是他。他说,只要搞到钱,他就能追到文雪儿。然后,我和你就……”
    文雪儿满脸通红,又羞又怒。
    丁翎长叹一声:“你害惨我了!害得我还以为,雪儿真的变成一滴蚊子血了!”

    “什么蚊子血?”白小月与墨枕异口同声的问,语气一样的惊骇。
    话一出口,两人俱是一愣。
    门卫眼皮微微一跳,眸中竟掠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惊诧与哀伤。
    丁翎瞪着墨枕道:“不是你在我床边拍蚊子吗?”
    墨枕摇头道:“我只是在墙上拍了一记,怎么可能拍到蚊子?”
    “不是你,难道是……”一想到那张没有五官的脸,丁翎蓦觉毛骨悚然,“不会吧?说不定,是墙上本来就有蚊子血呢?”愣了半晌,猛想起刚才那双眼睛,急忙走到高台边,往下一看,风里飘着一根舞动的长绳,宛如一条扭动的诡怖长蛇。
    长绳的一端,正系在楼顶过道的铁栏杆上。
    八、牵玩偶,玩家是偶
    丁翎恍然:“墨枕的腰里系上它,就算掉下去,也只是悬在半空。”
    门卫也在望绳,转头问墨枕:“今晚,就你一人混进学校了吗?”
    墨枕没好气的道:“当然!”
    “不对!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肯定你也没发觉。因为,我分明看到了一双眼睛,然后才出现了大蛇……”丁翎忽然“啊”了一声,望着白小月道,“这人曾到班里找过你!”
    白小月愕然道:“什么时候?”
    丁翎道:“在你请假前的最后一天!”
    白小月道:“哦!那是我弟弟白小星。那天他找过我后,晚上不知怎的,竟出去被蛇咬了。现在,他正在医院,怎么可能……”

    丁翎道:“你打他病房里的电话!”
    白小月马上掏出手机,拨通后听了一会儿,脸色忽变:“他……他现在不在!”
    丁翎道:“一定溜出来了!刚才绝对是他!”
    白小月道:“不可能!他已经做了截肢手术。蛇咬在他的腿上,为了保命……”
    丁翎怔住,蓦然想起了那个没脚的木模。
    “阴阳杀,是不是也没有脚?”心念至此,丁翎蓦地打了个冷战。
    门卫道:“医院离学校不远,我陪白小月去趟医院确认一下,你们俩在这儿守着。”说完,他带着白小月,匆匆离开了楼顶。
    丁翎刚想说话,却见文雪儿神色有异,心不禁突地一跳,急忙问:“怎么啦?”
    文雪儿粉脸微红,低声道:“我……我想上厕所。可是……”
    丁翎忙对捆得粽子似的墨枕道:“你好好在这儿躺着,我俩去去就来。”
    两人走后,墨枕郁闷地躺着,呆呆地想着自己阴暗的未来……忽然,他的眼皮猛的一跳!他看见了一双手。
    一双紧扳在高台边缘上的手!
    随后,又慢慢地伸出了一张脸。
    一张没有五官的脸!
    接着,缓缓升起了一个身子,一个没有双脚的身子……
    墨枕吓得灵魂差点出窍,颤声问:“你……你是谁?”
    “偶叫阴阳杀,一个人间的玩偶。被你埋在‘乱葬岗’的一堆乱砖里,又被你牵出来吓人的玩偶!”
    墨枕颤声道:“你……为什么也叫阴阳杀?想……想把我怎样?”
    “我是阳间的玩偶,沾了阴间蚊魔的杀气,故叫阴阳杀。你以为,你是聪明的玩家吗?错!玩家是偶!现在,你就是我的玩偶,我要用我的蚊子血,勾你罪恶的魂……”“阴阳杀”猛的一跃而起,扑在了墨枕的身上!
    近距离面对着一张白乎乎没有五官的脸,墨枕吓得拼命挣扎,终于将其翻倒在一边,忍不住猛咳起来。再看“阴阳杀”的脸上,忽然多出了一颗豆大的血珠,仿佛一只亮闪闪的血眼……
    墨枕看得心胆俱裂,眼前骤然一黑。他却不知,这滴血珠,正是自己刚刚咳上去的!
    “夺,夺……”伴着一阵怪异的脚步声,墨枕的身边多了一个黑影。
    黑影弯下身,解去了系在“阴阳杀”腰上的绳子……
    九、蚊子血,蚊已成血
    丁翎陪文雪儿回来,走到楼下时,忍不住朝楼顶望了望,忽然愣住。那根系在楼顶过道铁栏杆上的诡异长绳,竟然不见了!
    文雪儿颤声道:“怎么了?”
    丁翎不语,拉着文雪儿直奔楼顶!
    墨枕仍然躺在老地方,只是身旁多了一人,静静地趴着不动。
    文雪儿颤声道:“这人没有脚,会不会就是白小星?”
    丁翎沉默不语。
    观察了一会儿,丁翎感觉这人背影有些眼熟,大步走过去,弯身将其翻了过来。
    果然,就是“乱葬岗”里的那个木模。
    目光移到木模的脸上,丁翎忽然一愣。在木模没有五官的脸上,竟然长着一颗触目的红豆!
    丁翎伸出手指摸上去,感觉粘糊糊的。看看染红的指尖,伸到鼻下一闻,一股刺鼻的血腥味!他吓了一跳,再看墨枕,却是双眼紧闭,忙将手探到他的鼻下——还有气,只是吓晕了。
    “木模哪里冒出来的?难道,是白小星带来的?他吓晕了墨枕,又躲在楼顶的某个角落……”胡思乱想着,丁翎后背不由一阵阵的发凉,忍不住打了个冷战。转头注视着文雪儿,他忽然瞪大了双眼。她的眉心,竟也附着一颗豆大的血珠!
    “是巧合吧?”丁翎看傻了。
    文雪儿被他盯得脸发红,嗔道:“干嘛这么看我?”
    丁翎颤声道:“你……你的眉心……”
    文雪儿狐疑地伸手摸了摸眉心,再看指尖,竟沾着一抹血。她的手微微一颤,骇然道:“血!”
    “蚊子血,蚊已成血;雪亦血,雪在流血!”丁翎的脑子里猛的跳进这句话,失声道:“难道,这是一滴蚊子血?!”
    “什么蚊子血?”文雪儿的声音被丁翎吓得走了调。她忽然想起,刚才在厕所里,她的眉心忽然奇痒,然后,她用指甲抠了一下……“难道,这血是我自己抠出来的?还是……”望着骇然变色的丁翎,文雪儿的脑中一片混乱。

    丁翎默不作声,注视着墨枕身边的木模,再想到寝室壁上那抹来历不明的蚊子血,不禁陷入了纠结的迷惘中。
    楼顶变得异常的沉闷与寂静。
    门卫与白小月回来的时候,两人依然各自在发呆。
    “墨枕怎么了?木模哪来的?”白小月惊呼道。
    丁翎不语。再看文雪儿,低着头,呆呆地看着沾血的指尖,眼中俱是恐惧。刚好一只蚊子“嗡嗡”飞来,文雪儿竟恐慌地尖叫一声,如见鬼魅般挥手乱舞!
    白小月吓得面色惨白,也不敢再问。又想到不知去向的白小星,她的身子不由微微地颤抖起来。
    十、揪心恨,揪心秘密
    “到底发生什么了?”门卫耐不住着僵持的气氛,忍不住问。
    丁翎道:“绳子不见了!”
    “白小星也没找到!真是见……”看了看惊慌失措的文雪儿与白小月,门卫硬生生地将“鬼”字咽了下去。
    丁翎目注着白小月道:“白小星对我是不是有些误会?还有,他是不是也在这个学校?”
    白小月道:“他读到高二就退学了,一直在社会上鬼混。通过他,我才认识了墨枕。后来他输了墨枕钱,两人就不和了。他还知道,我对你……他以为你在玩弄我的感情,曾对我说,对付你,只有以毒攻毒,才能……”

    “所以,那条奇怪的大蛇,一定就是他捉的。我看到的那双眼睛,一定就是他!”丁翎忽觉芒刺在背,不安的四下望了望。他有种直觉,白小星就躲在楼顶某个黑暗角落,用他那双阴冷凶狠的眼睛,在忿忿地瞪着他!如果目光可以化箭,他早被万箭穿心!
    丁翎惊惶的神情举止,也让白小月的心揪了起来,颤声道:“他……他被截了肢,怎么会……?”
    看了看仍在昏迷中的墨枕,丁翎如梦初醒,连忙扳着墨枕的双肩,使劲摇晃着。
    被摇醒的墨枕目光惊恐地望着丁翎,挣扎道:“阴阳杀,我不要你的蚊子血,不要!……”话犹未了,又晕了过去!
    “蚊子血?”想起木模脸上的血珠,丁翎的心突地一跳:“吓坏墨枕的,难道是木模脸上的血?阴阳杀,难道只是一滴蚊子血?”他似有所思地问门卫:“你看过张爱玲的《红玫瑰与白玫瑰》吗?”
    门卫神情一黯:“我女朋友的名字就叫玫瑰,欧阳玫瑰。”
    丁翎怔住,随即神情尴尬的道,“对不起。她……”
    “没事。我收到黑枕头那晚,也是她生日。在学校附近的餐馆里过完生日后,因为她家离学校近,我没送她。第二天,她就莫名其妙的恶心呕吐,急送医院,已经迟了……医生说,她是真菌感染,罪魁祸首,只是一只蚊子。”
    “蚊子?!”丁翎三人异口同声惊呼,脸上都写满了不可思议。
    “是的。医生说,她拍死了刚好叮在她小腿伤口上的一只蚊子,导致肌肉受到什么虫属真菌的感染。这种原因致死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可她……”说出了这揪心的秘密,门卫眼中俱是掩饰不住的悲伤。
    “索命的蚊子,难道就是阴阳杀的化身?”丁翎不寒而栗。
    沉默中,楼顶上又是一阵揪心的寂静。
    “啊!……”忽然,一声凄厉恐怖的惨叫,从楼顶过道里骤然发出,随即只剩下了一缕微弱的余音,袅袅地飘向了楼下。
    接着,楼下隐隐传来重物落地的声音。
    声音听着很遥远,却像重重的砸在众人绷紧的心弦上!
    十一、说阴阳,谁是阴阳
    响声过后,众人如梦初醒,不约而同的站起,一起奔向了楼下。
    消失的那根长绳,又诡异地翻卷在风中,长绳的上端,也依然系在楼顶过道的铁栏杆上。
    仰面躺在楼下的人,正是白小星,腋下夹着两根已经摔断的拐杖,暗红的鲜血正毒蛇般从他的头下缓缓游出。在他的眉心,诡异的鼓凸着一个蚊叮的大肉包!
    白小月哭着刚要扑上去,却被丁翎拉了住:“等等,你们看,他的身下是什么?”
    门卫慢慢走上前,轻轻将白小星的尸体往旁边挪了挪。
    尸体下,赫然露出了一截蛇尾。
    门卫握住蛇尾,慢慢地往外拉出。
    白小月与文雪儿同时发出一声恐怖的尖叫,一起抬手蒙住了眼睛。
    一条大蛇的尸体!
    门卫皱着眉,硬是扳开了毒蛇的嘴。
    毒蛇的毒牙,已经被拔掉了。
    “这一定就是咬墨枕的那条大蛇。拔掉毒牙,是白小星只想报复一下墨枕,也想趁机恐吓一下我……”想起大蛇慢慢爬过他身子的那惊恐一幕,丁翎依然心有余悸。
    门卫道:“可能是他藏在楼顶过道下面,结果被大蛇咬了,也可能是被蚊子叮了,就松开了握着绳子的手……”
    “你们快看!楼顶上!不!墨枕!……”白小月忽然失声惊呼。
    没等众人回过神,一团黑影又从楼顶“呼”地直飞而下。
    啪!一声惊心动魄的巨响,一个黑乎乎的东西,重重地砸在离众人不远的地方,几乎砸碎了众人骤然收缩的心!

    一起围上去,近前一看,却是那个木模!脸上没有五官的头颅已经断落,诡异地滚在白小星的尸体旁。
    木模身上的衣服敞开着,露出了里面砸瘪裂开的木头躯干。
    没等众人细看,木模空洞的躯干里面,突然“嗡”的飞出一团黑压压的东西。
    蚊子!全是蚊子!长嘴的大蚊子!!
    惊呼声中,众人避瘟似的远离了木模。
    一见蚊子,丁翎立刻想到了木模脸上的血珠,失声道:“难道,那真的是蚊子血?!”
    文雪儿吓得花容失色:“什么蚊子血?”
    “不好,墨枕还一个人在楼顶,要出事!”没等丁翎回答,白小月忽然失声大喊。
    众人再度奔回了楼顶。
    墨枕还是躺在高台上,只是姿势改成了趴着,后背微微弓起,像一个可笑的大虾。
    众人都笑不出来。
    谁把木模从楼顶砸了下来?
    是墨枕?还是“阴阳杀”?
    带着木模与大蛇爬上楼顶吓人的白小星,是不是阴差阳错撞上了“阴阳杀”,才招来杀身之祸?还是楼顶另有其“人”?
    丁翎硬着头皮走过去,把墨枕翻了过来……他“啊”的惊叫一声,叫得众人头皮发炸!

    墨枕的脸上,密密麻麻地鼓凸着一颗颗鲜红触目的小肉粒,宛若蚊子咬过后的包!
    丁翎正看得心惊肉跳,却见墨枕猛的睁开双眼,惊恐万状地瞪着丁翎,嘶声道:“别咬我啊!我不做阴阳杀了,再也不做了……”
    众人面面相觑,翻涌在各自心中的,只有无边的恐惧。
    “丁翎,你快过来!”文雪儿忽然立在高台边惊呼。
    丁翎闻言一惊,急忙快步奔了过去,只见她的手中,握着一束红玫瑰。
    一束红得滴血的玫瑰。
    握着玫瑰的文雪儿双颊晕红,亦似两朵娇艳的红玫瑰。看他俩默然相对,白小月怅然若失的转过头,宛如一朵孤独的白玫瑰。
    丁翎的心里却只有恐怖。看到玫瑰,他又想起了被蚊子咬死的欧阳玫瑰,
    三人各自想着心事,都浑然未觉,一张纸片从花瓣里掉了下来,飘在门卫脚下。门卫也正惊讶的瞪着那束红玫瑰在发愣,一见纸片,连忙弯身拾起。
    纸上写着一行字:“亲爱的,今天是你生日,我……”在欧阳玫瑰生前最后一个生日,门卫送了她一束红玫瑰。
    门卫看得眼眶一红,忽见背面还有字,急忙翻过来,字迹很熟:“木模体内有个毒蚊窝,你们心中的阴阳杀,就是毒蚊在作怪。那晚我回家经过‘乱葬岗’被它绊倒,爬起踢了它一脚,却踢出了毒蚊。后来,墨枕拿它吓丁翎,和白小月扮阴阳杀实施了绑架,接着,又被盯梢的白小星拿去装成阴阳杀吓墨枕,结果,两人先后都被毒蚊所伤。墨枕被木模体内的毒蚊叮急了,将木模拱到了楼下。这束玫瑰我那晚丢失在‘乱葬岗’,后来被墨枕捡走。现在,我从他身上取了出来。因为,它只属于有缘人。我俩的爱情,只能永远被阴阳相隔,被无情地抹杀了……”
    “她的魂魄一直都在吗?难道,真是她目睹了一切?抑或,她才是这一出诡局的幕后操盘手?”门卫悚然一颤,纸片脱手而落,飞雪般卷到了楼下……

Tags标签
加入收藏夹(0 点赞一下(0 鄙视一下(0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发表评论
内容:
剩余字数:360/360


     :: 正在为您加载评论……


每页10条,共0
play
next
close
X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