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校园鬼故事 > 隔壁的储物间 > 详细内容

隔壁的储物间

分享到:
关闭
作者:来自你的一个吻触  阅读:399 次  点赞:0 次  鄙视:1 次  收藏:0 次  由 story1.669977.net 收集整理
听故事 - 隔壁的储物间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5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下一条内容?
立即播放当前内容?
确定
确定
取消

    1.他出事了
    陪女朋友周小岚吃完晚饭,鲁麟并没有回寝室,而是独自坐在学校篮球场边的一条长椅上,打算给家里打个电话。这时候,手机忽然响了起来,是室友余波打来的。
    “你现在在哪儿呢,马上到操场边的篮球场,我在这里等你呢。”余波好像很着急,声音还有一点儿怪异。
    放下电话,看着那空空如也的篮球场,鲁麟有些疑惑地回头向自己寝室的方向望了一眼。此时,天还没有完全黑透,宿舍楼的大门口却已经没有了人影。
    鲁麟低下头,继续拨动着手机号码键。可就在这时,电话又一次响起,是女朋友周小岚的号码。
    “你马上到操场边的篮球场,我和你有话说。”
    鲁麟不禁想笑,这两个人怎么同时约自己来这里?
    没多大一会儿,女朋友周小岚的身影就出现了。她还穿着刚才和自己吃饭时穿的衣服,看来是还没来得及换。
    “你知道吗,你的室友又出事了。”周小岚的脸色有些发白,显出很害怕的样子。
    “怎么了?”鲁麟不解。
    鲁麟知道,周小岚的这个“又”字的含义。
    鲁麟他们的寝室一共住着四个人,就在几天前,他的两个室友忽然出了事,而且,相隔的时间很短。可惜,两起事故,鲁麟都没有赶上,只是听别人说起过。他们都是从楼上掉下来的,按理,他们居住的是三搂,应该不会很快死亡,但是,他们却都当场死了。而且,他们的死相很怪,都是一条胳膊被摔断了,另一条胳膊却又高高扬起,像是要抓住什么。
    寝室里现在只剩下鲁麟和余波两个人。
    “刚才我们出去吃饭的时候,余波也从窗口掉下来了。”周小岚声音颤抖着说道, “我一回到寝室,就听室友们说起来,好像刚刚才被医院的车子拉走。

    你们寝室里的人现在只剩下你一个了,我害怕你也出事,就急忙给你打电话。”
    鲁麟不由吃惊地瞪大了双眼,余波刚刚才给自己打来电话,怎么会出事?
    “是真的,我刚才路过你们宿舍楼的门口,还看到一大片血迹。”周小岚神情焦急地说道,“不信,你和我去看看。”
    一丝寒意爬上了鲁麟的脊背,他慌忙地把刚才的事情对周小岚说起来。
    “听室友们说,余波也已经当场死掉了,怎么会给你打电话,是不是你听错了,或者……”周小岚猛地住了口,脸色也变得更加惨自起来。
    二人正在疑惑,忽然,鲁麟的手机再一次晌了起来,居然又是余波的号码。
    鲁麟不禁一抖,但还是努力控制着自己的紧张情绪,接了起来。
    “鲁麟,你怎么还没来,我一直在篮球场边等着你呢!”余波的声音依然很怪。
    硕大的篮球场边根本没有人,寂静得如同午夜的坟地。
    鲁麟急忙关闭手机,和周小岚一起,努力地瞪大双眼,寻找了很久。忽然,二人同时发出一声惊叫,相互拉扯着转身就跑。
    2.下一个人是你
    二人一口气跑到鲁麟宿舍楼的大门口,却没敢上楼,而是躲在一处角落里探头探脑地向篮球场看去。
    “会不会是有人在故意吓唬你。人死了,怎么还会打电话?”周小岚看着鲁麟,脸色依然惨白。

    鲁麟摇摇头,虽然余波的声音很怪,但鲁麟还是可以确定那就是他的声音。如果不是周小岚被室友骗了,那么就是二人遇见鬼了。
    “我听说照相可以看到肉眼看不到的东西,我试试看。”周小岚忽然说道。然后她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打开了摄像头,对着
    篮球场照了过去。
    漆黑的球场上什么也没有,两个高高的篮球铁架像两个弓着腰的病人,在夜风中打着寒战。
    突然,一条黑影骤然出现在手机屏幕上。黑影的样子很奇怪,好像是蹲在地上,一条胳膊无力地垂在身边,另一条却高高举起,就像要去抓从空中飘过来的东西。 “余波,真的是余波。”鲁麟吃惊地说道,目光掠过手机,却什么也看不到了。
    这时,手机屏幕上的余波抬起头来,他就像已经看见了二人一样,嘴角扯起一丝怪异的笑。
    余波的脸已经破碎了,一侧的脸骨明显塌陷下去,连一只眼睛都从眼窝里掉了出来,被一条细细的肉丝连着垂在胸前。深深的眼洞里不时地有鲜血涌出来,带着刚刚凝结的血块。
    周小岚惊叫一声,手机差点儿掉在地上。
    “我等你很久了。”屏幕上,余波依然笑着,对鲁麟说道。
    冷汗从二人的头顶流了下来,鲁麟浑身哆嗦着说不出话来。
    “你别害怕。”余波对着屏幕做了个鬼脸,那样子却叫二人险些昏死过去, “我的魂魄才刚刚离开身体,还没办法控制。
    我回来就是想要提醒你,不要再回寝室,咱们的寝室里有鬼,而且非常凶恶。我们都是从楼顶的窗口被它推下来的,而且死相很像,都是一条胳膊断了。如果我估计得没错,下一个就该轮到你了。所以,你最好提前做好准备。”
    余波说着摇了摇那条已经断掉的胳膊,看样子它已经没有了痛感。
    鲁麟已经浑身瘫软,好半天才嘴唇哆嗦着问道: “那、那我该怎么办?”
    屏幕上的余波轻轻地摇了摇头,思索着说道: “我也没办法,我还是一个新鬼,根本帮不了你。一切,都还要靠你自己。”
    手机闪起一道淡蓝色的光芒,忽然间关闭了。
    篮球场上依旧寂静无声,好像整个学校都已经进入了沉沉的睡梦之中。
    鲁麟和周小岚不停地擦着额头上的冷汗,谁也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
    3.储物室的传说
    虽然知道余波没有害二人的意思,但二人还是感到无比的恐惧。而更加恐惧的,是对那个未知的“下一个”的猜测。
    周小岚颤抖着,举着手机,在球场上巡视了很久,终于确定余波真的已经离开了。
    “我好像听说过关于我们学校的传说,只是那个传说是发生在一问储物室里,和你们的寝室没有关系,所以就一直没和你说。”周小岚放下手机,说道。
    “哪间储物室?”鲁麟一惊,回头看着周小岚, “我们隔壁就是一间储物室,只是里面根本没有什么东西,不知道为什么就一直锁着。而且,整个三层楼上也只有我们一间寝室。”
    “难道那间储物室就在你们隔壁?”周小岚的神情再一次紧张起来, “我听说建校拆迁的时候这里死过人,原本这间屋子也是一间寝室,后来因为接连出事,学校才把它锁起来。我还听说,有一位同学偷偷地请来了一位高人,在屋子里放置了什么驱鬼符咒,从那之后就再也没有出过事。”
    “原来是这样。”鲁麟不由得眨了眨眼睛, “会不会是因为时间久了,高人的符咒失去了作用?”
    “也有这种可能,可我们也没办法去检查啊。”周小岚说,“不管怎么样,我觉得只要你不去楼顶,不回寝室,就不会有危险。等到天一亮,我们就去找外面的人想办法。”
    鲁麟点了点头,但他并没有完全放下心来,想了想又问:“你刚才说,那间寝室总出事,也是有人坠楼吗?”
    “不全是。”周小岚回答,“好像有一个同学是在外面出的事,只是死相和坠楼没啥区别。他倒在一处空地上,四周根本没有建筑,可他的样子却分明就是摔死的。对了,他好像也是一条胳膊断掉了。”
    “这么说,他还是没有躲过去?”鲁麟的冷汗再一次流了下来。
    周小岚也被自己说出的话吓了一跳,紧紧地捂住了嘴巴。
    “要不我们去学校外面吧,距离远一些,也许会安全一些。”她提议道。

    二人偷偷地从学校里溜出来,来到了侧门边的一处比较隐蔽的地方。这里是一片空地,四周除了几间早已经没人居住的土房以外,再无任何东西。因其隐蔽,两个人还曾经不止一次地来这里约会,只是那都是在白天。
    中间的那间房,就是他们约会的地方,趴在已经倾斜的窗口,可以很清楚地看见学校操场上发生的一切。 二人几乎没有说话,就径直走进了屋子里。
    屋子的墙壁已经裂开了很多条缝隙,夜风从外面吹进来,丝丝络络的灰尘在黑暗中摇晃着,一股浓烈的霉味拥挤在这狭小的空间里,叫人忍不住地想吐。
    鲁麟打开手机上面的电筒,看见铺在墙角的茅草还在,只是已经有些潮湿了。他脱下外衣,铺在上面,示意周小岚坐下,然后自己紧挨着她也坐了下来。 “我忽然想,这些房子会不会就是建校的时候拆迁剩下来的?”周小岚忽然说道。
    鲁麟不由地一激灵:如果真是那样的话,这里岂不是更加危险?他不敢再想下去,慌忙地对周小岚摆了摆手,示意她不要再说话。
    二人静静地等待着天亮。
    不知道过了多久,就在二人昏昏欲睡的时候。忽然,一阵奇怪的声音从外面传了进来,紧接着,一个看上去很模糊的身影骤然间出现在了窗口。它就像一缕人形的青烟,毫无声息地趴在了肮脏的玻璃上。
    4.你逃不掉的
    “不要说话。”鲁麟被这声音惊醒,慌忙地对缩成一团的周小岚说道。然后悄悄地拿起身边的手机,打开摄像头,猛地举了起来。
    手机闪起一道刺目的光芒,一团黑乎乎的人影几乎占据了整个屏幕。但是看不到黑影的脸,它就像一件会移动的衣服,正从窗子的外面慢慢地爬进来。

    挂满尘土的窗玻璃,对于它竟然没有形成丝毫的阻挡,甚至连上面的灰尘都没有动。
    “不好,它真的找来了!”鲁麟大叫一声跳了起来,拉起周小岚就向门口冲去。
    刚刚跑出大门,鲁麟忽然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身体一晃就栽倒在地上。就在同时,那条黑影疾风般地从屋子里冲了出来,直奔鲁麟扑去。
    “你躲不掉的!”鲁麟只听到一个阴冷的声音从黑暗处传来,紧接着一只冷如冰块的手就从黑暗中探了出来,笔直地伸向了自己的脖子。
    “小岚快跑,别管我!”鲁麟对着前面已经浑身瘫软的周小岚大喊道。
    周小岚摇晃着跌坐在地上,怎么也爬不起来。
    就在这时,黑暗中猛地跳出另外一条黑影,黑影的身体很笨拙,出现的同时差点儿就摔倒在周小岚的身上。但它还是摇晃着冲到了鲁麟的跟前,一把就将先前的黑影死死地抱住了。
    鲁麟趁此机会从地上爬起来,顾不得回头去看纠缠在一起的两个“人”,拉起周小岚就跑。
    二人跌跌撞撞地跑到学校的围墙边,又沿着围墙一直逃到了侧门,直到看见围墙里面那闪烁的灯光,这才稍稍放下心来。
    身后浓重的黑暗就像撕不破的巨大雾瘴,把二人死死地裹在当中。
    二人紧紧地靠在围墙的铁护栏上,颤抖着说不出话来。
    很久之后,周小岚终于长长地吐出一口气,小声地问鲁麟:“刚才来救我们的人,会不会是余波?”
    鲁麟没有说话,从刚才的情形上看,一定就是余波救了自己。可他的心思却不在这里,而是在思索着黑影的那句话。难道真的像周小岚所说的,即使自己不在楼上,也会被活活摔死吗?
    “看来我已经被它们盯上了。”鲁麟忽然对周小岚说道,“如果不是余波赶来救我,恐怕我现在也和他们一样,被那条黑影摔死了。所以,我忽然觉得我们应该去那间储物室看看,也许可以找到那个高人放置的驱鬼符咒,哪怕它真的已经失去了作用。”
    “你疯了!余波他们都是从那个窗口掉下来的,而且从刚才的情况看,它们的下一个目标就是你,你是要去送死吗?”周小岚一把抓住了鲁麟的双手,大声地说道, “也许余波可以缠住那个鬼到天亮,而只要天亮了,我们就可以去找人帮忙了。”
    “不行。”鲁麟的回答很坚决, “余波才刚刚死去,根本不可能是那个鬼的对手,弄不好它就会魂飞魄散。与其这样等死,不如我们主动出击,只有找到了真相,才能真正地挽救我和余波。”
    周小岚看着鲁麟那坚定的神情,还想要说什么,却最终没有说出口。
    5.手机视频
    因为怕周小岚跟着自己会有危险,鲁麟决定送她回去。但周小岚却执意不肯,没办法,鲁麟只好让她跟在自己身后,二人这才踏上了宿舍楼的楼梯。
    一走进三楼的走廊,黑暗就迎面扑来。声控灯早就已经坏了,鲁麟他们寝室的房门紧闭着,一道诡异的蓝光却奇怪地从门缝里钻了出来。
    “你们、你们寝室里还有其他人?”周小岚吃惊地问道。
    鲁麟也被吓了一跳,余波已经死了,整个学校也许只有自己才有这问寝室的钥匙,难道……
    鲁麟被自己的想法吓出了一身冷汗。
    “别说话,跟紧我。”鲁麟回头对周小岚说道,然后,蹑手蹑脚地走到寝室的门口,趴在门缝上向屋子里望去。
    屋子里所有的东西都没有移动的迹象,只是窗子敞开了,冷风涌进来,把自己昨晚放在床边的一本书,刮得“哗啦啦”地响着。蓝光是从余波的床上发出来的,那竟然是余波的手机。
    在无人控制的情况下,手机屏幕居然还在闪烁。
    鲁麟长出一口气,掏出钥匙打开了房门,并按亮了电灯。
    明亮的灯光一瞬间叫二人的心放下来不少。
    鲁麟走到窗子跟前,俯身向下面望去,高高的水泥地面上什么也没有,一条暗褐色的血带一直延伸到很远,显然那是余波摔下去的地方,现在还没有清理干净。他转过身来,打算叫上周小岚一同偷偷地去隔壁的储物室。
    “鲁麟,你看,这、这是什么?”周小岚忽然惊叫一声,慌张地指着床上余波的手机。
    鲁麟急忙跑过去,立刻就被手机里正在反复播放着的一段视频惊呆了。
    画面就是自己的这间寝室,余波趴在窗子上,好像在看着什么。这时候。从自己的床上忽然坐起来一个人影。这个影子的脸很模糊,而且它移动的速度快得惊人,几乎是眨眼间就已经来到了余波的身后,双手抓住余波的双腿,就把他从窗口扔了出去。

    几乎没有看到余波的挣扎,就无声地掉了下去。
    鲁麟的一颗心差点儿就从嗓子眼儿里跳出来,手机掉在了地上,他慌乱地转过目光向自己的床上看去。
    床上的东西根本没有被动过的迹象,连被子都还是早晨自己叠起来的样子。
    “那个人、那个人好像就是刚才追我们的那个人。”周小岚不停地擦着额头上的冷汗说道。
    鲁麟的冷汗也已经把衣服浸湿了,那个人一定是早就埋伏在了自己的床上,而自己却和周小岚出去吃饭了。换句话说,自己才是它第三个要害死的人,而余波却成了自己的替死鬼。
    “不对啊!”周小岚忽然说道, “刚才在篮球场的时候,余波不是还用手机给你打过电话吗,怎么现在手机会在床上?”
    低头看着依然不断播放着的视频,鲁麟好像明白了什么:余波在给自己打完电话之后,或者是在救了自己和周小岚之后,又回到了这里。和自己一样,它也在寻找真相。
    想到这里,鲁麟不再犹豫,从口袋里掏出自己的手机,打开摄像头,不顾周小岚的阻拦,就直奔隔壁的房间而去。
    6.驱鬼符咒
    隔壁房间的门上已经积满了灰尘,缝隙很小,鲁麟趴在门缝上努力地瞪大双眼,仍然看不清屋子里的一切。但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就是窗子同样是敞开着的。
    手机的摄像头根本无法照进屋子里,鲁麟无奈地直起腰来,却发现周小岚根本没有跟着自己。

    鲁麟不由得大惊,慌慌张张地跑回寝室,屋子里却根本没有周小岚的身影,她就像忽然间从眼前蒸发了一样。
    “小岚!”鲁麟惊呼一声,大步跑到窗子跟前。
    窗子下面的情景将他完全惊呆了:浑身血污的余波正站在地上,对着自己不停地摇晃着仅剩下的那条胳膊,嘴里好像还在大声地喊着什么,可鲁麟却怎么也无法听清。他费力地探出身子,示意余波再大声一点儿。
    就在这时,从他的床底下,忽然飞快地钻出来一个身影,竟然是那个根本看不到头脸的“人”。
    它的脚步很轻,几乎是毫无声息地走到了鲁麟的身后,双手抓起了鲁麟的双脚,用力地把他向窗外推去。
    “你、你到底是谁,究竟想干什么?”鲁麟拼命地抓住了窗棂,奋力地回头对着黑影吼道。
    “我说过,你是躲不过去的。”黑影的声音就像外面的夜风一般刮进了鲁麟的耳孔, “早在你们建校之前我就在一直住在这里,你们不但拆迁了我的房子,还用符咒把我封在了隔壁,叫我永世不得超生。现在,我终于出来了,我要找到那个人,只有用你们的死才会引出他来。”
    “你、你就是那个自杀的人?”鲁麟明白了,他大声地问道。
    黑影不再回答,用力地把鲁麟向窗外推去。
    手上的各个关节都发出了声响,鲁麟用尽全力地抓住窗棂不放。
    这时候,门口忽然又有一条黑影一闪,身材娇小的周小岚猛地出现在黑影的身后,单臂一抬,一张已经破损的黄色纸张就“啪”地一声贴在了黑影的后背上。说也奇怪,纸张一挨上黑影的身体,居然立刻燃烧起来,淡蓝色的火舌转眼间就把黑影完全笼罩在了当中。
    黑影发出一声哀嚎,松开了抓住鲁麟的双手,骤然倒在了地上。没多大一会儿,就已经变成了一摊散发着恶臭昧的浑水。
    “小岚,你、你找到驱鬼符了?”鲁麟从窗外爬进来,紧紧地拉着周小岚那被吓得冰凉的双手,惊喜地问道。
    周小岚好久才缓过神来,不停地点着头: “我、我躲在黑暗里找了好久,它就在储物室的门上边,只是不知道被谁给翻过去了。”
    鲁麟用力地拥抱了一下周小岚,然后再次跑到窗子跟前,对着下面的余波摇了摇手。
    看到鲁麟安然无恙,余波那鲜血淋漓的脸上绽开了一抹微笑。然后,用力地对着他摆了摆手,转身消失在了浓浓的夜色中……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X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