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校园鬼故事 > 扫命 > 详细内容

扫命

分享到:
关闭
作者:一梦到你  阅读:520 次  点赞:0 次  鄙视:1 次  收藏:0 次  由 story1.669977.net 收集整理
听故事 - 扫命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条内容?
立即播放当前内容?
确定
确定
取消

    扫扫更安全
    吃过晚饭,沈凯琦夹着一本厚厚的资料书,朝教学楼的方向走去。
    走到教室门口,从里面传出一阵“哗哗”扫地的声音。是谁在里面?沈凯琦好奇地朝里张望,看到隔壁寝室的邹伟正拿着扫帚在扫地。很奇怪,邹伟只清扫出了一块干净的地方,然后坐进了那片区域里。
    “邹伟,你干什么呢?”沈凯琦走进来,看邹伟滑稽地坐在地上,不由觉得好笑。
    邹伟神情严肃,说道: “前段时间你请假回家了,不知道我们班发生了一件很恐怖的事情,让我来告诉你吧!”
    听到“很恐怖”几个字,沈凯琦的神经都绷紧了,同时又很好奇,便仔细聆听起来。
    前段时间,1013班举行了一次小型的辩论赛。赛后,马修和陈瑞留下打扫卫生。可是,第二天马修却莫名其妙地死了,死状极其恐怖,就好像被人五马分尸了一样。尸体碎块散落得到处都是,血把教室的地面都染成了红色,而和他一起的陈瑞却没死。但是也没好不到哪里去,他被吓疯了,到现在还在医院躺着呢。
    据和陈瑞关系比较好的人说,陈瑞经常念叨,杀死马修的不是人,而是鬼。陈瑞那晚之所以能侥幸逃过一劫,是因为他比马修勤快,清扫出了一片干净的区域。那鬼出现时,陈瑞被吓得一屁股跌坐在了清扫干净的那片区域里,那鬼便没有杀他。
    谁也不知道那鬼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为什么要杀死马修,为什么用扫帚清扫出一片干净的区域那鬼就不敢靠近了?但从那以后,学校里便有了一个传言:一定要用扫帚清扫出一片干净的区域,呆在里面,方能安全。
    沈凯琦倒吸一口凉气: “既然你知道会有鬼出现,你怎么还敢来?”
    “我也不想来,但是……”邹伟从口袋里掏出手机点开一条短信,内容是:你女朋友的尸体将会在1013班出现。

    邹伟说,他给那个给他发短信的电话以及女友穆青青都打过电话,但是他们的电话都关机了,他因担心穆青青的安危,才冒险来到这里。
    沈凯琦有了一种不详的预感:可能将会有一场可怕的事情发生。他夹起资料书,转身就想离开,但就在这时,空灵处突然响起了一阵诡异的磨牙声。 “咯吱,咯吱”,沈凯琦忍不住打了一个激灵,一下子跳进了邹伟的“圈里”,身子剧烈地颤抖起来。
    “不、不会有事的……”邹伟很想给自己打气,可双腿却不争气地颤抖了起来。他看距离他不远处的桌子底下有一颗诡异的人头,双眼瞪得圆圆的,散发着幽幽的绿光,脸色苍白如纸,嘴角还挂着血渍。一只惨白的人手从桌子底下伸了出来,手里还抓着一颗血淋淋的猫头。
    “鬼、是鬼!”沈凯琦也看见那颗人头了,顿时吓得冷汗直流。
    邹伟没空儿安慰他,他更担心女友穆青青的安危: “喂,我女朋友呢?”
    那鬼从桌子底下爬出来,慢慢向他们靠近,每向前一下,它的指甲都会从地面上划过,发出刺耳的声音。那鬼渐渐逼近“圈子”,沈凯琦和邹伟吓得抱作一团,看样子,那鬼根本就不怕这个“保护圈”。
    “近了,近了,怎么办?”沈凯琦的心都快从嘴巴里跳出来了。
    突然,他的身子被人猛地撞了一下,竞将他撞得飞出了保护圈,不偏不倚跌在了那个鬼的面前。
    附近有人
    那鬼张着血盆大口,朝沈凯琦扑来。千钧一发之际,沈凯琦只觉得双脚被人用力一拉,正好将他拖进了保护圈里,而拉他的人正是邹伟。

    原来,刚才沈凯琦背对着邹伟,没有发现又有一个鬼出现了。邹伟正是看到那个鬼的样子,才吓得猛地后退了两步,没想到将沈凯琦挤了出去。但好在只是有惊无险。
    此刻,沈凯琦也看清了后来的鬼的样子。这个鬼浑身缠满胶带,像个木乃伊一样,只有一双爆凸出眼眶的眼球露在外面,带着冷冷的杀气。这个鬼,赫然就是死去的马修。
    “马修,我们和你无冤无仇,你为什么要害我们?”沈凯琦愤愤不平地问。
    马修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只是发出“咯咯”的一阵冷笑声,让人觉得毛骨悚然。沈凯琦急得额头上直冒冷汗,但什么办法也没有。正当两个人手足无措时,马修和那个鬼魂竟然齐齐转头,朝教室的门口看去。门口什么也没有,却从外面传来了一阵诡异的脚步声,紧接着,马修和那个鬼一起追了出去。这是怎么回事?两个人都是一头雾水,但很快,邹伟就发现了问题的根源。邹伟的手机无意间打开了蓝牙搜索功能,此刻,他的手机上显示着搜索到了可用设备,而那个设备的名称,竟然是穆青青的。
    邹伟想也没想就追了出去,走廊里空荡荡的,一个人也没有。再看手机,搜索到的设备又消失了。刚才的脚步声果然是穆青青的,是她把那两个鬼魂引开的。
    想到女友的安危,邹伟的心越发不安了。他要去找女友,却被沈凯琦一把拉住了胳膊: “邹伟,我和你一起去。”
    邹伟感激地点点头,两个人沿着走廊一直找到楼梯口,什么也没有发现。
    邹伟说: “你往上,我往下。”
    于是,两个人分头行动。沈凯琦沿着楼梯往上走了一段,这里空荡、寂静,又阴森森的,实在叫人害怕。沈凯琦觉得这样贸然往前走,实在太危险了。于是他又返回楼梯口,喊了邹伟几声,没人回答。可能是因为邹伟走得太远了吧?沈凯琦这样想着,又朝教室的方向走去,他想拿着扫帚当作防身的武器。
    当他走到教室门口的时候,竞听见从教室里传出了“哗哗”的扫地声,难道邹伟又回来了?
    “邹……” “伟”字卡在了嗓子眼,怎么也发不出声来。沈凯琦看着眼前这恐怖的一幕,脸色苍白如纸,身子战栗不止。
    教室里,邹伟被马修和陈瑞抓着两条胳膊摁在墙上,嘴巴里塞着抹布。那个鬼魂拿着扫帚,在邹伟身上来回地扫,每扫一下,邹伟身上的肉就会掉下来一大块。鲜血把邹伟染成了红色,邹伟拼命地挣扎,然而,却换不来任何同情。
    马修的秘密
    “住手,住手……”沈凯琦大叫着冲进去,手上没有任何武器,面对凶神恶煞的陈瑞,以及两个鬼魂,他是那么的渺小。
    陈瑞看着他,冷笑道: “原本我是想等解决掉邹伟再去解决你,没想到你这么快就找来了。”
    “陈瑞,原来你没疯,那些谣言也都是你散播出去的,你到底为什么要这么做?”沈凯琦嘶吼着问道。
    陈瑞依旧是一脸的冷漠,从他断断续续的话语中,沈凯琦终于理清了事情的前因后果。
    原来,用这把扫帚扫地不但不能防止鬼魂的攻击,反而可以招来恶鬼。因为这是一把凶扫,扫帚头是用种在坟地里的高梁穗制成的,高梁穗中隐藏着鬼魂。教室的地面由于经常有人走动,地面与人的双脚频繁接触,所以带有一定的阳气。当扫帚头和地面接触频繁,扫帚头里面的鬼魂吸收到了地面上的阳气,便会出现。
    前段时间发生在教室里的惨事,便是由此产生的。只是谁也想不到,那把凶扫正是被鬼魂杀死的马修偷偷放在教室里的。马修有一个不为人知的秘密:他的一条腿是瘸的。他在网上看到了一种可以治好瘸腿的方法:先制作一把凶扫,让凶扫吸收足够的人气,再取出一截瘸腿里的骨头塞进凶扫把里。过七七四十九天,再把骨头取出来放回瘸腿里,瘸腿便会恢复正常。心急的马修想早点儿将自己的瘸腿治好,便想了一个能快速令凶扫吸收到人气的方法——将凶扫放在教室。教室里人多,人气重,吸收的自然更快一些。但令他没有想到的是,用那把凶扫扫地会使凶扫吸收到阳气,使隐藏在扫帚里的鬼魂现身,他也因此丢了性命。
    那鬼魂杀死了马修,却没有杀死陈瑞,因为要威胁他帮自己骗来更多的人。陈瑞迫于鬼魂的威胁,只好按照它的要求去做,他装疯卖傻住进医院,编造谎言,让大家以为“只要用扫帚清扫出一片干净的区域呆在里面,鬼魂就不敢靠近了”,实际上却恰恰相反。那鬼魂长期住在扫帚里,对扫帚扫地的声音很敏感,只要扫地的声音响起,那鬼魂便会出现。
    马修的鬼魂得知那恶鬼威胁陈瑞的事,便说服恶鬼也加入其中。
    “我等了很久,竟然没有一个人敢独自来这里。它们警告我说,如果我再骗不来人,就杀了我。我只好给邹伟发了一条那样的短信。嘿嘿,这傻瓜到死都不知道,穆青青早就和我好上了,我们俩只是玩了点儿小把戏他就上当了。但令我没想到的是,你竟然也未了。凶扫只有一把,每次只能杀掉一个人,我故意在教室外制造脚步声,将马修和那鬼魂引出去其实是假的,目的便是骗你和邹伟分开。”陈瑞冷冷地说,丝毫不念昔日同窗之情。

    沈凯琦看着瘫坐在地上,已经变成了血人的邹伟,心里很不是滋味。目光无意间扫过邹伟垂在地上的手。那只手里握着一部白色的手机,猛然间,他的脑中灵光一现:刚才邹伟用蓝牙功能搜索到了穆青青,以至于他们都以为是穆青青将马修和那个恶鬼引开的,可事实却是陈瑞将恶鬼引开的。也许穆青青当时就在附近,她看到陈瑞在教室外故意打开蓝牙,让邹伟知道她就在附近。穆青青原本是想趁机救走邹伟的,但邹伟被擒后,她知道自己不是对方的对手,便躲了起来暗中观察。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沈凯琦看着陈瑞,一脸怪笑。
    扫中扫
    “死到临头了,你还敢笑?”陈瑞恼羞成怒,对马修的鬼魂说道, “你不是想复活之后变得更聪明吗?沈凯琦就挺聪明的,有了他的身体,你就会变得聪明了。”
    马修的鬼魂舔着嘴唇,一步步朝沈凯琦逼近。沈凯琦退了几步,瞅准机会后一个箭步冲出了教室。猛地抓住门把手,将教室门死死合上。与此同时,一股巨大的力量从里面传来,教室门有好几次都差点儿被那股力量拉开。
    “穆青青,我知道你就在附近,你别躲了,快出来帮我。我知道你还喜欢邹伟,难道你忍心看着他死无全尸吗?”紧急关头,沈凯琦只好用激将法逼穆青青现身。
    这一招还真管用,穆青青从黑暗中走出来朝沈凯琦跑了过来。她双眼通红,显然是刚刚哭过。
    “是我,是我害死了邹伟。”穆青青泣不成声,呜咽着说。

    沈凯琦安慰着她,现在不是自责的时候,得先想办法离开这里才行。
    穆青青抹干眼泪,说: “我有办法。”她说完话跑进了黑暗中,沈凯琦刚“喂”了一声,就见她又跑了回来,手里还拿着一把小扫帚。
    “这、这也是凶扫?”沈凯琦惊愕地看着穆青青。
    穆青青点点头: “对。马修以为他制作的凶扫只有一把,实际上在他制作的凶扫里还隐藏了一把小的凶扫。”
    事情越来越复杂了,沈凯琦听得一头雾水。穆青青只好迅速将事情的原委说了出来。
    原来,当马修将凶扫放进教室的时候,无意间被穆青青看到了。穆青青好奇心极重,趁马修走后来到教室想看看马修到底在搞什么鬼。没想到,她刚拿起扫帚,一股殷红的鲜血就从扫帚里流了出来,顺着她的胳膊流到地上。鲜血越来越多,几乎将教室汇成了血河。穆青青吓得惊叫起来,想跑,但双脚却像是长在了地上,怎么也动不了。
    她眼睁睁地看着那些鲜血慢慢凝聚成人形,变成了一个血色的鬼。紧接着,又有一颗惨白的人头从扫帚头里冒了出来,只是那颗人头看上去很虚弱,脸上的皮肤近乎透明。
    那血色的鬼告诉穆青青,它没有恶意,只是想帮助因车祸而死导致魂魄残缺不全的弟弟将身体修复完整,好和弟弟一起去投胎。但因为它怕马修嫌弃弟弟的鬼力不够,不愿意将它做成凶扫,于是血色鬼就自制了一把小的凶扫,让弟弟的魂魄隐藏期中,再将小凶扫夹在大凶扫中间。它把这一切告诉穆青青,是想让穆青青帮助它们,并且它向穆青青保证,只吸取别人的阳气,不会害人性命的。
    女孩子大都耳根子软,穆青青听完血色鬼的悲惨遭遇深表同情,毫不犹豫地就答应了。她利用班长的职务之便,安排马修和陈瑞留下来打扫卫生,就是想让血色鬼吸走他们的阳气,让他们生病。马修为了治好自己的瘸腿,竟然用凶扫害人,让他生病算是对他的一点儿小惩罚吧。至于陈瑞,穆青青的确对他有过好感,但她更喜欢邹伟,她不想让邹伟知道她和陈瑞之间的事,只好让陈瑞一病不起。但令她没想到的是,血色鬼根本就是在骗她,而且,血色鬼只杀死了马修,而留下了陈瑞。
    陈瑞受到马修的鬼魂以及血色鬼的威胁,要求穆青青陪他演一场戏,将邹伟骗到教室。穆青青想拒绝,又怕陈瑞将他们之间的事情告诉邹伟,只好佯装答应陈瑞。邹伟来到教室之后,穆青青一直暗中观察着一切,她想趁机救出邹伟,再引诱马修的鬼魂和血色鬼杀死陈瑞。然而,一切都不受她的控制,邹伟被他们抓住了,她却懦弱地只能躲起来。
    “这把小凶扫是我趁血色鬼出去追邹伟那会儿偷偷拿走的,我们可以用它威胁那个恶鬼。”穆青青坚定地说,眼睛里再也看不到一丝畏惧。
    “好。”沈凯琦随声附和。
    藏起来
    “砰!”一只惨白的人手将教室的门击出了一个大洞,朝着穆青青的胸口袭来。沈凯琦眼疾手快,一把将穆青青拉开。然而“砰砰砰”一连几下,教室门上被那只惨白的人手击出了好几个大洞。紧接着,马修那颗高度腐烂的脑袋从其中的一个大洞里钻了出来,咧着嘴诡笑着说: “你们逃不掉的。”
    “青青,往后退。”沈凯琦一边说一边抬起一条腿,猛地朝门上踹去。“咚!”门被一脚踹开,马修的脑袋还被卡在洞里,而教室里面,恶鬼张着血盆大口张牙舞爪,看到穆青青手里的小凶扫,顿时变了脸色, “哇哇”大叫着就想冲过来。
    沈凯琦接过小凶扫,在地上随意地扫了两下,一颗惨白的鬼脑袋便从扫帚头上冒了出来。那颗鬼脑袋依旧很虚弱,只是肤色不再是透明的,而是惨白色。
    沈凯琦抓着那颗鬼脑袋,冷“哼”一声,即使不开口,意思也很明白了——你再往前一步试试?恶鬼果然害怕了,嘴里叽里咕噜的,也不知道在说什么。
    穆青青突然夺过小凶扫,指着陈瑞对恶鬼大喊: “杀了他,杀了他!”

    陈瑞大惊失色,撒腿就想跑,被那恶鬼一把刺穿了胸膛,一颗血淋淋的心脏被揪了出来,还冒着丝丝热气。
    那恶鬼怒吼道: “把它还给我!”
    穆青青冷冷一笑,竞转身将小凶扫扔给了沈凯琦,大叫着扑向恶鬼,死死地将恶鬼抱住: “它是不会让我们两个活着离开这里的,是我害死了邹伟,我要下去陪他,你快带着小凶扫离开这里。”穆青青大的一只手已经被那恶鬼折断了,鲜血将她雪白的衣服染成了红色,但她扔坚持着不肯松开。
    坚强的姑娘,加油!沈凯琦望了望邹伟的尸体,又看了眼穆青青,终于一咬牙转身离开。他明白,穆青青将小凶扫交给他,是要他将小凶扫藏起来。那恶鬼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它的弟弟,如果它的弟弟不见了,恶鬼就会忙着寻找弟弟,而没有时间去害人了。
    想到这里,沈凯琦加快步伐。刚跑到楼梯口,便听见从教室的方向传来一声凄惨的叫声。
    尾声
    “小凶扫在哪里,小凶扫在哪里?”无论沈凯琦走到哪里,都能听到这鬼魅般的声音,
    有了小凶扫,马修就可以威胁恶鬼替它办事了;有了小凶扫,恶鬼就能继续害人了。但,沈凯琦是绝对不会告诉它们小凶扫藏在哪里的。
    “快告诉我,你到底把小凶扫藏到哪里了?”沈凯琦正在图书馆看书,马修的鬼脑袋从墙壁里伸了出来,盯着他,恶狠狠地问道。与此同时,恶鬼也从桌子下钻了出来,抓着他的脚踝,冷冰冰地问。
    沈凯琦毫不畏惧,冷“哼”一声:“不知道。”
    马修的鬼魂被激怒了,恶鬼也被激怒了。它们抓着沈凯琦的四肢, “咔嚓”一声将他撕成了碎块,鲜血飞溅得到处都是,图书馆里的同学们惊呼不已,四处逃窜。
    从此以后,每隔一天,学校里就会有一个同学在夜深入静时听到空灵处传来诡异的说话声: “小凶扫在哪里?”
    若有人回答不知道,就会有两个恶鬼从那人的床底下钻出来,一个抓着他的脖子,一个抓着他的脚踝, “咔嚓”一下,将他撕碎。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发表评论
内容:
剩余字数:360/360


     :: 正在为您加载评论……


每页10条,共0
play
next
close
X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