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校园鬼故事 > 校园恐怖之镜子 > 详细内容

校园恐怖之镜子

分享到:
关闭
作者:念你っ  阅读:568 次  点赞:0 次  鄙视:1 次  收藏:0 次  由 story1.669977.net 收集整理
听故事 - 校园恐怖之镜子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5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下一条内容?
立即播放当前内容?
确定
确定
取消

    1.镜中的女人
    早上,女生417宿舍。
    林菲菲正专注地端详着镜子。
    “菲菲姐,你怎么那么喜欢照镜子呀?”丽娜嘟着嘴,好奇地问道。
    黎思敲了敲她的脑袋:“你真是个小傻瓜,人家菲菲大小姐是班花嘛,天生丽质难自弃,不然怎么能显示出她的高贵呢?”
    “哦……”丽娜点了点头,笑得花枝乱颤,“难怪上课也经常看到菲菲姐照镜子了,原来是炫耀啊……”
    “什么呀,你们说到哪里去了!?”林菲菲推了她们一把,娇嗔道,“我哪有这么自恋!”
    “照镜子是因为要补妆。你们又不是不知道,女人的皮肤一向都是最重要的,特别是一张脸,稍有出错都会影响自己的形象和运势,我当然不能大意啦!”
    林菲菲边说边往脸颊抹上粉底。
    黎思叹了口气,故意装出个苦瓜脸:“真是人比人比死人喽。我们家菲菲又漂亮皮肤又好,还整天担心着形象,可怜我这平凡人呐,今个又长了几颗痘痘。不如你教教我怎么保养吧,我也很想享受与帅哥的温存呀。”
    “温存你妹啊,说得我像个婊子一样。你这黎思,今天是存心跟我作对是不!?”林菲菲哼了一声,扑过去挠她的胳肢窝,“奥义·千年挠!看你还得意?”
    “哈哈哈……嘻嘻嘻……”
    “讨厌,菲菲姐不要嘛……”
    “我就要我就要,看你还怎么挖苦我!”
    两人抱成了一团,嬉笑声充满了整间宿舍。

    丽娜苦笑一声,摇了摇头:“你们不要那么疯啦,待会把桌上的祭品弄翻了怎么办?”
    林菲菲停下了嬉闹,转身皱眉道:“什么祭品?”
    丽娜叹了口气,忧伤地望着宿舍里唯一空着的床位:“你们应该都忘了吧,其实今天是家怡的忌日……”
    听到这句话,林菲菲和黎思脸色大变,像是触到了什么禁忌一样。
    而丽娜却毫不知情,低下头感叹着:“也是呐,事情都过去两年了,如果家怡还在的话,宿舍里应该更加热闹的……”
    “别说了!”林菲菲打断了她,“过去这么久的事还提来干嘛!?”
    她从黎思的床上跳了下来,一言不发地回到座位上。丽娜和黎思都吓了一跳,疑惑地交换了眼神。
    一时间,宿舍里陷入了莫名的沉寂。
    “哎呀,丽娜……你刚才不是说要请教菲菲怎么化妆的吗?”黎思向她使了个眼色,终于打破了尴尬的氛围。
    “哦……对了对了!我还真忘了……”丽娜会意地点了点头,笑着凑了过去,“菲菲姐,别生气啦,情绪是美丽杀手,爱笑的女人最美丽了嘛!”
    但林菲菲还是毫无反应。

    “对呀,小菲菲你就教她嘛,我们宿舍就只剩小娜娜单身了,你也不想她孤独终老吧。”黎思也娇声哀求着。
    “好啦好啦,最受不了你们这样了。”林菲菲忍不住扑哧一笑,揉了揉两人的脑袋 “我告诉你们,想要打扮出一个有神的妆容,首先要……”
    当她讲完的时候,时间已经过去了很久。林菲菲看了眼手表,急得尖叫起来:“糟糕了,已经3点啦!”
    她拿出化妆笔急冲冲地补妆,然后迅速换衣服。
    “菲菲姐怎么了,要出去吗?”丽娜疑惑地问道。
    黎思摩挲着下巴,揶揄道:“看她那么紧张,肯定是跟帅哥出去约会啦,对不对?”
    丽娜皱起眉头:“可菲菲姐不是上星期才分手的吗?怎么会……”
    “呃……其实他是前两天才认识的,看上去还不错,就暂时答应交往喽。”林菲菲穿上了高跟鞋,解释道。
    “原来是这样……”丽娜无奈地叹了口气,“菲菲姐你可真受欢迎,身边总是帅哥不断,可怜我朝思暮想了二十年,还是一条单身汪……”
    黎思拍了拍她的肩膀:“算了吧,菲菲姐是大美女嘛,我们可羡慕不过来,还是上网看看咱们的男神吧……”
    林菲菲轻笑一声:“姐妹们不要那么伤心啦,只要按我的方法化妆,保证你们找到自己的Mr.Right!”
    说完她拿起手提包走了出去,来到门口的时候,林菲菲忽然摸出镜子,一边哼歌一边看着美丽的自己。
    “完美的桃花妆。”她轻笑一声,正准备把镜子收起来的时候,视线中似乎出现了什么。
    下一刻,她的眼瞳急速缩小。
    “菲菲姐怎么了?”丽娜朝她问了句。
    “哦……没……没事……”林菲菲迅速收起了镜子,不顾苍白的脸色,像一阵风似的逃了出去。
    因为,她刚才在镜子里看到了一个人,披头散发,五官扭曲地站在自己身旁,正对着她笑!
    2.一模一样的脸
    宿舍楼下,早已等待着一个年轻的男生。他剪了一头清爽的短发,五官端正,配上健康的小麦色皮肤,俨然是一个阳光帅气的大学生。他正焦急地看着手表,来回踱步。
    “怪了,不是约好三点的吗,怎么还没来?”
    男生摇了摇头,正想上去找她。但刚踏进宿舍楼,林菲菲便慌慌张张地冲了下来,她脸色苍白,看上去好像受到了极大的惊吓。
    “菲菲你怎么了,脸色好差啊,身体不舒服吗?”
    “没……没事……”林菲菲摆了摆手,艰难地挤出一丝苦笑,“只是头有点痛,不碍事的……”
    “那要不要陪你去医院拿点药?”男生关切地问道。
    “呃……真的不用了,我刚才已经吃过了。”林菲菲摇了摇头,连忙支开话题,“浩然,今天我们要去哪里玩啊?”
    浩然神秘一笑,露出洁白的牙齿:“今天我准备带你去一个美丽的地方,保证你喜欢!”
    林菲菲一下子来了兴趣:“到底是哪里呀?我以前去过吗?”

    浩然摇了摇头:“现在当然不能说出来,不然神秘感不就没有了嘛。”
    “嘻嘻……我最喜欢神秘了。我们快走吧!”林菲菲挽上了他的手,兴高采烈地拉着他离开。
    两人首先来到了步行街,林菲菲在各色商铺间流连忘返,购物的乐趣令得她心花怒发,刚才的恐惧和不安已经烟消云散。
    “浩然,我们过去那边看看吧!”林菲菲拉着男友走向对面,路过一间服装店时,她在壁镜前停了下来,仔细地端详着妆容。
    “浩然,我的眼线是不是有点歪了?”林菲菲向男友询问道。
    “没有啊,你根本不用在意这些细节。”
    “啊?”林菲菲皱起眉头,疑惑道。
    “我的意思是……你今天真漂亮,即使不化妆也是最漂亮的!”浩然微笑着解释。

    林菲菲嘴角微微上扬,得意道:“就只有今天吗?”
    “当然不是……”温热的呼吸带着令人心醉的情意攀上脖子,浩然从后面抱住了她,“你每时每刻都是那么漂亮,你是我心里最美的存在……”
    “好啦。”林菲菲脸颊霎时红了,轻轻地挣脱了他的手,“大街上不要这样啦……”
    尽管她表现得尽量矜持,但内心却早已被挑逗得小鹿乱撞。林菲菲望着镜中的自己,明眸皓齿,面如温玉,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洋溢着年轻女孩特有的魅力。
    “真不错!”她心里乐开了花,好像涂了蜜糖一样甜滋滋的。正当她陶醉的时候,镜子里好像闪过了一个黑色的影子。
    林菲菲凝目一看,顿时倒抽了一口凉气。
    又是那个可怕的人影!她就在镜子里看着自己,同样是披头散发,五官扭曲的样子。
    “啊……”林菲菲捂着嘴巴尖叫起来,脸色苍白如纸。
    “怎么了!?”浩然连忙扶着她,关切地询问道。
    林菲菲深吸了一口气,转过身对他说道:“我有点不舒服,可以先送我回去吗?”
    浩然点了点头,帮她擦去额间的汗水,然后扶着她返回宿舍。
    在离去的一刹,林菲菲忍不住又望了一眼,镜子里的女人还在,这次她看清楚了,她的脸竟然和自己一模一样!
    3.宿舍的禁忌
    浩然扶着林菲菲回到宿舍,她靠在床边,还是一副惊魂未定的样子。
    “你们怎么回来了?”丽娜和黎思好奇地问道。
    “她有点头痛,所以只好改天再出去了。”浩然回答道。
    “那可不得了啊,我刚好有特效药,菲菲姐要不要?”丽娜说完马上去找药箱。
    “呃……不用了,我自己也有药……”林菲菲拒绝了她,抬头望向男友,“就在抽屉里,帮我拿一下好吗?”
    浩然点了点头,将白色的药片递给她,随便倒了一杯热水。林菲菲吃下药后轻轻躺下,脸色稍微红润了一点。
    “现在感觉怎么样了,好点了吗?”浩然关切地问道。
    “好多了……”林菲菲微微颔首,“我还有点渴,再帮我倒一杯水好吗?”
    “好……好,你别动,我马上去。”浩然没走出几步,不小心绊到了桌子脚,上面的东西洒了一地。

    “哎呀,我真冒失!”浩然懊悔地骂了一句,连忙俯身去捡掉落的东西。
    “不用了,我们捡吧。”丽娜和黎思连忙过来帮忙,几人很快把桌上的东西收拾好。
    浩然他蓦然抬起头,角落里空置的床位很快吸引了他的目光。
    “对了,你们宿舍怎么只有三人,另一个出国了吗,还是搬出去了?”他好奇地问道。
    三人脸色迅速阴沉下来,似乎听到了什么禁忌。
    浩然以为她们没听到,又问了一次。
    “这个……其实她两年前因为一次意外去世了……”丽娜低下头,忧伤地地回答道。
    “去世了?”浩然心里一恸,忽然想到了什么,“我们学校这么多年来只死过一个人,女生417宿舍?难……难道是两年前那件……”
    “闭嘴!”
    他话还没说完,便被林菲菲打断了。三人都吓了一跳,怔怔地望着她。林菲菲脸颊变得通红,像颗熟透的番茄。
    半刻后,她似乎意识到自己的失态,重新躺了下去:“我现在很累,想要好好休息,你先走吧……”
    浩然有点不明所以,刚想追问的时候,却看见黎思不断向他打着眼色。他点了点头,只好郁闷地走向了门口。
    “菲菲,那你好好休息,有什么事记得打给我。”说完,浩然的声音很快消失在走廊。
    丽娜和黎思对望了一眼,也回到了自己的座位,将电脑的音量关闭。林菲菲翻过身子,背对着她们。
    “臭婊子,真是阴魂不散……”
    她用只有自己听见的声音骂了一句,然后捏紧了拳头,目光里闪过莫名的意味……
    4.后山上的她
    半夜,林菲菲悄悄起了床。她带着一个黑色袋子,蹑手蹑脚地离开了宿舍。
    深夜的校园极其安静,校道上人迹罕至,偶尔响起不知名的虫鸣声。
    林菲菲穿过校道,径直往后山走去。那是一片荒芜的树林,平时很少有人过去,要不是为了“那件事”,她也不会三更半夜地出来。
    刚走进树林,阴冷的气息攀上脖子。林菲菲打了个哆嗦,借着手电往深处走,不多时,她停在了一处不大显眼的土堆前。
    “不要怪我,这一切都是你自己造成的……”
    她低声呢喃着,然后从袋子里拿出了一叠锡箔,用打火机点燃。锡箔很快烧旺了,火光在夜风中摇曳着,将她的脸映得通红。
    “不用客气,这些东西在下面可以好好用,忘了那件事吧,你应该好好安息的……”
    林菲菲将纸钱全部扔进火盘,一边拿着长竹竿拨弄。火苗蹿腾起来,扬起了不少细碎的灰屑。她等到祭品燃烧完之后,从口袋中掏出了镜子。
    镜中一切正常,并没有看到那张可怕的脸。林菲菲松了口气,连忙将地上的东西收拾起来。
    呜呼!
    然而,正当她准备离开的时候,树林里忽然刮起了一阵阴风。粗壮的树枝被吹得沙沙作响,好像无数鬼手在蹿动。一阵彻骨的寒意扑面而来,林菲菲心头一凛,警惕地审视着周围。
    在呼啸的夜风下,地上的落叶也被扬了起来,有魔力似的纷纷扑向了她。
    “谁!?到底是谁,给我出来!”林菲菲疯狂地拨开枯叶,尖声喊叫着。

    但异象却没有丝毫减缓,一些枯枝也被扬了起来,将她的手臂也划出了鲜血。各种怪异的动物叫声此起彼伏,听上去极其吓人。
    林菲菲全身颤抖着,不知不觉又拿出了镜子。那个披头散发的身影再次出现了,嘴巴一张一合的,似乎在说着什么。
    “去死吧……去死吧……”
    当林菲菲听清楚的时候,阴风刮得越来越大,仿佛要将她彻底吞没。她尖叫了一声,连忙将镜子扔掉,但耳边的声音却依旧清晰如故。
    “去死吧……”
    林菲菲再也受不了了,她马上转身逃跑。但没跑出几步,却被一些粗壮的树根绊倒了。手臂和小腿被划出几道伤痕,鲜血一下便渗了出来。她痛得直哆嗦,但刚想爬起来的时候,却发现树干竟然也变成了镜子!
    上面还是那个人,她对着自己狞笑,披散的头发像鬼爪一般舞动着,五官也开始扭曲,仿佛要从镜子里冲出来。
    啊!林菲菲不断后退着,双脚软得像棉花一样。不知何时,周围的树都变成了镜子,林菲菲仿佛被困在了镜子迷宫里,到处都是那个狞笑的声音。

    “你逃不掉的……”
    威胁声反复回荡在耳边,林菲菲捂住了脑袋,全身剧烈颤抖,恐惧像电流一般传遍了每一个细胞。
    “啊……”
    她尖叫一声后,一下子从床上跃了起来。
    原来是梦!
    呼……呼……林菲菲大口地喘息着,脑子里仿佛灌满了浆糊。
    她抬头环视了一遍,现在的确是半夜,但她没有外出,还是躺在自己的床上。丽娜和黎思的呼吸声交替响起,在一片沉寂中显得特别刺耳。
    “可恶的家伙……想通过噩梦来吓唬我吗?”
    林菲菲咬了咬牙, 眼睛里闪烁着彻骨的寒意。
    “既然这样的话,就别怪我心狠手辣了……”
    她冷哼一声,从柜子里拿出了一瓶黑色的液体,蹑手蹑脚地离开了宿舍。
    与梦境一样,林菲菲径直走向了后山,同样是在那处不大显眼的土堆前停下。她用铲子将土堆挖开,里面竟然摆放着一堆白骨!
    “臭婊子,看你还怎么来找我麻烦!?”
    林菲菲一边骂一边用铲子敲白骨,眼神闪烁着寒光,跟一头复仇的饿狼相差无异。很快,坑里的白骨都敲得四分五裂,一些较软的部分几乎成了粉末。
    林菲菲放肆狂笑着,将瓶子里的黑狗血撒在上面。嗞地一声,浓郁的臭味扑鼻而来,土坑里不断冒出一些浓郁的黑烟,林菲菲隐约间听到了悲惨的哀鸣。
    “本来我也不想这样做,这都是你逼我的,还有那件事也一样!”林菲菲看着黑烟渐渐散去,然后拿出了镜子。
    一切正常,自己依旧是那个美丽的自己。
    “不管怎样,你终究是输给我了……哈哈哈……”她狂笑了几声,迅速将现场清理干净,然后得意地离开了。
    5.真相
    翌日早上,女生宿舍417室。
    “黎思,你觉不觉得菲菲姐昨天有点怪怪的?”丽娜从床上爬起来,疑惑地问道。
    “对啊,我晚上还看到她梦游了,拿棍子去戳一个毛绒玩偶,而且还骂得很激动,可惜我一句也没听懂。”黎思咽了口唾沫,心有余悸地回答道。
    “原来你也看见了!”丽娜惊叫一声,全身长满了鸡皮疙瘩,“我还以为是自己做梦了呢,大半夜的,还真的有点吓人……”
    “可是……菲菲姐以前从来没试过梦游的啊,怎么会忽然出现了呢?”
    黎思摇了摇头:“可能是昨晚做恶梦了吧,毕竟我们提到了家怡两次,也许刺激到她了……”
    丽娜叹了口气,有点不解:“事情都过去那么久了,菲菲姐怎么还放不下呢,不就是个意外吗?”
    “哎……你又不是不知道,她们两个一直就闹矛盾,而且那天的事菲菲也有责任,在这样矛盾的心情下,换谁都会有阴影吧。”黎思推断道。
    “大概吧……”丽娜耸了耸肩,“看来我们以后尽量不要再提起‘那件事了’。”
    “对了,今天她怎么一大早就不见了?”
    黎思摇了摇头,“我也不大清楚,反正起床的时候她已经出去了,可能……”她话还没玩,宿舍门吱呀一声打开了,林菲菲微笑着向她们打招呼。
    “起来了?刚才在说什么呀,怎么一看见我就停下了?”
    林菲菲换了鞋子,将满满的一袋东西放到桌子上。
    “没什么呀……”丽娜摆了摆手,“我们在讨论要不要下去吃早餐。”
    “呵呵,那倒真不用了……”林菲菲调皮地眨了眨眼睛,从袋子里拿出了两杯豆浆和油条,“我已经买上来了,趁热吃吧。”
    “太好了!我都快饿死了。”丽娜从床上跳了下来,将两根油条塞进了嘴里,大口咀嚼着。林菲菲怔怔地看着她,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菲菲姐笑什么呀?很奇怪吗?”丽娜一边咬着油条,一边还拼命地吸着豆浆,话说得含糊不清的。
    “我终于知道你为什么找不到男朋友了!”
    “为……为什么呀!?咳咳……”丽娜将半根油条直接吞了下去,差点被呛到。
    “你看你的食相,恶鬼投胎似的,帅哥还不被你吓跑了!?”
    “什么嘛……人家只是今天而已,平时很斯文的啦!”丽娜红着脸反驳道。
    “哦……是吗?那上次不知道是谁缠着班长请吃饭,然后把人家一个月的生活费都吃光了呢?”林菲菲阴阳怪气地说道。
    “哎呀……菲菲姐你真讨厌!”丽娜娇嗔道,脸颊红得像个苹果,“那次只是意外,意外而已!谁知道那家饭店这么贵的呀,而且学生还不打折,讨厌死啦……”
    “哈哈,那还真是个美丽的意外,因为你的缘故,班长一个月都只能吃白粥青菜了!”林菲菲掩着嘴笑道。
    “哪有嘛……后来我也请他吃了大餐,反正算扯平了!”丽娜急得直跺脚,小嘴撅得老高,“菲菲姐你太可恶了,今天怎么也跟黎思一样啦?”

    “没有没有,只是开个玩笑而已啦……”林菲菲摆了摆手,“我们家丽娜那么漂亮,还怕没人喜欢吗?别担心,我过几天给你介绍帅哥。”
    “真的吗?”丽娜连忙擦干嘴边的油迹,双眼闪闪发光。
    “当然了,我什么时候说话不算数的。”
    “谢谢菲菲姐,我就知道你最好了!”丽娜扑到她怀里,像只小兔一样蹭着。
    林菲菲摸着她的头,转身向黎思问道:“你不吃早餐吗?”
    “我不吃啦,最近在减肥。”黎思摇了摇头,专注地玩着手机。林菲菲微微颔首,拿出了镜子补妆。她看着镜子里神采飞扬的自己,心情大好。
    “对了,菲菲你没事了吧?”黎思向她询问道。
    “没什么,那点小病睡一觉便好了。”林菲菲一边补粉一边回答道。
    黎思眨了眨眼睛,调皮道:“人逢喜事精神爽,依我看今天又要去约会了吧?”
    “菲菲姐,是不是啊?”丽娜也笑嘻嘻地追问道。
    “你们小小年纪的怎么那么八卦呀,毕业后干脆去做狗仔队算了。”林菲菲无奈地苦笑道,“还不是昨天太凶了,我可不想给人一个泼妇的形象。”
    “待会他就要上来接我了。”
    “原来是这样,难怪你那么‘忙’了。”黎思会意地点了点头,然后拉着丽娜出去,“走吧,我们就不要做电灯泡啦!”
    “等一下,我还没吃完!”
    “别吃啦,待会胖死你了!”
    丽娜还想回来拿早餐,但已经被黎思拉了出去,怪叫声渐渐消失。林菲菲看着她们的背影,无奈地轻笑一声。
    她有点不放心,再次拿出镜子端详着自己的脸,依旧是那么美丽无暇。
    林菲菲嘴角微微扬起,眼神变得尖锐起来:“你还能怎么样?再不满我还是那么漂亮,还是那么迷人,不管你以前怎么风光,一切都只是为我做了嫁妆!”
    “哈哈哈……”
    她放肆地大笑着,得意之情溢于言表。但下一瞬,宿舍门嘭地一声关上了。林菲菲警惕地环顾着四周,手中的镜子也掉了下去。
    但周围看上去并没有什么不妥,外面刮过一阵阴风,将窗户吹得沙沙作响。她忽然觉得脸庞有点痒,于是伸出手挠了一下。有什么东西滑了下来,掉在了手心里。
    林菲菲低头一看,表情顿时僵住了。
    她的手里正捏着一小块肉,鲜血淋漓的样子,而且还连着皮,看上去极其恶心。
    啊!她终于是尖叫起来,将手里的肉扔了出去。透过镜子,她看见自己的脸和脖子交接处竟然裂开了,脸皮滑了下来。林菲菲连忙将脸皮接回去,但下一刻又掉了下来,无论她怎么努力都无法将脸皮复原。

    鲜血从伤口处汨汨渗出,林菲菲狂叫着跳了起来,不断地摇着头:“幻觉……这一定是幻觉!”
    她马上冲了出去,将水龙头拧到最大。在冷水的冲刷下,林菲菲很快清醒过来,她看着壁镜上安然无恙的自己,终于松了一口气。
    “没事了……一定是昨晚睡眠不足……”
    她低声安慰着自己,正准备离开的时候,发现水龙头里流出来的竟然是血水!
    殷红的血水混杂着腥臭,很快没过了水池。许多细小的肉沫在里面打着旋儿,林菲菲捂住了嘴巴,但胃里依旧是一阵恶心。
    她头晕目眩地后退着,不知何时,壁镜中的自己再次被鲜血覆盖,脸皮滑落了一半,露出了腐烂流脓的血肉。
    “有鬼!”
    林菲菲陡然意识到什么,抄起棍子打破了壁镜。破裂的碎片洒了一地,倒映出那张惨不忍睹的脸。
    “不可能!不可能的,她已经被淋上了黑狗血,不可能出来的!”
    她将碎片冲进了下水道,看着飞速下降的血水,颤颤巍巍地掏出了口袋中的镜子。梦魇般的人影再次出现在上面,冲她狞笑着。
    啊!林菲菲再也忍不住了,她把镜子扔了下去,发狂似的冲进了宿舍。
    “我知道你在这里,快出来,别像老鼠一样藏着!”
    她抄起了刀子,发狂似的挥舞着。瞳孔四周的血丝似乎涨大了几分。这时,周围竟然暗了下来,窗外再次刮起了凛冽的狂风,呜呜作响,四周仿佛陷入了黑夜一般。
    嘻嘻……
    林菲菲身后传来了刺耳的笑声,她蓦然回头,床边多出了一面巨大的镜子,熟悉的身影正凝视着她,笑声中透露着摄人的寒意。
    “去死吧!”林菲菲扑上去打破了镜子,但这一面刚消失,另一面又出现了。很快,宿舍里到处都是镜子,林菲菲仿佛置身于镜子世界,还有无数个鬼影围绕着她,放肆地狞笑着。
    “你逃不掉的……”
    沙哑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林菲菲感到头痛欲裂,全身上下仿佛被无数钢针穿梭一般。
    “可……可恶……你到底想干什么!?”她咬着牙痛苦道。
    “我干什么?”镜子里的人影冷哼一声,“你竟然还问得出这种问题!?你不仅杀害了我,而且还拿了我的脸,取代了我的身份,这日子过得很欢乐是吧!?”
    “这不关我的事,一切都是你的错!”林菲菲的脸色越发难看,太阳穴跳动着数根血管,“为什么你的命那么好,家境殷实,貌美如花,而我却又穷又丑,连跟在你们身后都显得多余!为什么上天这么不公平,我不服,我真的不服!”
    “为了虚荣心就可以杀人?就可以完全埋没人性?你知道我有多痛苦,你知道我每天都受尽煎熬吗!?”人影龇牙咧嘴地追问道。
    林菲菲冷哼了一声:“那是你咎由自取!要不是你整天摆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要不是你整天嘲笑我,我根本就不会对你下手!这一切都是你罪有应得的!”
    “你这个披着我脸皮的混蛋……去死吧!”
    镜中的人影忽然大吼一声,伸出了惨白的双手。林菲菲的脖子变得粗壮起来,仿佛有巨力在拉扯着。她闷哼一声,脸颊变成了酱紫色,全身剧烈颤抖着。
    “啊……放开我……”
    尽管她拼命挣扎,但那股巨力却丝毫没有消失,反而是越发增大,她的脸皮被扯了下来,露出了原来的面目。那是她最不想面对的回忆,她讨厌这张脸,也讨厌家怡这个名字,甚至讨厌带给她一切的父母。
    “去死……去死……”
    沙哑的吼声依旧在耳边回荡,‘林菲菲’的身上青筋耸动,痛不欲生。但人影似乎不想让她立即死去,而是持续地用力,再放松。‘林菲菲’头皮都被扯了下来,惨叫声穿云裂石。
    她再也受不了了。
    下一刻,她拿起了刀子,毫不犹豫地对着脖子刺下去。鲜血喷涌而出,瞬间湮没了宿舍……
    6.后记:谁是凶手?
    第二天,警察局里。
    一位年轻警官敲了敲办公室的门。
    “请进!”他听见里面的回应后,打开门走了进去。队长放下了文档,示意他坐下。
    年轻警官翻开了资料,向队长汇报:“昨天在×大发生了一起杀人案,死者叫林菲菲,死因是颈部大动脉出血过多,发现者是她的两个舍友。”
    队长微微颔首,“那调查得怎么样了?”
    “经过初步的排查,我们发现了几点重要的线索:1.死者的身份并非本人,而是之前早已死去的李家怡,她可能进行了换脸手术,取代了林菲菲的身份,而之前意外死去的人应该才是林菲菲。”
    “2.死者在死之前似乎受到了极大的痛苦,全身的肌肉都是绷紧的,这也许是导致她挥刀自戮的主因。”
    队长皱起了眉头,“能肯定是自杀吗?”
    “暂时不能,但很大可能是。因为现场并没有外人入侵的痕迹,而且死者除了颈部和脸庞受伤严重外,并没有其他外伤,而且刀上也只有她的指纹。”
    “但有一点很奇怪的是……宿舍里的镜子都被她打破了,而其他东西却完好无损……”

    队长听完后点了点头,陷入了沉思。
    “还有……”年轻警官咽了口唾沫,欲言又止的样子。
    “怎么了?还有什么事吗?”队长询问道。
    “呃……其实对于这件案子最近还有个传闻……队长你要听吗?”年轻警官抹了把汗。
    队长示意他说下去,年轻警官深吸了一口气,缓缓开口道:“其实……我们还在死者的脸上找到了数十道伤口,一般来说……没有人会拿刀子划自己的脸,而且还能忍受这么久。所以……有人说这次的案件是鬼杀人,可能是真正的林菲菲回来复仇……”
    队长笑了笑,然后将手上的报告递给了他,“你先看看这个吧。”
    年轻警官接过了报告,很快额间便渗出了一层汗水,“致幻剂?墨司卡林?”

    “没错。这是今早法医科送上来的。”队长解释道,“墨司卡林是一种强力的致幻剂,可以使人持续幻觉好几个小时。而他们在死者身上也发现了代谢物,基本可以肯定她服用了致幻剂。而且二队也在她的抽屉里找到了药品……”
    “致幻剂……”年轻警官若有所思地点头,“难道死者是因为产生了幻觉才自杀的吗,对了!这样的话就可以解释她的行为了,因为人在幻觉中可能已经丧失了痛觉!”
    “但为什么她要服用这种药物?据我们的调查死者也没有自杀的倾向。难道说……”年轻警官敲了敲脑袋,“这是一件谋杀案!可能是凶手故意喂她致幻剂,然后才导致惨剧的发生!”
    队长连连点头,“你说得不错,但现在情况还是不明朗。一个是药品上并没有留下指纹,包括死者的,这基本可以理解为凶手的行为;第二个是凶手是怎么让死者服下的,除非是她熟悉的人,这样的话搜索范围也减少了;第三个是凶手既然擦掉了指纹,为什么不干脆带走药品呢,这也是一个疑点。”
    年轻警官推测道:“也许凶手是带不走。”
    “嗯……”队长摩挲着下巴,将资料还给了他,“现在调查方向已经很明确了,相信你已经掌握了吧?”
    “队长我知道了,这两天一定尽力揪出凶手!”年轻警官说完后退出了房间,迅速组织调查工作……
    亲爱的读者,相信你已经看完了全部的内容,那么在警察调查出来之前,你知道谁是凶手了吗?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X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