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校园鬼故事 > 还生缘 > 详细内容

还生缘

作者:遗忘╬了时代  阅读:422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story1.669977.net 收集整理
听故事 - 还生缘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下一条内容?
立即播放当前内容?
确定
确定
取消

    还生缘
    前言
    1968年,一间破旧的教学楼内,穿着灰色布衣的一男一女两个同学坐在教室角落里靠窗的一处座位上。此时大概是晚上八点钟左右,学校里黑暗的教室内,除了他们两个人外没有其他人。
    教室里除了透过窗子的月光外,也没有一丝光线。两人同桌坐着,手里各自拿着一小瓶农药。
    “阿文?”女生轻轻地叫了一声。
    “小芳!”男人喉结滚动,也会应了一声。
    “我们开始吧!”男生虽然声音听起来很紧张,但语气还是很坚定的。
    “好。”女生听到身边这坚定的声音,似乎也下定了决心,咬咬牙说道:“阿文,我们今生不能在一起,到时候相约一起在地府相见吧!”
    “好,奈何桥上再相见!”
    两人同时举起农药瓶,各自皱着眉头喝了一口。女生先一步一头栽在桌子上,男生痛苦的捂着肚子,眼前渐渐模糊……
    1
    2016年,轩站在自家楼下的当铺前无奈的皱着眉头,这时手机铃声突然响起--是老妈来的电话。
    “喂,老妈,这是什么情况啊?好不容易放暑假回来,结果家里、铺里都没有人,怎么搞的啊?”
    “哦哦,你爷爷老年痴呆犯了,所以突然来乡下看你爷爷,这一着急把你给忘了,邻居王姨那里有当铺的钥匙,你这两天没事就帮老妈看下店,照顾照顾生意好了。”
    “搞什么啊?这种话你也讲得出,那家里的钥匙呢?”
    “家里钥匙忘记留了,所以这两天你就将就的在店铺里住几天好了。”

    “天啊!我没听错吧?还有没有天理啦?喂……喂?喂……”
    听筒里只剩下嘟嘟声了,轩气愤又无奈的放下电话,向隔壁当铺的刘姨要了钥匙。走到店铺的卷闸门前,蹲下去打开门,走进去时余光瞧见邻居刘姨已经准备关店了。
    “刘姨,我来帮您吧?”
    “不用,不用。你这刚来,还是好好歇歇吧,姨这儿没什么好收拾的,谢啦!”
    见对方坚持,也确实没多少东西,轩便没再帮忙。进了自己店里,一屁股就坐在柜台上,打开了电脑,开始玩游戏。
    一旦在电脑前坐下,时间自然便会走的很快,轩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直到眼前视线模糊,他揉揉眼睛,打了个哈欠。眼角余光瞥了眼电脑屏幕右下角的时间,“23:59”选揉了揉脖子,站起身准备关门。
    轩起身走到卷闸门前,踮起脚尖,手指刚好勾住卷闸门。就在他准备把卷闸门落下来的那一刹那,一个身影不知何时,在没有一丝声息的情况下,站在他了的面前。
    “哇呀!”
    轩吓得一屁股跌坐在地上,揉揉眼睛仔细看去,只见一个穿着旧社会那种灰布褂子女生站在自己门前。

    “你……你,你是谁呀?”
    “同志,这里是皮裤胡同吧?”
    “同志?”轩一脸懵逼的重复着,看着对方这幅怪怪的着装打扮,心想:这是什么鬼?cosplay?大半夜的玩这么无聊的游戏?还一口一个同志。
    “同学。”见轩满脸狐疑的样子,对方马上改口道:“同学,请问你知道何辅文这个人吗?”
    “没……没有,这里没有叫何辅文的。”
    “哦,好吧,谢谢!”女生说着,神情有些落寞,转身准备离开。却又在一脚踏出门口的那一刻,转过头又问道:“同学,请问这是那一年啊?”
    “啊?”虽然不明白对方没来由的文化,还是老实的回答道:“2016年啊。”
    “额,是么。48年了,这么久了吗?”女生默默念着。
    “诶,同学,请问我有什么能帮你的吗?”轩觉得这人有些可怜,八成是脑子有问题,走丢了。
    女生看着他,眼神里有了一丝希望,“我叫刘芳,一直在等一个人,已经等了将近50年了。我一直在等他,他叫何辅文,我们是同学……”
    轩站了起来,还是没有明白对方在讲什么,便打断她的话语问:“那,那个刘芳,你的家人都在哪里啊?有没有电话?要不我帮你打电话报警。”
    芳摇摇头,苦涩的一笑道:“实话跟你说吧,我不是人,我只是个在地府徘徊了48年的孤魂野鬼。”
    轩瞪大了眼睛,听她说完后,点点头道:“哦,原来是这样--我还是先报警吧。”
    “忽”的一声,明明刚刚就站在自己面前的身影,竟突然贯穿了自己身体,就在刹那间已到了自己身后。
    “怎么样,信了吧?”
    轩傻傻的回过头,瞧着她,又是点点头,紧接着转身就跑。却不知怎的,半天没移动半步,喊也喊不出。
    “放心吧同学,我不会害你的,只是想请你帮我找个人而已。”
    大约二十分钟后,轩也跑累了,停止了挣扎,疲惫道:“好吧,有什么事你说吧。”
    2
    1968年,刘芳的父亲是个退休的大学教授,母亲曾经是地主的女儿。原本幸福的一家,却在那年的一个雨夜,冲进来一伙红卫兵,抓走了母亲和父亲。从此芳一个人生活在空落落的大院子里,周围的同学也纷纷和她划开界限,学校里的同学也在课间对她指指点点。
    就是在那时,她遇见了文,那个平时沉默不语个性温和的傻小子。因为只有他关心她,在那样的环境下,所有人都像对瘟神一样对她避而远之的时候,只有文站出来关心她,帮助她。
    就这样,在苦难中的两人相爱了,在这种痛苦的日子里,文带给了芳许多快乐,却也同样都被周围人排挤。同时,芳也在不断地求人打探着父母的消息;文也在不断打探着,但是文的父母并不支持他,反而把他关了起来,不让他离开家里半步。
    当天夜里,文跳窗逃走,芳的家里没有见到人,继而跑到学校。却没想到在教学楼里,见到了衣衫不整头发凌乱的芳……
    原来那天带走她父母的红卫兵头子,骗她说有办法将她的父母放出来,叫她当晚去学校教学楼见他。就在当晚,他们几个玷污了她,文赶到已经为时已晚。
    文一怒之下,就在当天夜里杀了那个人,也知道了芳的父母不堪折磨自杀的消息。文杀了红卫兵,芳受辱加上父母双亡的消息,已经对这事上再无眷恋。于是两个人便约好一起自杀,当天夜里,文从家里偷偷拿来农药。
    当夜,两人发愿:今生在世不能在一起,到了地府奈何桥上,携手转生再做夫妻。芳进了地府,奈何桥上却不见文来,便在奈何桥上苦苦守候,常年徘徊不肯投胎转世。这一等,便是48年,而如今被告知:放她回人间七日,七日之后便是心愿未了,也将会被强行投胎。
    见到轩的那一天,已经是她来到人间的第二日了。
    3
    2016年,轩悻悻然回到店铺,这已经是芳来到人间的第五天了,仍然一无所获。正想的时候抬头瞧见,店铺门开着,而且里面有人影,于是加紧步子赶到店铺,迎面撞见正在收拾房间的老妈。

    “何子轩,你还知道回来呀,这几天你看看把铺子搞得乱成啥样了?”
    “怪我咯,您一狠心把我一个人丢到铺子里不管了,我能有什么办法。”轩抱怨着,心里却还在想着芳的事:48年前的学校,如今已变成了幼儿园,过去的所有档案也已全部找不到,似乎所有线索就在那一刻断掉。
    轩索性坐在柜台前的椅子上,双腿翘在桌子上,打开手机屏幕,翻来翻去却不知道做什么。突然想到什么?坐直身子问:“妈,咱这家店铺以前的主人是谁呢?”
    老妈瞥了他一眼,说:“以前?多久以前?”
    “48年前。”
    “48年前你老妈还没认识你爸呢,我怎么知道,怎么突然问这个?”
    “那您嫁给我爸的时候是不是就已经有这家店了?”
    “对啊,那时候你爷爷也在,但和你爸结婚后老人家身子就还是衰落,就索性搬到了乡下去了。”
    “哦,那爷爷现在出院了吗,还明白事情吗?那我明天去看他好了。”
    “诶,臭小子,怎么突然转性了?”
    翌日,直到深夜,轩的店铺已经关上的门,芳还在门前徘徊着。
    就在近乎无望的时候,远处跑来一个熟悉的身影--是轩。
    “今晚见你不在,又不知道去哪儿找你,只好在这儿等你,还以为不今晚不会出现了。”芳讲话时语气有些激动,不等轩开口就急切的问:“怎样?有消息了没?”

    轩喉头滚动几下,没有开口,只是默默地摇摇头。
    “是吗?好吧,看来我与文终究是有缘无份了,不过还是要谢谢你。”芳说着,流下绝望的眼泪。
    “不如我带你逛一下夜景吧!”
    芳没有回答,却抬起头看着轩,良久,然后点头。
    轩拉着芳的手,一路向前走去,他手上并没有感觉,根本感觉不到人的体温。芳埋头走着,觉得有种似曾相识的情景。
    不知不觉走到了江边,芳突然停下脚步,轩也站住,回头望向她的脸。
    “就是这条河,我们就是在这里相爱。”芳的眼里泛着泪,已陷入深深的回忆:“当时也是这个样的月色,一帮男生要欺负我,他跑了出来,赶跑了那些人,然后跟我说……”
    “不要怕,有我在……”轩突然接着她的话说:“今后我都会在,今后你都不要再怕什么。”
    芳惊讶的看着轩,轩自己也很惊讶,抓住芳的双手道:“芳,我想起来了,我全都想起来了……”
    “是你?文,是你吗?”
    “是我……”
    芳一下子扑倒对方怀里,感受着对方怀抱的温暖,颤声说道:“文,为什么?为什么你不等我?先一步转生?”
    轩流下泪水,哭泣道:“对不起!”
    ……
    “文。”此刻躺在轩怀里的芳甜甜道:“可惜一切都完了,当你想起这一切的时候,已经是最后一天了。”
    轩看了眼时间:凌晨3:45。
    “再过二十个小时,我就要去转生了,到时候我会在这里等你,希望你一定要来啊!”
    轩点点头,又怕芳没有看到,低低的声音道:“好”
    就这样,两个人坐拥着,沉沉的睡去。等轩醒来的时候,芳已不在,他长长的叹了口气,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个座机号码。
    “喂,我已按照您的吩咐,让她相信我就是您的转世。她今晚就要走了,转生去了……您真的连最后一面都不愿见吗?”
    4
    1968年,当两人和下农药后,教室的大门突然被踢开,文的父亲带着一帮人闯了进来,他们救活了文,而芳却真的死了。
    文没有再能死去,反而带着对恋人的思念活了48年。
    “老来多健忘,唯不忘相思”--当孙子找到他的时候,他便知道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
    “何辅文,就是爷爷的名字。”轩从未听人提起过爷爷的名字,在他的印象中,爷爷总是喜欢坐在台阶上叹气,和人聊天也总是笑笑,很少讲话。尤其爷爷在乡下根本没有朋友,奶奶又在他懂事的时候就不在了,所以他印象中的爷爷总是郁郁寡欢的、孤独的。

    “我对不起她,没有勇气去面对一个在奈何桥上苦苦等候我48年的女人,我对不起他。”
    “最后一面,爷爷,您就连最后一面都不愿意见吗?”
    ……
    爷爷没有回答,轩无奈的留下最后一句话,“她今晚会在你们想爱的小河边等您,我还是希望您会来。”
    结尾
    芳已经等了许久,但她已然没有厌倦,反而充满了喜悦。轩躲在远处观察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终于按耐不住,准备过去和芳作别。
    突然,他瞧见另一边,一个男人向她走了过去,是个年轻的身影。似曾相识,却又肯定没有见过的背影。
    芳听到声音,转过身,见到那个男人的脸,失声叫道:“文?你……怎么会?”
    文食指轻轻按在对方唇上,嘘声道:“不必多说了,我们一起走吧!”
    爷爷?没错,那就是年轻时候的爷爷,虽然没有见过,但轩百分百肯定那就是爷爷。两个人手牵手顺着江边走去,最后消失在夜色中。
    轩既不解又很感动,这时候手机突然响起,老妈打来的电话。
    “子轩,你爸刚打电话来,说你爷爷死了……”(完)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X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