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校园鬼故事 > 校园怪谈之礼物 > 详细内容

校园怪谈之礼物

分享到:
关闭
作者:殇°︿茨匛夠  阅读:571 次  点赞:1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story1.669977.net 收集整理
听故事 - 校园怪谈之礼物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条内容?
立即播放当前内容?
确定
确定
取消

    第一节:
    王磊拖着疲惫的身躯打开了寝室门。
    他的力气似乎透支了,门还没来得及关,就瘫倒在地上。
    清冷的月光无声无息地从窗外渗进,散落了满地。在王磊的眼睛里,所有东西都是模模糊糊的,透出一股惨淡的味道。
    “滴答”,一滴泪落在了水泥地上,发出了沉闷的声音。
    “哭什么?” 王磊粗鲁的抹掉已经缓缓流下来的泪水。一想到亲眼目睹的那一幕,他的嘴角就勾出一个快意的弧度。
    “该高兴才是。”
    说完,王磊的上下眼皮就打起架来,疲惫促使着他沉沉睡了过去。陪伴王磊的,只有他身下的影子。
    许是地板寒气太重,睡到半夜时分,王磊就被冷醒。说来也是奇怪,此时正是六月,王磊却感觉置身于冬夜里一般,瑟瑟发抖。
    他强撑着身体,颤颤巍巍的站起身来,右手摸索着墙壁上灯的开关,“啪”。
    “滋滋”,白光闪了闪,却又灭了。
    “唉”,王磊叹息一声,老房子的东西就是这样,想用的时候偏偏失灵。他攀着墙壁,一路跌跌撞撞,总算是爬上了自己的床。
    王磊扯了扯衣服,狠狠地将身体的重量甩到床上。
    几乎是同一时刻,身下传来一声闷哼。
    “谁?” 仅仅一瞬间,王磊的大脑就清醒过来。
    身下硬邦邦的,用手一摸,滑腻腻的触感让王磊联想到了鲜红的液体……
    王磊着急地想要撑起身体,却被身下的一双手抓住脑袋,快速的向前扯去。
    “嘿嘿”,伴随着一声诡异的笑,王磊眼前的这张脸竟自己裂开来。肌肉抖动的同时,一小块一小块的血肉碎片慢慢脱落……
    “鬼啊!” 王磊挣脱那双鬼手,一边大叫一边朝门口跑去。
    跑到门口时,才发现门已经被锁死了。王磊惊慌的转过身,双手死死地抠着门,“我们无冤无仇,你不能杀我!求求你,别杀我……”
    “林立——我送你的第一份礼物。”
    王磊呆呆的趴在冰冷的地板上,两眼空洞、面部僵硬,是他此时最好的面貌写照。
    经过刚才的谈话,王磊得知,那只鬼叫南方,是89级的学长,数年前在这所大学的西楼坠楼而亡。几个小时前,王磊的室友林立的坠楼,就是它的功劳。
    林立的死,是南方送给王磊的第一份礼物。礼尚往来,王磊必须在每晚的午夜十二点到它坠楼的地方“寄钱”给它。

    只要给南方的足够的钱,王磊便会收到第二份来自于它的礼物。反之,这个唯一能够帮助他除掉那些讨厌的小子的鬼就会袖手旁观,他将继续遭到那些小子们对他言语和身体上的凌辱。
    如果……他们都从这个世界上消失,该有多好呢?
    王磊艰难的动了动嘴角,一个狰狞而又扭曲的笑容出现在他的脸上。
    辗转反侧的夜晚很快就过去了,天空渐渐明亮起来。
    王磊站在窗边,望着远处的湛蓝。他感到笼罩着他的黑雾正在逐渐散去,从此以后,他将永远处在光明的怀抱里。
    “咔嚓”,门锁响了一声。
    是他们回来了。
    王磊转过身,又恢复到一副唯唯诺诺的样子。
    “林立死了!王磊你个小杂种恐怕是最高兴的吧!” 染着一头夸张的黄毛的李桥对着王磊叫嚣道。“他是唯一的目击者,说不定,林立就是被他推下去的!” 李桥这话是对着他旁边的高个子张扬说的。
    “我……我没有。” 王磊不由自主的往后退了退,将拳头捏的紧紧的。为什么你们老是针对我?因为我懦弱好欺负吗?你们等着瞧吧,我会让你们付出代价的。王磊的心里咒骂着。
    王磊的心突然悬到了嗓子眼儿上——不知不觉中,他已经退到了墙根,此时,他的半个身体都在窗外悬着。
    张扬黑着一张脸,凶狠的眼神吓的王磊的身体一抖,差点儿就掉了下去。
    “借他一万个胆子他也不敢。” 张扬顿了顿,侧过头斜着眼睛看王磊,眼里的鄙视意味明显,“先去看看林立的父母,明天再回来跟这个杂种算账。”
    在焦虑和期待中,王磊终于熬到了这天晚上的十一点五十分。怀着紧张和害怕的心情,他偷偷摸摸的来到了西楼的楼下。
    “啪”,王磊拿着打火机的手抖了抖。一蹿火苗在浓重的夜色中亮起,他拿起身边的一摞纸钱引燃,随即放在地上,再一摞一摞的继续往里面加。
    “南方,只要你能让他们从这个世界上消失,我愿意天天‘寄钱’给你。” 越来越旺的火光中,王磊看到了自己狰狞的脸。

    突然,火光中的脸换成了另一幅景象。早晨的窗边王磊站的那个位置,出现了一张王磊无比熟悉的面孔——是李桥!
    李桥诡异的笑着,锐利的眼神箭一般的刺向王磊。忽然,他的肩膀上出现一双血手,死死地摁住他。
    李桥的脸猛地僵住,一条条裂痕将他的脸分割开来,一块块混着血肉的皮从他的脸上慢慢地脱落。他却仿佛不知道痛一般,脸上的笑容变得更大,也更加诡异。
    “嘭”,李桥从窗口一跃而下。
    欣赏完这一出无声“恐怖片”,王磊的心飞快地跳动着,不可置信和报复的快感充斥着他的大脑。而他的下身早已泥泞一片。
    “李桥——我送你的第二份礼物。” 一把来自虚空的声音传入王磊的耳里,听得王磊的心一颤。
    “明晚多烧点儿,大礼就要来了。嘿嘿。”
    王磊怔了怔,南方所谓的大礼,一定就是张扬。
    王磊为什么如此讨厌张扬三人呢?这事儿还得从大一说起。
    大一的时候,王磊对一个叫琪琪的女生一见钟情。幸运的是,琪琪好像对他也有意思,总是答应他的约会。
    认识大约有半年的时间,王磊终于鼓起勇气,决定和琪琪告白,却在告白前夕被琪琪告知,刚交了男朋友,就是和他同寝的张扬。
    一听到张扬的名字,纵然有千般无奈、万般心酸,王磊也只能打碎了牙混着血往肚子里吞,任胃里阵阵翻涌,将要流出的眼泪逼回眼眶。
    张扬李桥林立三人,都是与王磊同寝的室友。初见面,那三人就组成了联盟,他则落了单。随着时间的流逝,他们对王磊是越看越不顺眼,经常对他恶言相向,有时甚至拳脚相加。
    在得知王磊喜欢琪琪后,张扬更是对琪琪展开了大力的追求,最后抱得美人归。
    为了避免挨打,王磊表面上对他们三人顺从极了,暗地里却将他们三人恨进了心里,并且期盼着有朝一日将他们三人狠狠地踩在脚下,再将心上人琪琪夺回自己的身边。
    林立、李桥已经死了,张扬离死期也不远了,愿望很快就能实现了吧。王磊站在西楼楼下,身前的火焰早已熄灭,残留的灰烬也被风带走些许,他却一动不动,仿佛站成了一棵黑色的树。
    第二天中午,张扬正和琪琪吃饭时,突然接到了王磊的电话。尽管疑惑,他却还是摁下了绿色的键。
    “小杂种。” 张扬一边嫌恶的接着王磊的电话,一边仔细观察着琪琪的表情。
    只见琪琪皱了皱眉,嘴唇微张,想要说些什么,最后却将话咽了回去。
    “哼!难道你还想着那个小杂种?”
    听到张扬不屑的语气,琪琪这才反应过来他已经挂了电话了。
    “你忘了你答应过我什么了?” 琪琪抬起头,倔强的看着张扬。“不许再欺负王磊!否则,我们就分手!”
    张扬不怒反笑,“他骗我李桥昨晚坠楼死了,真是好笑,半小时前我才和李桥见过面呢。哼!今晚,我就让他去死!”
    琪琪的心脏猛的一疼,一股寒意从心脏蔓延到了四肢百骸。
    第二节:
    这晚的午夜,张扬如约来到了西楼楼底,却见王磊正在烧纸钱,他一摞又一摞的往火堆里加,火焰呈现出诡异的黑色,并且越来越大。
    “做戏做全套啊,连纸钱都烧上了。” 张扬讽刺道。
    “跟我进楼吧,李桥的尸体在里面。” 王磊并未理会张扬,他冷着一张脸,与往日在张扬面前唯唯诺诺的他判若两人。
    “好啊,我倒要看看你想耍些什么花招。” 张扬心里有点奇怪,不过他不害怕,反倒觉得好玩儿,因为他知道王磊最怕的人就是他。他耸耸肩,跟在王磊的身后进了大楼。
    西楼多年前是一座教学楼,后来死了人,便成为了这个学校的禁区。二十多年过去了,这座楼一直荒废着,因此,学校对此楼基本不管。
    “嗒嗒”,张扬走在散发着霉味儿的楼梯上,他的脚步声在这座空旷的大楼里显得格外的刺耳,而前面的王磊走路轻飘飘的,似乎没有发出一点儿声音。
    张扬的心里有些发毛,但也只能硬着头皮跟上去。很快,便到了六楼。
    王磊轻车熟路的穿过一条黑漆漆的走廊,推开走廊尽头的一间教室门,走了进去。
    张扬紧随其后,却在进了教室后,不见了王磊的身影。
    “小杂种?”
    “王磊?”
    小杂种……王磊……张扬的声音在教室里回荡着,却无人应他。
    突然,张扬感到下身凉嗖嗖的,有些轻微的痛感。一种不好的预感出现在他的脑海里,而下身却有了滑腻腻的感觉。
    张扬低头,只见一只血手正扯着他的裤子,下一秒,白花花的屁股露了出来。那只手猛地刺入他的肛门,在里面搅动了几下,狠心地扯出了一截粉红的肠子。随着肠子的落地,血液和粪便溅得到处都是。
    “嘿嘿”,一张分割成无数片的碎脸突然从张扬的裤裆下探出来,它诡异的笑着,一颗眼珠子从它的眼眶中脱落下来,在地上滚了滚,最后滚到了李桥的尸体旁边。
    张扬惊恐的看着李桥的一张碎脸,身下的那只手却早已伸进了他的肚子,在里面疯狂的搅动着,最后,竟拿出一颗鲜血淋漓的心脏!

    王磊悠悠转醒,却发现自己躺在一间废弃的教室里。
    刺鼻的血腥味和潮湿的霉味充斥着他的鼻腔。他厌恶的捂住鼻子,快速的坐起身来。
    “醒啦?” 王磊能分辩,这是南方的声音。
    他转过头,朝声源处看去。
    王磊的瞳孔猛地收缩,双手死死地捂住口鼻。只见南方的脸光滑白皙,嘴角一抹纯良的笑意,手上却捧着一颗鲜红跳动的心脏!
    “张扬——我送你的大礼。” 南方的笑容变得诡异无比。
    张扬已经死了?
    王磊飞快地转动着眼球,搜索着张扬的尸体。眼珠转到墙角的时候,他看到两个浑身是血的人像死狗一样躺在地上。边上的血人的上身破了一个奇大的洞,里面染上红色的脊椎清晰可见,源源不断的血液正从那个洞里涌出来!
    是张扬!
    “我果然没看错人,你的身体跟我的灵魂是如此的契合。刚刚……我甚至不想把身体还给你。” 南方朝王磊走来,他手上的那颗血红的心脏仍旧有力的跳动着。
    “谢……谢谢你的礼物,我会烧更多的纸钱给你的。” 此时,王磊非但没有除掉眼中钉的快感,反而恐惧起来。
    南方离王磊越来越近,王磊则不断的往后退着。
    “不用啦,你烧给我的钱,我已经全部送给牛头马面了。多亏了你的那笔钱,不然牛头马面怎么会告诉我用你的身体活下去的方法呢,呵呵。” 南方阴测测的笑了起来,原本帅气的脸显得扭曲可怖起来。
    “用我的身体……活下去?” 王磊的脸顿时变得苍白,“你找上我的目的是想要得到我的身体?”

    南方并不回答王磊的问题,而是认真的看着王磊,“我再送你最后一样礼物——琪琪。”
    “你……你要杀了她?求……求你。” 王磊惊恐的看着南方,一双眼睛遍布血丝,青紫的嘴唇颤抖起来。
    “不,我要成为你,和她在一起。” 南方顿了顿,“在阴间看着王磊和琪琪幸福,你会开心的吧?”
    突然,南方勾起了嘴角,诡异的弧度刺痛了王磊的眼睛。
    南方猛地出现在王磊的身前,左手狠狠地捏着他的下颚,右手却一把将那颗鲜红的心脏塞进了他的嘴里。
    王磊挣扎着,舌头和牙齿拼命地将那颗心脏往外推,双手双脚也不断地踢打着南方。挣扎间,王磊看到,南方的脸正一块一块的割裂开来。随着他的动作,那些血肉碎片正一块一块的从他的脸上脱落……
    两分钟后,王磊的尸体如同一条死狗一般趴在地上。他的瞳孔大张着,眼角正缓缓地流出血来。他的嘴巴张得奇大,下巴勉强的被皮包着,一颗鲜血淋漓的心脏安静的躺在他的嘴里。
    王磊刚刚走出大楼,迎面就跑来一个女生——是琪琪。
    “王磊,你没事儿吧?” 琪琪泪眼汪汪的看着王磊,“张扬说……说要杀了你,我一路跟着他到这里,等了好半天……你没事就好。”
    王磊伸出手,温柔地摩挲着琪琪光滑的脸蛋。“傻瓜,为了我,你受苦了。”
    “我被张扬威胁,你知道?”
    王磊点点头,转而认真的看着琪琪,“琪琪,你大一那一年,路过西楼,我在楼上看到了你。那一刻,我就已经爱上你了。做我女朋友,好吗?”
    琪琪诧异的看着王磊,“你那么早就认识我了?” 说罢,她又甜甜的笑了起来,“没想到,你那么早就喜欢我了。”
    “可是……张扬那里?” 琪琪有些担忧地问。
    “他已经不能成为我们之间的阻碍了。” 王磊握紧琪琪手,笑得一脸的诡异。
    琪琪隐隐觉得王磊似乎变了,又说不清楚到底是哪里变了。她紧了紧两只握住的手,“我答应做你的女朋友,先送我回去吧。”
    “嘭”,重物落地的声音响彻了整个夜空。
    “什么声音?” 琪琪紧张的问道。
    “你听错了,走吧。” 王磊牵着琪琪的手,快速的朝宿舍的方向走去。
    西楼楼下,三具残破的尸体静静地躺在冰冷的地上。

Tags标签
加入收藏夹(0 点赞一下(1 鄙视一下(0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发表评论
内容:
剩余字数:360/360


     :: 正在为您加载评论……


每页10条,共0
play
next
close
X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