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校园鬼故事 > 禁忌教室 > 详细内容

禁忌教室

分享到:
关闭
作者:记住那段情  阅读:619 次  点赞:1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story1.669977.net 收集整理
听故事 - 禁忌教室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5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下一条内容?
立即播放当前内容?
确定
确定
取消

    我的女朋友田雅婷失踪了。
    那天晚上下着大雨,我以不合适、累了为由向她提出了分手,结果她顶着雨一边哭一边跑远了。从那之后,我就再没有见过她。
    除我之外,寝室里对田雅婷的去向最着急的就是荆一,因为他也深深喜欢着田雅婷。只可惜,当时田雅婷选择了我。她失踪后,荆一记恨我,便对外添油加醋地说我如何对不起田雅婷,并编写出帖子挂在学校的论坛上,说是因为我的薄情寡义,导致了田雅婷的失踪。弄得我臭名远扬。
    一时间,我们分手的事被传得人人皆知。直到一段视频的流出,话题才从我身上离开,荆一也把原来发上去的帖子删掉了。
    那天晚上,佟小虎一下晚自习就神秘兮兮地跑过来说: “你看那段视频了吗?就发在校园网上,现在非常火。”
    我平时最爱的就是看书,根本不喜欢上网乱逛。佟小虎说这段视频非常阴森恐怖,而且还是关于我的。这引起了我的好奇心,于是迅速坐过去看起了视频。
    视频的名字叫“我在这里”,发上去的人网名叫“蜜糖有毒”。看到这儿我惊呆了,因为以前在认识田雅婷的时候,她的QQ小号就是这个名字。
    佟小虎点开视频,画面摇摇晃晃,是一条弯曲的小路。走着走着,画面里出现了一面破旧的墙壁。镜头慢慢地照向墙壁,说明录像的人正在爬墙。等到爬上去的一瞵间,看到墙后好像是一个工地。就在这时,画面忽然严重地晃了一下,同时伴随着一声“啊”,然后画面就黑了…一
    我吃惊地看着黑色屏幕,因为那声“啊”是田雅婷发出来的,说明录这段视频的人是她。
    “视频到这里就结束了吗?”我问道。
    佟小虎忽然一笑,说: “当然不是,后面才是最精彩的。”
    视频还在继续,过了一分多钟后才有画面,但已经不是之前的下午,而是晚上了。画面上是一间破教室,门牌上写着“04美工”,上面还有着点点血迹。随着“嘎吱”一声,教室的门被推开了,只见里面到处都是横七竖八倒在地上的破旧桌椅,还有很多的垃圾。讲桌上落满了灰尘,黑板上是用红色粉笔写的“有来无回”四个大字,教室的两扇窗子被厚厚的窗帘挡着。时而有风从外面吹进来,窗帘忽起忽落,露出一排大小不一、涂有黑色指甲的苍白双脚,好像有几个人排成一排地站在窗台里,看得人头皮发麻。窗帘一起,一排鬼脚就对着镜头。录像的人开始哆嗦,急忙移开了镜头。

    这么恐怖的地方,田雅婷为什么要去?
    这时,我还发现了一个怪异之处:教室里几乎没有完整的东西,不管是墙画还是讲台、黑板和课桌,都是破旧残缺的。只有靠南边的角落里有着完整的一套桌椅,桌子上还放着一个白纸本和圆珠笔。
    录像的人坐在了桌前,镜头对着桌子上的白纸本,然后一只颤抖的手拿起桌子上的笔,在纸上写下了红色的字:我要他的心,看看里面到底有没有我。
    写完之后,那只手将纸叠成纸条,然后敲了三下桌子,桌子便突然震动起来。这时,只听“哗啦”一声,一只苍白、上面布满了尸斑的手从桌洞里伸出来,直接将纸条抓进了桌洞里。随后镜头剧烈摇晃,录像的人跑出那间教室,视频便结束了。
    看完视频,我满头都是冷汗,竟然真的有那间教室……
    “既然这段录像是田雅婷录的,那你说她纸条上写的‘他’会是谁呢?”说完话,佟小虎还看了看我的胸口。
    我打了一个哆嗦,吞吐道: “别胡说八道了。”
    我用鼠标接着往下拉,帖子上的网友留言已经铺天盖地,自然又谈起了那间“教室”的传闻。

    几年前有一所向阳中学,学校的规划很好,教学质量也非常高。但有一次不知什么原因,“04美工”那间教室起了火灾。火势非常大,据说烧掉了裉大一片地方,并且伤亡惨烈。出事后,学校就搬迁了。那会儿我们学校刚好想要扩建,于是打算在那里翻新,建立一个新校区。然而,在动工的时候就频频有闹鬼的传闻传出,并且出了很多次伤亡事故。最后没有办法,工程只好停止。
    从前的那间04美工教室已经无法找寻了,但有谣言说,那间04美工教室还在那片区域的某个地方,并且已经完全变成了“鬼教室”。那场大火中死去的男生女生们,整日无聊地徘徊在那里……
    “看来那间教室的传说是真的啊。”佟小虎支着下巴, “听说要是找到那间教室,将留言写在纸上,那些鬼就能收到。等看了留言之后,无聊的它们也许就会按照纸条上面写的去做了。”
    佟小虎接着又说: “但那间教室好像不是那么容易就能轻易找到的,想写下纸条,也必须要有代价才行。”说完话,他回头看了我一眼。
    我就像是一个泄了气的皮球,一副抑郁不振的样子。
    “你别害怕,这些都不一定是真的。说不定那段视频也只是个恶作剧,田雅婷用来吓唬你的。”
    我在心里冷笑:广大校友可不这么想,他们在贴吧上的评论都好像判定了我的死刑。佟小虎关掉电脑出去接电话了,一猜就是追求他的张晗打来的。
    晚上,夜深人静,我怎么也睡不着,脑子里一直在想那张纸条上的内容。
    就在这时,耳边忽然响起了“嘎吱”一声,寝室的门被人推开了。我心里“咯噔”-下,抬头看是荆一,他一整天都没见着人影了。此时,他面无表情的样子就像是一张死人脸。路过我这里时,他冰冷地扫了我一眼,然后就上床了。我也重新躺下。可紧接着,又响起了一阵开门声,这彻底让我恐慌了。这么晚了会是谁呢?
    我慢慢地抬起头,耳边忽然响起一阵“咯咯咯”的笑声,紧接着一个白色的影子闪进了寝室。我看不清那是谁,因为他的速度太快,只感觉像是一个矮个子的男生。随后,满寝室都是笑声和光着脚跑步的声音,还有点点血迹落在地上。
    我趴在被窝里吓得气都不敢喘一下。难道是那间教室里的鬼看了田雅婷的留言条,要来挖出我的心了吗?
    思考间,耳边的声音忽然不见了。我以为鬼已经离开了,结果等我慢慢睁开眼睛,竟看到一双惨白的人腿跪在我床头前,上面破裂的皮肤一意儿一点儿地掉落。再往上看,便看到一张十八岁左右另鬼的脸。它的嘴越张越大,然后响起了一阵奇怪的嚎叫。它抬起黑色指甲的手,直接扒开我的衣服,对准我胸口的位置插了下去……
    醒来之后才想起来,我好像是疼晕过去的。下一秒,我立即去看胸口,上面只有一道很浅的划痕,没有血流出来。我松了口气,也许这划痕是我自己抓的,昨晚的鬼只是幻觉。我看了一眼手表,竟然已经快中午了。
    听到我的声音,佟小虎走过来,一脸惊喜地说: “你可终于醒了,我跟你说,荆一在校园网上又发了一个帖子,他要去‘直播04美工教室’!”
    我一听,顿时来了精神。他去那里要干什么?随后我给田雅婷打去电话,依然迟迟没有人接。再打给她的室友,也说从那段视频传出后,就再没见到过田雅婷。
    我知道了,荆一一定去找田雅婷了,他比我更放不下心。
    我跟佟小虎坐到了电脑前,帖子已经被顶到了论坛最高的位置,里面只有两张照片,第一张是一条崎岖的小路,第二张是那面破旧的墙壁。
    我让佟小虎存好照片扩大一下,然后在墙脚下看到了一部红色的手机。我不会认错,那手机正是田雅婷的。我开始不安起来。
    佟小虎不停地刷新页面,几次之后终于看到了荆一更新的视频。可以看出,那是在某栋破旧的教学楼中,墙壁和走廊都磨损得十分厉害,不是坏了瓷砖,就是少了玻璃,还有很多污浊的痕迹,一看就是火灾留下的。镜头摇摇晃晃,能看出录像的人心里十分紧张。画面来到了一个拐角处,一转弯前面突然出现了一个皮肤苍白、浑身赤裸的男孩。他瞪着一对黑漆漆的眼珠子,对着镜头露出了一个诡异的微笑。只见男孩牙齿上布满鲜血,口水都要从嘴里流出来了。录像的人好像被吓得愣住了,画面定在地面三秒钟才又放好,对准前面。而这时,那个男孩正侧着身子,对着镜头招了招手,示意跟它走。
    荆一录视频的手正微微地发抖,我甚至可以听到他紧张地咽唾沫的声音。荆一跟上那个男孩鬼的脚步,踩着它留下的血色脚印,七拐八拐地进了一间教室。镜头还特意晃了一下上面“04美工”的牌子。而那个男孩鬼,在走进教室之后就消失了。
    就像上次在网上流传的视频一样,这间教室中几乎没有变化。窗台上依然站着很多条苍白的腿,南边的角落还是那套桌椅。
    荆一走过去坐下来,镜头对着纸和笔。他颤抖着拿起笔,在纸上迅速写下了一行宇:田雅婷在什么地方?

    我的心里一阵内疚:我还曾是田雅婷的男友,都没有勇气去那间教室里问她的下落。
    荆一并没有停笔,他犹豫了一下之后又迅速将刚才的那段话给勾掉了,然后写道:我要让白霜去死!
    看到这里,我和佟小虎都是一惊。因为白霜不是别人,正是我自己!他为什么要让我去死?
    其实想想也很简单,一定是恨我夺走了田雅婷,现在又导致田雅婷失踪。
    我不安起来,不停地颤抖着。
    荆一像是在犹豫着什么,又想伸手去勾掉。结果突然从桌洞里伸出来一只血淋淋的手,一把将荆一的手拍在了桌子上,直接撕掉他手背上的一层皮!
    荆一惨叫起来。不久,视频里传出 “咣当”一声,然后桌子上的血手不见了,传出了荆一焦急的声音: “啊!你怎么了?”
    荆一应该是看到了什么才问出这样的话,内心的慌乱激动可见非比寻常。因为就连录像机也被他不小心打到了地上,刚好照到他匆忙往教室外面跑去。但外面是什么?就拍不到了。
    这画面引起了我强烈的好奇心,能让荆一这么激动的一定是田雅婷。可他的激动中好像又有着一点儿“惊慌”,那是为什么呢?
    过了一会儿,录像机再次被人拿起来,并关掉了视频。
    这段视频实在诡异,佟小虎也一脸迷茫。
    我回到床上,仔细将这两天发生的事想了一遍,做了总结:首先是向田雅婷提出分手之后她失踪了,再出现的时候,便是在网上发了一段在“04美工”里的视频,还要将我的心挖出来。随后,荆一为了去找田雅婷,似乎发生了什么意外,现在也不见踪影……

    想到这里,我给荆一打去电话,结果对方不在服务区。我忽然有了种很强烈的不安感,正想抬头去把佟小虎叫过来一起商讨,结果发现他却不在了。而这时,我忽然在他的床铺上发现一个不同寻常的地方:那枕边的被单上,竟有一抹红色…一
    我走过去,好奇地掀开他的被褥床单。一时之间,我差点儿吓得无法呼吸,他的床上怎么会有这么多血?
    耳边响起一阵由远及近的脚步声,我慌慌张张地把他的床整理好,然后不自然地坐到了对面。
    佟小虎摇摇晃晃地进来,看到我笑着问:“起来了?”
    我木讷地点点头,看他背心的胸口位置渐渐流出了血,于是颤抖地问:“你、你的胸口……”
    佟小虎低头看了一眼,然后深深地叹了口气说:“被你发现了啊?可能是刚才没有缝好吧!”
    “啊?”我惊恐地站起来,看着他退了几步,“你这话是什么意思t”
    “还记得那张纸条上的内容吗?写的是‘我要他的心,看看里面到底有没有我。’我还以为那些小鬼们会取走你的心,结果,真正的目的竟然是我。”
    佟小虎站起来一晃一晃地走过来,眼眶忽然变得塌陷下去,使得五官看上去全都凸出来,鼻子和嘴巴都比原来的大了一圈。尤其是眼睛,就像挂在脸上的两个鸡蛋。
    我忽然想起那晚的场景,怪不得那个鬼没有对自己下手……
    佟小虎脱掉背心,只见他的胸口处有一道很长的丑陋伤口,上面是他歪歪扭扭拿针线缝出的痕迹,但好像缝合得很不结实。随着佟小虎的走动,那些线一根根地全都崩开了,鲜血“噗”地一下全都从伤日处流出来。一股刺鼻的血腥味儿差点儿使我晕厥。
    “你不用怕,我的死不是你造成的,我只想在没消散之前再多在阳间留一阵子。这都是命,也没什么好说的。”佟小虎的眼神中有着一种说不出的苦楚。
    我也很悲伤,但是想想又觉得不对,便皱着眉问他: “挺奇怪的,那段视频不是田雅婷录的吗?那写下纸条的人也自然是她,所以如果是她的话,那为什么死的会是你呢?”
    “你还不明白吗?”佟小虎苦笑着,“会对我这么做的只有一个人啊!”
    我不可思议地看向他,难道是张晗?
    张晗一直是个很势力的女生,追了佟小虎很久,可是一直没有追到手。难道是她给鬼写的纸条?但一开始录像的不是田雅婷吗,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佟小虎又找来了针线,开始小心翼翼地缝起他的皮肤。针在皮肤里穿来穿去,看得我头皮发麻。
    佟小虎说,张晗一定知道田雅婷的下落,至少知道那间教室在什么地方。
    我做好决定,拿着手机出门了,这会儿已经快晚上十点了。出去后,我给张晗打了一个电话,没想到电话竞顺利接通了。
    “喂,什么事?”张晗的声音有点儿急躁。
    “出来见个面吧,我想问你点儿事!”
    电话那边停顿了一会儿,随后就被挂断了。
    我迅速向女宿舍楼跑去。好在我跟她同寝的一个女生比较熟,直接在她那里套出了话:二十分钟以前,张晗拿着一个黑色塑料袋出去了,那里面塞满了纸钱。
    如果是拿纸钱的话,肯定是给死人烧纸去了。而离学校最近的烧纸处,是在……
    我迅速跑出学校,直奔西边那条有着十字路口的大街。只见在街口处有只外形似鼎状的铁桶,是专门用来烧纸的。而此时,张晗就站在那里,点燃黄纸之后一张张地往里送,眼角泪汪汪的。
    我走过去躲到一边,正好听到了张晗的自言自语。
    她说自己只是一时冲动才酿下大错,没想到真的会害死佟小虎,其实在她心底,最爱的人就是他。
    原来真的是这样。我听后忍不住走了出来。
    张晗吃惊地看着我,手里递过去的黄纸险些烧到她的手。
    “你、你怎么会在这儿?”张晗退了几步,脸上的表情说不出的别扭。

    “这事儿我已经听佟小虎说了,找你就是想证实一下,更重要的是想知道田雅婷的下落。”
    本来松了一口气的张晗在听到“田雅婷”这个名字后,脸色变得更加难看起来,显得苍白、毫无血色。
    “我、我不知道啊!”
    “你真不知道?”我步步紧逼,明显一副吓相信的表情。
    “不、不知道。当时我在地上捡了一部DV机,自己又是第一次去那种恐怖的地方,觉得走一路录一路比较好……”说到这儿,张晗退了几步之后,忽然踩到什么东西,身体一晃便倒了下去。
    而站在她对面的我正好惊恐地看清了这一幕:她踩到的,是一只血糊糊的人手。我急忙躲到一边。
    张晗一直紧盯着地面,好像四周都是涌出来的鬼手一般。她站起来要跑,脚却被那只鬼手牢牢地抓紧了。随后,一个全身是泥的鬼从土里钻出来,直接一点儿一点儿地爬到了张晗的身上。随着动作,那个鬼身上的泥土也一点点儿地掉落,露出了一个血肉模糊的身体。上面有着大大小小数不尽的伤口,各种内脏全都暴露在眼底,只有脑袋完好无损。
    我吃惊地愣在一边,因为这个鬼不是别人,正是“下落不明”的荆一。张晗用力挣脱着,不停地大声喊叫,向我伸出求救之手。而我早已吓傻在了一边,根本就不知所措。
    忽然,荆一抬起手,露出五只长长的黑色指甲,猛地往下一拍,直接拍掉了张晗的脑袋。然后用力一踩,将她的脑袋踩得稀巴烂,还吐了一口口水在上面。

    我吓得腿脚一软,倒在地上,惊恐地看到荆一慢慢地回过了头。除了脑袋之外,它的身体慢慢变得透明起来,它看我的表情中透着无尽的伤感。
    “现在,只有你能救田雅婷了。”它苦涩地说道。
    我疑惑地看着它,它告诉了我全部的真相。
    原来,去“04美工教室”是需要代价的。的确,在那间教室里写下一张纸条,那些无聊的鬼收到后很有可能会去帮你。但作为代价,你也会被鬼留在那里永远陪着它们。当时刚分手的田雅婷非常难过,就在大街上漫无目的地走着,结果阴差阳错地到了那片旧校区。当时她的精神濒临崩溃,抱着“生无可恋”的心理,拿出之前学校活动的DV机继续上了路。结果却在路上遇到了张晗。两个人本来就不合,再加上双方的心情都很不好,于是就大吵了起来。最后,张晗打晕了田雅婷,拿着她的DV机找到那间教室,以试一试的态庋写下了纸条。没想到,真的撞到了鬼。没有办法,鬼要她付出代价。她为了保命,就把田雅婷留在那里,自己活着出来了。然后,她将视频以田雅婷的名义挂在了网上,好证明并不是自己所为。
    接着,荆一也找到那里,并发现了被鬼折磨掉半条命的田雅婷。虽然荆一救人心切,但也没有办法,因为他也要把自己的命作为代价供给鬼了。所以,如果想要田雅婷活着回来,只能让一个人去代替她……
    听了这些话,我彻底明白了。
    第二天,校园网的贴吧上又多出了一段视频,点击率要比前两段高得多,网友留言更是多到数不清。
    视频里的我坐在美工教室的课桌前,说: “田雅婷,其实跟你提出分手后我就后悔了。我和你说分手,只是因为各方面的压力太大。事后想起以往的一幕幕,我才知道,只有你对我是最好的,而我也一直深深地爱着你。可等我想再挽回,却已经没有机会了。这次,就让我代替你把命留在这里吧!而你,一定要替我好好地活下去。”
    说完这些话,我在纸上写下了一行字:请让我代替田雅婷留在这里吧!
    纸条被鬼手拿进了桌洞,看视频的田雅婷留下了眼泪。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X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