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校园鬼故事 > 校园怪谈之捕药 > 详细内容

校园怪谈之捕药

分享到:
关闭
作者:想你っ  阅读:590 次  点赞:0 次  鄙视:2 次  收藏:0 次  由 story1.669977.net 收集整理
听故事 - 校园怪谈之捕药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5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下一条内容?
立即播放当前内容?
确定
确定
取消

    杨清觉得自己的耳朵出了点儿毛病,因为在晚上的时候,总会听到有人打喷嚏的声音。但实际上,寝室里一共四个人,其中孙凡请假回家,剩下的两个人没有一个人感冒。
    就像是今晚,杨清又被一连串的咳嗽声吵醒了。寝室里黑黑的,彭景琰和孙阔都睡得十分香甜,没有发出半点儿声音。
    “阿嚏!”
    又一声响在耳边,杨清甚至都能感受到对方喷出来的“口水”。这样不行,一定要找到是谁在打喷嚏?
    杨清起来去看看室友,结果一无所获。
    就在这时,他忽然感到脚下传来了丝丝凉气,于是看向下铺的孙阔。孙阔的被子裹得很严实,很冷的样子,而在他的床下,正有白气慢慢地散出,已经把孙阔的脚围在里面了。
    杨清打了一个冷战,急忙退到自己的床上不可思议地看着。杨清发现那一连串的咳嗽声就是从床下那白气深处传来的,他的心不由自主地提了起来,好奇地探下身子往床下看。在那团白气中,好像有一个灰色的影子。
    杨清点亮手机灯照过去,灯光一闪,我的天!竟然照到了一颗闭着眼睛、腐烂的人头,而且嘴巴一张一合,好像病得很严重。
    “好冷啊……”
    听到这冰冷的声音,杨清急忙收回手机,把自己缩进了被窝,只露出一双眼睛偷偷地看着。
    很快,就有一只惨白的手臂从床下伸了出来,指甲呈现黑色,十分长,~个全身青白、五官扭曲、身体瘦如木柴的秃头恶鬼爬了出来。它一边爬一边不停地咳嗽,身体很虚弱的样子。恶鬼慢吞吞地爬到孙阔的床上,然后趴在了孙阔的身上。孙阔依然用被子把自己裹得像个粽子,一动不动像个木头人。那个恶鬼冷得直发抖,直接用力扯过孙阔的被子,钻进去搂住了他。
    一人一鬼在一起,看得杨清十分别扭。那个恶鬼身上有类似一层霜的物体,也逐渐染在了孙阔的身上,然后慢慢融进了孙阔的身体里。
    恶鬼打了一个饱嗝,冷笑道: “这回暖和多了,病也好了一半儿。”说完这句话,恶鬼就神奇地消失了。
    床上的孙阔好像没有任何知觉,背对着杨清,被子都不知道盖上。杨清走过去,发现孙阔的身体非常冰,于是给他一个电热宝,并帮他盖好了被子。
    杨清害怕孙阔会有事,所以从早上睁开眼睛就一直在留意孙阔的状态,看他很正常才放心。然而,当孙阔去打水洗脸的时候,他手刚一触碰水面就突然倒在了地上,手也变得皱皱巴巴,好像被淹死的一具尸体。
    “怎、怎么会这样?”孙阔不可思议地看着,没有一点儿力气。
    杨清急忙迎上去,和彭景琰一起把孙阔抬回了床上。刚一放下,孙阔就打了一个喷嚏,喷出来的却不是口水,而是血雾。他冷得浑身发抖,皮肤渐渐变得苍白。
    “是不是生病了?”彭景琰说道。但他却感到很奇怪:怎么会喷血呢?
    “去医院看看吧!”孙阔有气无力地说道。
    只有杨清什么也没说。
    经过检查,孙阔没有什么毛病,根本查不出他这种状况的起因。没办法,只在回来的路上买了些感冒药。
    不曾想,孙阔吃完感冒药之后变得更严重了,不光上吐下泻,身体白得就像结了一层霜。看孙阔躺在床上病得实在难受,杨清便把昨晚见鬼的事说了出来。三个人都非常恐惧,尤其是孙阔,感觉已经命不久矣了。

    “这么说,他身上的病是鬼给传染上的?”彭景琰吃惊道。
    “应、应该是这样吧!”杨清只是看到了,但他又不懂这方面的事情。
    就在这时,忽然响起了一个男声,原来是孙凡回来了。孙凡和孙阔是表兄弟,他之前有事请假了。
    寝室里说的话孙凡也听到了不少,他沉着脸过去,直接拿过孙阔的手开始把脉。大家都没想到,孙凡竟然还有这么一手。孙阔不停地咳嗽,孙凡的脸色变得越来越差。
    “那些惑冒药别吃了,他是染上了阴病。”孙凡虽然是孙阔的弟弟,但在体质上完全强于孙阔,并且对鬼魂之说略懂一二。
    原来,孙阔的体质天生属寒,容易招鬼上身。杨清和彭景琰听后都恍然大悟。
    “那现在怎么办?”
    孙凡想了想说: “我也不是驱鬼的,只是稍微懂一点儿而已,等晚上再最后确认一下吧!”
    杨清不明白晚上要确认什么,但刚才孙凡对孙阔的眼神示意却被他捕捉到了。然后,孙凡就像个没事人一样直接上床睡觉,背对向他们。
    夜深人静,杨清的心里毛毛的。孙阔已经睡着了,停止了咳嗽声,而孙凡更是睡到打呼噜。他们两个当事人怎么会睡得这么舒心?
    就在这时,忽然响起了一阵轻轻的敲门声,一丝丝的红色气体从门缝里飘了进来。
    “杨清!”头上响起彭景琰恐惧的声音。
    随后,彭景琰下床来到了杨清的床上。
    “你说是什么要来了,是不是孙凡白天说的那件‘确认’的事?”
    杨清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因为房门已经无声无息地开了,一个黑色的影子随着红烟一同飘了进来。彭景琰抓着杨清的手全是冷汗。
    很快,红烟就“塞满”了他们的寝室。那个影子变得越来越清晰,竟是一个血肉模糊、少了半边脑袋、身上满是虫洞的恶鬼。那恶鬼一边走一边流着口水,拖着左腿一瘸一瘸地走向床上的孙阔。而孙阔就像上次一样,一动不动地躺着。地面满是鲜血,恶鬼的左腿拖出了一道长长的血痕。
    杨清忽然有种不详的预感。
    果然,恶鬼走到孙阔的床前拉开了他的被子,血糊糊地钻了进去。恶鬼腐臭的血液沾了孙阔一身,长满水泡的舌头在他的脸上舔来舔去。看的二人恶心得想吐。

    “不行,我得去把孙凡叫起来。”
    杨清刚要起来就被彭景琰拉住了。
    “你疯啦!这一动不得被鬼发觉吗?”彭景琰正色道。
    “那怎么办?不能眼睁睁地看着孙阔被鬼伤害啊,他弟弟不是懂这方面的事吗?”
    “不对。”彭景琰轻声道, “你想想,孙凡平时是睡觉这么死的人吗?”
    杨清皱着眉,想想也对,难道他们是故意的?
    这时,趴在孙阔身上的恶鬼打了个哈欠,然后诡异地发出了“咯咯咯”的笑声。它慢慢地爬下床,开门出了寝室……
    彭景琰吃惊地道: “我的天,杨清,你看到了吗t)那个鬼的腿好了!”
    杨清没有说话,只是收回望向房门的眼睛,向孙阔的腿上看去。
    果然如杨清所料,第二天孙阔的腿变瘸了,就和昨晚那个鬼瘸的是同一只腿。孙阔一脸绝望,孙凡在床边细心地照顾他,脸上尽是倦意,好像一夜没睡。
    “这就是你要确认的?”杨清有点儿气愤。
    孙凡默默地点点头说: “我只是想确认下我想的对不对,现在看来,这的确是阴病。其实除了我们活人,鬼也是会得病的,严重者还有可能魂飞魄散。因为不能带病投胎,所以要立即治好。那么要想尽快医治好,最快捷的办法就是……”
    “就是直接传染给活人对吗?”杨清接过去说道。
    “对。”孙凡叹了口气,接着说, “这还不是最恐怖的。最恐怖的是当一个活人被感染上阴病后,就会成为一个‘感染体’,随后,就会有更多的患病鬼来找他传染自己的病。”
    此话一出,三个人都吓待大惊失色。
    “那怎么办啊老弟,我可不想死啊!各种各样的阴病染我一身,我得多惨啊?”孙阔哭丧着一张脸,那条腿现在拾都抬不起来。
    “也不是没有办法……”
    孙凡所谓的办法,说出来简单做起来难。就是一定要找到刚死没多久,身上还保留一点点儿阳气的人,将其身上的肉用刀取下,削成小片煮成汤吃,这样吃上三天定会恢复原样。知道这个办法,杨清和彭景琰都觉得有点儿恶心,孙阔也脸色一变。
    就在这时,突然响起了一阵敲门声。随后,一股股鲜血从门框缝隙里流淌下来,在门上流出了一个诡异的图案。
    “事不宜迟,还是快点儿行动吧,再晚点儿就会有更多的鬼找上来了!”孙凡说完话,直接把孙阔背了起来。
    “我俩帮你开路。”杨清顺手拿起一个拖把,彭景琰忍着血腥味儿开了门。
    只见门外是一个全身腐烂、满脸肉瘤的女鬼。女鬼嘴里一直“咯咯咯”地叫着,脸上“挂着”的两个眼球滴溜溜地转,直接盯向孙阔。它嘴角一歪,诡异地笑了,然后迅速张开血淋淋的手向孙阔伸去。
    “小心啊!”
    杨清拿着拖把准备砸下去,孙凡一转身急忙躲开了。那个女鬼扑了个空,等反应过来再要扑上去时,杨清的拖把已经用力挥下,直接穿透了女鬼软绵绵的胸口。四个人跑出寝室,将门关得死死的。
    “走吧,我知道一个小地方还流行土葬,可以方便得到尸体。在校外打车的话,估计一个半小时就能到。”孙凡着急地往校门口跑。
    彭景琰还有点儿犹豫,这样去“偷”尸体真的好吗?杨清心里也有点儿疹的慌。但是,两个人的脚步都没有停下。
    一个半小时的路程,四个人下了车。因为时间紧迫,孙凡直接把孙阔背在身上跑。杨清和彭景琰左看右看,一脸恐慌,深怕会有恶鬼找上门来。这么荒凉的一处坟地,什么鬼都有可能出现。
    “换我来吧?”杨清看孙凡累得满头大汗,便提出要换他背。孙凡却摇了摇头,看向了高个子的彭景琰。彭景琰立刻会意,直接弯下了腰。
    孙凡说在这附近有一座小村落,那里的人还在土葬。如果运气好的话,能寻到新的土坟,那下面一定是死了没多久的人。四个人放慢脚步,一边走一边看郡些土坟。灰白色的石碑插在上面,一张张黑白的照片就像一双双诡异的眼睛,伴着吹来的阴风,使人不寒而栗。
    就在这时,他们忽然听到了一阵 “沙沙”的响声。一回头,只见一另一女两个恶鬼一个飘着一个爬着向他们追了过来。女鬼的长发沾染着鲜血贴在脸上,张着嘴流着口水,看着孙阔恨不得一口吞下。相对比,那个男鬼冷静多了。虽然身上布满了伤口,每动一下都有肉块掉落下来,但丝毫不影响它在地上爬的速度。
    “分开跑吧!”孙凡大汗淋漓,一边东张西望一边说道, “鬼的目的是孙阔,我背着他把鬼引开,你们两个分开去找尸体,这样也会更快一些。”
    孙凡说得在理,这里就数他的体质最好,而且还能想办法甩开那两个鬼。只要杨清和彭景琰能迅速找到尸体,这样就没问题了。
    杨清和彭景琰兵分两路。
    杨清真的挺害怕的,这地方凄凉阴森,还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突然出来一个鬼。他叹了口气,四处望了望。天空昏暗,像是要出现什么恐怖的怪物,四周压根儿就没有几座坟。杨清转了一圈儿,不敢正眼去看墓碑上的照片,只低着头看坟土新不新。看到最后一座坟的时候,突然有一只血淋淋的手从土堆里钻出来,吓得他直接跳了一下。
    赶紧跑吧!别说什么找新坟,再一会儿连命都得搭在这儿。杨清回头看了几眼,好像有个鬼从坟里爬了出来,他脚下的速度更快了。之前彭景琰好像往西北的方向去了,于是,他绕过几座坟也往那边跑去。
    阴风“呜呜”地响在耳边,杨清累得已经快要脱水了。就在这时,他看到了孙阔和孙凡。此时二人鬼鬼祟祟的,正躲躲藏藏地靠近彭景琰。
    杨清皱了皱眉,也开始找坟地掩护着往前走。他要弄清楚他们要千什么。
    彭景琰正在一座新坟前忙碌着,不停地挥动着铁锹,看来已经找到了一具“新尸体”。
    “我们一起帮你吧!”
    彭景琰回头,看说话的正是孙凡:“来吧,正好加快点儿速度!”
    孙阔在旁边坐着,彭景琰和孙凡一人一锹,很快就挖出了坟坑。下面果然是具刚死不久的尸体。
    “终于完事了!”彭景琰擦了擦汗,笑容满面。
    “要我看……还没呢。”孙凡忽然诡笑道,然后一铁锹拍晕彭景琰,把他踢进了坟坑,开始迅速往里填土。
    到这里,杨清实在看不下去,急忙冲了出去。
    岫陕住手!你干吗呢?“
    高大的孙凡直接扛着铁锹站在他面前: ”你也想下去?“
    杨清犹豫了,硬拼的确不是他的对手,于是转身看向孙阔。

    孙阔看着别处,不敢正视他,只嘟囔着说: ”在寝室的时候孙凡说了谎,想治好我不能用那种普通的死人肉,一定要活埋而死的死人肉。“
    ”不光如此,还必须是那种和鬼躺在一起的人肉。这样的人肉能充分吸足阴气,才能做成好药。“孙凡放下锹,坑里的彭景琰只剩下了一颗脑袋。
    这时,彭景琰身边的那具”尸体“突然尸变成鬼,丑陋的嘴巴不可思议地越张越大,露出了两排血齿,一口便将彭景琰的头给咬了下去。同时,它抬起右手插进彭景琰的腹部,掏啊掏啊,直接拉出了一条血淋淋、布满了泥土的肠子,然后放进嘴里兴奋地吸允起来。
    杨清看得想吐,转身眼泪都流出来了。
    ”真他妈恶心!“孙凡又加快了速度,直到将彭景琰和恶鬼全都埋掉。
    看着那座坟,杨清心里一直内疚着,孙凡又重新背起了孙阔。
    ”现在还不能放松,孙阔依然是危险的,等三个小时之后才能食用彭景琰的尸体。“孙凡回头对杨清一声冷笑,”你要是想继续留在这里招鬼,那就别走,我们兄弟俩可不奉陪了。“说完话,便越走越远。
    孙凡和孙阔在路上躲来躲去,时刻留意着周围的动静。这地方阴气太重,那些老弱病残的鬼一个个正流着口水。
    ”谢谢弟了。“孙阔说道。
    ”等你完全好了再说吧!“孙凡苦笑着, ”你说我这人是不是挺坏的?“
    话音刚落,只听背后传来一声惨叫。孙凡抬头一看,在孙阔的身上竟然蹲着一个不停打着哆嗦的小鬼。那小鬼把长舌头直接伸进了孙阔的耳朵里。
    ”请让我健康吧!“小鬼舔了舔,然后沙哑地说道。
    ”起来!“孙凡直接甩去一张驱鬼符赶走了小鬼。 往后找来的鬼一个接着一个,孙凡求来的符也用得差不多了,两个人遍体鳞伤,终于熬过了三个小时。等他们再回去,发现杨清还在原来的地方躺着,相安无事。
    孙凡一直都在看时间,等到了四点一刻,立即拿着铁锹忙碌起来。杨清看了一眼挖好的坟坑,这回是彻底吐出来了。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之前的那具死尸已经变得血肉模糊,就好像肉和骨骼完全分离了一样,并且牢牢地贴在彭景琰的身上,像是深深地”陷“进了彭景琰的身体里。彭景琰死得很惨,身上大大小水都是被鬼抓出来的手指洞,五官十分狰狞,眼睛瞪得如同鸡蛋,内脏、肠子全都流了出来,其中的一根还缠在恶鬼的身上。

    ”好恶心,它们俩还挺缠绵,不过缠的越紧就证明彼此吸收的越好。“孙凡回头笑着对孙阔说, ”大哥啊,想让自己快点儿好起来,我就给你整几块彭景琰的肉尝尝,配着那个鬼的骨汤一起喝,效果最佳!“
    这话听得杨清打了个冷战,孙阔的脸色也不怎么好。
    ”快搭把手!“
    杨清只好硬着头皮,过去和孙凡一起去锯那些尸体,锯成一块一块的,然后打包弄回寝室。
    等回去之后,孙凡一个人下厨煮肉。很快,一晚人肉鬼骨汤就端了上来。杨清皱着眉去看,一开始孙阔还很难下咽,但到最后就像是上瘾一般,开始大口吃肉大口喝汤。碗底剩下的几根头发,也被孙阔吸了进去,看得杨清恶心至极。眼睁睁地看孙阔吃完这些,孙凡和杨清都好奇地打量着他。只见孙阔开始昏昏欲睡,没一会儿就倒在了床上。
    一个多小时之后,孙阔彻底恢复了。孙凡跟他好得跟一个人似的,只有杨清闷闷不乐。
    夜深人静,睡醒一觉的杨清忽然觉得有点儿口渴,便坐起来喝了口水。忽然,他觉得好像少了点儿什么。仔细一想,这寝室竞少了孙阔的呼噜声,以往就他的声音最大。杨清走过去一看,怪了,孙阔根本就不在床上,而且他的床冰冷刺骨,就像殡仪馆里放尸体的玻璃棺。杨清急忙去叫醒孙凡,孙凡听后,立即坐了起来。
    ”难道出意外了?“孙凡趴在床前一看,月光下,孙阔低着头,如一具行尸般出了宿舍楼。
    ”快走!“孙凡立即跑了出去,杨清故意出去得晚了一点儿。
    孙阔虽然在走,但是速度却非常快,他直接往西北的方向走去,这个方向一看就是那座坟地的方向。孙凡跑了好一会儿才追上他。
    这种解决阴病的方法,孙凡也是第一次尝试,会有什么意外发生他自己也不知道。但他有种感觉,那就是绝对不能让孙阔再回去。
    孙凡用尽全身的力气才掐住孙阔的手臂,挡在他前面不让他动弹,但要想重新领回去还是十分艰难。月光下,眼前的孙阔慢慢地抬起了头,只见苍白的一张脸下,一对血红的眼睛触目惊心。
    ”孙阔,你醒醒啊!“孙凡急得直皱眉。
    而在这时,孙阔忽然嘴角上扬,诡异地笑了。孙凡意识到了什么,低头一看脚下,补阔竟然没有影子。同一时间,孙阔反过来抓紧了孙凡,手指的力道越来越大,竟然直接掐进了孙凡的肉里。
    ”啊j“随着孙凡痛苦的嘶吼,孙阔的手臂越勒越紧,最后竞把孙凡完全抱进了自己的身体。
    这时,杨清也赶了过来。看到这一幕,他忽然笑了。被孙阔搂过去的孙凡正好面对着杨清,他咬牙切齿地说: ”是你!“
    ”没错呀!“杨清笑着走过来, ”没想到真的会成功。当时在坟地你们离开我,把我留在那里,彭景琰死后灵魂出窍,就和我商讨演了这场戏。
    它说在孙阔食用它的肉体时,它会趁机钻进去,占用一会儿孙阔的身体,然后帮我完成计划。“
    孙凡沙哑地问道: ”你、你的计划是什么?“
    杨清不动声色地解开上衣,只见他的身上到处都是腐烂的伤口,其中有刀伤、有刮伤、还有烧伤。
    他叹了口气说: ”因为我也得了阴病,在孙阔之前,早就有鬼看上了我。我也想用你说的方法找到解药啊,那就是你的尸体!“
    孙凡看见杨清笑着走来,最后不甘心地闭上了眼睛……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X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