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校园鬼故事 > 阴媒配对 > 详细内容

阴媒配对

作者:旋律是依恋゛  阅读:394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story1.669977.net 收集整理
听故事 - 阴媒配对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下一条内容?
立即播放当前内容?
确定
确定
取消

    做我的男朋友
    “张墨,你看这个女生和你多般配。”宁雨指着电脑上的一张照片说道。
    正在玩手机的张墨听到宁雨的话,转头看了过去。只见电脑打开的网页上,自己的照片和一个长相甜美清纯的女生照片放在一起。照片下面显示两个人的恋爱指数居然高达99%。
    张墨说道:“你干嘛用我的照片,怎么不用你自己的?”
    宁雨“嘿嘿”一笑:“谁让你是咱们寝室最帅的呢。这个游戏软件挺好玩的,就是不知道这个女孩是不是真有其人呢?”
    “一个游戏软件你都信。我去吃晚饭,要带什么?”张墨眨了眨眼,淡淡地道。
    宁雨摇摇头,表示不需要,一边鼓弄电脑一边开始吃着膨化食品。张墨无奈地摇了摇头,走出了寝室,打算去食堂吃饭。
    就在他路过操场的时候,看到操场正中央站着一个长发飘飘的女生。那个女生身穿白色长裙,身上带着一层淡淡的月光。只见她正低着头,像是在思考着什么。
    平日里张墨绝对不是一个好奇心重的人,可今天不知道怎么了,自己竟然朝着操场中央跑去。然而,他只跑了几步,就被吓得停住了脚步,双腿一软,整个人都瘫倒在地上。张墨看清了那个女生的脸,居然和之前电脑上那张照片上的女生一模一样。但恐怖的是,这个女生的脸一半是好的,另一半则是血肉模糊,眼珠还耷拉了下来。这是个女鬼!
    女鬼看到张墨,扯出一丝微笑,伸出手想要将他拉起来:“你是我男朋友吗?”
    张墨也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勇气,站起来一把推开女鬼,撒腿就跑。突然,一股强大的拉力拉住了张墨,冰冷的气息吹进了张墨的耳朵:“你和我配对了,男朋友。”
    张墨“啊”地大叫一声,突然想起来他脖子上挂着一块开了光的玉佩,他赶紧扯下玉佩,按在女鬼身上。女鬼吃痛,一下子放开了张墨。他看准时机,立马撒腿就跑走了。女鬼看到张墨跑开,并没有进一步的动作,只是看着他的背影喃喃细语。

    气喘吁吁地跑回寝室,张墨一把将门死死关住,并且反锁上了。
    宁雨看着气喘如牛的张墨,打趣道:“怎么了,你身后有鬼追你啊,跑得这么快?”
    张墨顾不得回答,直接一把抢过宁雨的电脑,不顾宁雨的抱怨,打开了之前那个游戏软件。
    软件一打开,张墨就瞪大眼睛,瘫坐在椅子上。只见软件的最上面,写着血红的大字:阴间配对站。
    “为什么要把我和死人配对?”张墨愤怒地冲着宁雨吼道。
    宁雨似乎被张墨吓到了,小声辩解:“游戏是在李新电脑上找到的,我觉得好玩,就偷偷下载过来了。”
    “什么?你居然动我电脑里的那个东西?”刚走进寝室的李新皱紧眉头惊道。
    宁雨知道闯祸了,有些害怕地点了点头。
    计策
    在阴间有许多单身鬼,这些鬼很不甘心,希望能够找个伴儿一起在阴间生活。所以这个时候,就会出现一种术士,专门替鬼做阴媒。他们会将阴间需要找对象的鬼输入一个软件里面,然后再从阳间找那些快要死的人,促成阴媒。当然,并不是每一对都会成功,也会有失败的时候。这个时候,通常烧些纸钱、讲明原因就可以息事,不然鬼就会一直缠着术士。

    听完李新的话,宁雨和张墨都安静地不说话。
    “你不是将死之人,但现在那个女鬼找过你,就说明想要和你谈恋爱。现在也只能烧纸钱试试,看看能不能说清楚。”李新叹了一口气无奈地道,“待会午夜你和我一起去操场,如果烧了纸钱,女鬼收了,那这件事就算过去了。”
    午夜十二点,三个人带着纸钱和铜盘来到操场。
    一阵阵凉风吹得宁雨和张墨瑟瑟发抖。李新一语不发,将纸钱扔进铜盆里,然后将写着张墨生辰八字的黄符纸一起放进盆中。他双手结印,口中念念有词,随后铜盆里突然着起了火,宁雨和张墨纷纷吞咽了一口口水。李新一把扯过张墨,咬破他的手指,将他的血滴到盆中。
    诡异的是,血一滴入盆中,本来明晃晃的火焰一下子变成了惨绿色,四周还不断传来一声声的低吟。
    张墨和宁雨两个人害怕地抱在一起,李新又将一张写着张墨名字的小纸人扔进火里。纸人一接触到火,突然发出了瘆人的笑声,一阵风吹过,火势一下蹿了起来,纸人瞬间被烧成两半,纸人头却朝着张墨飞了过去。李新赶紧从怀里掏出阴阳八卦镜,朝纸人头照过去。一阵凄厉的惨叫声后,纸人头凭空燃烧了起来。
    三个人回到寝室的时候已经凌晨两点了,李新打开电脑看了看那个游戏软件,发现张墨还是和女鬼配着对,并没有解除配对关系。更为棘手的是,连宁雨也被配对了。
    宁雨一看网站上有自己的名字,立刻大叫了起来:“为什么我会在这里,为什么这里会有我的名字?”
    李新拧紧眉头,突然他像是想到了什么,跑到宁雨的床边,一把掀开他的被子,只见被子下全是一捆捆冥币。
    “这是什么意思?”宁雨惊恐地指着冥币问道。
    李新艰难地回答道:“这是阴间的定金,说明这个媒你逃不了。”
    宁雨从惊恐慢慢变得疯狂,他拼命地撕着冥币,然后头也不回地冲出了寝室。
    “我去追他,宁雨现在很危险,你也别出寝室。看刚才那个纸人头飘回来的情景,那个女鬼可能还没放过你,还会来带你走。记住,一定不能出寝室。”匆忙嘱咐完后,李新也跑出寝室,只留下张墨一个人面对过分安静的寝室。
    真真假假
    张墨瑟瑟发抖地蜷缩在被窝里。突然,一阵血腥味儿飘进他的鼻子,手心里也不断泛起黏稠感。张墨强忍着内心的恐惧,低下头一看,整只手上都是鲜血,并且还有越来越多的血从手心里冒出来。
    张墨惨叫一声,掀开被子下了床。寝室里一片血红,还掺杂着一些令人作呕的肉末和碎骨。一滴鲜血滴落到张墨的脸上,他双瞳瞪大,颤抖地抬起头往天花板看去。只见半截尸体正倒挂着,鲜血顺着尸体的头发缓缓滴落下来。突然,那尸体动了起来,它扒开遮盖住面颊的头发,朝着张墨露出一抹狞笑。
    张墨认出来了,它就是那个女鬼,看来它并不放过自己。这么想着,张墨立马冲到门把处。就在他的手握在冰冷的门把上、想要打开时,脑海中突然想起李新对他的叮嘱:千万不能离开寝室。他强忍住害怕,闭上眼睛,默念之前偷偷和李新学的几句简单的咒语。
    再次睁眼时,刺鼻的血腥味儿没有了,肉末和碎骨、天花板上倒挂的尸体都没有了。只是窗外的玻璃正发出“砰砰”的声音,女鬼半张腐烂的脸正幽幽地盯着张墨,眼里露出深深的失望之色。这下子张墨明白了,刚才应该是那个女鬼的幻术,目的就是为了引诱他走出寝室。
    就在张墨稍微放下心时,寝室门突然被人推开,李新从外面走了进来。还没等张墨问什么,李新就先开了口:“这个寝室有危险,快跟我走。”经过之前的事,张墨对李新的话是言听计从,没有多想便跟着李新出了寝室。
    李新拉着张墨来到学校人工湖旁边,张墨突然一把甩开李新,一脸防备地盯着他:“之前你不是追宁雨去了吗,他呢?”李新笑了笑没说话。
    “说,你到底是谁?”张墨指着李新大吼。
    李新轻笑一声:“你怎么知道我不是真正的李新?”
    张墨指了指李新的脚下,只见他的脚下空空如也,没有影子。
    假李新见被张墨识破,笑了笑,淡淡地道:“我就是那个女生,也就是要和你做阴媒的女鬼。”说完,它的脸赫然变成张墨在操场上看到的那般模样。

    张墨顿时感到一阵刺骨般的恐惧袭遍全身,全身发软。
    看到张墨这么害怕自己,女鬼急忙说道:“你别害怕,我不会害你,我是在救你。我接下来说的话你必须要记住,不然你会很危险。”女鬼叹了口气,继续说,“我叫小月,几天前被人害死,由于是枉死,我变成了孤魂野鬼。在阳间有很多像我这样的孤魂野鬼,阴间为了不让过多的孤魂野鬼危害人世,想出了一个办法:当阳间有人愿意和孤魂野鬼做阴媒时,孤魂野鬼就可以得到一个投胎的机会。但是结阴婚就必须放弃生命,而愿意放弃生命的人太少,所以就出现了一种法师。他们设计出一种软件,只要鬼魂和某个人恋爱指数配对成功,他们就会怂恿和帮助鬼杀了那个人。而他们会得到相当丰厚的报酬。”
    张墨惊得合不拢嘴。如果女鬼小月没有欺骗自己的话,那这么说,李新是想要他的命,来得到一大笔报酬?
    可是他真的应该相信一个鬼说的话吗?张墨的头疼了起来。
    人鬼斗
    “张墨,你怎么能相信一个女鬼说的话呢,还不到我的身边来?”突如其来的声音从一旁的灌木丛后传出来。小月一脸狰狞地盯着从灌木丛后面走出来的李新。
    李新冷冷一笑:“如今话也说开了,我就不隐瞒了。真是没想到,你胆子够大,在寝室那样子都没有把你吓死。”
    听到李新的话,张墨遍体生寒,原来刚才不是女鬼的幻术,而是李新搞的鬼。果然如人们说的那样:比鬼神更可怕的是人心。没想到同窗好几年的室友,居然有一天为了钱,想要致他于死地。

    小月冷哼一声:“有我在,不会让你伤害到他。”张墨赶紧躲到小月身后。
    只见李新手一扬,一股白烟穿过小月,铺头盖脸地包裹住了张墨。张墨顿时感觉浑身一片灼热,就好像处在大蒸笼里面,豆大的汗珠从他的额间流下,不一会儿他的衣服就都湿透了。张墨感觉他的脑子就像要爆裂开了一样,眼前出现了许多幻影,他看到四五个李新朝着他走过来。
    “闭上眼睛,什么都不要看,不要想!”
    清脆的女声传进张墨的耳朵,他赶紧听话地闭上眼睛,什么也不去想。灼热和疼痛感渐渐减轻了不少,就在这时,张墨突然听到一阵惨叫声。他赶紧睁开眼睛,只见小月倒在地上,一脸愤恨地盯着李新,它的脸色已是惨白一片。
    “我好不容易帮你找了这桩阴媒,你是要也得要,不要也得要。谁也不能阻止我发财!”李新恶狠狠地冲着小月说道,然后举起桃木剑狠狠地扎进小月的脚踝。小月的脚踝“哧哧”地冒着白烟,它痛得大叫了起来。
    “放心吧,不会要你的命,只会让你投胎时废了一双腿。你就看着我杀了他吧。”说完,李新狞笑着朝张墨走了过去。
    张墨惊恐地想逃跑,可还没跑两步就被一块石头绊倒,摔在了地上。看着越来越近的李新,他眼中露出一丝丝的绝望。
    “呵呵,不会很痛的,只要一下,你的生命就结束了。宁雨那小子,说好一起做事三七分,没想到居然临阵脱逃。这样也好,所有报酬都是我的了。”李新从怀里抽出一把匕首,对着张墨阴笑。
    张墨心寒到了极点,他从来没有想过,一直被他当做兄弟的两个室友,居然都想要他的命,而且还决定好了如何分配杀了他之后的报酬。眼看匕首离他的心口越来越近,张墨苦笑一声,等待那剧烈的痛楚。
    可还没等匕首刺下来,就听到眼前再次传来一阵惨叫声,这次的声音是从李新嘴里发出来的。而偷袭他的,赫然就是张墨的另外一个室友——宁雨。
    李新一脸不可置信地盯着宁雨,宁雨满脸愧疚地看着张墨:“张墨对不起,之前是我蒙了眼,答应同李新一起害你。可是后来我想通了,不能为了钱害自己好兄弟。所以……”
    还没等宁雨说完,心急的张墨就跑过去查看小月的伤势。宁雨叹了口气。
    恶斗
    草坪上,小月的双腿已经渐渐变得透明,张墨赶紧将桃木剑拔出来,小心翼翼地抱起小月。
    小月一脸幸福地看着张墨,泪水从张墨的眼眶里流下来,小月伸手抹去,笑着说:“我没有后悔,就算这双腿不要了,也不后悔。”
    张墨哽咽着想说点儿什么,可还没来得及说出口,另一边的李新突然像疯了一样,狠狠地推开宁雨,拔出插在腰上的匕首:“没想到你居然背叛我。”接着,他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符咒,对着张墨小月一人一鬼疯狂地喊叫,“就算我死了,也不会让你们好过!”
    小月皱紧眉头,它知道李新这是打算同归于尽。它转过头深深地看了张墨一眼,认真地道:“从我知道你是我的阴媒时,我就对你一见钟情。”说完,小月推开张墨,幻化出尖爪朝着李新刺去。
    越来越多的鲜血从李新身上流了下来,而小月身上也处处都是被黄符灼伤后的焦痕。眼看李新体力不支就要倒了下去,他突然从脖子上扯出一块玉佩,狠狠地朝着小月天灵盖印下去了。看清李新手里的玉,张墨心下一凉,这块玉佩和自己的那块一样,是开过光的。

    玉佩敲打在小月的天灵盖上,小月发出一声惨叫就倒在了地上,瞬间变成点点星光。而李新则是一脸得意,也倒了下去。
    张墨跑到小月消失的地方,愣愣地看着草坪。草坪上什么也没有留下,只有一块翠绿色的玉石散发出阵阵柔和的光芒。
    看着旁边李新的尸体,张墨心底一阵悲凉。他想要离开这里,他不会忘记有一个兄弟为了钱而要害他,也不会忘记有一个鬼为了救他,甘愿与术士搏斗。
    后记
    一身狼狈的张墨朝着宁雨招了招手,表示要离开这个是非之地。还没等张墨反应过来,一股剧痛从他的胸口传了过来,鲜血像一朵妖艳的玫瑰盛开在张墨的胸前。他不可置信地盯着宁雨,此时宁雨正将一把匕首刺进张墨的胸口。
    只见宁雨满眼的贪婪,更加用力往张墨胸口刺去:“哼,我可不想和李新那个白痴分报酬。当初答应同他合作的时候,这笔报酬就只能是我的。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而我只要动动脑子,就是那只黄雀,哈哈!”
    本来空无一物的草地上突然冒出了一大笔钱,宁雨立马放开匕首,朝着钱奔了过去。他开心地大笑,知道这是他促成阴媒的报酬。
    倒在草坪上的张墨突然露出了笑容。他想,或许这样就能找到小月了,其实小月是个不错的女鬼。看着面前已经近乎癫狂的宁雨,他不会告诉他,就在他冲宁雨招手的一刹那,他拨通了警方的电话。他本想在监狱里忏悔他对小月的悔意,现在看来,已经有更加合适的人选了。胸前的匕首上面还带着那人的指纹呢。
    听着越来越近的警笛声,张墨闭上了眼睛……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X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