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校园鬼故事 > 夜来它蹭网 > 详细内容

夜来它蹭网

分享到:
关闭
作者:看得淡点灬  阅读:324 次  点赞:1 次  鄙视:1 次  收藏:0 次  由 story1.669977.net 收集整理
听故事 - 夜来它蹭网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条内容?
立即播放当前内容?
确定
确定
取消

    窗外有张脸
    何文博走出宿舍楼时,校园寂静无声。冬日的夜晚来得早,到了周末更是冷冷清清。何文博低头向校外走去。
    “喵——”的一声,何文博看到了经常在校园里窜来窜去的那只黑猫。据说,黑夜遇见黑猫是不祥之兆。何文博的视线不由自主地跟随着它,只见一个男生正站在宿舍楼的楼下捧着手机。黑猫跑过去,男生蹲下身爱怜地抚摸它。
    “准是哪个来蹭网的。”何文博想着,出了校门口。
    走了大约十分钟,何文博放慢了脚步。每当走到这个地点,他总是心潮起伏,思绪难平。
    “唰、唰——”路旁的树林里传出声音,一个黑影伏在地上蠕动着。
    “救救我、救救我……”
    听到有人喊救命,何文博快步向前,一个男生正趴在地上痛苦地扭曲着。
    “同学,你怎么了?”他俯下身子问道。
    “救救我、救救我……”男生幽幽地呢喃着,缓缓地抬起了头。
    “啊——”何文博大叫起来。对面的“人”满脸血污,半边的脑袋塌陷下去,眼球突出,嘴唇变形,惨白月光下更显狰狞恐怖,他不是人,是——鬼!

    何文博拔腿便跑,回头望时隐约看见两个黑影纠缠在一起,像是在打架。
    还好回来时,平安无事。此时的校园已是漆黑一片。
    咦,那个男生怎么还在呀,网瘾真大。然而下一秒,他呆住了。
    只见那男生的身体慢慢漂浮起来,越升越高,升到了六楼南侧的第四个窗口,那正是——他的寝室。
    男生在604窗口前停住,向里看了看,眨眼的工夫,消失不见了。
    何文博呆立在原地,半天才回过神来。揉揉眼睛,一切如常,难道刚才的一幕是幻觉。
    今晚怎么了?怪事天天有,今天特别多。
    回到寝室,室友张峰已经睡下了,另一位于来来外出探亲了。
    何文博躺了下来,辗转反侧睡不着,索性拿出手机摆弄。没有网络信号,手机坏了?扭头向桌上一看,原来是张峰把wifi关了。

    “这个张峰,真小气。”何文博下床,拿起插头正要插上,忽然一抬头,窗台上果然有张脸正对着自己,是个男生,脸色苍白,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他,向他伸出手来。
    何文博刚要张嘴骂变态,猛地一个激灵:老天,这是六楼啊。
    wifi传说
    何文博一声惊叫喊醒了张峰,窗台上的脸消失了。
    “怎么了?”他问。见他手里拿着路由器的插头,明白了:“深夜关wifi,你不知道啊?”
    一年前,A大有个叫吴天明的男生迷上了玩手机上网。几乎天天泡在寝室里,不到万不得已不出门,整天没日没夜,废寝忘食。一次过马路,由于专注玩手机,被一辆路过的汽车撞死了,临死前还死死抓着手机不放呢。
    吴天明因玩手机而死,死后一直徘徊在男生宿舍。每天十二点一过,如果你的wifi没有关掉,就会被吴天明抓去做替死鬼。因此,男生宿舍有个不成文的规定,午夜十二点过后,一定要关掉wifi。
    听张峰讲完,何文博意识到窗台上看到的那个男生一定是吴天明。
    “所以记得,深夜,一点要把wifi关掉。”张峰嘱咐完后,上床睡觉了。
    何文博躺在床上,毫无睡意。他在想刚刚的那个恐怖传说。乍听起来没什么,可仔细琢磨有疑点。按照张峰的说法,吴天明用手机上网已经达到了“可以一天不吃饭,但不能一分钟没有网络”的疯狂地步,他怎么会办理流量套餐,而仅仅是用寝室的路由器上网呢?为了上网,他几乎足不出户,又怎么会在路上玩手机被车撞了呢?还有昨天晚上在树从里遇见的鬼,虽然没看清楚相貌,但可以肯定与吴天明不是一个人,那么,他是谁呢?
    人体手机
    暮色降临,何文博从校外会学校。经过上次的小树林时,忍不住瞄了一眼,嗯,有异样。忍住恐惧走上前,一块没有燃尽的火堆闪着点点星火,空气中飘着纸灰的味道。
    回到学校,发现墨黑一片的校园西北角有火光在跳跃,一个人正蹲在地上烧纸钱。
    他走过去,“小兰!”他惊叫:“你怎么在这里?”怪不得今晚在夜市的面摊上没看见她。
    小兰怀里抱着那只黑猫,飘忽的火光映亮了一张遗像,上面的人正是——昨晚出现在窗前的脸。
    小兰抹了一把眼泪:“今天是我哥哥的祭日,我趁着天黑偷偷溜进来祭拜他。”
    “你哥哥?”
    小兰点点头,“我哥哥生前是这所学校的学生。哥哥从小身体弱,自尊心强。上了大学后,接触到了花花绿绿的事情后迷上了玩手机,结果耽误了学业,生气加后悔,急火攻心死了。”
    何文博一愣,“这只猫是怎么回事?”
    “它原本是一只流浪猫,我哥哥收留了它。人都说黑猫不吉利,我哥不怕。他死后,由我照顾,它时不时跑到学校来。”
    何文博安慰小兰几句,把她送出了校门。走回寝室时,一个人影快速地在门前一晃,消失在了楼梯口。何文博抽了抽鼻子,低头看了看,正要追上去,忽然内急起来。
    上完厕所回寝室,自己的下铺床被返校回来的网虫于来来霸占了。熄灯后,转战手机继续。
    “嗨,十二点可快到了。”何文博提醒他快点让出床位。
    “还有二十分钟呢,再玩一会儿。”于来来抽空瞄了一眼墙上的挂钟。

    正说着,于来来突然停住了,“啪——”的一声,手机掉到了地上,身体和脸部凝固着上一秒动作和表情,直直地、呆呆地半躺着,路由器的显示灯由绿色变为了红色,在黑夜中尤为醒目。桌上的饮料瓶里的液体一圈圈地由外向里发散着,于来来全身的皮肉也像水面的波纹一样荡漾着,从脚部向上涌。
    “快、快拔了。”张峰指着路由器。
    何文博咬牙上前,拔掉了开关。于来来的身体突然一亮,闪了几下后,整个躯干亮了起来,一组网络游戏正在进行中。
    张峰和何文博傻了:于来来变成了一部人体手机。
    “怎么办?”张峰哆嗦着问何文博。
    何文博也是六神无主。由于是周末。老师不在,大部分学生也都不在寝室,唯一能求助的只有宿管阿姨了,可是,她又能帮上什么忙呢。
    “报警吧。”何文博摸出了手机,按下号码后一甩手:“打不出去。”
    嗯,不对。“你手机上是几点?”何文博问。
    “十二点四十五分。”张峰说完也愣住了。两人同时看向了墙上的挂钟,刚刚十二点十分,有人暗中做了手脚,调换了时间。
    两人眼睁睁地看着于来来的人体手机亮着,“显示屏”上的游戏换了一轮又一轮,终于在天色微亮时,“电量不足”熄灭了。

    两人赶紧拨打了电话,于来来被送进了医院。
    晚上睡觉时,张峰提出要和何文博换床位。
    “晚上对着于来来的床铺,我害怕。”他一向胆小。
    何文博同意了。睡到半夜起夜时,被下铺的光亮刺得直晃眼睛。
    何文博清醒了,圆睁着眼睛和嘴巴,全身阵阵发凉,他看到:张峰变成了一部“人体手机”,屏幕上正在上演一部热门电影。
    怎么回事?路由器明明被扔掉了呀,怎么会……
    好不容易捱到了天亮,张峰被送走了。
    背后玄机
    何文博晚上在夜市的面摊上找到了小兰。小兰听完后,说:“虽然不不相信我哥哥会害人,但我跟你走一趟。”
    何文博将小兰打扮成男生的模样混进了宿舍,小兰看过后问他:“他们两个当时在什么位置?”
    何文博回答了,“也就是说,他们两个当时的位置原本是你的。”
    “什么意思?”
    “我觉得‘他’的目标是你。”
    何文博呆住了,“为什么?我和你哥根本就不认识,八竿子打不着啊。”
    “这个,目前还不好说。”小兰摇着头:“寝室里没有了路由器怎么还会出现‘人体手机’呢?”
    小兰低头沉吟了一会儿,忽然问何文博:“你的隔壁有人住吗?”
    隔壁没有人。何文博恍然大悟:“原来如此。”
    幸好,隔壁寝室有个学生与何文博交好,毕业时把钥匙交给了他,以图方便。找到钥匙后打开了603寝室的门,果然一台老式电脑和路由器被一个凳子托着紧挨在墙上,墙面对着的正是何文博床铺的位置。
    何文博想冲上去一通乱砸,被小兰阻止:“我们需要它来引蛇出洞。你想想,身边有没有可疑的人。”
    经她一问,何文博倒是想起来了:“是她?对,一定是她。”
    恩怨化解
    黑夜再度降临,A大男生宿舍寂静无声。一个黑影悄悄爬上了六楼,蹑手蹑脚打开了603寝室的房门,径直走到墙角处,按下了路由器的插座,显示灯亮起,嘴角泛起一丝冷笑——
    “啪!”的一声,整个室内亮了起来,“果然是你。”何文博望着一脸惊慌失措的宿管阿姨,“你是为了你在车祸中死去的儿子吧。”
    宿管阿姨恢复了冷静:“没错,是我,你是怎么发现的?”
    “首先,我们寝室挂钟的时间被改动过,排除掉寝室的人,只有你有机会和条件。A大宿舍管理严格,外人很难混进来。而你不但可以出入各个楼层,还掌握着整个寝室楼的钥匙。我在于来来出事前看到的人影是你,空气中的纸灰味道和地上残留的泥土证实了在树林里烧纸钱的人是你。”
    宿管阿姨默认,“你为什么要害我?”何文博怒问:“我根本就不认识你们!”
    “我来告诉你们。”屋内的灯光瞬间灭了,一阵阴风吹开了虚掩的门。
    车祸主角郭志达出现了,月光下抖着残破的嘴唇:“你认识王文吧?”
    何文博顿悟:他与王文是亲兄弟,因为父母早年离异,他们各自跟随一方生活,其中一个随了母姓。由于从小天各一方,两人多年没有联系。直到一年前,他听说哥哥开车肇事被刑拘,原来撞死的是郭志达。
    难不成郭家母子要“株连九族”。

    “郭志达,收手吧。”有一股阴风吹进来,另一个鬼魂出现了。
    “哥哥。”小兰顿时热泪盈眶。
    不用问,第二个鬼是吴天明。
    两个鬼争辩起来。何文博在一旁听出了大概意思:吴天明与郭志达是一对劲敌,考场情场明争暗斗。吴天明死亡的当晚,郭志达喝完酒回学校的路上被车撞了。
    郭志达心怀怨气,不愿投胎。吴志明怕他做出危害人间事,跟着留了下来。吴天明深知沉迷网络的危害,因此才会在半夜现身检查男生宿舍的wifi使用情况,防止悲剧重演。而郭志达却处处与他作对,背后使绊子,变成鬼的了两人仍然斗个不停。
    “你是王文的亲兄弟,又和吴天兰走得近,我恨、我怕,只好先下手为强了。”
    “你错了。”何文博纠正他说:“犯了错就要勇于承担。我之所以每天晚上到小兰的面摊上吃饭是因为我了解到她家境困难,想帮助她。”
    一旁的小兰听出了弦外之音:“你恨王文牵连到何文博可以理解,他和我走得近,你怕什么?”

    郭志达嘿嘿一笑,冲着吴天明:“你不是总说‘爱是化解仇恨的最好方法’吗,可你知道吗,当初是我找人带你去的网吧,教会你玩手机,迷上网络不能自拔的。”
    何文博按住了小兰,吴天明很平静:“我知道,我不怨你,不怨任何人,谁让我经不起诱惑呢。出了事情最先应该反思自己,而不是一味地把责任推给别人。”
    “少来这套。”郭志达不耐烦地一挥手:“还有点新鲜的没有。”
    “我有。”何文博接下来说道:“虽然我和哥哥从小分开,但你知道我为什么报考A大吗?哥哥交通肇事的地点为什么在A大校园附近,你明白吗?”
    郭志达仍不肯认输:“还有二十分钟就到十二点了,谁都别动,如果wifi在十二点之前关掉,我就跟你走。”
    吴天明三人傻眼了,这怎么可能,除非有奇迹发生。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路由器的绿色光亮静静地在黑暗中闪烁着。
    “喵、喵、喵——”几声猫叫由远及近走到了门口,抓挠了两下,门开了,那只黑猫溜了进来。
    它看到了吴天明,兴奋朝他跳过去,吴天明一闪身,凳子被扑倒,“啪”的一声,路由器掉了下来,摔在了地上,绿色的光亮跳动了几下后,熄灭了。
    郭志达愕然,呆立着半晌后,一声长叹:“天意啊天意,我跟你走。”
    他向吴天明伸出手去,两个鬼携手想消失在了黑夜中,留下了泪流满面的三个人。
    尾声
    A大校园恢复了平静,于来来和张峰奇迹般恢复了健康。
    于来来戒掉了网瘾,何文博仍然每晚去夜市的面摊。
    尽管诅咒消失了,但每到晚上,604寝室还是会习惯性的关掉wifi,以此纪念一位素昧平生的朋友。

Tags标签
加入收藏夹(0 点赞一下(1 鄙视一下(1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发表评论
内容:
剩余字数:360/360


     :: 正在为您加载评论……


每页10条,共0
play
next
close
X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