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校园鬼故事 > 小心它搭讪 > 详细内容

小心它搭讪

分享到:
关闭
作者:情无法继续  阅读:640 次  点赞:0 次  鄙视:3 次  收藏:0 次  由 story1.669977.net 收集整理
听故事 - 小心它搭讪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条内容?
立即播放当前内容?
确定
确定
取消

    痤疮
    我叫陈元,这两天嘴上长了一些痤疮,不疼不痒,却看着很恐怖。它们像寄生虫一样,迅速在我口腔内蔓延着。我找过医生,他们没人知道我到底得了什么病。就在我躺在床上准备“自生自灭”时,潘小凡急忙从外面跑了进来,他身后还跟着一个光头。
    “陈元,你赶紧起来,我给你找了个道士,准能治好你的病。”潘小凡兴奋地说道,搞得就像是他得了怪病,马上要痊愈了一样。
    我没有理他俩,心想一定是个骗子,准备转身时,那光头缓缓地说道:“同学你印堂发黑,准是碰到不干净的东西了。”
    我冷哼一声,背对着他躺下了。
    “如果你不抓紧治疗,就活不了多久了。”光头又道。
    一听到死,我猛地从床上坐起来,我还这么年轻,大学也没毕业,真不甘心这么死去。见我妥协,潘小凡立即凑过来:“等会儿他问什么你就回答什么,千万不要隐瞒。”我瞪了他一眼,我的秘密潘小凡都知道,我能隐瞒什么?
    “同学,可欠过别人的钱?”光头问道。
    我摇了摇头,随即又想起了什么,急忙点头:“那是高中的事情了,我欠那个人100块,可后来他死了。”
    “就是这里出了问题,估计是那个鬼回来找你要账了。鬼的东西可欠不得,而且还得三倍偿还。”光头说道。
    我被他的话吓到了,哆哆嗦嗦地问:“那、那我该怎么办?”
    “简单,花三百块钱买点儿纸钱烧给它就好了。”光头胸有成竹地说,又看向我,“我这里有些防鬼的符纸,可以500块钱卖给你,而且还送你300块的纸钱,你看如何?”
    我一听还有这等好事,连忙掏出钱包跟他做了交易。原以为事情会这样结束,没想到痤疮变得更厉害了。害得我饭也吃不得,水也喝不得,嗓子就像被什么东西捏着一般,憋得很难受,我连骂潘小凡的力气都没了。
    “该死的,这老骗子电话还关机。”看着躺在床上有气无力的我,潘小凡一边打电话,一边咒骂着。
    呼吸越来越困难,我的脸被憋得通红,眼看快要断气了,寝室的门猛地被人踢开。还没等我看清来人是谁,他就一巴掌拍到我的喉咙上,然后用食指顶住我的喉结。

    “破!”随着他的一声大喝,一直困在我喉咙内的异物似乎消失不见了,就连窒息的感觉也一并消失了,我这才抬起头看清来人。
    真正原因
    “元睿!”我不可思议地叫道,跟他做了一年的舍友,我竟然不知道他会道术。
    他一脸严肃地看着我:“你在哪儿沾惹到不干净的东西了?刚才是鬼锁喉,好在我回来的及时,要不然你就完蛋了!”
    “我也不知道。”我委屈地说,随即将目光投向差点儿害死我的潘小凡,只见他尴尬地一笑:“我、我真没想到他是个骗子,那500块钱我赔你就是了。”
    见我俩争吵得难舍难分,元睿疑惑地问:“发生什么事了?”我只好将昨天的事毫无保留地告诉了他,他听后绷紧脸,“你说的那个光头我认识,他偷了我一沓符纸,都是用上等的朱砂所画。”
    “你说的是不是这个?”我把符纸掏出来递给他。只见他一喜,随即又苦着脸:“这玩意可以卖1000多块呢,没想到竟然500块钱卖给你。”
    元睿摇摇头,然后一本正经地问道:“最近有没有发生过什么怪事?”
    怪事?这几天过得都很平常,除了那天晚上。
    那是个月黑风高的夜晚,我和潘小凡喝了点儿酒朝学校赶去,半路上我们遇到了一个非常漂亮的女人,女人走过来跟我们搭讪。我当时喝得有点儿多了,只记得那女人问我叫什么名字,后来的事情我就想不起来了。

    “这就是这几天最怪的事情了。”我看向一旁的潘小凡,“你记得期间发生了什么事吗?”
    潘小凡扯着衣角,欲言又止的模样让我有所怀疑。
    “有什么事你就放心地说。”元睿也看出了他的异样。
    潘小凡看向我,缓缓地说道:“其实,那晚跟我们搭讪的那个女人不是人,一开始我就看它特别奇怪。大晚上的站在没人的角落里,脸还特别的白。那女人问你叫什么名字,你把名字告诉了它,然后它又转头问我叫什么,我没有理它。准备扶你回学校时,那女人的脸竟然像一张纸一样撕裂了,皮一层一层地往下掉。我当时吓坏了,扶着你赶紧往学校跑,好在它没有追上来。我以为事情就这样结束了,没想到两天后你嘴上长满了疮,我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所以才四处求道想要救你。”
    我有些吃惊,一旁的元睿却皱起了眉头:“我想,陈元是被搭讪鬼盯上了,这鬼在害人前都会问人姓名。如果你不说就不会有事,但你把名字告诉它后,就彻底被这个鬼盯上了。不管你走到哪里,它都会跟着你,直到把你害死为止。”
    我被元睿的话吓傻了,僵着脖子环视四周,我怕它坐在我身旁听我们讲话。这时,元睿将一枚铜钱递到我手里:“铜钱是万人手中物,有很重的阳气,同时也有很重的怨气。所以一阳一怨,就可以形成伏羲八卦。而且,铜钱圆中有方,代表天地,天地就是正气。你把这枚铜钱穿个绳子挂在脖子上,那鬼就会有所顾忌,不敢再对你怎么样了。”
    “那我嘴上的疮怎么办?”我无辜的大眼睛眨啊眨的。
    “你那是鬼疮,你把那个骗子卖给你的符纸吃下去就没事了。”元睿说道。
    我以为事情会结束,没想到几天后的晚上,熟睡中的我被一阵骚动吵醒,醒来时发现自己正躺在小树林里,落叶盖住了我的半个身子。我很害怕,又不知道是恶作剧还是撞鬼了。我起身慢慢拍掉身上的灰尘,刚抬起腿,一股无形的力量又将我拉回原地,一撮很长的头发缠住了我的半个身子。
    我叫着刚想要跑,一张面目全非的脸忽然映入眼帘。它伸出血红的舌头缠住我的脖子,眼看就要断气了。这时元睿突然冲了出来,只见他手拿一张符纸,贴在那鬼的后脑勺上。女鬼尖叫着收回舌头,元睿大念:“天雷殷殷,地雷轰轰,斩邪除恶,解困安危,太上有令,命我施行,急急如律令!”女鬼在挣扎中化成一道白烟。
    “一个小鬼也想在我面前害人,不成气候。”元睿傲慢地说。
    我倒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喘气。元睿走过来扯开我的衣领:“铜钱呢?”我这才意识到挂在脖子上的那枚铜钱不见了,明明在早上的时候还有呢。
    元睿皱紧眉头:“看来,是有人在帮这个鬼。”
    四条腿
    我吃惊地想,会是谁呢?元睿又开口说道:“而且这个人还是我们身边的人。”
    这让我更加害怕了,我身边的人除了元睿就是潘小凡了。难道是潘小凡想要害我?我和他无冤无仇,平时关系也不错,他没有理由害我啊!
    “我们还是回寝室看看吧!”元睿拍了拍我的肩膀说道。
    我点头,回去找潘小凡讨个说法,到底是什么原因,让他如此怨恨我?
    我俩回到寝室,寝室里漆黑一片。潘小凡正在睡觉,我摸着黑向前走去,元睿一把按住我的肩膀:“不要动。”
    “怎么了?”我被他的气势吓到了。还没等他回答,一股冷风迎面吹来,我一阵哆嗦,躲在了元睿身后。只见元睿拿出一张符纸点燃。漆黑的寝室瞬间亮了,而我也看清了寝室正中央的四腿男鬼。它正凶神恶煞地看着我俩,嘴里叼着的竟然是潘小凡的脑袋。
    “竟然是鬼王!”元睿也被吓傻了,不可思议地说道。就在这时,对面的鬼王朝我扑来,元睿握紧我的手冲出了寝室。
    我们一路狂奔来到操场,身后的鬼也紧紧跟着我们,而它完全是冲着我来的,我跑得都快要断气了。紧急关头,元睿转身抽出我的皮带,然后咬破自己的食指将血抹在皮带上,用皮带抽打鬼王。这招似乎有用,鬼王尖叫着急忙躲闪,然后又朝我冲来。而这边的元睿静下了心,握紧皮带脚尖向后,然后慢慢挪步,他的步法就像北斗七星。
    “砰!”的一声巨响,鬼王似乎撞到了一面透明的墙上一般弹了出去,然后重重地落在地上。它恶狠狠地瞪着元睿,然后盾地而逃。
    “太牛了,你是怎么做到的?”我为元睿的胜利鼓掌,可刚走到他面前,他就一口鲜血吐到了我的身上,然后倒在了地上。

    我心里一惊,急忙将他扶起来:“你怎么了?”
    “没大碍,刚才用北斗七星阵伤了元气,先扶我回寝室。”元睿说话时额头上直冒冷汗,他吃力地站了起来。
    回到寝室打开灯,看着潘小凡床铺上的一片狼藉,死前一定做了极大的反抗。我觉得有点儿可惜,还没有问他为什么害我他就死了。
    “我想,他也被鬼搭讪过,所以不甘一个人去死,才要将你拖下水。”元睿缓了口气,“刚才咱们遇到的是小鬼王,大鬼王有八只脚,还有十二只脚的。但鬼王一般呆在地狱,不会来到地面上。刚才那小鬼王肯定是刚成鬼王不久,而且又被我打伤了,所以我们必须要尽快除掉它。”
    我看着身负重伤的元睿:“你都受伤了,还怎么除掉它?”
    “我自有办法。”元睿一脸神秘地说道。
    巧遇光头
    第二天一早,我在睡梦中被元睿叫醒,一脸迷糊地看着他问:“去哪儿?”
    “到了你就知道了。”元睿一脸神秘地说道,我看他一瘸一拐地出了寝室,便草草地收拾了一下。
    我跟着元睿来到了校门口,搭一辆出租朝南山的方向驶去。南山虽然不高,但气候阴冷,山顶是凹型的。坊间传言,南山下压着怪物,那凹坑就是怪物留下的,但那只是传言。

    司机将我们扔到南山路口就匆匆离开了,我搀着元睿朝山上走去,山路很陡,满地都是石子,连根草都看不到。我们终于来到山顶,看到了那个凹坑,可并没有传说中的那么可怕。里面是大片大片的树木,还有蝴蝶在飞来飞去,跟山外相比,这里就是室外桃源。
    “朝下走。”元睿虚弱地说道。我按照元睿的指示朝凹坑走去,这里虽然很美,但路却很滑,就像下过一场大雨一样,我不得不抓住两旁的树。越往下走就越冷,我听到从不远处传来流水声,元睿紧皱的眉头终于松开了:“到了。”只见他拨开我面前的绿叶,一眼泉水映入眼帘。
    元睿慢慢脱下衣服:“这泉水可以疗伤,因为来自地下。地下的阴气很重,所以在受过阳光和月光的照射后,泉水就呈现出一阴一阳的状态。”只见他舒适地躺在里面。经不住好奇我也走了进去,这里虽然很冷但泉水却是温的。
    我在水里游来游去,总感觉踩到了什么东西,但元睿依旧一脸平静地躺在里面,或许是我太多心了吧?我想。
    回去的路上,元睿突然抓紧我的胳膊:“刚才那个鬼王也在泉水里。”
    我一怔,难道我刚才踩的就是鬼王?可它为什么没有抓我?元睿说鬼王受伤了,这泉水不仅可以给人疗伤,还能给鬼疗伤,所以鬼王也来这里,没想到碰到一起了。
    “那你刚才为什么不除掉它?”我问道。
    元睿瞪了我一眼:“要是鬼王能那么轻松除掉就不叫鬼王了。”
    “那你打算怎么办?”我好奇地凑过去。
    “既然不能猛斗,那只好智取了。还记得那眼泉水吗?它地势偏低,所以离地下近,既然鬼差没有收他,那我就把它打下去。”元睿信心十足地说。
    回到寝室,元睿立即让我准备一大把铜钱、桃木剑,还有黑狗血和一条红绳,而他自己却不知踪影。
    天已经黑透了,铜钱、黑狗血和红绳都找到了,而这附近又没有卖桃木剑的,我只好回到学校,等明天天亮再找。走到半路,我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背影,是那光头正在路边行骗。
    大战鬼王
    我蹑手蹑脚地向他靠近,不料,还是被他发现了。他先是一怔,随即撒腿就跑,显然是记得我的。或许是他太胖的缘故,我很快就追上了他,并将他按倒在地:“你这个骗子,快把钱还给我!”
    “什、什么钱,你谁啊?”光头开始装迷糊。我一拳打在他的脸上,“你再装我就把你门牙打下来。”我的威胁似乎吓住了他,只见他求饶道:“哥、哥我错了,但这一切都是你那舍友指使的,是他让我把纸钱给你的。那纸钱是他从墓地里偷来的,偷鬼的钱可是大忌啊!他放你身上,存心想要害你。”
    “他已经死了。”我的心彻底凉透了,这个潘小凡真是死有余辜。
    “这种人就该死,我也是内疚,所以才把保命的符纸给了你,那符纸少说也有几百块。”光头嬉皮笑脸地说道。
    就算这样,我也不想原谅这个光头,毕竟害我他也有份儿,我捏紧他的衣领:“别说没用的,快把钱还我!”
    他惊恐地看着我,我得意地一笑:“害怕了吧?害怕就把钱还我!”
    “你、你身后……”光头颤颤巍巍地说道。
    我转头正对上那双墨绿色的眼睛,它嘴里的臭味儿不断扑到我的脸上。我愣在原地,缓过神后转身就跑,衣领却被它揪住了。光头趁此机会逃跑,可鬼王的另一只手抓住了他的腿,眼看我俩都要死在这里了,这时一个熟悉的身影从黑暗中走了出来。

    “元睿!”我惊喜地喊道。鬼王看到元睿,立即露出狰狞的面孔,然后将我们扔到地上朝他扑去。元睿急忙从怀里抽出一把桃木剑,然后咬破中指将血滴在桃木剑上,跟鬼王纠缠在一起。
    “真厉害!”一旁的光头已经看得目瞪口呆。
    “必须的,也不看看他是谁……”我话还没说完,一条身影忽然从远处飞来,重重地落在地上。元睿嘴角溢出鲜血:“没想到会这么强大,我们必须把它引到南山的泉水中,我已经在那里布好了阵法,引它入穴就靠你了。”元睿看着我说道。
    我点了点头,然后按照元睿的方法割破自己的手指滴在地面。鬼王似乎闻到了鲜血的气味儿,显得异常兴奋,然后朝我扑来。一看这情形,我撒腿就跑。南山离这儿也有些路程,等我跑到山顶已经累个半死,但求生的欲望又促使我加快了脚步。
    等我到了泉水附近,哪儿还有元睿的影子?鬼王已经慢慢地逼近了。
    “快跳到水里去!”一个虚无缥缈的声音从四周传来,我知道这是元睿的。于是我二话没说,直接跳进了泉水中,鬼王见此也一并跳了下来。瞬间,水面上火光四溅,鬼王尖叫着在水中挣扎,一张网从上面掉下来罩在了鬼王身上,元睿也随着网一起出现了。

    “快抓住网的另一头!”元睿朝我吼道。此时的鬼王就像被一道道的雷劈中了一般,我将网扯紧,光头扯着另一边。
    “快把黑狗血泼到鬼王身上!”元睿大吼道。我立即按照他的吩咐,将黑狗血泼到还在挣扎的鬼王身上,阵阵惨叫在我耳旁响起。
    “把红绳和铜钱给我!”元睿又喊道,我将绳子和铜钱扔给他,只见他将所有铜钱套在绳子上,将绳子缠绕在鬼王身上,然后潜入水中。过了一会儿,他才慢慢浮出水面。铜钱缠在鬼王身上,发出“叮叮当当”的声音。
    元睿举起桃木剑站在岸边,口中念念有词:“天雷殷殷,地雷轰轰,斩邪除恶,解困安危,太上有令,命我施行。”红绳上的铜钱开始剧烈颤抖,鬼王挣扎得更加厉害,我和光头也有些撑不住了。
    一瞬间,泉水开始旋转,就像一道旋风慢慢凹陷下去,鬼王也随之往下陷。
    “你们俩快松手!”元睿大喝道,我急忙放开网。小漩涡慢慢变大,将鬼王彻底吞掉后才慢慢消失。
    随后元睿也跳进了水里,过了好一会儿才上来:“我用符纸将洞口封印了,所以这泉水也就变成了普通的泉水。但如果哪天有人将泉下的符纸撕了,那后果就不堪设想了。”
    不管几年后还是几百年后,起码我现在是安全的,我笑着看向元睿,很感谢他帮我这一切。
    一旁的光头扭扭捏捏地凑到元睿身旁:“大师,收徒弟不?”
    “你先把我朋友的钱还了再说!”元睿瞪了他一眼,傲慢地说道。

Tags标签
加入收藏夹(0 点赞一下(0 鄙视一下(3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发表评论
内容:
剩余字数:360/360


     :: 正在为您加载评论……


每页10条,共0
play
next
close
X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