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校园鬼故事 > 猎杀者 > 详细内容

猎杀者

作者:旋律是依恋゛  阅读:452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story1.669977.net 收集整理
听故事 - 猎杀者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下一条内容?
立即播放当前内容?
确定
确定
取消

    恐怖游戏
    戚运龙,余南大学中文系零五级六班学生,典型的一个大学混子。虽然会照常去上课但从来不听,整天无所事事,除了打牌上网看小说,剩下的事情就只有睡觉了。也没有女朋友,这倒不是因为他长得太丑,而是因为他太懒。这年头,谁愿意和个大懒虫谈恋爱,多没情调。
    终于熬过了下午的两节课,戚运龙揉着昏昏沉沉的脑袋,和宿舍的几个哥们一起,晃晃悠悠地向宿舍走去。
    戚运龙住在南院,是新楼,不过让他不爽的是,这个大院八栋宿舍楼里住的全是男生,没有一个女生,被在校内住的那些人戏称为“南少林”。
    悲哀啊!戚运龙这么想着,摇头晃脑地吟道:“苍苍少林寺,杳杳铃声晚,书包带斜阳,运龙独归远。”
    王涛挖苦道: “我说戚运龙,你在叨咕什么呢?好端端的一首诗叫你改成这个样子,我看你昨天从网吧回来就变得神经兮兮的。”
    戚运龙的脸色瞬间变青,心不禁颤抖了一下,随即又恢复了正常,笑道:“王涛,你这家伙还说我,你不是要和网友见面吗?为何还没见动静?”
    绰号黑胖的王涛一脸的苦瓜相: “本来说好要见面的,谁知道她非要先和我视频一下。结果看到我之后,立即说要和我割袍断交,唉。”
    戚运龙拍拍他的肩膀: “别烦了,知道超短裙是怎么发明的吗?”
    众人一起竖起了耳朵。
    “听说发明超短裙的那位姑娘啊,本来爱穿长裙,而且特别爱交朋友,无奈她交友不慎,净结交一些狐朋狗友。后来她觉悟了,要和他们割袍断交,但是人太多啊,所以割着割着这长裙就给割成超短裙了。
    ”切!“众人发出一阵不屑的声音,嬉戏中已经到了宿舍楼下。
    八栋宿舍楼都被学生们调侃式地加上了少林寺各僧院的名字,比如一号楼叫达摩院,二号楼叫罗汉堂,戚运龙他们住在八号楼,号称藏经阁。
    南少林就是南少林,不虚此名。这里鲜有女生的影子,要是谁的女朋友在楼下等他一阵子,楼上的男生就开始起哄,嗷嗷的和野狼一样,久而久之女生大都不来了,一般都电话联系。

    但此时此刻,藏经阁楼下却站着一位穿鹅黄连衣裙的女生,正四处张望着不知道找谁。楼上的群狼由于不知道这是谁的女友,倒也老实,静静地等待着。
    戚运龙由于觉得头痛,并未像其他人那样看那个女生的相貌,而是自顾自地向楼内走去。
    一股淡淡的香水味飘来,那个女生却站到了他的面前。
    舍友们噢了一声,而楼上却是嗷了一阵,惊天动地的。
    ”是你?“戚运龙定睛一看,原来是昨天上网时坐在他旁边的一个女生。当时戚运龙在玩游戏,这个女生向他借火点烟,这年头抽烟的女孩不常见,所以他有些印象。
    ”有什么事吗?“周围的起哄声越来越大,戚运龙的脸也不禁有些发烫,她怎么找到这来的?
    那女生却不顾戚运龙的尴尬,甚至抓住了他的手,在他耳边急促地说:”晚上八点我在一教门口等你,请务必来,因为,游戏开始了。“
    游戏开始了,什么意思啊?
    待到戚运龙回过神来要问个明白时,他能看见的只剩下一豳黄色的影子了。
    今天下午上的是考察课,能逃就逃是他们的宗旨。戚运龙逃课回宿舍时,宿舍逃课的两人正坐在电脑前满头大汗地在游戏中畅游呢,个子高高戴眼镜的叫孙新,另一个又小又瘦的,叫张涛。
    张涛头也不抬地吼道: ”兄弟们快来帮忙,我下午刚装的尾行三,到这里卡壳了。“
    一听是鼎鼎大名的H游戏,除戚运龙之外的三人都双眼放光的像兔子一样蹿了过去,一会儿军师们便嚎叫起来:”笨鸟,鼠标移动幅度要大,频率要高,对,加快加快。“

    戚运龙撇撇嘴,表示对他们的鄙视,一屁股坐在了一声不吭的孙新旁边,看他在于什么。
    孙新自然也在玩游戏。
    只不过他玩的游戏,名字叫做《猎杀者》。
    昨天戚运龙在网吧玩的就是这个游戏,内容比较血腥,关键是当那个女生向他借完火之后,游戏莫名其妙地重启了。戚运龙比较气愤地去质问网管,得到”我新来的“这样的答复,无奈只好放弃不玩了。
    戚运龙突然想起,他回来时,那个女生已经不在了。
    游戏开始了,重启不就是游戏开始了吗?戚运龙想起刚才那个女生神秘的表情和话语,心里就有些打鼓: ”这游戏哪里来的啊,还不错,挺好玩的。“
    孙新心不在焉地答道: ”楼下一个小贩的。“一边小心翼翼地操纵着没有血的主角晃晃悠悠地行走在一条阴森森的小巷中,破旧的街道,破旧的窗户,戚运龙昨天打过这里,知道情况,脱口道:”小心右前边的窗户,里面会蹦出个僵尸!“
    孙新条件反射般地提起主角手中的大口径麦林左轮,冲着窗户连开了六枪,打得碎玻璃四处飞溅,然后低头装填子弹。
    就在此时,左边窗户忽然爆裂,里面蹿出个僵尸,一口咬住了主角的脖子!
    Came Over。
    戚运龙的反应极快,嗖地一下就离开了孙新的床铺,以防他和僵尸一样爆起伤人。
    果不其然,孙新由于电脑桌与床铺之间的空隙太小,无法起身追赶,坐在那里破口大骂:”你这家伙,不会玩不要乱叫,好容易才打到那的,咦?“
    ”怎么了?“戚运龙看到孙新的脸色有些不对,轻轻地问遂。
    ”靠,怎么重新开始了,我刚才明明存档了的,过来和我说说你玩的哪个角色?“
    《猎杀者》这个游戏走的是《生化危机3》的路线,可选游戏角色是三个身材凹凸有致的美女,而且三个角色有各自不同的剧情发展。戚运龙顿悟,孙新刚才选的是左手边的黑衫蓝裤的提着左轮的三维美女,而自己昨天选的是右手边的一身褐色紧身运动服的拿着短刀的角色,至于中间的那个,抱着杆M4冲锋枪,白背心白短裙,戚运龙想也不想,点了点右边的那个。
    ”为什么要选她?“
    戚运龙顿时语塞,对啊,昨天为什么要选了她呢?她武器最差,衣服最多,戚运龙再次飞快地比较了下三人,脱口道: ”因为她在笑。“
    噢?孙新仔细地观察了下,果然,其余两位都面无表情,只有右手边的那个面带微笑,虽然是动画美女,但也妩媚至极。
    回眸一笑百媚生,拈花一笑万山横。
    那这动画美女的一笑,会带来什么后果?
    怪异邂逅
    一回生二回熟,孙新这次的操作水平明显提高,加上戚运龙在一旁指点,进展顺利,不知不觉地时间已经过了一个小时。不知不觉地来到了一个宾馆的门前。
    ”噢?“孙新和戚运龙同时叫出声来,面前的游戏中的这座宾馆,无论从外形,还是从宾馆名字上看,不就是,不就是余南大学门口的这一家吗?
    这是怎么回事?
    巧合?这也太巧了吧。
    ”你来看,这个宾馆旁边的大门。“孙新仿佛发现了什么。
    戚运龙的目光随着他的手移到了屏幕上,看见一座移动式铁栏门,两边各矗立着一座楼,跟门神似的,门口的牌子上写着四个大字:余南大学!
    靠!戚运龙骂了一句, ”这游戏谁做的?这不是明摆着侵犯名誉权吗?“
    孙新却默不做声地移动着主角在四周逛了逛,然后莫名其妙地说了一句: ”游戏,开始了。“
    正在愤愤不平的戚运龙突然呆住了,他慢慢地转过头去,喉头嚅动着:”孙新,你,你刚才说什么?“
    ”啊?我没说什么啊。“
    ”你,你刚才明明说游戏开始了,什么游戏?“
    ”那不是我说的,是电脑,是这个游戏中发出的声音。不信,你看。“孙新说着按着方向键,女主角从大门口退了出来。
    ”我刚才就是操纵她进大门口,游戏里自动说出了这么一句旁白的,我再进一次看看。“
    一步,两步,三步,刚跨过了大门,音响就发出了一个沉闷的男人的声音: ”游戏,开始了。“咋一听,那声音确实挺像孙新的。
    咕咕的声音响起,戚运龙肚子在抗议。他抬头看看窗外,不知道什么时候天已经黑了, ”几点了啊?“看看电脑屏幕上的时间,”噢,七点了,你们几个不吃饭啊。“
    对面四人已经完全的沉浸其中了,没有一个回答的。
    孙新抬起手腕看看手表, ”别看屏幕,它不准,吆,现在八点五分了,怪不得我肚子也饿了呢。“

    ”啥?“戚运龙一个高蹦起来,八点多了,和那个女生的约会肯定迟到了, ”完了,完了。“戚运龙地冲进洗刷间,胡乱洗了把脸,摸摸口袋里的钱包,便跑出了宿舍。
    孙新在后面叫着: ”哎,帮我买点饭啊?“
    戚运龙头也不回地道:”我出去有点事,你自己下去买吧。“
    有人缺衣少穿。有人饿死没粮,还有人没钱没房没车没老婆没性生活,很是郁闷苦闷以及烦闷。但此时的戚运龙却是有钱有饭却没时间吃,而且也没时间去想什么闷不闷的问题,只知道一个劲地猛跑。藏经阁与一教之间有大约三里的路程,戚运龙一口气蹿出了两里半,剩下的两百多米改为步行,喘喘气,甩了把汗,整理整理乱蓬蓬的头发,耶,还有几绺不老实总是翘着,怎么办?吐点口水压一压?算了,太恶心,随它吧。
    边走他还边想: ”为何要对一个连名字都不知道的女生的约会如此上心?“
    答案:天知道。
    然后戚运龙了指天,说了一句: ”他妈的。“
    再然后他看见了那件鹅黄色的连衣裙,和那个曼妙的背影,裙摆在微风中静静地轻轻地摆动着。
    戚运龙咳一声,正步走过去,拍了拍她的肩膀,”这位同学,真对不起,我迟到了。“
    天色还没全黑,路灯光芒又甚是微弱,这使得她转回头来的时候竞让戚运龙感到呼吸一滞,雾里看花,朦胧的美。

    妙不可言。
    戚运龙愣了一会儿,仿佛感觉到了自己的失态,习惯性地摸了摸鼻子: ”请问……“
    这句话只说了一半。
    因为那个女生突然笑了。
    戚运龙愣了,这个笑,和游戏中那个女主角的笑一模一样,虽然妩媚,不过在夏日晚上的微风中,却显得那么诡异。
    ”我叫乔乔。“
    呃,戚运龙收回了心神,问: ”约我来有什么事?“
    乔乔马上收起了笑脸,换上一副严肃的表情:”是因为《猎杀者》那个游戏。我朋友吴迪,和我一个宿舍的,她最近也玩那个游戏。但这两天晚上我看她有点不正常。昨天我看见你玩那个游戏,我就想来问问你,玩游戏的时候有没有出现怪异的情形?“
    戚运龙摇摇头,将游戏自动重启和里面的宾馆、大学等事告诉了她,不过,那个女主角笑容像她这件事,戚运龙并没有说。
    ”你舍友有没有出现梦游的情形?“乔乔问道。
    戚运龙摇摇头,乔乔说:”她有,并且会半夜起来临空做出砍西瓜的动作。“说着比匦了几下,戚运龙立刻明白,那不是砍西瓜,是游戏中砍僵尸头的一个动作。
    ”不仅如此,她砍西瓜的同时嘴里不停地嘟囔一句话。“
    ”嘿,游戏,开始了。“一个清脆的女声。
    这声音却不是乔乔的。
    戚运龙一下跳起来,”谁?!“
    四周静悄悄的,只有风吹动叶子的哗哗声,外带一点夏天的虫鸣声。
    戚运龙回头,借着从树叶间透进来的些许月光,看见乔乔的嘴角在微微的抽动。
    戚运龙心一沉,低声说:”是吴迪?“
    乔乔不答,竖起耳朵听了好久,才说: ”是她,刚才她肯定在偷听我们的谈话。“
    ”那她自己知不知道梦游这事呢?“
    ”或许知道,或许不知道。白天她的表现没有任何异常,宿舍里也只有我晚上看见她梦游,我也不敢说给宿舍别的人听。“
    两人都沉默了,空气仿佛凝聚在了一起,如果刚才真的是吴迪,估计她已经知道自己梦游的事了。
    这会带来什么样的后果?
    天也不知道。
    无眼画面
    一推开门闻到一股浓烈的方便面气味,那几个家伙还是坐在李昂的电脑面前,一人捧着一包方便面在那干啃着,紧紧地盯着屏幕,仿佛没有看到戚运龙一样。
    ”还在玩啊,这么长时间还没有打通?孙新哪里去了?“
    张涛嘴里含着碎面渣含含糊糊地说: ”去厕所了。“
    戚运龙摸了摸孙新的显示器上方,冰凉一片,看来孙新走了最少半个钟头了,去个厕所需要那么长时间?
    戚运龙的心被紧紧地揪了一下,一种不祥的预感浮上了他的心头。
    绕到孙新的电脑面前,赫然发现他的电脑主机是开着的,只是显示屏关掉了而已。
    戚运龙记得孙新没有这种习惯。
    他深吸了一口气,按开了电脑屏幕的开关。
    轻轻的一声响,屏幕上显示出了那个Gameover的结束界面,而且在这两个单词的上方——
    竟然是孙新的一幅脸部特写照片!
    不过还好,他是闭着眼的。
    但是闭着眼,为什么和平常人感觉不一样?
    戚运龙刚想到这里,屏幕上的孙新突然睁开了眼!那哪里是眼,明明是两个血窟窿!
    电脑自动关闭了。
    戚运龙转身奔到厕所,在外面就瞥见孙新蹲在厕所里的小间中,没有关门,双手捂着脸,一动不动,似乎觉得味道不好闻。
    废话,不是似乎,根本就是不好闻。
    表面上看起来一切正常,但是戚运龙还是觉得有些不对,孙新手中的报纸竟然掉在了地上。
    ”孙新,难怪你蹲那么长时间,是不是要手纸?“
    孙新还是捂着脸,并不回答。
    戚运龙又叫了几声,惹得周围的人都在看他,像看一个神经病一样,也是,就这么近的距离,大呼小叫的干什么,不如走进去看。
    于是戚运龙就走了进去,站在孙新的面前,拍了拍他的肩膀,嘴巴动了动,却没有说出话来。
    因为他看见从孙新捂着脸的手指缝间,渗出了两道极其细微的血水!不靠近根本看不见。
    电脑上孙新的那一张没有眼珠的照片立刻涌入了戚运龙的脑海中,难道那个图片中的景象,会真的发生吗?
    恰在此时,熄灯铃响了,整个宿舍楼瞬间陷入了一片黑暗,厕所里也是,虽然它安有声控灯,只要稍微咳嗽一声,灯就会亮。

    可是戚运龙不敢出声,灯亮之后,他会看见什么?孙新那张没有眼珠鲜血淋漓的脸?
    抑或是别的什么?
    所以戚运龙轻手轻脚地后退,想到宿舍叫人。
    但是孙新自己却咳嗽了一声,灯,亮了。
    戚运龙猝不及防,清清楚楚地看见了孙新毫无遮掩的脸。
    鲜血淋漓,没有眼珠!
    戚运龙的牙齿上下打架,想走,腿不听使唤,想叫,却发不出声音,就那么站在厕所中间,傻愣愣的。
    十五秒后,声控灯灭了,戚运龙觉得腿能动了,掉头冲进了洗刷间,扭开龙头,用冷水不断的冲洗自己的脸,嘴里喃喃自语: ”幻觉,一定是幻觉。“
    忽然戚运龙发现,自己虽然每晚都在听鬼故事广播,但是实际上自己的胆子却很小。
    肩膀突然被人拍了一下,戚运龙刚掬起的一捧水全撒在了自己的胳膊上,耳边响起了孙新的声音: ”怎么样,吓着了吧?“
    戚运龙用眼角的余光瞄了一下孙新的脸,好像没有什么异常,壮着胆子抹了抹脸上的水,用正眼看看,还好,真的没有什么异常。
    孙新晃了晃手中的血眼面具, ”怎么样,买那个游戏碟时,里面还附赠这个呢,吓着了吧。“
    虽然灯是熄了,但余南大学有个习惯,到了熄灯时间统一把电灯的闸拉下,墙上的插座还是有电的,以方便同学给手机充电什么的,当然也有通宵上网的,不过有电脑的毕竟是少数,只要按月缴纳电费,谁管你呢。
    孙新坐在电脑前,拨亮了屏幕,戚运龙紧随着坐下, ”那个电脑上的照片是怎么回事?“
    ”哦,游戏自带的小程序,可以把自己的照片放进去,然后就会出现动态吓人的场景了,哈早知道你刚才看,应该把你的照片放进去,我刚才玩游戏玩到一个地方,感觉有些奇怪,对了,这个游戏选中间那个人可以存档。“说着孙新进入了存档。

    画面经过一片漆黑之后,来到了三维的余南大学的西门口,孙新将视角移了移,面对着左手边的大楼,问: ”看出来有什么异常吗?“
    戚运龙只看了一眼,就脱口而出: ”二零二!只有二零二亮着灯。“
    ”我就挂在那里。“孙新操纵角色进入了大楼,画面的颜色立刻暗淡下来,进了二零二,周围突然涌上来许多僵尸。
    ”快暂停!“孙新的手一抖,画面定格了,看着那些形态各异的僵尸,不知为何戚运龙想起了葵花点穴手。
    戚运龙和孙新小心的转移着画面视角,仔细地观察着每一个角落,二人同时又感叹道:”逼真,太他娘的逼真了,和现实中的二零二一模一样。“摆列有序的桌椅,写满了粉笔字的黑板,还有西头的那个小木门。
    ”等等。这是我今晚约会的那个女孩。“戚运龙按往了孙新的手,指着一个穿着牛仔服裤子上破了两个洞的女僵尸,没有下巴,鲜血淋漓的,但是从嘴唇往上的部分来看,那样子赫然就是乔乔!
    孙新只是有些诧异,戚运龙却打了个寒战,貌似乔乔的那个僵尸的旁边还站着一个男僵尸,这是从衣服体型判断的,因为他没有头!
    头呢?头哪里去了?
    孙新对他不感兴趣,将视角又平移了一下,戚运龙眼尖,瞥见主角的胳膊上仿佛挂着一个什么东西,也不管孙新,自己伸出手去将视角往下移了移,看清了女主角胳膊上的那个圆滚滚的玩意儿。
    那是一颗人头!死死地咬住主角的胳膊,眼睛却望着戚运龙他们,一股阴凉之气从戚运龙的尾椎骨向上蔓延。
    那竟然是戚运龙!
    ”他妈的,这个不是我吗?“戚运龙嘟囔了一声,孙新差点没笑出来, ”这个游戏的设计者,会不会是咱学校的,说不定还认识你呢。“
    除去没下巴的”乔乔“和没有头的”戚运龙“之外,他俩赫然发现还有很多熟悉的面孔,本宿舍的张涛、王涛、李昂、刘云瑞都榜上有名,外加几个系里的女生的面孔,其余的要不就是鲜血淋漓无法辨认,要么就是被别的僵尸的手脚挡住,但基本可以确定,里面没有孙新的身影。
    戚运龙翻了翻白眼: ”为什么没有你?“
    ”你问我,我问谁,是不是你们得罪了计算机系的啊?“孙新解除暂停,出现的却是游戏结束的画面!而且上面有一张孙新的脸部特写。
    没有眼珠。
    ”晦气。“孙新啪的一下关掉了电脑,然后上床睡觉。戚运龙也随之躺下,脑袋里却开始琢磨。
    一切都是那么纷乱芜杂,网吧里玩的莫名其妙的游戏,神秘的女孩乔乔,孙新的古怪表现,还有诡异的二教小屋,这世界到底是怎么了?
    游戏开始
    戚运龙折腾了一晚上,到天明才沉沉睡去,待到醒来,已是日上三竿太阳晒屁股了。
    揉了揉还在发涨的太阳穴,探头往下铺一瞅,一个人也没有, ”真败兴,这群家伙怎么今天全部上课去了?哦对,影视欣赏课,老师说过要讲《侏罗纪公园》的,难怪他们这么积极。“
    戚运龙不想上课,去了五教找乔乔,却被告知她不在教室。戚运龙懊恼地走了出来,进餐厅坐下。嘿,说曹操曹操就到,乔乔一脸饿坏了的表情冲了进来,看见戚运龙,打了个愣,坐在他旁边。
    ”你来找我?“
    戚运龙点点头: ”你那个舍友怎么样了?“
    乔乔还没来得及回答,张涛打来了电话: ”还在床上吧,作业我替你交了,孙新呢,他刚才说回去拿作业,都半个小时了,怎么还没回来?“
    ”我不在宿舍。“
    ”你不在?在吃饭吗?那回去看看他,是不是睡过去了?“
    ”好。“戚运龙挂断电话,什么睡过去了,怎么听着那么别扭?
    突然,一股不祥的预感涌上了戚运龙的心头……
    ”我要回宿舍。“
    乔乔点点头, ”她昨晚没有回来,打电话说她去她姑妈家里住了,让我查夜帮她罩着。我现在也没有事,不怕点名,跟你回宿舍吧,顺便说说你遇见的怪事。“

    戚运龙心事重重,也不反对,将碗碟放到回收处,和她一块走了出去,路上一古脑地将昨晚的所见所闻告诉了她,说实话,心里轻松了许多,抬头望望,藏经阁就在眼前了。
    乔乔若有所思的问道: ”孙新晚上梦游吗?“戚运龙说他一夜没睡,还没发现他梦游,乔乔松了口气,嘻嘻笑道:”我还以为和恐怖电影一样,带有传染性的呢,你在哪个宿舍?“
    戚运龙指着楼上的窗户: ”404,就是四楼右数第四个窗户。“
    说到这儿戚运龙停住了,乔乔也僵在了那里,四楼的右数第四个窗户那儿,站着一个人!摇摇晃晃,随时可能掉下去。
    ”孙新,你他娘的干吗呢?“戚运龙已经看清站在窗边的人是孙新,边跑边喊道,乔乔愣了愣神,紧跟着他跑了起来,高跟凉鞋踩在地上,嗒嗒作响,差点崴了脚。
    孙新似乎听不到他们的喊叫,右手扶住窗台,仰脸前看,似乎在眺望着什么。
    戚运龙站在楼下,昂着头,大喊:”别干傻事,快退回去!“一边推着乔乔,”去找楼管大爷。“
    乔乔刚挪动脚步,却看见孙新低下头来,冲着他们轻轻一笑,这一笑,让乔乔的步子挪不动了。

    那哪里是一张人脸,明明是一张有着两个血窟窿的似的眼眶的妖怪的脸!
    然后孙新就跳了下来,栽在了楼下的冬青丛中,枝叶纷飞。
    过了一会儿楼下就挤满了看热闹的人,认识的不认识的,里三层外三层的包了个严实,和看尼斯湖水怪似的,直到120的车到才将人群分开了缝儿……
    急救室的灯亮着,孙新还在里面抢救。戚运龙、张涛、李昂等几个人坐在门口的长椅上,焦急地等待着。班主任先垫上自己的钱,在那里跑来跑去地缴费,王涛移动着粗大的身躯,在门口走来走去。
    急救室的门咣当一下开了,几个大夫走出来,满脸的疲惫。门口的舍友呼啦一下全部围了上去,七嘴八舌的问着,领头的医师提高嗓门问道: ”你们老师呢?那个同学已经没有生命危险,但是伤势比较严重,右腿股骨骨折,肋骨也断了两根,头部有瘀血,能否恢复清醒还需要观察一段时间,还有,他的两个眼球全部破裂,不是跳楼坠地时造成的,是利器刺破的原因,还需要进一步手术,把你们老师找来,还有,通知家长了没有?“
    张涛拔腿去找班主任,其余几个还是缠着医生问这问那,乔乔和戚运龙对视了一眼,都沉默了。
    可怕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杨医师,杨医师。“一个年轻的小护士气喘吁吁地跑过来, ”余南大学又有一个女生送了过来,眼球破裂,需要急救。主任让您赶快过去。“
    乔乔和戚运龙同时打个哆嗦,叫一声不好,抢在杨医师之前跑了过去。
    一见躺在床上的那个女生,乔乔就身子发软了,戚运龙急忙扶住了她。虽然他不认识那个女生,但从乔乔的表现来看,无疑就是她的舍友吴迪。
    眼睁睁看着吴迪被推进急救室,戚运龙也有些站立不稳,两个了,下一个会是谁?会不会是自己?
    不知道,谁也不知道。
    谁是凶手
    警察来了。是吴迪的姑妈报的警,说她侄女上她家玩,今天上午她出去买菜,吴迪在屋里玩电脑,她回来时就发现吴迪倒在地板上,满脸是血,吓得自己心脏病差点发作,赶紧送医院来了。
    待警察问完,乔乔把戚运龙拉到个没人的角落,说:”两个人是同时送进医院的,出事之前又都是自己单独一个人,他们到底看到了什么?“
    戚运龙刚想说话,乔乔却又自顾自地说下去:”眼球都被什么刺伤,是谁干的?自己还是他人,如果是他人所为,为何警察在吴迪屋内没有发现线索?但如果是自己刺伤的,原因是什么?对了,你刚才注意到吴迪的右手没有?“
    ”注意到了,攥得死死的,好像手里攥着什么东西。“
    ”那是我的吉祥猪挂饰。我昨天找了一天都没找到,以为丢了,原来是被她拿走了。“戚运龙有些疑惑,并不答话,乔乔顿了顿,接着说:”我看见她手指间露出来的红绳结头了,那是我自创的打结法,她为何要拿我的挂饰?为何要攥在手里?为什么,是不是这件事情和我有关?“乔乔的情绪越来越激动,声音也越来越大。
    戚运龙急忙将手指竖在嘴边,示意她小声点:”别想那么多,警察在吴迪屋里没发现什么,那我们就去我宿舍看看,说不定会有发现。“
    幸亏今天是周四,晚上要检查卫生,所以戚运龙早晨将宿舍整理个干净,否则还真不好意思让乔乔进来。
    ”耶,真没想到,你们宿舍还是挺干净的。“乔乔有些诧异。
    戚运龙接着就吹上了: ”什么话,我们宿舍人人都爱干净,勤洗勤换勤整理。“边说便用身子挡住乔乔的目光,反手将床铺底下露出的破了两个洞的臭袜子往里塞了塞。

    ”那是什么?“乔乔指着桌子上问。
    戚运龙的视线被显示屏挡住,走前两步,看清了乔乔所指的东西。
    一只小小的螺丝刀,已经被鲜血染红,血迹早已干透,有些地方都变成了黑色。
    戚运龙呀了一声,说:”也许,孙薪的眼球就是被它刺破的。“顺手拿起李昂夹胡子的小镊子,将螺丝刀夹起来,放进一个小塑料袋里, ”这个,还是交给警察做指纹血迹鉴定吧。“
    除了这个带血的螺丝刀之外,还有窗台上的几滴血和两个脚印,其余的地方都一往如常,但戚运龙还是皱着眉头,四处寻找。
    乔乔不解: ”你在找什么?“
    ”我总觉得有地方不对,为何窗台上有血,宿舍里却没有?难道孙新是在窗台上被刺破的眼球?那螺丝刀怎么会在桌子上?“想到此,戚运龙灵光一闪,接着道,”对了,你看,桌子上千干净净,一点痕迹也没留下,那螺丝刀是上面的血迹干涸后才被放到桌子上的,那么它原来是在哪里的呢?“
    乔乔却说: ”难道不可以是有人进来把桌上的痕迹擦掉后,将螺丝刀放在原位的?“

    ”不管是谁进来,把屋子打扫干净的原因就是为了掩盖痕迹。会不会是你们宿舍的人?“
    ”其他四人都在医院,为了让自己不被发觉。“
    ”不是。“乔乔摇头道,”不只是擦掉他自己的痕迹那么简单,很有可能是为了擦掉孙新上午留下来的痕迹。“
    ”那螺丝刀为何也留了下来?还有窗台上的脚印和血迹怎么解释?“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那是借刀杀人之计,无论谁进来这个屋子,都会首先发现这柄螺丝刀,只要拿起来,上面就会留下他的指纹。“
    ”留下指纹也没啥问题啊?“
    ”如果是别人留下的也就罢了,他们都有不在场证据,你呢?一觉睡到太阳晒屁股,谁能证明上午你不在宿舍?脚印和血迹留下只是为了证明孙新是从这里跳下去而已。“
    戚运龙听得瞠目结舌,习惯性地摸摸鼻子,”你说的有点道理,但还是很牵强。要知道,推理小说中的情节很难在现实中发生的。“
    乔乔怒道: ”很难发生又不是不能发生。不信你去摸摸那柄螺丝刀,看看警察会不会找你?“
    戚运龙急忙摆手:”我可不去自讨没趣,算我服了你。“目光一转,看见墙上的电源插头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插上了。
    ”嗯?孙新上午回来的时候打开过电脑,或许在电脑里会留下点东西。“
    开机后,戚运龙想也未想,就进入D盘,想找《猎杀者》这个游戏。
    但是面前一片空白。
    中毒了?戚运龙捣鼓了好一阵,才确定,D盘被格式化了,所有的东西都没了。
    线索,断了。
    彷徨,茫然,手足无措,戚运龙和乔乔面面相觑,是谁把硬盘清空了,孙新,还是那个偷偷进来的神秘人?
    怪异姑妈
    乔乔这时摸出手机,给吴迪的姑妈打电话:”阿姨您好,我是乔乔,吴迪的舍友。对,就是前天去您家的那个。我想看看她的电脑,可能和她的意外有关,嗯好,谢谢阿姨。“
    ”你给她姑妈打电话?“
    ”嗯,我想看看她电脑上有没有什么痕迹留下来,吴迪她姑妈让我晚上过去。“说完乔乔看看表,马上就到下午四点了,拉了戚运龙一下, ”带我去二教二零二。“
    正值下课时间,校园里不一会儿就塞满了人,赶集一样。现在的女学生又穿得时髦,遍地都是白嫩嫩的大腿胳膊,看得戚运龙晕晕的,不自觉地放慢了脚步。走到三教楼下,里面呼啦一下冲出很多人,将他俩卷进了人潮人海中,戚运龙的目光立刻被一个穿镂空吊带衫的女生吸引,内衣都堂而皇之地露在外面,直到她走远,戚运龙才回过神来,然后发现,乔乔不见了。
    坏了,光顾着看美女,忘了看她了。戚运龙想喊却又不好意思,只能踮起脚跟,从数不清的人头中寻找。
    找半天,找不到。
    难道她先去二教了?戚运龙不能在路中间竖着当电线杆子,只好先顺着人流慢慢的涌向二教的方向。
    到了二教,戚运龙已经出了一身的臭汗,好在这是余南大学的边缘处,人少多了。戚运龙在阴凉地等了大约十分钟,还是没有看见乔乔的影子。
    他有些不耐烦了,就算是上个厕所这个时间也够了,莫非早他一步上去了?想到此戚运龙朝二楼西头的方向看了一下。
    他看见一个人影,在二零二的窗户那一闪而过。
    好眼熟!会是谁?戚运龙搜肠刮肚地想着,这个人肯定在哪里见过。
    突然戚运龙想零二看看再说,戚运龙深吸了两口气,拍拍自己的胸脯, ”大白天的,不怕不怕。“大踏步上楼去。
    二零二没有人,不过西北角有个小木门开着,里面应该是杂物间。戚运龙想了想,走了进去。
    里面没有人,却有一个手机,戚运龙看得清楚,那是乔乔的。
    戚运龙拿起来,上面显示几个未接电话,按下阅读键,很奇怪的名字,小尉迟。

    小尉迟?怎么这么耳熟?
    ”小子,谁让你偷看手机的?“头顶突然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戚运龙被吓了一跳,抬头一看,天花板的缺口处探出一张女人的脸,是乔乔。
    ”你怎么跑那里去了?“
    ”你光顾着看美女,也不管我了,我上来看到这里有梯子,天花板还有缺口,就爬进来看了下,不过里面什么也没有。“乔乔说完蹦了下来。
    戚运龙哭笑不得,”看完了吧,这个教室有什么好看的?“
    乔乔瞪他一眼, ”我在游戏里看到这个教室的,里面有你,有我,有我们宿舍的也有你们宿舍的人,你说我为什么过来看?“
    戚运龙的笑容僵在脸上,原来她知道, ”在游戏里,我们宿舍的人唯独缺了孙新,是不是你们宿舍的缺吴迪?“
    乔乔点点头, ”朗山路74号怎么走?“
    ”干吗?“
    ”去吴迪的姑妈家,你忘记了吗?“
    费尽周折才找到了吴迪的姑妈家。寒暄客套几句,乔乔便试探着打听吴遣昨天的情况,但她的姑妈颠三倒四地说了一堆,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来,二人只得悻悻地拿了吴迪的笔记本电脑出来。 .
    ”真怪了,这位阿姨竟然一问三不知,我说乔乔,你和你那位舍友关系很好啊,你看她姑妈这么轻松地就把电脑借给你。“
    乔乔一听这句话,停住了脚步。戚运龙还在不停地叨叨着,走出好几步方反应过来,”嗯?你干吗不走了?“

    乔乔指了指戚运龙手中的皮箱, ”那可是五千多块钱的笔记本,刚买了没有几个月呢,她姑妈这么容易就借给我了?我和吴迪关系虽然不错,但她姑妈我只见过一回,戚运龙,你不觉得奇怪吗?她答应得也太痛快了吧。“
    戚运龙掂了掂手中的笔记本,分量不重, ”也对,你看刚才她的言谈举止和身着打扮完全不配,一位穿着高雅的白领女性却操着一口方言,还有她的手,比我的还粗糙,你说就见过她一回,在哪看见的?“
    ”那是几天前吴迪出去玩的时候,她来宿舍找吴迪,说是她姑妈,住在朗山路。我确实听吴迪说过有这么个亲戚,就和她聊了一会儿,后来左等右等吴迪也不回来,她就等不及先走了。临了我把这事给忘了,也没和吴迪说。“
    ”我晕,我看你有她的电话号码,以为你和她很熟呢。“
    ”哪呀,那是吴迪给我的号码,说是查夜出了什么问题就打这个电话。“
    ”这么说。“戚运龙摸摸鼻子, ”她不一定是吴迪的姑妈了?“
    ”值得怀疑,走,再去一趟确认一下。“
    但当他们折回到朗山路74号时,小院铁将军把守着大门,吴迪的”姑妈“,竟然出去了。
    ”走了?“乔乔和戚运龙都感觉奇怪,蹲在吴迪姑妈家的大门口,打开了笔记本电脑。
    果不其然,里面确实有《猎杀者》这个游戏,并且里面还有一些看不懂的文件和代码。戚运龙皱眉道: ”虽然我看不懂这些东西,但也能猜到,这是开发游戏的东西。照此看来,吴遥应该是这个游戏的开发者之一。“
    ”孙新呢,孙新是不是也是这个游戏的开发者?“
    乔乔尚未回答,从小院里传来一个声音: ”我是。“
    竟然是孙新的声音。
    戚运龙踮起脚跟往屋里看,发现孙新头上缠着一层厚厚的纱布,只露出鼻子和嘴巴,正倚在窗边。
    ”孙新,你……你不是在医院吗?“
    ”进来说话。“孙新用手摸索着,离开窗边。戚运龙和乔乔面面相觑,翻墙进了院子。
    还是刚才那个屋子,只不过屋内多了一股医院的味道。孙新坐在沙发上,过了不久。从里屋窸窸窣窣地摸着墙出来一个满脸包着纱布的人,同样也坐在沙发上。
    从身材来看,是个女人。
    真相大白
    ”你不是在医院吗?“戚运龙问出这句,忽然觉得自己很傻,因为他的脑袋现在成了一团浆糊。
    孙新长出一口气, ”我们从里面跑出来的,我们可不想死。我知道你想问什么,两只眼睛受伤的人怎么跑出来的?刚才那个女人,是我们以前在医院认识的护士,有她帮忙,逃出来还是轻而易举的。“
    ”到底是怎么回事?“戚运龙在旁边的椅子坐了下来。
    ”其实很简单,我是蓝凤凰工作室,就是几个爱好者凑在一起玩的,开发了《猎杀者》那个游戏。当初觉得有趣,就把场景设置成咱们学校,游戏里的角色也设置成了我们的熟人,后来有一家游戏厂商准备出高价买下。“说到此,孙新的话停了。
    ”接着说啊。“戚运龙突然觉得有点紧张,不是有点,而是很紧张。
    听得孙新说不下去,一旁的女人开口了, ”我是吴迪,想必你也知道,有个词叫分赃不均。“
    戚运龙点点头,忽然想起他们都看不见,忙开口道: ”嗯,你是说你们工作室在分钱问题上出现了争执?“他继而摇了摇头,如果是分赃不均,那这两个人为何都被刺瞎了眼睛,而且还能平心静气地坐在一起?
    ”呃,你们工作室,有几个人?“
    ”三个。“
    ”另一个是谁?“
    吴迪冷笑一声: ”还不知道吗,天上没有掉馅饼的事,难道会有掉美女的事?“
    戚运龙突然醒悟,转身找乔乔,但她已经不在身边。刚才自己进来的匆忙,压根没注意到她是否跟来。
    事情从开始的时候一幕幕从脑海中展现:坐在自己身边的美女;第二天来找自己约会的乔乔;游戏中角色的真人版;在自己宿舍表现出精密推理能力的女生;乔乔手机上的名字,小尉迟。看过《水浒传》的都知道,里面有个梁山好汉叫小尉迟,名字就叫孙新,是病尉迟孙立的弟弟……等等,无一不显示乔乔和那个游戏有着密切的关系。
    ”你们的工作室办公地点,是不是在二零二那个小杂物间的顶上?“
    ”那里面空间是很宽阔的,我们的工作室确实就在那上面,除了你,没人知道有这么一个工作室。怎么,她带你看过了?“
    ”这么说,乔乔也是你们工作室的一员了。“
    ”游戏厂商开出的最后时间就在临近,但是我和吴迪测试的时候,却发现游戏有巨大的漏洞,要修改根本来不及。“孙新没有说完,吴迪接上了话,”直接说明白就行了,别绕圈子了。游戏其实没漏洞,我们三个人各有分工,乔乔在她负责的那一部分上做了手脚,所以我们俩测试才会没有通过,至于我们俩的眼睛,也是她雇人给弄瞎的。因为那个游戏厂商不仅买下游戏,还表示要高薪聘请我们工作室中的一员,但我俩如果成了瞎子,就没有人和她竞争了。“

    戚运龙想了很久才明白其中的来龙去脉,皱眉道: ”这件事和我有什么关系?你们之间的内讧,把我扯进来算什么。“
    孙新冷笑一声, ”故意伤人罪,警察是会调查的。她找你,只不过是为了找个证人,证明我们受伤的时候她不在现场。“说着孙新咳嗽了两声,”我身体虚,桌子上有刀,帮我削个苹果吧。“
    戚运龙看了看桌子,一把水果刀,几个洗干净了的苹果。拿起其中一个,削完了皮交到孙新的手上。
    孰料孙新突然发力,将戚运龙摁到沙发上,并且迅速地撤掉了头上的纱布,而一旁的吴迪也做出同样的动作,两人合力将戚运龙按倒在沙发上,动弹不得。然后捆住了手脚。
    孙新,不,戚运龙发现眼前的这个人根本不是孙新,但是说话声音和他是极其地像。
    ”你是谁?乔乔呢?“
    ”孙新“用脚踢开了里屋的门,五花大绑的乔乔躺在床上,嘴里塞着一团破麻布。怨不得”吴迪“进来的时间要晚一些。
    当然,乔乔是晕的,否则戚运龙早就听见她的呜呜声了。
    ”孙新“笑了笑,”你不用管我们是谁,真正的孙新和吴迪现在躺在医院里呢,他们会指证乔乔是凶手的。
    戚运龙皱眉头表示不解。
    “吴迪”笑了,“我也是会口技的,模仿一下乔乔的声音在他们没看清的时候下手刺瞎眼睛,不是很费劲的事情吧。”
    “孙新”接着道: “你想说不在场证据是吧,可惜轮不到法庭上辩驳了,你刚才拿了那柄水果刀,上面有你的指纹,待会我们再用它插在乔乔的胸口上,你说,够不够成杀人罪?”
    戚运龙突然醒悟, “蓝凤凰工作室,其实是五个人对不对?孙新和吴迪现在还在医院,你们是蓝凤凰工作室的其他两个人。”怪不得游戏里有句旁白声音极其像孙新,但孙新却说不是他,在二零二窗口看到的人影也是眼前这个人,整天在学校晃悠,总有些印象。

    对方不答,只是同时冷笑,表示默认。
    “一个人拿钱,比两个人分钱要好得多吧。”
    “孙新”变了脸色, “少来挑拨离间。”
    “吴迪”却很高兴, “你说的没错,在他的纱布上,有慢性致迷的药剂,一个人拿钱,比两个人要好的多。”
    “孙新”怒喝, “你算计我?”却身体发现有些绵软,根本使不上力气。
    “吴迪”呵呵笑道, “嗓门挺大,有本事来咬我啊!蓝凤凰工作室死两个,残两个,卖游戏的钱都归我,还加一份英瑞斯的高薪的工作,何乐而不为?”
    戚运龙突然打断了她的话, “你说什么,英瑞斯游戏开发公司?”
    “吴迪”翻了翻白眼,没理他,拿出塑胶手套准备戴上。
    “亏你们还是整天上网的人,英瑞斯游戏开发公司前几天就被曝光了,是个骗钱的机构,还指望他们买你的游戏,还高薪,不信你网上查查去?”
    “吴迪”愣了一会,“想骗我,没门。”嘴里虽然这么说,却打开了笔记本电脑,用无线上网搜索了英派斯游戏开发公司。
    果真有这样的新闻。
    “吴迪”傻在了那里,而“孙新”倒笑了起来, “傻了吧,告诉你,那两个人的眼睛可都是你刺破的,等着坐牢吧。还想蛇吞象,将我们四个一网打尽,算计得倒挺好。”
    “吴迪”猛地拿起了桌子上的水果刀,咬牙切齿道:“我先宰了你再说。”
    戚运龙突然从沙发上撑起来,一头撞在她的肚子上,并甩手夺下了她的刀。“孙新”在后面笑着道, “白痴,以为将我迷倒没力气了就行了吗?我虽然没力气起来揍你,但是解开他的绳子还是很轻松的。”
    戚运龙不再理他们,径直走进里屋解开乔乔身上的绳子,拍醒了她。
    乔乔看到外屋的场面,一脸的愕然。戚运龙翻了翻白眼, “蓝凤凰工作室五个人的内讧,干吗要牵扯到我的头上?你真的是找我当你的证人?”
    “她看上你了呗。”屋外的“孙新”虽然腿软,嘴却不软。
    乔乔诺诺道: “你是孙新的舍友,而且我看你玩游戏很有天分,估计你会对这个游戏感兴趣,我们工作室为了一个游戏吵翻了,我想找个人帮我……”
    戚运龙气得说不上话来,自己玩个游戏就被扯进一场莫名其妙的纷争,实在是冤得慌。
    乔乔转转眼珠, “要么,就当他说的是真的,我看上你了,行不?”
    克星!戚运龙是这么想的,扭头走向外屋,“好了,别贫嘴了,把这两人扭送派出所,咱俩的账以后再算。”
    算到什么程度呢?戚运龙觉得应该好好琢磨琢磨,确实,这是一件大事。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X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