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校园鬼故事 > 恐怖故事之吞噬 > 详细内容

恐怖故事之吞噬

作者:忧伤的歌  阅读:446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story1.669977.net 收集整理
听故事 - 恐怖故事之吞噬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下一条内容?
立即播放当前内容?
确定
确定
取消

    1.
    那年圣诞节前,C城下了一场鹅毛大雪,为这个城市披上了一层洁白的外衣,也一并埋藏了许多秘密。
    比如前一日,被石轮车撞死在这里的姑娘的鲜血和脑浆,便被大雪掩盖得干干净净,看上去似乎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被撞死的姑娘是富源二中初二的学生,十四岁,品学兼优又爱好文艺,只可惜石轮车不懂欣赏女孩的美,像压坏一个洋娃娃般从女孩的身体上碾压而过,现场一地的鲜血和脑浆,姑娘的五官被车压的近乎平坦。
    据说全国每分钟就有一个人会因为交通事故死亡,显然那姑娘不幸成了那一分钟的占有者,只是这件普通的交通事故却迟迟不能定案,因为司机坚称在出事的当天,下着雪的路能见度极低,他为了安全起见已经降低了车速,是死者自己走到主车道上才被撞死的。
    会议室里,看着被拘留的司机对当天事情的陈述录像,警局刑侦科的老警察问下属:“你怎么看?”
    小警察季泽道:“那样的大雪天,自己往马路上跑,除非找死。但死者家庭关系极好,无不良社会关系,又是学校的风云人物,自杀的可能性极低。”
    录像的警察也同样发出了疑问,这样的下雪天,在女孩精神状态正常的情况下是不会跑到主车道的。那话说完,司机立刻反口:“那就是有人推她,对是有人推她,她才跑到车道上的。”
    关掉电视,老张道:“看到了没有,司机说车祸现场有人推了那女孩,所以交警把案子交给我们,例行公事要去死者的学校问几个目击证人的情况。”
    “是不是被人推的,把路口的监控调出来看看不就知道了。还查什么?”不想把时间浪费在小案子上的小警察叫嚣。

    捻灭烟头,老张呲着那一口被烟熏黄的牙道:“什么都有,要你干嘛。当天大雪,摄录机的成像系统出现问题,现在正在还原中,能不能还原还是问题。”
    2.
    富源二中是整个C城最好的高中,优等的师资让这里近乎拥有C城所有优秀的学生。
    跟着老张开车到二中,小徒弟季泽道:“我中考就差三分,不然也是这里,哎。”
    “你就别感慨了,看看教务处在哪儿,联系一下学校的老师,早问完早收工。”
    找到教导处,戴着眼镜的女人带着警察到了苏卓安的班级,指了苏卓安所在的位置道:“警官,这明摆着的交通肇事,还查什么?”
    “是不是交通事故,你说了算?”老张把交警转交的在场人员名单丢给教导主任,“这班里有这四个姑娘吗?”
    “李楠是里面短发的姑娘,就坐在苏卓安的旁边,那个梳着长发的女孩叫孟飞,才转来这班的,沈美心和霍斯在一个班。”
    嘴上叼着不能吸的香烟,老张道:“安排我们和这四个女孩了解做个笔录,了解一下现场情况。”

    学校安排的会见室里,第一个进来的是那个叫孟飞的姑娘,找这些姑娘来的之前,老张向教导主任了解了这些女孩的基本情况,无一例外都是品学兼优,按照教导主任的话简直就是三代清白。
    “苏卓安死那天你们在一起吗?”没了教导主任,老张点了烟。
    飘着浓烟的屋子,戴着眼镜的姑娘点了点头:“在一起,那天我们去商店买了圣诞节要交换的礼物,正等红绿灯离开的时候,她突然不见了,我回神,她已经在车轮下了。”
    “她不见前有什么特殊的举动吗?”
    “我没看见。”
    “距事故司机交代,他看到死者出事儿前被人推了一下,才酿成的车祸,你看到这一幕了吗?”
    听到有人推了苏卓安,一直淡定的姑娘抬起头,薄薄的眼镜后双眸震惊错愕:“怎么会?”
    “怎么不会,作为她的好朋友,你觉得她有理由在那样的天气自己跑到主车道挨撞吗?”
    “我不知道。”
    “我们看了你在事故当天做的笔录,你说已经不记得死者是怎么跑出去的,现在想起来了吗?”
    “没有。”
    “那好,这是我的联系方式,你想起什么联系我。”
    叫孟飞的姑娘离开了,没有害怕悲泣的泪水,非常淡定。
    那之后他们相继见了另外三个当天在现场的女孩,其中两个和孟飞表现得一样淡定,不论警方问什么都是干脆的“没有”,唯一一个不淡定的女孩却只会哭,一个下午,什么都没问到。
    离开学校已经是下午5点,小徒弟道:“这四个女孩太淡定了。”
    “现在这小姑娘都这样,看太多港台电视剧,上次我跟着李队去问一个十三的小姑娘与死者的关系,那姑娘张嘴就来:我有权保持沉默,给我笑的。”
    3.
    圣诞节后C城的雪一直没有停,四个穿着校服的女孩徘徊在商场的时候,已经是苏卓安意外死掉的第二个周末了。
    她们家境都不差,吃的用的都是最好的。一起回家的路上,似乎就像以前苏卓安还在的时候,四个姑娘聊着彼此的生活,也一并脱去好孩子的样子,骂着不喜欢的老师。十几岁的孩子正是叛逆期,又有谁是真正的乖乖女,不过是有的演技好,有的演技差罢了。
    孟飞道:“上周四,有警察来学校,说苏卓安或许不是意外死掉的。”
    “不是意外,那是什么?”那日被警察问,只顾得哭并没有与警察说话的美心问。
    孟飞没说话,霍斯就道:“她突然出去,车一下就把她撞死了,不是意外还是谋杀?”
    孟飞说:“就像警察说的,苏卓安家世那么好,自己的成绩也不错,又漂亮,她为什么要自杀?”
    “人已经死了,你说为什么,孟飞,你什么意思?”
    “我没什么意思,只是觉得警察的话有道理,苏卓安不会自己去死,很有可能她是被人推出去的。”
    美心张大嘴巴,颤抖道:“怎么会,怎么会有人推她,再说,那天站在苏卓安身后的只有我们。”
    有些话,说出来和埋在心里的效果是天壤之别的。
    那晚,四个女孩各自回家,十四岁的她们已懂得太多,在做许多事情之前,她们最先说服的不会别人,而是自己,说服别人不过投其所好,而说服自己,却要把自己之前的人生否定重来。

    那个周末C城发生了很多事情,幼儿园的孩子集体食物中毒,五岁的小女孩被喝醉的父亲从五楼扔下当场身亡,一位得不到合理赔偿的农民工跳楼自杀,可以说这个城市每时每刻都在有人消失,只是有些消失看得到,有些消失看不到。
    比如,那个周末的下午,C城棕榈国际花园的B栋那家那个漂亮的小姑娘没有去学芭蕾舞。而她去往邻城谈生意的父母再回家的时候,已经是两天后,原本应该乖巧的守在家里由保姆陪伴的女儿,不见了。
    4.
    沈美心毫无预兆地失踪了,因为沈家的家庭关系,警方特别成立了专案小组,并且联系学校组织与沈美心有关的学生进行审查。
    孟飞再次坐到学校为警察准备的询问室的时候,已经是沈美心消失的四天后了,几乎都是一样的问题,什么时候是她最后一次见沈美心,是否觉得她有变化,你觉得沈美心的最有可能去哪儿。
    “我不是她,所以我不知道她去了哪里。”冷漠又高傲的回答。
    “可据我们调查你们是好朋友不是吗?”
    “真正的好朋友是只会在朋友需要的时候出现的人,她不需要的时候,默默地守在身边就好。”
    “你怎么就知道她现在不需要你?”

    “那你又为什么知道她需要我?”孟飞并未上当。
    对这个姑娘毫无办法,警察的谈话并没有继续,她离开的时候沈美心所在班级的班长走进审讯室,她之后是喜欢沈美心的男孩,再之后的之后是李楠和霍斯,没有停留又或者看一眼好友,孟飞离开,背影高傲又无谓。
    那天晚上,照旧偶尔会通电话互相询问作业的孟飞接通了好友李楠打来的电话,电话里李楠说:“我什么都没说。”
    “嗯。”
    “可是,孟飞,这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
    “那就要看你自己,这和解数学题一样,你自己想到的解题方法是不会轻易去告诉别人的,这是一种自保,做有些题的时候,什么样的解题方法不重要,重要的是结果。”
    “孟飞,你明白,美心胆小,不会刻意害人,所以她不可能,所以,一定是我们之中的谁把苏卓安推了出去。”
    “不是我。”
    “也不是我……”那个莫名其妙的话题并没有继续,为李楠送水果的母亲进了她的卧室,问了女儿最近的学习情况,并且一再说,不管身边发生什么事情,你最重要的任务就是学习,明白吗。
    母亲走后,李楠看着写字台上的合照,照片上是五个笑的开朗的女孩,不久之前,他们还在一起彼此玩笑,那时候的生活多美好,她们有幸福的家,有骄傲的成绩,有值得怀念的青春。
    可是如今,那个流光溢彩的时光被彻底颠覆。
    打开抽屉,小小的锦缎盒子里,放着父母送她最珍贵的东西,那些闪亮的小东西之间,一颗白色的牙齿静立其中,牙齿的白与锦盒的黑在昏黄的灯光下,就似两个世界,一个是她所拥有的曾经,一个是她不想陷入的地狱。
    孟飞说得对,一次的坠落已让我们无法再重回曾经,而已坠落的我们,也再得不到神的眷顾,那为什么,不去做最好的恶魔呢?
    5.
    沈美心失踪的八天,调查依旧没有任何线索,她离家的时间不能确定,去见什么人不能确定,简直就是生不见人死不见尸。
    “一个姑娘失踪八天,到现在什么线索都没有,最邪门的是简直就是凭空消失,没监控,没目击证人。难不成穿越了?”
    一筷子打在小警察头上老张道:“放屁,卷宗呢,给我看看,会不会是私奔?”
    “不会,失踪的女孩社会关系明确,是个富家女,家教很严。”
    小警察递来的卷宗里,看着那姑娘,老张一下就想到了一月前那场车祸,这个胆小的姑娘一直在调查室里哭,而那个案子后来因为司机肇事行为明显,被警方拘留,所以案子并没有再继续,这姑娘怎么会失踪?她的失踪和那个小姑娘的车祸又有什么关系,想到这里,老张想起了司机的话,她是被人推出来的,假设那死掉的姑娘真的是被推出来的,推出她的又是谁,这两起案子又有什么关系?
    就在警方对沈美心的案子束手无策的时候,沈美心的尸体被发现了,在近郊的一个农场里,农场主翻看准备养育蚯蚓已经腐化的有机肥料时,一段已经腐烂的白骨被翻出。随之农场主报警,之后在另外两堆正在发酵的有机肥料里,警方又发现了几段不同大小类似人骨的形状。
    经法医提取的DNA比对失踪人口,那些骨头被确定属于失踪的沈美心。
    一个小姑娘,无缘无故的失踪,又被发现残肢被埋在腐化的肥料里,到底是谁杀了她?
    孟家的电话响起来的时候,保姆跑去接通,一个沙哑的声音说:“要孟飞看电视,法制频道。”
    正在练琴的孟飞问:“谁?”
    “不知道,让你看什么法制频道。”说着保姆打开电视。
    在琴键上跳跃的弹了三两个音符,耳边传来法制频道女主持人的声音:“在郊外发现的尸骨被确定为一个月前失踪的本市沈姓女孩,警方初步怀疑,女孩是被谋杀肢解,暂时并没有发现其他残肢下落,现对外征询,如有人在被害人失踪一月内曾见过被害人,请与警方联系,电话:67558147。”

    那声音调徘徊在孟飞的耳边,脸上却并没什么茫然无措的表情,郊外,农场主,养育蚯蚓,已经腐化的有机肥。
    她们都是聪明的女孩,懂得如何在一句话里找到重点,她想给她打电话的人也必然知道了美心的尸体是怎么出现在那里的。
    就在这起残忍的谋杀肢解被大众议论的时候,警方再次找到富源二中。上课铃声响起,两个小女孩自老张和小警察面前牵手跑过,年少时的友情总是最美的,一起上学,一起给喜欢的男孩子写信,一起期许一个更为美好的未来,但对苏卓安和沈美心来说,她们的未来早早断送在了命运手里。
    那天照旧去了沈美心所在的班级,霍斯正自信地回答着老师有关生物方面的问题,不同于苏卓安的外向,沈美心的胆小,霍斯是个心思敏锐的姑娘,在生物物理上的成绩尤为突出,小小年纪获奖一堆,前途不可限量。
    但在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里,并不要你有多么聪明的头脑,先发制人,才能活下去。
    6.
    沈美心惨死的那年冬末,C城下了几天的大雪停了,那场大雪之后,这个城市又莫名其妙少了一个女孩子。
    因为沈美心的死,霍斯失踪生还的几率近乎为零。
    知道富源二中再次有学生失踪,吃着泡面的老张愣了好久,苏卓安死于意外,沈美心死于谋杀,霍斯失踪,这一切到底有什么共同点,凶手又为什么对这些孩子下手?
    霍斯失踪的第六天晚上,补课结束回家的路上,孟飞与李楠走到一起,脚下是昨晚才下的雪,雪地靴踩上去是咯吱咯吱的声响。

    踩着雪,李楠说:“害怕吗?”
    “怕什么?”
    “如果被发现,你知道迎接我们的将会是什么吗?”
    并没有慌张,孟飞淡淡一笑:“为什么要怕,你是不相信我,还是不相信你自己。”
    “我谁都不相信。”
    明白李楠的意思,孟飞一笑道:“沈美心为什么死,你明白,霍斯为什么死,你也明白,你或许现在唯一不明白的就是,苏卓安为什么会死。其实我也不明白,苏卓安不会自己去死,沈美心又没有杀她的胆量,霍斯在死前仍旧不肯承认是她推了苏卓安,那推了苏卓安的只能使我们之中的一个,但是我知道,不是我。”
    李楠道:“也不是我。”
    “我们不用纠结在这件事情上,因为我们谁都不会相信,李楠,我知道你打得什么心思,想着有些事情要是只有你一个人知道,你就不用再害怕任何人。可是你别忘了,这一路陪你走过来的是我,我明白你的心思,所以也以一个老友的身份告诫你,有些事情还是不做的为好,如果我被发现,我自愿去死,但如果你杀了我,你也不会活下去。”
    两个姑娘在那个冷的让人发抖的晚上,把一切摊开在桌面上,也第一次正视彼此在彼此心中的位置,五个朋友,只剩下她们两个,她们是一根绳子上的蚂蚱,谁死了,另一个也不会独活。
    回家后,两个女孩依旧是父母眼中的乖乖女。
    尽管她们心中有着无法平复的故事,也有急于想对别人吐露的心声,只是在现实面前她们却是明确,她们是一个战壕的战友,拥有所有想要知道真相的敌人。
    “尸体找不到,人也找不到,上面又要求尽快结案,我们也不是神。”看着没有任何线索的案子,小警察怒着摔了档案夹。
    正在看电脑的老张道:“没查查那姑娘的社会关系?”
    “一个小姑娘哪有什么社会关系,不过几个好伙伴,因为没直接线索,就问了问情况,两个倒是很淡定,不管问什么都说不知道。”
    淡定,听到那两个字,老张一下就想起了自己询问过的那两个姑娘,便问小警察:“你不觉得这俩小姑娘太淡定了吗?”
    “老张,俩十四岁的姑娘,连杀鸡都不敢,给天大的胆子都不敢杀人吧。”
    拍了拍小警察的肩膀,老张道:“这世道不是我们小时候了,查查看,没准会有意外发现。”
    7.
    因为霍斯的失踪,沈美心的惨死,外加富源二中的谣言,许多学生家长开始为学生转学,孟飞的父母为她选择了一家不错的培训学校,接受语言训练之后便送她出国,而李楠做教授的父亲也签约B城的大学,已经决定举家迁往B城。
    可以说,那个冬天除了好友的死,一切对她们的生活并没有影响。
    孟飞再见李楠那天已经是初春,照旧是商场,两个人徘徊在各色的柜台上,发卡、手表还有包包买了一堆,只是这些东西,她们上学都没有带过,甚至偶尔私下也不能任意搭配。自开始懂事,她们的青春就被埋在题海里连头都不能抬,可是他们并不后悔,每个人的青春都是这个样子,直至发生那件事情,她们的世界才被彻底的颠覆,才明白,她们活着不过就是一件完美得不能碎掉,即便碎掉也要拼接好让人觉得依旧完美摆在那里的东西。那样的她们没有生命,没有未来,甚至连尊严也早已被践踏。
    所以,还怕什么。
    那天两个小姑娘告别的时候,击掌立誓,然后在苏卓安死掉的那个十字路口分别,孟飞向左,李楠向右,似乎人生自此别过,若命运之神不惩戒她们的罪恶,她们会好好地活下去。
    但是在警局翻看有关富源二中与案子相关的所有信息的时候,老张发现,在苏卓安惨死之前,富源二中有一位数学老师失踪,尸体至今下落不明,而那个老师是苏卓安的班主任,数学老师失踪之后,学校一度怀疑因为压力离职,只是老师的家人却报备失踪,至今还没下落。

    老师失踪,学生被撞,两个女孩惨死,而孟飞与李楠又为什么会如此平静的面对好友的离世,联系学校打算重新找两个女孩谈话的时候,学校告诉老张,孟飞和李楠已经办了转学手续,两个女孩即将离开C城。
    直觉告诉老张,她们如果离开,这案子或许永远也不会解开了,所以那个初春的下午,老张带着小警察找到了李楠家。
    再次见到李楠的时候,小女孩坐在椅子上面前时成摞的习题,依旧是平淡的回答,找不到任何线索,老张在李楠的卧室徘徊了起来,十几平的大屋子,整面墙都是书柜,而书桌上摆着五个女孩的合照。
    除了许多高深的专业书籍和教科书,老张意外发现在角落里摆放着的成排知名的破案小说,而整排书架的末尾则是一本独立的画册写着《往生留》三个字。

    趁着小警察问话,老张拿出画集,那是许多变态杀人狂在杀人后留下的死者遗物的照片遗物,想到这里,老张走到李楠书桌前,在李楠不经意的时候拉开她一直靠着的抽屉。
    那天因为搬家,抽屉没有上锁,李楠去拦截的时候,老张已经打开了抽屉里的小盒子,盒子里与首饰玉佩放在一起的是三枚牙齿。
    出乎所有人的意料,没有辩解,没有要老张还给自己那些牙齿,十四岁的李楠在老张发现那三颗牙齿的时候,打开窗户自十二楼跳了下去,一气呵成的动作让老张和小警察呆滞,反应过来时,窗外飘来冷风。
    李楠跳楼自杀,留给警方的只有那一小盒牙齿,经法医鉴定,牙齿属于失踪的霍斯和李美心,还有一枚男性牙齿,被确定为已经失踪半年的富源二中一个数学老师。
    进一步的搜查,警方在李楠卧室发现了一封写给孟飞的信,似乎是要在走前寄给她的。
    “孟飞,我希望离开C城我们忘掉一切,多年之后再见还是朋友,我很庆幸我的人生有你们的出现,因为你们,我的生活才色彩斑斓,充满乐趣,而不是在黑白色的教科书中走过,正因为庆幸有你们,所以我并不后悔自己所做的事情,就像你说的,我们并不欠任何人的,又为什么要让自己的人生连尊严都无法捍卫,我们走出那一步,也注定就再也无法回头,不做最好的人,就要做最好的恶魔,我想我们做到了,事到如今,我什么都不怕,只是却不明白苏卓安为什么会死,我想如果没有苏卓安的死,我们不会去怀疑彼此,毕竟曾经我们是为了朋友才踏出的那一步,我知道推了苏卓安的不是我,并用我的生命起誓,可是你又为了什么?孟飞,我们已走到这一步,我会坚守曾经击掌立誓的誓言,也希望你不要忘记,如果我们之中谁被发现,一定要保证另一个人活下来。
    8
    警方在当天晚上把已经准备前往加拿大念语言学校的孟飞带回警局。当老张把那封信给孟非的时候,那姑娘不再是高傲的冷漠,她放声大笑,直至笑得哭泣。
    那天,警局的审讯室,因为孟飞父母对女儿的监护权,他们一并坐在了审讯室里。
    当老张问孟飞为什么要杀人的时候,孟飞拥有不凡社会背景的父亲道:”你不能乱说话。“
    孟飞却说:”没有更好的办法。“那话让孟飞的父母惊呆。
    ”她们都是你的好朋友,为什么一定要你杀了她们?“
    ”不是我杀了她们,而是我们杀了他。我,霍斯,沈美心,苏卓安,李楠,我们从认识开始就在一起,什么都不怕,为了彼此甚至可以牺牲一切。“
    ”牺牲一切?“
    点了点头,孟飞道:”牺牲一切。只是无谓的我们最终败给了父母和老师。我们升入富源初中之后,把一切的心思都用在学习上,因为父母说,学习好了才有好的未来,说他们对我们给予厚望,在我们升入初中的第二年,苏卓安就变了,那个总是笑嘻嘻的女孩,开始吸烟,有时还会不知不觉放声大哭,只是我们问她,她却不说。“
    ”是因为学习压力大?“老张问。
    摇了摇头,孟飞说:”不,我们不怕学习,也不怕任何比赛,我们在我们的人生中做到最好,并且成为瞩目的焦点,发生那件事情前我们什么都不怕,拥有无比伟大的梦想,但所有的梦想在那年夏天被彻底击碎,因为我终于知道,苏卓安为什么变了,那年夏天母亲为我请了苏卓安的班主任补习数学。起初没什么,但补习的第五晚,只有我和数学老师的办公室,那个四十岁的男数学老师关了办公室的门。“

    听到这里,孟飞的母亲吼道:”别说了。“
    ”妈妈,为什么不说,这都是事实,那晚我是哭着跑回家的,和你说了一切,可你并没有愤怒地去和爸爸说,为我讨一个公道,你把我带进卧室,狠狠地给了我一个嘴巴,并且清楚地告诉我,这件事情就这么过去,我不能再提,你说如果这件事情有别人知道,我的人生就完了,可妈你想过没有,你什么都不要我说,让我自己忍下一切,我的人生又是否在那一刻就完了。事后虽然你停了数学老师的课,可是连学都没给我转,你说富源是最好的学校,我在这里念书,以后出国出路才会好,妈,你知道我每天看着数学老师的感觉是什么吗,恨不得杀了他,可我又不敢,原本我想把这件事情埋在心里一辈子,但那种无法诉说是痛苦的,我变得与苏卓安一样。那个下午,我把这个不能说的秘密告诉了苏卓安,苏卓安也一并告诉了我,她也发生了与我一样的事情,也告诉了父母,苏家父母与你一样,要苏卓安把这一切都忍了下来,甚至当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为了她的学业还要为那个该死的数学老师送礼。那时候苏卓安问我,你知道我母亲跟我说什么吗,她说,等离开这里就好了,你再忍忍。“

    抬头看着老张,孟飞道;”忍,凭什么要受到伤害的我们去忍,那时候我们觉得够了,作为父母,作为家长的你们为了所谓的面子,所谓的身份无法为我们讨要一个公道,我们只能自己去做,那年夏天,知道了我和苏卓安的遭遇,李楠和霍斯,还有美心都气愤万分,只是十四岁的我们什么都不敢做,直至数学老师再次要苏卓安晚上放学留在办公室,我们才觉得够了。所以那个夏末我们下手了,我们以要曝光数学老师的名义要他出来见面,起初我们只想教训他,要他辞职,但他不肯,说自己不好过也会让我们付出代价,那话彻底惹恼了苏卓安,她在老师不经意的时候,用石头狠狠地砸了他的后脑,老师晕倒了,因为太恨,在我们抱着他不让他动的时候,苏卓安的石头狠狠地砸着他的脑袋,直至数学老师死去。那是我们第一次杀人,也一并颠覆了人生走上了一条再也不能重新来过的路。因为杀了数学老师,那一晚我们都吓得发抖,直至李楠说,如果不想被发现,就要把尸体处理掉。我们不过十四岁却要处理一具尸体,现在想想几乎是不可能,但那晚我们做到了,面对那具尸体的那一刻我们五个难得安静了下来,第一时间给彼此的父母打电话,说晚上在彼此家里过夜,父母并没有怀疑。平静下来的我带她们去了爸爸曾经的机床厂,我知道那个废弃的场子有切割机,原本我们想把尸体埋在旧机床厂,却怕被人发现。后来还是李楠说,她看过一个国外的片子,是三个人一起杀人后分别处理尸体的,因为分别处理所以一个人处理的尸体被发现后,另外两人处理的尸体迟迟找不到,所以案子不能成立。那晚,我们把尸体分为五个部分,每个人带走分别处理,如何处理谁都不能说,当这是毕生的秘密去守护。我和她们说,如果自己处理的尸体被发现的人就要自裁,埋葬这个不能说的秘密。十四岁,第一次杀人,我们似乎冲破了自己坚守了十四年的人生,重新把自己推翻重来,那时候的我们就像个重逢的斗士什么都不怕。我们以为那次是我们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杀人,却没想到,苏卓安会死。“
    9.
    说道苏卓安的死,那个淡定的姑娘要了老张的烟熟练地吸了起来:”其实苏卓安死在我们面前的时候,我们并没有害怕,但是警察说苏卓安被推出去的,那天站在苏卓安后面的只有我们四个,所以推出她的只能是我们,一并杀人之后我们关系越来越好,可是女孩子之间的隔阂也越来越大,苏卓安霸道,一直在我们之间充当着老大的角色,沈美心胆小,那件事情发生后,总是会在我们面前哭,而霍斯太自以为是,总是炫耀的说,她藏得东西永远不会有人发现,我们看似很好的关系,逐渐因为心里守着一个秘密而出现裂痕,而苏卓安的死,让那个裂痕被彻底放大,到底是谁推的她,我们不知道,只能默默地怀疑彼此,在这样的怀疑中,沈美心的胆小让我们害怕,我们知道不会是沈美心,只是她总是哭,总是在说那天站在卓安身后的只有我们。那话让我们觉得,或许不久之后的某一天,她会说出一切,一并牺牲已把那个秘密埋葬好的我们。我们不想前功尽弃,所以那个圣诞节后,约出了美心。我,霍斯,李楠杀了美心,那时候我们很怕,不敢对她下手,但美心的哭泣与软弱会让我们都完的,我们没有选择。最后李楠和我勒死了美心。那天,我们用同样三人分尸的方法处理了尸体,也约定三个人不再怀疑彼此好好活着。但苏卓安的死依旧是我们之中不解的谜题,那个冬天,老天爷也不想我们好过,美心的尸体被发现了,法制频道的主持人说,发现尸体的地方是郊外的农场,还是培育蚯蚓的有高腐化有机肥里,看到这里,我和看电视的李楠就知道,那样处理尸体除了喜欢生物,每周都去参加郊外自然活动的霍斯,没人会这么做。“
    ”所以你们杀了霍斯。“

    ”有时候杀人是会上瘾的,让一个个知道秘密的人成为掩埋秘密的人,那种感觉很好,而我们杀掉霍斯不是因为自私,而是在起初杀第一个人的时候我们就已发誓,被发现的那个人要自裁保护还活着的人。已经被我们勒的奄奄一息的霍斯说,不是她推了苏卓安。不是霍斯,那推了她的就只能是我和李楠,霍斯死后,我和李楠的人生彻底平静。其实在我们五个人中,虽然我和李楠并不是中心,却是五个人之中最冷静的,所以我们才能活得更长久。霍斯死后,我和李楠明白,苏卓安的死不能在成为我们怀疑彼此的诱因,我们必须离开C城换个新的环境,然后重新来过。只是我想不到李楠会被发现。“
    ”我们发现了李楠留存的死者的牙齿,而她在被发现那一刻毫不犹豫地跳楼自杀,因为那封信,我们才找到你。“
    那天的审讯室里,孟飞的表现淡定从容,就像个赴死的勇士,只有她母亲一边捶打这个十四岁的姑娘一边吼着,你怎么不去死,怎么不去。
    听着母亲的话,那姑娘的眼底没有伤心,漠然得让人心疼,她们看似完美的人生背后有什么,谁都不知道,这样一条路,她们其实也不想走,只是没办法,人生总有许多的不如意。
    ”我没有推苏卓安。“那是孟飞说的最后一句话。被提审的当晚,在这个姑娘还没交代藏尸地点的时候,在厕所里自杀了,薄薄的小刀割破喉管,那是她被带来警局的时候就已准备好的,就像她自己说的,被发现的人要自裁,而她做到了。

    10.
    整理完整个案子,已经是春天了,警局外成排的杨柳已经冒出嫩芽,春意盎然,万物复苏。
    老张办理了退休手续,重新看这个自己服务了几十年的地方,他只想到那些青春年少的姑娘,如果最初的最初,父母选择一条要女孩们觉得幸福的路,而不是为了顾及面子隐忍,是否还会有这样一系列的故事?而那些女孩在杀人之后如此平静地面对彼此,并用自裁的方式捍卫朋友,到底是什么造就了她们的无谓?
    电话响起,那边季泽说,苏卓安出事当天的录像被还原了,要他来看。
    漆黑的会议室里,飘着大雪的路口,五个姑娘站在一起,彼此之间像一个牢固的整体,突然苏卓安动了起来。追着什么离开人行道,不过几秒,便被疾驰的车轮碾压。
    ”倒回去。“慢慢回放的镜头里,在苏卓安离开人行道的时候,她面前飘过了一张比雪花大的东西,她是追着那张东西出去的,并没人推她。
    看完带子,老张去翻苏卓安的法医的记录,记录册上写着:死者死前手中攥着一张大头贴合照,而那张照片被影印在档案的下方,上面是五个笑着的女孩子。其实根本没人推了苏卓安,她是下意识地去追被吹走的照片才惨死的,司机一句逃避责任的话,改变了这五个女孩的命运。
    那件案子因为嫌疑人与死者都是未成年的孩子,所以并没有被媒体爆出,有关富源二中怪圈死亡案的传闻依旧在继续。
    站在窗前的老张说:”是社会的缺失吧,因为社会的缺失,她们只能相信自己,背负一切,却也被一切所背弃。“
    在这个时代所存活下来的我们,看似拥有一切,却是最孤独的一代。可是这样的孤独并不能成为犯罪的理由,也许你很聪明,也许你做了周密的计划,瞒过了所有人。但你这一生最大的敌人并非是别人,而是你自己。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X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