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校园鬼故事 > 我的情敌是鞋子 > 详细内容

我的情敌是鞋子

作者:借给你╰肩膀  阅读:244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story1.669977.net 收集整理
听故事 - 我的情敌是鞋子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下一条内容?
立即播放当前内容?
确定
确定
取消

    发现一只球鞋
    上完晚自习,我发现一只球鞋,就在我回来的小径上。鞋七成新,就在我弯腰准备捡起来时,我闻到了一股浓浓的汗臭味。
    我的左边是花坛,右边是小树林,我可不想弄脏了手,于是飞起一脚,把球鞋踢到空中,划了一个弧线后,落进了右边的小树林里。
    没走几步,我就后悔了。我就两个室友,一个名叫姚一敬,一个名叫刘育,就在几天前的寝室里,姚一敬曾一脸神秘地小声对我说,他的情敌是一只鞋子。我清楚地记得,当时刘育坐在床边,低着头,望着放在床前的球鞋。
    我蒙了:“鞋子?谁的鞋子?”
    “刘育的鞋子,嘿嘿。”姚一敬暗中一指刘育床前的那双球鞋,诡异地一笑,转身离开了寝室。
    “大脑被驴踢了,又在装神弄鬼。”我以为姚一敬说着玩的,没放在心里,过后不久就忘了。现在想起这件事,我有些拿不定主意,刚才那只球鞋是不是刘育的?
    回到寝室,我发现刘育俯身在书桌上,手拿着大号签字笔,正在一张白纸上 “刷刷”地写着什么。
    我凑近一看,是张寻物启事:本人丢失七成新球鞋一只,这只球鞋对本人相当重要,如有捡到者,送还本人,本人将给予三百元奖励……
    在启事的最后,刘育签上了他的大名和日期。
    “那双球鞋顶多就值几十元钱,你却要付捡到的人三百元酬劳,刘育,你是不是疯了?”我惊问道。
    “我没疯,我是认真的。”说完,刘育拿着这张寻物启事,跑下楼,贴在了寝室楼大门口旁边的墙上。
    三百元?不要白不要。我心中一乐,转身就朝刚才发现那只鞋的小径跑去。来到这条小径,顺着球鞋被踢飞的路线,我跑进了树林里。
    小树林面积不大,我几乎把整个小树林找了一遍,都没发现那只球鞋。球鞋肯定是被人捡走了,我后悔不已,自叹没这个财命,垂头丧气地朝寝室方向走去。
    在寝室楼大门口,我看到姚一敬正站在那张寻人启事前,右手托着腮帮,若有所思地观看着。
    “姚一敬,你说刘育的球鞋是你的情敌,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怎么听不懂?”我问道。

    “看你跑得这么气喘吁吁,是不是找刘育的鞋子去了?”姚一敬没回答我的话,却反问道。
    我点了点头,就把发现球鞋的情况,跟姚一敬说了一遍。
    “你傻啊,刘育球鞋穿在脚上,好好的怎么会丢,而且事后才发觉,你不觉得这其中很诡异吗?”姚一敬提醒道, “我和刘育都没上晚自习,傍晚时,就在操场和几个人打篮球,当时我亲眼所见,刘育就是穿那双球鞋打篮球的,但他似乎不在状态,没打几分钟就离开了。”
    对啊,穿在脚上的鞋掉了怎么会不知道?一语点醒梦中人,我惊得目瞪口呆。
    可是刘育为什么要故意丢掉鞋呢?
    送你一双球鞋
    我和姚一敬回到寝室,正好看见刘育一个人望着另一只球鞋发呆,我忍不住开口问道:“刘育,球鞋好好地穿在脚上,是怎么掉的你都不知道?”
    “没打几分钟球,我感到累了,就走了。走到半路,我见路旁有一个石椅,就脱掉满是脚汗的球鞋,坐上去,休息了一会儿。等到休息完,准备重新穿回鞋子时,这才发觉石椅下只有一只球鞋了。”
    刘育抬头看了我和姚一敬一眼,继续说道: “当时我敢肯定四周什么人都没有,而且我什么奇怪的声响也没听到,可鞋子就是莫名其妙地没了。后来我想了想,觉得很有可能是被野猫之类的小动物叼走了,不然,这没法解释。”
    “你那球鞋也就值几十元钱,你却要用三百元悬赏,为什么?”我又问道。
    刘育犹豫了一下,望了望我,嘴唇一动,说道: “不管值多少钱,那是别人送给我的,情义无价。”

    别人送的,难道是女生?这么一想,一个女生娇小的身影,立刻浮现在我的脑海里。这个女生名叫邵美琪,有一次路过校园花坛时,我看到她和刘育在一起说着话。当然,男女生在一起谈话,再正常不过了,这并不能代表什么,但因为是刘育,所以我的印象特别深。
    这时,一个念头突然在我心里一闪,此前,姚一敬不是说过,刘育的那双球鞋就是他的情敌吗?这么说来,姚一敬也爱上了邵美琪?
    “刘育,既然鞋子对你来说那么重要,丢了后,你为什么不到处找一找呢?”姚一敬插嘴问道。
    “我找了,我甚至沿着走过的路,重新又走了一遍,还是没找到,这才赶回寝室写寻物启事。”刘育回答道。
    我觉得不对劲儿,刘育如果沿路找的话,应该能碰到我的,可是我却连刘育半点影子都没碰到,这不正常。
    我又问了刘育一下,才发觉刘育回寝室所走的路,和我回寝室所走的路,不是一条路。这两条路相差很远,如果是野猫之类的动物叼的,不可能跑这么远,既然这样,那就诡异了。刘育的球鞋为什么会出现在我所走的那条路上昵?
    想着想着,我似乎明白了什么,于是找了一个机会,把姚一敬拉到了室外,问道: “那双球鞋是不是邵美琪送的?”
    “你也知道了?”姚一敬惊讶地说道, “这件事除了刘育和邵美琪本人应该没有其他人知道。”
    “那你是怎么知道的?”这回轮到我吃惊不已。其实,就是到现在,我都不认为刘育和邵美琪两人在恋爱。我和刘育同处一个寝室很久了,除了发现刘育偶尔打打篮球外,余下的时间,全都花赞在教室和寝室这两点一线上。根本就没有和什么女生接触过,更不用说和其他女生说上一句话。
    “说来也巧,那天邵美琪送刘育球鞋的时候,正好被我看见。”姚一敬一脸嫉妒地说道,“我真的没想到,我心目中的女神,会看上刘育这种非常普通的人,这让我的心灵太受伤了。”
    说实话,邵美琪能爱上刘育这个性格古怪的人,如果不是今天姚一敬亲口所说,打死我,我也不会相信。猛然间,我眼睛一亮,想到了什么——
    “刘育球鞋丢了,是不是你偷的?”我盯着姚一敬,一字一顿地问道。
    “这、这你也知道,”姚一敬一听,惊得目瞪口呆……
    鞋子很硌脚
    刘育丢球鞋的事,确实是姚一敬捣的鬼。
    其实,傍晚时,看刘育和姚一敬打篮球的人中,还有一个特殊人物,她就是邵美琪。按理说,有邵美琪在,刘育应该有使不完的力气,可是刘育就像见了鬼似的,整个人显得心不在焉,就像鞋底有钉子在戳他脚似的,弹跳的力度又总是不够,一连打了好几个臭球。
    姚一敬观察到,邵美琪因此有些生气了,就没再看,走了。邵美琪走后没几分钟,刘育也无精打采地走了。姚一敬一见,也感到没多大意思,没一会儿也走了。
    走到那条路上,姚一敬远远地看到刘育正坐在石椅上闭目养神,而那双球鞋就放在石椅下。姚一敬灵机一动,想到了一个坏主意:如果刘育丢了邵美琪所送的球鞋,邵美琪一定气坏了,说不定会因为刘育这么不重视她送的礼物,而提出和刘育分手。
    这么一想,姚一敬绕到刘育所坐的石椅后面,神不知鬼不觉地偷走了一只鞋,跑了一段路后,把鞋朝空中扔去——碰巧是,这只球鞋扔到了我即将要走的那条路上……
    姚一敬讲完经过后,我皱着眉问道: “那鞋子被我踢进树林后,为什么会消失呢?姚一敬,是不是你躲在树林把鞋子捡走了?”
    “不,我把鞋子扔掉后,就开心地走了,并没有跑到你那条路旁的树林里躲着。”姚一敬说道,“再说了,我目的达到了,为什么多此一举,把鞋子扔了又偷偷地藏起来呢?”
    姚一敬说得很有道理,既然这样,这只鞋子是被树林里哪个人捡去了呢?我之所以心中有这个疑问,是因为在姚一敬的叙述中,还提到了一个重要的细节,即刘育打篮球时“就像鞋底有钉子在戳他脚似的,弹跳的力度又总是不够”这个细节。
    刘育这个人有个怪僻,他是一个没有安全感的人,喜欢把钱财等一些贵重的东西藏在鞋筒里。有一次,我中途回寝室,一推开门,看到刘育坐在床边,一手提着一只球鞋,另一手拿着一段胶带纸,正在往鞋筒里粘贴着什么。
    当时就刘育一个人在寝室,他看到我,吃了一惊。我问他把什么东西往鞋筒里塞,他尴尬地笑了笑,看上去很紧张,说鞋子里有裂缝,用胶带纸粘一下,还能糊弄穿一段时间。

    我笑了笑,没点破刘育,以避免尴尬。寝室确实是个人多手杂的地方,有些东西放在寝室里也确实不安全,特别是像钱财这类东西,但再怎么藏,也不能藏在鞋筒里,感觉特变态。
    对啊,想到这里,我精神一振。最近天气比较热,刘育穿的是大裤头和汗衫,汗衫没有口袋,裤头虽有两个口袋,但这种口袋很浅,贵重东西放在里面一般容易遗失。像刘育这种没安全感的人,一定不会把贵重东西放在这样的口袋里。可他又没其他地方可放,唯一的可能,就是放在鞋筒里。
    在常人看来,鞋筒里塞一样东西,还要走路打球,肯定磕脚,他们不会这么做,但刘育这个人与常人不同,在刘育看来,只要贵重东西安全,就值。这就是当时刘育为什么弹跳高度不够,一连打了好几个臭球的原因。说白了,不是因为他累了,而是因为鞋子太硌脚,硌得他难以忍受。
    也就是说,现在刘育悬赏找寻鞋子,有两个原因:一个原因,因为鞋子是邵美琪送的,丢了,他无法向邵美琪交代;另一个原因,是鞋筒里藏有贵重东西,这个贵重东西的价值远远大于三百元钱。
    鞋筒里的贵重东西
    这天下午,我们三个人正在寝室时,一个不认识的男生走了进来,手里拿着一只七成新的球鞋。我一看,正是刘育丢的那只球鞋。
    “是谁在寝室楼大门口贴的那张寻找启事?”这个男生看着我们问道, “这只球鞋是你们要找的那只吗?”

    “是,就是这只。”刘育喜出望外,一把从这个男生手中拿过鞋子,手在鞋筒里一摸,摸了个空,整个人顿时傻了。
    “同学,你在哪儿找到这只球鞋的?”我瞥了一眼刘育,问这个男生道。
    “就在离小树林不远的一片草丛里。”这个男生在回答我话时,脸色非常平静,不像是在说谎。看来,整个过程很有可能是有人在树林里捡到时这只球鞋后,走出树林,随手又扔了。
    “你有没有发现鞋筒里有东西?”刘育着急地问道。男生摇了摇头: “鞋子这么脏,我才不会把手伸进去呢。”
    我从刘育手里拿过这只球鞋,伸手往里一摸,在鞋筒的侧面摸到几段胶带纸,显然,这胶带纸是用来粘贴什么的,而且就粘贴在鞋筒的侧面。
    刘育无话可说,只得给了这个男生三百元的感谢费,脸都气绿了,明显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我暗中拿着一卷胶带纸,借口去洗手间,走出寝室大门,来到了外面一个偏僻的地方。我脱下球鞋,把一把钥匙用胶带纸固定在鞋筒的侧面后,重新穿上了球鞋。
    我试着来回走了一段路,再来回跑了几下,发觉虽然感觉有些硌脚,但完全都在可忍受的范围里,不禁有些佩服刘育能想出这么独特的藏东西方法。
    我又一次脱下球鞋,把手伸进鞋筒里一摸,发觉胶带纸虽然有点松动,但钥匙还是很牢固地粘贴在鞋筒的侧壁上。这至少说明打完球刘育在石椅上休息时,藏在鞋筒里那个所谓的贵重东西,还牢牢粘贴在鞋筒里。不然,刘育肯定会发现的。
    当姚一敬偷鞋的时候,应该是没发现鞋筒里还藏着东西,而且鞋子在空中飞行时,里面被胶带纸粘贴的贵重东西,应该不会脱落,只有当鞋落在地面受到撞击后,被粘贴的那个贵重东西,才有可能从胶带上掉落。
    据此分析,我发现球鞋与地面只有两次撞击,第一次撞击发生在我看到鞋子的那条小径上,第二次撞击发生在鞋子被我踢进树林里落地的那个地方。那个贵重的东西,很有可能就掉落在这两个地方。
    当然,也不能排除另外一种可能,即鞋筒里那个所谓的贵重东西,经过两次撞击后,依然还在鞋筒里。有人在树林捡了这只球鞋,并拿走了鞋筒里那个贵重东西,然后,走出树林,又把球鞋随手扔掉了。
    我决定碰碰运气,在我看到球鞋的地方,以及球鞋在树林里落地的那个地方,好好仔细地搜查一下,看看能不能发现什么。
    主意打定,趁离天黑还有几个小时,我迅速向事发地点跑去……
    把柄是什么
    直到天完全黑下来时,我才回到了寝室。寝室里气氛很沉闷,似乎就像刚刚发生过一次世纪大战似的,刘育和姚一敬谁也不理谁,各自坐在床边玩着手机。
    看到我回来,姚一敬偷偷一笑,使了个眼色,和我先后离开了寝室。
    “邵美琪刚刚来过。”姚一敬兴奋地说道。
    “来过?”我略微一沉思,就想到了结果, “是不是要和刘育分手?”
    “真神了,这你也能猜到?”姚一敬吃惊地说道, “邵美琪来的时候,满脸不高兴,一进门就说,刘育拿她不重视,对她一点都不在乎,居然连送给他的球鞋都弄丢了,因此提出要和刘育分手。邵美琪走的时候,还是我送她出寝室楼的。”
    “刘育说了什么?”我问道。
    “他只说了一句,就是对着邵美琪大叫,说邵美琪和他分手会后悔的。哈哈,我感觉邵美琪对我挺有好感,我的希望看起来蛮大的。”说到这里,姚一敬想起了什么,问我道,“对了,你跑哪去了,这么好看的情节都没看到?”
    我没什么隐瞒,就把寻找球鞋里的那个所谓贵重东西一事,对姚一敬说了一遍。
    “鞋里居然还有这个东西?不过,按照刘育的性格,确实有这种可能。对了,那是个什么东西,找到了没有?”姚一敬问道。
    “没、没找到。”我右手下意识地伸进了口袋里,继续说道, “按照常理来说,邵美琪是不可能看上刘育的,两人之所以能谈上恋爱,或许是邵美琪有什么把柄,被刘育抓在手里。”
    “这么说,藏在鞋筒里那个所谓贵重东西,指的就是这个把柄,”姚一敬终于开窍一回,问道。
    我没说话,脑海中却浮现出半个月前发生的一件事:
    半个月前,有一个女生从教室窗下路过,这时候贴着墙角刮起了一股旋风,紧接着,302教室窗台上一个花盆落下,砸中了这个女生的脑袋。
    女生的脑袋被砸破了,淌了很多血,当即被赶来的人送往了医院,学校为此花了不少钱。经过事后调查,虽然有不少人证明,当时302教室只有邵美琪一个人,但没任何迹象表明邵美琪和这个女生有过过节。另外,事后这个女生也证明,当时墙根正好刮起了一阵旋风。最后校领导据此认定,花盆是被风吹落下来的。

    “邵美琪这么好的一个女生,怎么可能有把柄在刘育手里昵?对了,那个把柄是什么?”姚一敬又问道。
    “我、我不知道。”我愣了一下,摇了摇头,好在姚一敬没再追问……
    一个U盘引发的故事
    第二天上午,我从几个女同学的闲谈中,得到了一个惊人消息:大清早,邵美琪主动跑到校长室,向校长承认,砸伤那个女生的花盆,是她趴在窗台看风景时,不小心碰掉的。
    “那校领导怎么说的?”我连忙问道。
    “听说叫邵美琪等候处理。”一个女同学回答道, “很有可能被记大过。”
    时间转眼到了中午,然而,又一个惊人的消息传来,刘育居然跑到校长那里,说当时他正在教室外的过道里,透过过道窗玻璃,他亲眼看到花盆是被邵美琪用手推下去的。
    “承认就承认呗,还说谎,这明显是居心不良,想推卸责任,我看还不如不承认好。”姚一敬着急地对我说道,“邵美琪这下惨了,肯定会被校长勒令退学的。”
    “走,去校长室看看。”说完,我和姚一敬朝校长室跑去。
    我和姚一敬跑到校长室门口,一推门,巧了,邵美琪和刘育都在,两人都指责对方在说谎,看情景,形势明显对邵美琪不利。
    “校长,我可以证明谁在说谎。”我从口袋里掏出一枚一元硬币大小的U盘,不慌不忙地递给了校长——
    算我运气好,就在鞋子落到那条小径的地方,我找到了这个U盘。很明显,是姚一敬把鞋子扔到小径后,因为受到撞击的缘故,U盘从鞋筒里滑落下来,弹到了小径和泥土交接的地方。
    U盘里的内容我看过。是一段用手机拍摄的视频,视频非常短,是在教室窗玻璃外的过道上拍的。我估计,可能是刘育一直暗恋邵美琪的缘故,那天见邵美琪一个人趴在窗台上,就突发奇想,用手机拍摄下了这一幕。

    令刘育没想到的是,正好一阵风吹来,吹乱了邵美琪头上的发型,邵美琪腾出手想去理顺头发时,手肘不小心碰了一下花盆,花盆落下了……
    刘育对这段视频如获至宝,但因为手机经常有别人借着玩,视频放在里面存着,刘育不放心,于是就拷贝到U盘里。U盘藏在哪最安全呢?依刘育的性格,自然想到了鞋筒…
    接下来,校长又问了我几个问题,最后他叫刘育出去,等候处理,而对邵美琪,校长只是叫她下次注意点。
    “鞋筒里藏着的原来是U盘啊。”走出校长室,姚一敬责怪我说道, “原来你早已经找到了这个U盘。”
    我笑了笑,看着邵美琪,没吭声。
    “谢谢你。”邵美琪不好意思地对我说道。
    “谢就不必了。”我问道, “在树林里捡走球鞋的人,是不是你?”
    “是我。”邵美琪点了点头,继续说道——
    邵美琪知道刘育有这一段视频后,为了逃避处罚,就假装和刘育相好,并送给了刘育一双新球鞋。其实,邵美琪知道刘育的性格,知道刘育有把重要东西藏在鞋筒里的癖好,而送这双球鞋,为的就是想办法把球鞋里的U盘骗到手。
    那天傍晚,邵美琪觉得机会来了,中途离开后,返回又跟踪上了刘育。然而令邵美琪没想到的是,姚一敬先一步下手了,得手后就把鞋子扔远了。
    等到刘育和姚一敬都走了以后,邵美琪从躲藏处现身,一路找到鞋子落地的那条小径,没曾想,我正好走在这条小径上,邵美琪一见,只好躲进了树林里。
    我把鞋子踢进树林里,邵美琪捡起鞋子就跑了,跑出树林一摸鞋筒,没找到U盘,就随手把鞋子扔了……
    “既然你一直都在想方设法弄到这个U盘,肯定是不想让人知道,是你碰落了花盆,可最后你又为什么去校长那里去承认错误昵?”姚一敬不解地问邵美琪。
    “把柄在刘育手里抓着,我又不爱刘育,没有从那只球鞋筒里拿到U盘后,我一夜没睡,彻底死心了。不过,死心也好,我总算想通了,与其整天提心吊胆过日子,受人胁迫,不如向校领导坦白,争取宽大处理。因此昨晚来到你们寝室,向刘育提出分手。”邵美琪解释道。
    原来如此,一时间,我吁叹不已……
    尾声
    姚一敬终究没能如愿和邵美琪在一起。用邵美琪的话说,从姚一敬偷刘育鞋子那一刻起,她就觉得和姚一敬这个人在一起没有安全感。
    邵美琪最后选择的是我,并送给了我一双新买的球鞋,高兴之余,我又有一些担心,担心姚一敬会把我的球鞋视为情敌……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X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