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校园鬼故事 > 美人妆 > 详细内容

美人妆

分享到:
关闭
作者:阿狸,他爱桃子  阅读:674 次  点赞:0 次  鄙视:1 次  收藏:0 次  由 story1.669977.net 收集整理
听故事 - 美人妆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5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下一条内容?
立即播放当前内容?
确定
确定
取消

    美人妆
    学校后面有一个小山坡,山坡上有一片小树林,在小树林的边缘,坐落着一间破旧的小木屋。
    这片树林曾经承包给了某个人,小木屋就是这个人用来看林子用的。不知道什么原因,承包者放弃了这片树林,小木屋也就荒废在了这里,经过风雨的侵袭,小木屋已经千疮百孔,摇摇欲坠了。
    这天傍晚,忽然下起了一场大雨,小木屋的门“吱呀”一声被推开了,两个浑身湿透的避雨者狼狈地冲进了小木屋,激起了沉淀许久的灰尘。
    张波和赵成是那所学校的学生。两个人性格比较活泼,下课之后,在学校里待不住,就来小山坡上抓野兔。谁知道,野兔没有抓到,却赶上了一场大雨,两个人只好躲进木屋避雨。
    眼看着雨越来越大,两个人发起愁来:学校距离这里还有一大段路,冒雨回去根本不可能,看来,今天夜里,只好待在这里了。
    两个人同时叹了口气,想要把脏乱的木屋收拾一下,腾出休息的地方。就在这时,雨幕中忽然出现了一个人影。
    那个人影在雨中非常模糊,奇怪的是,大雨浇身,他却一点儿也不着急。等人影走近,张波和赵成才发现,这是一位五十多岁的老人,当看到他身上的衣着。张波和赵成都大吃了一惊。
    两个人都经历过殡葬仪式,知道死人入殓的时候,都会穿上一种独特的寿衣,而眼前的这个人,身上就穿着一身寿衣。更让两个人感到不安的是,这位老人身上的寿衣,颜色破旧,像是在死人身上穿了很长一段时间。
    张波比较胆小,一看到这古怪的老人走到木屋门前,就忍不住后退了两步。
    赵成虽然感到不安,但还是礼貌地问了一句: “老人家,你也来避雨啊?”
    老人干枯的脸上没有一丝表情,只是轻轻点了点头,就慢慢走进了木屋,旁若无人地躺在了木屋的一个角落里,一动也不动了。
    虽然是傍晚时分,但这场大雨让夜色提前到来了,木屋里一片昏暗。
    张波觉得老人很不对劲儿,来到赵成身边,刚要说话,赵成忽然神色凝重地阻止了他,伸手向地板上指去。
    张波低头一看,一下面如土色。原来,地板上布满了灰尘,那位老人进门的时候,在地上留下了一串脚印。诡异的是,这串脚印全部都只有前脚掌的半个脚印。
    也就是说,那位老人,是踮脚走路的!
    穿着寿衣,踮脚走路,这不正符合鬼魂的特征吗?这个时候,两个人终于确定。这是撞鬼了,再也不敢在木屋里待下去了。两个人咬了咬牙,冲出木屋,向学校的方向跑去。

    刚跑了几步,二人就忍不住向身后的木屋看了一眼,这一看,更加害怕了。原来,老人所躺的地方的木墙,破了一个大洞,老人的脸正对着这个洞。只见老人正用一支破旧的化妆笔,往自己枯木一样的脸上涂抹白色的粉末,整张脸早已经涂得惨白。而在老人的嘴唇中间,点着一点儿血红色的颜料。
    老人脸上的妆容,居然和古代女人化的美人妆惊人的相似!
    张波和赵成再也压抑不住心中的恐惧,顾不上雨路泥泞,急忙逃走。
    前路是一座小桥,桥下的河水本来不多,经过雨水的汇集,小河变成了一条汹涌的大河。跑到桥上的时候,赵成脚下一滑,惊叫一声,翻身掉进了河里……
    摸脸
    “你知道后来怎么样了吗?”张水生脸色凝重地盯着刘猛。
    刘猛忍不住叹了口气,张水生和他是同学,两个人在学校外面合租了房子。这天夜里,刘猛正睡得香甜,忽然被张水生给叫醒了,这已经够让刘猛火大了。谁知道,毫无征兆地,张水生不顾刘猛的感受,张嘴就来了这么一段鬼故事。
    刘猛胆大,并不觉得张水生的故事有什么可怕,不过,他还是懒懒地问了一句: “后来怎么样了?”
    “赵成被淹死之后,尸体被运到了老家,按照老家的习俗,入殓的时候,亲人朋友都要去瞻仰遗容。那夭,张波也去了,轮到他到棺材前去看赵成最后一眼,张波只看了一眼,就猛然瞪大了眼睛,接着,就惊恐地大叫了起来——你猜他看到了什么?”
    刘猛揉了揉眼睛: “他看到了什么?”
    张水生的脸色忽然间变得古怪起来: “他看到,躺在棺材里的赵成,脸上画着美人妆!真正让张波感到害怕的是,赵成临死的时候,脸上明明惊恐万状,而棺材里的赵成,脸上却挂着一个笑容!但是,让张波更害怕的,还在后面,他发出叫声的时候,后退了一步。他一后退,就撞到了一个人身上,下意识地朝这个人看了一眼,谁知道,只看了一眼,张波当场就疯了!”

    刘猛疲倦的神经一下振奋了起来,这才来了兴趣: “张波怎么会疯掉呢,他到底看到了什么人?”
    “他看到的,正是在木屋里看到的那位老人!原来,这位老人就在那些宾客之中!”
    看来,故事还有很长,刘猛燃起的兴趣一下熄灭了,现在的他,只想好好睡一觉。于是,他不耐烦起来:“等等!别讲了,这只是一个故事。你大半夜的把我拉起来,就是为了给我讲故事?这故事和我有什么关系,我……”
    张水生脸色一变,不等刘猛说完,忽然拿起桌子上的一面镜子,放在了刘猛的面前。
    刘猛忍不住向镜子里的自己看去,接着,他惊叫一声,从床上跳了下来,不可置信地瞪大了眼睛——镜子里的自己,脸上居然一片惨白,像是被人涂上了一层面粉,嘴唇的中央,有一点血红色的颜料。
    刘猛的脸上,居然画着故事里的美人妆!
    这下,刘猛睡意全消,瞬间满头大汗。他终于明白张水生为什么要给自己讲述那个故事了,这天晚上,他睡得比较早,而就在他睡着之后,有人……不!张水生敲门的时候,卧室的门窗紧闭,一定不是人在刘猛脸上画上了美人妆。极有可能是有鬼魂闯进来,在刘猛的脸上画上了美人妆。
    张水生察觉到了什么,这才敲门进来,看到刘猛脸上的美人妆之后,张水生忍不住讲出了那个关于美人妆的故事。想到这里,刘猛颤声问: “水生,你敲门进来之前,就知道会有东西在我脸上画美人妆?”
    张水生却摇了摇头: “不!一个星期前,我就知道你脸上会出现美人妆了!”
    刘猛怔住。他突然想到了一个奇怪的细节——二人是在两天前搬出学校寝室的,在搬到外面的时候,张水生千叮咛万嘱咐,让刘猛千万不要告诉室友他是和张水生合租的。刘猛只是对这个请求感到有点儿奇怪,并没有多想。直到现在出了怪事,他终于想到,也许张水生的这个请求,和自己遇到的怪事有很大的关系。
    张水生忽然从自己的口袋里拿出了一张纸条,递给了刘猛。
    刘猛拿起纸条一看,就认出那是其中一个室友的笔迹: “刘猛,我觉得张水生有点儿怪。这两天,每天夜里三四点的时候,张水生都会来到你床前,不停摸你的脸。我不知道他在千什么,你最好……”
    看到这里,刘猛后背一阵发麻,惊恐地向张水生看去。
    每天三四点的时候,张水生都会摸自己的脸,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张水生依旧不动声色地坐在那里。
    刘猛却越看他越觉得怪异,不知道什么时候,他的后背已经爬满了冷汗。
    气味
    这张纸条,显然是那个室友写给刘猛的,为的是让刘猛小心张水生,因为张水生“摸脸”的行为实在是太怪异了。但不知道为什么,这张纸条没有传到刘猛手里,反而到了张水生手里。
    “这、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刘猛戒备地看着张水生。
    张水生苦笑了一下,面色严峻起来,说道: “实话告诉你吧,一个星期前的凌晨三点左右,我起床方便,经过你床前的时候,忽然发现你的脸上被画上了美人妆。就在我发现你脸上的美人妆的时候,一个人影跳出了窗户,不过,还是被我看见了——这个人影,就是赵成的鬼魂!”
    难道,张水生所讲的故事,是真实发生过的,张水生为什么会认识赵成呢?刘猛心乱如麻,继续听了下去。
    “赵成鬼魂在你脸上画美人妆,这绝对不是一件好事,因为赵成就是在看到那位老人脸上的美人妆之后才死去的。想到这里,我就壮着胆子,用湿布轻轻把你脸上的美人妆给擦掉了……”
    听到这里,刘猛恍然大悟。张水生给自己擦脸的时候,那个写纸条的室友刚好醒过来,看到了这一幕,误认为张水生是在摸他的脸。
    “接下来的两天里,赵成的鬼魂似乎不愿意善罢甘休,每次都在你脸上画美人妆,我怕吓到你,就没有跟你说。只是每次它画完,我就帮你擦掉。不过,我知道,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就想让你避开赵成的鬼魂,这才向你提议在学校外面租房住。”张水生叹了口气,“我帮你擦脸的事情,无意中被那个室友看到了。他觉得我的行为很怪,在你搬出寝室的那一天,他写了那张纸条放在了你的行李里。我帮你收拾行李的时候发现了那张纸条,怕引起那个室友过多的注意,我才请求你,让你不要告诉别人你是和我合租的房子……”
    刘猛感到了真正的恐惧,原来,自己脸上被赵成的鬼魂画上美人妆,已经不是一次了。
    赵成的目的究竟是什么?刘猛当然想不通这个问题。更让他想不通的是,张水生既然怕吓到刘猛,为什么选择在今天晚上说出事情的经过呢?刘猛忍不住说出了自己的疑问。
    张水生没有回答刘猛的问题,而是突兀地问了一句: “你有没有鼻炎一类的疾病,你的嗅觉正常吗?”
    刘猛一愣,疑惑地摇了摇头。
    张水生似乎得到了一个满意的答案,苦笑着点了点头: “这就对了。其实,这些天来,我的心里一直有一个疑问。赵成的鬼魂帮你化妆用的白粉,有一种浓烈的香气,就算我帮你擦了脸,那种气味还是会留在你的脸上。可是,我帮你擦完脸的每天早上,你对那种气味都”充鼻“不闻。我越想越觉得奇怪,直到今天早上,我忽然想到,出现这种情况,只有一个可能——那种气味你每天都会碰到,习以为常,所以就引不起你的注意了!”

    听张水生这么一说,刘猛才察觉到,自己脸上的确有一股香味,而这种香味,他这段时间几乎每天都会在一个人身上闻到。
    刘猛失魂落魄地坐在了床上。
    “你应该明白了吧?我之所以在今天告诉你真相,是因为我已经找到了全部的真相。”张水生叹了口气, “今天早上,我想通香味的问题之后,就逃了所有的课,跟着你上了所有你的选修课。而在一堂心理课上,我注意到和你很亲密的一个女孩——这个女孩叫秦雯,脸上总是画着很浓的妆,她的身上,就散发着那股奇特的香气!”
    秦雯是刘猛的爱慕对象,脸上总是画着很浓的妆,刘猛对心理课感兴趣,也正是因为这个女孩。二人是在一个多星期前确定恋爱关系的,这和刘猛脸上出现美人妆的时间基本吻合。也就是说,这件怪事,很可能和秦雯有关。
    刘猛不敢相信,他用颤抖的手拿起手机,想要给秦雯打电话问明真相。刚拿起手机,张水生就阻止了他: “不用打电话了,秦雯就在这里。”
    说着,张水生拉开了卧室的门。只见昏暗的客厅里,正安安静静地坐着一个女孩。女孩脸上涂了一层厚厚的白色粉末,在昏暗的光线下,就像是一具死尸。
    真相
    原来,这天张水生发现美人妆和秦雯有关之后,就在傍晚下课后跟上了秦雯。一直跟到夜里才发现,秦雯居然在刘猛租房的附近转悠。到了深夜时分,张水生惊讶地发现,秦雯居然换上了一身寿衣,轻飘飘地从外面的窗户进入了刘猛的卧室。
    秦雯换上寿衣之后,张水生痛苦地察觉到,这个秦雯,居然是自己的一位老熟人。他不再感到害怕,而是进入了房间,在秦雯离开之前,把秦雯给拦下,然后敲响了刘猛卧室的门……

    刘猛张大嘴巴,一步步向客厅里的秦雯走过去,惊讶地问: “秦雯,你、你怎么在这里?”
    张水生叹了口气,神色痛苦地说: “她的真名不叫秦雯,而是叫赵成……”
    刘猛一下愣住。
    “赵成这个名字,很容易让人误认为是个男生的名字,其实,这个名字归一个女生所有。”张水生一边说,一边指向了秦雯, “今天,我见到她,跟踪她的时候,始终没能看清她的面貌,直到她换上了一套寿衣,而这套寿衣,是赵成的。我这才明白,所谓的‘秦雯’,只是赵成的化名——小成,这么多年了,你该告诉我真相了……”
    秦雯一下抬起了头,她的眼睛里,已经噙满了泪水: “美人妆,是用来避死的法术,这个法术,起源于唐朝。唐朝有一个美人,深得皇帝的宠爱,但是。这位皇帝沉溺于温柔乡,渐渐荒废了朝政,终于惹来了一场兵变。叛乱的将领只有一个要求,那就是处死红颜祸国的杨美人,皇帝没有办法,含泪赐了她‘银铃金挂’,把她吊死在了一棵大槐树上。
    ”后来,乱军退去,皇帝非常悲伤,想要找回杨美人的尸体。谁知道,到槐树前一看,尸体已经不见了,只见槐树下留下了四个用纸灰写成的大字:‘我见犹怜!’原来,杨美人吊死之后,阴差过来索命,看到杨美人的美貌,居然不忍心让她死去,留下这四个字之后,就让杨美人还魂了。这只是故事的表面,其实,真相是,有一个深深爱慕杨美人的江湖术士,在杨美人吊死之前,用特殊的胭脂水粉给她画上了美人妆。美人妆是避死之法,果然让杨美人死而复生。后来,这位术士就带着她远渡东海,来到一个岛国,过上了隐居的生活。唯一不好的地方是,一旦卸下美人妆,杨美人就会再次死去,只好一直带妆,那个岛国的女人争相效仿这种妆容,成为了那里的一种独特的文化。
    “再后来,这美人妆的法术传到了我爷爷这一代。”秦雯把目光转向了张水生, “那天,我们在木屋里避雨的时候,遇到的穿寿衣的老人,就是我的爷爷。我不敢告诉你真相,是因为你知道我爷爷已经死了,我怕吓到你。”
    刘猛吃惊地向张水生看了过去,这才想到,原来故事中的张波,就是眼前的张水生。但是,在故事中,张波不是已经疯掉了吗?
    “我怕你认出那是我爷爷,就带你冲进了大雨,谁知道,我却不小心溺死在了河里……”秦雯抹了抹眼泪,继续讲述, “那天,我爷爷之所以去木屋避雨,是因为他脸上的美人妆被雨水冲掉了。美人妆有一个缺点,那就是一旦有另外的人用了美人妆,先前那个画了美人妆的人,就会被阴差勾命——世上只允许存在一个画美人妆的活死人。爷爷见我死去,就牺牲自己,为我画上了美人妆,从此之后,我改名换姓,过上了活人的生活。直到有一天,我爱上了一个人……”
    秦雯悲切的表情中,忽然挤出了一抹温暖的笑容,抬头向刘猛看了过来。
    活着
    张水生当年在赵成的棺材旁遇到了那位老人,恐惧一波连着一波,终于忍受不了疯掉了。后来,他病好了,家人为了避讳,请了一个阴阳先生为他改名字,先生当时为他起的名字是“张永生”。但“永生”两个字太过张扬,就在“永”字上切了一笔,名字就变成了土里土气的“张水生”。
    那位老人,原来是赵成的爷爷,他卸掉美人妆之后,出现在棺材前,应该是在阴差勾他魂魄之前。想通这一点,张水生忍不住苦笑起来。
    而此时的刘猛和秦雯四目相对,心里都是又悲又喜。秦雯刚才所说的爱上一个人,这个人显然就是刘猛了。
    可是,爱上刘猛和为刘猛画美人妆之间又有什么关系呢?
    另外一个人画上了美人妆,先前画了美人妆的人就会被阴差勾魂——想到了这句话,刘猛的脸色一下子变了。
    秦雯凄然一笑: “我之所以画上浓妆,就是为了遮住脸上的美人妆。可我爱的那个人,早晚会看到我脸上的美人妆,到时候,他就不会再爱我了。我这才体会到了作为一个活死人的痛苦,画上美人妆的我,注定永远得不到这个人的爱了。这样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呢……”

    刘猛的心沉了下去,他终于明白,秦雯在他脸上画美人妆,表明是“为你而死”。只有这样,才能解除永远不能相爱的痛苦。他慌忙向秦雯走近了一步,泪流满面地说: “你想错了!无论你什么样子,我都会和你在一起……”
    就在这时,一双苍白的手从秦雯身后的黑暗中伸了出来,抓住了秦雯。秦雯的脸上,还挂着得到刘猛表白时的欣喜,但是,一切都已经晚了,那双手猛然把秦雯拉入了黑暗。
    阴差勾命!
    刘猛惊叫一声,扑了过去,可是,黑暗之中,哪里还有秦雯的影子?他疯狂地冲进卫生间,想要卸掉脸上的妆容,让秦雯回来。可是,他内心深处知道,秦雯永远不会再回来了。

    刘猛绝望地回到了客厅。
    抬头一看,刘猛忽然瞪大了眼睛——只见张水生正背对着他,用秦雯遗留下的化妆盒,对着一面镜子在脸上涂涂画画。接着,张水生回过头来,脸上赫然画上了美人妆。
    “水生,你在干什么?”刘猛不敢相信地瞪大了眼睛。
    张水生惨白的脸上浮现出了一丝诡异的笑容: “你知道我为什么那么迫切地想要知道真相吗?因为我已经癌症晚期,是个将死之人了,我想在死前解决心中最大的疑问。谁知道,却因此有了意外的收获,有了美人妆,我就不用死了。而作为上一个画了美人妆的你,只能接受被阴差勾命的命运了,它勾了小成的命,应该还没有走远……”
    张水生没有再说下去,因为他已经看到,那双诡异的手再次出现,抓住了刘猛。
    刘猛忽然发出一声解脱般的惨笑: “秦雯可以为我去死,你是为谁而活?”
    一语惊醒梦中人。
    带着美人妆而活的人,注定要永远远离别人,孤独一生。这种活法,真的是“活着”吗?
    空空荡荡的客厅里,一股比死亡更加可怕的孤寂袭向了张水生的心头。张水生愣愣地坐在那里,反复思考着刘猛的话,渐渐地,他脸上的神色从恐惧变成了绝望。
    他看起来,就像是一具没有生命的尸体……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X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