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校园鬼故事 > 争凶 > 详细内容

争凶

分享到:
关闭
作者:习惯你的习惯  阅读:960 次  点赞:1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story1.669977.net 收集整理
听故事 - 争凶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5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下一条内容?
立即播放当前内容?
确定
确定
取消

    一、初次见面
    苏悦是我的老师。
    记得她第一天来上课,教室里的男性荷尔蒙顿时上升不少,男生们看她的眼神都带着难以置信。
    在他们充满偏见的印象里,这样惊艳的女子应该属于光芒四射的舞台,而不是在讲台上呼吸着雪白的粉笔末。
    那天苏悦很认真地询问大家对她的第一印象。班上的男生也热情地回应她,什么美丽、性感、举止优雅、落落大方、倾国倾城,各种庸俗不堪的词使劲往她身上砸。
    我瞟了一眼班上其他女生,只见大部分女生眼里都带着不屑,我嘲弄似的笑了一声,用课本盖住头,睡觉。
    这一觉睡得实在有些长,当我迷迷糊糊睁开眼时,教室已经空荡荡的。
    我揉了下眼睛,看到坐在我对面的苏悦,是她把我唤醒的。
    “你是47 号的叶晓吧。”她翻着班上的点名册。
    “对,有事吗?”
    “没,只是我第一天上课,你就在我的课上睡觉,挺伤我自尊的。”
    我若无其事地说:“你别误会,我上其他老师的课也是这样的。”
    她笑了,问我:“你能不能说说你对我的第一印象,刚才就你没发言。”
    “嗯。”我看了她一眼,“第一眼感觉……胸挺大的。”
    她先是愕然,随后笑得花枝乱颤:“哈哈,谢谢你的坦诚。”
    “你不生气?”我有些懊恼。
    “生什么气?我从来不剥夺学生说实话的权利。”
    苏悦是个思想很古怪的人,这跟她相处久了就能看出来。她总能容忍我古怪的想法和行为,并给予宽容。
    后来我们渐渐熟了,她常常趁着午间休息找我聊天,天南地北的什么都聊。在我面前,她没有老师的架子,甚至允许我直接称呼她的名字。
    有一次,她问我:“小叶,你知道我对你的印象是怎么样的吗?”
    我摇摇头。
    她笑了:“我觉得你很单纯,跟三岁的小孩一样。”
    单纯?我跟着笑,这玩意其实和我无关。
    我很认真地回答她:“苏悦你知道吗?我杀过人。”
    二、往事
    我害死过两个人,起码两个。
    小时候我是个孤僻的孩子,对周边的人和事完全没有兴趣,但是身边的伙伴却一直不少。
    当然这些玩伴接近我并不是因为喜欢,而是为了我手里的玩具和零食,所以我在知道他们的小心思后,总是趁机捉弄他们。
    那天我拿了个变形金刚在一小破孩面前晃了晃,笑着说:“只要你对着电线杆撒泡尿,这玩意就借你玩三天。”

    小破孩屁颠屁颠去了,我在后面暗笑他是狗狗。那时我没想到电线杆下会垂着一条高压线。
    正当我得意时,眼前闪过一阵蓝光,一阵“嗞嗞”声后,再望去时,小破孩不见了,底下却多了一块烧焦的黑炭。
    后来小破孩的葬礼我也去了,还把一个变形金刚放在他的棺木上。这小小的举动让在场的人眼睛都红了,他们自作聪明地夸我懂事,只有我知道自己的心思。
    躺在棺木里面的人是我害死的,可是我却没有错。运用一点小小的伎俩就可以杀掉一个人,却不用负任何道德法律上的责任,这是多么神奇的事。
    我当时年纪还小,却不知道为何出现了这种想法,可能是魔鬼钻进脑袋里了吧。后来我跃跃欲试,最后将目标锁定在附近一个盲人身上。
    那天在路口,我特地装成好心的红领巾扶他过马路,在马路中间时我瞅准了一辆载满货物的货车,突然撒手就跑,结果盲人一下子在马路中间不知所措,进退两难。
    我在马路对面暗叫“轧死他,轧死他”,盲人最后没有被轧死。那辆大货车在他跟前及时停了,虽然目的没达到,但是给我带来的快感却是难以言喻的。
    杀人原来也可以那么有创意。
    长大了点,我又开始寻找施展创意的机会。然后我盯上了病房里的爷爷。
    他在七十大寿的前一天,心脏病发作进了医院。
    他在病房里生死未卜,我的伯伯婶婶们却在病房外讨论爷爷死后财产如何分配。他们故意把声音压得很小,这是他们身为子女的孝心。
    然后我不动声色用随身听全部录了下来,趁他们不注意进了病房,将他们的话在爷爷耳边循环播放了一遍又一遍。
    爷爷那颗超负荷的心脏终于在他七十岁生日的那天停止了跳动。我收回随身听时,看见他一脸平静,我相信他的心死得肯定比脑更快。这是我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创意杀人,以圆满成功落幕。
    我向苏悦说起这些事情时,是带着炫耀的语气的。说的过程中我偷偷观察着苏悦的表情,然而令我失望的是,她并没有表现出太多的惊讶,相反,眼神里流露出一丝怜悯。
    等我说完,她用一句话评价我的行为“:小叶,你太缺少关爱了。”

    我略带讥讽地说:“我以为你至少会夸我有创意。”
    苏悦说“:缺少关爱的人,总会做点与众不同的事来证明自己的存在。”我冷笑:“我宁愿你骂我变态,也不愿意你说我缺乏关爱。”
    苏悦摇头笑:“就是所有人都认为你与众不同,才让你在偏激的路上越走越远。”
    我说:“你什么时候不教英语,改教心理学了?”
    我们的谈话第一次不欢而散。
    当时的我反应很幼稚,感觉就像是个被窥破心事的孩子。
    三、互相伤害
    今天吕明来找我。
    吕明是班上最懦弱的男生,身材瘦小,性格孤僻,常穿着不合身的校服,看上去像根人肉竹竿。他不好意思地将一个皱巴巴的信封放到我跟前,神色略显羞涩。
    “叶晓,你能帮我把这封信交给张苗吗?”
    张苗是我的邻居,从小就是我的跟屁虫,没想到越长越耀眼,到了高中她就成了校花。
    “没问题。”我不动声色地把信收下了。
    吕明有些拘谨地问我:“叶晓,以你对张苗的了解,你说她能接受我不?”
    我摸着头说:“不清楚,不过我觉得你机会很大。”
    吕明受到我的鼓励后,很高兴地走了。
    我对着他的背影暗笑一声:“ 笨蛋。”
    下课后我把信交给了张苗。
    果然不出我所料,她一眼没看,直接对我说“:拿去折飞机吧。”
    我弹了下信封,笑着说道:“折飞机多浪费,不如给李大刚吧。”
    张苗惊讶地抬起头看我,随即给了我一个意味深长的笑。
    李大刚是张苗强有力的追求者之一,也多亏有了他,张苗的耳根子才清静了许多。
    李大刚果然没让我失望。下午他将吕明堵在了厕所里,不由分说就赏了他一顿拳脚。听同在厕所里学生说,吕明差点被塞在茅坑里。
    等到李大刚骂骂咧咧地走了,吕明才一瘸一拐走出厕所,他身上沾满了黄色尿液,走廊的同学忙捂着鼻子纷纷闪避,每个人看他的眼神都露出了厌恶。
    吕明悲愤地朝着围观的同学大喊:“看什么看,没见过人打架啊!”
    其中一位同学纠正道:“你不是打架,是被打吧。”
    走廊上蓦然爆发出一阵肆无忌惮的大笑。
    我捏着鼻子,笑得不可开交,看着吕明愤怒地走向了办公室。
    真是一个受了欺负只会向老师告状的乖孩子。
    放学后,苏悦把我叫到了办公室。
    苏悦问“:是你捉弄吕明的吧?”
    我大大方方地承认了。
    苏悦脸有点绷紧了:“明天让你家长来一趟,你妈妈有空吗?”
    我说:“我不清楚我妈有没有空,因为我连她在哪里都不知道。”
    苏悦沉默了,隔了一会儿她说:“你总有爸爸吧,我找个时间跟他沟通下。”
    我看了她一眼,在心底默默地大喊:“苏悦,别多管闲事好吗?”
    四、讨厌爸爸
    晚自习后,我准时回家。
    一打开门,爸爸张开大腿坐在沙发上,津津有味地看着碟片。他看见我,慢悠悠地说:“刚才有个姓苏的老师来家访了。”
    我在心里说道,多事。
    “ 你小子是不是在学校里闯祸了?”
    “没有,苏老师好管闲事而已。”
    爸爸的眼睛盯着电视,笑得意味深长:“那老师长得还真不错,身材也挺棒的。”
    我朝电视机看了一眼,屏幕正播放一部香港的三级片。我突然泛起一个恶心的念头,他看三级片的时候,心里是不是在想着苏悦?
    我胃里一阵抽搐,赶紧跑到厕所,弯着腰一阵干呕。我越来越忍无可忍。
    这个被我称为爸爸的人,在我三岁时就逼走了妈妈,恢复自由身的他对女人的欲望便一发不可收拾。
    从我懂事以来,家里总是弥漫着一股廉价的脂粉味,有时我打扫房间时甚至能在他的床下扫出几件女性内衣或者内裤。
    他有钱,女人对他来说只是可以用钱买的商品,但是苏悦不是,我不准他用看其他女人一样的眼神看苏悦,我不准他用猥亵的思想玷污苏悦的纯洁。
    我出了厕所,发现客厅里多了一个女人。那个女人看起来年纪不大,十八九岁的样子,脸上化着和年龄极不相符的浓妆,像只猫一样蜷缩在爸爸的腿上。
    爸爸带着猥琐的笑,狎玩着她的身子。
    “别这样,你儿子在看呢。”女人见了我,有些扭捏作态。
    “你傻站着干什么,进房间去。”爸爸大声呵斥着我。
    我没有进房间,而是径自去了阳台。每次爸爸带女人回家,我总是独自呆在阳台上,这是我在某天晚上养成的习惯。
    那晚,我撞破了爸爸和其他女人的好事,愤怒的他将我锁在阳台上,关了一夜。那一夜,阳台上刺骨的寒冷麻木了我的神经,我竟然得到了出乎意料的平静。
    这时,外面传来女人放浪的呻吟和爸爸的亵笑,我不禁捂住了耳朵。
    爸爸,你去死吧。
    爸爸,你去死吧!
    五、死亡
    就在隔天,我刚出教室就被吕明给拦住了。我看见他的脸肿得像西瓜,是个愤怒的西瓜。
    吕明质问我:“叶晓,我问你,是不是你把我的信给李大刚看的?”
    我点了点头:“是又怎么样?”
    见我承认,他情绪激动地指着我:“你不觉得缺德吗?我怎么得罪你了?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我拨开他满是瘀伤的手,略带嘲弄地说:“没点本事就别学人追女孩子。”
    “你……”吕明愤怒地揪住我的衣领,却被我轻而易举地掰开了手,没想到这时候,张苗突然从隔壁班的门口冲出来,对着他那张西瓜脸就是一巴掌,吕明一下子蒙了。
    “你还是不是男人啊,谁打了你你找谁去,干吗找叶晓麻烦?”
    “是他,把我写给你的情书……”吕明绝望地争辩着。

    “是我让他这么做的,不行吗?”张苗轻蔑地说。
    这时,我看到吕明那张布满青紫的脸抽搐了一下,眼里好像有些闪光的东西逐渐消失。他嘴角抽动着,好像在说:“你等着,我死也不会放过你。”
    吕明,你活着的时候都那么窝囊,死了还指望变厉鬼不成?我心中冷笑。
    没想到,他居然没让我白等。
    下午我在数学课上昏昏欲睡,外面操场突然传来一声沉闷的“砰”,然后整栋教学楼瞬间热闹起来。
    一下课,班上学生像遭遇地震一样争先恐后涌向走廊。
    等我慢悠悠出了教室,走廊边早已并排站满了人,我找空隙挤了进去,发现操场上也人满为患,所有人围成圆圈,圆圈的中心是一具瘫在地上的尸体。
    这是一起很明显的跳楼自杀事件。
    不知哪个同学咕嘟了一句:“好像是吕明。”
    我突然有些头昏,上午吕明地图样的脸又浮现在我眼前。
    我似乎有些幻听,上午吕明诅咒似的话萦绕在我耳旁。
    “你等着,我死也不会放过你。”
    上第二节课时,我被校长叫去问话。与我一同去的还有张苗和李大刚。
    在校长室,我们上演了一出互相推诿的戏码。
    死人的感受是不用顾及的,如何让意外事件不影响活人才最需要考虑。
    从校长室出来,已是黄昏。
    这个时间大部分学生离开了学校。我进了教室,教室里只剩苏悦一个人。
    她靠窗坐着,此时夕阳的残光破窗斜入,在她身上静静地流淌。恍若间,将她衬托得有些忧伤。
    我不想理她,从桌肚里拖出书包就想走,没想到苏悦说话了。
    “难道可怜的人,必须伤害更可怜的人才能够找到一丝平衡吗?”
    苏悦,不要那么了解我好吗?
    六、报仇
    我没有想到吕明的死会带给我一场横祸。
    那天晚上我晚自习后回家,在半路上被一个手持铁锤的男人袭击了,幸好我护着头拼命跑才保住了一条性命,但是却在医院里躺了好几天。
    回家疗养时,我才知道袭击我的男人是吕明的父亲。这个可怜的男人在儿子死后,只得到学校一笔微不足道的赔偿金,八万块。

    学校多招几个赞助生就能得到的钱,却轻而易举买断了一个父亲养育儿子十八年的心血。
    我不知道吕明的父亲接过钱时是什么心情,只知道他用铁锤证明了他不会善罢甘休。据说,我遇袭的消息传到学校后,张苗和李大刚就没敢再上学。
    第三天晚上,苏悦来探望我。她先是关切地询问了我的伤势,然后跟在一旁的爸爸热情攀谈起来。
    我很疑惑,爸爸向来不喜欢外人,为何现在如此热情?
    我仔细打量了一下苏悦,发现她穿了一条粉色裙子,将她的身材衬得如出水莲花,楚楚动人。
    苏悦耐心劝说爸爸不要报案,希望能将事情大事化小,给吕明父亲一个机会。
    她说她同情吕明父亲的遭遇,理解他失去儿子的痛苦。
    “这个,说起来,这事也是因叶晓而起,我们也不是过多计较。医药费对我们家来说也不是问题,只是他的学业可能就……”爸爸脸色有些为难,眼睛却一直盯着苏悦的胸口。
    “这个没问题,他在家这几天我可以帮他补课。”苏悦赶忙说。
    “那好,那好,那就麻烦苏老师了。”
    爸爸连连点头,脸笑得像开了朵花。
    随后几天,苏悦频繁地往返我家。
    她除了给我补课之外就是和我聊天,要么陪我到阳台看花。
    她的到来让家里出现了微妙的变化,爸爸开始变得讲卫生,一有空就刷个牙刮下胡子,而且也不带其他女人回家了。
    苏悦给我讲课时,他就规规矩矩坐在旁边,还不时和她搭讪,甚至还邀请她留在家里吃饭。
    苏悦笑着说:“小叶你爸爸真是热情好客呢,我都不好意思了。”
    我提醒道“:他别有用心呢。”
    苏悦听了嗔怪道:“你呀,看谁都别有用心,没想到连你爸爸也不放过。”
    苏悦不懂,我也不好说。
    只是我再也不想让她来我家,看见爸爸对着她一脸谄笑,我就莫名不安。
    就在第二天,我见伤好得差不多了,打算下午回校上课时,突然接到了张苗的电话。
    张苗在电话里恐惧地说“:叶晓,你知道吗,李大刚死了。”
    李大刚死了,就在昨天晚上,他以为风头过去了,就跑出去找狐朋狗友鬼混,没想到一去不归。
    结果隔天有人发现他死在厕所里,脸被锤得稀烂,身上还沾着屎尿,一看就知是有人在他死后拉在他身上的。
    挂了电话后,我吓得在阳台上躲了一天。
    吕明的父亲终究不肯放过我们。
    我是无意的,我只是证明自己的“创意”,并没有真的想杀人。
    晚上,苏悦到了我家,她眼圈有些红,脸上带着些许惭色。
    我知道她想跟我说什么,所以主动说“:我知道情况了。”
    她不住地跟我和爸爸道歉:“对不起,我没想到吕明的父亲会这样,我一时心软,结果害得叶晓现在处于危险中。”
    爸爸在她旁边不住安慰着她:“唉,苏老师,你是太年轻,没看透人心险恶。”
    我想说话,却被爸爸叫回房里。在房间里我坐卧不安,又打开门偷偷看着客厅,只见爸爸坐在苏悦的旁边,一只手不知何时已经搭在了她的肩膀上。
    苏悦可能是太过不安,居然没有在意。
    “苏老师,别难过了,喝点水。”爸爸递了杯水给她。
    苏悦点点头,接过了水杯,抿了一口。爸爸的眼睛贪婪地盯着她起伏的胸口,嘴里却道:“苏老师,别太在意,那疯子要是敢来找叶晓,看我不宰了他!”
    我又关上了房门,这一夜我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也被扔进了茅坑里,身体被吕明的父亲一锤锤砸烂,我成了一摊烂肉,然后被冲进了厕所。
    在我意识一片混沌时,我仿佛听见了苏悦的喊叫。
    七、等待
    我等了苏悦整整一天,她没有来。
    第二天,她依然没有来。
    第三天,我开始想念她。
    第四天,我决定去找她。
    我知道现在外面有个手持铁锤,化成厉鬼的人等着取我性命,但是坐着等死的滋味比死更难受。
    这天,我一大清早偷偷摸摸出了门,戴上运动帽,让帽檐的阴影暂时遮住了半边脸。
    一路上我的自行车骑得很快,却总感觉好像有人在后面追我,耳朵里空气的嘶鸣声仿佛是铁锤的咆哮。
    我进了校园,把车随便一扔就进了教学楼。我的到来让同学吓了一跳,一进教室门我就先接受了注目礼。
    和我同班的梁思思惊奇地说:“叶晓,你还敢来啊?不怕像李大刚那样被拉去填茅坑啊?”
    “我来找苏悦老师。”
    “你都快死到临头了还惦记人家苏老师,告诉你,她请假了,好几天没来。”
    “她怎么不来?”
    “我哪里知道,我和她的关系没你那么好。”
    我去办公室找了教导主任,死乞白赖地跟他要了苏悦的号码和地址,然后发了一条信息,但她没回。
    从学校出来,我内心被失望填得满满的,有些垂头丧气地回到家里。我刚用钥匙打开门,突然听见背后传来弱弱的女声“:叶晓。”
    我转头一看,张苗正隔着铁门看着我。
    她的神色萎靡不振,脸上找不到一丝以前在学校里的骄傲,没打理的长发凌乱地披散在肩上。
    “叶晓,你怎么敢去外面逛?是不是吕明爸爸已经被抓到了?”
    “我只是回学校看一下。”
    “是去找苏老师吧。”
    “你怎么知道?”我很惊奇。
    “叶晓,你把耳朵靠过来。”张苗在铁门招着手。
    我疑惑地侧着耳朵贴近铁门,张苗在我耳边轻轻地道:“几天前的晚上,我在睡觉时听到外面有哭喊声,结果我到阳台一看,看见苏老师从你们家里跑出来,她看上去好狼狈,衣衫不整的……”

    我脑子轰隆了一下,想起几天前透过门缝看到的爸爸带着欲望的眼神。
    在我拔腿跑下楼时,张苗还在我后面大叫“:叶晓,如果吕明爸爸被抓了,记得第一时间跟我说啊,我在家里都无聊死了!”
    苏悦家门前。
    我轻轻按了门铃,门没有开。我不甘心又按了几次,依然没动。
    我拍着门大叫:“苏老师,我知道你在的,如果你不开门,我就在门外等着。”
    我索性赖在门外不走,时不时按着门铃。不知过了多久,紧闭的门终于开了一条缝隙。看到开门的苏悦,我大吃一惊,几天没见,她整个人失去了光彩。
    见了我,她惨然笑了一下:“你怎么比以前还任性了?”
    “这几天你干吗不找我?还有,你怎么变成这样了?”在她家里,我大声问。
    “我都不知自己在干吗,哦,这些天我都在洗澡呢。”苏悦的样子像失了魂似的。
    她一说我才发现她全身湿漉漉的,裸露的皮肤上,是一道道红色的痕迹。
    “苏悦,我爸爸是不是对你做什么了?你告诉我啊!”
    “不行了,我又觉得身子脏了,我还得洗洗才成。”
    苏悦像看到什么恶心的东西,她狼狈爬起身,踉跄着走进卫生间。我叫了一声苏悦,从背后抱住了她柔若无骨的身子,她一下瘫软到我身上。
    我抱着她就像抱着一个珍贵的瓷器,害怕她会随时碎掉。
    “苏悦,到底怎么了?”

    “我不知道当时发生了什么事……真的,我现在好脏,我想去洗洗。”
    苏悦眼里陡然涌现出恐惧的浪潮,她好像回到了某个噩梦般的夜里。
    “苏悦……”
    “求求你,别碰我,好吗?”
    八、原罪
    爸爸又带女人回家了,今晚那个女人来的时候还带了瓶药酒。
    我看了她一下,发现她对我点头,我笑了笑,主动起身走向阳台。在阳台上,我默默回想着这些天的种种。
    “爸,你为何这样对苏老师?”那天晚上回来后,我近乎疯狂地质问着父亲。
    没想到父亲面无愧色地说:“我不就和她睡了一觉吗?你见过她了,那你说说她是要多少钱?我出!”
    “苏悦不是你想的那种人!”我平生第一次反抗这个让我憎恨的男人,没想到却被他几下就打翻在地。
    那么多年了我还是打不过他,爸爸用拳头教训我一顿:“臭小子,你以为翅膀硬了,还敢为了个女人教训老子,告诉你,你妈妈当年也是这样被我……”
    他淫笑着欲言又止,从他眼睛里急速汹涌的情欲,我可以猜出他脑子肯定浮现出某些不堪入目的场景。
    爸爸说了几句脏话后,拿了钱又出去外面逍遥快活,一晚都没回来。
    我拖着伤痕累累的身子又去了苏悦的家里。
    我跟她说:“我们在一起吧。”
    苏悦笑了:“你想来可怜我,想为你爸爸赎罪?”
    我颓丧道:“爸爸告诉我,他当年也是这么占有我妈妈的。”
    苏悦把脸埋在膝盖里,说:“我理解你妈妈为何要离开你。那种事……一想起来就觉得生不如死,特别是想到跟糟蹋自己清白的男人在一个世界,真的好想死。”
    “苏悦,你想干什么?”我看到了她手里的刀片,赶紧想夺下来。在慌乱中,我的食指一疼,一滴鲜红迅速下垂,滴在了地上,迅速洇散。
    见到我的血,苏悦一下子停止了挣扎。我趁机说:“苏悦,求求你了,别做伤害自己的事好吗?”
    “可是,我真的无法跟你爸爸生活在一个世界,没有办法。”
    苏悦的声音微弱,最后终于越来越小,直至听不见。
    我轻抚着她的头发,安慰道:“不会,你不会跟他生活在一个世界的。应该离开世界的不是你。”
    九、最后的礼物
    “叶老板,这是我送您的酒,给你补身子的。”
    阳台外传来了女人的声音,那时我知道了,那个女人叫林紫。
    就在昨天,我还和她见了面。我偷偷查了爸爸的通讯录,轻而易举找到了她。
    她对我的到访先是惊讶,然后又问道:“你找我干啥?想劝我跟你爸爸分手不成?”
    我把一瓶药酒放在她面前,用恳求的语气道:“这个请你带给我爸爸。
    如果你们在一起,劝我爸爸喝几口药酒,这是给他补身子的。”
    她接过药酒看了看,疑惑道:“你干吗不直接给你爸爸?找我这个外人干吗?”
    我淡然地说:“我最近和他闹了点别扭,拉不下面子。”
    林紫听了哈哈大笑:“你还真别扭。
    行,就冲你这份孝心,姐就义务帮你忙。”
    我点头道“:谢谢。”
    我悄悄打开了阳台的门,从缝隙里看到林紫风骚地喂着爸爸喝酒,我不禁露出了会心的笑,关上了阳台门。
    我禁不住在阳台上一边打滚一边大笑,那是一种目的达到后的狂喜,在狭小的阳台上,只有黑暗目睹了我狰狞的笑容。
    我在酒里下了些药,春药。
    这些年来,放荡的生活早已掏空了爸爸的身体,所以他每次和女人办事前,总需要靠春药才能施展雄风。
    但是春药的服用量是有严格限制的,过多可能会损伤人体。
    我只在药酒里下了刚刚好的量,但是如果不知情的他待会儿继续习惯性服下春药的话,过量的春药会让他的心脏承受不了负荷,最终猝死。
    我没有直接杀他,不论将来谁来验尸,都只会认为他自作自受!就在这时,房门内传来林紫的惨叫!
    我知道我成功了。
    我出了阳台一看,只见林紫拿着衣服,慌不择路地冲出了家门。
    我默默进了房间,看见爸爸直挺挺躺在床上,他的一双眼睛还瞪着,似乎不敢相信自己在如此快的时间里失去了生命。

    我用被单盖住了他的身子。
    再见了,爸爸。
    真的再见了。
    十、秘密
    我偷偷处理掉下了春药的药酒,然后将一瓶新的药酒放在现场。
    一场富有创意的谋杀,迅速地开始,又迅速地结束。
    一切处理完毕后,我给苏悦发了一个信息:一切搞定。
    过了一会儿,苏悦回我短信:你能来见我吗?
    我收拾了一下,接着出了门。一路上我在猜想待会儿苏悦会怎么看我?
    会不会把我当杀父凶手。
    我想苏悦能理解我,她一直都理解我。
    在半路上,我的手机开始不停地响,是张苗打来的。我猜想肯定她刚才听到声响来问我了,于是便没接。
    在差不多赶到苏悦家的时候,手机又响了。
    我不耐烦地接了电话:“你想干什么?”
    这时我的后脑突然“轰”的一声,眼前像震了一下,我摸了一下后脑勺,鲜血模糊。
    我呆呆转头一看,吕明的父亲正拿着铁锤,神色狰狞地盯着我。
    我想反抗已经来不及了,只见他把我推倒在地,然后又是呼啸而来的一锤……
    手机刚巧掉落在我左耳旁,张苗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叶晓,有件事压在我心里好久,我想告诉你,其实吕明是我推下楼的。
    ”那天上体育课他来纠缠我,我不耐烦就推了他一把,没想到酿成了大祸。叶晓,如果你遇到吕明的爸爸,就跟他说清事实真相吧,他就不会为难你了……“

    我张开嘴,浓稠的血涌进口腔,堵得我说不出话来。这时我看见苏悦不知何时站在旁边,吕明的父亲见了她并没有太多意外,他朝她点了下头,说了句:”谢谢你通知了我……“
    这时,苏悦轻轻伏下身子,在我的右耳旁细声道”:对不起,我是杀手。“
    十一、真相
    三个月前,有人雇佣了苏悦,目标是叶通。
    雇主特别嘱咐,用最意想不到的方式杀他。
    叶通是叶晓爸爸的名字。
    ”任务完成了。“
    ”嗯,点下钱吧。“
    ”好像多了。“
    ”多的算是奖励你的心思。“
    ”哪需要花什么心思,再容易不过了。这种身在青春期的孩子,太叛逆需要别人承认,所以只要装成很理解他,再在他面前塑造个完美形象,他就会乖乖听你话了。“
    ”然后你再委身叶通,演一场被强奸的戏,他就中计了?“
    ”我和叶晓接触时,发现他这种人极端的自私,只要心中美好的东西被人玷污,他会不惜一切代价复仇,即使仇人是他爸爸。“
    ”你为何知道叶通会上钩?“
    ”一只狼会拒绝主动送上门的肉吗?呵呵。“
    ”诱导儿子,杀了老子。真是富有创意的谋杀啊。“
    ”说真的,开头我还有些许不忍,迟迟未能行动。但是当我看到他对身边人那种冷酷的态度,我就知道这孩子果然流着叶通的血,根本死不足惜。所以我在任务完成后,顺便把他也收拾了。话说回来,你和叶通有什么仇恨?干吗要如此费劲请人杀他?“
    ”很多年前,他强奸了我,还让我有了孩子。“
    ”哦,难道那孩子是……“
    ”就是叶晓。“
    ”这……“
    ”你不该害死他的。“
    第二天,学校门口躺着一个死去多时的女人。
    有人发现,她是这学校里刚辞职不久的苏悦老师。
    她右手的大拇指和食指呈现一种中了剧毒的黑。
    昨晚她用这两根手指点了那些沾着剧毒的钱,期间不时沾沾口水,于是毒顺利进入她的身体,在她周围还散落一些钱,有好事者拿起一张看了看,发现是假钞。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X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