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校园鬼故事 > 午夜校铃声 > 详细内容

午夜校铃声

作者:守望的天使  阅读:151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story1.669977.net 收集整理

    “铃铃……下课时间到了,老师你们辛苦了。”
    铃声过后,教学楼里响起了孩子们嬉笑奔跑的声音。
    看校门的老王头拿着手电向黑漆漆的教学楼里晃了晃,这嬉笑奔跑的声音戛然而止。学校里又恢复了死一般的宁静。老王头紧握着手电,大着胆子向前走了一步,一滴冷汗顺着他的额头流进了他的眼里,他忍不住用手揉了揉,恍惚间瞧见一个人影在楼道里一闪而过。
    他惊叫“谁?”这喊声在空旷的楼道里显得十分渗人、毛骨悚然。
    他似乎被自己的喊声吓坏了,转身撒腿就跑,回自己打更的小屋里,紧锁上房门……
    清早,还没起床的刑警大队大队长刘强接到局里的电话,城西小学发生了命案,让他立刻赶往现场。
    他不敢耽搁,一个鲤鱼打挺蹦起来,三下五除二穿上衣服,没吃早饭就出了门。下楼时给助手打了一个电话,让他查一下城西小学的资料。又给法医部门打了一个电话,让他们尽快派人到凶案现场。
    两个电话打完,他的车已经行驶在了前往城西小学的路上。车速很快,没用十分钟他就赶到了城西小学。小学的门口挤满了围观的人群,维持秩序的民警见到他来,急忙迎上来道:“刘队,现场在这边。”
    刘强在他的指引下进了紧挨着校门口的一间小屋。小屋不大约有二十平方米,死者趴卧在地中间,后背没有任何伤痕,头颅处齐颈而断,不知去向。
    刘强环视了一下屋子四周并没有打斗过了痕迹,离尸体不远处的墙上有一大片血迹,估计是死者头颅被砍断时喷射出的血迹。
    刘强推开窗户看着外面的人群问身边的民警:“死者叫什么?谁报的案?”
    民警指着窗外一位老师模样的人说:“是谭校长报的案。”
    刘强点点头,冲着窗外的谭校长招了招手,叫道:“谭校长你过来一下。”
    谭校长极不情愿地走到了窗下,惊恐地望了一眼屋里的死尸道:“您叫我?”
    刘强眯着眼睛,像是很不经意地扫了一眼谭校长说:“是的!能告诉我发现尸体的经过吗?”
    谭校长紧张地用手擦着脸上的汗说:“今早,我开车到了校门口按车铃,平时我按一下,门就会开,可今天按了半天也不见门卫王老头,不、王明达给我开门,于是我拿出钥匙打开角门的锁,见门卫值班室的门开着,心想这个王明达准是喝多了酒睡着了,可是哪成想我刚走到门口就看见他躺在地上,脑袋不见了。我被吓坏了,一刻也没耽误急忙报了警。”
    “哦!这么说你认为死者是看门人王明达了?”刘强追问道。
    谭校长点点头说:“是的,虽然他没有头,但是看身材穿着应该是王老头。”
    刘强点点头,刚想继续问。法医却到了,刘强只好转过身去和法医点点头,站在一旁看法医做初步检测。法医仔细检查了脖子的断口后,又把尸体小心地翻转过来,只见死者的心脏部位插着一柄水果刀,这让在场的人很惊奇。法医皱着眉说道:“真是奇怪,看上去应该是先在心脏刺了一刀,然后才砍断的头颅。可是刺在心脏上的这刀就足以致命了,为什么还要费力砍掉他的头哪?”
    刘强听完邹起了眉,带上一次性朔胶手套拿着死者胸前的水果刀一边看,一边听助手吴远汇报群众反映的线索,有一个线索引起了刘强的注意,助手说:“离学校最近的一家人说,昨天半夜他们曾经被学校响起的下课铃声惊醒,当时他们还很奇怪半夜怎么还会有下课铃声?”
    刘强若有所思地问:“王明达的家里还有什么亲人吗?”
    助手说:“有,他和她老伴住在西郊平房区,离此不远。”
    “走,我们去他家看看。”说完他和留守的民警交代了一下,便带着助手向西郊方向开去。
    住在西郊平房的人基本都是没钱没势的贫苦人,王明达家的房子竟然还是土坯房,这在现在已经很少见了。一道残旧的木门半张半开。刘强走到门前,顿了顿,然后伸手敲了敲门。
    “谁?进来。”一个老妇人的声音从里面传来。刘强他抿了抿嘴和吴远走进了屋里。屋里很暗,没有灯光,一股臭气扑面而来,在加上房子阴暗潮湿,让人作呕服。
    一个老妇人盘腿坐在土炕上,见他们进来一愣问道:“你们是谁?”
    吴达把警官证给老妇人看了看说:“我们是警察,想问一下有关你丈夫的事。”
    老妇人瞅着门外说:“他还没下班,你们等等吧!不过……他应该早回来了,不知道今天怎么晚了。”老妇人像是对他们说又像是在喃喃自语。
    刘强问:“你丈夫平时下班很准时吗?”
    老妇人指指自己的腿说:“我这腿呀!不中用了,他每天下班都会准时回家给我做饭吃。警……察同志,你们找我男人干什么?他做了什么错事了吗?……他是个好人,你们千万别抓他。”
    刘强犹豫了一下,深吸了一口气说:“今天西城小学发生了一起人命案,死者的头颅被砍断,被害人有可能是你的丈夫王明达。”
    “什么?你说什么?”老妇人激动的地叫道。“不可能,不可能,我不信,你们骗我……”
    刘强安慰她说:“您先别急,由于没找到死者的头颅,所以不能肯定死者就是你的丈夫王明达,为了进一步证实,我们想请您去认尸。”
    “认尸?”老妇人瞪大了眼睛,直直地看着刘强说:“我不信他已经死了……”
    刘强和助手磨破了嘴皮子,才说服老妇人,把她带到医院的停尸房来认尸。当老妇人看见死者那一刹那,她惊叫了一声晕倒在地,可想而知死者是王明达无疑。
    刘强让助手派车送老妇人回去,自己回到警局,在办公室拿着资料分析案情,偶然看了一眼窗外,不知何时下起了大雨,街上的行人纷纷加快了脚步。刘强起身用手在玻璃上乱画着,脑海里把所知的线索一一过滤,想从中找到案件的突破口,他觉得有个人非常值得注意,这个人就是报案人谭校长。
    午夜,无月。
    “铃铃……下课时间到了,老师你们辛苦了。”谭校长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吵醒,发现自己竟站在学校的操场上,面对着黑漆漆隐约透着一股邪气的教学楼。
    谭校长心跳如鼓,脚不受控制的走进教学楼里,最后停在他办公室的外面。办公室的门是虚掩着的,里面透出一丝朦胧的光亮。谭校长轻轻一碰,门吱呀一声开了,呼……一股冷风扑面而来,谭校长打了一个冷颤,不禁后退一步,几乎跌坐在地上,接着他看见办公室里的窗户没关,这怪风应该是窜堂风在作祟。
    他定了定心神大步走到窗边,正要关上窗户的瞬间,他看见了一个女人,横躺在他办公室里的一间小套间里,那是专门供他休息的地方。
    谭校长相当吃惊,快步走过去,脚步放得很重,然而女人似乎睡得很沉,并没有被他的脚步声惊醒,就在谭校长走到与女子一臂之隔的时,他伸出了手,想要推醒女人。
    却猛然发现墙里有个黑色的人影在蠕动,这个人影像是被困在墙里一样,张牙舞爪地挣扎着,发出凄惨无比的嚎叫……
    谭校长一激灵,猛然坐起,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一脸冷汗。刚才竟是个恶梦,谭校长深吸了一口气,拿起床头的茶杯喝了几大口凉茶,才算定了神。又躺回床上,可睡意全无……
    第二天一早,他早早来到自己的办公室里,回想昨夜的梦,仍又余悸。他傻傻地走到休息室里,用力地拍了拍床头那面墙,墙上当然什么也没有,更没有梦里的那个恐怖的黑人影,他不断告诫自己那不过是一个梦而已,不过是一个梦而已……
    “咚咚咚……”门外响起了敲门声。
    “进来!”谭校长整理了一下衣服,沉声喝道。
    教导主任推门走了进来,怪声怪气的说:“谭校长,三年级六班的班主任王跃,好几天没来上班了,手机也不开,不知道她搞什么鬼?”
    谭校长不耐烦的看了这位四十多岁的老女人一眼;冷冷地说:“找人替她的班,然后派人去她家找她。”
    教导主任还想说什么,谭校长面无表情的摆了摆说:“去办吧!这点小事别来烦我。”
    教导主任嘟着嘴,一脸不高兴地走出了校长室。
    谭校长目送教导主任出去之后。他打开了电脑。很奇怪电脑屏幕闪动了几下没有亮,他使劲的按了下开始键,电脑屏幕一晃似乎有什么东西在里面蠕动。
    谭校长看不清楚凑近了一些,电脑的黑屏里隐隐约约有个人影在挣扎,一如昨晚墙上出现的那个黑影。人影似乎发现了他在看突然停止挣扎,向他慢慢地抬起头,人影脸部的轮廓逐渐清晰,突然间人影伸出一只手来,恨恨地抓住了他的喉咙。
    啊!谭校长慌乱的向后一闪,整个人跌坐在了地上。
    再看电脑,屏幕亮了,竟然开机了,谭校长吸了口气,这一刻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谭校长楞了几秒,伸手关了电脑,仔细看着漆黑的电脑屏幕,这一次他什么也没看见。一阵寒意从谭校长的背后蔓延而上,他恐惧的瞪大眼睛……
    清早,西城一角的居民楼里。
    刘强呆呆地看着眼前的这个老女人,她叫杨敏,城西小学的教导主任,两个小时前被家人发现死在自己的家里。头颅齐颈而断,被扔进了马桶里。眼球突出,像是死前受到了巨大的惊吓。
    助手吴远看了看说:“嗬!这凶手够残忍的,不过大队,你看这伤口像是什么凶器造成的。”
    刘强看了看杨敏的脖子沉思,“看来像是被极锋利的刀瞬间割断的,不过人应该没有这种速度和力量。”
    吴远皱着眉问:“大队,你看像不像古代刽子手那把鬼头刀所致?”
    刘强愣了几秒说:“你小子太有想象了了,如今上哪还能弄那种刀去?”
    吴远愣了愣,没有再说话。
    刘强突然站起身来说:“现在,我们应该去拜访一个人。”说完他转身就走。吴远追在身后问:“大队,我们去拜访谁?”
    “一会儿你就知道了。”刘强边说边打开车门。
    刘强开车来到城北幸福小区楼下,带着吴远走进B座上了五楼,刘强敲响了一户居民的门。
    门开了,谭校长在门里露出了头,见刘强和杨吴远,显得有些惊慌,结结巴巴地说:“你,你们……”
    “我们向你了解点杨敏的情况,今早,她死在了自己家中。”刘强冷冷地说道。
    “啊?杨敏死了……怎么会这样?”谭校长惊讶地张大了嘴,一副吃惊的样子,倒不像是装出来的。紧接着他像是才缓过神了来把门打开,说:“请进,这个消息太令我惊讶了,一时间之间走了神,失礼失礼……快请进吧!”
    刘强点了点头,也不客气大步走进屋里说:“你最后见到杨敏是什么时候?”
    谭校长指指沙发示意他们坐下,然后自己坐在对面的沙发上说:“昨天早上吧!她来向我汇报有位教师擅离职守,我让她自己处理,接着一整天也没再看见她。”
    “噢?哪位老师擅离职守?”刘强追问道。
    “她说三年级六班班主任王跃,好几天没来上班了,问我怎么处理,我说让她自己处理就行。”略微停顿,他又急急的说了一句:“她的死和王跃没关系……”说完谭校长浑身一震,哆嗦了一下,突然闭上了嘴。
    刘强严厉地说道:“你怎么知道她的死和王跃没有关系?”
    谭校长慌慌张张的答:“我……我只是猜测,别的情况我真的是不知道的。”
    “那好吧!能把王跃的联系电话给我吗?”刘强看了看吴远后站了起来。
    谭校长点点头,因此可见他半秃的脑门上都是冷汗。
    在回去的路上,吴远问刘强,“大队,你不觉得这个谭校长有问题吗?”
    刘强道:“有什么问题?”
    吴远想了想说:“他好像对我们隐瞒了什么?”
    “呵!是狐狸终究会露出尾巴。”刘强说完,拉开了副驾驶的位置,让吴远开车。自己则紧紧地闭上双眼,吴远知道他在考虑案情没敢打扰,开车扬尘而去。
    这一日清晨下起了大雾,白色的雾气像烟尘一样飘散在空中,让人喘息困难。
    接连两个人被杀,刘强为了破案寝食难安。连着几日休息不好,心情变得十分急躁。这一早他就出门去警局,刚走出楼道口,突然听见有人喊他,他定晴一看是位陌生的女子在浓雾中向他走来。
    刘强眯着眼,盯着这个女人,似乎有些面善,可又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这个女人。他小心的问:“你好!你是在叫我吗?”
    女子点了点头说:“是的!我知道你正在查一桩杀人案,我知道线索,你跟我来……”说着也不等他答话,转身向前走去,不过她走路的姿势很奇怪,与其说是走,还不如说是在飘,可刘强并没有多想,因为在这种浓雾的天气可见度极低,看不见她走路并不奇怪。
    刘强一边走一边问:“你要带我去哪?”
    “到了你就知道了。”女子的声音冷冷的。
    刘强没再问什么,跟着女子在浓雾中走了大约二十分钟后在城西小学的大门前停了下来。
    雾似乎更浓了,刘强见女子直径走进了王老头被害的那间小屋,刘强迟疑了一下跟了进去。就在他踏入小屋的一瞬间,天突然黑了,身后的门砰一声被人推开,王老头满脸是汗跌跌撞撞地跑了进来,紧张地大叫:“校长,太邪门了,这大半夜没人按校铃,它自己响了……”
    刘强这才注意到站在阴暗角落里的谭校长,此刻他脸上的肌肉不停地抖动,冷冷说道:“这是我给你准备的钱。”
    王老头接过钱地数了数,数完之后他不满意地皱着眉说:“校长,数目不对呀?说好给我五万的,这才三万?”
    谭校长沉声道:“我只有这么多,剩下的容我缓缓再给你。”
    王老头不满地嚷嚷,“校长你……你咋不守信用,我说过要用这钱给我老婆治病的。”
    谭校长继续往前走,走到王老头身边一手拍着他的肩膀,另一只胳膊背在背后,手里紧握着一把尖刀。刘强大喊一声,不要,可是来不及了,谭校长的尖刀已经插进了王老头的心脏上,王老头的身体一栽倒在了地上,浑身抽搐了几下,不动了。
    谭校长慌忙抢过王老头手里的钱,夺门而出。
    谭校长刚走,带刘强来的那女子慢慢走到了王老头的身边,她手抖中指长出一尺来长的指甲,她挥舞着指甲用力地在王老头的脖颈使劲一挥,王老头的头颅轱辘掉了下来,然后女人拎着他的头推门而去。
    刘强的心紧张的蹦到了嗓子眼,紧跟在女子的后面,见她进了教学大楼。他也跟进了教学大楼,看她进了校长室。他也毫不犹豫地跟了进去,见她又进了校长室里的休息室。
    刘强紧追不舍,可当他跟进休息室时,女子连王老头的头颅都不见了。这件休息室不大,里面并没有能够容一个人藏身的地方。
    刘强不死心,四下翻找,突然砰地一声,他的头上狠狠的挨了一闷棍,一阵剧痛袭来,他晕倒在地。
    等他再次醒来的时候,被人绑在椅子上。
    谭校长在他面前来来回回地走着,嘴里念叨着:“怎么办?怎么办?杀了他?可他是警察?”说着他猛然转头发现刘强醒了过来,他到镇定了,冲着刘强说:“本来不想杀你,可你醒了,我不杀你都不行了。”说着谭校长的手多出一把刀来。
    刘强冷笑道:“你杀我之前是不是也应该让我明白?为什么你要杀死王老头?”
    谭校长嚎叫道:“他贪得无厌,勒索我,我是不得已的,真的迫不得已的。”
    刘强见他精神状态十分疯狂,轻声问:“我知道你是迫不得已,可是他为什么要贪得无厌的勒索你,你有什么事被他抓住把柄了吗?”
    谭校长一边挥舞着刀一边说:“他知道我杀了人,所以勒索我。”
    刘强大惊“你杀了谁?”
    谭校长大叫大嚷,“闭嘴,你管我杀了谁,现在我就要杀了你。”
    刘强大喊:“且慢!死也让我死的明白,我不相信你杀了人。”
    谭校长放下刀神情突然变得悲伤起来,带着哭音说:“这都怪杨敏,她和我说,新分来的教师王跃对我有意思,只是不好意思开口,我一听当然心花怒放,安排她当三年级的班主任。王跃对我的特殊照顾十分感谢,有一次她快下班了来到我的办公室,说是杨敏告诉她,我找她,我当时就楞了,我根本就没有找她呀!
    可是我又一想,也许是她想要见我编造的谎言。于是我有意无意地靠近她,她很不自然地躲躲闪闪,我以为她欲擒故纵,这样更加刺激了我的占有欲,我忍不住把她搂在了怀里……”
    谭校长叹了口气接着说:“没想到事后她哭的很厉害,还要告我强奸,我怕了,伸手掐住她的脖子,狠狠地说,我让你去告,我让你去告……可惜她那么不抗掐,没几下就被我掐断了气。当时我很害怕慌慌张张地跑出了校长室,一头撞在王老头身上,他一脸怪笑地站在门口。我心想这下可完了,浑身一软瘫倒在地。
    王老头扶起我说:”校长,您别怕,我什么也没看见,我是来向你借钱的,你知道我老伴常年患病,想借五万块。“
    ”五万块?“我忍不住高呼道:”我没有?“
    王老头撇了一眼校长室里说:”这样吧!里面的东西我帮你处理了,保证神不知鬼不觉。不过钱一分不能少……“
    我当时太害怕了一口就答应了,然后我回了家,不知道他是怎么处理掉的尸体。
    后来他天天跟要那五万块钱,我实在筹不齐五万块,先给了他三万,他不干,我一狠心……”
    “就杀他灭口是吗?”刘强替他说。
    谭校长愣愣地点点头。
    “还有杨敏是怎么死的?不会也是你杀的吧?”刘强问道。
    谭校长摇头说:“不……她真不是我杀的,我也不知道她为什么死了。”
    这时一个冷冷的声音突然响起,“那个死女人是我杀的,要不是她为了讨好校长,把我骗到了校长室,我怎么会被这个畜生强奸。”
    谭校长和刘强听见这个声音都浑身一震,只见一个人影在床头的墙里剧烈地挣扎。
    谭校长吓的一下子扔了刀,大声地问:“王跃?你……是人是鬼?”
    墙里的影子逐渐清晰,刘强认出是引他来此的女子。怪不得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他见过王跃的照片,所以对她的容颜有些印象。
    只听王跃厉声道:“剩下的我来说吧!那天我被这畜生强奸之后,他以为他掐死了我,其实我只是被掐晕了。王老头一挪动我,我就醒了过来。没想到王老头更不是人,见我非常虚弱,不但又强奸了我,还残忍地活活把我砌在了墙里,所以我砍下了他的头。”说完王跃凄惨地大笑着,那声音听着让人心酸。
    紧接着王跃从墙里伸出手来,指甲在瞬间变长。
    谭校长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恐惧地对王跃叫道:“不……不……别杀我,别杀我……”
    刘强还没看清怎么回事,谭校长已经吓得昏死了过去。
    接着墙里的王跃向他挥舞了一下手指,他惊恐的闭上了眼睛,以为死定了,谁知被绑的手一松,他自由了。他没敢动,小心的看了一眼墙。黑影不见了,墙面恢复如初。他松了口气,拿起手机,还好他把手机设置成了录音的状态,他试着播放了一下录音,刚才他和谭校长的对话被完整无缺地被录了下来。
    报警后,同事们来的很快,他们小心地把墙凿开露出了女子的尸首。
    刘强帮着搬女子尸体时,恍惚瞧见女子的眼泪里流出了一滴血泪,他一惊,差点撒手,可再仔细一瞧,女子紧闭着的双眼血泪不见了……

共计0张图片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