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校园鬼故事 > 校园恐怖之同名降 > 详细内容

校园恐怖之同名降

作者:古砾  阅读:195 次  点赞:1 次  鄙视:1 次  收藏:0 次  由 story1.669977.net 收集整理

    你眼花了吗
    古砾因为和他爸爸大闹了一场,到医学院报道时已经晚了两周。他不明白本身就是医生的父亲在得知他被这所全国着名的医学院破格录取后脸一沉,说什么也不准他去报道。父子二人为此关系变得异常恶劣,最后要到报道的时间,父亲直接把他锁在了家里。他花了两星期破译了防盗门密码才逃了出来,拿了点钱就到学校报道了。
    进校时已经是下午,太阳都快落山了。古砾四处打听行政大楼怎么走,几个大一新生穿着满是汗水的军训迷彩服,好奇地看着风尘仆仆的他。
    “古砾,你再不来我就从这里跳下去。”这时候突然从一栋高大的宿舍楼上传来一个尖锐的女声。他抬头望去,吓了一跳,一个女生居然想跳楼自尽。“你难道真的让我死也不想过来看我一眼吗?”女生声音里是满满的心灰意冷。
    古砾当然知道女生叫的只不过是一个他同名的人,但他还是不由自主地朝宿舍楼跑去。楼下稀稀落落地走着几个学生,完全没有注意到楼顶即将发生的自杀事件。
    “我知道你叫的不是我,我也叫古砾。年纪轻轻的,何必……”他跑到楼下对着楼顶的女生刚喊了几句就发现了不对劲,周围的学生全都用怪异的眼睛看着他,像看一疯子。
    “真的是你吗?”对方的情绪非常激动,“你终于选择我了?”说着,又朝外探了探,似乎是想看清楼下的他,但不巧失去了平衡,女生的身影在空气里抓了两下就掉了下来。
    “有……有人跳楼了!”古砾大叫着,绕到落地点一看,地面上哪有那个摔下来的女生,路面白白的,连血迹也没有。他松了口气,他可不想进校第一天就遇到死亡事件。但立马心又紧了一下,如果地上没有尸体,那刚刚摔下来的女生到哪儿去了?
    “嘿,哥们,你怎么了?”一个人打了他后背一下。
    古砾回头,是一个很帅的男生,“我刚……刚刚看到这边有人跳楼了。”过路的众多学生都好奇地看着他,异常的尴尬使他回答的声音打着结。
    “呵呵……哪有啊。”男生很随和地笑了笑,“你才来报道的吧,肯定是路上坐车太累,眼花了。”男生轻轻地拍了拍他的肩膀,“我叫任晓柯,现在带你去宿舍休息下,明天再带你去注册报道……”
    古砾傻乎乎地跟着男生朝宿舍走,真的是坐车累得眼花了吗?也许吧。他想。
    第二天的注册报道程序异常简单,只是在最后安排宿舍时,一个和古砾爸爸年纪差不多的老师眼睛直直地盯着他看。“老师,有什么问题吗?”他被看得不太自在,问了句。
    “你叫古砾?”老师反问道。
    “对啊,这有什么问题吗?”他有些不知所措。
    对方还是没有回答他,低头看了看入学档案,迟疑了一下,给了他个宿舍号牌:博梦。
    “怎么了?”古砾边走出来边看着任晓柯拿着那宿舍单怪异的表情,忍不住问了句。
    “这个博梦楼,据我所知好像一直都不安排人住的。”任晓柯又想了想,
    “对!就是靠着解剖楼的那栋公寓,现在都没一个人住。”
    古砾一听,“没人住?不会是闹鬼的吧。”
    任晓柯忍不住白了他一眼,“你也信这个,鬼故事看多了吧。”两人边说边走,不一会儿就到了博梦楼。
    开门后,古砾一看,屋里有书桌、沙发、洗衣机、电视……齐全的设施一下把他之前的顾忌一扫而光。
    于是,他的大学生活,就这么开始了。
    把你的身体,分一半给我吧
    作为医学院的学生,第一堂课绝对是参观教学楼。刚从器官标本室出来,古砾和众多同学一样,把刚吃的早餐吐了个干干净净。接下来便是尸标存放室,一进门就是异常强烈的福尔马林味。那个给古砾安排宿舍的老师正在维持秩序,堵在门口喊:“尊重死者,不许乱动、乱摸、大声喧哗,只能用眼睛看。”对方看了他一眼,邪恶地笑了笑。古砾还没弄清怎么回事就被推了进去。
    冷。出奇的冷!虽然尸体都安静地躺在玻璃器皿里安详地闭着眼睛,但古砾还是感觉到后背有人看着他。在进入第二道门后这种感觉更加强烈了,古砾越走越觉得不对劲,猛然一回头,恰好和一个女尸隔着玻璃脸贴脸。他叫了一声,往后一退,一个装着完整婴儿的玻璃罐子掉下来,恰好抱在他手中。他的手本能一扬,罐子被甩了出去。
    “不是叫你们不要乱摸吗?”老师走进来,恰好接着婴儿罐子,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回头时却突然愣了一下,站在那里瞪着不可思议的眼睛。古砾上前一看,只见刚刚的女尸眼睛居然张开了,她那明亮的眼球此刻正奇怪地看着自己。
    “刚刚液体震动,把尸体眼皮带起来了。”老师意识到什么,立马解释道,把所有人都哄了出来。当古砾踏出门的瞬间,他听到了一个幽幽暗暗的女声,“你决定选择我了吗?”他觉得这声音有些熟悉,想了很久才记起,那个跳楼的女生好像也这么对他说的。
    月光皎洁,透过窗户,把古砾的床照得一片惨白。他辗转反侧睡不着,空气里有一股刺鼻的味道,这又让他想到了白天的参观,忍不住咽了一口唾沫。他考虑要不要给爸爸打个电话,刚拿起手机就愣了一下,在他的被子上,月光投下了一个影子——个女人的影子。
    这是6楼,谁会在窗口?古砾吓得大气也不敢出,绷着身子等了会儿,抓起手边的一个水杯朝窗口甩了出去。
    “啊!”这时,从楼底下传来一个女生的尖叫,“谁丢的杯子啊。”
    古砾跑到窗口一看,楼下一个女生正怒气冲天地看着他。“对不起,我……”他说着注意到了窗口的芭蕉树,原来床上的影子是它投过去的。
    女孩没说什么,拿走了杯子,说明天来还时再追究他的责任。古砾松了口气,躺回床上时觉得手上有些湿润,一闻,居然是福尔马林的味道。他被吓了一跳,哪儿来的?刚刚窗外的芭蕉叶上吗?
    女孩叫董菲,长得很是可人。很快,古砾就认定这段来自午夜的邂逅就叫缘分。董菲说她身体很不好,白天不敢多晒太阳,所以才会晚上出来溜达。古砾看着她有些微微惨白的皮肤,心怦怦地跳了起来。董菲似乎也对他充满了好感,执意留下了那个杯子的同时,还送了条有奇怪图案的围巾给古砾。这可乐坏了古砾,他回宿舍的第一件事就是喜滋滋地把围巾挂在了床头。
    可就从这晚开始,那个梦找上了古砾。梦里还是刚进校那一幕,不同的是在那个女生喊着他的名字掉了下来之后,古砾冲过去只看到地上的一摊肉泥。“为什么放弃我。”接着女孩的人头从肉泥里浮了出来,摔烂了的嘴还在一张一合,咕噜咕噜的往他面前滚。
    古砾吓得转身就往回跑,人头一直追在他身后,怎么甩也甩不掉。跑过的地上,人头滚动后留下了一路的血迹。他就这么没头没脑地一口气冲回了宿舍。站在门口喘着粗气,月光照着他的身体,他在屋子里的影子被拉着老长。
    突然“哧”一声,他感觉心口突然一阵疼痛。同时,他看到地上的影子的心口也裂出一道口子,“哧……哧……”影子身上的裂缝还在往下延伸。他的疼痛感也由心脏在往下蔓延,身体里仿佛有股巨大的力量要将他内脏器官都撕裂。他倒在地上不停地翻滚,手在慌乱中摸到了一个湿淋淋的东西,“亲爱的,我的身体摔碎了,把你的身体分一半给我好吗?”是那个女孩的头。
    每次梦到这里就会停止,醒来的古砾也总是满头的大汗,头脑异常的昏胀,全身也是火辣辣的,似乎身体里有团团烈火在燃烧。但一睁眼看到床头董菲送的围巾,这些症状又会在瞬间安静了下来。
    她的灵魂出壳了
    古砾恋爱了,他每天下午放学后都会等候在窗口,一到太阳下山,董菲就会准时出现在楼下。然后,两人再一起去食堂吃饭、操场散步、体育馆看比赛……生活过得异常惬意。
    再一次踏进尸标存放室已经是一周以后了。这也是古砾第三次和那个奇怪的薛姓的老师接触,“我叫薛皓,第一学期,由我教你们的解剖学。”薛老师站在讲台上,说话的时候眼神有意无意地在他脸上回荡。
    古砾的分组里有两个女生,出奇的大胆,面对着桌上放着的女尸,依然不停地八卦着,说着——
    “你看这皮肤,我觉得他生前一定是个美女。要能看看她的脸就好了。”
    “都已经死了,就不要羡慕了。”
    “现在,先切开标本的皮肤。切记,一定要轻,不能剖到其他组织。”可等到老师下达了命令,两女生却怯怯地躲在了后面。古砾小心翼翼地拿起一把刀,刚轻轻地在尸体上划出一个小口子,一阵难以忍受的恶臭迎面而来,女尸腐烂了的组织从切开的地方里找到了出口,红色的、白色的、黄色的液体全都涌了出来。
    古砾没有料到会出现这种情况,手一抖,锋利的手术刀在手指头上切出一个深深的口子。随着两女生的尖叫响起,鲜红的血液从伤口处涌出,洒了几滴到尸体的身上。
    “我不是让你们小心一点吗?”薛老师走过来一看,面色并没有一丝慌张,似乎这种情况很常见,“跟我来包扎一下。”他示意了一眼,走进了隔壁的房间。
    “胆子小,就不要学这个嘛。”老师拿出一卷绷带,边说边示意古砾伸出手, “知道吗?解剖时把血弄到标本上是这门课最大的忌讳。”薛老师在他的手指上绕了几圈,抬头对着他露出邪恶的笑容。
    “什么忌讳?”对方的眼神让古砾全身很不舒服。www.guidaye.com
    “呵呵……”薛老师看着古砾害怕的表情,第一次在他面前笑了出来,“小说里的东西肯定不是真的,但也不全是假的。你也别紧张,新手在解剖时切到手指这种情况太正常不过了。呵呵……”
    “呵呵……呵呵……”那一天,古砾耳边一直都回荡着老头这看似随意又邪气的笑。
    下午吃饭时,董菲看到他手指的异样,“你的手受伤了?”
    古砾把解剖课的事情跟董菲说了下,“真的不会有什么事吧。”他小心翼翼地问道。
    “这可能是件好事哦。”董菲开心地笑着,脸上第一次泛起了粉红色的光泽。
    “哟,呵呵……古同学这么快就找到一个美女陪吃饭啊。”他一抬头,居然是刚刚解剖课上的那两个女生。其中一个看了董菲一眼,语气里藏着点滴的不怀好意。
    “你要愿意,也可以过来陪我吃啊。”古砾邪恶地回了句。
    “好啊,我最喜欢和帅哥……”女生原本还想说什么的,却被另一个女孩强行地拉走了。那女生的脸色惨白,目光惊恐,完全没有课上要看尸体脸蛋时的活力。
    古砾回过神来,发现董菲正看着俩女生远去的背影,嘴角露出个奇怪的幅度。“我同学,怎么了?”他问道。
    “她就要死了。”董菲目光有些灼热,声音突然间变得严肃起来。
    “就要死了?”古砾忍不住叫了出来,他下意识地又看了两人的背影一眼,惊愕地发现刚刚表情怪异的女生不见了,只留下刚刚和他打招呼的女生,伸着长手,动作畸形地跑着。古砾眼睛一眨,那个女生又出现了,只是她的脸已经完全变了形,身上全是血。再一眨眼,女孩又恢复了原状,依然拉着另一个女生的手往前逃命式地跑,很快脱离了视线。刚刚怎么了?他后背凉了一下,难道见鬼了?
    “你没有眼花。”董菲好像知道古砾想说什么, “因为我也看到了和你一样的东西。”
    “什么东西?”古砾一惊。
    “那女孩的灵魂脱壳了。”
    “死人啦!”这时候,不知道是谁惊叫了一声。食堂的人突然间骚动起来,推推操搡地全往外冲。古砾一把拉起董菲的手就往外冲,人群围观在那栋女生宿舍楼下。他们挤过去,看到刚才的那个女生躺在血泊里,旁边还有个染满了血的砖头。
    “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刚才在食堂和他打招呼的女孩精神未定地大叫着,“她只是拉着我跑到这里,突然间这块砖头就……就砸下来了……”
    “你看她的手,还有脖子、小腿……”董菲的语气充满了惊恐,眼睛一直盯着地上的尸体。
    古砾顺着看过去,直接就看到了女尸手上的肌肉。不仅如此,脖子上和小腿上,所有裸露着肌肤的地方都能直接感到红彤彤的肉——她的皮到哪里去了?
    她沾了血,活过来了
    静,出奇的静!古砾一个人躺在床上,抚摸着手指上的伤口,想到白天女生的死状,身体莫名其妙地抽了一下。他塞上耳机,闭上眼睛,努力想让自己入睡。mp3里播放着一首不知名的歌曲,前奏只有一个女生在不停地说话。他听着听着,突然从手指的伤口处传来火辣的疼痛感。“为了爱你,我可以不顾一切……”耳机里的女声突然提了个调。同时,古砾感觉疼痛感在这瞬间从手指传到了身体里,似乎有一条火蛇在身体里不断游走,疼得他在床上不停地滚动。
    女孩的声音突然又低了下去,“如果我死了能让你记住我,那么我愿意……”女孩没再说话了,耳机里只有呼呼的风声,古砾的疼痛感也在瞬间消失了。突然“嘭”的一声巨响,吓得他直接坐了起来。在这瞬间,古砾脑袋里闪出那个女孩从楼顶跳下来脑袋触地瞬间摔碎,血水四溅的一幕。
    “古砾,你现在知道我的痛苦了吗?”随着耳机里声音的再次响起,之前的疼痛感突然间再次席卷而来,他甚至感觉到全身上下的骨头都在噼噼啪啪的响,似乎在瞬间就碎成了灰……
    古砾是被急促的铃声惊醒的。不知什么时候,天已经亮了,阳光打在他的身上,让他有种终于活过来的感觉。他拿着手机,呆了。刚刚那是梦?不!那不是。
    “喂!喂!是古砾吗?”电话里,一个急切的女生呼喊声把他拉回了现实里。
    “我是。”古砾淡淡地答道,“请问你……”
    “我们都要死了。”对方惊恐地打断了他的话。古砾这才听出来,原来是那天解剖时和他一组的那个女生。
    “马上到西郊的亭子里来,不然我们都会死的。”
    古砾觉得莫名其妙,但电话一挂,还是过去了。女孩早等在了亭子里,一脸的油光,蓬松的头发,憔悴不堪的神色……
    “我见鬼了。”女孩开门见山,声音有些颤抖。
    “什么鬼?”他问。
    女孩迟疑着,咬了咬牙,“当时小雅(死掉女孩的名字)拉着我跑,我看到两个人影站在那栋宿舍楼顶。一个是女的,看不清脸,可另一个我看清楚了,是你!”
    “怎么可能!”古砾一惊,“那时候我明明还在食堂……”
    “我知道!”女孩打断了他,“我不仅看到了你,我还看到在小雅被砖头砸倒的瞬间,另一个她从倒下的身体里跑了出去。”
    “另一个她?”古砾突然迷糊了。
    “对!或许,是她的魂魄。”女孩急促地喘了两口气,“我当时就给吓蒙了,回过神来时就看到,就看到……她尸体除了面部,整个皮肤都……都没有了。”
    “那……那后来呢?”古砾突然发现自己的额头渗出了汗水。
    “后来我下意识地看了一眼楼顶,一个女孩俯在天台边对着我笑。我能清楚地看到她的脸,和解剖那天我因为好奇,偷偷拉开女尸标本头上白布时看到的脸一模一样。”女孩深吸一口气,“她沾了你的血,活过来了。”女生低下头,杂乱的头发滑下来把她的整个面部都遮掉了,“有人说,没了灵魂的人就要死了。当时我们三个人一组……”
    “走!我们去尸标室看看,那具女尸到底还在不在?”古砾不敢多想,拉起女生就往解剖楼跑。
    他刚冲到解剖楼下,一个人拍了下他的后背,“古砾,你一个人跑什么呢?我正说去找你呢。”
    他回头一看,董菲手里还抱着书本,温柔地对她笑着,但那女孩没了踪影。古砾愣住了,他刚刚明明拉着的,怎么现在不见了呢。
    “你怎么了?”董菲一脸疑惑地看着他。古砾没有回答,他看到董菲的身后,刚刚那女孩正慢慢地走向那栋女生宿舍楼,只是她每走一步,身体都会变得更透明。当她走到楼下的时候,整个人就这么在古砾的眼睛里消失了。
    古砾全身泛起一片鸡皮疙瘩,“我……我们……还是先去吃饭吧。”他朝尸标室看了一眼,说话的声音异常颤抖。
    这个时候,太阳已经下了山。古砾和董菲坐在食堂垦,对门女生宿舍楼像个魔鬼,睁着饥渴的眼睛看着他。他愣了愣,难道这女生宿舍楼和那奇怪的女尸有什么关系吗?这么一想,他的脑袋又莫名其妙地痛了起来。
    “今天你怎么怪怪的?”董菲放下手里的筷子,笑容很甜美,这让她的脸色更加红润了。
    古砾盯着对面看了会儿,突然站起来说,“我想到那栋宿舍楼上面去看看。”说着他放下筷子就跑了出去。刚跑出几步,手机响了,家里打来的。古砾犹豫着,按下接听键后却不知道怎么打开话匣子。
    “好小子,真翅膀硬了,你居然敢跑了。”那头古爸爸语气依然有些愤怒。
    “爸,这个学校有什么不好?”古砾反驳道,“你不许我读这里,也应该给我一个原因吧。”
    对方迟疑了一会儿,古爸爸似乎想了很久,“不说这个了。你没有遇到什么怪事吧。”
    怪事?这时候古砾恰好走到那栋女生宿含楼下,又想到几天来的经历,身体下意识地抖了一下,“没……没啥事。”但他还足故意笑着答道。
    “唉……”古爸爸叹了口气,“没怪事儿就好……就好
    挂了电话,古砾的耳边还回荡着爸爸的叹息。难道爸爸知道什么吗?
    ”嘿,想什么呢?“这时候有人拍了下他的后背,古砾回过神来,原来是任晓柯。自从开学把自己安顿好以后,他就很少在学校里看到任晓柯了。
    ”师兄最近还好吧。“他客套地问了句。
    ”她是……“任晓柯没理他,眼睛一直盯着面前的董菲,似乎是竭力想分辨出什么。
    ”哦,忘了给你们介绍了,她是董菲。“随着古砾僵硬地笑了笑,董菲对任晓柯很不自然地点了点头。
    没想到任晓柯的脸刷的一下就白了,一把拉着古砾就跑,连一个喘息的机会也没给他。
    ”你和她是怎么认识的?“一回到宿舍,任晓柯就问。
    古砾看着他一脸的紧张,把”水杯事件“草草地说了一下,”有什么问题吗?“
    任晓柯听完,看了看窗口,淡淡地说,”肯定坏了,你最近遇到奇怪的事儿了吧。“
    ”到底怎么了?“他反问道。
    ”我表妹,今天早上死了。“任晓柯小声地说。
    ”你表妹是谁?“
    ”就是那天解剖时和你一组的另外那个女生。“
    等了20年,就缺少你这颗心脏
    ”昨天早上?“古砾眼球都快瞪出来了。如果那女生昨天就死了,那今天和他在亭子里坐了一中午的是谁?
    ”她前晚刚给我说了你们遇到的那些怪事。今天早上我去找她,她就已经……“
    ”她怎么死的?“古砾急切地问道。
    ”她身体没有任何伤口,但是血不见了,一滴都没有了。“
    古砾瞬间瘫坐在了床上,”那我不是也要……“
    ”也许还有机会。“
    ”什么机会?“
    任晓柯没说什么,打开电脑,在百度里打开了一张网页快照,”这是我表妹死后我在网上找到的,原来的帖子已经被人删了,只留下这张快照。“他说着,把图片放大,标题用血红色标记着——她还活着,她会这样活着。紧接着下面两张图片。虽然有些模糊,但他还是一眼就认了出来,图片上的地点就是那栋女生宿舍楼,场景和最近他一直做的那个梦里一模一样,尸体死亡的姿势也和被砖头砸死的女孩一模一样。网页快照的大小有限,文字只截取到两排:我知道她叫董菲,在20年前就死在这里了。为什么她要以这样的方式缠着我……
    古砾的眼睛定格在”董菲“二字上,”不可能,早在出事前,董菲和我就认识了。“
    ”你再看这里。“任晓柯指着帖子的系统栏,时间是2006年的了,发贴人的名字居然叫——古砾!任晓柯继续道,”有记录,从1994年开始到2006年,包括这个发帖子的人在内,学校里奇怪地死了三名男生……“任晓柯说着又看了看窗外,”而他们的名字都叫‘古砾’,都学解剖,也都在这栋博梦楼住过。并且,他们都还有一个相同的女友董菲,相同的死法……“
    ”啊!“任晓柯还没说完,古砾突然间抱头倒了下去,痛苦地在地上滚来滚去。那种每次都在梦中才会出现的身体被撕裂的痛苦此刻突然间涌来。
    ”吱吱……吱吱……“任晓柯惊呆在了原地,古砾的眼球爆裂地盯着自己的身体,”吱吱……吱吱……“那种撕裂的声音还在继续,从他腹部到胸部,再从胸部到心脏,又延伸到脖子……古砾惨叫了一声,晕了过去。
    任晓柯突然反应过来,抱起他就往外冲,可刚打开门就看到教解剖的薛老师邪恶地笑着堵在门口,”结束了,我等了20年,也该结束了。“他手里滑出一把光亮的刀,朝着古砾就挥了过来。
    任晓柯一躲,两人都滚到了一边。薛老师兴奋地冲了过去,举起刀子,”20年了,就缺你这颗心脏。“眼见就要刺进古砾的心脏里,任晓柯爬起来,轮起一旁的椅子朝他的头挥去。
    薛老师怪叫了一声,滚出老远,古砾有了点意识,两人趁机爬起来从门口冲了出去。
    ”薛老师为什么要杀你?“任晓柯气喘吁吁地问道。
    ”我不知道,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古砾惊神未定地跟着任晓柯跑,觉得上次受伤的手指头痒痒的,他随手一摸,上次薛老师帮忙包扎的绷带上一根滚烫的丝线绕在上面,被他这么一摸,立马发出耀眼夺目的光芒,细细的一条一直延伸到他的房间里。
    ”什么东西?“任晓柯瞪大了眼睛。
    ”我……“还没等古砾说出”不知道“,丝线上突然间发出巨大的拉力,瞬间就把他拖了回去。在身体进入房间的瞬间,古砾看到手上的丝线居然来自床头上董菲送给他的那条围巾,而另一头穿过窗口,通向对门的尸标室。身体里剧烈的疼痛感再次席卷而来,他感到自己血液像沸腾了一般,急切地涌到手指处。
    ”你逃不掉的。“薛老师冷笑着晃了晃手中的匕首,猛然间刺了下来。
    ”不!“这时候,任晓柯不知从哪里跑出来,推开古砾的同时匕首深深地插进了他的身体。古砾快速扯下匕首将丝线割断,随着薛老师绝望地吼出一声”不I“对门的尸标室里传出一个女人痛苦的叫喊。
    ”哐!“的一声巨响,窗户玻璃不知道被什么力量击得粉碎。一双血淋淋的手攀上了窗台,接着是湿淋淋的头发、脑袋、脖子……同时,浓烈的福尔马林昧充斥了整个房间。
    ”不!小菲,不!“老师突然爆裂起来,对着还未反应过来的古砾一阵猛踢,”都是你,都是你的错。“
    ”不要……“一个微弱的女声传来,薛老师跑过去拥住女孩或者说是尸体标本,一下哭了出来,”我还是没能救活你,只差最后一步了,我还是没能救活你。“
    女尸的头慢慢抬了起来,面庞和董菲一模一样,”薛皓,谢谢你守护了我20年。现在,我突然累了……“话还没说完,手就垂了下去。
    薛老师慢慢放下董菲,目光射向一旁的古砾,眼睛都快爆了出来,”20年前你爸爸害死了她的灵魂,现在你又来害死了她的身体……“他又摸出一把刀,”除了死,你还有其他能补偿的吗!“说着,慢慢朝古砾逼近。
    ”这不关他的事!“门口突然响起一个熟悉的声音。
    ”爸!“古砾张着嘴,许久才喊出来。
    ”薛皓,我没有想到过了这么多年,你依然默默地守护着她。“古爸爸慢慢地走进来,视线落到上董菲的尸体上。
    ”古力!“薛老师的嘴角又露出那种冷笑,”当年董菲和你老婆从宿舍楼摔下时我给你下了‘同名降’,你儿子必须和你同名,为的就是今天,父债子偿。“
    ”爸,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古砾疑惑地看着爸爸。
    古爸爸叹了口气,”那时候,我和薛皓都刚毕业,在这学校里任教员。接着董菲出现了,我刚和你妈妈结婚就陷入了一场师生恋。“古爸爸的声音慢慢低了下去,”那时候你妈妈怀孕,我意识到这是错误的,果断疏远了她。却没想到董菲在三番五次纠缠无果后,拉着你当时在教师宿舍楼顶晾衣服的妈妈跳了下来。董菲当场死亡,医生刚把你从妈妈肚子里取出来,你妈妈也死了。“
    ”然后呢?“古砾看到爸爸苍老的脸浮起淡淡的哀伤。
    ”然后,董菲的尸体在运输途中失踪了。我也为此离开了学校,回到老家当了名医生。你自出生身体机能就不好,小小的感冒也会昏迷好几天。我以为这只是早产的后遗症,却不知,一位僧人说被下了降,我叫‘古力’,把你名字改成‘古砾’才能养大。我想了很久,这期间只有当时和我最铁的薛皓去医院看过你一次,只有他能给你下降。“
    古砾愣愣地看着薛老师,”为什么要给我下降?“
    薛皓不屑地一笑,”我爱董菲,从在教室里看到她的第一眼就开始!而她的眼里却只有你爸爸。她死后我把她的尸体偷了回来,用遍了各种降术都无法让她复活。因为她的灵魂被禁锢在了那栋宿舍楼,每天都要不停地重复跳楼的过程,每个叫古砾的男生她都以为是你爸爸。事因你爸起,必须要用他的血才能让她的灵魂走出来。我把董菲的尸体存放在了尸标室,给你下了‘同名降’,为的只是确认你的身份,因为要你爸爸的血是不可能的了,而你的血却可以。所以,我才给你破格发了学校的录取通知书。“
    古砾慢慢地站起来, ”怪不得这期间,学校里每个叫“古砾”的男生都奇怪地死了;怪不得进校的第一天就看到那一幕,她喊的不是‘古砾’而是‘古力’;怪不得董菲每天都在夜晚才会出来;怪不得那天解剖课我切掉手指后董非的气色变好了,怪不得你给我包扎的绷带上有一个降头的图案……“
    薛老师也慢慢地站了起来,”当我看到你的第一眼,我就从你的相貌知道你是古力的儿子。我知道是时候了。只要用你的血把董菲的灵魂解出来,和她的身体契合就可以让她复活。但是,经过了20年的浸泡,她的皮肤和血液已经腐化了。所以……“
    ”所以那两个女生的皮肤和血液在死后都不见了。但为什么你做了那么多,董菲还是没活过来?“古砾静静地看了一眼董菲,想起他切断那条丝线时的情景。
    ”因为一切都需要你的血液去激活,而刚刚你切断了连接,整个仪式就失败了。“古爸爸揽了揽古砾的肩膀,”现在,一切都结束了。“
    ”哈哈……“没想到薛老师大声笑了出来,”失败了?怎么可能!“他突然袭过来。古砾丝毫没有反应过来,只看到挡在他面前爸爸的眼睛突然间瞪大了,然后薛老师的手中多了一颗滚烫的心脏。他冷笑着,返回董菲尸体旁,在心脏被按放在尸体胸前的瞬间,巨大的光芒射了出来,慢慢地,董菲在光芒之中睁开了眼睛,身体也慢慢地升了起来,”古力,只有你的血液才能真正激活仪式,也只有你的心脏才能让董菲复活,我利用你儿子做这些就是为这一刻……“
    突然一闪,所有的光亮都灭了,从董菲的嘴里吐出大量的鲜血,”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薛老师慌忙地抱住董菲,”现在不可能出错的!不可能的……“
    ”我得了心脏病,那颗心脏早不能用了。“古爸爸冷冷地看了古砾一眼,”现在,真的都结束了。“他露出了一个笑容,脑袋彻底地垂了下去。
    ”不!不可能。“薛老师痛苦地惨叫了一声,抱起地上的董菲从窗口跳了下去。”嘭“的一声闷响过后,古砾凑到窗台边,楼下的地板上,恶心的体液四溅。
    谁死了?谁活了?
    ”喂!你发什么愣啊,倒是切啊。“一个尖锐的女声透进古砾的耳朵,他哆嗦了一下,睁开眼睛,发现自己正拿着手术刀站在一具尸体标本前面。小雅和任晓柯的表妹都一脸疑惑地看着他,”真搞不懂,古大帅哥还有做白日梦的习惯。“
    古砾放下刀,摸了摸头,怎么回事?时间居然还在那天的解剖课上。难道那一切都梦?如果说是梦,那么爸爸不就没死吗?
    ”谁是古砾?“讲台上突然有人喊道。
    ”我……我是。“古砾回答的同时,望朝讲台,突然觉得双腿部软了,”董……董菲?!“
    ”虽然我只教你们解剖课,你也不至于直呼老师的名字吧。“对方和气地笑了笑,”值班室来电话,好像你家里出了点事,要你亲自去一趟。“
    ”哦。“古砾还没缓过神来,悠悠地走出教室的时候听到同组的那个女生嘀咕了句,”啊,这标本的胸腔怎么是空的,心脏哪儿去了?
    “对啊,怎么心脏不见了?”任晓柯的表妹附和着。
    古砾下意识地回头,不知哪来的风恰好吹起了尸标头上的白布,他看到那张脸和薛老师的一模一样。他一惊,瞟了一眼微笑着的董菲,逃命般地冲了出去,耳边回荡着薛老师的那句话,“只差一颗心脏,她就能复活了。”
    值班室的老头撇了他眼,“你就是古砾?”
    站在门口心情还未平复的古砾点了点头。
    “刚刚你家里来电话,说你爸爸心脏病突发死了,让你马上回去。”
    “什么?”古砾瞪大了眼睛,他打了个电话回去,保姆李阿姨证实了爸爸去世的事实。他立马收拾东西准备回去时突然想起给任晓柯打个电话道别。可翻遍了手机,也没找到对方的电话,恰巧在门口遇到了任晓柯的表妹。
    “喂,你表哥电话多少来着?”他问道。
    “我表哥?”对方一脸疑问。
    “就是任晓柯啊。”
    “啊?”没想到听他这么一说,对方的脸一下就白了,拉过他的手躲到一边,“你怎么知道我表哥的小名叫任晓柯的?他真正的名字也叫古砾,在2006年就奇怪地死在这所学校里了……”

共计0张图片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