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校园鬼故事 > 诡异故事之梳子 > 详细内容

诡异故事之梳子

作者:浅浅的小仙  阅读:87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story1.669977.net 收集整理

    好像女人对于梳子应该都有一种说不出的感情吧,或许是因为梳子是我们天天都会用到的。我特别喜欢用牛角梳,上一把梳子整整用了四年,后来都坏掉了,也没舍得扔,直到最近,男友送了我一把新的牛角梳,前一把梳子才被淘汰。今天,给大家讲一个梳子的故事。
    洋洋是我的大学同学,也是我们班上唯一一个已婚的女生。她是广西人,在歌舞团工作,来我们学校,是属于学校公派,学费团里出,每个月还照样拿工资还有出差补助,所以洋洋的条件,跟我们这些穷学生比起来,实在是要好很多。
    学校的住宿有好几种档次的。单人间,双人间,四人间还有就是8人间。洋洋住的是带洗手间和厨房的单人间,我,当然是住的8人间。
    不过洋洋必竟是成熟女人,为人非常真诚,和我关系也非常好。常常在生活上帮助我。
    04年,面临毕业了,大家都有些毕业前的感伤。毕业前不久,班里同学便相约一起到河北的野三坡旅游。野三坡的风景实在是不错。可以骑马,烧烤,那里的水也很清。大家开开心心的在那里玩了二天才回的北京。
    回北京不久,洋洋却突然病了。去医院一检查,不得了,居然是急性白雪病。大家都惊呆了,怎么也没想到,洋洋居然会得这样的病。最开始的时候,大家都瞒着她,后来,也瞒不下去了,洋洋知道了自己的病情,居然没哭没闹,只是叫我们别通知她的家人。其实那时候大家都吓呆了,居然真的忘记通知她家人了。
    幸好医生说,她的病发现的早,而且是急性的,还有治好的可能。大家听到医生这样说,心里才稍稍安了些。同学们自愿轮流照顾洋洋,因为我和她关系最好,所以,基本每天下课我都会去医院陪伴洋洋。
    去的时间长了,我就发现洋洋有个习惯,那就是喜欢梳头。其实那时候,她已经在开始化疗了,虽然头发还没有开始掉,但是我总是担心她那样天天梳好几次头,会造成头发脱落。不过,洋洋的那把木梳,倒是非常漂亮。这把梳子通体是黑色的,月牙型,上面还刻着几朵梅花,非常漂亮。不过,有一点我非常奇怪,这把梳子虽然是黑色的,但我看了半天,居然没看出来是上个漆的,好像木头本身就是黑色的一样。我问洋洋,梳子是在哪买的,这么漂亮,改天我也去买一把,洋洋想了半天,才告诉我,梳子,是在上次我们去野三坡玩的时候她捡的。
    我一听,居然是捡的,不由的更是有些奇怪与不安。因为,记得朋友说过,在外面有三种东西,最好不要捡。一是镜子,二是梳子,三是鞋子。
    因为这三样东西,据说与人的血脉相通,如果捡了还用了的话,很容易遇到一些不好的东西。于是我赶紧问洋洋,捡到梳子后,有没有什么奇怪的事情发生,洋洋一脸的迷茫,想了半天,没有说话,脸色却越加的苍白了。我着急了,便说,你快说啊,说不定你生病与这把梳子都有关系呢!其实不是我迷信,而是我那朋友,本身就比较神秘,她说的事情,我非常的相信的。而洋洋又是我好朋友,我不希望她有什么事。洋洋又沉默半天,终于开口了。
    原来,那次去野三坡,洋洋独自住了一个账篷,夜里,睡不着觉,便自己跑到不远的小河边散步。结果在河里,发现了这把梳子。梳子就静静的躺在河水里,在黑夜里看起来,竟然有些闪闪发光。洋洋看这把梳子实在是漂亮,便把它捡了回去。回到学校以后,洋洋试了试梳子,竟然出奇的好用,于是越发的喜欢了。总是把它带在身边,没事的时候就拿出来梳梳。刚开始也没出现什么事情,大约一个星期后,有一天早晨起床,洋洋又拿出了梳子梳头,这一次,洋洋发现自己居然梳下来一大把头发。洋洋吓了一跳,因为掉下来的头发非常的长,并不像是从中间断的,倒像是直接从根上掉下来的。自己好像从来没有掉过头发呀,怎么会这样?洋洋有些疑惑,但并没有放在心上。自从用了这把梳子,也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她总感觉自己的头发变得出奇的柔顺,以前头发有些枯黄,现在却感觉又黑又亮,所以,即使是掉了些头发,她也没在意。
    原来,那次去野三坡,洋洋独自住了一个账篷,夜里,睡不着觉,便自己跑到不远的小河边散步。结果在河里,发现了这把梳子。梳子就静静的躺在河水里,在黑夜里看起来,竟然有些闪闪发光。洋洋看这把梳子实在是漂亮,便把它捡了回去。回到学校以后,洋洋试了试梳子,竟然出奇的好用,于是越发的喜欢了。总是把它带在身边,没事的时候就拿出来梳梳。刚开始也没出现什么事情,大约一个星期后,有一天早晨起床,洋洋又拿出了梳子梳头,这一次,洋洋发现自己居然梳下来一大把头发。洋洋吓了一跳,因为掉下来的头发非常的长,并不像是从中间断的,倒像是直接从根上掉下来的。自己好像从来没有掉过头发呀,怎么会这样?洋洋有些疑惑,但并没有放在心上。自从用了这把梳子,也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她总感觉自己的头发变得出奇的柔顺,以前头发有些枯黄,现在却感觉又黑又亮,所以,即使是掉了些头发,她也没在意。
    洋洋是属于那种睡眠比较好的,平时都是一觉睡到天亮,连梦也很少做。睡眠好的女孩子皮肤都很好,这一点,在洋洋的身上得到了充分的体现。但是最近几天,洋洋却经常做梦。梦到的情景也很奇怪。她梦到的是在一片山坡上,有一群穿黑衣服的男人围成一个圈,一直在不停的走动着,中间站着一个穿红衣服的女人,在梦中,洋洋也站在圆圈中间,她努力的想要看清楚这个女人的样子,可是,就像是隔着一层雾一般,只能看到女人的那身刺眼的红衣。最开始,洋洋对这个梦并没有在意,有可能,你很久以前曾经看过一本书,都会变成你的一场梦。所以,对于自己这个奇怪的梦,洋洋压根没在意。可是接下来的几天,她却又做了这个奇怪的梦。梦里的情景越来越清晰,梦里,还是看不清这些人的样子,可是她却知道,这些绕着圈不停走动着的男人,嘴里一直都念念有词,这个梦,就像是一场无声的电影一般,每天不停的重复播放着。
    其实,在做这个梦的第三天,洋洋还是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哪有做一个梦,连着一个星期的呢?但是,除了每天晚上做这个梦以外,她并没有感觉到其他的不舒服。而一个星期以后,这个梦突然嘎然而止了。甚至在洋洋去回忆这个梦的时候,记忆也变得一片模糊。
    洋洋越来越喜欢那把梳子。每天回到宿舍,总是要把梳子拿出来,看了又看,那黑色的木头,黑得发亮,上面的梅花,精美逼真,梳子极具质感,拿在手里,竟然会感觉冰凉刺骨。洋洋觉得这把梳子一定是古物,更加的当成宝贝。
    毕业前,我们比平时更忙碌。忙着排毕业大戏,天天都会排练到很晚。这天,又排练到了夜里三点多,大家都累了,洋洋回到宿舍,准备洗个澡再睡。洗完澡,洋洋在厕所里,披散着一头长发,拿着梳子,对着镜子梳头。水蒸汽在镜子上留下白白的一层白雾,镜子里的人影也显得模糊起来。洋洋一边梳理着刚洗过的长发,一边还在想着,有时间一定要把这把梳子拿给懂行的人看看,到底是不是古物。梳着梳着,洋洋却发现镜子里,拿着梳子梳头的女人,好像不是自己了。一样的长发,一样的睡衣,但洋洋却发现镜子里的自己在笑。自己笑了吗?洋洋一把摸上自己的脸,这时候,她发现,镜子里的自己却还依然在那里一遍又一遍的梳着自己的长发。洋洋吓得尖叫起来,住在她隔壁的小艺也是我们班的同学,都快睡着了,听到了洋洋的尖叫,一下子冲了过来。洋洋已经跑到了门外,一见到小艺,眼泪就出来了。把小艺也吓了一跳,因为洋洋在班里是女生里年纪最大的,平时非常稳重,什么时候见她哭过呢?赶紧问她怎么了。洋洋一边哭一边告诉了小艺刚才发生的事情。小艺一听,也有些害怕了,就说,我陪你进去看看吧。两个女孩小心的来到了洋洋宿舍的厕所,只见镜子上的水蒸汽还没有完全散去,镜子里的人影照出来非常模糊。小艺看了松了口气,说,洋洋,你真是胆小,多半是这个镜子照人照得不清楚才让你看错了的。说着,一伸手,把镜子上残留的水蒸汽抹去,镜子里清清楚楚的照出两个女孩,一个脸色苍白,一个如释重负。洋洋回想了下刚才的情景,也觉得极有可能是自己看错了,刚才镜子确实照得并不太清楚。见自己也打扰到了小艺,洋洋非常不好意思,便强笑着说没事了,小艺一看时间也这么晚了,便也回去睡了。
    这件事情把洋洋吓了个够呛。第二天还在班里跟大家讲,可是大家都说是她太累了,或者是太困了产生的幻觉。
    也不知道是不是那一次被吓着了,洋洋感觉自己的身体越来越不好。就算是在白天,也总是充满了睡意,感觉自己怎么也睡不醒似的。而我们的排练也越来越紧张,没一个星期,洋洋就病倒了。送到医院一检查,居然是急性白雪病。大家都傻眼了。
    听了洋洋的话,我却隐隐觉得这把梳子有问题。或许,是因为它实在是太漂亮了,我对于在野三坡那样的风景区里,虽然说游人不是特别多,但是,在那么个风景区,却让洋洋捡到了这把梳子。总是感觉有些奇怪。洋洋的病情还算稳定,医生说暂都不用化疗,先吃药控制情况。这个消息让同学们都非常开心。大家商量半天,还是决定应该告诉她的家人。于是,老师打电话通知了洋洋的老公,这个男人在当天就坐飞机赶到了北京,看得出来对洋洋非常在意。有了她老公的照顾,我自然就不用天天去医院了,那天走的时候,我又拿起了那把梳子,这把梳子真的就如洋洋说的一样,拿在手里竟是冰凉刺骨的。心里有种不踏实的感觉,于是我对洋洋说,这把梳子借我几天行不?洋洋一脸的不乐意,但随即又问我,你是不是觉得这把梳子不对劲?我说没有没有,我就是看它太漂亮了,拿回去用几天,看看是不是像你说的梳头很舒服。洋洋闷闷的说,其实我也觉得它不对劲,这么漂亮的梳子,怎么可能就在那里单单让我捡了呢?你要就拿去吧。
    梳子就这样被我拿了回去。回到宿舍,给大家看了这把梳子,宿舍里的女孩们都喜欢得不得了,直夸漂亮,我拿着这梳子,却怎么也不敢往头上梳。晚上躺在床上,拿着这把梳子又仔细的看了半天,也看不出个所以然。我想,是不是我太多心了?洋洋生病应该和这把梳子没关系吧?要不这也太神了。睡觉时,随手就把梳子放在了枕头边上。
    刚睡着不久,就感觉自己醒了。其实也不是醒了,只是突然间,意识非常清楚,这种感觉,很像是被鬼压床时的感觉,只是这次,我身上没有那种又麻又疼的感觉,就是感觉自己醒了,却动弹不了。这时候,我就感觉宿舍里多了一个人。我睡的是上床,那一刹那,我还在想,我怎么就能感觉到呢?我睡在上面的,如果有人进来我也看不到啊?更何况,我现在不是在做梦么?可是,那种有人的感觉却越来越明显,我感觉到这个人就站在床前,看着我。我拼命的想转过头,看看这个人是谁,然而无论我怎么挣扎,就是动弹不了。那时候,被鬼压床的时候,也不知道念佛号,都是凭着自己的意识拼命的挣扎着醒来的,可这一次,无论我多么的想醒来,却就是醒不了。
    我知道,我的旁边有人,可是我却不知道她/他是谁,是来干什么的,可是我知道这个人不是我宿舍里的同学。当时心里也慌了起来,想着自己会不会就这样永远也醒不过来了。正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我感觉自己的头能动了,我咬着牙,使劲的把头转了过去。这时候,真的看到了一个人,一个穿着红色衣服的女人,正朝宿舍的门外走去,我只看到一个背影,但是,在她的手上,我看到了那把梳子,正被那个女人拿在手里。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她走了出去。身上一下子就轻松了,浑身感觉好累,但是能动了,于是我想起床,但实在是四肢无力,不一小会,便又沉沉的睡了过去。
    第二天早晨,一起床,我首先就是找枕头下的那把梳子。果然,那把梳子不见了!我呆在床上,梳子不见了,代表我昨天晚上不是在做梦!这可怎么好,我怎么跟洋洋解释呢?说我晚上睡觉看到一个红衣女人把梳子拿走了?忍了半天,没有跟宿舍的同学说。我怎么说啊!晚上大家都在宿舍睡觉,我说梳子不见了,这不是表明了怀疑是她们拿的吗?哎,我的头疼了起来。想了想,还是决定跟洋洋说实话。于是,便去医院把晚上遇到的事情老老实实的告诉了洋洋。谁知道洋洋听完了居然没生气,只是说,算了,就当是有人偷走了吧,没关系的。看洋洋不介意,我才松了口气。不过心里还是搞不明白,昨天晚上,我看到的是什么?突然间想到洋洋的那个梦和梦里的那个红衣女人。 到底是因为我听了她讲的事情才会梦到(我只能称为是梦了…)那个女人还是说我也见到了洋洋说的那个女人?想了半天,还是没想出什么来。
    说来也真是奇迹,在毕业前的一个半月,洋洋的病情就完全控制住了。医生说,是因为洋洋现在的病情并不太严重,发现得很及时,所以,以后只要注意,应该是没什么大问题了。毕业的演出,洋洋和我们一起参加。演出完就意味着面临毕业各奔东西了,洋洋离开北京回广西的那天,我送了她一把牛角梳,希望她以后身体越来越健康。
    其实直到不久前,我还在想着那把梳子的事。到底跟梳子有没有关系呢?我也不知道。只是有一次,把这件事情讲给朋友听,朋友听了,却很严肃的跟我说,这不是一把普通的梳子。她说,洋洋梦到的场景,肯定是某个仪式的举行,但具体是什么仪式,她也不清楚,只知道,这把梳子,就是这场仪式的关键。我听得如坠云雾,她说,你不懂没关系,只要记得,有些东西,是不能随便乱捡的。

共计0张图片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