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校园鬼故事 > 等你不见不散 > 详细内容

等你不见不散

作者:古甘  阅读:196 次  点赞:1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story1.669977.net 收集整理

    一
    电话铃响了,郭芳刚要接,就看见王宁在一旁龇牙咧嘴地比划。
    “如果是找我的,就说我不在。”
    郭芳一接,果然是找王宁的,听语气还挺着急。
    “找王宁啊?哦,她不在。去哪了?”郭芳一面看王宁的指示,一面编造谎言,“噢,是去她姑妈家了,对,这几天都不会回宿舍。”
    放下电话,郭芳瞪了王宁一眼,嗔怪说:“一定又是你惹来的网友,拜托你收敛点,不要隔三差五的约见网友。”
    王宁迷上网络聊天很久了,常常与网友相约见面,虽然结果总是“相见不如怀念”,却还是乐此不疲,俨然成为大学时期最有滋有味的消遣活动。当然,能坚持见面的,必然是自身颇有些自信的,比如王宁,一入校就是系花级别,大有入主校花之势,自然不怕被网友贬斥为恐龙,反而能挑剔他人是青蛙。于是,她有一种优越感,在与网友见面时,更加强烈。
    “你不知道,我昨天去见了一个网友,好在我经验丰富,故意迟到十分钟,远远地观察在约定地点出现的人,哇,那可真是一只超级无敌凶猛大青蛙啊!我当场掉头就跑,谁知他还傻乎乎地打我手机,问我怎么还不来,我推说堵车,然后关机了事,笑死我了。刚才的电话八成又是他要约我见面,啧啧,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王宁满不在乎,又打开QQ,与天南地北的网友胡侃一通,本地的就约出来喝茶聊天。
    郭芳早知道王宁的性格,高傲挑剔,有点任性,对别人的意见总是不屑一顾,所以对她频繁约见网友,又常常爽约戏弄别人的事情劝告几次后,也就不再多说,以免闹得彼此不快。
    二
    王宁从不把见网友的事情放在心上,不过是无聊时候的消遣,不用太认真。因为那个被放鸽子的青蛙老是留言烦她,她就重新申请了一个QQ,和以前的网友彻底断绝往来,另起炉灶,重新开始。
    她点击“查找”,在网上挑选新的网友,这时,一个网名“尾生”的网友发来一条申请加为好友的信息。她查看了对方的资料,一切都是空白,只是在个人内容中写着一句“安得抱柱信,皎日以为期。”的古诗。
    “嗯,用的是‘尾生抱柱”的典故,还算有点学问。”王宁点击“接受申请”,立刻加为好友,正式成为新网友。
    “嗨,你好。”尾生闪动着企鹅的头像,率先打招呼。王宁回答:“你好,干嘛叫‘尾生’?是想向他学习吗?”
    尾生画了一个笑脸符号,说:“不是学习,是和他一模一样。”
    王宁哈哈大笑,打了一连串惊叹号和问号。尾生却很严肃,“不相信吗?我曾经这样等过一个女孩。”
    “真的?那你会不会这样等我?”王宁觉得这个网友很有趣,又萌生了见面的念头。
    “当然会,等不到你,我不会离开。不见不散……”尾生真的有死守承诺的决心,不停地发送“我等你”的信息,直到王宁答应见面,约定明天下午三点在市中心的咖啡厅见面。
    三
    市中心的咖啡厅是王宁经常约见网友的地方,一是因为地势最妙,可以远远地观察约见对象,如果是青蛙就逃之夭夭;二是因为气氛奇佳,如果是个内外双优的帅哥,可以有一个浪漫的开始。王宁精心打扮一番,充满期待,她感觉这个尾生与众不同,破例直接走入咖啡厅。
    咖啡屋出奇的阴暗,一阵阵焦糊的气味,令她不禁掩鼻,“什么牌子的咖啡啊,味道居然这么重。”走近咖啡厅靠近墙角的桌子,已经有人等在那里,低低地说了声“你来了”,再也没有多话。
    王宁侧身坐下,想仔细看清楚对方的面貌,光线太暗,加上坐在墙角,只能看清脸的下半部分。
    “你是不是一定要看看我长得帅不帅?”尾生的声音略显沙哑,好像喉咙十分干燥。王宁听起来却觉得有成熟的韵味,也就安心坐下,装作洒脱地回答:“当然不是,我们在网上只是神交,现在也不过做谈心聊天的好朋友,怎么会介意相貌呢?”
    “那就好了。”尾生好像松了口气,在椅子上挪动了一下,轻而易举就聊起一张王宁很喜欢的CD。王宁暗暗惊叹,才在网上聊过一次,居然这么了解自己的性情爱好,不禁又多了几分好感。
    两个人坐在暗暗的角落,从彼此的爱好聊到生活的计划,十分融洽。不知不觉,已过了很久,王宁抬腕看了看手表,满含歉意地说:“对不起,我还有课,今天只能聊到这了。”
    尾生并没有挽留,也没有起身送行,只是礼貌地说了声“再见”。王宁倒觉得不舍,走到门口又回身补了句,“我明天下午没课,可以再见面吗?”尾生没有回话,好久才轻轻咳了一声,缓缓地说出一个“好”字来。
    四
    回到宿舍,王宁神清气爽,欢呼了一声,倒卧在床上。郭芳却把她拉起来,忧虑地说:“你去哪里了?老师找你一下午了。”
    “什么事?”王宁依旧保持着好心情,一点也不在乎。老师找她,无非是旷课早退,拖欠作业的事情,为了上网聊天,她的功课已经落下一大截了。
    “哎,你还美呢!只知道见网友,现在可闯祸了!”郭芳推了推她,难掩怒意,“你记不记得上次有人打电话找你,结果你让我说谎给挂了。”
    “记得呀,一个青蛙色心不死,老想和我见面。”王宁冷笑一声,满脸不屑。
    “什么网友啊,是警察局!”郭芳觉得她真是无可救药,气冲冲地说:“那天你爽约,那个男孩子却一直在咖啡厅里等你,结果咖啡店电路起火,大家都往外跑,唯独男孩不肯离开,最后被活活烧死在里面。男孩的父母以为儿子失踪,翻看了他的电脑,跑到警察局报案,这才来找你核实情况的。”
    王宁才知闯了大祸,不停为自己开脱,“我可没叫他等着不走,是他自己要留在咖啡厅的。等等,什么,你说什么?哪里的咖啡厅起火了?”
    “还能是哪?当然是你经常去的咖啡厅,市中心那一家,现在已经是一片废墟了。”
    “胡说,我今天才去了,一切都好好的。”王宁面无血色,慢慢记起了走入咖啡厅时那股浓重的焦臭气味,还有诡异的服务员,和见不到真面目的网友。
    “你真是上网上疯了,那家咖啡厅已经被烧了好些天了。”郭芳瞪了她一眼,被她不负责任的态度惹烦了。“反正老师要找你谈话,那个男孩的父母也要和你见面,你自己想想该怎么办吧。”
    王宁枯坐在床上,呆若木鸡。尾生,为什么叫尾生?真的是效法那个等不到爱人,宁可溺水而死也不肯离开的痴心人吗?她早该知道了,这个神秘莫测的尾生,熟悉和了解自己的一切,分明是交往很久的网友。
    “等我?等我干什么?”她痴痴地笑了,又打开QQ,那个尾生果然在网上,闪动着彩色的头像,迫切地想和她说话。
    “明天我在老地方等你,不见不散。”
    王宁的手指在键盘上飞快地弹动,“你是谁?你到底是谁?”
    尾生沉默了很久,那只企鹅也变成了灰色。他下线了,他害怕了。王宁觉得自己太多心了,一定是个恶作剧,郭芳她们在合伙整治自己,希望自己不再沉溺网络。
    五
    第二天,王宁按时赴约。在完好无损的咖啡厅前,她也看到了许多消防员在外面来回忙碌,还有人握着电喇叭在一旁指挥。他们怎么?为什么在这里?她环顾四周,并没有任何火情,只是每个人都用诧异的表情看着自己一步步朝咖啡厅里走去。
    “喂!那个穿红衣服的女孩!快回来,那是火灾现场,还没有彻底清理,很危险,快出来。”
    王宁左右看看,纳闷地指着自己,问:“我?是说我吗?”还没等到有人回答,她就觉得脚下一空,整个人坠了下去。咚一声,她正好落在一张椅子上,就是昨天坐的那一张。
    “你来了,真准时。”尾生又坐在墙角,声音更加沙哑,嗓子已经完全干涸一样。
    王宁不安地移动身子,周围阴森的气氛让她渐渐胆寒,“可以知道你的名字吗?你到底是谁?”
    “我就是上次约你见面的人啊,可惜你没有来。我怕你来了见不到我,就一直没有离开,终于让我等到你了。”尾生一面兴奋地说,一面从黑暗中移动出来,一张脸完全呈现在王宁面前。王宁捂住自己的嘴,堵住了就要脱口而出的尖叫。她看到一张被烈火灼烧后的脸,血肉模糊,五官烂熟,唯独下巴还没有被烧毁。
    “我等你等得好苦,以为你不会来了。”尾生溃烂的手臂从焦黑的衣服里伸出来,像生锈的机器人一样朝王宁靠近。
    “别过来,别过来。对不起,对不起。”王宁惊叫着,转身想逃,四周却已经烈火熊熊,焦烟滚滚。
    “我等到你了,再也不用等了。”尾生捉住了王宁,双手紧紧勒住她的腰,一动不动地抱住,直到火焰吞噬了他们。
    消防队终于将咖啡厅的残迹清理完毕,被烧死多时却一直找不到尸首的男孩也被挖掘出来,奇怪的是,他焦黑的尸体紧紧环抱着一具同样烧成焦炭的尸体,不知道是谁,身份待考……

共计0张图片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