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校园鬼故事 > 毒绒花 > 详细内容

毒绒花

作者:黑色石头  阅读:181 次  点赞:0 次  鄙视:1 次  收藏:0 次  由 story1.669977.net 收集整理

    我在你旁边
    从学校的餐厅里走出来,我决定去男朋友杜霖的寝室。由于是早晨,阳光并不很强烈,但我还是尽量贴着墙根慢慢地移动。
    楼梯口,两个光着膀子的男生在争夺着一本书,一个身材高挑的女生坐在楼梯的扶手上,目光温柔地看着他们。女生的头发很长,上面满是尘土和草屑,一双眼睛好像没有眼白,就像一个硕大的深色玻璃球被塞进眼眶里。
    我可不想理他们,旁若无人地从两个男生的身体中间穿过。回头,看见那个女生正张大了嘴巴,有些吃惊地看着我。她的嘴里同样满是尘土,我甚至还看见一条细细的虫子在里面蠕动。叫人不由得感到恶心。我伸手摸了摸自己满是脓包和褐色斑点的脸,想象着自己的样子是不是也同样的吓人。
    男生寝室永远散发着一股令人恶心的味道,我皱了皱眉,从门中间穿过去。
    杜霖没有在寝室,被子凌乱地堆在床上,一本厚厚的书放在枕头边。我知道,最近一段时间,杜霖一直在四处寻找各种医学书籍,试图用自己的方法来医治我的病。我摇摇头,开始为他收拾床铺。
    这时候,门忽然被推开了,杜霖的室友柳冉蹑手蹑脚地走了进来。一股刺鼻的怪味弥漫在寝室里,我急忙捂住鼻孔。这种味道我太熟悉了,不用看,我也知道这是毒绒花的味道。
    毒绒花是生长在我家乡的一种很独特的花,花瓣上生满毒刺,我之所以能够活到现在,有一大半原因是它的功劳。不知道这柳冉是从哪里搞到的。
    我站在地上一动也不敢动,以免被他发现,吓到他。
    大概发现寝室里真的没人,柳冉长长地出了一口气,从背后拿出一束毒绒花,小心翼翼地放到床底下。然后从衣兜里掏出手机打电话。
    “你小子啥时候回来?”柳冉说道,“我已经拿到毒绒花了,你确定用它就可以引佟馨雨出来吗?”
    虽然我听不到对方在说什么,但从柳冉的表情上,我可以肯定,他得到的是肯定的答复。
    “那你还不快点回来,一会儿她要是真的来了,我还不被她吓死!”柳冉说,“我可不想像佟馨雨一样短命。”
    放下电话,柳冉躺到床上,拿着手机开始和他的女朋友聊微信。
    我轻轻地向门边靠近,打算尽快离开,就在这时,一条黑影从门外边钻了进了,竟然是刚才的那个女生。我连忙蹲下身子,轻飘飘地钻到床底下去。
    当然,柳冉是看不到我和这个女生的。
    我看到女生慢慢地走到柳冉的床边,弯腰从下面把那束毒绒花拿出来,放在鼻子底下用力地闻了闻。然后从衣服口袋里拿出一个白色的塑料袋,把花装进去。
    大概是塑料袋的哗哗声惊动了柳冉,我看到他的脸色一瞬间变得雪白,双眼死死地盯着那个在他看来漂浮在空中的袋子。忽然,他惊叫一声,几乎是从床上滚落下来的,抱着脑袋逃出寝室。
    我不由得想笑,但又不敢发出声音。看着那个女生从门中间穿过去之后,我从床底爬出来,来到窗口,纵身跳下去。
    我确定,刚才那个女生就是佟馨雨。柳冉要用毒绒花引出来的,竟然是一个和我一样的女鬼。
    井底洞口
    我小时候得过一场大病,一直神志不清,虽然后来治愈了,但还是留下了后遗症。每隔一两年就会发作一次。听医生说,我身体里的毒素有变异的倾向,只有这种毒绒花的毒可以控制它不至扩散。所以,这些年父亲一直用熬毒绒花的水给我喝。
    上了大学之后,父亲每隔一段时间,还会给我送来这种花,只是每次都是由男朋友杜霖熬给我喝。弄得我现在一闻到这种花的味道就想吐。
    可他的付出并没有挽留住我的生命。一次参加同学聚会,我喝了太多的酒,导致疾病突然发作,失足从楼顶摔了下来。
    我靠着墙根慢慢地走着,心里想着佟馨雨为什么也需要这种花?
    操场上人很少,柳冉站在那里似乎在等待什么人。不时地回头张望着,显然还没有从刚才的恐惧中走出来。
    这时,我看见杜霖从不远处走过来,几天不见,杜霖好像瘦了许多,一双眼睛布满血丝。
    很快,二人就向寝室走去。奇怪,杜霖好像根本就没有丝毫的恐惧,可能是对柳冉的话压根儿就没有相信吧。
    我坐在楼梯的台阶上,看着一双双脚从我的身体中间走过去。忽然,我看到了杜霖的脚,那双白色的运动鞋,还是我帮他挑选的。我记得他平时都很少穿的,可现在我发现鞋子的上面居然沾满泥土。抬头,我就看见依然一脸慌张的柳冉紧紧地跟在他的后面,身上还背着一个看起来很沉重的布袋子。
    我决定跟着他们。
    其实,他们走得并不远,从学校的侧门出去后,很快就来到了那道围墙边。我知道,围墙里边是一口早已经荒废的水井,以前还曾经和同学们来过。那种十分古老的木制摇把,颇叫我惊奇了很久。
    水井边上的荒草已经没过了膝盖,一股难闻的怪味从井里冒出来。我急忙捂住鼻子,心想,这井里怎么会有毒绒花的味道。
    大概由于年代过于久远,摇把上的绳子早已经腐烂成黑色,柳冉轻轻一碰,就断掉了。我看见柳冉从布袋子里拿出一条很粗很长的绳子,拴在了摇把上,把绳子的另一头扔进了井里,看样子他们是要进去。
    我紧靠着围墙,一时间不明白他们究竟要做什么。
    就在这时,我的头上忽然刮过一阵冷风,我吃惊地发现佟馨雨竟然从围墙上跳了下来。那几乎是透明的身体掠过荒草,竟然抢在杜霖和柳冉的前面,轻盈地跳了进去。
    看着杜霖二人顺着绳子下到了井底,我急忙捡起一根枯树枝,也跳了进来。我可不想让杜霖受到任何伤害。
    一下到井底,我就被眼前的一切惊呆了,原来这口井里根本没有水,圆形的井壁中间居然有一个很小的洞口。洞里漆黑,毒绒花的味道就是从这里面发出来的。
    我犹豫了一下,还是紧跟着三个人钻进了洞口。
    洞道很细,也很长,我拖着那条枯树枝,慢慢地向前移动着。眼前骤然一亮,一个圆形的,足有一块足球场大小的空地出现在眼前,原来这里竟是一个山谷一样的深坑,深坑的中间是一个肮脏的水坑,里面的水已经变成了深绿色,静静地躺在阳光下。而在水坑的四周,竟然疯长着一大片土黄色的毒绒花。
    我也中毒了
    毒绒花在我的家乡还有一个很难听的名字,叫“臭嘎啦花”。每年的七八月份,村民们都会上山去采花,回来后,用小刀子抠出毒刺。据说把它的一片叶子泡在水里,喝了可以令人神清气爽。只是因为这些年,由于无限制地采摘,毒绒花在我的家乡已经很难见到了。
    为了不被佟馨雨发现,我把树枝放在洞口处,自己则紧贴着洞壁,不时地向外张望着。
    这个土坑很深,坑壁的倾斜度很小,几乎没有可供攀援的地方,也就是说,这个通向井底的洞口是唯一的出路。
    我看见佟馨雨高高地站在坑壁的半腰,身体倾斜得好像随时会掉下来。
    这时候,杜霖和柳冉正从布袋子里拿出肉色的长臂手套,又把裤腿紧紧地扎起来,接着,我惊异地发现,他们居然还带着两把弯弯的镰刀。
    随着镰刀的起落,很快,毒绒花就被割倒了一片。忽然,柳冉发出一声压抑的叫声,我看到他的手套竟然被毒绒花的尖刺划破了,手指上满是鲜血。我被吓了一跳,因为我清楚地记得,毒绒花的毒刺可以在瞬间使人产生幻觉。
    杜霖好像也清楚这一切,他扔掉镰刀,迅速地帮柳冉拔出毒刺。
    就在这时,坑壁上的佟馨雨忽然跳了下来,只见她飞快地俯身从地上拿起一束毒绒花,狞笑着向二人扑去,只听“啪啪”两声脆响,毒绒花狠狠地抽打在二人的脸上。顷刻间,二人的脸上就扎满毒刺。
    我惊叫一声,回身从洞里拿起那根枯树枝,就向佟馨雨扑去。
    佟馨雨似乎也没有想到,我会突然出现在这里。下意识地把手中的毒绒花向着我的脸扔过来。呼地一声,毒绒花从我的脸部中间穿过去。但,我还是感觉到脸部一阵火辣辣地刺痛,急忙扔掉树枝,伸手去拔出脸上的毒刺。说实话,我没有想到,像我这样一个如烟如雾的“人”竟然也会被刺中。
    还没等我把脸上的毒刺弄干净,我就已经感觉到浑身变得麻木起来。回头看见杜霖正从地上慢慢地站起来。他的脸也已经肿得不成样子。奇怪,我发现他好像能够看见我,正伸出手来向我扑过来。
    我呆呆地站在那里,感觉到他的双手紧紧地抱住我,我甚至都感觉到了他身体上的温暖。
    就在这时,柳冉忽然站了起来,我惊惧地发现,他脸上的皮肉正缓缓地脱落下来。两股黑色的鲜血从双眼中喷射而出,溅了我和杜霖一身一脸。鲜血中竟然有无数条虫子,转眼间,我就看见杜霖的脸变得血肉模糊。
    我知道,自己是中毒了,这一切都是幻觉。我生前就经常服用这种花熬制的水,身体对它的毒素早已经产生了抗体,可还是难以控制地看到这些怪现象,杜霖和柳冉的情形自然可想而知了。
    逼你现身
    等我们彻底从幻觉中清醒过来时,天已经黑了。
    我坐在洞口的边上,拼命地喘息着。看着杜霖和柳冉躺在不远处的地上,他们的衣服已经被刮破,但,脸上却都带着一丝惬意的笑。刚才的幻觉显然让他们恍如进入了仙境。
    我抬头在坑壁上寻找着佟馨雨,可她却早已经消失不见了。
    “刚才会不会真的是佟馨雨回来了?”柳冉好像忽然记起了什么,脸上的笑容消失了,神情也变得有些紧张。
    我知道,刚才在佟馨雨挥起毒绒花击打他们的时候,他们却只能看见那一大束飞舞的毒绒花,连我为了保护他们而和佟馨雨的搏斗,他们都不会知道。
    “也许是她。”杜霖的脸上勉强挤出一丝苦笑,“如果换做别人,我们早就没命了。”
    听杜霖的口气,好像他和佟馨雨非常熟悉,而且对刚才她的“手下留情”还心存感激。我的心里不禁有些委屈,甚至还泛起了一点点酸意。
    “可我们根本就看不到她。”柳冉小心地从花丛中站起来,目光在土坑中搜寻着。
    “会有办法的。”杜霖也站起来。
    二人开始收拾工具,在一处土质喧软的地方,把布袋子藏好。然后,旁若无人地从我的身边走过。此时,我真想扑上去牢牢地抱住杜霖,询问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可我最终还是忍住了。我怕吓坏了他们。
    回到学校,看着二人回了寝室。我独自坐到操场边的一把水泥椅子上,这里可以清楚地看到杜霖寝室的窗口。我看到二人很快就关了灯,可没多大一会,杜霖的身影就出现在窗口。他好像在那里细心地做着什么,不时地弯下腰。我不由得有些好奇,懒懒地站起来,径直走到他的窗下。他不停地挥着手,似乎在往窗子上缠着什么,可我却什么也看不到。
    出于好奇,我决定进屋去看看。
    此时,走廊里已经一片黑暗,但对于我,却丝毫不会有任何影响。
    我径直走到他寝室的门边,毫无阻碍地迈步进屋。
    刚刚走进屋里,我就奇怪地发现柳冉竟然蹲在门边的地上。或许是我走动时,会带起一阵轻轻的风吧,我发现他的神情忽然变得非常紧张。可他还是很快就站起来,迅速地在门上的两根钉子上缠绕着什么。
    我忽然有一种不祥的预感,急忙跑到杜霖的床边,飞身跳上去,然后趴在他的床上。
    接下来,我吃惊地发现,杜霖居然从他的床下,拿出了一束已经被拔去了毒刺的毒绒花。并用手里的打火机在花瓣的边缘燎烤着。随着一股淡淡的青烟从花瓣上升起,我惊讶地发现,自己的身体开始逐渐地变成了黑色,并且越来越清晰地显现出来。
    不好。我好像忽然明白了,他们一定是把我当成了佟馨雨,在试图用这种方法来逼迫我现身。也许还不止现身这么简单。
    我飞快地从床上跳下来,逃到窗口,打算从这里逃出去。可身体刚刚一接触到窗子,忽然,一团淡蓝色的火苗猛然从那里燃烧起来,一阵无法忍受的痛楚迅速地在身上漫延,几乎让我摔倒。
    我倒退到门边,后背立刻也引来一阵灼痛,原来刚才柳冉和杜霖在门窗上缠绕的,竟是用来阻挡我的东西。
    我一屁股坐到地上,一时间不知道如何是好。
    屋子里的烟味越来越浓,我的身体已经变得如一截焦炭一般漆黑了。这时,杜霖忽然冲到门边,伸手按亮了屋中的电灯。我急忙用手捂住脸,生怕自己的样子会吓到他们,傻子一般瘫坐在那里,不敢动一动。
    这才是真相
    “怎么会是你?”柳冉好像真的被我吓到了,一下子跳出很远,好久才战战兢兢地问。
    我慢慢地拿开捂住脸的手,看到不远处的杜霖正满脸疑惑地看着我。可我忽然发现自己竟不知道该对他说些什么。
    大概看出我真的没有丝毫恶意,柳冉很快就平静下来,挠了挠脑袋,对着杜霖做了个鬼脸,推门走了出去。
    杜霖走到我的身边,轻轻地拉起我,一同坐到他的床上。我的身体虽然已经完全显现出来,但还是青烟一般飘忽不定,靠近他的身体时竟慢慢地陷了进去。
    “你是怎么知道毒绒花会叫我现身的?”虽然我的双手根本就无法触摸到他的身体,但我还是尽力融进他的怀里。
    “我是从一本大师写的书上看到的。”杜霖回答,“原以为是佟馨雨来了,没想到会是你。”
    我不由得有一些妒意。于是故意岔开话题。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井底里面怎么会有那么多的毒绒花?”我问。
    杜霖温柔地看着我。
    毒绒花其实是一种极为罕见的毒品,类似于罂粟花。以前人们只知道它的毒素可以使人产生幻觉。却并不知道,它的叶子还是制造某些毒品的主要原料。近年来,不知道是从哪里来的“商家”,高价收购毒绒花的叶子,于是当地一些农户,开始大量地种植毒绒花。由于很快被当地政府发现,并及时制止。于是这种交易便转到了地下。
    白天,我们去的那个古井,其实已经成了一个毒绒花的地下种植场。杜霖和柳冉也是在偶然间发现的这个秘密。而且,他们还发现有一个“女人”也经常光顾那里。经过某位大师的指点,他们吃惊地发现这个女人竟是杜霖读高中时的女友——佟馨雨。
    我不由得吃了一惊,原来佟馨雨和杜霖竟然还有这样的一层关系。怪不得自己一见到她,就会感到哪里不舒服。
    “你们是想毁掉那片毒绒花?”我吃惊地问。
    杜霖点点头。
    “其实你的死可能根本就不是什么意外。”杜霖忽然说道,“也许是因为你长期服用毒绒花的水,身体里的毒素和你那天的酒精发生反应的结果。”
    我不由得一震。
    “佟馨雨的死不会也和毒绒花有关吧?”我问。
    “是的。”杜霖的语调变得很低,“那天,我和她一起去一座山上玩,结果她不小心被一条毒蛇咬到了,由于当地医院没有治疗那种蛇毒的药物,一个乡民就用毒绒花的毒汁给她抹在了伤口上,希望能够起到以毒攻毒的效果。结果她就……当时,我并不知道那就是毒绒花,直到后来知道你服用的水就是用毒绒花熬制的,我才恍然大悟,于是我到处搜寻相关信息,打算用其他方法来治疗你的疾病。”
    我终于明白了,不由得将又向他靠了靠。身体几乎全部融进他的身体里。
    “可她为什么要用毒绒花来打你们?”我问。然后自己也被这个傻傻的问题逗笑了。
    “佟馨雨是因为中了毒绒花的毒才死的,所以我才希望能用毒绒花引她出来,我们一起来完成这项任务。”杜霖说着收拢手臂,试图抱起我。
    就在这时,我猛然看见在窗子的玻璃上,贴着一张极端恐怖的脸,那竟是佟馨雨。我惊呼一声,从杜霖的身体里挣脱出来。恰在此时,杜霖的电话忽然响起来,是柳冉打来的,他说,有几个人下到了那个井里,看样子是去采摘毒绒花的。
    “我们去看看。”杜霖跳下床,快步跑出寝室。我不敢大意,紧紧地贴在他的后背上,生怕再一次碰到门上的东西。
    井底火光
    井里漆黑一团,柳冉和杜霖同时按亮了手机,摸索着向前走着。我依旧紧贴着杜霖的后背,不时地向后面张望着,希望看到佟馨雨的身影。可她却并没有跟来。
    那个深深的土坑里,果然有两个人,他们戴着长臂手套,手里拿着大大的编织袋,正对着那一片被杜霖和柳冉割下来的毒绒花在发呆。
    也许是我们惊动了他们,两道刺目的手电光几乎同时照射在我们身上。我下意识地向后面一闪,身体紧紧贴在了洞壁上。杜霖却并没有丝毫的退缩,他飞快地奔到白天藏匿工具的地方,从里面拿出那两把弯弯的镰刀,紧握在手里。
    无需多言,双飞似乎都已经从对方的脸上读懂了一切。
    杜霖和柳冉必定还只是学生,手中的镰刀很快就被踢飞,转眼间就被那两个人按在了地上。我惊叫一声,顾不得害怕,从洞里扑出来,捡起那根白天丢在地上的枯树枝,用力地向他们身上抽打。
    我身上毒绒花的烟雾早已经散尽,所以尽管他们睁大了眼睛,还是只能看到一根树枝独自飞舞着,于是,他们惊叫着,跌跌撞撞地逃出洞口。
    我挥舞着树枝打算追出去,就在这时,一条黑影一闪,佟馨雨忽然从坑壁上跳了下来,她的手里拿着一个很大的塑料桶,里面是浅黄色的液体。我疑惑地看着她,看着她打开桶盖,把液体全部倒在了毒绒花的上面。浓烈的汽油味,叫我猛然明白了。不敢耽搁,我奔过去,拉起杜霖和柳冉就向洞外面跑去。
    刚刚爬出井口,一道刺目的火光就从井底喷涌而出。紧接着,我看到浑身冒烟的佟馨雨从井里跳出来。我兴奋地扑上去打算给她一个拥抱。可忽然间,我看到她从背后抽出了一把闪着寒光的尖刀,那尖刀上竟然涂满了毒绒花的毒汁。她的脸上带着一丝吓人的冷笑,向杜霖一步步地逼近。
    “我们都被他骗了。”我听到佟馨雨冷冷的声音对我说道,“你服用的毒绒花水被他偷偷地加了量,而那天也是他劝你喝了酒的。他明明知道,毒绒花的毒会加速蛇毒的发作,却仍然坚持给我涂抹伤口。他这样做的原因只有一个,就是他认识了别的女孩子。”
    “这怎么可能呢?”我被惊呆了。
    “你可能还不知道吧。”她回头看着我说:“杜霖早就知道了毒绒花的价值,也已经找好了买主,这才会利用我们来赶跑种植毒绒花的人。”
    我呆立在那里,一动也不能动了。
    而杜霖和柳冉根本就不知道发生的这一切,还在对着井口那冲天的火光发着呆。

共计0张图片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