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校园鬼故事 > 血拖鞋 > 详细内容

血拖鞋

作者:鬼才斯扬  阅读:93 次  点赞:0 次  鄙视:1 次  收藏:0 次  由 story1.669977.net 收集整理

    零六年,我那时候正读高二,我的高中是在乡下镇上,校园不大,五千人左右。我在学校的成绩不是很好,不上不下,那一年的学特长加分上大学已经达到了全国一种巅峰状态,我们班上很多人都报了美术、音乐、播音、体育培训班。我也想去报美术培训班,但是我的条件不符合美术老师的要求,于是被涮下来。
    我们的班级是个独特的班级,五十二个人,什么学生都有,被称为“流放型海陆空三军加民兵部队”,其实海陆空意思便是音体美专业生,民兵便是像我这般的学生。
    如果只是一个专业属性不一样也就罢了,可是每一个人性格都不带一样的多姿多彩。比如我,那时候属于沉默微冷型,特讨厌别人疯疯癫癫叽叽喳喳;比如有个女生,人虽然漂亮,那时候却属于超级沉默型~压根从未见她和同学说过话,一个人坐在角落里也没人理她,我叫过她一次,也听她嗯过一次,不然还会认为她是哑巴;比如还有个女生,也漂亮,那时候却属于多动症型,一天到晚手脚就像上了发条没停过。
    我们班上有个男孩子,比较独特,不仅仅是在校园内独行,而且特别帅气,连我一男生都承认。这其实不算特别,但他格斗是非常厉害的,听说曾受过训练,所以年轻气盛的高中生打架斗殴成了家常便饭,他很少输过。每次开架前,用他的话来说便是老子是算过命的,算命的说老子活不过十八岁,今年老子十六了,反正都要死,老子不怕,你们呢?放胆就上。
    其实我觉得他一点都不张扬,别人不惹他他总是平静的,因为打架,他才变得人人皆知。但他的名字也独特,他的名字叫---张扬。
    一般的高中的校园里有很多小团体,自称什么猛虎帮狗头帮狮子帮青铜派等等不伦不类的名字的所谓帮派,包括我们班上也有,男生除我和张扬以及几个每天学习像打了兴奋剂外的学生,其他人都算是小团体里的人。包括女孩子也是,每天下课像疯子,上课像傻子。但谁都不会理我和张扬,因为我很无趣,压根不说话,而张扬呢,很多人不敢惹张扬,除了他够狠以外,更多是怕他在校外报复,因为他有一个铁哥们在校外是大混混。
    因为我的名字也带扬字,于是我和张扬成为了朋友---虽然不是形影不离,但张扬或者我总会淡淡的问候几句对方或者开开小玩笑!偶尔也一起去食堂吃饭或者跑到学校废弃的广播室抽烟。
    张扬和其他人唯一相同的兴趣或者说共同点便是上课趴桌子上睡觉。基本上除了班主任的课外,其它课大部分都是此起彼伏的微鼾。和很多高中校园的学生一般,张扬也谈恋爱,并且谈得比较广泛,我了解的就是他高一谈了五个女朋友,还是女追男,于是造就了他所说的放荡不羁爱换口味。而且我也知道,学校放月假的时候,他还要在外面泡妹子或者嫖娼。
    以至于到了高二,我都懒得去关注这些破事了。
    期中考试后,张扬告诉我他爱上了一个妞,让我猜猜是谁?
    我懒得猜,便说:“你直接说吧,哪个妹子?什么时候的事,我怎么没见过?还有,确定是爱?不是爱上?
    张扬神神秘秘的说,其实你见过,你每天都见到了!只是你肯定不会去注意她,她也不会引起大家注意。
    我很少的对他开了个玩笑,说,哦勒,是不是食堂那个很年轻的发菜的大姐姐?
    张扬被逗笑了骂道,滚,老子没那么饿,老子碰过的妹子哪一个有差的?
    其实我很讨厌他这些话的,非常厌恶,因为我觉得男女在一起了哪怕就是你年轻,再没有条件去创造好的对待,起码也要懂得认真和负责。可越是一月一换,越是有人喜欢他,甚至还有那种学习成绩和容貌并存的女生。
    我不说话了,张扬便说,真的,这次我绝对是认真的,保证她是高中乃至出社会的最后一个女生了,唉,想想都心动,太喜欢她了,别看她不说话不理人,其实她特别需要人关心啊,哥们,你懂么?理解我的话么?你这种没谈过的肯定不晓得,唉,上个礼拜牵她手了,她手真凉,像是冰一样,需要我温暖啊……
    我瞥了他一眼,任凭他在我旁边唧唧歪歪的说,心里却静心的听着。
    我知道她说得这个妹子是谁了,就是班上的超级沉默哑巴妹,我却不知道他俩是怎么勾搭上的!张扬没有说,我肯定不知道。
    这个女孩叫沈玬,哪里人我一直不知道,高二才进我们学校,成绩一般。我只记得她应该不是我们本地人,因为她那时候上课回答问题都是说普通话,而我们都是说方言,她家里条件应该也一般,因为我从来没见过她穿新衣服和买零食,甚至我还没见过她进食堂。但这个妹子确实挺好看的,大眼睛小嘴巴刚高二就发育成大二的模样,就是不喜欢说话,有如哑巴!
    张扬开始半公开和这个女生交往了,会在学校偷偷牵她的手游荡,也会和她一起进食堂,甚至还带她和我一起到三楼抽烟,我们俩抽,她站三楼楼梯口把风,有时候她也会说笑两句或者和我说说话。
    于是我们三人迅速熟络起来,原来沈玬也不是那么超级沉默,沈玬告诉我她家是湘西那边的,她是苗族人,我说你怎么跑这么远来读书?她说我妈妈和继父在这边菜市场做鱼生意,家里还有个继父的亲生女儿,平时也过的不好,除了在学校要读书,晚上晚自习回去了还要帮家里做事。上个月学校周末放假,她继父因为她收了假币当街爆揍她,周围的人都看热闹,张扬跑过去带人搅了他继父的鱼摊拉起被揍得哇哇大哭的沈玬便跑到了河边的塔旁呆了一下午,然后再送她回去,临走还恶狠狠的警告了她那内强外弱的继父一番。
    原来她也这么可怜。沉默是她在自我封闭。
    后来沈玬告诉我,她爱上张扬了,张扬给了她从未有过的温暖。
    于是我笑着说祝你们幸福。
    某个周末,我们三人还有张扬的一个社会上的朋友小禹和他女朋友五个人一起去了我们镇上的那条河边,沿河走了好久好久,走到了魁星塔旁,传说这座塔是清朝嘉庆时期所建造的,以前是用来秀才求功名,现在变成了学生泡妹子的场所。
    张扬牵着沈玬拿着折叠刀在塔的墙壁上刻写着:张扬爱沈玬,至死不渝,若死则消。我偷偷的看到沈玬轻轻的笑,却脸色苍白,可能我的目光被沈玬捕捉到了,她对我笑,然后说,张扬这个笨蛋,又写这个,上次在国道的边上也写了,写在路边的树上,那颗树才小腿粗就被他用刀画得不像样,那次你没去,小禹和他老婆去了!我们四人还飙摩托车了。
    听到飙摩托车,张扬便来了劲,于是几人的话题又转向了飙车。
    时间过的很快,转眼已经是快放暑假了,张扬依然和沈玬在一起,我便觉得,这样也挺好。
    某天下午课后,其他同学都去宿舍洗澡洗衣服或者玩去了,只有几个打了鸡血的学霸在做作业,嗯,还有我在抄袭作业。张扬走进教室送给给沈玬一双粉红色的女生人字拖鞋,上面还有一只可爱的维尼小熊的头。
    沈玬问,你送我拖鞋干嘛?
    张扬油嘴滑舌的说,送给老婆大人穿的,顺便以后我要是做了对不起你得事情,你就一拖鞋拍死我撒,哈哈哈哈!
    沈玬一本正经的说好,如果以后你背叛我了或者对我不好,就算我死了我也要追着你一拖鞋拍死你,拍得你脑浆流一地,哼哼!
    我听后做恶心状,说你们太恶心了。
    时间过的很快,也快要放暑假了,张扬说暑假出去深圳打工去,赚点烟钱和网费,问我和沈玬去不去,我说不去了,我家里不会让我去的!沈玬说我更加不可能去了啊!我家里会要我看摊子的。
    张扬叹气,说那就只能我一个人孤孤单单的去咯!
    暑假后,我们便没有了联系,那时候我们都没有手机,班上有个诺基亚的老人机都是可以显摆的事情了。
    暑假没有像高一时候那么长了,高三提前开学。开学后我们便开始两级分化,努力的更加放血学习,不努力的更加放肆玩耍。而我是最可悲的中间人物~不努力学习也不放肆玩耍。
    开学后也没有见到沈玬,垃圾堆旁的那个座位上空空的,张扬也不说话,每天沉默不语。我很奇怪,以为他们闹翻了,问了一次,他阴沉着脸说,别问我!
    沈玬一直没来,开学的第三天,学校里有好事女生传言说沈玬做人流去了,死在了某某医院手术台上;也有传言说沈玬是做了人流,但不是死在医院,而是术后不住院大出血死在了家里;也有人说沈玬人流了后上吊死在了某棵树上,每一个版本都说的跟真的一样,但是不放假学校便是封闭式的,这些版本都是走读生传进来的,而在学校还没有做出反应发出通告来的时候,张扬和我说了句有事离开后也突然消失了。
    是的,张扬消失了,谁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又仿佛开学后他没有存在过一般。
    一个礼拜后的周一早自习前,也就是开学后第八天,学校史无前例的召开了一次全校师生集合会议,那天早上有点冷,灰蒙蒙的天看不见几米外的人群,我感觉有点闷。学校通报了沈玬和张扬的死亡消息,虽然没说明是怎么死亡的,并且在某些渠道下知道了他俩恋爱的一些情况, 以此教育我们活着的在场的每一位学生,你们不要谈恋爱,要好好学习天天向上,你看谈了恋爱的下场就是这样,一个字---死!
    对此,学生一片哗然。
    而我,则是目瞪口呆!
    学校里关于他们的话题持续了大半个月,到最后也还是消失殆尽,所有人都开始继续自己的生活和校园话题。只有我,心里一直不平静,他们到底怎么了?沈玬怎么会死?张扬又怎么会死?这一切到底怎么了???
    高三的生活有点沉重,终于放了一次月假,放假那天下午的最后一节课,班主任在台上唾沫四射的讲着放假也要多看书你们就要高考了之类的话,我心不在焉的在课本上画圈圈,感觉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一样。
    同桌胖子目无表情的碰了碰我,我缓过神,他给我递过来一张纸条,我接过来打开一看,上面潦草的写了一行字:你放假了过来镇上的逍遥网吧!有事找你。
    没有署名也认不清字迹,我转头问同桌胖子,胖子厌恶的说:“我怎么晓得哪个,我旁边的递过来的,不要影响我学习好吧!”
    我想应该不是找我麻烦的,因为我在学校从来不得罪人~~~话少的人是不得罪人的。
    最后的几十分钟像是几个月那么难熬,因为我感觉自己会遇到一个可怕的事情。终于熬到了放学,学生像脱缰的野马狂奔下楼,我拿起早就收拾好的背包,缓缓的走出了校门。
    走到镇上,网吧里早就没有了空位,每一台电脑的旁边至少都站了二个人热火朝天的兴奋着。我站到网吧中间,扫视一番,没有看见谁像等待我的,就在我以为是恶作剧准备离开的时候,一个黄头发打着赤膊嘴上叼着烟的小青年走近我看了看,问我是不是斯扬哥?我说你叫我斯扬就行,你是哪个?小青年说,我是张扬哥这边的,有人找你。
    我很惊讶,张扬不是死了么?于是连忙问,张扬在哪里?小青年抖了抖烟灰说,找你的不是扬哥,是禹哥,他现在是二当家。说完带着我往网吧里面走,走到一个房间的时候,推开门,让我进去。
    我走进门,小青年就把房门带上了,小禹一个人光着身子坐在电脑前抽烟,我看得出他精神不是很好,于是忍住也没说话。小禹递给我一根烟,说哥们你坐,我就不客气的给你倒水了,要喝东西网吧前台拿,黄头发的那家伙知道你。
    我放下包,坐在床上点燃烟,深吸一口,问小禹,张扬到底怎么回事?怎么突然死了?沈玬呢,又怎么一回事,这到底都怎么回事?
    小禹看了看我,眼睛有点红,我感觉他在发抖,仿佛在害怕什么!过了一会,小禹对我说:“张扬以前对我说过,他在学校里就认识你一个,觉得你人挺好的,老实,又不说话,他一直把你当社会外学校里的好朋友,你那时候其实惹过好多麻烦,别人和你说话你不理,好多不开眼的想揍你,张扬暗里都给你摆平了。唉,张扬死了,他跟我说过,以后我负责你在学校的平安无事。”
    我沉默,我一直都不知道这么回事,我一直以为不说话就没麻烦。
    小禹顿了顿,忽然疯了一般说到:‘’张扬是被沈玬弄死的,真的,肯定是,有鬼啊,真的,沈玬变鬼害死张扬的,绝对是的,不然怎么会那样子?‘’
    我听得莫名其妙,这到底怎么回事?
    小禹开了一瓶啤酒,递给我,我摇头说我不喝酒,你喝吧!小禹喝了一口啤酒,和我说出了来龙去脉。
    张扬暑假的时候,在镇上陪了沈玬几天,他们一起飙车一起上网一起吃喝玩乐,而理所当然的也开房做了说不清到底该不该发生的关系。一个礼拜后,张扬一个人去到了深圳宝安,在宝安一家电器工厂里做着流水线,深圳繁华似锦灯火阑珊的生活里,工厂各式各样的妹子让他狗改不了吃屎的本性,寂寞难耐和五颜六色的厂妹让他慢慢的忘记了他还有一个沈玬,张扬的帅气让他在深圳的工厂里成为一个香饽饽,泡的妹子比在学校还多,可这并没有什么,过火的是他决定不读书了跟着他大哥就在镇上混,在工厂才做了一个半月便辞工了,并且带了一个工厂的妹子回到了镇上。
    世界上没有不透风的强,何况他这么一个角色带着妹子在街上肆无忌惮的逛甚至当街亲吻,很快沈玬便与他们相遇,那天沈玬发疯了似的扑打着张扬,边打边骂,张扬想推开,但怎么推不过已经丧失理智的沈玬,于是一抬手,一个响亮的耳光摔在了沈玬的脸上,小禹见状,在旁边拼命的扯开两人,就见沈玬呆呆的站着,没有了动静,仿佛死了一般。
    说到这里,我还没有明白他们怎么会死。小禹看了看我,叹了口气,说,诡异的事情在后面。
    第二天,张扬威胁着打发走了那个厂妹,小禹陪着张扬找到沈玬道歉,沈玬不理,而是找张扬要钱,张扬说我没钱,钱都花的差不多了,沈玬笑,笑得凄惨。沈玬告诉张扬,她怀孕了,问张扬怎么办,其实那时候张扬自己也就一个小孩,哪里会有责任的概念呢,于是想了一番后,直接的告诉沈玬,你去打胎吧!沈玬点点头说好,我没钱,张扬于是拿出了身上的五百元递给沈玬说,我就这么多了。小禹见状,五百块怎么够,于是又拿出自己身上的三百六十块给沈玬。沈玬接过钱,没说话,张扬便走了。
    也不知道沈玬是去哪里做的手术,总之快开学的时候一直都没出现过,张扬也不管,只有小禹关注了下,并且偷偷的问过沈玬的继父,沈玬的继父没好气的说,一个女孩子家,做了那种不要脸的事情,还能怎么样,留在家里养她啊,要她去死了算了。
    沈玬死了,真的死了,就在开学前的一天下午,沈玬并不是上吊也不是人流出血死在手术台,更不是死在家里,而是~背对着道路死在了张扬带她第一次刻字的那颗国道旁的树下,割脉自杀,一双粉红色的小熊拖鞋上沾满了暗红的血,被人发现时,沈玬已经死去了几十分钟,随即警察赶到,确认死亡,几经联系叫来了她的父母,母亲一脸无奈的忧伤,继父目无表情的看着。沈玬没有被土葬,直接被送到火葬场火化。
    张扬害怕了几天,不是因为别的,而是莫名其妙的在逍遥网吧看到了一张留言信,信上写着:我会回来找你。问网吧收银台的黄毛青年,黄毛说我也不知道谁送来的,就看见上面写了你的名字,我就收下了。张扬害怕了几天,小禹笑他说胆子小,可能是你哪个老相好给你留的也不一定啊,你还真以为世界上有鬼啊?开学里的晚上张扬和小禹一起住了两天,也和小禹说了很多话,也和小禹交代了很多东西。
    开学报道第一天下午,下雨,天有点灰暗,小禹陪张扬来到学校,走到教室门口时,张扬突然后退了几步,吓了小禹一跳,小禹问张扬怎么了,张扬脸色惨白的说,沈玬坐在位子上对着他笑,眼睛里还在流血,手上的血染红了她的衣服。小禹看了看说,你神经病啊,坐在小禹课桌上的是一男的,你个傻逼。张扬揉揉眼,发现确实是一个男的,可刚刚为何那么逼真,于是心火一起,将那男生揍了一顿。
    开学后几天,张扬一直心神不宁,我也注意到他有时候总往沈玬的位置看,看了又一脸惨白。我以为因为沈玬没来,张扬担心她。
    一个晚上的晚自习,张扬半红半白着脸对我说我出去学校有点事,老师问你就说不知道!我已经习惯了他这般,点点头,说可以。
    其实那天晚上张扬是去了逍遥网吧,他告诉小禹说,他确定看到了沈玬,沈玬一手的血嘀嗒嘀嗒的流淌下滴在脚上,眼睛里充满了怨恨和不甘,嘴上却微微的带着笑意。小禹始终不肯相信,绝对的认为他是想多了,世界上没有鬼的。
    张扬一直没有回班上,班主任问他同桌,他同桌要班主任问我,我说我什么都不知道,于是班主任严厉的批评我说你不要隐瞒,然后从我上课不专心说到了我的悲惨未来,然后又说到了张扬的打架斗殴勾搭女同学等等给学校造成了巨大的纪律破坏等等。我站在教室里一言不发,同学们都看着我仿佛在嘲笑一般,班主任摇摇头离开了。
    开学第六天,也就是学校召开学生早会的前一天,张扬他们那一帮人约着去赌车,张扬本不想去,无奈被人激,说你是怕死不敢还是怕输钱?张扬一向自诩是镇上的车神,听到这话当然愤怒,于是指着对方说怎么个赌法?你来说赌法和赌金。对方说,一车带三人,带自己朋友,一男一女,赌金五百加一条芙蓉王加老金餐馆的一顿牛肉火锅。张扬血气上头,于是对对方说好。当即叫小禹叫上他老婆,三人一车,小禹一直和张扬搭档,张扬从来没输过,所以很相信他。于是取出自己改装的摩托车开到了网吧的院子里,五辆摩托待发。
    赛道一直是固定的,网吧院子出门后经过镇上长长的街道,然后转弯进入国道到另外一个镇,比赛是不带头盔的,所以我们镇也经常有人因为赛车受伤,比如那个餐馆的老金,他曾经就是镇上的车神,后来受伤了开了一家火锅店,因为以前的名气,混混们一直都是在他那里光顾。
    小禹坐在车上,他的老婆紧紧的抱住他,张扬将车开得极快,远远的将对手甩下,一路上左拐右绕越过一辆辆行驶的车,一路飞驰,眼看就要到达一半的赛道的时候,张扬突然惊叫了一声,头一偏,双手双脚再也受不了自己的控制,摩托车直直的往路边的护林树上撞了上去。
    张扬死了,谁也没看清他是怎么死的,小禹晕晕乎乎的爬起来,身上只有一点点擦伤,他的老婆也只有轻微的擦伤,就连摩托也完好,除了反光镜裂了一道缝外。
    但是张扬死了,死状极为恐怖,他的头有如裂开的西瓜,红色的血白色的脑浆流了一地,眼珠爆裂开来,睁得无比的大,血从眼眶里缓缓的留出来,嘴唇微张,表情就像看到了什么。张扬的心脏位置被插进了一根拇指粗细的树枝,如果不是小禹在现场,谁也认不出他就是张扬。
    小禹的老婆哇哇大哭,一脸的恐慌,小禹也呆呆的不知道该怎么办,赛车的那群人见状溜得迅速,只有过路的车辆和行人迅速报警和打了救护车。救护车赶到的时候张扬早就断气多时,小禹和他老婆也被带到公安局没完没了的做笔录,最终定性为交通意外。
    小禹说,那天他害怕的不是张扬的死状,而是~张扬的头下枕着一只拖鞋,一只和沈玬穿过的一模一样的粉红色的小熊拖鞋,沈玬曾告诉他拖鞋是张扬送的。拖鞋上沾满了鲜血,粉红色变成了鲜红色,亮得刺眼,腥得冲鼻。小禹抬起头,一瞬间吓呆了,背上隐隐发凉,眼前的这棵树,不就是张扬刻字的那颗树么?树上的字迹还隐隐的在,却被不知怎么溅上的献血似乎组成了一个字:丹。
    是的,我记得张扬送小熊拖鞋给沈玬的那天,沈玬说过的话: 如果以后你背叛我了或者对我不好,就算我死了我也要追着你一拖鞋拍死你,拍得你脑浆流一地。
    我不知道这到底是沈玬鬼魂的报复还是一场巧合的意外,但是一个生命就这样瞬间的消失了是真实的事情。小禹最后沉闷着说,我相信这个世界上有鬼了,张扬就是被沈玬的鬼魂杀死报复的,肯定是,不然怎么这么多巧合?那颗刻字了的树,带血的小熊拖鞋,树上的血字,还有,还有张扬死的那天,正是沈玬死后的第七天!时间都在下午。
    张扬也是被火化掉的,他的葬礼很简单,我没有去,小禹和一些社会上的朋友去送了张扬一程。张扬的死,让我也感觉一直不曾认识过他一样。
    某天的一个梦里,我梦见了张扬,他对着我笑,说他要在镇上开一家网吧,叫阳光网吧,要我有时间去玩,不要网费免费吃喝单独包间让你看黄片,然后转过身走了,他转身的那一刻,我看到了沈玬,沈玬就趴在他的背上。
    第二天中午,我的课桌上放了一张开业的宣传单,上面八个红色大字~阳光网吧 隆重开业。
    我马上拿出新买的诺基亚彩屏手机,给小禹发信息说我做的梦,小禹回信息说,我和你的梦一模一样,只是张扬还对我说要我赶快带着我老婆离开镇上,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我回信说,那你就离开吧,这里也没什么好玩的,你也不能带着你老婆过一辈子这样的小镇生活。
    小禹一个礼拜后就到学校传达室见我,说要走了,告个别,你好好读书,我告诉了你们学校的一二七班的王麻子,你有麻烦他会帮你。就这样小禹带女朋友离开了镇上去到了东莞,后来我上大一的时候还在网上和他聊过天,可是突然有天,他的扣扣头像和张扬一样,变成了灰色。至此,我再也没有用过那个扣扣号,也再也没有联系过小禹。
    小禹走后的大约三天后,我听隔壁班的王麻子说,镇上的两个帮派群殴,死了二个,其中一个还是警察的儿子,重伤了十多人,镇上的公安局全体出动抓了十五个主要肇事的混混, 我们学校都有一个被悄悄带走了,王麻子说,这样的事情估计要判大刑啊,幸亏禹哥走了。
    后来我上了一所公办的三流大学,军训的时候在浏阳校区,有一天在食堂吃饭,我突然看到一个男生,长得很像张扬,我盯着他,他对我笑了笑,笑容里的那股桀骜不驯和邪邪的感觉让我似曾相识。
    正式开课后,我参加学院的团委干部成员第三层选拔,我听见了这个和张扬长得一模一样的男孩子做自我介绍:各位领导各位同学,大家晚上好,我叫张扬......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