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校园鬼故事 > 命命俱到 > 详细内容

命命俱到

作者:苏婵  阅读:73 次  点赞:0 次  鄙视:1 次  收藏:0 次  由 story1.669977.net 收集整理

    头骨的诅咒
    学校的人都知道,学校后面的小巷子里摆摊儿卖烤玉米的哑女死了,她是被人杀死的。
    她死得很惨,不但被分了尸,而且凶手还剥离了她的皮肉,现场就只留下她的骨骼,白生生的触目惊心。
    她的头,不见了。
    这件案子一直没有破,自从出了这件事,所有吃过她烤玉米的学生们都不敢一个人独自到那条巷子里去了,有传言说,那条巷子里总是飘着烤玉米的香味儿,有时候还可以听见哑女摇铃铛的声音。
    学校放了一段时间的假,这天是开学的日子。
    田美美是304寝室第一个回来的女生,大家都没到,她就一个人在寝室里看书。
    不知怎么了,她总觉得一阵阵的心慌,手里捧着书,但是却看不进去,这时候同寝室的苏亚进来了,她背着一个大大的旅行包,显得很疲惫的样子,扔下包,就一下子躺在了床上。
    “哥们儿,这几天干什么去了?”苏亚躺在那儿,问田美美。
    田美美放下书:“哪里也没去啊,就在家看韩剧来着。你呢?”
    “我去旅游了,穷游,自己徒步去了一趟鸭子山。”
    “呵呵,你果然是个假小子啊。”
    “这一次玩得好累,你看我连家都没有回,直接就奔学校来了。”苏亚看来的确很累,“哎,我说,包里有我给你们买的礼物,自己打开看看吧。”
    “还有礼物给我?”田美美显得很吃惊,她赶紧打开了苏亚的旅行包,看看里面是什么新奇的礼物,但是甫一打开包,她却立刻爆发出一声尖叫。
    本来已经昏昏欲睡的苏亚也被吵醒了,她看见田美美瞪大眼睛看着自己的包,脸色煞白,似乎在包里面看到了一堆缠绕的蛇一样。
    “怎么了你?”
    “你……你这是装的什么?”田美美指着旅行包,颤抖着说。
    “什么什么啊?不就是礼物吗?”苏亚不悦地下床来,可是当她走到自己的旅行包前时,她也一下子惊恐地愣住了。包已经被打开,缝隙里露出来的可不是她给室友们买的礼物,而是一颗骷髅头!白森森的骷髅头似乎闪着死亡的光,触目惊心,摄魂夺魄。
    “这……这是艺术品吗?”田美美颤抖着问。
    “拿出来看看!”假小子苏亚到底比较胆大,说着就把那颗骷髅头抱了出来,她立刻知道那应该不可能是假的。
    而且,骷髅头上密密麻麻地写着一行鲜红如血的字:我要回来了,你们谁也跑不了……
    玉米人
    苏亚和田美美面面相觑,两个人都傻了。这时候寝室里又进来了一个人,是计小眉。
    “干吗呢你们?”计小眉叫道。
    她这一叫,本来神经紧张的两个人同时一惊,手里的骷髅头就掉在地上,等她们看向计小眉,然后一起说:“你看!”一起把手指指向地上,她们赫然发现,骷髅头已经不见了!
    而计小眉却似乎完全没有看到什么骷髅头,一脸诧异地看着她们。
    “骷髅头,你没看到?”(:http://www.guidaye.com/转载请保留!)
    “有病。”计小眉笑了一下,走回自己的床位,放下自己的东西躺下了。
    田美美和苏亚对视一眼,她们也说不清是怎么回事。刚刚的难道只是幻觉?她们惴惴不安地回到了床上,谁也没有了说话的心思。
    夜里,苏亚做了一个梦。梦里她一个人走在空空荡荡的小巷子里,小巷里阴森森的却有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光。那光白森森的,就像那颗骷髅头头盖骨上的光。地上的青砖排列出一行扭曲的大字:我要回来了,你们谁也跑不了!
    苏亚控制不住自己,踩着那行宇扭动着行走,这时候突然一颗骷髅头从未知处滚了出来,轱辘辘在她不远的前方滚动,好像有种莫名的力量吸引着苏亚,她不由自主地跟着骷髅头跑了起来,一直跑一直跑,竟然跑进了她们的寝室。
    然后她就看见那颗骷髅头滚上了田美美的床,然后田美美的头不见了,骷髅头取而代之。这时候骷髅头田美美转过头来,黑洞洞的眼眶看着苏亚,大嘴一开一合,
    “嘎嘎”地笑了起来。
    苏亚忽地一下坐了起来,冷汗湿透了睡衣。
    梦里的情形让她寒颤不已,小肚子一阵阵地涨,她打开灯想要叫一个人陪自己上厕所,灯光亮起,她下意识地先去看田美美,田美美的脑袋并没有变成骷髅头,但是那却是一颗比骷髅头更恐怖的头!
    只见田美美的头发全部不见了,光秃秃的脑袋上皮肤龟裂,变成一种诡异的暗黄色,那龟裂均匀排列,片片突起,那一片片的突起就像是饱满的玉米粒,一直蔓延下去,眉眼口鼻全部都变成那个样子,而眼耳口鼻的龟裂缝隙恰好组成一行字:我要回来了,你们谁也跑不了!
    就在此时,那些玉米粒一样的突起开始鼓出来,就像是里面有虫子在用力地往外拱,一粒粒带着肉丝掉下来,田美美的脸上就留下一个个的黑洞!时间不多,床上已经铺了一层带着肉丝的黄灿灿的玉米粒,而这时田美美的脑袋已经变成了一颗白森森的骷髅头!
    苏亚抱着脑袋发出一声歇斯底里的尖叫。
    会笑的骨古髅
    田美美死了,一夜之间皮消肉化,成了一具白森森的骷髅。她的骷髅头不见了,当时苏亚眼睁睁地看着它从田美美的颈椎上脱落下来,滚下床,骨碌碌的一直滚到寝室里最后回来的米晓的床底下,消失了。
    对于田美美的死,验尸没有给出任何结果,校方警方一起封锁了消息,否则这样诡异的事情是必然会引起恐慌的。
    现在这恐慌就单单地落到了304寝室的三个女生头上。她们都不知道自己会不会成为下一个田美美。
    苏亚向计小眉和米晓说了,那个最早诡异出现又消失的,写着诅咒的骷髅头的事,如果是之前,她们一定不会相信,但现在可就完全不同了。
    “那个头骨会是谁的昵?诅咒上说的话不会是针对我们的吧?”米晓害怕地问。
    “它既然出现在我们寝室,肯定是针对我们的了。”计小眉也颤抖着说。
    “为什么要找上我们啊?我们又没有害过人!”惶恐的米晓大喊道。
    “现在我们首先要知道这颗骷髅头在哪里,它原本属于谁。”苏亚冷冷地打断她们。
    “嗯。”计小眉和米晓立刻表示同意。
    “它属于谁?”计小眉问。
    “我怎么知道?但是我想今晚它应该还会出现!”苏亚的脸色阴沉沉的,眼睛里有一种凶狠决绝的光,看得计小眉和米晓心里一阵发冷。
    “它还会出现?”计小眉快哭了,“不行,我不能在这里等死,我要回家。”
    “回家?回老家吧!如果是恶鬼找到了我们,你逃到哪里也是一样。没找到骷髅头,解决问题之前,谁也不许离开!”苏亚冷冷地说。
    看着她一脸煞气的样子,计小眉低下了头,她似乎有深深的恐惧,她不敢违抗苏亚。
    夜,无情地来了。304寝室里,三个装睡的人发出无法均匀的呼吸声,那声音就像鬼魂轻飘飘的脚步声,听起来诡异疹人。
    她们都在等,等着那颗带着诅咒,自己会跑的骷髅头的出现。
    不知到了什么时候,突然,静悄悄的寝室里响起一个诡异的声音,就像是老鼠成群结队的迁移,“窸窸窣窣”地爬到了米晓的床底下。
    米晓几乎要叫出来了,她使劲缩在被子里捂住自己的嘴,借着月光偷偷地去看,她清楚地看见一颗白森森的骷髅头滚上了自己的床。
    这时候,灯光突然亮了,苏亚大叫一声猛地蹿下床来。她不知道哪里生出来的勇气,竟然一个恶扑,把那颗骷髅头抱在了自己的怀里!
    她的勇敢也给了米晓和计小眉勇气,她们一起按住了那颗骷髅头。灯光下,骷髅头上果然写着那一行血淋淋的字:我回来了,你们谁也跑不了!
    “你……你是谁?”也许是吓坏了,米晓竟然这样问起了骷髅头。
    这时候骷髅头正面向着她们,那两个黑洞洞深幽幽的眼窝就像是在看着她们,米晓的话音刚落,骷髅头的颌骨突然一动,竟然发出“嘎嘎”的声音,就像是不怀好意地冷笑!
    纵使她们的胆子再大,这一下也禁不住一起松开了手,而就是这一瞬间,骷髅头已经骨碌碌滚到床下,迅速地消失在门缝里。
    无路可逃
    这一夜她们没有找到解决问题的办法,却证实了她们面对的不是人,而是凶猛的恶鬼。恐惧见缝插针,直接渗透到她们的骨子里。
    夜变得无限的漫长深邃,骷髅头那“嘎嘎”的诡笑声似乎一直响彻在寝室里。
    三个女生抱在一起缩在床上,谁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我想上厕所,你陪我去。”米晓忽然看着苏亚说。
    “我也想去。”计小眉立刻接茬。
    “好,我们一起去。”苏亚咬咬牙说。
    “不!我只要你陪我去。你不许去。”米晓看着苏亚,指着计小眉。
    “你发什么疯?”苏亚训斥道。
    “嘘……不要吵,我要上厕所。”米晓把中指竖在唇边,自己却“嘎嘎”地笑了起来。
    她的笑,和那颗骷髅头的笑一模一样!
    苏亚和计小眉同时一惊,她们这才看到不知什么时候,米晓的脸竟然变了。她的皮肤变成了暗黄色,并开始龟裂成一粒粒的突起,那突起就像是发了霉的玉米粒,密密麻麻,无论眼耳口鼻!她的额头正有一丝殷红的血流下来,顺着那些龟裂的纹路扭曲而下,形成一行弯弯曲曲的血字:我回来了,你们谁也跑不了!
    苏亚和计小眉几乎吓傻了,米晓却“嘎嘎”地笑着,从自己的脸上抠下来一粒带着肉丝的“玉米粒”,放在嘴里嚼了起来。
    苏亚和计小眉惊叫一声,跳下床去夺门而逃。
    熟睡中的寝室楼就像是一座死城,www.guidaye.com任由她们两个人嘶呼救命,却完全没能惊动任何人。她们就这么逃着,米晓“嘎嘎”的诡笑声在身后紧追不合。
    她们逃出了寝室楼,逃出了校园,等到她们筋疲力尽再也跑不动的时候,她们发现自己已经到了学校后面那条窄窄的小巷中,那条自从卖烤玉米的哑女死后就人迹罕至的小巷。
    米晓没有跟上来,她不见了。
    苏亚和计小眉大口地喘息着,这时候“叮铃铃……”一阵轻飘飘的摇铃声响了起来。循声去看,小巷口走过来一个人。
    月光迷离,但是足以使她们看清那个人了,她们竟然都认识那个人,那赫然是早已经死了的卖烤玉米的哑女!
    只见那哑女推着烤玉米的小车,慢慢地走着,她似乎完全没有看见苏亚和计小眉,走到巷子中间,她停下来,摇着铃如活着的时候一样,招揽生意。
    苏亚和计小眉瞪大了眼睛看着。忽然那个哑女像是受到了什么惊吓,迅速地推起小车,向着巷子外走去,但是很快她又停下了,似乎有什么东西拦住了她。但是苏亚二人却什么也没有看到。
    哑女慌张地向着自己面前的空气比划着,嘴里发出呜里哇啦的声音,突然,她像是遭受了什么重击,倒在地上,然后她就开始挣扎翻滚,蹬翻了烤玉米的小车,看她那个样子,分明就像是有人正在踢打她。
    苏亚和计小眉看得目瞪口呆,浑身冷汗直流。她们甚至忘了逃跑。
    片刻之后,哑女似乎已经无力了,她挣扎着爬起来,眼睛直直地看向了苏亚和计小眉,那眼神充满怨毒,她是在怪他们见死不救吗?
    苏亚计小眉激灵灵打了个寒战,这才想起来连滚带爬地逃走了。
    是不是她
    苏亚和计小眉缩在寝室里,米晓不见了。应该也是死了。
    她们在一起研究着自己到底是被谁的鬼魂缠上了。
    是卖烤玉米的哑女?看田美美和米晓的死状,这倒是极有可能,而且她们也看到了哑女的鬼魂。但是她们全都没有得罪过哑女,而且还经常照顾她的生意,她应该也没有道理要害她们啊?
    哑女是被人害死的,而且剔尽了血肉。她的头不见了。是不是那颗诡异的给她们带来厄运的骷髅头就是哑女的呢?
    想到那颗骷髅头,她们就想到了骷髅头上那一行血书的诅咒——我回来了,你们谁也跑不了!这里面的“你们”指的是304寝室的所有人吗?田美美和米晓已经死了,她们死时的惨状,苏亚和计小眉想起来就浑身发抖,难道她们二人也要那么死去吗?
    她们想,她们应该搞清楚哑女的死因才能救自己!
    “哑女一定不是被一个人打死的。”苏亚忽然说,“我们在小巷看见的应该是哑女为我们展示她死亡之前遭遇的事情的经过!”
    “嗯。对啊。”计小眉附和说,“可是,我们也不知道是谁拦住她,杀死了她啊。”
    “去找凌杰,他一定能查出是谁干的!”苏亚咬牙说道。
    凌杰是苏亚的男朋友,他也是学校里有名的痞子,和社会上鱼龙混杂的好多人都有联系,很多事他的确都可以得到别人得不到的信息。
    苏亚找上他,他很快就给出了回答:哑女是被城里的一伙小混混打死的,他们那天偶然经过那条小巷,正好看见哑女往兜里放钱。哑女的钱虽然不多,但是对与正想去夜店嗨一次的他们来说,也算有吸引力了。于是他们就抢了哑女的钱,至于哑女的死完全是个意外,他们只是打倒了她,没想到她就死了。他们几个人也很惊慌,迅速地跑掉了。至于后来为什么传言说那个哑女的身体只剩下了骨骼,他们就完全不知道了。
    苏亚要求凌杰告诉她们那些混混的身份,但是凌杰说,帮他打听消息的那个朋友并没有透露这些信息,那是他们的规矩,他们不可能完全没有理由地泄露其他混混组织的隐私信息,否则他们就无法立足了。
    所以这消息对于苏亚和计小眉来说,可说是完全没有作用的。她们仍然不知道为什么哑女会死成那个样子,仍然不知道哑女为什么会找上她们。
    难道仅仅是因为她们算是哑女比较熟悉的常客,所以哑女要她们为自己报仇?那为什么哑女要害死她们呢?那句“我回来了,你们谁也跑不了”,怎么解释?
    凌杰听了苏亚的话,坚决要求苏亚搬出304寝室,到校外和自己一起租房子,但是苏亚认为自己躲到哪里去都是一样的。计小眉对她这种观点无比赞同,因为她可不想只有自己被孤零零扔在寝室里。
    凌杰显得很烦躁,他拧开自己手里的矿泉水,
    “咕咚咕咚”一口气喝了一瓶。然后扔下一句:“那你自己小心。”然后就大步离开了。
    望着他的背影,苏亚觉得很孤单很难过,她是怕自己会连累凌杰也陷到这样的危险里,但是凌杰这转身一走,她知道,其实凌杰决定要和这件事和自己摆脱关系了。他不愿意过多地参与,不愿意和自己一起承受恐怖与危险。
    苏亚和计小眉郁郁地回到了304,没想到寝室里有个人正在上网。
    米晓!
    水里的虫子
    苏亚和计小眉吓了一跳,但是米晓温柔地和她们笑着,那看起来绝对不是一个死人,而且看她的笑容,竟似乎完全忘了那些发生在这个寝室里的恐怖。
    “嗨。二位美女好,我回来晚了。”米晓笑着打招呼。
    “你说什么?”苏亚一惊,“你是刚刚回来的?”
    “嗯,是啊。我请了两天假,有点儿事,回来晚了。”
    苏亚和计小眉都傻了,米晓既然是刚刚回来的,那么那个死了的或者说变异了的米晓又是谁呢?她去了哪儿?
    她们偷偷地对视了一眼,都不知道是不是米晓在撒谎。
    米晓没有再多说什么,转过头去继续冲浪。苏亚和计小眉惴惴地回到自己的床上。
    夜一点点地沉了下来,米晓一直在上网,似乎那张网已经网住了她,挣脱不出来了一样。苏亚和计小眉开始越来越不安,因为她们一直没有看到米晓再动过,她像是定格在了电脑旁,她们看不见她的脸,不知道那里坐着的还是不是她。
    这时候米晓转过头来“嘿嘿”一笑,还好,她还是米晓。只见她走过去拎起来暖水瓶,然后打开瓶盖对准了自己的水杯,但是下一秒她却惊呼一声,把暖水瓶扔在地上。“砰”的一声,暖瓶碎了,只见冒着热气的开水流出来,那滚烫的开水里赫然有一条条青绿色细线一样的虫子扭曲着在爬动!
    苏亚、计小眉立刻都从床上跳了起来,去看时,那些虫子就像是微型的蚯蚓,柔软却令人恐惧。开水还在冒着热气,这虫子不知道是谁放到暖瓶里的,竟然在滚烫的开水中还能存活!
    这时候,就见那些虫子扭动着,急速地开始爬行,它们虽然小,但是爬行的速度竟是无比惊人,只见它们迅速地聚集在一起,盘成一团,然后就像一个球一样滚向门外,在三个女生的惊愕中消失了。
    一惊未去,一惊又来。(:http://www.guidaye.com/转载请保留!)
    骷髅头已经让304寝室变成了鬼域,现在又出来这诡异的虫子,苏亚和计小眉简直快崩溃了。
    “这……这是‘吸吸虫’?”没想到的是米晓竟然说出这么一个听都没听过的名字。
    “吸吸虫?什么吸吸虫?”苏亚大声问道,这时候米晓本身的诡异就已经完全被忽略了。
    “你们看。”米晓指着仍打开着的电脑,那上面赫然有一张照片,照片上确确实实就是刚刚那种绿色的细虫。
    “这就是吸吸虫,曾经是一种巫蛊术中使用的虫子。但是网上明明说已经绝迹了,为什么会在我们这里突然出现呢?”米晓指着自己打开的网页说。
    “你是从哪里知道这个虫子的啊?你为什么要搜索它?”苏亚冷冷地问。
    “噢,我只是放假的时候去看了老家的外婆,恰好有一个据说是当年送给别人的阿姨回去了,她给我讲了很多奇怪的故事,其中就包括吸吸虫,她说的我很感兴趣,所以才耽误了上学的时间。我刚刚就是想搜索一下她说的那些东西到底有没有,没想到还真有这吸吸虫。但是为什么它会这么巧合地就出现在我们寝室里了呢?”米晓脸色苍白,显得很害怕。
    “这吸吸虫是用来害人的了?你知道怎么用吗?”苏亚问。
    “听小姨说,这虫子不可以接触人的皮肤,如果接触了,它们就会迅速地侵蚀人的肌肤血肉,瞬间就可以让人只剩下一堆白骨!”
    苏亚、计小眉心里都一震:难道田美美其实是死于这种虫子?
    是什么人在暗中弄来了这种虫子陷害她们昵?
    “按理说,知道这种虫子的人应该不多,而且能弄到的就更不多了,至少要会一些巫蛊之术的人。我们这里怎么会有这样的人呢?”米晓诧异地说。
    苏亚却暗暗在想,她不但知道这种虫子,而且她明明当着自己的面发生过一次可怕的异变,谁知道眼前这个米晓是真是假,没准她就是一切恐怖事件的罪魁祸首。
    这时候,苏亚的电话响了。
    是凌杰。
    寄生体
    苏亚和凌杰坐在咖啡厅里。凌杰的面色比苏亚还要难看。
    “小亚,我们分手吧。”迟疑了半天,凌杰终于开口了。
    苏亚虽然心里已经有了准备,但是她还是瞬间鼻子酸酸的,眼泪差点儿就下来了。以前她从没有想过,说过和自己永远在一起的这个男孩儿,因为自己陷入了险境,如此轻易地就推开了自己,而不是像他说的那样,保护自己一辈子。
    凌杰的脸上没有愧疚,却有忧伤,但显得那么假a
    苏亚什么都没说,推开自己前面的咖啡,头也不回地走了出去。
    望着她的背影,凌杰脸上的忧伤变得扭曲诡异,他咧了咧嘴,像是笑了一下,但是却有一丝绿色轻微的细线绕着他的嘴唇盘了一圈,一瞬间就消失在了他的嘴里。
    学校后园的池塘里捞出来一具骸骨,只剩下了骨架,没有头骨,骸骨惨白惊心,经检验是属于一个年轻的女性的。
    暂时还没有找出骸骨的主人,但是苏亚和计小眉的恐惧愈发地深了:那很可能是米晓,现在的米晓未必是真的,未必是真人。
    她们掉进一个没头没尾的陷阱,她们被捕杀,但是不知道是谁,不知道为什么。
    米晓还是一副平常的样子,她们没有和她说及骷髅头的事情。
    两个人谁也不敢离开谁,因为她们需要安全感。
    再一次遭遇骷髅头,是在那个周末的傍晚。
    开水壶里发现了吸吸虫,米晓上网查它的信息就更痴迷了,她连课都不上了,整天在宿舍里查资料,但是那资料少得可怜,只是查出来,使用吸吸虫施展巫蛊之术,需要一个异于常人的身体作为寄生体,也就是说寄生体体质的人才可能是吸吸虫的主人。
    苏亚和计小眉回寝室的时候,米晓抱着脑袋缩在床上,她的眼前堆着一堆不知道从哪里弄来的书,有的已经很有些年岁,发出微微的腐味。
    她的眼睛里有一种令人心惊的狂热,似乎已经陷入了痴迷。
    这让苏亚更加确定她其实就是事件的始作俑者,她也许正在拿304寝室的室友做她的试验品。
    死里求生
    计小眉偷偷地拉了一下苏亚的衣服,然后她走出了寝室,苏亚明白,她稍稍等了一会儿之后,也走出了寝室。
    计小眉在洗手间等着她。
    “你看,米晓不会是那个背后搞鬼的人。”计小眉一脸的寒意,“也就是她自己说的那个寄生体?”
    “你也这么想?”苏亚说。
    “嗯。你看,她明明已经死了却又出现了,而且她对那什么吸吸虫充满了狂热。我看,只有她才最有可能。”
    “可是她为什么要害我们呢?”苏亚皱眉说道。
    “那是她的事了,我们就算不知道她为了什么,但是如果她真的是那个人,连吸吸虫那么疯狂的巫蛊术她都可以使用的话,她的思想怎么可以用常理推测呢?”计小眉似乎认定了米晓。
    苏亚自己本身也有这样的怀疑,听她这么一说,心里就更肯定了。
    “我们可不能坐以待毙。”苏亚压低声音说。
    “嗯。我们恐怕只有杀死她了。”没想到胆小的计小眉竟然这么说出来,看来死亡时时刻刻的威胁已经使得她的心变得狠起来了。
    苏亚咽了一口吐沫,她也找不到比杀死米晓更安全的办法了。
    “杀人……”
    “不是杀人!”计小眉见她有些迟疑,赶紧说,
    “你看,她体内如果真的是那种虫子,她就已经不是人了,我们杀死她,其实就是杀死那些虫子而已。真正杀死米晓的,是她自己,是那些虫子。”
    “嗯。也是。”苏亚动摇了。
    “可是……我们是不是应该先想办法证明她体内的确是有那种虫子。”苏亚说。
    “嗯。那是一定的。”计小眉说,“我已经想到了应该怎么做。”
    计小眉的办法很简单,吸吸虫既然可以生活在开水中,那么它的寄生体一定也不怕烫。她们假装无意地把出去买回来加热的滚烫的豆浆泼在了米晓的身上,米晓虽然吃了一惊叫了一声,但是她竟然完全没有一点儿烫伤,连疼痛的感觉都完全没有表露出来。
    没错了,就是她!(:http://www.guidaye.com/转载请保留!)
    接下来就是死里求生的杀人计划了!
    不知道米晓是出了什么差错,她竟然暂缓了杀死304剩余两个女生的行动,也许是她的虫子出了什么问题。她需要安稳苏亚和计小眉的情绪。所以当她们提出要一起出去玩玩的时候,她完全没有拒绝就跟着走了。
    她们把她带到了早已经选好的地方,学校西边的公园。
    那个公园已经废弃很久了,里面很安静,常常会有小情侣到哪里私会。
    小树荫下有轻轻的蝉鸣,听见虫子的声音苏亚就觉得浑身发冷。但是米晓却隐隐地散发出一股热气来。到了一个僻静地,计小眉给苏亚偷偷使了个眼神。苏亚一咬牙,猛地掏出早藏在手里的匕首,一下子刺进了米晓的后腰!
    米晓痛呼一声倒在了地上,鲜血流出来,只见她的血竟然在凄凉的月色下冒起白色的热气,有发着绿色荧光的细线在血泊里扭曲游走。
    果然是她!
    “你们……为什么?”米晓惊愕地瞪大了眼睛。
    “不要装了,你这个妖精。是你先想害死我们的!”计小眉歇斯底里地叫着,她的手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个瓶子,那是一个大大的可乐瓶,她拧开瓶盖儿,就有一股刺鼻的味道散开来。计小眉叫着,把那瓶子里的液体一股脑倒在了米晓的身上。
    惨叫声立刻响彻夜空,米晓身上腾起一股股白烟,只见她的衣服肌肤血肉迅速地被腐蚀了,那样子看得苏亚胆战心惊。
    原来是她
    “啊!救我!为什么?你们为什么?”米晓挣扎着嚎叫着。苏亚胃里一阵翻腾,她的脑袋胀痛得几乎要裂开了。她不明白,米晓明明就是那个害她们的幕后黑手,此刻已经这个样子了,还喊这些话做戏给谁看呢?
    不对!苏亚脑子里忽然闯进来一个念头:米晓不是那个寄生者!
    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突然认定这一点,但是她却觉得自己这一次绝没有错。她立刻想扑上去救下米晓,但是却根本无从下手。
    就这么短短一瞬,米晓的惨叫声已经停止了。她死了。
    “我们,我们是不是错了?”苏亚大口地喘着气说。
    “什么错了?”计小眉说。
    “好像……我觉得……米晓不是那个人!”
    “为什么?”
    “你看,如果她是,为什么她要给我们说吸吸虫的事情?还有,她为什么还会跟我们到这里来?”苏亚的脑子混乱而迅速地转动着,她说出来的疑点也就显得很混乱,“还有,那个之前已经死了的米晓是谁?如果是她死而复生,她为什么要先弄死自己让我们对她开始就抱有防备?总之……总之好多地方不对劲儿!”
    苏亚抱着脑袋痛苦地蹲在了地上。
    “哈哈哈哈!”计小眉突然大笑了起来。
    她笑得很突兀,很诡异。苏亚一惊去看,就见计小眉的眼睛赫然发出绿莹莹的光来。
    “真有趣儿。每个故事的主人公都要等到最后被坏人害得到了死亡边缘,才梦醒似的聪明一下子。为什么总是这么俗套呢?”
    “你说什么呢?”苏亚脸色变了。
    “那么我们就俗套地玩吧。我告诉你事情真相,你死。”计小眉戏谑地看着苏亚。
    “是你……?”
    “不错,是我。但是我却不是计小眉。”
    “你是谁?”苏亚的声音颤抖了。
    计小眉笑了,随着她的笑,她的脸开始扭曲,一张软塌塌的皮从她的脸上掉下来,然后就露出了另一张脸来。这张脸苏亚也认识,赫然是那个卖烤玉米的哑女的脸!
    “是你?你没死?你为什么害我们?你……你不是哑巴?”苏亚一连串问出自己的惊骇。
    “是的。我没死,我也不是哑巴。但是我做了很多年的哑巴。我知道,你是永远不会想起我来了。”计小眉,不,是哑女幽幽地说着,她的语气里有仇恨有忧伤。
    “告诉你吧,我是哑妞儿。”(:http://www.guidaye.com/转载请保留!)
    听见这个名字,苏亚一下子似乎被雷击中了。
    她的思绪一下子被拉回到十几年前。命运
    十几年前,苏亚是一个被遗弃的孤儿,她和几个一样被遗弃的女孩儿生活在孤儿院里,五个人被分配成一个“家庭”。
    这五个女孩儿就是她、田美美、计小眉、米晓,还有一个天性沉默内向的小女孩儿,她们那时候都叫她哑妞儿。
    当她们都到了上学的年龄的时候,孤儿院开始给她们联系领养的人家,以利于她们上学。后来很庆幸学校找到了几个志同道合的人家,那几户人家的女主人都是同学,她们一人领养了一个孩子,但是哑妞儿却因为内向的性格最终被扔在了孤儿院,而且哑妞儿被无视,还有个原因,就是当时苏亚她们都偷偷地散播说,她就是个哑巴,而她又几乎不说话,就真的被当成了哑巴。
    后来苏亚她们在大人的设计中一步步地升到了大学,她们几个小姐妹也一直都得以有机会在一起。但是哑妞儿后来却被一个农妇领走了。
    “你可知道,你们都走了,独独剩下我一个人却被一个恶毒的女人带到了大山里做她养虫子的寄生体。我的每一寸皮肤都被种下了沉眠的虫卵。命运为什么如此不公?你们就可以得到幸福,一样的我却那么悲惨。后来那个女人死了,我才得以逃出来。是一个烤玉米的老人收留我,我才能长大。后来老人死了,我没有亲人,只有你们。我想尽办法找到你们读书的地方,然后在你们身边卖烤玉米,我只希望你们可以认出我,依旧当我是姐妹。但是你们却人人当我只是个陌生的哑巴,谁也没有多看过我一眼!”哑女大声地叫着,眼睛变得血红。
    “你,你就是哑妞儿?你就为了这个原因要杀死我们?”苏亚傻了。
    “我一心希望可以亲近你们。但是直到最后,我也没能做到。那天,你知道那几个痞子抢夺我的钱,打死我的时候,我多么希望你们能出现,能救我。我一直呼喊着你们的名字,可是你们却一直不出现,而那几个人看见我不是哑巴,打得就更凶狠了。我就那么无助地被活活地打死了。”哑女流下泪来。
    苏亚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我不甘。同样都是孤儿,为什么你们就能在天上,我就要永远活在地狱里,所有的悲惨都落到我的头上?我死了都逃不掉。我死之后,寄生在我体内的虫9日一下子全都孵化了,它们把我吃的皮消肉化,然后还聚集在我的头骨里集合成巫蛊之脑。也正是这巫蛊之脑使我知道,原来我的命运是你们造成的,要不是你们从小孤立我,说我是哑巴,我的命运也不会变得这么凄惨。所以,我要报复,报复!”哑女疯狂似的说着,苏亚已经完全惊呆了,根本无从开口。
    “我先去杀了米晓,然后以她的身份回来,利用你的礼物杀死了田美美。但是之后我却觉得乐趣不够,于是我改了主意,我要先吓得你们魂飞魄散,然后再要你们的命,你们活得太开心了,我不能再让你们死得太痛快。哈哈!”
    “但是让我没想到的是米晓竟然没死,她还想起了她小姨告诉她的事情,所以我又驱使吸吸虫吃掉了她关于吸吸虫的那部分记忆。我就知道,她是属于那种罕见的,可以克制吸吸虫的体质,于是我只好利用你的手来杀死她,虫子杀不死的人,只有人的手可以杀死。”哑女阴毒地看着苏亚,苏亚已经恨得浑身发抖。她几乎忘了自己面对的是一个鬼魂。
    “你知道吗?其实杀死你们绝不仅仅因为恨,我想你们,正因为如此我才费尽心机接近你们,只是为了和你们在一起。但是你们却从没有当我是姐妹。没关系,活着不能让你们来陪着我,那么就一起都死了,你们再来陪着我吧。”
    背叛的真相
    一切都说明了,苏亚知道自己现在也是无路可逃了。
    空气中忽然飘起来烤玉米的香味,哑女手里多了一个铃铛,她轻轻地摇着,铃声响起,骨碌碌的一颗惨白的骷髅头滚了出来,骷髅头深深的眼眶里发出绿幽幽的光,一团团的吸吸虫盘在里面。
    就是这个东西潜进田美美的皮肤里,把她的皮变成一粒粒的玉米粒,然后一拱一拱,拱得人只剩下森森白骨。
    苏亚跑不动了,她的腿完全软了。
    吸吸虫已经开始爬出骷髅头的眼眶,扭动着向苏亚爬来。
    这时候,忽然一个声音响了起来。
    本来无人的树荫下,走出一个男孩儿来——凌杰。
    苏亚这时候见到凌杰,真是又惊又喜。
    但是她眼中的凌杰却已经不是那个帅气痞气的男孩儿,他的脸上有一道道的裂痕,皮肤龟裂得像是烤熟的玉米,一粒粒的突起触目惊心。
    他竟然也承受着吸吸虫附体之苦!(:http://www.guidaye.com/转载请保留!)
    “你来干什么?”哑女先开了口。
    “我来要你兑现承诺。”
    “哈哈,什么承诺?”
    “你说过的,只要我肯做你的吸吸虫的寄生体,和苏亚分手,你就不会伤害她,可是你食言了。”凌杰悲伤而愤怒地说着。
    苏亚又是一惊,她没想到,凌杰提出分手竟有这样的隐情。她的泪刷地就流了下来。
    “哈哈哈!你真是太蠢了,我是鬼,我说的完全是鬼话,鬼话你也信,你说你是不是很蠢?”
    “我不管你是人是鬼,总之我不能让你伤害苏亚,我说过,我要保护她一辈子。”凌杰坚定地说。
    “保护她?背叛我,你也别想活。你们就做一对鬼鸳鸯吧!”哑女凄厉地喊道。
    “不,我可以死,她不能。”凌杰说着,已经完全走出了阴影,他的手里拎着一个大大的可乐瓶,看见那个瓶子,哑女悚然一惊。但是已经晚了,凌杰大叫一声扑上来,一下子就抱住了她!
    苏亚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凌杰已经把瓶子里的液体浇到了自己和哑女身上。只见一股自烟腾空而起,刺鼻的火碱味道豁然散开在夜空中。
    吸吸虫是酸性极强的异虫。只有强碱可以消灭它们。凌杰是要牺牲自己消灭吸吸虫,消灭吸吸虫之鬼——哑女!
    白烟中,传来一人一鬼各不相同的惨呼。
    哑女:
    “我不甘心,为什么,为什么我做鬼都做不成!”
    凌杰却忍着疼痛,只是说:“小亚,我爱你。我说过,我要保护你一辈子,我做到了。”
    很快,所有的声音都没有了,就只剩下一具几乎腐蚀尽了的人骨,抱着一个白森森的骷髅头。自烟过处,所有的吸吸虫都化为灰烬!尾声
    苏亚走了。她离开学校,离开了家,谁也不知道她去了哪里。只是在长夜漫漫的时候,在一个早已经废弃的孤儿院,偶尔会有人看见一个女孩儿抱着一颗白森森的骷髅头,轻轻地诉说着情话。
    “我爱你,我们永远也不要分开。”

共计0张图片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