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校园鬼故事 > 回魂药香 > 详细内容

回魂药香

作者:秒杀  阅读:183 次  点赞:0 次  鄙视:1 次  收藏:0 次  由 story1.669977.net 收集整理

    没脸病
    体育课上,雷晓鑫和戚务生正在掰手腕比力气。戚务生脸憋得通红,眼看就要输了。
    “你身后有美女。”戚务生挤眉弄眼地说道。
    雷晓鑫不作声,斜睨了他一眼。
    “请问,你是雷晓鑫吗?”说话的是个姑娘,雷晓鑫头也不回地“嗯”了一声。
    戚务生“嘿嘿”一笑:“菲菲妹子有事就说,我们雷子一定会帮你。”
    女生自我介绍说她叫孙菲菲,是戚务生表姐的同班同学的朋友,她此次前来是希望雷晓鑫能帮帮她那个中邪的室友刘娜。
    “对不起,帮不了你。”雷晓鑫不客气地拒绝道。
    戚务生闻听脸都绿了,凑到雷晓鑫耳边小声说道:“别呀,哥们儿。你帮她就等于帮我啊。我表姐可说了,事成之后把咱学校最漂亮的妹子介绍给我们。”
    雷晓鑫白了他一眼,拎起衣服就走。
    “葫芦娃,我求你了。”戚务生挡在他前面,搓着双手道,“我保证是最后一次。”
    雷晓鑫不理他,扭头望向孙菲菲:“那个叫刘娜的怎么了?”
    孙菲菲将最近发生的事娓娓道来,惊得戚务生唏嘘不已。
    孙菲菲所在女寝一共住着三个女生,另外两个女生分别是刘娜和马荟。刘娜的家庭条件最差,她经常借室友的衣服出去约会。有一次,她着急出去约会,在没知会马荟的情况下把她最喜欢的连衣裙穿走了。马荟那天和男朋友闹分手,心情很差,当时就和刘娜翻了脸,说了一些让刘娜极度难堪的话。刘娜自知没脸,躲在被子里哭了一晚上。
    那晚之后,怪事不断。寝室里总会无端冒出一股怪味,但是,怎么找都找不到恶臭的来源。这还不算,半夜经常有东西从天花板上掉下来,噼里啪啦地砸在她们的被子上,可打开灯后却发现什么都没有。明明是刚买回来的新鲜水果,搁置一会儿就会立刻腐烂。诸如此类的怪事接连不断地发生,孙菲菲实在没个头绪,只好来请雷晓鑫帮忙。
    “该不会是那个刘娜一个想不开自杀了之后还和你们住在一起吧?”戚务生说,“在那个夜黑风高的夜晚,她安静地吃下安眠药,自此之后变成了一具行尸……”
    雷晓鑫照着戚务生的后脑勺拍了一下:“你小子想吓死她啊。”
    戚务生这才注意到,孙菲菲的脸早就没了血色,原本就弱不禁风的她看起来随时都有可能倒下去。
    “刘娜对这一系列怪事的反应如何?”雷晓鑫问。
    “自从马荟骂了她之后,她整天戴着个帽子,连睡觉都不摘下来。我和她说话她也不理我,真心搞不懂她了。”孙菲菲顿了顿,“马荟已经向她道过歉了呢。”
    雷晓鑫想了想:“有点儿意思。”
    “什么?”孙菲菲有些无语地看着他,脸上满是惊愕的表情。
    “明天上午8点,咱们还在这里见面。”雷晓鑫说。
    孙菲菲木讷地站在原地,不知道他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鬼味寝室
    雷晓鑫这个“葫芦娃”的外号是戚务生起的,理由很简单,自从戚务生认识他那天起,他腰间就挎着那两个翠绿葫芦。两人关系不错,经常一起吃喝玩乐,时间久了,戚务生便对雷晓鑫宝葫芦里的那点儿秘密了如指掌。两个宝葫芦分别装着两种药,一种叫“镇药”,另一种叫“倒鬼”。平日里谁有个发烧感冒之类的小病,只要吃上一粒“镇药”立刻见效。生日聚会那天,雷晓鑫喝大了,不小心将“倒鬼”药的作用说了出来。这个秘密被戚务生知道后,雷晓鑫便开始麻烦不断。
    “你说那个叫刘娜的有没有可能装神弄鬼故意吓唬她室友?”戚务生将手里的矿泉水瓶盖子打开,献殷勤似的递给雷晓鑫。
    雷晓鑫白了他一眼:“我和你说过多少次了,我爷爷不让我招惹这些七七八八的事。你老给我惹麻烦!”
    戚务生赔着笑不说话,雷晓鑫又牢骚了一番。
    翌日清晨,雷晓鑫还没起床,就听见戚务生在楼下鬼叫。他迷迷糊糊地跑到阳台前,探头向下望,一眼就看到站在戚务生身旁的孙菲菲。孙菲菲身边还站着一个女生,瘦瘦高高的,像个竹杆子。
    雷晓鑫穿着睡衣跑下楼,不高兴地说道:“不是说好了8点见面吗?”
    孙菲菲为难地看着他:“马荟非要我带她来见你。”
    雷晓鑫的视线落在那个叫马荟的女生身上,示意她有话快说。马荟说她特意来这里就是为了告诉雷晓鑫一个孙菲菲不知道的重要情况:马荟和刘娜吵架的那天晚上,刘娜一直哭个不停,她心软实在看不下去,刚想起来去安慰她,忽然发现刘娜的哭声变了调。就在这时,天花板上突然响起一阵诡异的脚步声,像是有人趿拉着鞋子走在上面。马荟抬头看了看,并没有发现任何异常,等她回过神来的时候,刘娜已经穿着睡衣跑了出去。她担心刘娜想不开,尾随在刘娜身后跟了出去,等她走出寝室时,刘娜已经下了楼。马荟一路追了出去,不想竟看到诡异的一幕。本来,走在马荟前面的人是刘娜,再往前就是伸手不见五指的夜幕。可现在,刘娜前面突然多了个人,那个人的背影竟是马荟。再往前看,马荟又看到了另一个刘娜和另一个自己。无数个马荟和刘娜排成弯弯曲曲的队列,像一条巨型蜈蚣蜿蜒在路上。
    雷晓鑫看着惊恐不已的马荟,不想让她继续停留在她恐怖的想象中,于是故意打断她的话:“夜里总是有些不干净的东西喜欢捉弄人,这都是正常的。”
    马荟点点头:“我大着胆子坚持跟她到了目的地,发现她出去是为了见她前男友魏棉。你们都看过《暮光之城》吧?我觉得魏棉其实根本不是人,他可能是吸血鬼或者是狼人,他把不知情的刘娜也变成了和他一样的怪物。”
    马荟的最终结论让雷晓鑫哭笑不得,这丫头简直和戚务生是天生一对,过分的夸大其词和无穷的想象力让他无力招架。
    “妖有妖迹,鬼有鬼踪,我要去你们寝室看看,才能给出基础的判定。”雷晓鑫煞有其事地说着,俨然一副驱魔师的姿态。只有他自己心里清楚,他惟一的法宝就是那一葫芦驱邪药。
    “可是女寝禁止男生出没啊。”孙菲菲说。
    “所以,”雷晓鑫停顿片刻,“我只能变身成女生混进去。”
    事态突变
    雷晓鑫在孙菲菲和马荟的帮助下成功混进女寝,可他并没有发现任何异常。
    “奇怪,怎么突然间什么都没了呢?”孙菲菲自言自语道。
    “这都是他们的阴谋诡计。”马荟说,“如果你在床下待足一晚上,肯定会发现刘娜的不正常!”
    “对!我就不相信她的狐狸尾巴能藏得住。”孙菲菲附和道。
    “万一她反咬一口说我是藏匿在女寝的大变态,我岂不是名节不保?”雷晓鑫四下看了看,“真不好意思,眼下这情况我还真帮不上什么忙。”
    雷晓鑫转身要走,孙菲菲和马荟并排挡住了寝室门,像事先商量好了似的齐声哀求道:“你不能丢下我们不管。”
    雷晓鑫被逼得实在没办法,只好从葫芦里倒出一颗红色小药丸递给她们:“你们想方设法把这药丸给刘娜吃了,要是她真的撞了邪或是招惹上什么不干净的东西,这药会立刻见效。”
    孙菲菲欢天喜地接下药丸,又说了一大堆好话才送雷晓鑫离开女寝。本以为一切就会这么尘埃落定,可雷晓鑫做梦也想不到后来竟然会有那样不可预期的发展。
    第二天,雷晓鑫和戚务生刚吃过午饭,正坐在电脑前打dota,寝室里突然闯进来几个人,为首的是教务处的吴老师。吴老师黑着脸说明来意,她说刘娜中毒了,目前正在医院里抢救,而刘娜的室友孙菲菲和马荟指认雷晓鑫是凶手,声称曾亲眼目睹他溜进女寝,还拿了一颗莫名其妙的药丸骗刘娜吃。
    雷晓鑫恍然大悟,这才明白自己中了圈套。吴老师不由分说将雷晓鑫带回办公室,又打电话通知他爷爷来学校协助校方处理此事。事情突然闹大,一时间谣言四起,雷晓鑫平白无故成为了“投毒者”,更有甚者还在论坛里发出他和刘娜的“爱情往事”。雷晓鑫有苦难言,只恨自己错信他人。要不是刘娜及时脱离危险清醒过来,雷晓鑫差点儿就被关进拘留所。刘娜醒来后道出部分真相,雷晓鑫虽然没有完全洗脱下毒嫌疑,总算是恢复了人身自由。经过一个星期的调查,下毒之事最终因为证据不足而不了了之。
    麻烦又找上门
    雷晓鑫思来想去觉得事情肯定没完,孙菲菲和马荟合伙陷害他并不是最终目的,她们想害死刘娜才是真。这招借刀杀人之计没成功,她们肯定还会想出第二计和第N计。雷晓鑫想找刘娜把事情的前因后果说清楚,至于以后会发生什么事,那都和他没有半点儿关系。
    午休时,雷晓鑫找到刘娜,还没等他开口说话,刘娜却抢在他前面求他帮忙。
    刘娜说:“我知道下毒的人不是你,但请你务必帮我个忙。”
    雷晓鑫冷着脸打量着刘娜,心里琢磨着她用意何在。
    刘娜谨慎地看了看四周,继续说道:“我和你直说了吧,我上星期和前男友魏棉借了点儿钱,作为交换条件,我必须帮他做件事。因为那件事太可怕了,我就没按他说的话去做。这次他设计毒死我灭口,我要把他的罪恶公诸于众。”
    雷晓鑫摆出一副“这和我有什么关系”的表情站在那里,还没等他开口拒绝,刘娜忽然靠近了些,压低声音说道:“那些事太可怕,我暂时还不能告诉你。惟一可以透露给你的是,这学校里有鬼!不仅如此,它们的目标是你。”
    刘娜的话云里雾里,雷晓鑫一时半会儿还没能明白她究竟想表达什么意思,正站在那里发愣,戚务生不知什么时候突然出现在他身后,不动声色地看着刘娜,嘴角挂着一丝冷笑。
    刘娜像见鬼似的突然噤声,没头没尾地说了一些不着边际的话,临走时还用力捏了下雷晓鑫的胳膊。刘娜急匆匆走了,站在雷晓鑫身后的戚务生这才开口说话:“她是不是和你说学校里有鬼?”
    雷晓鑫的脸上露出惊讶的神色。戚务生不紧不慢地继续说道:“她是不是还说有事要请你帮忙?”
    雷晓鑫不由自主地点点头。戚务生突然大笑起来:“笨蛋,(:http://www.guidaye.com/转载请保留!)你差点儿上她的当。从她出院到现在,她已经和好几个人说了相同的话,只有你这个大傻子当真了。刘娜中毒之后神智一直不是很清晰,她总和身边的人煞有其事地说这些事,说什么学校里隐藏着一个惊天大阴谋,还天天早上去校长室骚扰校长,每次都被吴老师轰出来。”
    “真的?”雷晓鑫说。
    “我还骗你不成!”戚务生又补了句,“不信你去问问别人。”
    雷晓鑫沉默片刻:“你不是说帮我调查孙菲菲和马荟合伙陷害我那件事吗?查得怎么样了?有没有什么眉目?”
    戚务生吧嗒吧嗒嘴:“暂时还没有什么头绪。不过她们俩能合起伙来布这个局把你引进来,看来你们之间的梁子结得够深啊。”
    “废话。”雷晓鑫白了他一眼,“我现在就想知道她们的动机和背后操控这整件事的人。”
    “那还不简单,跟踪、盯梢,哥们儿样样精通。从今天起,咱俩也别睡觉了,日夜盯她们,我就不信她们不露出点儿马脚。”戚务生拍拍胸脯说道,“万事有我呢。”
    实验品
    凌晨3点,躲在草丛里的雷晓鑫终于熬不住了,憋了大半晚的尿必须找个地方解决。为了防止自己方便时被突然跑出来的女生发现,他特意找了个隐蔽的角落。还没等他解开腰带,身后的草丛忽然一阵异动,他蹲下身子,冷眼打量着那个从他面前经过的女生,没错,就是马荟。她蓬头乱发,目光呆滞,行尸走肉般向西北方向移动。雷晓鑫暗自握紧拳头,终于被他抓住狐狸尾巴,这次要不顺藤摸瓜弄个清楚明白,这一晚上的罪就算白遭了。
    雷晓鑫小心翼翼地跟在马荟的身后。半个小时后,马荟突然止住脚步,转身向雷晓鑫走来。雷晓鑫万万没想到她会有如此突兀的举动,左躲右闪好歹才算藏住没被发现。马荟来回往返了几次,似乎在找什么东西,又像是在找什么人。又过了一会儿,不远处的树下忽然闪出一个男生,马荟见到他后忽然加快脚步跑了过去,两人面对面地说着什么,雷晓鑫听不太清。他索性站了起来,想再靠近些。没等他完全直起身子,一股来自背后的力量又将他压了下去。
    雷晓鑫惊愕地看着身后的孙菲菲,孙菲菲挤了挤眼睛:“嘘,别出声。”
    “那就是魏棉。”孙菲菲指着那个男生说,“他不光是马荟的现男友,还是刘娜的前男友。”
    雷晓鑫不说话,静待下文。
    “我们合伙陷害你那件事都是马荟的主意,我之所以和她一起同流合污其实别有目的。”孙菲菲说,“如果不查出她背后的那个主谋,学校里永无宁日。”
    “你想凭这几句话就洗清自己?我会相信你?”雷晓鑫反问道。
    孙菲菲笑笑:“你不相信我就对了,说明你不是脑残。”
    雷晓鑫不说话,继续看戏。不远处的魏棉先是轻轻摸了摸马荟的头发,又抱了她一会儿,随后重点出现。他从兜里掏出一颗绿色药丸递给马荟,好像在劝她吃下去。马荟不同意,拼命地摇头。魏棉突然变了脸色,但在他拂袖离去之际,马荟突然抓住他并从手里接过药丸吞了下去。
    “这是怎么个情况?”雷晓鑫问。
    “魏棉这个感情骗子以色欺人,他表面上在和她们谈情说爱,实际上是用药物操控她们。至于他给她的究竟是什么药,这也是我想知道的。”孙菲菲说,“我身边的很多朋友都不自觉走进了他的圈套而全然不知,我必须拯救她们逃出火坑。”
    “我倒是有个主意。”雷晓鑫似笑非笑地看着孙菲菲。
    “嗯?”孙菲菲说。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雷晓鑫故意卖了个关子,“你懂我的意思吧?”
    孙菲菲叹了口气:“这办法我也想过,只是苦干没有帮手里外接应,所以才迟迟没有行动。”
    “你眼前不是有一个送上门的吗?他十足的好奇心正好可以小小利用下。”雷晓鑫指着自己的胸口说。
    孙菲菲狡黠一笑:“你不怕我再骗你一次?”
    “那要看你的本事了。”雷晓鑫信心十足地说。
    两人布置了一个周密的计划,这才双双离去。
    交易内幕
    上过一次当的雷晓鑫决定继续趟浑水的理由很简单,他想弄清楚这些事到底和戚务生有没有关系。别人陷害他无所谓,要是他最亲密的朋友布局害他,这是他无论如何也无法接受的事实。他现在很矛盾,尽管手里没有一丝一毫的证据显示戚务生和“下毒”的事有关联,可他心里老是有所怀疑。
    雷晓鑫在教室里胡思乱想之际,手机忽然响了。孙菲菲在电话里大声呼救,片刻后,电话那边便没了动静。雷晓鑫意识到事情不妙,之前他和孙菲菲已经商量好,一旦魏棉对她下手,她就会打电话求救,两个人的手机也因此安装了定位系统。雷晓鑫起身冲出教室,直奔手机上指示的位置。
    “你干嘛去?”在走廊里浇花的戚务生拎着水壶大喊道。
    雷晓鑫来不及多想,只匆匆敷衍了一句,没想到戚务生竟跟了上来。
    “孙菲菲有危险。”雷晓鑫边跑边说。
    “什么危险?她被劫色了?”戚务生说,“直接报警多好。”
    “不行,我必须立刻赶到她身边,这样才有可能找到证据。”雷晓鑫说,“以后有时间和你详细说。”
    手机上显示孙菲菲在废弃教学楼附近,两人赶到后找了几圈,愣是没找到她。雷晓鑫急得满头大汗,戚务生一边安慰他一边帮忙,竟在垃圾场附近捡到孙菲菲的手机。
    “她应该还在这附近,咱们分开找。”戚务生说,“你小心。”
    雷晓鑫像没头的苍蝇一样乱撞,无意中听到一声微弱的呼救声。他顺着声音跑去,一眼就看到废教学楼侧门的铁链被人打开。他一头冲了进去,忽然觉得后脑勺重重挨了一下,瞬间没了知觉。等他醒来时已经被捆在破旧的板凳上,和他一起被捆着的还有孙菲菲和马荟。
    雷晓鑫瞪着魏棉厉声道:“这里是学校,附近都是学生,量你也没胆子乱来。”
    魏棉耸耸肩:“就因为这里是学校,是我们的天下,所以你们都得听我的。”
    说完从兜里掏出两颗紫色药丸放在掌心,笑道:“这是最新配制的产品,你们是第一批试药者。”
    “这是什么药?”雷晓鑫不解地看了看孙菲菲和马荟,两个女生脸上流露出痛苦的表情。
    “你不是说只要我把雷晓鑫骗来就不用试吃这药吗?怎么又变卦了?”孙菲菲声嘶力竭地吼道,“我不要死,我不要吃这种药。”
    “这都是吴老师的意思,骗你的不是我,是她。”(:http://www.guidaye.com/转载请保留!)魏棉面无表情地说,“我只是她的小跟班。”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害你,这都是他们逼我的。”孙菲菲哽咽道,“我也只是为了自保。”
    “别装了。”马荟冷笑道,“如果没有你,刘娜和我也不会被卷进来当成试药者。”
    “当初骗你们吃这药可以补脑变聪明的人是魏棉,这都是你们一厢情愿的。”孙菲菲驳斥道。
    “是你把魏棉介绍给我们认识的,还说和你没关系?”马荟说。
    “试药的时间还没到,尽情吵吧,这是你们最后的机会。”魏棉转身离开废教室,一时没了踪影。
    孙菲菲和马荟吵个不停,雷晓鑫心烦意乱地吼了一嗓子,总算让她们安静下来。通过她们断断续续的叙述,雷晓鑫也弄明白了事情的大概。事情其实很简单,吴老师是隐藏在这个学校里的终极boss,英俊的魏棉是她的手下,两人不知道在研究什么稀奇古怪的药物。这些头脑简单的女生成了他们的试药工具。至于雷晓鑫为什么会卷被进来,目前尚不可知。
    “怎么办?”雷晓鑫一时没了主意,只好问身边的戚务生。
    “放心,来的路上爷爷嘱咐我照顾好你就行,其余的事他处理。”戚务生信心十足地说,“有爷爷咱不用怕。”
    两人正说着,教室里的桌子椅子忽然像被定格了一般悬浮在半空中,一眨眼的工夫化成无数利器向爷爷所在方向飞去,与此同时,几团鬼火从四面八方聚集一处同时袭向爷爷。空气中响起爷爷的咒语声,一道金光划过半空,厉鬼发出阵阵哀嚎。
    “我还会回来的。”
    话音未落,厉鬼已然化作一团青烟离去。爷爷扶墙而立,一口鲜血猛然喷了出来。
    结局
    雷晓鑫和戚务生在操场上踢球踢得满头大汗,戚务生提议先休息一会儿,两人聊起了那三个女生的近况。戚务生说孙菲菲出国后过得还算不错,马荟在另一所职业学校也混得有声有色,唯独刘娜至今下落不明。
    “你还记得那个魏棉吗?我昨天看见他了。”雷晓鑫望着碧蓝的天空喃喃自语道,“你知道他说了什么吗?他说吴老师又回来了。”
    戚务生叹了口气:“爷爷猜得果然没错,一旦那鬼知道他的死讯必然会再次兴风作浪。”
    雷晓鑫正色道:“我一定不会放过害死爷爷的她。”
    不远处的阴影里,一个戴墨镜的女人正阴着脸望向此处,她就是新上任的吴校长。

共计0张图片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