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校园鬼故事 > 换魂 > 详细内容

换魂

作者:叶慕风  阅读:103 次  点赞:1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story1.669977.net 收集整理

    早上五点的时候网吧停电了,没办法,我只能提前下机。
    雨后的清晨竟然起了雾,这应该是夏日里难得一见的景象,我吸一口空气觉得昧儿挺怪的。
    在回寝室的路上要经过操场。换作以往,这个时间有许多人打球,可能由于地上水太多的缘故,今天一点声音也没有。可就在即将穿过操场的时候,我听见了哭声。
    流泪的是个女孩儿。雨后的早晨天还有些阴暗,雾蒙蒙的操场篮球架下一个孤独的女孩正在“嘤嘤”啼哭。怎么想都觉得有点倩女幽魂的意思。可是身为一代好奇心超强的绅士,我又怎么能错过和美女结识的机会昵。
    等靠近女孩一点,我却有点不知所措了:女孩竟然没穿衣服。我睁眼也不是闭眼也不是,眼睛都不知道该往哪里放了,只能把自己外套脱了盖在女孩身上,说:“你怎么了,要不要我帮你报警?”
    女孩披好衣服站起来,看着我。我正要抢先说不用谢,却见女孩直接跳到我的身上,二话不说张嘴就要咬我。她看起来瘦瘦弱弱的,可是劲儿却出奇的大,幸好我反应快推着她的脖子。但她长长的指甲已经把我的脸挠烂。
    我说:“你快停下来,不然我不客气了!”她根本就不回应,看样子非要咬我一口才罢休。
    我心一横,迎面向她倒去,重重把她摔在地上。她痛叫一声,终于松开手。我趁机跳开,头也不回地跑掉。虽然我想帮她,但要是以被她咬伤甚至咬死为代价,我可是不干的。
    一直到寝室门口,我才想起外套还在那女孩身上呢。那女孩看样子疯了,下一个救下她的,不会通过外套查到我,说我对她做过什么吧?算了,听天由命吧。
    推门进去后,发现张楚已经起来了,我就跟他讲述刚才的经历并描述那女孩有多可怜。张楚是个老实人,而且心地善良。只要他去帮女孩,我不仅可以拿回外套,也可以避免说不清。没想到,在听我描述那女孩的样貌后,他一拳打在我的脸上,骂道: “你混蛋!”然后就冲出了寝室。
    我的脸一下子就肿起来了,他为什么打我?
    我有气没处撒,找来张楚前两天摔伤腿时用的红花油擦了擦就睡下了。
    先是有人要咬我,接着又有人打我,我招谁惹谁了,都疯了吗?
    中午的时候,张楚叫醒我。他开口就问: “你对马丽做了什么?”
    我心中有气,揪住他的领子: “你小子还没给哥一个解释呢,早上为什么打我?对了,谁叫马丽?”
    张楚说:“我的女朋友马丽,就是早上那个女孩。”
    我傻眼了,不知道该用巧合还是别的什么词汇来形容此刻的心情。不过,他早上打我也算有了个解释了。
    我说:“我有那心也没那胆呀。昨晚我一直到网吧停电才离开,不信咱们可以去查网吧监控。”
    他还是不信,就跟我去网吧。到了那里却被告知,网吧记录监控的主机昨天意外起火,所有记录全部丢失。昨天网吧停电,就是因为这台机器起火造成连线。完了,说不清了。
    我提议去医院,马丽是当事人,绝对可以替我洗刷冤屈。
    马丽已经醒了,却缩在墙角,脸色苍白、目光呆滞。(:http://www.guidaye.com/转载请保留!)
    我走到她面前坐下,用手在她脸前晃晃,微笑着轻声说道: “马丽你好,我就是上午给你披衣服的同学,你认识我吗?”
    马丽转动脑袋看我,突然掐着我的脖子又要咬,幸好被张楚拉开了。她颤抖着缩到张楚怀里,望着我的眼神不再是呆滞却变成了恐惧。
    张楚搂着马丽,不停地安慰: “没事了,没事了。”在她平复后,张楚瞪着我说, “滚!”
    我知道再说什么都是无益,只能先走。今天早上的时候,我只是救她没救成跑掉而己,怎么会变成现在这样?
    结合刚才发生的事情,我忽然明白,她早上扑过来咬我不是疯了而是自我保护。她怕我,而且是怕到要死的程度。
    难道我对她做过什么自己都不知道的事情?怎么可能?
    晚上的时候,张楚用电话把我约到初见马丽的操场。他的脸隐藏在唯一亮着的照明灯之后看不清表情: “跟我说实话,以后还是好朋友。”
    其实在发生这件事之前我们的关系一直都很好,可是现在,我只要想到他都觉得不舒服,就好像自己真的干了什么亏心事一样。
    我说: “我对灯发誓,我真的没有对她做任何不好的事情。你是了解我的,我是那样的人吗?”
    “以后你是你,我是我。你都把杨晶晶从我身边抢走了,现在对马丽下手,你是要逼死我呀!”张楚是咬着牙说完这些话的。说完之后,他一直背在身后的手伸了出来,居然握着一根钢管。
    我喜欢上杨晶晶之后才知道张楚也在追她,可是爱情里怎么能有退让呢,最后杨晶晶选择了我。
    我说: “你是知道的,咱们俩是公平竞争。”嘴上那么说,可我的心一下子揪在一起。通过早上那一拳,我就知道,虽然张楚没我高没我壮,但是一定比我有劲儿。再加上现在他有家伙我没有,这场架我将输得毫无悬念。如果再加上他那玩命的架势,我恐怕就凶多吉少了。为今之计,只有好汉不吃眼前亏,立马就跑才对。
    可就在我考虑往哪个方向跑更安全时,一件让我目瞪口呆的事情发生了,张楚挥舞着钢管一下一下往自己脑袋上砸。他这是要自杀呀!
    我也没多想,从旁边捡起一块板砖冲到他面前,一砖头就把他砸晕了。我实在想不出别的什么好招儿,如果让他醒着,说不定他会想别的方式自残。可能是由于我心太急,用劲太大,直到住进病房他都还没醒过来。
    以张楚当时的心态来说,他带到操场的钢管绝对是用来对付我的,可为什么最后变成自残的工具了昵?
    办完手续,我就留下来陪床。细想想,张楚也挺可怜的。无父无母自小随着爷爷长大,在爷爷去世后,由好心人资助上了大学。好不容易找到一个称心如意的心上人却喜欢上别人,总算又找到一个却又疯的不明不白。
    就在我回忆他的身世的时候,他动了。我本以为是醒过来了,可细看之下却并非如此。他身体的动作看起来就好像是在用力往外吐什么东西。他的嘴巴越张越大、越张越大,最后张到都快要撕裂的时候,一个毛茸茸的小脑袋钻了出来,接着是身体和尾巴,那是一只黑猫!
    黑猫的眼睛在明亮的灯光下发着阴冷的光,它盯着我看了一会儿,就跳下床跑到门外,然后又扭头看我。
    虽然头皮发麻,但是我的思维还很清晰,它这明明是在让我跟着。
    我深吸一口气紧跟过去,出了医院一直向前。黑猫走走停停,好像是生怕我跟不上。我们一路向前,最后进入了学校。
    黑猫还没有停的意思,我一咬牙壮着胆子跟了上去。
    夜已经深了,有风无月,很近的物体都看不清楚,校园里的所有东西看起来都是一团黑影。之所以我能一直看见黑猫,就是因为它发着绿光的眼睛。
    黑猫在一栋寝室楼前停下,左右找了找,从门洞里钻了进去。我细细一看发现是女生寝室,就是杨晶晶那一栋。它不会去找杨晶晶了吧?
    当我回到医院的时候,张楚已经醒了。
    张楚说: “谢谢你把我送过来,以前我误会你了,对不起。不过以后,你得小心杨晶晶。”
    我说: “为什么?”
    张楚说: “我做了个梦,梦到自己变成一只猫跑进杨晶晶的寝室。杨晶晶微笑着把我抱起,还亲我。昨天发生的事情已经不能用常理来理解了,所以我就决定相信我的梦。既然我梦到杨晶晶,那她就一定是这件事的当事人。只不过,她还没到出现的时候。”
    换作以往,我会把他的话当作依然对杨晶晶心怀怨恨的栽赃,可是现在我却无话可说。因为真的有只猫跑到杨晶晶住的宿舍楼,而且这只猫还是从张楚嘴里钻出来的。会不会是张楚的灵魂化作猫去找杨晶晶,而他现在所讲的是在他钻进寝室楼后我没有看到的那些?
    更加惊恐的事情发生在第二天见到杨晶晶的时候,她竟然抱着一只黑猫,和昨天我一直跟的那只一模一样。
    我问她: “哪儿来的?”
    杨晶晶一嘟嘴: “一直让你给我买个小宠物,你都不肯。昨晚我上洗手间的时候发现这只小猫站在楼道里,就把它收养了,我已经在楼道里发出认领的消息。但愿不会有人来认领。如果有人领走的话,你也要再给我买,好不好?通过养它我才发现,原来我好喜欢小猫。”
    我只是点头却一句话没说,我害怕一张嘴就把这只猫的来历给说出来。
    张楚的话还在我耳边回响,可杨晶晶说这只猫是她昨晚捡的。如果猫是张楚的魂魄,那张楚应该醒不了才对。问题是现在他醒了,那从他嘴里钻出的猫是怎么回事,那只猫又会不会是杨晶晶手中的这只呢?
    张楚让我不要相信杨晶晶,可眼前的一切让我觉得最不可信的是他。
    杨晶晶忽然拉了拉我的衣角,环顾四周,说: “我们好像被跟踪了,我有一种感觉,那个人就是张楚。他好像就在我们身边。”
    张楚凭借一个梦让我不要相信杨晶晶,而杨晶晶凭第六感就说我们在被张楚跟踪。到底谁的话才可信,我的脑子一片混乱。
    杨晶晶怀里的黑猫舔舔爪子,抬头望着我,好像在笑。我顿觉浑身冰冷。
    五一放假,我回了趟老家,刚好外婆也来我家看我妈。
    小时候爸妈工作忙,上幼儿园之前,我一直住在外婆家。那时候,我跟外婆的关系比跟我妈都好。外婆拉着我的手,说: “你小子能长真么大可不容易呀。”然后她就开始跟我讲我小时候的事情:
    外婆家在农村。四岁的时候,我和小伙伴们去建筑队挖出的石灰坑里面涮我们沾满泥巴的凉鞋,大家同时把脚伸进水里,只有我“扑通”一下掉了进去。庆幸的是,里面的石灰早已用尽,不然我铁定被烧成松花蛋。
    不久后的一天,我在小平房上帮奶奶劈柴,抡起斧子还没劈,就倒着从三米高的平房上摔了下来,脑袋磕在吃饭用的石板上,把石板砸掉一个角,可脑袋一点事没有。
    往后的几个月,大灾小难一个接着一个,听得我觉得自己能活到现在简直就是奇迹。
    外婆: “当时我就断定你不是撞邪就是被鬼缠身了,它们要抓你去做替死。”
    我笑了笑: “那后来呢,我是怎么大难不死的?”
    外婆说: “我就找了村里学过道术的张老头来给你驱鬼。他还送了你一只黑猫你忘了?自从那只黑猫在一次意外替你死去之后,你就没灾没难地长到现在。老张头说你的霉运已经嫁接给黑猫并随着它的死去消失了。那个张老头很厉害,他孙子曾经得病成了傻子,据说后来都被他治好了。”
    我差点叫出来,奶奶讲述的往事让我一下子明白,那个黑猫的出现根本不是偶然,有人也在像我小时候一样嫁接霉运。可是它为什么会从张楚的嘴里爬出来呢?
    当天下午,我就回到学校。我打电话到杨晶晶寝室,室友说她没回家不在寝室。于是我就开始满校园的找,一直找到吃晚饭还没找到,但是碰到了张楚。他也在找杨晶晶。
    张楚说: “早上的时候,我去医院看马丽,可是病房里没人,连医生都不知道她去哪儿了。最后查监控,是杨晶晶把她接走的。很奇怪,平时除了我,马丽都不允许别人碰她。可是杨晶晶拉着她,她竟然都没有反抗。”(:http://www.guidaye.com/转载请保留!)
    到这里,我更加肯定杨晶晶有问题。她通过那只黑猫把自己的霉运转给马丽,可是不知为什么黑猫又进了张楚的身体,最后又回到杨晶晶身边。黑猫的回归肯定还带回了杨晶晶嫁接出去的霉运,而她一定有所发现,决定再做点什么。这一次,肯定比以往都恶毒。
    正在这时,我接到了杨晶晶的电话,她说: “你赶紧来老剧场吧,出事了。”
    挂断电话,我望着张楚: “敢去吗,可能会死?”
    张楚不屑地一咧嘴: “马丽还在杨晶晶手里,为救她我什么都做得出来。再说了,谁死还不一定呢,只要你到时候别拦着我就行。”
    我一边商量一边往老剧场赶。老剧场是上个世纪的产物,据说比我们学校的年纪都大。之所以一直没有拆除,好像是因为老早前已经被申请了文物保护。
    剧场的门开着,锁掉在地上,我们进去的时候发现她们都在剧场舞台上,马丽盘膝坐在一圈蜡烛之间,杨晶晶站在一旁望着走向她的我们。马丽不停地晃动,脑袋上满是细密的汗珠,她的脸色正在一点点变黑,看起来就像长了一层黑色的毛发。她在变成黑猫!
    由于常年没有人气,剧场里有一股子怪味,我强忍着走到舞台上,走在我身后的张楚一上来就要去拉马丽,可是走到半路一头栽倒在地,晕了过去。
    我说: “晶晶你闹够没有?还是放手吧!”
    杨晶晶苦笑: “都走到这一步了,无论多苦,我都要坚持下去。”
    我说: “谁的命不是命,你把自己的霉运转嫁到别人身上,别人要是因此而死,你以后不会愧疚吗?”
    杨晶晶斩钉截铁地说: “为了所爱的人,我无怨无悔!”
    我愣在那里,一时没明白她的意思。为所爱的人,难道她这样做不是为自己?
    杨晶晶接着说: “前段时间我收到一封邮件,说你小时候做过一种叫封尸灭鬼的法事,可做那场法事的术士忘记告诉你们一件事情,那就是做这种法事之后的第十六年和第二十六年都要重新再做一次。只因邪灵只是被镇压,没有被消灭,三次之后才会被人体融化。”
    她这么做竟然是为了我,这个事实让我难以接受。
    “一开始我回信给他说我不相信,他就建议我找个我看不顺眼的人试试,我一下子就想到了马丽。选她是因为她是张楚的女朋友。张楚这个贱男人前脚说一辈子喜欢我,在知道我选你之后,后脚就去搭上了马丽。他不是个花心大萝卜是啥?如果马丽真能嫁接到这种霉运,那我就接着嫁接给张楚,让这对狗男女倒霉一辈子。后来,我成功了。”杨晶晶笑得有些狰狞。
    我总算明白为什么马丽那么怕我了,肯定是在嫁接的过程中发生什么可怕的事情,让马丽误以为我是始作俑者了。
    我说: “后来又发生了什么?”
    杨晶晶说: “后来的事情有些让我难以控制,先是马丽发疯,后来干脆那人在邮件中教我的方法完全失灵了。”
    我说: “那人到底是谁你问了吗?”
    “问过了,可人家不愿意说。他说他这样做就是为救你,没有恶意。我一想,也觉得是这样就没再问。”
    我追问: “那人教你的方法是什么?”当年那老人是让我养黑猫,现如今是,我在事情发生后才见到黑猫。
    杨晶晶说: “他教我的方法只做这一次就消灭邪灵,不用再做十年后那次。首先,我要找到一对夫妻或者男女朋友,让他们养我喂养出来的黑猫。黑猫吸收掉他们的阴阳之气后回到我身边,到时候,我只要把黑猫养在自己身边,天天和你在一起,就可以了。”
    “可是却出了意外?”她电话里就是这么说的。
    杨晶晶点点头,拿起脚边的挎包,从里面掏出一只黑猫: “早上的时候,黑猫突然又蹦又跳,最后死掉了。依照常理,这种黑猫的寿命要有十到二十年。”
    “哪里出了问题,你现在知道吗?”我转了个身子继续问。明明是死猫,我却总觉得它还活着,心里老是担心它会像上次那样冲我笑。
    杨晶晶摇摇头: “我立即给那人发邮件询问,他告诉我,现在还有个办法。但是比较冒险。”她看了看我,接着说,“杀摔他们。杀掉转嫁人,可以让黑猫快速吸收他们的阴阳之气,立即复活并拥有助你驱邪避凶的能力。”
    我说:“这坚决不行。”话说出口,我就后悔了。因为从刚才开始,我就觉得杨晶晶有点不正常。张楚喜欢她,可她选择了我,而张楚在她选择我之后喜欢上了马丽,这竟然让她难以接受。这完完全全就是一种病态。
    可惜我反应过来得太晚了,她从包里掏出一把刀就朝马丽刺去。马丽倒下后,她又转向张楚。我不管不顾地冲了过去,不管马丽是怎么变得跟神经病一样的,她做这一切毕竟是为了我。我不能眼睁睁看她错下去,也不能眼睁睁看着一个无辜的人就这样死去。更何况,张楚很有可能就是想试着救我的那个人。
    一个是张楚,一个是张老头,他们俩极有可能有什么关系。
    我和杨晶晶在张楚的面前推推搡搡地夺刀,最后我总算把刀夺了过来,可是没想到,杨晶晶的身体往我怀里一钻,直接穿在了刀上。她死了。
    “你杀了她?”刚好醒来的张楚吃惊地望着我。
    我头皮一奓,急忙解释: “这是意外。你要帮我作证,她要杀你,我去夺刀,她是自己撞在刀上的。”
    “那我有什么好处?”张楚好像憋好久一样,扑哧一声笑起来, “我可是你的恩人呦。我爷爷,就是那个张老头,可是救过你的命呀。”
    “原来给杨晶晶发邮件的真是你,那你就更知道整件事的来龙去脉了,帮帮我,求你了!”我本以为抓到了救命稻草,可是他的表情让我的心里没底。突然间我的心里豁然开朗, “你从来都没有想过要救我,整件事就是个阴谋!”
    “猜对了。”张楚打了个响指。
    我却有些不明白了: “为什么呀?”张楚是张老头的孙子,算是我救命恩人的后人。如果不算上杨晶晶,我们唯一的交集也就是同学而已。
    张楚说: “你不觉得自己忽略了什么东西吗?”
    我实在想不出来,就只能摇头。
    张楚冷冷一笑,拿出手机,给我播出一段视频。视频内容是我跟杨晶晶夺刀,最后杀死她。原来他早就醒了,如果当时他能起来帮我,就根本不会有误杀杨晶晶这件事。而他不仅没起来帮我,还录下了我误杀杨晶晶的过程。
    张楚说: “这段视频我已经发到班里的群邮箱,附言是‘救我,老剧场’。”
    “混蛋!”我怒火中烧, “你到底要害我到什么时候?”我挥拳朝他心口打去,却打在他胸口的一个凸起上。他“扑”的一声,口吐鲜血,瘫倒在地。
    我上前一摸那个凸起,竟然是刚才刺死杨晶晶的那把刀。
    这时候,张楚又一次笑了: “你可以误杀杨晶晶,但是你怎么解释杀了我?”
    我说: “我没有。”
    张楚说: “可你刚刚摸到了刀把,你怎么解释上面的指纹?”
    我傻了。
    张楚搂着我的脖子,把嘴凑到我的耳边: “你还记得十六年前的那只黑猫吗?它由张老头养大,每天都听他跟孙子说道术,后来它不仅学会了说话,而且还学会了道术。它怕张老头接受不了,就一直没说。后来张老头要把它送给你驱邪,它知道此去必死无疑,张老头是在害它。于是它心一横就跟张老头的孙子互换了灵魂。然后孙子就成了外人眼里的傻子,而黑猫就成了替主而死的义猫。”
    我目瞪口呆: “你是那只黑猫?”
    张楚“嘿嘿”笑道: “人死化为鬼,那你说猫死化为什么?万物皆有灵性,人类不知道的多了去了。当我适应了他的身体,傻孙子就变成了乖宝宝,一直到上大学遇见你。毕竟是因为他,我才有当人的机会。可是他却因你而死,你说是不是该付出点代价?”
    门被警察撞开,张楚的头一歪就没了动静,同一时间,那只死掉的黑猫却站了起来。它回头看了我一眼,一转身隐进黑暗里。
    人性本善,再凶残的恶人也会某一瞬间因为一念之仁去给同类一个生的机会。可是面对小动物,人们却会因为一种可能性,不惜灭掉一个种族。总有一天,我们会为此付出代价。就比如我,在一只猫的阴谋里一步一步走向死亡……

共计0张图片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