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校园鬼故事 > 埋丸祛魂 > 详细内容

埋丸祛魂

作者:杨好  阅读:75 次  点赞:0 次  鄙视:1 次  收藏:0 次  由 story1.669977.net 收集整理

    埋丸祛X
    星期一的晚上,江宥文感到肚子有点儿饿,就走出校门准备吃一碗面条充充饥。在学校门口,江宥文发现了一家新开张的店面,店面没名称,只有一块招牌,上面写着“埋丸祛X”。江宥文抓了抓后脑勺,猜了半天,也猜不出X到底是什么意思,但他还是认定这是一家做美容的店面。
    江宥文在旁边一家面摊刚坐下,就见室友郭毅面无表情地走出学校大门,急匆匆朝旁边那家店走去。 “郭毅!”江宥文喊了一声。然而,诡异的是,郭毅连望都没望江宥文,推开那家店的大门,一脚跨了进去。
    江宥文皱紧了眉头,他喊郭毅时的声音很大,郭毅应该能听到,可郭毅为什么不理他呢?还有,郭毅长着一张白净的脸,是学校男女生公认长得最帅的男生,他根本就没必要美什么容啊?
    江宥文非常好奇,就离开面摊,推门走进了这家店。一股阴冷的感觉,顿时扑面而来,江宥文观察了一下,发现美容店不大,就里外两间房,外间坐着好几个人,有男有女。这些人都是双眼茫然,面无表情,一种旁若无人的样子。
    江宥文有一种不祥的预感,他在外间只呆一会儿,就来到了里间。门从里面反锁着,窗子被一块厚厚的窗帘遮住,不过,在窗子的拐角,有一条缝儿没遮住。透过这条缝儿,江宥文看到郭毅双眼紧闭,躺在一张床上。
    这时,一个穿着白大褂、看不清面容的男子,托着一个盘子出现在江宥文的视野里。盘子里放着几个又白又肥的肉丸,江宥文看了半天,也没看出肉丸是什么东西。白大褂男子来到郭毅面前,拿起镊子,夹住了那个肉丸。匪夷所思的是,那个肉丸竟然动了起来,越伸越长,头和尾开始摆动起来。
    江宥文感到一阵恶心,原来肉丸是蜷缩的蛆虫。
    白大褂男子夹着这个蛆虫放在郭毅的脸上。蛆虫看上去非常兴奋,头昂着如同一个钻头一样,就一会儿工夫,整个蛆虫就钻进了郭毅脸上的皮肤里。
    就这样,白大褂男子把盘子里几个肉丸蛆虫全部植进了郭毅脸上的皮肤里。诡异的是,郭毅脸上的皮肤似乎并没有受到什么影响,还是一如当初白白净净的样子。
    江宥文直看得心惊肉跳。
    难道这是什么新式美容疗法?江宥文正在疑惑不解之时,里间的门忽然打开了,江宥文吓得一愣,和穿臼大褂男子眼对上了眼。
    “刘——刘校长,是你。”江宥文惊呆了, “你——你使用的是不是埋丸祛斑新式美容疗法?”
    “什么埋丸祛斑美容?你的想像力也老太套了。其实,这是我刚刚研究的埋丸祛魂法。”刘校长干咳两声,说道, “我发觉我们这个学校,里面孤魂野鬼太多,他们最喜欢附在学生身上,干尽各种坏事。这些蛆虫是我多年研究的成果,它们专以鬼魂为食,把它们植入被鬼魂附身的学生体内,就能把那些附身的鬼魂吃掉,因此才叫埋丸祛魂法。”
    “你是说,郭毅被鬼魂附体了?”江宥文惊讶地问道。 “你说呢?你和郭毅是室友,难道你就没发现什么?”刘校长这么一提醒,江宥文想了想,还真想起了郭毅的一些不正常。
    就在这时,房内传来一丝异样的声响,江宥文扭头一看,吓得毛骨悚然……
    撞鬼
    躺在病床上的郭毅直挺挺地坐立起来,双手撕扯着脸皮。一会儿工夫,郭毅居然把自己全身整个一张皮扯了下来。诡异的是,没了皮的郭毅,不见血不见肉,完全就是一副骷髅骨架。
    “不好,埋丸祛魂法又失败了。”刘校长大叫一声,冲进了房间。江宥文吓坏了,冲出店门,拔腿就朝寝室的方向跑去。
    江宥文一口气跑回寝室, “砰”的一声,重重地关上了门,一转身,眼光落在靠窗的一张床铺上,顿时惊得瞠目结舌。床铺上躺着一个眉清目秀的男生,本来闭着双眼一动不动,但江宥文进门时,剧烈的关门声,惊动了这个男生,他睁开双眼,一脸不解地看着江宥文。
    “江宥文,有你这么直瞪瞪地看人的吗?简直太疹人!”郭毅揉着太阳穴不满地说道。 “你——你一直在寝室里?”江宥文问道。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做证,郭毅一直在闭目养神,这样已经坚持一个多小时了。”另一张床铺上,正躺着看书的苏天远插话说道。
    “真的?”江宥文看了看苏天远,又看了看郭毅,两人的表情不像是在说谎,急得他直跺脚, “坏了,坏了,我撞鬼了。”接着,江宥文把刚才所见到的事,一五一十告诉了苏天远和郭毅。
    “真有这么回事?你确定不是在梦游?”得到江宥文肯定答复后,苏天远又说道, “行,我们三个一起去看看,人多力量大。”
    三个男生来到校门口,然而,他们找了半天,都没找到那个“埋丸祛X”的店铺。“江宥文,这几天你可要注意点,难不成你真撞鬼了?”苏天远提醒江宥文说道。江宥文点了点头,满脸都是沮丧的表情。
    “对了,你们先回寝室吧,我还有点事。”说完,郭毅独自走进学校,不一会儿,就从两人的视线中消失了。
    “郭毅这段时间有些精神不正常,他是不是被鬼魂附体了?”江宥文想到了江校长所说的话,心有余悸地问苏天远。“别胡说,他不就爱上了江校长的女儿刘雅吗?爱一个人难道就不正常,就需要理由吗?尽管这个人有些痴呆有些傻脸上还布满脓疮。”苏天远鄙夷地看了一眼江宥文,朝学校走去。
    望着苏天远的背影,江宥文陷入了沉思中:
    刘雅原本是一个美丽聪慧的女生,脸上的皮肤白嫩如雪。然而,自从半年前的一个夜晚过后,刘雅变了,变得又傻又呆,不久,脸上又到处长出一些饱含脓血的疥疮来,恶心极了。
    学校里有不少男女生私下传言,说刘雅那晚撞到鬼了,被鬼魂附了体,自然整个人就变傻了。变傻的结果,又直接导致刘雅身体内分泌失调,脸上长满了大大小小的脓疮。
    刘雅健康美丽的时候,学校有不少男生都在追求她,但自从刘雅变傻变丑后,这些男生唯恐躲之不及,一夜之间,全逃得远远的。然而,令江宥文感到奇怪的是,原本一直标榜自己并不爱刘雅的郭毅,却在刘雅变傻变丑后,爱上了刘雅。据说,郭毅还和刘雅偷偷约会了几次。
    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江宥文才断定郭毅精神不正常。
    猛然间,江宥文又想到了此前刘校长所说的话,顿时忍不住打了一个寒战,难道郭毅正如刘校长所说,也被鬼魂附了体?
    瞬间,一丝恐怖的感觉,攥紧江宥文的心脏……
    除了皮就是骨
    夜渐渐深了,郭毅还没有回寝室,此时的苏天远,早已躺在床上睡着了,江宥文因为心里藏着事儿,怎么也睡不着。
    不知不觉一个小时过去了,江宥文突然看到寝室门开了,郭毅无精打采地走了进来。江宥文的床铺在郭毅床铺的上面,他下意识地朝下铺望去,顿时惊呆了:又一个郭毅不知何时已经躺在床上,双眼紧闭似乎正熟睡着。
    太诡异了,江宥文吓得全身禁不住颤抖起来。
    刚进来的这个郭毅,似乎并没看到自己床上的另一个郭毅,他打了一个哈欠,衣服也没脱,就躺倒在床上。让江宥文倍感恐惧的是,两个郭毅,并没有因此而发生身体碰撞,相反,匪夷所思的是,随着后一个郭毅慢慢躺下来的时候,两个郭毅竟然完美地合二为一,变成一个郭毅了。
    寝室依旧静悄悄的,异常敏感的江宥文,似乎隐隐约约听到了一丝极轻极轻的古怪声响。江宥文一个激灵,竖起了耳朵,发现声音是从郭毅床铺方向传来的。
    江宥文打开庥前灯,灯光不太亮,但足够他观察清楚下铺郭毅的情况。江宥文观察了老半天,终于发现郭毅的面部皮肤有些异常,这块皮肤下面好像有什么东西在蠕动着。江宥文吓坏了,他想到了那些又白又肥的蛆虫,显然,那种极轻极轻的古怪声响,就是这些躲藏在皮肤下面的蛆虫发出的。
    这些蛆虫到底在干什么呢?难道正如刘校长所说,是祛除附在郭毅体内的鬼魂?江宥文正胡思乱想着,忽然,一只蛆虫从郭毅的皮肤里探出头来,紧接着,第二只、第三只……直至无数只蛆虫从郭毅的皮肤里探出头来,东张西望着,场面相当疹人和恐怖。
    “啪”的一声,寝室大灯突然点亮了,江宥文扭头一看,苏天远也被惊醒了,正双眼圆瞪地看着郭毅,眼神里满是恐惧和惊讶。
    受光线刺激,蛆虫争先恐后地从郭毅皮肤里钻出,在地上排成一排,浩浩荡荡地朝寝室门口爬去。这种情况持续好几分种,直到再也没有蛆虫从郭毅皮肤里钻出为止。
    蛆虫都爬走了,江宥文和苏天远走到郭毅面前,发现郭毅并没有改变,以前什么样,现在还是什么样,一时惊奇无比。
    “郭毅,你醒醒。”苏天远伸手推了推郭毅。郭毅没醒,苏天远的手却把郭毅的皮肤推凹进去形成一个大洼坑。江宥文感到非常诡异,他伸出了手,抓住郭毅的皮肤向上提了提。就是这一提,坏事儿了,令这两个男生心惊肉跳的是,郭毅全身的皮肤就从这里开始裂开了,依稀能看见皮肤里所包裹的白森森的骨架。
    短暂的沉默过后,一声“啊”的凄厉尖叫声,迅速在寝室里响起……
    跳楼
    郭毅死了,死得非常诡异,全身没有一块肉,只剩下一张皮和一副人体骨架。
    接到报警后,警察都赶未了,却到处找不到学校主要负责人刘校长。警察抬走郭毅的尸体后,江宥文再也忍不住了,对苏天远说道: “郭毅一定是被刘校长用埋丸祛魂法害死的。找不到刘校长,是因为他见事情败露,潜逃了。”
    “你说得对。”苏天远点了点头,说道, “从你上次向我和郭毅所描述的内容来看,进美容店的郭毅,和在美容店外间那些等待的顾客一样,其实他们都并不是真正的人,而是离开人体的魂。这些魂一定是受到了某种召唤,才赶到了刘校长所开的这家店里。”
    “可这就产生了几个疑问,这些魂离开人体后,为什么人就一点觉察不到呢?还有,人在活着的时候,魂是很难离开人体的,刘校长是怎么做到这一点呢?”江宥文问道。
    “这——这个就不清楚了,看来得找刘校长问问才知道。”苏天远心不在焉地回答道。
    “还有一个问题,埋丸祛魂法中的丸很关键,现在看来,应该就是那些蛆虫很明显,这些蛆虫跟我们生活中常见的那种蛆虫不一样,刘校长是从哪里弄到这些蛆虫的呢?”江宥文又问道。
    “不早了,还是洗洗睡觉吧,明天一早找到刘校长再说。”苏天远不耐烦地说道,显然,他不想继续这个谈话了。
    江宥文瞥了一眼躺倒在床的苏天远,皱了皱眉头,咕噜道: “刘校长确实是个关键,但愿明天能找到他,也希望不要牵涉到其他人。”
    第二天,江宥文和苏天远很早就起床了。江宥文正在洗漱时,楼下传来一阵嗜杂声。江宥文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打开窗子往下一看,见许多学生都在往教学楼方向跑,感到非常奇怪。
    “喂,这位同学,发生了什么事?”江宥文叫住了一位学生问道。“听说刘校长站在教学楼顶,要跳楼自杀。”那个学生回答道。这时,苏天远正好拎着刚打满开水的热水瓶走了进来。 “苏天远,不好了,刘校长要跳楼。”说完,江宥文冲出大门,朝教学楼方向跑去。
    教学楼楼顶边缘处,确实站着一个人,江宥文和随后赶到的苏天远跑到跟前一看,这个人果然是刘校长。教学楼下,围着许多学生,在这群学生中间的,是刘校长的女儿刘雅。 “真好玩,有人跳楼了,跳楼真好玩。”刘雅抬头看着自己的父亲,拍着手又蹦又跳。
    刘校长的眼光看向江宥文这个方向,眼神中似乎隐藏着某种东西要告诉别人似的,竟然朝江宥文点了点头。江宥文和苏天远交换了一下眼神后,一脸的茫然,他不知道刘校长要传递的到底是什么意思。
    刘校长的目光最终落到了刘雅身上:“女儿,我治不好你的病,做爸的真没用,对不起你啊!”说完,刘校长纵身一跃,真的跳楼了。
    “死人了,死人了,又有死人玩了!”刘雅看着落在地上的刘校长,拍着手笑着嚷道。“唉!”苏天远看着刘雅,长叹一声,摇了摇头。
    “苏天远,你看,刘雅脸上那些恶心的脓疮不见了。”江宥文指着刘雅白嫩的脸颊,惊讶地说道, “我明白了,刘校长之所以研究出埋丸祛魂法,完全就是为了治好她的女儿,祛除附在刘雅体内的鬼魂,现在看来刘校长那个埋丸祛魂法还是起了一点作用。”
    “确实是这样。”苏天远盯着刘雅,眼睛兴奋地睁得老大, “看来刘雅有救了。”江宥文没注意到,一丝诡异的笑容,迅速从苏天远的嘴角一掠而过。
    埋丸补魂法
    上了整整一天课,江宥文除了中午独自回来一趟拿课本外,和苏天远直到傍晚才回到寝室。
    “真累啊。”江宥文丢下课本,拉开寝室门,就朝洗手间跑去。江宥文回来时,苏天远已经用热水瓶帮他把杯子里的水倒满了。 “谢谢了。”江宥文拿起杯子,一饮而尽。“嘿嘿。”苏天远笑了,拿过自己的杯子,也一饮而尽。
    “笑什么?”江宥文紧张地问。 “事情已经发展到这一步,不妨告诉你,死也要让你死个明白,不枉我们室友一场。”苏天远阴阴一笑,说道:
    其实,刘校长没有对江宥文说真话,他研究的那个埋丸祛魂法,根本就不是祛鬼魂的,而是利用那些蛆虫吸食活人的魂魄。
    另外,经过刘校长长期观察研究,发现女儿刘雅并没有被鬼魂附体,她真正的病因,是在夜里遭人恐吓,使三魂七魄中的一魂,被惊吓散了。因为失去的这个魂,并不是主魂,因此刘雅的命还在,但从此变得又呆又傻,和脸上长满了脓疮。正是为了治疗刘雅,刘校长才研究出这套埋丸补魂法,而不是那个所谓的埋丸祛魂法。
    蛆虫食掉活人的魂魄后,会回到刘雅的体内,逐渐被刘雅身体所吸引,从而达到修补刘雅灵魂的目的。
    为了实现这个埋丸补魂法,刘校长在校门口开设了一家没有店面的美容店,专门吸引活人的魂魄,给他做实验。然而,这个实验搞了多次,总是失败。因为刘校长做实验所用的魂魄,都是活人的主魂,实验失败后,主魂非死即伤。如果主魂当场死掉,则他的主人也会在另外一个地方随即而死。
    为了得到更多的灵魂,刘校长相中了苏天远,他需要苏天远帮他得到更多的活人灵魂。为此,刘校长向苏天远许诺,如果刘雅为此治好了病,他苏天远就是刘校长的乘龙快婿,前途不可限量。
    人活着的时候,魂魄是不可能毫无损伤地被勾走,即使是在受到严重惊吓的情况下,也是如此。至于传说中所说的,人因为失魂而变成行尸走肉,事实上,这并不叫失魂,而是叫惊魂。这是因为活人受到了某种惊吓,或者某种超自然力量的作用,导致体内的魂被惊散所致。
    其实,苏天远所要做的很简单,就是弄点安眠药给活人吃。吃了安眠药的人,会处在一种假死的状态,这样受到某种勾引后,魂魄才会认为这个人已死,于是就离开了这个人,被勾引到某种地方。这种灵魂是完整的灵魂,最适合刘校长做埋丸补魂的实验。
    郭毅就是这样,被苏天远下药,然后又被刘校长把灵魂勾引过来,直接做了实验。
    经过实验,郭毅的主魂受了严重的内伤,它虽然重新回到了郭毅的体内,但因为这种伤是不可逆转的,因此,郭毅最后还是死了。
    “怎么样,我说得这么详细,这下你明白了吧?”说到这里,苏天远打了一个哈欠,继续说道, “你喝了我放安眠药的水,不一会儿,你就会睡去,不过,你放心,你死后,我会年年烧纸钱给你的。”
    “哈哈哈,”江宥文大笑起来,问道, “苏天远,你现在是不是有点想睡觉?”苏天远大吃一惊,指着江宥文惊恐地说道: “你——你在我水杯里下了安眠药?”
    笑到最后的人
    其实,江宥文早就觉察到了苏天远的不对劲儿,最让江宥文产生怀疑的,就是刘校长跳楼前,那意味深长的一眼。
    江宥文想了一上午,总算想明白了,当时刘校长并不是在看他,而是在看他身旁的苏天远,这样的眼神,肯定是在向苏天远暗示着什么。
    中午,江宥文特地回了寝室一趟,果然在苏天远的书桌里发现了安眠药。江宥文所要做的,就是把安眠药换成相同颜色相同形状的维生素药片,同时,他把这些安眠药碾成粉末,放进了苏天远的水杯里。
    苏天远有个习惯,喜欢喝凉水,每次早晨出门时,总会把自己的水杯倒满水,这样傍晚回来,就能喝到凉水了。
    苏天远的眼皮越来越重了。
    “我死了,你也离死不远了,嘿嘿。”苏天远嘴一咧,邪恶地一笑,用手指了指了水瓶, “你……”苏天远的话还没有说完,头一歪睡着了。
    不可思议的是,一个同样的苏天远,从睡着的苏天远体内飘出,径直不打弯地走出了寝室门。
    江宥文立刻意识到,从苏天远体内出来的那个“苏天远”,就是苏天远的魂魄。
    江宥文冲出寝室,一路跟着“苏天远”,来到了校门口外。那家“埋丸祛X”的店铺,又诡异地出现在校门口。
    “苏天远”走进店铺,直接穿过里面一间房间上锁的大门,走了进去。透过窗帘的缝隙,江宥文看到房间里并排放着三张床,其中中间那张床,已经躺着一个人了。这是个女生,江宥文认识,她正是刘雅。 “苏明远”则在另外一张床上躺了下来。
    这第三张空床是为谁准备的呢?江宥文正疑惑不解之时,嘴一张,忍不住打一个哈欠,竟然有些睡意。
    江宥文仿佛意识到什么,一个激灵,全身陡生一片寒意。就在这时,房间的门突然打开了,一张熟悉的面孔出现在江宥文眼里。
    “刘——刘校长,是——你?你不是已经跳楼了吗?”江宥文惊慌失措地问道。 “我是跳楼了,但对一个死人来说,跳一次楼,跟跳十次楼有什么区别昵?”刘校长脑袋随之裂开了,无数的蛆虫从这个裂口爬进爬出,让江宥文恐怖极了。
    刘校长笑了笑,继续说道:
    刘雅是刘校长唯一的女儿,一向视为掌上明珠,疼爱有加。刘雅变傻变丑后,刘校长痛不欲生,发誓一定要把刘雅的病瞧好。然而,现实是残酷的,受不了这个打击,刘校长跳楼自杀了。
    令刘校长没想到的是,他死后变成了鬼。更令刘校长没想到的是,他腐烂的肉体,让他得到了极其珍贵的阴蛆虫,只有这种阴蛆虫,才能进入活人的魂魄内,吸食魂魄。
    有了这个阴蛆虫,刘校长研究出“埋丸补魂法”来治刘雅的病。为了掩入耳目,刘校长在校门口开了这家“埋丸祛×”店,利用活人的魂魄来做实验。刘校长之所以在店门口招牌上把最后一个字用“X”代替,就是怕别人根据这四个字,猜中了他的真实意图。
    刘校长没想到,江宥文会到他的店里来,并且事后根据郭毅之死的事,怀疑到他身上来。
    为了不让警方和江宥文怀疑到自己,刘校长再次自导自演了一场跳楼自杀的戏,果然,这一招麻痹了警方,也迷惑了江宥文……
    “迷惑了我?”江宥文打着哈欠笑道,“实践证明,你这个计策并不成功,让我揪出了苏天远这个内奸……”
    “内奸多的是,苏天远没有了,我还能找其他的,关键是这个计策,让我找到了最好的活人魂魄。”刘校长望着江宥文,开心地笑了。
    在江宥文眼里,刘校长这种笑,是天下最令他恐怖的笑……
    尾声
    苏天远也不是一个简单的人,做任何事,他总会留一手。
    令江宥文没想到的是,苏天远不光在江宥文的水杯里,放了江宥文用维生素片换掉的那个安眠药,今天早晨,打开水时,他就已经事先在热水瓶里,放一些安眠药。
    也就是说,不管江宥文怎么做,只要他喝了热水瓶里的水,他就中招了。只不过,江宥文喝下的安眠药,没有苏天远多,所以苏天远立即就睡了,而他直到现在才有睡意。
    药性终于涌了上未,江宥文在双眼闭上前,刘校长的话又一次在他耳边响起: “别以为你们这三个男生所做的事我都不知道。告诉你,郭毅并不爱我女儿,他接近我女儿,纯粹就是为了他的前途。还有苏夭远,这个卖友求荣的人,就算我女儿的病治不好,我也不会让女儿嫁给他的。至于你江宥文,当初你为了追求我女儿,故意在晚上扮鬼来吓我女儿,好来个英雄救美讨我女儿欢心,让我女儿选你做男朋友。可你万万没想到的是,我的女儿却因此被你吓傻了,她三魂七魄中的一魂也因此被你吓得残缺不全。所以,我最恨的人是你,我最想杀的人,也是你。”
    说完,刘校长猛地一撕身上的白大褂,顿时有无数只阴蛆虫,从他体内探出头来,虎视眈眈地盯着江宥文。
    沉沉睡去的江宥文,能感觉到一种撕裂般的疼痛,就像有什么东西活生生地从他体内撕裂而去……
    “要是他俩的魂魄都治不好我女儿怎么办?”刘校长望着沉沉睡去的女儿,又担心起来。
    这时,有几个学生在刘校长的店门口,好奇地朝里观望着。
    “嘿嘿,学校里活人多的是,自然魂魄也就多的是,我坚信迟早有一天,我女儿的病会治好的。”刘校长阴阴地笑着,一抖身体,无数的阴蛆虫从他的体内爬出,奔向了躺在床上的江宥文和苏天远的魂魄……
    于是,恐怖仍旧在继续着……

共计0张图片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