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校园鬼故事 > 猪笼草陷阱 > 详细内容

猪笼草陷阱

作者:考薇  阅读:68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story1.669977.net 收集整理

    她到底是谁
    今天,苏晓蕾收到了一封奇怪的信。信纸是淡淡的紫粉色,娇艳得像是要滴出水来。而信上只有简单的一句话:不要靠近他。落款没有名字,却画了一株很精致的猪笼草,在美丽的信纸上,这草仿佛就要飘出甜香来。
    “哟!粉红纸的信,是不是谁给你的情书啊?”有同学看到了苏晓蕾手上的信,饶有兴趣地靠近过来。
    苏晓蕾急忙把信折了起来塞进口袋,故作漫不经心地说:“哪有哪有。”然后她坐了下来,像是在很认真地听着老教授讲课。而实际上,她心里全都是那封信的影子,她紧张极了。一下课,苏晓蕾飞快地跑回宿舍,从锁着的抽屉里取出了一张小小的镂空的卡纸。苏晓蕾把卡纸覆盖在猪笼草图案上,那看似平淡的猪笼草花样从卡纸的缝隙里透出了另外一个图案,那是一个女人美丽而诡异的脸。
    苏晓蕾全身一个激灵,她猛地把信纸摔到地上。
    与此同时,放在宿舍窗台上的猪笼草微微地动了一下。
    这个故事,还要从刚刚开学的时候说起。
    那个时候,苏晓蕾怀着憧憬走进了大学校园,她憧憬的不仅仅是自由的学习环境,还有爱情。苏晓蕾发誓:一定要在大学时谈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
    然而,一搬进宿舍,苏晓蕾就有点泄气了:同宿舍的女生中居然有一个长得特别漂亮的。那女孩叫艾莉,一头棕色的波浪卷发、白皙的皮肤、曼妙的身材、勾魂的眼睛……更重要的是她的脸上长了一粒小小的美人痣,这使得她的身上透露出一种难以抗拒的魅力。
    “难道大学女生都这么漂亮吗?”苏晓蕾不禁喃喃道。
    “狐狸精!”突然,宿舍里另外一个女生恨恨地说。苏晓蕾一回头,看到了相貌平常的欧阳慧。
    欧阳慧趁着艾莉不在,便指着窗台上的一盆猪笼草说道:“你看到那猪笼草了吧?是艾莉带过来的。你知道猪笼草是什么东西吗?它利用自己颜色的艳丽和甜香的气味吸引一些小昆虫,然后吃掉它们。这么可怕的植物,艾莉居然会当成心爱的花草来养,这个女人绝对有问题!”
    “这……不过是个人爱好吧。”苏晓蕾立场不坚定地说。
    “不对!”欧阳慧摇摇头,“你不觉得艾莉和这猪笼草很像吗?她外表非常光鲜,让每个人看了心动。可是这样美丽的女生,说不定就是一个妖艳的陷阱,她会把男人一个个勾引进自己的圈套里,然后‘吃’掉他们。”
    苏晓蕾听了这话不禁失笑起来,她觉得欧阳慧实在说得太过分了,甚至可以去写成小说了。
    欧阳慧知道苏晓蕾并不相信自己,于是她伏过来低低地说:“我和艾莉是一个高中的,太了解她的底细了。也许你还不知道,艾莉以前谈的所有男朋友全都离奇地死掉了!”
    听了这话,苏晓蕾全身一个激灵,冷汗从背上渗了出来。
    虽然有这种诡异的说法,但是艾莉平时看上去还是蛮正常的一个女孩子。她每天坚持给猪笼草浇水,每天坚持把自己打扮得格外漂亮。此外,艾莉刚刚入学就交了男朋友——体育学院大四的学长段峰,那可是全校知名的帅哥啊!
    苏晓蕾的爱情一直没有光顾,她只是冷眼地看着艾莉开始了轰轰烈烈的爱情。另外一个旁观者欧阳慧可没有这么平静,她几乎天天都在说着艾莉的种种不好,而且欧阳慧这个女生口快心直。苏晓蕾很快就知道了,其实欧阳慧也是喜欢着段峰的,只是在艾莉这样漂亮的竞争对手面前,她完全没有竞争力,只能说说人家的坏话而已。
    不过,在心直口快的欧阳慧的煽动下,苏晓蕾不禁开始怀疑艾莉的身份——那么漂亮的女生,又那么快地开始恋爱了,难道她真的像猪笼草一样,会诱惑别人走进她的陷阱吗?
    不能伪造的信
    欧阳慧和艾莉的矛盾越来越大了,苏晓蕾处在两个女生之间,感到左右为难。不过,苏晓蕾很会开导别人。她总是安慰哭泣的艾莉,时间一长,艾莉越来越把苏晓蕾当成真正的朋友了。
    有一次,宿舍里只有艾莉和苏晓蕾两个人。
    艾莉正趴在桌子上给段峰写情书——这是艾莉一直坚持的活动,她相信纸张上的情话比手机上的短信更有魅力。正在这个时候,有人把艾莉找出了宿舍。艾莉一时大意,并没有把情书收起来,这摊在桌面上的情书极大地激起了苏晓蕾的好奇心。她小心地靠近,伏在上面读了起来。
    情书上说的话倒也没有什么稀奇的,无非是我想你、你想不想我之类的。然而奇怪的是,艾莉的情书上并没有落款,而是画了一个非常精致的猪笼草图案,这图案显然是经过精心设计的,笔笔都是功力。
    艾莉到底和猪笼草有什么瓜葛?为什么时时都要用这种可怕的植物?
    苏晓蕾把信放回原处,满腹疑惑。
    次日,苏晓蕾刚刚回到宿舍,正迎上了艾莉和欧阳慧激烈争吵。两个女生甚至已经用枕头开始互打了,苏晓蕾急忙冲上去劝开了她们。
    “苏晓蕾,你评评理!”艾莉哭叫道,“欧阳慧也太不是东西了!她居然模仿我的笔迹给段峰写信!”
    苏小蕾急忙去看欧阳慧,只见她气鼓鼓地扭着头,一言不发。苏晓蕾明白:艾莉说的一定是实情。
    一来艾莉的字体很工整,是最好模仿的那一种。二来欧阳慧一直妒忌艾莉和段峰之间的感情,这样的事情很符合她的行事作风。
    不过苏晓蕾还是得劝架啊,她只能半哄半劝地把欧阳慧送出去散步,然后转回头来安慰艾莉:“你别哭啦,不是没有出什么事儿吗?段峰肯定一下子就分辨出来了,对不对?你们是心有灵犀的,不怕欧阳慧捣乱。”
    “什么心有灵犀啊!”艾莉破啼为笑,漂亮得像一枝梨花微带雨,“多亏我聪明,事先有所准备。”说着,艾莉从口袋里掏出了两封信,都是同样的信纸,展开之后,上面除了甜言蜜语之外,右下角各画着一株漂亮的猪笼草。
    “这猪笼草是我的防伪标志!”艾莉有些得意,她从抽屉里掏出了一个镂空的卡纸,然后覆盖到了其中一个猪笼草图案上。顿时,从卡纸的镂空里,呈现出一个女人美丽的脸来。
    “这是一种艺术,设计很独特吧?这卡纸段峰也有一个,只要他把卡纸放在猪笼草上,就知道是不是我写的信了。”艾莉把卡纸放到了另外一株猪笼草上,镂空中呈现的图案一片凌乱,“欧阳慧仿造的图案自然就不行了。”
    苏晓蕾不由得要感叹艾莉的智慧了,艾莉摆摆手说道:“这个不是我的独创,是段峰教给我的。他很聪明的,估计已经猜到了将来会有人模仿我的笔迹,所以教会了这样的方法给我。”
    苏晓蕾微微地笑了一下,凭借女人的直觉,她觉得这件事情有点怪。虽然可以防伪,但是情侣之间,用得着这么复杂吗?
    不一会儿,心情恢复之后艾莉又出去约会了。苏晓蕾打电话给正在外面散步的欧阳慧,一边安慰一边也小小地批评了她一下:“你也真是的,怎么想用这样的方法拆散他们昵?”
    欧阳慧冷笑着说:“你是不是觉得我是在做坏事?其实我这是在行善积德!你别忘了,艾莉以前的男朋友全都死于非命,如果再让她和段峰交往下去,段峰恐怕就危险了!”
    苏晓蕾呆住了,她听到话筒里欧阳慧的声音幽幽的:“艾莉这个女人,漂亮得就像猪笼草一样,她外表艳丽,可是一旦接近了她,就全完了。”
    一种阴森恐怖的感觉,顿时涌上了苏晓蕾的心头。
    谁在幕后操纵
    然而,事情后来的发展却大大地出乎了苏晓蕾的意料。
    几天之后的一个晚上,艾莉脸色苍白地回来,像是丢掉了魂儿似的。她对苏晓蕾说:“段峰要和我分手。”
    “为什么?”苏晓蕾急忙问。
    艾莉痛苦地扯了扯嘴角:“我不知道。他的态度非常坚决,而我……我想要故作矜持一下,居然就答应了。我……我现在难过得快要死掉了!”说完,艾莉就扑到了床上大哭起来。这个时候苏晓蕾一回头,看到欧阳慧正坐在床上冷冷地笑着,她心里隐约地明白了什么。
    当大家以为艾莉会很快地恢复然后开始另外一场感情的时候,居然有意外发生了。就在第二天晚上,艾莉和欧阳慧不知为什么又吵了起来,愤怒中,欧阳慧抱起了窗台上那盆猪笼草,狠狠地摔了下去。
    这一幕让艾莉发出了一种绝望而痛苦的尖叫:“那是段蜂送给我的!”然后,她居然纵身一跃,奔着猪笼草下坠的地方扑了下去。
    六楼,艾莉落地之后,顿时变成了香殒的花朵。
    这件事情在学校里一时传为奇谈,路上不停地有人对欧阳慧指指点点。
    欧阳慧很平静:“又不是我把她推下去的,那个傻女人自己居然为了一盆猪笼草就跳下去了。”
    苏晓蕾听了这话心里非常不舒服,她感觉到:事情发展到今天这个地步,艾莉并没有害人,倒是欧阳慧充当了一个恶人的角色。
    更重要的是,艾莉在跳楼之前说那猪笼草是段峰送给她的,这和欧阳慧以前讲的一点都不一样。
    是不是,欧阳慧在说谎?
    陈年的怨情
    艾莉死了之后,苏晓蕾总是收到那种粉紫色的信,信上只有一句话:不要靠近他。
    落款处有一株美丽的猪笼草。
    苏晓蕾几次用艾莉留下来的卡纸覆盖到猪笼草的图案上,都能够看到那诡异而美丽的女人睑。也就是说,这真的是艾莉的手迹。
    但是,艾莉已经死了啊!
    信出现次过后,苏晓蕾决定去找段峰问个明白。她相信,除了艾莉之外,还有段峰会知道关于猪笼草的真相。
    苏晓蕾好不容易找到了体育学院,却很不巧——段峰不在宿舍里。苏晓蕾在宿舍楼外徘徊了一会儿,居然发现了一盆娇艳欲滴的猪笼草。苏晓蕾不禁用手去碰一下。
    “别动!那是禁忌!”突然,一个男生的声音传来。
    苏晓蕾吓了一跳,她回头看到了一个体育学院的男生,他表情严肃地盯着这猪笼草说:“你不知道我们学院关于猪笼草的事吗?”
    苏晓蕾摇摇头。
    于是,这男生讲了一个几年前发生的事。
    那时,体育学院的一个男生和生物学院的女生相爱了,他们两个感情极深,非常惹人羡慕,同时也惹了一些人妒忌。
    有一个被爱折磨得发了狂的女生居然做出了离奇的事情,她凭借自己家里有财有势,居然绑架了那个生物学院的女生,然后把女生绑到了一根很高的杆子上。
    男生忙来相救,他冲到杆子下的时候,绑在顶端的女生说道:“你还记得我研究的专题是什么吗?是猪笼草!那是一种可怕的植物,植物顶端是极富诱惑的美味和颜色,然而一旦你朝着顶端迸发,就会被它吞噬。亲爱的,这杆子被那个狠心的女孩通上了高压电,我在顶端是安全的,可是你一旦爬上来,就会被电死!”
    男生震惊极了,可是为了爱情,他还是要想方设法上去救女生。顶端的女生不敢让男生冒此大险,于是她居然挣开了一条绳索,直接跳了下来。而那个男生,看到爱人死了之后并没有独活,他扑到了通电的杆子上,随着爱人去了。
    “这么伟大的爱情……”苏晓蕾听完这个故事之后,不禁感叹道。
    “很美,但是也很残忍,所以我们学院总是会有神秘的人供着一盆猪笼草,而且没有人敢去碰它。”男生说。
    苏晓蕾感激地告别了男生,然后若有所思地往回走,恰在这个时候,段峰回来了。
    段峰瘦了许多,显然他心里也很难受。
    “段峰,你为什么要和艾莉分手?”苏晓蕾一见段峰就有些紧张,居然脱口问了这么直接的问题。
    “不是我先要分手的,是艾莉先提出来的。”段峰说,“那天我收到了一封来自于艾莉的信,信上她把我与以前的男朋友比较了一番,然后得出我不如他们的结论,让我离开她。所以那天晚上我很受伤,就提出了和她分手。艾莉居然也没有什么反应,很轻易地就同意了。”
    “原来是这样!”苏晓蕾叫了起来。她终于明白:两个人之间是有了误会,而艾莉为了矜持决定不解释,导致她失去了爱情生命。
    当苏晓蕾把一切说清楚之后,段峰也没有太痛苦,他那双帅气的眼睛直直地盯着苏晓蕾:“其实,我也觉得艾莉和我不合适,她总是太傲慢了。就像这件事情,如果她能够稍微放下一点身份,来和我好好地讲一讲,不就完事了吗?可是她……如果她能够像你一样就好了,我最喜欢的是像你这样菩解人意的女孩。”
    听了这话,苏晓蕾的脸“腾”地红了。
    她是不是回来了
    午夜,苏晓蕾迷迷糊糊地听到洗手间里的水声,她随口问了句:“谁啊,这深更半夜的。”
    从洗手间里居然传来了艾莉清晰的声音:“对不起啊!是我!我在卸妆!”
    听了这话,苏晓蕾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与此同时,欧阳慧也吓得脸都白了。她们壮着胆子往洗手间一看,只见洗手间的门缓缓地打开又关上了,像是真的有什么人从那里走了出来。
    两个女生在惊恐中不知所措,这个时候欧阳慧哆嗦着说出了另外一件事情:“昨晚我回来得很晚,怕打扰你睡觉我就没有开灯。黑暗里,听到艾莉的床上有翻身的声音。”
    苏晓蕾突然问道:“你昨晚为什么回来那么晚?你干什么去了?”
    欧阳慧张口结舌,良久她才说:“和段峰约会……”
    “果然!”苏晓蕾气愤起来,“艾莉的死是不是和你有关系?前不久我去找过段峰了,他说收到了一封艾莉的分手信,是不是你写的?”
    “我只是想让他们之间产生点小摩擦,根本就没想让他们真的分手。”欧阳慧犹豫着说,“他们怎么会那么轻信呢?”
    苏晓营不理欧阳慧,一头睡下了。
    第二天,苏晓蕾又去找段峰,她把昨晚欧阳慧的话向段峰转述了。没有想到的是,段峰并没有在意,他微微笑着说道:“其实和艾莉分手我并不是很在意,我去见欧阳慧也并不是想要和她约会,我喜欢的不是她们。”
    苏晓蕾听了这话,心猛地一颤。她抬起头来,正迎上了段峰深情的目光。
    段峰拉起了苏晓蕾的手:“其实,我一直很喜欢你。”
    苏晓蕾狂喜得几乎要叫出来了,她知道一次次地来找段峰,不仅仅是为了艾莉,更是为了给自己一个接近段峰的机会。现在,她要轰轰烈烈爱一场的机会终于来了,她长久以来的努力也终于没有白费!
    两个人温柔地对视了好一会儿,临走的时候,段峰送给苏晓蕾一盆猪笼草,他叮嘱道:“一定要放在窗台上,看到它的时候要想我啊。”
    苏晓蕾迷迷糊糊地就答应了。
    不要靠近他
    当时,欧阳慧一看到这猪笼草就愤怒了,她大叫起来:“苏晓蕾,你别装好人了!原来你也是喜欢段峰的!”
    “我是喜欢段峰,但是我没有像你一样用不正当的手段去竞争。”苏晓蕾据理力争着。
    “没有用不正当的手段吗?”欧阳慧冷笑了,“之前我一直为自己写了那封信而愧疚,现在我不那么想了。为什么段峰一看到那封信就相信了呢?因为那上面的猪笼草图案有问题!”
    苏晓蕾听了这话,顿时哑口无言。原来,欧阳慧确实是伪造了一张艾莉的分手信,但是她不会画那个神秘的猪笼草,所以必定会被拆穿的。这个时候,苏晓蕾做了关键的一步——她偷来了艾莉的卡纸,然后照着那个秘密,精心地设计了猪笼草图案。所以段峰接到信之后,看到这个“防伪标志”,顿时就相信了。
    艾莉一时不小心透露给苏晓蕾的秘密,居然成了杀害自己的利器。
    苏晓蕾的沉默让欧阳慧不知道说什么好,过了很久,欧阳慧长叹了一句:“唉……算了,艾莉已经死了,我也不会去追究的。如果你和段峰在一起的话,我祝你们幸福吧。其实前不久我去找段峰的时候,他就说过他真正喜欢的是你。我没有这个福气,那就祝福你们吧。”
    说完这话,欧阳慧就收拾东西离开宿舍了。
    苏晓蕾一时陷入极度的兴奋里——段峰居然是真的那么喜欢自己的!在这种兴奋当中,苏晓蕾一点都没有发现:这种主动退出的行为根本就不像是欧阳慧的作风。此时,苏晓蕾只会一边傻笑,一边看着那株美丽的猪笼草。
    红红的颜色,美丽得像夜晚的精灵。
    入夜,欧阳慧并没有回来,苏晓蕾独自睡下。半夜上洗手间的时候,苏晓蕾突然发现对面床上有一个人。
    那是艾莉的床!
    苏晓蕾呆呆地立在床下,只看到床上那个人趴在枕头上,一只手指着前方,喃喃地说道:“那是你的猪笼草吗?”
    真的是艾莉的声音!苏晓蕾惊恐得要逃走,却因为太恐惧而动不了。
    艾莉接着说道:“我不是告诉过你吗?不要靠近他!我写了那么多信给你,你怎么不相信我?”
    苏晓蕾的牙齿都开始打战了,她根本就没有好好听艾莉在说什么。
    艾莉长叹了一声说道:“以前他也送了我这样的猪笼草,我以为这是爱我的表现。可是后来我才知道,猪笼草代表美丽而致命的诱惑,一旦上了钩,就保不住性命了。现在你快把这猪笼草丢掉,你就还有希望。”
    苏晓蕾再也受不了了,她操起一只枕头,狠狠地丢过去。
    与此同时,艾莉不见了。
    不过,艾莉刚刚说的话,苏晓蕾也没有听进去。
    有恨的诱惑
    一连几天,宿舍里总是发生恐怖的事情,苏晓蕾再也不敢住下去了,她找段峰诉苦。而段峰的解决方法很简单:“我们出去租房子住吧。”
    这个提议让苏晓蕾有点害羞,但是苏晓蕾心里还是高兴的。很快,两个人就搬到了学校外面一个不大的房子里,房子楼层很高,设备不是很全,所以这天晚上,段峰站在窗台上,正努力地安装着晒衣架。
    在段峰的脚边,正放着那盆漂亮的猪笼草,它微微地颤抖着,,像是要诉说什么。
    突然,段峰脚下一滑,把猪笼草踢落下窗台。然而这个时候,段峰并没有保持重心,倒是一头扑向了猪笼草。
    “夭啊!”苏晓蕾尖叫起来,她不顾一切地冲到窗台。此时,段峰一只手死死地把着窗台,另外一只手抱着猪笼草。脚下是一片空荡荡。
    苏晓蕾急忙伸手去拉段峰,然而就在她伸手的那个瞬间,段峰突然松开了抓着窗台的手,然后猛地拉住苏晓蕾。
    苏晓蕾身体失去了重心,朝着大地坠去。
    就在这个瞬间,苏晓蕾突然反应过来了,她一扭头,只见到段峰抱着猪笼草,飘浮在半空中。
    段峰给了苏晓蕾一个微笑,和那猪笼草一样的妖艳。
    艾莉死了,苏晓蕾也死了。
    当欧阳慧回到宿舍的时候,一片空荡荡的死寂。可是欧阳慧并没有感觉到害怕,相反,一种兴奋的感觉遍布她的全身。
    欧阳慧幽幽地说:“你们以为我只是一个心直口快的女人吗?其实不是的,我的心里有太多的秘密。很多年前,我被一个狠心的女孩绑到了电线杆上,像猪笼草上的诱惑一样。而那个时候,段峰拼命地要救我,连性命都不要了。我能让心爱的段峰死吗?当然不能,我跳了下来……”
    说到这里,欧阳慧的眼眶湿润了:“可是段峰他没有独活,也陪我死去。只是,我们的心里充满了怨恨——为什么我们的爱情不被祝福?为什么有那么多爱妒忌的女生要拆散别人的幸福?”
    说到这里,欧阳慧在窗台上摆了一盆猪笼草。阳光下,那美艳的植株在风里瑟瑟地摇摆,一只小虫没有禁住这诱惑,它悄悄地爬上来,然后一头栽进了陷阱里。
    这个过程,与欧阳慧和段峰联合诱杀的过程一样。只不过,他们诱惑的是那些爱妒忌的肤浅的女生们。
    小虫被猪笼草无情地消化了,可是那猪笼草却还是无辜的样子,它在微风里尽情地施展着自己的美艳,耐心地等待着下一个猎物的到来。
    只要有恨,就会有最美丽的陷阱。

共计0张图片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