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校园鬼故事 > 第四页 > 详细内容

第四页

作者:冷胃  阅读:156 次  点赞:1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story1.669977.net 收集整理

    两件关于书的小事
    今天,在杜鹤的身边发生了两件关于书的小事。
    一件事是杜鹤的女朋友韩菲菲收到了一本快递寄来的言情杂志,杂志第四页上刊登的是一篇短篇小说《生死恋》。那是她最喜欢的言情小说,书中男女主人公那超越生死的爱情让她无数次落泪。快递单上有寄件人的地址,却没有留下姓名。当韩菲菲打开那本书时,她震惊了,书中所有女主人公的名字全部都被修正带划去,写上了她的名字“韩菲菲”。
    《生死恋》讲的是一个男生死后,他的灵魂重生,又穿越时空回到过去与心爱的女孩牵手恋爱的故事。韩菲菲的心头涌上一股暖流,她一直幻想着能够与书中的男主人公谢宇豪共同经历那荡气回肠的生死恋,即便故事的结局是万劫不复的死亡。在韩菲菲看来,爱到极致的时候,死亡就是最好的归宿。
    韩菲菲捧着小说,不禁陷入了深深的疑惑中,这书是谁寄给她的昵?
    另一件事发生在杜鹤自己的身上。
    下午,他在图书馆的书架间穿行,寻找自己满意的图书。就在这时,他听到头顶上方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似乎有一大群蚂蚁从天花板上爬过。他疑惑地抬头看去,有一滴粘稠的液体刚好滴在了他的鼻梁上,杜鹤闻到了一股腥臭的气息。似乎有一个模糊的人脸在他眼前晃了晃,书架剧烈地晃动了两下,一本杂志从书架最顶端掉落下来,砸在了杜鹤的脑袋上。随后,他便什么都不知道了。
    奇怪的病友
    此刻,是夜里2点钟,10个小时过去了,杜鹤从昏迷中幽幽醒来。
    室友张明坐在病床前守着他,另外两位室友郭方和路慈航说好明天来换班,就早早地回宿舍休息了。医生说,杜鹤受的伤并不严重,醒来之后再观察一下,没问题就可以出院了。
    杜鹤醒来的时候,张明趴在他的病床边上睡着了。
    入夜之后,病房里的灯都熄灭了,只有走廊里昏暗的照明灯在孤寂地亮着。
    这种时候,他最想念的人就是韩菲菲,可是,此刻她却不在身边。杜鹤想给她打电话,但是看看时间,又不忍心将她从睡梦中惊醒。
    关于医院的鬼故事实在是太多了,多得杜鹤都有些害怕了。他偶尔会听到走廊里传来奇怪的脚步声,亦或是空洞的咳嗽声。他都尽量忍住不去理会,躺在病床上,努力让自己睡去。
    这是一间双人间的病房,隔壁病床上躺着一个奇怪的人。他并没有做什么奇怪的事情,只是他安静地躺着就比任何人都要奇怪。杜鹤从没有见过一个人可以睡觉睡得这样安静,不翻身、不说梦话、不磨牙、不打呼噜,甚至连呼吸声都没有。好像是……好像是躺在停尸床上的死人一样!
    杜鹤想撩开他的被子看一眼,可惜,他还是没有那样的勇气。他怕,怕那张床上躺着的是一具尸体,或许,他更怕那不是一具尸体!杜鹤总觉得,将要有不好的事情发生,说不上来是什么事,但一定是很可怕的事情!
    安静的病房里,杜鹤的手机铃声叮铃铃地响了起来。
    是一条短信,来自一个很眼熟的手机号码。短信很简洁,只有五个字:谢宇豪来啦!
    杜鹤觉得这短信来得很奇怪,但当他搞明白谢宇豪是谁的时候,不由得浑身一震:是《生死恋》的男主角。一个虚构的人物怎么可能跑到现实中来?他想起今天白天韩菲菲收到的那本书,心头不禁蒙上了一层疑虑。
    杜鹤回拨了过去,他要弄清楚是谁在跟他开这样的玩笑。可是,下一秒,他就已经后悔拨通了那个号码。因为,就在对方彩铃响起的瞬间,一直搁在隔壁病床床头的手机忽然不安分地震动了起来!
    那人依旧睡得很安详,一动也不动。
    杜鹤壮着胆子下了床,一步一步地走近了那部手机,来电显示上显示的正是他的手机号码。
    那条短信是那张床上的病友发的?
    而杜鹤确信,从始至终,他一动都没有动过!
    杜鹤不寒而栗,从脚底心到头发丝,全身的汗毛孔都在“咝咝”地往外冒着冷气。
    他慌忙地逃离那张病床,此刻他害怕了!他害怕在手机停止震动之前,有一只苍白而干枯的手会突然从被子里伸出来。
    就在他的目光掠过病房房门的那一刻,他看到,一张苍白的脸印在房门的玻璃上,正偷偷地在向门内张望着。
    那一瞬间,他忽然想到了为什么那个来短信的手机号码会那么眼熟。因为,那号码跟他自己的手机号码一模一样,一个数字都不差!
    虚幻变真实
    张明醒来的时候,杜鹤正脸色苍白地坐在病床上看着他。
    他把刚刚发生的事情原原本本地跟张明讲了一遍,后者的脸色也变得很不好看。他努力扯出一抹牵强的微笑:“没事的,一定是你想多了。那个……我帮你去叫医生。”
    说着,张明就起身离开了。杜鹤不明白,病床床头就安装着呼叫器,为何张明要多此一举地跑出去叫医生?或许,他是被他说的故事给吓着了吧?
    杜鹤的目光又转向隔壁那张病床,那病床的被褥铺得极为平整,那个本来躺在上面的病人不见了。而杜鹤从没见过有人从床上离开过!
    杜鹤壮着胆子伸手去摸了摸那张床,那被褥冰冷得就像是从来都没有人躺过一样。张明说,他从未见到隔壁病床躺过人!
    杜鹤敏锐地发现,那张病床上没有床头卡!也就是说,这张病床并没有安排病人!
    那么,夜里躺在这床上的人究竟是谁?
    第二天一早,郭方和路慈航兴高采烈地来接杜鹤出院,但是,却带来了一个让杜鹤肝胆俱裂的坏消息。他们今天早晨看到韩菲菲跟一个高大帅气的男生牵着手走在一起,看起来极为甜蜜。
    “不可能!”杜鹤不以为意地笑着,“韩菲菲不是那种女生!”
    路慈航无奈地摇摇头,打开手机,翻出一张照片。照片上,韩菲菲走在一个帅气的男生身边,并亲密地挽着他的胳膊,笑靥如花。
    杜鹤的心狠狠地痛了一下。
    张明看到那张照片后,挠了挠脑袋说:“我认识这男生,他叫谢宇豪,是隔壁学校的校草。不光人长得好看,能迷死一群女生,而且,家里也很有钱!”
    谢宇豪,校草,高帅富……
    杜鹤惊得目瞪口呆,这与故事里的男主人公是多么的吻合。他以前从未听说过这个叫谢字豪的人。一夜之间,他就像是从故事中爬出来一样,单刀直入地闯进了他的生活。
    杜鹤绝对不会相信虚幻的故事会变成现实,这样狗血的事情怎么可能发生在他的身上?
    当他找到韩菲菲的时候,后者只是简单地说了两个字:“分手!”
    杜鹤似乎听到了心脏片片碎裂的声音,他的声音止不住地颤抖:“告诉我,那个谢宇豪究竟是什么人?”
    韩菲菲的脸颊变得绯红,整张脸上都洋溢着满满的幸福,话却说得极为决绝:“谢宇豪就像是从书中走出来的王子一般。杜鹤,跟他比起来,你简直就微不足道。我想,都不用我再告诉你分手的原因了吧?”
    “故事真的会变成现实吗?”杜鹤的声音有些颤抖,他努力地压抑着自己的哽咽。
    韩菲菲无比确信地点点头。
    杜鹤的心隐隐颤了一下:“可是,那故事的结局是死亡!”
    韩菲菲的身子微微震了一下,脸色一下子变得极为难看。
    杂志第四页的秘密
    男生310宿舍里,张明抚摸着那本莫名其妙地出现在宿舍里的杂志,面色凝重。
    面对室友们的审讯,张明无奈地直摇头:“这本杂志真不是我借回来的。”
    杜鹤回到宿舍的时候,刚好赶上三人在研究那本杂志。封面破损得极为厉害,只能隐约地看出书名叫做《X客》,而里面的书页却是崭新的。
    很明显,这是一本恐怖杂志,里面密密麻麻的字全部都是记载着鬼怪害人的故事。张明将书翻到最后一页的时候,杂志忽然剧烈地震动了起来,震得书页里的字都在晃动。杜鹤仔细去看那杂志,一张苍白的脸正在书页里冷漠地看着他,勾起嘴角,竟露出一个邪魅的微笑。杜鹤认得那张人脸,那次在图书馆,他见到过他!
    杜鹤浑身一颤,再看过去,书已经静止了,那张人脸也不见了。杂志的最后一页写着几行字:你们知道杂志界的秘密吗?一般,杂志的第四页都是插图,你知道为什么吗?如果你拿到一本第四页记载着故事的杂志,那么,这本杂志就具有邪恶的力量。将第四页中主人公的名字改成一个真实的人名,那么他就会走进故事里,又或者,他会走出来!
    看到这里,杜鹤的脸色已然煞白。他的声音微微地发颤,双腿忍不住地发抖:“这本杂志、这本杂志就是在图书馆里将我砸晕的那本。而且在图书馆的时候,我也见到了刚刚那张恐怖的人脸!”
    四人中,郭方胆子最大。他将那本叫做《X客》的杂志拿起来,仔细看完最后一页的讲述之后,又翻到了第四页去。杂志的第四页上面,记载的是一个短小的鬼故事,主要是讲述一个叫做兰康的男生是怎样被鬼害死的。看到故事最后一句话的时候,郭方心头一惊,因为那故事里这样写着:第一大学的兰康就这样被鬼害死了,他藏身的那本杂志就隐没在图书馆的某一排书架上,接下来,他准备害谁呢?
    第一大学!就是杜鹤他们所在的学校!而这本杂志真的是从图书馆三楼的书架上掉落下来的。而且……
    郭方迅速地打开电脑,登陆第一大学的图书馆系统。他将这本书的刊号输入,点击了借阅历史的搜索键,搜索的结果令他大为震惊。两年前,一个叫做慕容雪的女孩借过这本杂志后,就再也没有人借阅过它。那它是自己从图书馆跑出来的吗?
    四人面面相觑,这杂志中记载的都是真的吗?
    力量
    “只要弄清楚咱们学校是否真的有一个叫做兰康的人,就能够知道这本杂志是不是唬人的了。”路慈航分析道,并迅速地打通了班导员的电话,一番绕着弯子的询问之后,路慈航的脸色变得越来越凝重了。挂掉电话后,他对其它三人点点头:“确实有兰康这个人,两年前,心脏病突发,猝死在课堂上。”这一点,与故事里记载的内容完全一致。
    于此同时,郭方在学校网上的校友录中找到了那个叫慕容雪的女孩,第一大学大三的学生,看照片长得还不错。
    慕容雪的主页设置了加密,仅限好友可见。郭方申请加为好友,竟然瞬间就通过了。
    在慕容雪的主页上,他们看到了令他们惊讶的一篇日志,《祭奠我的爱人——兰康》,慕容雪是兰康的女朋友?日志的发布日期为两年前,正是兰康死的那天。
    整篇日志,都记载了对兰康的哀悼,却丝毫看不出对他暴毙而死的一丁点儿的诧异。
    日志的最后一句话是:它终于走了。
    杜鹤很敏感地捕捉到一个字眼儿——“它”!
    但是杜鹤没有将这个疑问说出来。通过简单的调查,他已经能确认,这本杂志存在邪恶的力量。而此刻,他正需要那种力量!
    “把这本杂志借我用用!”杜鹤一把夺过了杂志,像是捧着一把重火力的机枪一般。
    三人不解地望向他。
    杜鹤轻咬下唇,狠狠地说道:“哥们儿我要将咽不下的那口气全部吐出去!这一次,这本杂志的出现,害死的将是那个名叫谢宇豪的贱人!”
    “不太好吧……”张明发表意见,声音却很小。
    三人看着杜鹤将杂志第四页上兰康的名字一一划去,全部都改成“谢宇豪”。虽然都觉得杜鹤这样做有些过了,但是,他们都知道杜鹤的委屈。
    此刻,杜鹤心中复仇的怒火足以将一切理智都烧成灰烬!
    血祭
    等了三天,韩菲菲仍旧和那个叫谢宇豪的男生牵手同行,丝毫不见厄运的降临。
    是那本杂志在开玩笑吗?
    不灵验了吗?
    再次见到韩菲菲和谢宇豪携手而行的身影之后,杜鹤彻底崩溃了。他垂头丧气地走进宿舍的时候,郭方一个人在宿舍里看书。
    他拍了拍杜鹤的肩膀,扬着手里的杂志给他看。
    在杂志第一页上写着一行很小的字:如果想要让杂志的力量显现,那就要用鲜血来喂养它!
    杜鹤豁然开朗:“怪不得那家伙这么久都没有倒霉,原来是方法没用对啊!”
    “要不算了吧。”郭方劝道。
    杜鹤坚决地摇摇头。他划破了自己的手指,将鲜血滴进了杂志的第四页中。令他骇然的事发生了,那书页就像是一块吸血的海绵,红色的血滴进白色的书页中,竞消失不见了!
    郭方在一旁看得目瞪口呆。
    杂志震动了两下,一张模糊的人脸忽然浮现在书页里。
    经历过上一次的惊吓,杜鹤已经淡定了很多。他心里清楚,是“它”来了。
    “我会帮你杀死谢宇豪。”那人脸忽然开口说话了,声音低沉而嘶哑,“告诉我,他在哪里?”
    “他跟韩菲菲在一起。”
    “要顺道将韩菲菲一齐杀了吗?”那脸又问道。
    “不,不用。”杜鹤慌忙解释。他爱韩菲菲,怎舍得让她死?
    那张脸不屑地冷笑了两声,瞄了一眼杜鹤身后的郭方,慢慢地隐退到了书页里。
    于此同时,郭方吓得脸色苍白,一屁股跌坐在地上。
    杜鹤的手机铃声响起,是一条短信,来自上次那个跟他一模一样的诡异号码。短信上写道:快点杀了你身旁那个人,他想要杀你!
    杜鹤的心动了一下,回头注视着坐在地上流着冷汗的郭方,此刻他的身边只有他!
    上一次收到短信说谢宇豪来了,谢宇豪就真的出现了。那这一次昵?
    “你想要杀我吗?”杜鹤试探地问道。
    郭方微微一愣,不解地问道:“嗯?什么意思?”
    “你手里拿着的是什么?”杜鹤敏锐地看到郭方的手中拿着一个褐色的小瓶子,看上去,像是毒药。
    郭方微微一滞:“老鼠药,宿舍有老鼠。”
    杜鹤忽然为自己的疑虑感觉到可笑,他伸出手,将郭方拉了起来。
    杀人未遂
    晚饭后,杜鹤跟室友一起跑去网吧上网。
    他登机后,忍不住又去学校的校友录上看了慕容雪的空间,他忽然想问问她关于那个杂志的事情。可是,就在这时,校友录上的慕容雪突然主动发来了信息。
    “你拿到那本杂志了?”说话的人正是慕容雪。
    “你怎么知道?”杜鹤诧异。
    “有人要害你。”
    “什么意思?”
    “我在地狱里等你!”对方忽然说道。
    “什么意思,你究竟要说什么?”杜鹤有些抓狂,可是,无论杜鹤再怎样喊叫,慕容雪再也没有说话。
    她在地狱里等他?
    杜鹤的额头冒出了一层细密的冷汗,手心不禁变得潮湿了起来。
    路慈航看着他,关切地问道:“你怎么了?”
    杜鹤摇摇头,起身去卫生间洗把脸。
    在卫生间的镜子里,他看到了一张不属于他的脸。那张脸有些模糊,带着邪魅的鬼气。
    然而,那只是一张脸,没有身体,没有实体。只是镜子里的一张人脸!
    它看着杜鹤,面目狰狞:“你小子骗我!”
    “什么意思?”杜鹤不解。
    “根本就没有叫谢宇豪的人!”
    杜鹤愣了一下,他的大脑高速转动着,他忽然想到有哪里不对劲儿了。
    “你知道利用杂志的力量害人的规矩吗?”那张脸忽然笑了,“每次杂志的力量被唤醒,就必须死一个人!如果三天之内,没有人被杀死的话,那滴血的人就会死!”
    即便杜鹤不是那么聪明,他也应该想到,他被人算计了。
    他早该想到,那一次跟张明打架的时候,他曾经恶狠狠地诅咒他:“我祝你活不过20岁!”
    20岁!杜鹤忽然想起来,三天后,就是他20岁的生日!
    而且,他已经收到两次警示了:有人要害他!
    他不禁紧张了起来。
    “让我吃了你吧!”镜子里的人脸忽然变得青面獠牙,张着一张血盆大口,满面狰狞地挣脱镜子跑了出来。
    尾声
    在张明狂风烈火般的追求攻势下,韩菲菲终究没有逃得过移情别恋的宿命:
    她也说不上自己究竟为何会爱上张明,从不做饭的她甚至亲手为他熬了美味的鸡汤,并亲自送去了310寝室。
    “谢宇豪”找到她时,她又跟他说了那两个看似简单的字眼儿:“分手。”
    “为什么?我不是你梦中的王子吗?”他哭了,五脏六腑里撕心裂肺般地疼。
    韩菲菲冷冷地笑了一声,鄙夷地看着“谢宇豪”。她说:“是,你是我梦中的王子,不过,我觉得,你还是继续待在梦中比较好。现实中的你,相处久了,还真没什么更与众不同的地方。而且,我觉得我们真的不合适!”
    “那你真的要跟那个阴险的张明在一起?”
    韩菲菲点点头:“我们的故事,到此为止!”
    这一次,“谢宇豪”没有能够再压制住自己的愤怒。他眼睛里流着泪,嘴角却扯出一丝最苦涩的微笑。这一刻,他现出了属于自己的那张脸!
    韩菲菲错愕地睁大了双眼,与此同时,杜鹤扑了过去,狠狠地咬断了她的脖子。
    这一次,他们真的永远在一起了。
    杜鹤牵着韩菲菲的手,一起走进了杂志里。他没有告诉她那个用两条命就能换自己重生的秘密,他就要跟她在一起,永远都在一起。即便是永世不得重生!
    一天之后的那个黄昏,在学校操场旁边的看台上,一个男生和一个女生并肩而坐。
    他们的手中拿着那本《X客》和那本刊登着《生死恋》的言情杂志。
    女生对男生说:“上一世,是我对不起你,我希望今生你能够给我一个偿还的机会!”
    男生撇撇嘴,他的表情冰冷得如同秋夜里的寒风,带着一丝不屑的嘲讽,说道:“如今我们都重生了,未来又有了很多的不确定性。一生太长,谁敢说谁永远都不负谁?”
    后来,女生还坐在看台上,而男生却走开了。
    再后来,人们知道了他们的名字。男生的名字叫兰康,女生的名字叫做慕容雪。
    而那天报纸的头条是:第一大学310室三名男生全部死于剧毒老鼠药!
    那鼠药,是兰康指使郭方买的,本来是想要加进杜鹤的盒饭中。而不知何时,那老鼠药加进了韩菲菲熬给张明的那一锅鸡汤里。而他们分享了那一锅鸡汤!正如他们当初一起谋杀了杜鹤。
    我想,看到这里,你一定明白了整个故事。
    310宿舍里的四条人命,换回来两个鬼魂的重生!
    而这一切,其实本来就是一个局,一个鬼魂设下的迷局!
    那么,杂志第四页的力量,你想要用吗?你敢用吗?

共计0张图片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