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校园鬼故事 > 灵距离 > 详细内容

灵距离

作者:辛白  阅读:186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story1.669977.net 收集整理

    七步障
    狼狩猎成群野牛时,会远远地跟在后面,既不靠近,也不远离,慢慢消耗野牛的体力,最后吃掉落单的牛。
    亡灵狩猎活人,也会用这种办法,叫作七步障。意思就是鬼和人之间保持七步的距离,一天靠近一步,慢慢把人折磨疯。
    我老家出过这样一件事:有一个人深夜出门,回家的路上突然感觉背后有人跟踪。当时夜深人静,他心里非常害怕,就加快了脚步。虽然不敢回头看,但他隐约能感觉到背后那个人一直跟着。他终于回到了家,关好门窗,长长地出了一口气,便向窗外瞧了一眼,这一看他立即发现了不对劲儿的地方,那个跟踪他的“人”就站在路灯下,一动不动,身体漂浮在半空中,那是个鬼。
    但可怕的事情还在后面,当他从卫生间出来的时候,看见那个鬼已经进了屋。他吓得赶紧躲进卧室,用被子蒙住头瑟瑟发抖,他一夜没敢合眼。
    第二天,他依然发现那个鬼跟在自己身后,只是,昨天这个鬼离他七步之遥,今天只有六步。
    害怕到极点的他找过法师,找过心理医生,但好像除了他之外,谁也看不见跟在他身后的鬼。
    这件可怕而古怪的事情一直持续着,第三天,鬼离他五步。第四天,只有四步……他在极度的惊恐中度过了七天。第七天的时候,那个亡灵就站在他床前,躺在床上的他已经神志不清,精神近乎崩溃。
    等到第八天……他变成了另一个人,从性格到喜好,完完全全地变了。
    七步有鬼
    程超收到一条古怪的短信,上面简短地写着:从今天开始,我每天都会向你走近一步。每天中午十二点你有一次机会发现我,如果你发现我,则通过今天的游戏。如果你没发现,你将被惩罚。只要坚持七天,你会得到丰厚的奖励!
    “神经病!”他骂了一声把手机放回口袋。
    今天原本约了好友任榕一起去打篮球,但他突然打来电话说有要紧的事情,无聊的程超只好一个人出门瞎逛。
    在网吧玩了几盘Dota,上午网吧很冷清,但他却总有一种被人盯着的感觉,回过身,不远处的一台电脑前,有个戴着帽子的脑袋迅速低了下去。
    有人跟踪我?他暗想,会不会和早上那条恶作剧短信有关?这时任榕的QQ头像突然闪烁起来,发给他一个链接。
    “嘿,你在啊?”程超愉快地发去问候,对方却没有回应。
    程超点开链接,是一个论坛的网页,内容是一个民间怪谈,名叫七步障。
    任榕不明不白地发个鬼故事过来干什么?程超的脑袋“嗡”一下子,想到上午收到的短信:从今天开始,我每天都会向你走近一步。这难道不是和故事里说的七步障很像吗?
    任榕从来不开玩笑,他既然发来这个东西,那就是某种提示。
    程超下意识地看了下电脑右下角的时间:11:59。他的额头上沁出了一层冷汗,如果是真的,那他就必须按照短信上的内容在十二点时找到那个跟踪他的鬼。
    程超环顾四周,网吧里只有电脑和为数不多的几个学生,基本上都是低着头或者背对着他。
    这个鬼魂是突然出现还是藏身在某处呢?
    程超突然注意到有一台电脑的显示器闪了一下,像是被某种无线电波干扰了一样,然后,邻近的另一台电脑开始闪烁。接着,又有一台开始闪烁。
    “怎么搞的?”
    “网管,电脑有问题了!”
    此时正是十二点整,程超意识到,就在刚才,有个看不见的东西从那里走了过来,所以才会有很多台电脑依次被干扰到。
    程超边想边转动脑袋,目光落在一个背对自己的人身上。古怪的是,这个人面前的电脑是关着的。
    “啊!”他突然注意到,电脑屏幕上倒映出来的人脸,是一张苍白的脸孔,白得吓人。
    找到了!
    他的手机突然响了,当他低头掏出手机,再抬头看时,那个背对自己的人已经不见了。他惶恐地张望着,惊出了一身冷汗。
    他收到一条短信,上面写着:恭喜你找到了我,你已经通过了今天的游戏。
    这场人鬼之间的捉迷藏是真的?!
    多了一个人
    只靠自己肯定不行,他需要一些帮助。
    任榕仿佛知道什么,但程超却联系不到任榕,短信和电话他都不回。
    程超正手足无措时,注意到电脑上还开着的那个“七步障”的故事,心想作者应该知道怎么破解吧,干脆死马当成活马医,给作者留言。
    这一天注定不平静,程超回到寝室时,几个同班同学正手忙脚乱地抬一个人。他挤过去一看,竟然是同班的蒋天平,他脸色发青、口吐白沫,正不停地抽搐着。
    “他怎么了?”程超问其中一个同学。
    “不知道,中午吃饭的时候还好好的,突然就这样了。”
    他注意到蒋天平的手里还紧紧地攥着手机,这件事很蹊跷,难道被迫参加这个诡异游戏的人不止他一个?
    回到寝室,他发现桌上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张皱巴巴的纸条,上面歪歪扭扭地写着:注意头和脚!
    “啊?什么意思?”
    这一天他都坐立不安,如果按照七步障上说的,那么这个鬼今天一整天都在离他七步之远的地方站着,只是他看不见。
    第二天,他打开电脑时,有一个人加他为好友,验证消息上写着:七步障是我写的,我可以帮你。
    他想起昨天给那个楼主留的言,便发消息过去:你知道怎么破解七步障吗?
    过了一会对方回复过来:抱歉,我不知道,见面详谈吧。
    两人约在食堂门口见面,程超先到那里,过了一会儿,一个戴着眼镜的男生跑过来问:“你就是程超吧?”
    “是。”
    “我是那个楼主,我叫王军。”
    程超把自己遇到的事情,收到的短信都和王军说了。听完这些,王军沉吟道:“七步障是我老家的怪谈,因为比较冷僻,所以知道的人不多,破解也是无从下手。”
    “那我现在该怎么办?”程超焦急地说。
    “唉,依我看就按照他的规则来吧,只要他不耍赖,七天之后应该就没事了。现在几点?”
    程超一看表,11:59,冷汗立即冒了出来:“要来了,昨天他离我七步远,今天是六步远!”
    “正常人一步的跨距接近一米,仔细注意你身边半径六米内的人。”
    两人环顾四周,此时正是中午吃饭的时间,所以来来往往的学生很多,离程超六米的范围内,有一条捡骨头吃的小狗、有一盆盆栽、有一对情侣、还有一群围着公告栏的大一新生。
    两人背靠背,紧张地盯着这些事物的一举一动,程超突然问:“这个鬼既然要跟踪我,为什么要在十二点现身呢?”
    “只怕是不得不现身,每天的正午十二点是阳气最盛阴气最弱的时候,所以鬼的力量也最弱。不过他似乎创造性地把这个破绽变成了游戏规则,你小心点,这里的每个人都有可能是鬼。”
    十二点到了,那条狗突然狂吠起来,它似乎看见了什么。
    但周围的人还是一样,没有什么异样,程超突然想起昨天收到的小纸条:“喂,你看这个。”
    王军看了一眼,惊叫道:“你怎么不早拿出来,这是谁给你的提示?”
    “不知道啊。”
    “注意头和脚。”王军念着,目光落在那群大一新生身上,“快,数他们的脑袋!”
    “一、二、三、四、五、六……六个人,怎么了?”
    “再数他们的脚!”
    “一、二、三、四、五。”数字停在“五”,程超的手停在半空,惊讶地张大了嘴,“有一个人是鬼!”
    他恍然明白了提示里说的,注意头和脚的意思。
    这时程超的手机晌了,他打开,是一条短信:恭喜你再次找到我,今天的游戏你通过了!他下意识地抬头看向那群人,五个头,五双脚,中间藏着的鬼魂已经消失无踪了。
    高度绷紧的神经一下子松弛下来,他松了口气,跌坐在地上。
    空地
    通过了今天的游戏对程超来说并不意味着是好事,因为明天鬼将离他只有五步了。
    “现在该怎么办?”
    “去你寝室看看吧,没准这个‘好心人’又给你提示了。”
    两人去了程超的寝室,王军先发现了桌上的纸,惊呼道:“还真有!”
    “我看看。”
    皱巴巴的小纸片上写着:空地。
    “空地?”两人面面相觑。
    “我懂了,我们今天不该在人多的地方呆着,如果我们四周都很空旷,就算这个鬼再能躲,也很容易发现。”程超说。
    “那这样吧,明天中午我们在教学楼后面的空地见,但愿能顺利过关吧。”
    这天晚上,程超听室友说今天中午十二点,有个学生昏倒了,被抬走的时候手里紧握着手机。程超一阵心惊,如果不是提示上的字,也许今天被抬走的就是他。
    第二天中午,程超和王军在教学楼后面的空地上见面,虽然离十二点还有十几分钟,但程超仍然紧张地向四周张望,离他五米的距离内什么也没有。
    “你是怎么招惹到这些恶鬼的?”王军突然问。
    “招惹?”程超苦笑一下,“开玩笑,躲都躲不及,怎么会去招惹?就是收到一条短信然后就开始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鬼既然找你,就肯定有理由,你想想最近有没有什么撞邪的事儿?一
    程超想了想:“还真有一件,那天我和朋友任榕在一起……”他顿了一下,想起这两天任榕一直没有露面,他到底怎么了?“那天我们去一个废楼取景,中午吃了饭我在地上铺了报纸睡觉,迷迷糊糊地听到有人在窗外喊我的名字,我答应了一声就坐了起来,但我一看就傻了……”
    “怎么?”
    “那是六楼啊,外面怎么可能有人7我在想,会不会是因为我答应了一声,所以就被鬼盯上了?”
    “也许吧,糟了,时间到了。”
    程超连忙看表,正好十二点,他刚抬起头,突然一阵白蒙蒙的烟尘从头上撒了下来,眼睛都睁不开了。
    “啊,是面粉,有人在楼上撒面粉,眼睛看不见了。”王军叫着。
    完了!程超的心一下子跌落到谷底,看不见就不可能找到鬼,但绝不能放弃!他勉强睁开眼,眼睛疼得快要烧起来了,隐约能看见白色的烟雾里有一个人影。
    “找到了。”程超叫起来,“就在正前方!”
    手机响了起来,不过现在眼睛难受得不行,根本没法看。两人像瞎子一样摸到厕所,洗了眼睛,程超打开手机,上面是一条短信:恭喜你找到我,明天我们再见!
    “好卑鄙!”王军骂道。
    “什么人在撒面粉,鬼是不可能做这种事的吧?”
    王军回想着:“我当时看了一眼,好像是个男生,穿着黄色的夹克。”
    程超心里一动,他描述的这个人怎么那么像任榕?不可能,就算任榕不帮忙,也不会来害他们。
    “别想这些了,既然有别的参与者,那么恶性竞争就一定会有,我们先回你寝室看看有没有新提示吧。”
    两人回了寝室,新的提示果然出现在桌子上,王军拿过来看了看,疑惑地说:“什么意思?”
    纸上写着三个字:用鸡血。
    “鸡血?”程超疑惑不解,以前看小说里避邪不都用黑狗血吗,鸡血怎么用?打在身上?
    妨碍者
    不管怎么逃避,第二天总会来到。
    两人中午下课后在教学楼下见了面,王军手里拿着一部数码相机。
    “你要拍鬼?”
    “不,我是用来玩‘大家来找茬’的,现在几点?”
    “11:40。”
    两人找了一个没人的地方,王军拿着相机四处拍了几下,说:“这些是鬼出现之前的影像,等它出现了肯定会有什么不一样的变化,我这也是为了保险起见。”
    终于到了十二点,程超紧张地看着四步远的地方,有个公告栏,上面贴着社团招生的广告。有一面黑板,写满了字,有一扇玻璃门。
    “会不会藏在玻璃里?”程超说。
    王军皱着眉头摆弄相机,对比着四周的东西,突然叫起来:“你看这个广告。”
    “怎么了?”
    “这是社团招生的广告,上面有很多新生在举着手大喊……你抬头看现在的广告。”
    程超抬起头,前面的广告和相机里的广告一模一样。不对劲!他突然意识到,广告里似乎多了一个人。
    “这里,多了一个人!”程超指着那个地方叫起来。
    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确实多了一个面色苍白的人,虽然和大家做着一样的动作,但却有几分违和感。
    他的手机响起,依然是同样的短信:恭喜你又一次找到我,明天见!此时的时间已经是十二点零一分,差一点他们就没有发现。
    当程超正后怕得颤抖时,王军突然说:“你看这张照片。”
    两人把头凑到一起去看,王军把刚刚拍的一张照片放大,在一个很远的地方,站着一个人,正一脸阴沉地看着他们。
    “这人我好像在哪里见过……你怎么了?”王军说。
    程超惊讶得半天说不出话,好不容易才回过神:“他是我的好朋友,任榕。”
    “他怎么会在这里?昨天向我们撒面粉的人好像也是他。”
    程超想不通其中的关系,任榕没有理由害他们,这时王军不经意地说了一句话:“当时去那个废弃的楼房,也是他带你去的?”
    “是的。”程超不知该说什么,这么一想,那天他们去那个地方,看似无意,其实是任榕主导的。似乎是任榕刻意引他过去,沾上那些鬼怪。
    “还记得是在哪里吗?”
    程超把地址告诉了王军,他说:“我去查查看,明天见。”
    程超灰心丧气地回了寝室,猛然注意到门锁被人动过,像是被撬开过。他急忙冲进去,东西没有少,似乎进来的贼什么都没偷。
    他的目光落在空荡荡的桌子上,才立即明白少了什么:提示的纸片。
    有个人拿走了提示。
    这一天依然不太平,下午他看见同班的一个同学被人抬走,听说是撞了邪。看来随着游戏的层层深入,难度也在不断增加。
    第二天他和王军见面,王军从书包里掏出一沓纸递过来:“看看这个。”
    “是什么?”
    “新闻,你们去过的那个地方,几年前有一户人家因为煤气中毒死光了,正好是七个人。”
    “七个人?”
    “要是没猜错的话,你去那里的时候就招惹了这几个鬼。七步障本来就是为了夺取人的身体而设的,七天时间,一天淘汰一个人,最后有一个人被夺走身体。”
    程超惊出一头冷汗。
    “时间不早了,你收到什么提示没有?”
    “被人偷走了。”
    王军一看表,时间已经是11:58,他说:“来不及了,去教室里呆着。”
    “教室?”
    “你发现没,第一天是电脑里的倒影,第二天它藏在人群里,第三天它用面粉让我们看不见,第四天它藏在广告画里,不管怎么样,他都是以人的形体出现,不会变成别的东西。”
    “哦!”程超似有所悟地叫出来。
    “今天它和你只有三步距离,既然这么近,难度也会增加。教室里只有桌椅,它想伪装就不是那么容易了,走!”
    两人进了一间空教室,站在正中间,四下观望。三步以内,除了桌椅就是黑板,这下那个鬼魂将怎么出现?
    程超屏息凝神,警惕地注视周围。时间正一点点地接近十二点。突然,有一张脸出现在窗户上,是任榕。
    “现在正好是十二点,小心这个人。”
    任榕慢慢走向他们,一言不发,像一具被操纵的人偶。程超紧张地说:“不对,他有影子有腿,不可能是鬼。”
    这时任榕向他们扑了过来,两人抱在一起滚到地上,程超感觉他的力气很大,但任榕既不是要打他也不是要杀他,只是为了控制住他。
    看到他那双空洞的眼睛,程超一下子明白了,骑在自己身上的任榕已经不是原来的任榕。那么,他的目的当然是让他在这场游戏里输掉。
    “快帮我!”
    王军推开任榕,任榕在他胳膊上咬了一口,发疯一样地跑了。
    “敢咬我?!”
    “别追了,时间来不及了。”程超惊慌地站起来,四周除了桌子还是桌子,他仔细地检查每一张桌子的下面,却都是空空如也,“怎么办?”
    “三步距离,未必是在你面前,也许它在上方。”王军提醒道。
    程超猛一抬头,看到日光灯上伏着一个怪异干瘦的“人”,正咧着嘴笑,然后消失无踪。这时程超的手机响了,他打开来,是一条短信。
    “太好了!我以为……”程超的心狂跳着,他打开短信,上面只有一句话:很抱歉,你没有找到我!
    “怎么会?”
    此时的王军却换了一副神情,正摇晃着手机说:“原因很简单,你的时间浪费掉了,是我先找到了它。”
    “你怎么会有这条短信?”
    “因为……”王军冷笑一声,“我也被卷进了这场游戏。”
    小心王军
    “什么?”程超不敢相信地盯着他。
    “其实不能怪我,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写了那个故事而被卷进了这场游戏,那天中午你在网吧发现鬼的时候,其实我也在。你应该见过我,当时我戴了一顶帽子。”
    “那个人是你?”
    “对,当时我发现一件事儿,跟踪你的鬼和跟踪我的鬼是相同的。你难道没发现吗?这几天中午十二点的时候我们总是站在一起,对于你是六步,对于我也是六步,你发现他,我也发现了他。为什么我不干脆挑明,我们是一条线上的蚂蚱!答案是这个——”他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皱巴巴的纸,上面歪歪扭扭的笔迹程超很熟悉,“你得到的第二个提示,下面有这几个字:‘小心王军!’当时我没多想,就把它撕了下来,看来有人在暗中提醒你小心我。第三天你的提示是这个‘用鸡血画下这个图形,可以避邪。’你看,我把它画在胳膊上了。”王军一撸袖子,他的胳膊上有一个用血画出的怪异图形,“原本我是没有胜算的,但是我发现你有这么好的提示,不如利用你一把,反正我有这个东西防身,鬼不会把我怎么样。”
    “那昨天偷走提示的人也是你?”
    “那个还真不是我,我想你应该发现了,你的朋友任榕已经变成了另一个人,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他已经被鬼取代了。接着往下想我就得出了一个结论,我猜是变成鬼的任榕在帮你。”
    “什么?”
    “你看看这张纸,是第三天的,我撕下了下面的一部分。”他打开手里的纸,上面歪歪扭扭地写着:“对不起。”
    程超的脑袋一下子空白了。
    “你的朋友似乎在弥补把鬼招来的错误,可惜,你没能看见。我走了,还有两天的游戏,你死了之后,记得给我提示哦,哈哈!”
    程超一个人留在教室里,他突然觉得身上一阵刺骨的寒冷,仿佛有只无形的手正在穿过他的身体。
    尾声
    两天后,学校的医务室里又多了几个人。这七天里,前前后后失去意识的总共有七个人。王军还听说一件古怪的事情,就在今天上午,这几个人神奇地苏醒了。
    他当然明白发生了什么事,不过这些不是他关心的,眼下他更在乎规则里所说的“巨大的好处”。果然这天中午,有个电话打来通知他,他中了五十万大奖。
    王军激动得不能自己,这些鬼真给力啊,他连忙去领了奖。
    抱着一箱钱战战兢兢地往回走时,他发现有几个痞里痞气的年轻人一直跟着他。他想甩却甩不开,最后,一群人把他堵在河边。
    “小子,中大奖了哈,能花得光吗?”
    “别过来,我会报警的!”他紧张地抱着箱子往后退,一不留神掉进了河里,岸上的不良青年立即作乌兽散。
    他不会游泳,挣扎了很久,被人捞上来后已经奄奄一息。在医生的抢救下,他的心跳终于恢复了正常,但意识却迟迟没有醒来。
    焦头烂额的医生看不到,此时王军的灵魂正在拼命地想钻进自己的身体里,但似乎有东西把他挡在了外面。
    他裸露在外面的胳膊上,用鸡血画的那个避邪的符号,早已经凝固了。所以,他根本不可能活过来。

共计0张图片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