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校园鬼故事 > 意外是怎样生成的 > 详细内容

意外是怎样生成的

作者:秒杀  阅读:142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story1.669977.net 收集整理
    事故前后
    刘隆戴着耳机坐在公交车的最后一排,不时向外张望,这里视线最广,有利于观察街面上即将或正在发生的一切。他喜欢在脑海里记录那些意外发生时当事人脸上的各种表情,这种感觉让他很享受。
    南来北往的车辆川流不息,一切都和平时一样。一阵紧急的刹车声之后,他整个人向前猛地倾斜下去,再次抬起头时,忽然发现不可思议的一幕。他从来没见过这样离奇的场景,就在他发呆之际,一场意外发生了。一辆私人轿车和它对面的交通执勤车正面相撞,升腾的白烟挡住了车内的一切。
    公交车还在平稳地向前开着,刘隆侧着脸贴在车窗上,尽管他很努力,还是没能抓住视线中的一切。他必须要弄清楚刚才那一幕是怎么回事。于是,他选择在附近下车,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冲到事发现场。车上的人已经被抬进救护车,他四下张望着,始终没能再见到那个不同寻常的情景。
    回学校的路上,刘隆的心也无法平静,他迫不及待地拨通死党崔鹏的号码,但对方对他描述的诡异事件嗤之以鼻。崔鹏是校园电台的主播,现在正主持一款颇受争议的灵异节目,即便是这样,他还是不相信刘隆所说的一切。
    刘隆不死心,他觉得电话里描述不准确,他要去和崔鹏仔细聊聊这件事。他来到广播室门口,一眼就看到门口处又高又胖的崔鹏。刚想上去打招呼,忽然发现他正和一个女生说着什么。
    “刘大眼,你怎么才来?”崔鹏对女生露出一副抱歉的神情,“对不起,我约了人,咱们改天聊。”
    女生紧张地看着他:“求你一定要相信我。”
    崔鹏无奈地点点头,几步走到刘隆跟前,拉着他就走,像生怕被身后的女生拽住似的。刘隆用眼角的余光扫了一眼那个又黑又瘦的女生,忍不住吞了吞口水:那姑娘走夜路太安全了。两个人拐了个弯儿,刘隆一把甩开崔鹏的手,皱着眉说:“崔胖,你要是再叫我小名我就生气。还有,你以后惹上桃花运别拿我当挡箭牌,我什么时候约你了。”
    崔鹏陪着笑,提出要请客抚平他受伤的心灵。两人来到附近的小饭店点了两个菜,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酒足饭饱后,刘隆清了清嗓子:“我跟你说个事儿,你不要打断我,老实听着。”
    崔鹏一边喝着碗里剩下的汤水一边点头。刘隆继续说:“我刚才在公交车看到四个又瘦又小的男人,身上都穿着红衣服,头上还戴着尖尖的高帽子,他们就站在路中间,来往的车像长了眼睛似的都躲开了他们。我正看得出神,对面突然开过来一辆红色轿车,车速很慢,几乎是龟速。四个男人分站在轿车两旁,像轿夫一样把轿车举了起来,有节奏地掂了四下,然后将车子用力地扔向对面的交通执勤车,一场意外就这么出现了,我看到了发生的过程。”
    崔鹏端着碗,嘴里没咽下的汤滴在碗里。他愣了几秒后,突然把嘴里的汤喷了出来,笑得前仰后合的同时竖起拇指:“哥们儿你编故事的能力见长啊!”
    刘隆刚想骂他,忽然噤声了。他看到他正前方那张桌子前坐着的四个人站了起来。他们的脸很长,上面像盖了一张黄表纸,看不见五官。醒目的红衣服,别扭的尖帽子,和事故现场见到的一模一样。就在他发现他们的同时,四个人将面前的桌子举过头顶掂了四下,然后就消失了。
    称骨大师
    急诊室里,刘隆醒了。他挣扎着坐了起来,身上的伤疼得他龇牙咧嘴直叫。崔鹏就坐在床边打盹儿,听见他的惨叫条件反射地直起身子:“怎么了?”
    刘隆摸了摸比平常大了一倍的脑袋:“我是不是被袭击了?”
    崔鹏忍着笑,表情很滑稽,刘隆见他这副模样气不打一处来,刚想发作,崔鹏慌忙求饶:“千万别动怒,容我慢慢道来。”
    按照崔鹏的描述,事情的经过大概是这样的:
    坐在刘隆和崔鹏旁边吃饭的一伙儿人不知道因为什么突然打了起来,留山羊胡的男人一把掀了桌子,桌子上摆着的那些钢碗铜碟合金筷子等“暗器”通通飞向刘隆。这还不算什么,最让人不理解的是,那分量不轻的雕花桌子竟然摆脱重力腾空飞了过来,正在发呆的刘隆被这东西瞬间砸晕。
    “要不是哥们儿这飞毛腿送你来医院及时抢救,你以后可能会变成脑残。”崔鹏幸灾乐祸,“不是我说,你是不是得罪那些餐具了,怎么都像长了眼睛似的飞向你?要不然就是你带了大块磁铁?”
    “他们来找我了,因为我看见了不该看的。不怕告诉你,我出意外之前又看到了他们。”刘隆警惕地打量着四周,好像自己正在被什么人监视一样。
    崔鹏恍然大悟似的点了点头:“还别说,仔细想想真有点不对劲儿。不过,你千万别坐以待毙,任他们整治你。我认识一个称骨大师,咱们去找他看看,一定有办法解决。”
    刘隆没有拒绝崔鹏的提议,对于来历不明的人和事,只能去找那些更来历不明的办法解决。这个想法在他见到崔鹏口中的大师时彻底被否定,大师竟然是个漂亮小妞儿,他的心瞬间凌乱了。
    “这就是我说的称骨大师袁婷婷,据说是袁天罡的第二百五十代传人。”崔鹏挤了挤眼睛,“她是我的一位远房表妹。”
    刘隆勉强挤出一丝笑容,他可没心情在这里和他们闲扯。就在他想找个借口闪人时,袁婷婷说出了让他想继续留下来的话。
    “我帮不了你,你碰上的是东西南北四个横死鬼,书上说他们专门制造各种意外,但凡看见他们的人都不会有好日子过,疯癫痴傻算是幸运的,一般都活不长。”袁婷婷无奈地摇摇头,“这么年轻就要……真不幸。”
    刘隆心里佩服得五体投地,他刚想把那句经典的疑问句“你怎么知道?”说出来,袁婷婷又补了句:“这是我根据表哥在电话里描述的内容进行的推测。”
    一盆冷水结结实实地浇在刘隆的心上,他有点小失望,但还是不死心地问了句:“我该怎么办?”
    袁婷婷仔细想了想:“这个书上没说。”
    从袁婷婷家出来后,崔鹏大气都不敢出,他知道刘隆这回是真生气了,那脸色不比夜叉好看到哪去。正想着怎么收拾残局,突然被人叫住,回头一看,又是那个叫孙陶然的女生,她可真是冤魂不散。
    “我真的帮不了你,节目里不能播那种不和谐的内容,你死心吧!”这次,崔鹏也懒得敷衍她,直截了当地拒绝。
    孙陶然不动声色地站在原地,固执地坚持着,丝毫没有要放弃的意思。
    刘隆没心情看他们僵持,一甩袖子独自离开。没走几分钟,崔鹏从后面追了上来:“你等等我,我有重要事情要和你说。”
    全是诅咒
    崔鹏口中的重要事情其实和孙陶然有关。
    孙陶然有个弟弟叫孙大业,是体校学生,平日里总是惹是生非,经常和同学闹矛盾。不久前,他为了女朋友和同班女生大吵一架。自那之后,孙大业的人生似乎遭到了某种诅咒。他像人们说的那样,喝凉水会噎到,走路会踩到自己的鞋带儿,甚至睡觉从床上掉下来都会摔成手臂粉碎性骨折。
    身为姐姐,孙陶然一心想查明自己弟弟到底怎么了。她不惜重金请一些大师来帮助弟弟驱邪,最终的结果都是一样的。眼看着孙大业被各种各样的意外折磨得生不如死,孙陶然终于把目标锁定在那个曾经和弟弟吵过架的女生身上,她觉得这一切都是她的报复,她在用这种方式惩罚孙大业。
    于是,孙陶然找到那个女生,跪下来求她放过弟弟。没想到那女生嚣张得很,不但没打算停止,还叫嚣着让孙大业更不好过。跪也跪了,吵也吵了,实在没办法,孙陶然想到了崔鹏,她求他在节目中通报那个女生的所作所为,让舆论逼迫她停手。可崔鹏主持的是一档灵异节目,根本没办法完成她的请求。即便他主持的是一档娱乐节目,这样不利和谐的内容也不能通过主持人的嘴说出去,这是学校电台的规矩。虽然他一次又一次的拒绝,可孙陶然像铁了心似的,一门心思要通过这种方式威慑那女生。
    “这和我有一毛钱关系吗?”刘隆翻了个白眼。
    “有。”崔鹏认真地回答,“我觉得你和孙大业的遭遇很像,都很离奇。意外有多种形式,意料不到的都算在内。你想想,你被飞起的饭桌袭击算不算意外?”
    刘隆刚想反驳,手机忽然响了,他指了指崔鹏的口袋:“你先接电话。”
    五分钟后,崔鹏挂断电话,脸上带着一丝喜悦:“表妹让你和我去她那里取一样东西,据说是最新的科学发明,她说你拿着那样东西去东山附近的泉水里洗眼睛,就可以解决被四个横死鬼纠缠的问题。”
    “东山,那不是火葬场吗?那里有泉水?”刘隆怀疑地说。
    崔鹏点头:“表妹说有肯定就有,咱们先去找她。”
    找到袁婷婷之后,三人乘出租车来到东山。这时天快黑了,刘隆觉得这里的环境让他毛骨悚然,他小心翼翼地站在崔鹏旁边,一脸紧张地东张西望。
    袁婷婷从兜里掏出一个不透光的器皿递给崔鹏,里面似乎还漂浮着什么东西。她说这是她翻遍古书找到的唯一破解方法,刘隆问她瓶子里面装的是什么,她笑而不语。
    三个人顺着羊肠小路上山,转了一圈也没找到袁婷婷说的那口泉眼,就在刘隆开始怀疑那口泉眼根本不存在的时候,他们发现了一口枯井。
    “就是这里。”袁婷婷喜出望外,扒在井口向里看,“我爷爷说这是东山的山眼,那些孤魂野鬼每天准时从这里回去。你可以在这里等那四个横死鬼,用你手上的法宝与它们彻底隔离。使用过程很简单,零点的时候用瓶子里的水洗眼睛。从此以后你就看不见它们了,这也是唯一一个可以摆脱‘看见就受到诅咒’的方法。因为你看见了那四个制造意外的横死鬼,所以会受到它们的诅咒发生各种意外。因果循环,亘古不变。”
    “你说孤魂野鬼要回到地下去?为什么?”崔鹏问。
    “人有人的规矩,鬼有鬼的法则,孤魂野鬼不能在阳间逗留太久,它们需要按时回到地下补充能量。详细的我也不是很明白,大概就是这么个意思。”袁婷婷看了看时间,“那个……剩下的事儿你一个人能搞定吧?”
    刘隆很想说自己一个人呆在这里害怕,可又不好意思说出口,琢磨了半天终于找到一个牵强的借口让崔鹏留下来:“好兄弟有难同当,你必须留下。”
    崔鹏没有拒绝,他提出先送袁婷婷下山再原路返回。以刘隆对他的了解,崔鹏多半会以这种方式逃跑,所以他和崔鹏一起送袁婷婷下山。路上,刘隆还是忍不住问:“姑娘,这瓶子里装的是什么?该不会是硫酸吧?”
    袁婷婷委屈地撅起嘴:“真是枉费了人家的一番心意。”她话里有话,刘隆当然听得出来,他似乎明白了什么,又似乎不是很明白。
    各执一词
    二人送袁婷婷搭车离开后,刘隆拉着崔鹏到附近的超市买了点儿吃的喝的,正准备原路上山。忽然发现孙陶然在不远处注视着他们。刘隆发现孙陶然后第一时间招呼崔鹏,可两人看过去的时候人已经不见了。在那之后,崔鹏看起来很紧张,一直催促刘隆抓紧时间返回山上,刘隆嘴上没说,心里却对他产生怀疑。
    两人走了一阵儿,刘隆忽然停下脚步回头看了一眼,一道黑影迅速闪到树后。捕捉到这一幕的刘隆想都没想就冲了过去,一把揪出藏在树后的那个人。果然不出所料,就是孙陶然,她在跟踪他们。
    不等刘隆开口,孙陶然先说话了:“怪不得你不肯帮我,原来你和袁婷婷是一伙儿的。”
    “我不懂你在说什么。”崔鹏有些恼火,一个劲儿地用脚踢着路边的野草。
    刘隆不说话,这事和他没什么关系。
    “我告诉过你,那个害我弟弟的女生叫袁婷婷,可你当时却没告诉我你们熟悉。你故意隐瞒一切就是为了帮她监视我的一举一动,你们合伙算计我。现在,又想算计这个可怜的男生吗?”孙陶然冷笑着说,“肯定是这么回事。”
    “重名的人很多,我没想过那么多,是你想太多了。”崔鹏的解释很无力,刘隆没办法相信他。
    “你知道吗?我弟弟住院了,他有可能再也醒不过来,这都是拜袁婷婷所赐。”孙陶然哽咽地说,“下午他开车送女朋友回家,路上和交通执勤车迎面相撞。两辆车毫发无损,车上的人连个指甲都没伤到,只有他一个人受了重伤,连事故鉴定的交警都说这场意外是根本不可能发生的意外。”
    “你有证据证明这是袁婷婷干的?”崔鹏问。
    “我要是有证据就不会在这里和你浪费唇舌,早就将那个巫女送进监狱了。”孙陶然咬牙切齿,“我虽然不能将她绳之以法,但也绝不会继续看她坑害别人!”
    刘隆绷着脸看着她:“我为什么要相信一个陌生人的话?”
    “因为我没理由骗你。”孙陶然说,“我只是单纯地想帮你。”
    刘隆似笑非笑地摇了摇头,继续向山顶走去,虽然他对崔鹏和袁婷婷产生过一丝怀疑,但和崔鹏认识这么久,他不认为他会做出害他的事。最主要的是,他根本没理由那样做。
    孙陶然不死心地跟上来,一边走着一边说:“他们肯定有阴谋。”
    刘隆不想和她争辩,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想法,那是他们的事。崔鹏在一旁嘟嘟嚷囔地说着什么,他也没仔细听。虽然没什么心情,他还是故作轻松地看着周围的一草一木。这里阴气太重,极少有人来,路边随处可见崭新的黄表纸和未烧尽的纸灰,到处都是死人的气息。
    突然,他停下脚步,直勾勾地盯着身旁的孙陶然。她的身旁竟然并排站着四个人,红衣服,尖顶帽子,他们又出现了。离孙陶然最近的那个男人伸出一根手指抵住她的手臂轻轻一推,孙陶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从台阶上滚了下去。刘隆本能地伸出手去拉她,不但没救得了她,还被拉了下去。崔鹏急忙跑到刘隆跟前将他扶起来。刘隆疼得龇牙咧嘴,强咬着牙说了句“没事儿”。
    “你是个好人。”孙陶然感激地看了他一眼,“不枉我这么费心地想要帮你。”
    刘隆有点尴尬,他没词儿了。
    时间过得很慢,往日话痨似的崔鹏此刻一言不发,刘隆忍不住问了句:“袁婷婷和孙大业之间的过节有多深,你知道吗?”
    崔鹏沙哑着嗓子说了句:“孙大业喜欢袁婷婷,他故意和她作对是想引起她的注意。袁婷婷知道这一点,总是和他拉开距离。有好几次,她无奈地找我诉说着自己的烦恼。她躲他还来不及,根本不可能想方设法加害她。婷婷是个善良的姑娘,和她接触久了的人都会不由自主喜欢上她,她就有这种魔力。”
    孙陶然默不做声,她像是睡着了。
    结局
    天阴得厉害,刘隆约崔鹏爬山,两人慢腾腾地爬到山顶看着满天乌云发呆。
    “你为什么要那么做?”刘隆侧头看着崔鹏,脸上的肌肉微微颤抖着。
    崔鹏抬手指着附近的一片云朵说:“你猜,这朵云彩会有雨吗?”
    “我猜不到,正如我猜不到你何时会对我动手。”刘隆继续说,“我真不明白,我们这么铁的哥们儿,你怎么能这么狠?”
    “知道我为什么把你介绍给袁婷婷吗?不是我想帮你,是她求我的。她是你的网友,喜欢你很久了。可这一切你都不知道,对吧?你更不知道,我从小就喜欢婷婷,没有她我活不下去。”崔鹏带着哭腔,“你以为我那么容易下决心对付你吗?我整夜都睡不着觉,总是想着我们的友情。可最后,友情还是输给了爱情,这你不能怪我。”
    刘隆出奇的平静,一字一顿地说:“所以你绞尽脑汁地要害我,想让我这个障碍物从你们中间消失。你想到的最好的办法就是让我在无尽的‘意外’中被折磨死。可你没想到中间会冒出个孙大业,他无意中救了我。知道我是怎么知道这一切的吗?这多亏了孙大野,他醒来后告诉了我真相。他说害他的不是别人,正是孙大业,孙大业这么做是为了接近他姐。那时候我就想到了你,你可真没让我失望。”
    一声惨叫之后,山顶只剩下一个人。
    他缓缓从兜里掏出手机报了警,他最好的朋友失足掉下山崖,他在事发现场伤心欲绝。挂断电话后,他收起自己的表演,再一次向无尽的深渊望了一眼。一直以来,他都在脑海里记录那些意外发生时当事人脸上的各种表情,都没有这一次精彩,真是过瘾。
    意外是怎样生成的?
    你懂的!
共计0张图片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