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校园鬼故事 > 我就是午夜地狱 > 详细内容

我就是午夜地狱

作者:苹果贝贝  阅读:176 次  点赞:0 次  鄙视:1 次  收藏:0 次  由 story1.669977.net 收集整理
    他到底死没有
    今天是周六,陈杰没有去上课,一个人呆在寝室里看着杂志。突然“咚”的一声,室友许洋推开门,一副很是慌张的表情,看着陈杰吞吞吐吐的说:“吴爽,吴爽……他死了。”
    陈杰以为许洋是看恐怖片看多了,不屑的说了一句:“你在开什么玩笑?”
    许洋很肯定的说;“我说的是真的。”说玩这话,他回头关上了门,在陈杰耳边小声道:“我说的真的是真的,刚才我看见有人把他给推下了楼,至于是谁?我只看见一个背影。”
    陈杰放下了手中的杂志,一本正经的样子:“你说的真的是真的?”
    许洋很严肃的说:“我骗你不是人。”就在许洋这话音刚落的时候,只见吴爽头破血流的,摇晃着身子走进了寝室。吓得胆小的许洋一阵尖叫,而陈杰却很淡定,看着吴爽问:“你不是死了吗?”
    吴爽抓起桌子上的纸巾擦着脸上的血,抬起头用一种冰冷的眼神看着陈杰说:“我还以为我会被毛泳那小子给害死,没有想到我活了过来。”
    听吴爽这么一说,陈杰确定许洋说的是真的,心里说着:“吴爽不是死了吗?怎么又活过来了。”
    吴爽或许知道陈杰在担心什么?他只是一声冷笑,走进厕所,“当”的一声摔上了门。
    陌生女人面孔
    第二天,天还没有亮,陈杰便醒了过来,他便去上厕所,当厕所门打开的一瞬间,陈杰一大声尖叫,吵醒了睡着的许洋。
    许洋跳下了床,走进陈杰说:“你怎么了?”
    陈杰不断的往后退,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许洋便朝着里面看去,也是吓了一大跳,只见吴爽的脑袋被他自己抱在了怀中,还是一脸的微笑。当时,吓得许洋尿了裤子。
    陈杰赶紧的拨打了120,等警察来的时候,他俩已经不见了,这间寝室也被拉上了黄色的警戒线。
    这时候的陈杰和许洋正蹲在一个角落抽着烟,突然一个长发女生站在他们面前,淡淡的说:“我知道吴爽是怎么死的?”
    陈杰和许洋都抬起了头,望着她说:“怎么死的?”
    她只是冷冷一笑,指着陈杰说:“是你害死的。”
    陈杰一副惊愕的表情,指着自己说:“怎么可能是我害死的?”
    她从包包里掏出一张和吴爽的合照,说:“我是吴爽的女朋友,小悠,我知道,你一直也喜欢着我,所以是你害死了吴爽。”
    对于小悠的这话,让许洋感到一阵质疑,陈杰正要反驳,突然一个穿着白色衣服的男人一把将她给拉走。
    陈杰站起身,丢掉烟头,跟了过去。只见他带着小悠钻进一个又一个的小巷,终于在一个无人的小巷停了下来。他扭动了一下脖颈,猛地回过头,说:“别在那里躲躲藏藏了。”
    陈杰撞起胆,还是朝着他走了过去。
    许洋居然一个人回到了寝室,见这时候没有人,打开了厕所门,好像是在跟说着话:“我这样做,真的能骗过陈杰吗?我也想变成女人。”
    从厕所里传出浑浊的一个声音:“你会的。”然后便听见许洋脖颈转动的“咔嚓、咔嚓”的声音,等许洋再次转过脸的时候,已经不再是他的脸了,而是一个陌生的女人的面孔。
    都死了半年了,不知道吗
    当陈杰要靠近他的时候,小悠突然变得严肃起来:“你别过来,你过来,他会杀了你。”
    陈杰从后背里掏出一把匕首,凝聚着一张脸,轻轻的拍了一下他的后背。他“咯咯”的笑着,发出“嘎吱,嘎吱”声音,脑袋就像上了一个发条,不停的转动着。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陈杰突然就晕倒了,在他晕睡的过程中,他好像回到了从前,在迷糊的意识里总是想起一些事情。总是梦见自己就是小悠,他突然醒了,一醒来的时候,只见映入他眼帘的人居然是吴爽。
    陈杰想大叫,但突然就叫不出来了,他感到很是恐慌,却见吴爽将他给扶了起来。
    陈杰害怕的推开了他,跳下床,却没有想到哪里看到的都是吴爽的脑袋,陈杰感到很是崩溃。
    这会,许洋又出现在了陈杰面前,让陈杰感到惊恐的是,许洋一脸的阴险,手里提着的居然是他的脑袋。
    不知道为何,这会的陈杰就是说不出话来,他只好一个劲的往后退,往后退……突然他发现好像不能往后退了,一个转身,发现后面居然是马路,突然一道亮光闪过,陈杰发现自己站在了天台的边缘上。
    吴爽的脑袋就那样飘在陈杰的面前,呵呵的笑道:“陈杰,你都已经死了半年了,你难道不知道吗?”
    我就是午夜地狱
    陈杰一副不敢相信的表情,他终于说出了话:“你到底是谁?”但惊愕的发现自己说话出来的居然是一个女人的声音,这让他感到不知所措。
    吴爽哈哈大学道:“我就是你啊!”说完这话的时候,他将许洋手里提着陈杰的脑袋一下子就装在了自己的脑袋上。然后扭动了一下脖颈,说:“陈杰,哦,不对,我应该叫你小悠。”
    陈杰真的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他大声道:“你到底是谁?到底想干嘛。”
    吴爽的头现在是陈杰的,而身体却是许洋的,他说:“小悠,你难道忘记了?在半年之前,你去午夜地狱许愿望,说自己想变成一个男人?”
    此刻,陈杰的脑海中一片混乱,一瞬间,他彻底的想了起来,一大声尖叫,果然确定自己说话的是个女人的声音,她疑惑道:“那之前出现在许洋和陈杰面前的那个小悠是谁?”
    他又扭动了一下脖颈,弹着指尖的指甲壳,说:“我忘记告诉你了,我头顶上的脑袋是你的,但身体却是许洋的,那是因为半年前,作为小悠的你,苦苦的求着我该怎么使用午夜地狱?我告诉了你,然后你就就死了,当然也不记得之前那是小悠,因为你一直想做男人,就和午夜地狱交换了灵魂,也交换了脑袋,从此之后,你变成了陈杰。”
    小悠还是不明白他到底在说什么?一脸的困惑。大家都沉默了几秒之后,小悠大声道:“你到底是谁?你说你的脑袋是陈杰的,你身体又是许洋的,那你到底是谁?”
    他一声奸笑:“我就是午夜地狱,而我实现了你当男人的愿望,你马上就会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小悠只是感到很害怕,只是大骂道:“你这个混蛋……”这话音刚落的时候,小悠果然如泡沫般消失了。
    我会帮你实现愿望的
    午夜地狱又扭动了一下脖颈,他直接摘掉了陈杰的脑袋,从后背拿出小悠的脑袋,就像是带假发似的,将小悠的脑袋盖在了脖颈上。他刚才那男人般的身体又一下子变得像女人般那么娇小了。
    过了一个月,小悠正在寝室里看着杂志,室友李曼便急匆匆的推门而入,一脸惊慌道:“小悠不好了,不好了,我看见吴爽被一个人推到了楼下,具体是谁?我没有看清楚。”
    小悠放下了手中的杂志,不慌不忙的说:“吴爽,你是说吴爽被人给推下了楼,是吗?你不会是产生错觉了吧!”
    李曼突然觉得小悠的表情有些不对劲,小声道:“是啊!”
    小悠突然扭动了一下脖颈,直接用手摘下了脑袋,从后背拿出吴爽的脑袋直接给盖上,一脸的阴笑:“我不是在这里吗?”
    李曼吓得一大声尖叫,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这会站在李曼面前的人确实是吴爽,他冷着一张脸说:“李曼,你难道忘记了,你上次进了午夜地狱吗?你说你想变成男人,说当女人麻烦,现在也是该你消失的时候了……”说完这话,吴爽直接穿越过李曼的身体,从她后背一下子摘下了脑袋,就像是摘草莓似的。
    她走去了电脑跟前,见来信了,来信上写着:“你好,请问你是午夜地狱吗?我叫毛泳,我想变成女人,你能帮我实现吗?”
    吴爽又“嘎吱、嘎吱”的扭动着脖颈,脑袋掉了,李曼的脑袋直接就像长蘑菇似的伸了出来,她便在键盘上敲击着几个字:“好啊!我会帮你实现这个愿意的。”
共计0张图片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