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校园鬼故事 > 教室里的传呼声 > 详细内容

教室里的传呼声

作者:佚名  阅读:177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story1.669977.net 收集整理

  “那个女鬼披着头发,从电视 机里一步一步地爬出来,一边爬一边发出‘吱压吱压’的声音,最后,她爬了出 来,然后慢慢地把头抬了起来……” “啊——”轻轻没等我把故事说完就已经吓得脸色发白,紧紧地拉住了我的 胳膊。 “哈哈哈——”我大笑不已:“看你胆小的样儿,还听鬼故事呢。” 她撅着嘴说:“什么嘛,胆小就不能听鬼故事啦?不过,这个故事真的很吓 人啊” 我“呵呵”笑了起来:“如果你不是听而是看到的话,一定会吓得晕过去的, 哈哈” 她的霎地红了起来,我的笑声更大了,这个小可爱,我最喜欢看她脸红的样 子了。 
     “林,如果我也变成了鬼,我决不会害你的,我情愿自己毁掉”顿了一会, 她忽然抬起头,认真地对我这样说道。我一把把她拥入怀中:“傻瓜,世上哪有 鬼啊。” 我最近报了一个成人高考的补习班,每天下了班就得去上课,轻轻和我是一 家公司的,我们年龄差不多,于是,我上课也拉上了她,其实我也打着小算盘的, 这样的话,我们就有更多的时间在一起了,也有更多的借口打电话,嘻嘻。每天 我们下了班就一起吃晚饭,然后去上课,我们喜欢坐在教室的第三排的,那个位 子风水好,呵呵。 我们进了教室,我随意地环视了下四周,来上课的人越来越少了,几乎只有 原先的一半了,估计等到课程结束,连三分之一都不会有了,这些人啊,交了钱 却不来上课,这不是浪费吗?不过,这些想法只在我脑中划了一下,他们不来关 我何事,我巴不得他们都不要来呢,那样,教室里就只剩我和轻轻才好呢…… 我正沉浸在幻想中,轻轻推了推我:“想什么呢,那么入神?”我嘿嘿笑了 笑:“我发现现在上课的人越来越少了” “是啊,上次那个借我笔的同学,我一直没看到他来,他的笔还在我这儿呢” “恩,可能到总复习他会来的” “铃——”上课铃声响了,那个胖胖的数学老师抱一大叠考卷走了进来,引 起一片哀叹声,不过,不一会就只有沙沙地写字声了。轻轻一上课就不跟我说话 了,很专心地做她的题,很乖的一个女孩:)我也开始研究那些恼人的数字。 
     “嘀—嘀—嘀—嘀————”一阵很急促的传呼声从教室某个角落传了出来, 在寂静的教室里显得非常刺耳,我朝声音发出的方向看了下,看到一个因为这呼 声而变得紧张不安的女生,那是张很清秀的脸,但现在这张脸上充满了恐惧,我 可以理解她现在的心情,我们的数学老师很严厉,虽然我们都不是正规地在校生, 但他对我们仍然很严厉,他规定我们上了课就不许做任何与上课无关的事,所有 的手机拷机都得关机,不然他就会狠狠地把那个同学骂一顿,然后赶他出教室, 没有人愿意受到这种很没面子的处罚的,所以,上数学课前都乖乖地关了机,但 每节课几乎都有“漏网之鱼”,今天这位估计也不是故意的,可能是忘了关了吧, 我在心里默默地为她辩解道。我看了下数学老师,他的脸上阴云密布,狠狠地盯 着那个女生,教室里安静地很,仿佛暴风雨前的宁静。那女生大概也知道自己在 劫难逃了,自动地站了起来,收拾东西,她嘴里喃喃地说着“我明明关了呀”, 我看她几乎快来哭出来了。等她走出教室,数学老师又声嘶力竭地复述了以前的 那套我听得耳朵快出老茧的理论:“说过多少次了,你们交了钱是来上课的…… ……”  
     下了课,我照例送轻轻回家,她紧紧地拉着我,轻声说:“数学老师真可怕” 我拍拍她的肩说:“没事的,你每次上课前都关的,他抓不住你的”“恩。”我 看她神色不太好,所以一直把她送到家门口我才转身离去。 五一放假前,我们已连续工作了七天,白天工作晚上上课使我感到力不从心, 倍感疲劳,轻轻也是,她几乎连晚饭都不想吃了,只想睡一觉。于是我们今天就 没吃晚饭,早早到学校,趴在课桌上蒙头就睡,隐约中我似乎听到了上课的铃声, 但我的眼皮很重,所以我一动也没动,继续做我的好梦,直到身边一阵很紧促地 传呼声把我惊醒。 我不可思议地看到轻轻从包里拿出那只“嘀嘀”响着的拷机。“哪个混蛋在 这个时候拷你啊??”我愤怒地说,轻轻的脸因为这“嘀嘀”声变得煞白,白得 让我心痛,我要去拿那个拷机看,但轻轻紧紧地抓着不让我看,我发现她的手冰 凉冰凉的。“你,出去!”数学老师阴沉地声音响了起来,我白了数学老头一眼, 对轻轻说:“走,我也不上了。”轻轻按住了我:“林,我去回电话,你乖乖听 课啊,明天我还要你教我呢,我先回去了。”我无法反驳她的话,只好说:“好 吧,你一个人回去小心点啊。”“呵呵,我又不是胆小鬼。” “在那说什么呢,要说话就出去说!”那个混蛋数学老师的声音又叫了起来, 听得我一肚子火。 轻轻拿好她的东西,缓缓地走了出去,走出门的那一刹那,她回过头看了我 一眼,我仿佛看到她眼中有点点泪光。
     我脑中充满了疑问,照理说,轻轻应该关 机了呀,怎么会响呢,难道今天太累了,忘了?还是她家出事了,她神色不对劲 啊。我使劲地想也没想出个所以然,在疑问中上完了课,马上给轻轻家打电话, 是她妈接的,说轻轻睡了,我这才放下了心。 然而,事情并没有这样就过去,而且变得越来越奇怪。第二天是五月一号, 因为我们要考试了,所以和轻轻约好了不出去玩,在家复习。第三天,我给她家 打电话却没人接,我刚悬下的心又提了起来,我去了她家,却只见紧锁的大门, 问邻居,却说不知道,一副事不关已的样,可恶。我打她的传呼,却从没有过回 音,我毫无他法,在焦虑和疑惑中度过我的七天假期。 8 号一上班我就去她的办公室,却没见着她,问办公室的其他同事,却都用 一副见鬼了的眼光看着我,有人打趣道:“怎么,七天放假在家做什么了,怎么 一来就说胡话啊,轻轻是谁呀,女朋友?哈- 哈- ”我愣在那,不知道事情怎么 会变成这样,我大声地说:“别闹了,轻轻到底怎么了,她上哪去了,快告诉我 啊!”这下,没人再和我开玩笑了,我在他们眼中看到了一种疑惧,仿佛我是一 个疯子。
     那个和轻轻最好的同事走过来摸摸我的头,低声说:“你没事吧,是不 是受了什么刺激了,这儿没有轻轻这个人的啊”我张大嘴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 我失魂落魄地回到自己的地方,对自己说“冷静,冷静,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慢慢把这些天发生的事又回忆了一遍,可是我怎么也想不通,轻轻怎么会不告 而别了,哦,不,是消失了。我问了其他认识轻轻的同事,他们都用奇怪的眼神 看着我,然后问:“谁是轻轻?”我预感到一定发生了些什么,我觉得我好像有 过一段不为人知的经历,就像科幻片中的故事一样,我身边所有的人都被削去了 一段记忆,一段有轻轻的记忆,但我为什么还记得呢??我觉得我的脑子快炸了, 我真的快疯了!! 
     晚上的课只有我一个人上,我没有听老师讲些什么,虽然这是最后的总复习 课了。我破例没坐在原先的第三排,而坐在了最后一排,只有我一个人的最后一 排。我第一次仔细地看到了这个班上的同学。那个借给轻轻笔的同学仍然没有来, 还有上次那个女生——等等,好像所有被赶出教室的同学都没有再来上过课,以 前坐在前面,而且有轻轻在,我从没注意过,但现在,我觉得有些反常了。今天 还会不会有传呼声呢,也许,我可以找到轻轻消失的答案。我知道这些想法有点 可笑,因为我一向不信世上有鬼神之类的东西的,但事情实在太奇怪了。 时针指向九点,课上了一半了,我们没有课间休息的,一堂课一直上到底。 “嘀—嘀—嘀—嘀——”,坐我前排一个男生的拷机响了,我死死地盯着他,他 倒洒脱,没等老师发作,拎起书包就走。我对老师说要上厕所,跟了出去;走出 去之前,我觉得老师对我瞪了一下,我的背上有点凉嗖嗖的。 偌大的校园静得没有一点声音,风吹着树稍“沙沙”地作响,我跟着他穿过 空无一人的走廊,转弯的时候他回过头看了一下,我吓得不敢出声,因为他的眼 就像猫的眼睛,在黑夜里竟然发出奇异的光。可能我眼花了,是月光的反射而已, 我对自己说。我跟着他穿过操场,往学校大门口走去。门卫的灯亮着,是那种微 弱的光,透过窗户,我发现里面空无一人,咦,看门的大爷上哪去了?我看到那 个男生推开门卫的门走了进去,然后把门关上了。
     不一会,我听到一些类似电话 的拨号声和其他一些奇怪的声响,我慢慢地靠近那儿,想看个分明,门突然开了, 一阵刺目的白光向我射来…… 闹钟把我闹醒的时候,我是穿着衣服睡在床上的,一定是昨天看书看得太晚 了。我摇摇头,然后突然想起来今天是考试的日子,我急急忙忙爬起来,没吃早 饭就赶去学校,还好,没迟到。 考完试出来,我一身轻松,但又感觉好像少了点什么,我去街心花园散了会 步,坐在长椅长看别人放风筝,这时我身边一个人的传呼响了,他急冲冲地跑向 电话亭,一脸的开心,这家伙,一定是女朋友拷他了,我看着他的背影笑了笑, 我好像想起了什么,对了,我是不是也给我的朋友打个电话呢,考完了,约出来 大家轻松一下。我一骨碌爬起来,翻开的的通讯本,第一页上有个叫轻轻的名字, “轻轻”,我想了想,“轻轻是哪位啊,网友?真是,这阵子忙于考试,好久没 和线上朋友联络了,就给她打个电话吧”我兴致勃勃地拿起电话,拨了那个号, 但电话里一个柔柔的女声告诉我:“您拨的号码不存在,请查电话号簿——”我 无奈地摇摇头,真是,又是个假号码,网络真是假得可以。我掏出笔,把那个号 码连同名字一同划掉了。我又拨了一个死党的电话:“喂,死鱼,是你吗,我考 完了,出来聚聚吧……”

共计0张图片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