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校园鬼故事 > 谁也无法逃脱 > 详细内容

谁也无法逃脱

作者:鬼故事网  阅读:175 次  点赞:0 次  鄙视:1 次  收藏:0 次  由 story1.669977.net 收集整理

  新学期开始了,辅仁高校迎来了一批批新生,这些新生来自五湖四海不同的地方,对新的学习环境充满了好奇与期待。301寝室就是其中一例。 
  这个寝室一共有五个成员,按年龄排序依次是:大姐高妍,二姐林慧,三姐杨梅,四姐路野,幺妹齐娟。这五个女孩充满了青春活力,一放下行李就叽叽喳喳说个不停,大到学校环境,小到寝室住居,说一阵笑一阵,不多会儿就混熟了。除了齐娟有点儿内向腼腆以外,其他四个人都开朗活泼,彼此熟悉了以后,大家一致推选成熟稳重的杨梅为寝室长。 
  晚上夜谈会,照例是继续白天未尽的话题。突然林慧插了一句嘴,说:“你们发现了没有,今天报名的时候有点儿奇怪。我去宿管会领寝室钥匙的时候,所有老师看我的眼神都怪怪的,一个老师还不放心地问了一句‘你确定是住301吗’?好像不相信我似的。”“你还别说呢”路野接着说:“本来我一进校门就有一个学长帮我拿行李,提到一半他问我‘你住哪个寝室’,我说‘301呀’。他就不走了,又问了一句‘5号楼301?’我挺纳闷的,我说是呀,你怎么知道?结果那个男生就把行李放下了,说学妹对不起,他有事要去接电话,我只好一个人搬行李上楼了。”“为什么呀?”杨梅忍不住问。“那有什么好奇怪的,可能301风水不好,住进来的都毕不了业吧。”高妍睡觉还嚼口香糖,所以她说话有点儿口吃不清。“高妍是个乌鸦嘴!”林慧嘟囔了一句,赌气转过身去:“要睡觉了。”于是寝室里一下子变的静悄悄的,不一会儿,便响起了五个女孩均匀的呼吸声……第二天,杨梅分派寝室任务,每个人轮流一个星期打理寝室卫生,第一个礼拜是一号床高妍。林慧打开箱子一件一件整理自己的东西。她家听说很富有,所以她的东西都是些高档用品,让站在一边看的其他女孩羡慕不已。她有意拿出一个唇膏来炫耀:“漂亮吧?这可是我大姨从法国带回来的。”高妍站在一边撇了撇嘴。   www.guidaye.com
  晚上路野有起夜的习惯,她迷迷糊糊揉着眼睛走到走廊尽头的洗手间。完事以后,她打开水龙头洗了洗手,走了几步,忽然听到身后水龙头又开始刷刷响了,她挺纳闷的,刚才应该是随手把开关拧上了呀。转过身把开着的水龙头拧紧,摇摇晃晃地返回寝室。打开寝室的门,她打了个呵欠刚要上床睡觉,突然怔住了。借着走道里昏暗的灯光,她明明看见自己床上躺着个人,看不清样貌,但轮廓上应该是个头发很长的女生。“真糟糕,走错寝室了。”她嘟囔一声退了出去。走到门口她抬头看了一下门牌号:301!奇怪!刚才的瞌睡一下子跑掉了,直觉得夜晚的凉风嗖嗖地往脖子里灌。她缩着脖子朝旁边看看,这里是走廊的尽头,对门是302,可是自己走出去两分钟不到,床上就有了一个人。那么,这个人是……路野的心砰砰乱跳起来,她鼓足勇气,一点一点把门推开,然后以最快的速度把灯打开。一刹那间,寝室亮如白昼,她将目光投向自己的床铺,那上面空空如也,除了掀开的被褥。啊!虚惊一场,路野吐出一口冷气,拍拍自己的胸脯。睡在下铺的林慧醒了,她探出头来:“路野,你没事吧?”“没事,没事。”路野不好意思地伸了伸舌头,轻手轻脚地摸回了自己的床铺。 
  早上,高妍第一个起来打扫卫生,走到门口时她皱起了眉头。因为她看见梳妆镜上不知被谁画了许多血红的道道,曲里拐弯就像流淌的鲜血,大清早看起来让人很不舒服。准是林慧!她心里想,昨天晚上她对着镜子一个劲地臭美,还用唇膏在嘴上涂来抹去。哼!很可能是受了欧美影片的影响,才想起来拿唇膏在镜子上涂抹。还不是显摆?高妍心里虽然很憋火,但由于大家都是新同学,不好意思立刻发作,只好端来一盆清水,一点一点把那血红的印迹擦掉了。 
  中午上完课回到寝室,刚一进门,林慧就捂住了鼻子:“好臭啊!”其他几个女孩不约而同地皱起眉头,寝室了里弥漫着一种又腥又臭的气味,像是什么东西腐烂一样。林慧四下搜寻气味的来源,她几步走到高妍的床铺前,揭开她新买的蚊帐闻了闻:“好臭!高妍,你的床上发出来的,怎么这么臭?”一边说一边用手在面前扇风,露出嫌恶的表情。“怎么可能?!”高妍莫名其妙,她的被褥是开学刚换上的,这才不到两三天。她上前一步,把身体探入帐内,立刻,一股奇特的臭味让她立刻捂住了鼻子。仔细看看,床单上还有触目惊心的一滩血迹。难道……经期提前到了?没道理呀,一点儿感觉都没有。她脑子里一下子升起一个大大的问号。只听见林慧尖细的嗓门在身后嚷嚷:“高妍,你可要注意一下个人卫生了!” 
  晚上,睡在新换的床铺上,高妍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不光是生林慧的气,她偷偷去洗手间看过了,那个没来。可床上为什么会有血迹?而且还有一种说不上来是腐臭味?尽管床褥已焕然一新,但那种臭味似乎还是一阵阵扑鼻而来,她就在这种隐隐约约的臭气中睡着了,而且,还做了一个噩梦。 
  次日清晨,高妍被手机的铃声给吵醒了,她疲倦地翻了个身,然后爬起来,穿着睡衣,呆呆地 坐在床头。昨晚一晚上没睡好,好像被厣住了,梦见自己站在一个荒凉的地方,周围阴沉沉的。转身一看,居然看到一双血红的眼睛盯着自己,里面有两颗黑黑的眼仁,就像是恶魔的眼睛!而且,只有一双眼睛!她想喊,却发现自己喊不出声来,想动,又动不了,只好绝望地看着那双眼睛一点一点向她靠近……算了,不想了。高妍打了个呵欠,准备下床去洗漱,一扭头,却赫然发现穿衣镜上又布满了那种大大小小血红的印迹,左下角居然是一个红色的手印! 
  “林慧!”一声尖叫,把寝室里其他四个还在睡觉的人都吵醒了……“你凭什么说是我画的?”林慧叉着手,斜着眼看着高妍。  www.guidaye.com
  “不是你还有谁?”高妍指指镜子,“每天晚上你都在这画晚妆画到最晚。而且寝室里只有你有唇膏!” 
  “笑话!”林慧取来自己的首饰盒,举到高妍鼻子底下:“看看清楚!乡下人!我的唇膏是玫瑰红,不是红色!” 
  “你说谁是乡下人?!”高妍眼圈红了,一把打落林慧捧着的首饰盒。杨梅,路野,齐娟三个人马上上来劝架,林慧不服气地冷哼一声:“本来就是乡巴佬,乡巴佬才不洗澡臭死人!” 
  好不容易劝服两人,杨梅叹了一口气,清官难断家务事。没想到自己才当上寝室长不到一个礼拜,寝室里就出了这么多事情。谁对谁错一时分不清,她只好自己端来一盆水来收拾残局。说来奇怪,她用抹布擦拭那些红色印迹时,鼻子里却嗅到一丝淡淡的血腥味。她把抹布拿到近前闻闻,味道更浓了。这上面难道是血迹?想到这里,她不由浑身打了个冷战。又一想,怎么可能?于是笑着摇摇头,把半盆淡红色的水拿到洗手间倒了。 
  周末来临,高妍和林慧两个人还没有开口说过话,寝室里空气特别沉闷。为了打破僵局,杨梅提议大伙一起去越秀山野炊。没有人反对,于是就包了一辆出租一起去了。这趟旅行从某种意义上说其实是失败的,每个人的心情都不好,高妍,林慧并没有像杨梅期待的那样和好,她们甚至刻意避免身体的接触。路野随手带了一个傻瓜照相机,风景不错的地方就合上几张影。不过那天天气也不好,阴沉沉的,每个人脸上的表情都灰蒙蒙,一种怪异的感觉在几个人身边流动。 
  终于,旅行结束了。几个人一回到寝室,路野就第一个扑到床上:“累死了!可是寝室舒服。”“你们看!”齐娟惊叫一声,随后进来的几个人齐刷刷扭头看她指的地方。天哪!地上居然布满了湿淋淋的脚印!从门口一直延续到阳台。而且只有一只脚!“进贼了!”林慧最先反应过来,丢下行李冲向自己的密码箱:“我还有几张卡和钱放在里面呢!”每个人都手忙脚乱地检查自己的贵重物品。最后,301寝室成员筋疲力尽地坐在了一起,她们百思不得其解:小偷既然已经进来了,又为什么不偷东西?而且门窗关的好好的,他是怎么进来的?最奇怪的是这小偷似乎只有一条腿!还是左腿!他又怎么可能从高高的阳台上下去?!这件事情报了案,校保卫处派人检查也没有结论,只是在全校进行了一场安全知识教育就不了了之。 
  照片是杨梅拿去洗的,她去取照片的时候计划晚上开一个特殊会议,集中讨论高妍和林慧的事情。这两个人到现在为止还在打冷战,真够让人头疼的。拿到照片,她皱起了眉头,果然效果很差,五个人一个个哭丧个脸,即使是笑也笑得没精打采,心事重重的样子。突然,她的目光定格在了其中一张照片上。天哪!她看到了什么?! 
  照片里,她自己笑得格外灿烂,在其他四个人的衬托下尤其显眼。左边是高妍,右边是林慧,而她站在她们两人中间,挽着两个人的手,甜甜地笑着。这张照片本身没什么问题,问题在于照这张相的地点,偏偏是在人迹罕至的越秀山瀑布。杨梅记得很清楚,当走到这里时,路野提议合大家合一张影。但是,没人拿照相机,只好让杨梅来照,其他四个人摆造型。林慧和高妍还是大家刻意拉在一起,照的时候两个人离的远远的,生怕碰触到对方,中间就有了一个人的距离。可是,谁想得到,这一个人的距离,居然让杨梅给填补了!但她当时确确实实是在给大伙照相的啊!而且,她的笑容在林慧、高妍这对冤家阴暗的表情衬托下格外诡异。看着看着,杨梅忍不住用手捂住了嘴巴,她怕自己会尖声叫出来,这件事太恐怖了! 
  昏黄的灯光下,坐着四个人,静静地围着一张书桌,谁也不说话。杨梅心里乱糟糟的,她不知道该不该把照片的事告诉几位姐妹,说出来又怕会吓着人。林慧早就坐的不耐烦了,终于她打破寂静,说:“这高妍怎么还不出来?她都洗了半个小时的头了。”确实,当杨梅宣布晚上21:30开寝室会议的时候,高妍正端个盆去洗头,可现在都多长时间了?杨梅站起身准备去洗手间看看,刚走了两步,突然听到那边传来一声惊天动地的尖叫,随后是脸盆砸到地上的巨响。 
  事情发生以后,警方专门派人封锁了案发现场并进行了侦察,但是怎么看这都只是 一场普通的溺水死亡案。可是死者高妍为什么把头浸在脸盆里导致溺死呢?这无论如何都叫人想不通。据调查,她并没有心脏病史,又没有自杀的动机。杨梅她们回忆起在洗手间看到的那一幕就不寒而栗、噩梦连连。当时,听到那声尖叫以后,杨梅就有预感是高妍出事了,等她看到高妍的尸体时,不由两眼发黑。高妍披头散发湿漉漉地仰面躺在地板上,脸色发青,两只眼睛几乎鼓了出来。最恐怖的是她的脸……扭曲得几乎变了形,似乎是看到了什么特别可怕的东西。正在杨梅震惊地看着死去的高妍时,突然感到身上一沉,好像什么东西压了过来。转头一看,原来是紧随其后的林慧,她已经吓晕过去了。 
  高妍之死,给寝室带来的影响是巨大的,几天来,每个人都无精打采的。尤其是林慧,她再也没有上过那个洗手间,平时都是绕道去楼上解决。听说她已经向学校提出了调换寝室的申请,只是还没有正式批复。 
  每天晚上,杨梅都看着高妍空荡荡的床铺难以入睡,她的蚊帐还没有撤走,里面黑洞洞的感觉像一个敞开口的坟墓,等待牺牲者的到来。 
  这天深夜,杨梅隐隐约约听到有人在哭,仔细听了听,哭声好像是从上铺传来的。上面住的是寝室最小的妹妹齐娟,她本来就很内向,经历了这么可怕的事以后,她就更沉默了。现在杨梅听到她哽咽的哭声,决定无论如何也要安抚好这个小妹妹。 
  “齐娟?”杨梅轻声叫。 
  “嗯?”夹杂着浓重鼻音的回应。 
  杨梅松了一口气,说:“你在哭吗?”上面的哭声又继续了,齐娟抽泣着说:“杨梅姐,我害怕。” 
  “不怕。”杨梅摆出一副天塌下来我顶着的架势,“有什么好怕的?这件事是意外。警察不都说没事了吗?”说到这儿,心有点发虚,小心地望了望高妍的床铺,似乎她正披头散发地坐在里面,阴森森地看着自己。 
  齐娟听了这两句话,显然情绪安定了许多。她感激地说:“杨梅姐,谢谢你。很晚了,你也睡吧。” 
  昏昏沉沉地,杨梅进入了梦乡。   www.guidaye.com
  “当当当!”寝室里的挂钟敲了三下,凌晨三点了。路野一觉醒来,翻了个身,竟隐隐约约看见蚊帐外有个身影在晃动。谁呀?这么晚了还不睡觉。突然,她想起来,自己住的是上铺,怎么会有这么高的人让自己看到?蓦地,她直起身子,惊恐地发现蚊帐底下缓缓伸进来一只手……齐娟刚刚睡着,泪痕挂在脸上还没有干。她迷迷糊糊地听见什么地方传来一阵悉悉簌簌的声音。她揉揉睡眼惺忪的眼睛,透过蚊帐向外看。一刹那间,她以为自己还没有睡醒,产生了幻觉。于是她下意识地打开蚊帐,把头伸了出去。这下子看清楚了!她看见,她的对面,也就是路野的蚊帐前漂浮着一个东西,好像是一个人。这个人正好背对着她,只能看见一头长发长长地披散下来。“她”穿着一件白色的衣服,而且只有一条腿!此刻,“她”正拖着路野的头发,把她从床铺往外拽。清冷的月光照在“她”的身上,显得“她”动作格外诡异呆板。齐娟几乎可以听见自己心跳的快要炸掉的声音,她有一段时间眼前一片发黑,几乎什么也看不见了。等到反应过来时,她看到路野的身子几乎已经被拖出一半。她想喊,大声喊救命,却发现自己的喉咙发不出一点儿声音来,好像已经被极度的恐惧给吓哑了。正在这时,“啪!”一声巨响,重物坠地的声音,一时间,整个寝室都被惊醒。杨梅伸手去拉灯绳。等到光明洒满寝室的各个角落时,她们看见:路野仰面朝天躺在水泥地上,她大睁着眼睛,眼角里流出鲜红的血液……301寝室时间受到了学校前所未有的重视,至今为止,开学不到一个月,已先后有两名同学意外死亡。公安局每次都专门立案调查,但结果却差强人意。因为,从表面上看,这两个女生的死并没有什么关联之处。高妍是在洗头时面部浸入脸盆溺水而死,而路野则是晚上不小心从上铺摔下来摔死的。学校除了加强有关安全设施建设以外,就是尽力封锁消息,避免这件事所带来的负面影响,但301闹鬼的消息已不胫而走,传遍了校园的每个角落。 
  幸好紧随其来的“十一”长假阻止了这件事的进一步传播,学校里的人基本都外出度假了。齐娟也被她的父母接了回去,自从路野死了以后,她的神情就有些不太正常。一天一句话也没有,有时只会一个字一个字往外蹦:“拽……拽……”她现在就只会说这个字。医生诊断可能是那天晚上亲眼目睹了路野死亡的惨状,受刺激太大,出现的暂时精神失常。 
  “反正我是要搬走了,你们自己看着办。”林慧一边收拾行李一边回头对杨梅她们说。齐娟呆呆地坐在一旁。 
  杨梅并没有去阻止林慧,虽然学校承诺尽快给她们解决寝室的问题,可提早搬走也是一个明智之举。 
  突然,林慧停下了手里的动作,神秘兮兮地对杨梅和齐娟讲:“我告诉你们一件事,你们不要给别人说哦。” 
  “什么事?”杨梅 直觉到她说的很可能与这个寝室有关,精神一下专注起来。 
  “就是……”林慧突然噤口,轻手轻脚走到门口,把门小心锁好,才回到她们身边,压低嗓门说:“就是关于这个寝室的事,我妈托人打听的。听说两年前,这个寝室里住的也是五个女生,有一次她们坐大巴去旅游,结果不知怎么的,车从桥上翻下来,一车人死了一大半,那五个女生也死了。后来,就听说这个寝室开始闹鬼,再后来学校就把它封起来了。听说,那五个女生里面有一个摔掉了右腿,找都没找到。真惨哪!” 
  杨梅听了林慧这番声请并茂地讲述以后,眼睛都直了,想不到普普通通的一个301寝室,背后居然有这么恐怖的故事。她下意识地向四周打量一下,似乎那个隐藏其中的幽灵会突然走出来。齐娟并没有多大反应,她一直在玩自己的手指头,国庆七天不见,她的脸似乎愈加苍白了。 
  “真想不通她父母怎么放心让她回来。”林慧啧啧道。她附在杨梅耳边说:“寝室长,我走以后,自己保重,照顾好齐娟。最好马上搬出去,一刻也不要多呆。”杨梅看着她的眼睛,缓缓地点了点头。 
  没想到看起来弱小的齐娟意志这么坚定,本来杨梅已经联系好了寝室,让她们住几天。回去和齐娟商量却遭到她的一口拒绝,杨梅好说歹说齐娟也不同意搬出去,又不说理由。杨梅简直不知道她在想什么,自从“十一”回来以后,她就这副莫名其妙的样子,症状较前几日似乎更加严重了。此刻,她像没听见杨梅对她说话一样,木呆呆地端了一盆衣服就上洗手间了。 
  天已近傍晚,杨梅站在门口发愣,她不知道如何处理这种棘手的问题,丢下齐娟不管?这不是她处世的风格。强制把她拖走?万一加重了她的病情怎么办?左思右想没个主意。听着洗手间哗哗的流水声,杨梅仰天长叹,算了算了,舍命陪君子吧。反正学校后天就来封门了,到那时她齐娟坚持也没用。这两天不会再出什么事吧? 
  杨梅把齐娟的枕头搬到了自己床上,晚上有人做伴,才不会害怕。齐娟回来以后,一直在用梳子梳她那长长的头发。她穿着纯白色的睡袍,杨梅看着她,有一瞬间以为看见了死去的路野,慌得忙把眼睛移开。 
  晚上,寝室的电话响了好几次,每次杨梅一接电话对方就自动挂掉了,如此折腾下来,杨梅心里又升起阵阵疑云。她一转头,正好看见齐娟的看她的眼神,那种冷冰冰的感觉让她浑身不自在。 
  “当当当”大钟敲了三下,现在是凌晨三点。杨梅坐起来看着四张空荡荡的床铺发愣,本来齐娟一直在身边的,可是刚才一觉醒来,她却已不见了踪影。杨梅不知道她去了哪里,也没有勇气知道。 
  突然,门口透过一丝亮光,走廊里的灯光一点点照了进来。杨梅猛地拉过被头紧紧攥住被角,蜷缩在床头。明明没有人,门怎么会自动打开呢?寂静中,门一点一点被打开,又一点一点缓缓关上,似乎什么已经进来,却什么也看不见。杨梅恐惧得想大声尖叫,却发现喉咙被卡住似的发不出声来,只听见上下两排牙齿交叉碰撞的“咯咯”声。等了一会儿,没看见什么东西。只有清冷的月光从窗外照射进来,映射出四张空荡荡的床铺和吓得快疯掉的杨梅。 
  终于鼓足一丝勇气,杨梅一点一点向床边蹭去,她哆哆嗦嗦地探出头,想看看床边有什么东西。什么也没有,除了两双鞋,她吁了一口气,看样子是自己疑神疑鬼,一时产生了幻觉罢了。等等……两双鞋?她的眼睛定格在其中一双红色拖鞋上,这是齐娟的拖鞋,等于说她一直在寝室了!杨梅下意识地抬头张望上铺,却被什么东西遮住了眼睛,痒痒的,她伸手去摸,头发!很长很长的头发!一点一点垂下来,挡住了她的视线。杨梅不敢再抬头,她吓得似乎已经失去了意识。她是短发。终于,一张脸倒悬在她的面前,这是一张什么脸啊!脸皮从中间豁开,露出了鲜红的肉,该有眼睛的地方却只有两个墨黑的窟窿。在月光的下看起来格外恐怖!而且还不断像她贴近,近得几乎粘在一起。“啊!”301寝室发出一声惊人的惨叫,在寂寂的黑夜传得很远很远……接连发生这么多惨案以后学校很坚决的用封条把301寝室给封了,由于临近寝室的强烈要求,最后把整个楼层给清空。人员全部迁移到了其它宿舍楼。 
  其间,齐娟的父母来过学校一次,他们说齐娟因为精神恍惚,国庆期间一个人出去,结果被来往的车辆夺去了生命。“十一”过后,他们往学校打了好几个电话,却没人接听。后来,就出了杨梅这件事。 
  而那天见过她们的同学,一致作证,说十月八号那天的确曾看见脸色苍白的齐娟和杨梅在一起。当时感觉齐娟是怪怪的,可没多注意。没想到,她已经……这件事想想就足以让人发疯! 
  林慧不久以后就被送去国外读书,据说她因为这件事也受了相当大的刺激。也难怪,本来301寝室有五个人,现在只有她一个幸存。  www.guidaye.com
  这就是301寝室的故事,已经结束,好像又未结束。那沉默的封条似乎在等着一只陌生的手把它揭开,然后……当然,从我本意上是希望它就此结束,因为这个世界,我们最需要的还是阳光。

共计0张图片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