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校园鬼故事 > 鬼盗路 > 详细内容

鬼盗路

作者:鬼故事  阅读:144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story1.669977.net 收集整理

  这事发生在我上高二时的暑假。

  因为即将进入高三,面对升学的压力,尊敬的老师们为了咱们的未来,不惜牺牲大好的休息时间,给咱们安排了丰富多彩的补课活动。每天一如既往的到学校上课,只不过因为是非正式上课时间,所以下午放学的时间要早一点,大概在4点半左右,就可以离开学校了,为了这难得的空余时间,我和我一个特要好的同学决定,去离学校不远的江边玩玩。

  这条江是长江的支流(名字我就不说了),水面挺宽的,就算是冬季,水量也不会怎么减少。夏天天气特别热的时候,就有很多人去江边游泳,虽然每年都或多或少的会出点淹死人的事情,但却始终无法阻挡大家对游泳事业的无限追求,以至于到后来,人们对于夏天河里淹死人的事情都见惯不惊、充耳不闻了。

  江水从我们学校的北面滚滚而下,到了学校背后的山下,往东南方向转了一个小弯,沿着城市的东北面流经过去,山下的转弯的地方,留下了一个不小的冲积滩,因为都是长年留下来的淤泥,非常的肥沃,所以那一片滩上的草长得异常茂密,包括在草外围的榆树林,虽然树径不大,但都枝繁叶茂,大有遮天避日的感觉。我们两个人从学校背后的小路饶过去,来到冲积滩旁边的高坎上,那里有一条不大的小路,从二十多米高的坎上,弯弯曲曲的伸到坎下,穿过一片比较稀疏的草之后,没入到那片荫翳的榆树林,最后直通进河边的那片茂密异常的草荡里便看不见路了。我们当时并没有很在意,因为以前也经常来这里玩,只不过往常人多点,而今天只有两个而已,便一路聊着下了坎,往河滩的深处走去。www.guidaye.com

  虽说头上有太阳,但迎着凉爽的河风,也不觉得热,特别是进了榆树林以后,在繁茂的枝叶遮掩下,风从树林中穿过来吹在身上,还有一点点的凉意,我们一边散散的聊着,一边享受着这难得的惬意,谁也没特别注意周围的变化,直到我们发现面前已经无路可走了,这才回过神来,我们已经在不经意中走出了榆树林、走进了那片繁茂异常的草荡。

  这个之后我们也没有感到慌,只是说没路了,那就折回去吧。便转过身来往回走,依旧是边走边聊(都不知道哪有那么多聊的,可现在回想一下,当时真的就是一直在聊天),走了没多远,又没路了,还是没在意,往旁边稍微象是路的方向接着走,当时的想法很简单,反正我们是往回去的方向走的,只要有路,大概方向没错,很快就会走到榆树林,再穿过树林就可以回家了。但依然没走多远,又没路了。我突然有一种不安的感觉从心里冒了出来,抬起头来向四周望了.草长得很茂盛,周围的景致基本上被当住了,只有很远处的一根大烟囱在远远的地方耸立着,我知道那是我们学校旁边砖厂的烟囱,我们也是从那个方向来的,如果我们刚才转身的方向正确的话(我确信我们转的方向是对的),那烟囱应该在我们的正前方,就算后来稍微调整了一下方向,也最起码应该在我们相对前方的位置,偏左或偏右一点都可以接受,可我看到的现实状况是,那烟囱在我们的正后方,按方向来判断,我们前进的方向不是回家的方向,而是正在往河的方向走。

  这一发现让我们两个都很惊讶,并且当时太阳已经开始往西山靠了,用不了一会儿,可爱的阳光便会被西山挡住,情况对我们非常不利,因此心里不免开始发慌了。

  稍一合计,我们决定调整方向,对着那个标志—可爱的烟囱——继续前进,这时候就不聊了,因为心里有种不妙感觉,便也没了先前的惬意,只想着怎么快一点走出去,一旦天黑,我们就糟糕了。

  因为着急,也因为想赶紧出去,所以就没象先前那样一定要走有路的地方,现在就算没路,我也拔开草往前闯,可走了没多远,我不得不停下来,因为在我的前面(我走的前面,我同学在我后面跟着我)出现了一个很大的水凼,形状象是被一个球型的东西砸出来的,周边很整齐,而且边缘很陡,如果不是我一直看着地面往前找的话,一不留神就会栽下去,看那水凼也不浅,保不齐会出什么事。我一停,我同学也跟着停下来,我正纳闷呢,就听他慌慌张张地叫我看,我回过头去往他指的方向看去,当时差点没把我魂吓飞了,我们唯一的参照物,就是那根大烟囱,就象个鬼魂一样,又跑到我们后面去了。

  我当时就一个感觉,浑身发软,真的是浑身发软,就象骨头被抽掉了一样,很想一下子倒下去,但心里却一直有个意念在告戒自己:不能倒,不能倒!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但当时就是自己在心里告诉自己不能倒,一倒就完了。我看我同学的脸都有点发白了,而且从他看我的眼神我也知道,我自己的脸色也不会好到哪里去。怎么办?我不停地让自己平静下来,先拽着我的同学往烟囱的方向走了一段,起码先离那个水凼凼远的,那不是个什么善地。可就这么几步,我发誓,不到十步,再看那烟囱,居然移到了我们的左边。看着慢慢开始暗下来的天,我当时心里的那个慌啊,腿肚子一个劲的抖,盘算着怎么才能走出去,可脑子里却一片空白,什么主意也没有。

  就在这时候,我忽然摸到我裤子包包里的一个东西,掏出来一看,居然是盒火柴,看见这个东西我一下子就有了主意。我拽过我那还在发抖的同学,让他别慌,说我有办法。他惊恐地看着我,等我说出去的办法。我告诉他跟在我后面走,用手拉着我的书包,同时眼睛一定要盯着那烟囱,千万不要看地面,一保证我们行走的方向不出错;我走前面,一边走一边划燃火柴往身边的草丛里扔(这是老人教的一种方法,如果在荒野里迷路了,那多半是被鬼盗了路,也就是大家知道的鬼打墙,这时候就用划火柴的方法来破,所以很多老人身上都有带着火柴,我也是听了这个说法,所以很多时候身边也都带着火柴。现在火柴不好找了,但也都揣着打火机,一旦有机会得到火柴,我是一定要拿的,比如有朋友结婚或者到有些好一点的茶楼去喝茶是,都可以得到火柴),不出以外的话,我们很快就能走出去。

  我同学这时候的意志已经接近崩溃,对我的话那敢不听,马上照我的说法开始破这个局,我一边划着火柴左右乱扔,一边拨开身边的草往前走,我同学在我后面拉着我的书包,调整了几次我的方向,我并没有抬头看,只是注意观察脚下的情况,那些路过的地方,在我印象里都是没有人走过的,草杂乱的生长着,把前面的路挡得严严实实。就这样走了一段时间,直到我把火柴都划得快完了,终于看见脚下出现了一片草地,再抬头时,面前已经没有了茂盛的草,一片田地出现在视野里,我们走出来了!

  这时候在看天,已经几乎黑尽了,天空中只剩下很微弱的一点天光,看看时间,已经晚上七点半了。我们俩惊魂未定的往家的方向跑去,从那以后,我们就再也没去过那片河滩,都又过了很多年以后,我偶然提到了这个遭遇,知情的人才告诉我,那里确实很诡异,并且那个地方有很多野坟,周围的村民也从来不进里面去的。

共计0张图片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