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校园鬼故事 > 悬疑故事之终能相聚 > 详细内容

悬疑故事之终能相聚

作者:考薇  阅读:113 次  点赞:0 次  鄙视:1 次  收藏:0 次  由 story1.669977.net 收集整理

    互换身份
    冰块在酒杯里慢慢地摇晃,折射出淡淡的光。在夜色里,这光芒像一只怪兽的眼睛。
    此时,欧阳海就坐在一家被称为“死人诉”的酒吧里,颓废地喝了一杯又一杯。眼前渐渐迷离起来,欧阳海的意识也更加模糊,于是他端着酒杯痛苦地呻吟道:“我真是后悔啊…我本不应当是这个样子的
    ”
    突然,一只手搭上了欧阳海的肩膀,欧阳海全身震,回头看到了一个身穿红裙的女人正微笑着。红裙女人说:“你后悔什么呢?有什么苦处可以和我说说啊。”
    欧阳海很警惕地看了女人一眼:“我又不知道你是谁。”
    女人笑了:“我叫念芙蓉,只是个过客而已。说说嘛,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有些痛苦,说出来就会好很多。”
    于是,欧阳海晃了晃脑袋,说道“我本来应当是个人民教师,不应当是一个送阴食的阴食佬。”
    所谓阴食,顾名思义,就是给死人吃的东西。如果谁家死了人之后,死人在坟墓里不安分,时时会出来搅闹一番,这就需要阴食了。每一份阴食,都需要由特殊的人送到墓前。连送七天,厉鬼尝到了人间的诚意,也就不来闹了。送阴食的人被称为“阴食佬”,他们注定与众不同,所以这种职业非常有赚头。有许多人想要做这个行业,可是
    定得是被资深的阴食佬慧眼相中的人才能够得到传授。
    “本来,我已经拿到了师范专业的文凭,就要回家乡当一个安安分分的老师了。可是这个时候,有个ⅡU许刚的阴食佬看中了我,说我有这个潜质。你要知道,当教师一年才能拿多少工资呢?这和当阴食佬比起来,天差地别。所以我…”
    “所以你放弃了教师的职业,走上了另外一条诡异的路。”念芙蓉把欧阳海的话接了下去,“高收入职业不是很好吗?你为什么后悔了呢?”
    听到念芙蓉的话,欧阳海的脸上显出了痛苦的神色,他开始了回忆:那一天,欧阳海和往常一样,在午夜时分去送阴食。欧阳海刚刚走近墓碑,就感觉到有个人影在墓碑后面晃来晃去的。欧阳海揉了揉眼晴,却又什么都看不到。欧阳海有点害怕了,他仓皇地放下了手里的碗,然后急匆匆地念叨着送阴食时要念的词。
    “往生已矣。再生望矣。枉一世之魂,泣……”欧阳海念不下去了。因为面前的这座坟墓发出了奇怪而细碎的声音,伴随着这声音,有土从坟尖的位置渐渐地滑落下来。欧阳海感觉到,这座坟里的死人快要钻出来了!
    欧阳海毕竟是个大男人,他壮着胆子靠近了坟墓。突然,一只苍白的手从坟墓里伸了出来。那只手骨节枯瘦,指尖里满是青黑色的泥土,它颤抖着向前伸着,伸着
    眼看着死人爬出来,这任谁也受不了。欧阳海大叫一声,拔腿就跑。
    “这件事情是瞒不住的,很快大家都知道了。于是,找我送阴食的活儿越来越少。我后悔了当初的选择,可是再想当老师已不可能——任何个学校也不会再接纳我了。”欧阳海把杯子里的酒饮而尽,“我后悔啊如果当初我选择当老师,平平安安,本本分分,不就好了吗?”
    欧阳海的话音刚落,突然有一个人摇摇晃晃地走过来。这是个文质彬彬的男人,看上去也已经快要醉了,他含糊地说:“你……你胡说!我后悔……后悔…当年有人想让我当阴食佬,可是我选择了当老师。现在我悔啊”
    这个男人坐了下来,介绍自己叫李乐磊,是这里的位小学老师。
    看到李乐磊和欧阳海痛苦的样子,念芙蓉突然出了一个主意“既然你们都后悔了当初的选择,那么就互换一下身份啊。”
    欧阳海和李乐磊眼前亮。
    诧异之行
    一切都已经说好了:一,欧阳海去帮着李乐磊带同学们进行一天的春游(春游是最好的机会。因为,在学校里替李乐磊上课,可能会引起其他老师的怀疑)。二,与此同时,这个晚上,李乐磊会帮着欧阳海去送一次阴食,赚笔高额的劳务费。
    当欧阳海满意地走出酒吧时,他下意识地回了下头。身后,念芙蓉提着红裙在灯光里姗姗而行,在那提起的裙摆下,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
    欧阳海顿时出了一身冷汗,酒全醒了。
    念芙蓉已经看到了欧阳海的异样,她走过来对着欧阳海笑道:“你别怕,你应当已经见过很多死人了啊。死人不好吗?至少你说过的所有话我都会替你保密的。”
    欧阳海抬起头来,酒吧的招牌在夜色里闪着幽幽的光,三个大字“死人诉”。这个酒吧叫作“死人诉”,这本身就是一种暗示。欧阳海心里一凉,然后飞也似地逃走了。
    跑到一处角落,欧阳海掏出手机给许刚拨了一个电话“许刚,你给我推荐的这个酒吧,真的有死人啊!”
    许刚在电话那头呵呵地笑了:“你小子不是想找人倾诉一下吗?这酒吧里有好多死人,向她们倾诉最保险了。”
    欧阳海张张嘴想要埋怨许刚,可是欧阳海毕竟是做过阴食佬的人,胆子比常人要大。他仔细想想,觉得许刚的话很有道理,也就释然了。
    次日,欧阳海换了一身非常正式的衣服来到了李乐磊所在的学校。校门口有一辆大巴士已经停在了那里,巴士周围有许多孩子,他们都睁着一双大眼睛静静地看着欧阳海。不知道为什么,这目光让欧阳海有些难受,他走过去清了清嗓子:“你们的李乐磊老师有事今天来不了,所以由我带大家去春游。”
    孩子们非常听话,一点儿意见都没有,这让欧阳海的工作顺利了许多。当所有的孩子都坐在车上之后,欧阳海数了数人,应到42个,可是只有4!个孩子在座位上。
    作为老师,得弄清楚到底谁没有来。于是欧阳海拿出了花名册点名。奇怪的是,42个孩子的名字点下来,没有一个名字是空缺的。欧阳海有点尴尬,他再次数了一下孩子,确实少个。
    有个孩子没来,却在点名的时候答了到。这是怎么回事呢?正在这个时候,坐在前排的班长对欧阳海说:“老师你不用点名了,全班同学都在车上了。只是,有一个叫孙美美的女生,你看不到她。”
    “为什么?”
    班长的小手指向了巴士的后视镜,欧阳海顺着她的手指看去——最后一排的空位上,坐了一个身体——只有身体,没有头!
    欧阳海吓了一大跳。这个时候班长对欧阳海说:“老师你别怕。一年之前,我们班里也组织了一次春游。那次出了意外,孙美美被坏人害了,头被砍了下来,不知道抛到哪里去了。从此以后,她只有身子来上学。老师你刚刚数人的时候只数头,当然会少一个学生了。”
    一个小学生居然很淡定地说出了这么令人毛骨悚然的话,欧阳海觉得非常汗颜。这个时候欧阳海才意识到,巴士已经行驶到城郊了。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在欧阳海的心头涌动着。
    这个班的孩子非常奇怪,不像般的小学生那样又打又闹的,他们都安静地坐在位置上,睁着乌黑的大眼睛,像一群洋娃娃。欧阳海觉得这种安静让人很不舒服,于是他对着身后的一个胖男生说:“同学,你起个头,大家一起唱支歌吧。”
    胖男生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他的身体有些僵,愣了许久,张开了嘴巴。
    还没有发出任何声音,欧阳海只看到一道裂痕在胖男生的脖子上出现了。既而,一股黑色的血从喉咙处喷了出来,胖男生的嘴里发出了“呜噜呜噜”的类似于呻吟的声音。两眼突出,眼珠快要滚出来了。
    欧阳海惊骇地睁大了眼睛。这个时候,坐在前排的班长让胖男生坐了下来,然后很淡定地对欧阳海说:“老师你别害怕。小胖同学身体不太好。一年前的春游当中,他也遇见了坏人,坏人把他的喉咙割断了,到现在还没有好呢。”
    说完,班长站起来对着全班同学说
    “我起个头,咱们唱支歌吧。”
    顿时,一种凝重的调子在车厢里弥漫开来。欧阳海仔细一听,这些孩子们哼的居然是哀乐,一车的孩子面无表情地唱着哀乐,这场面太诡异了。
    恰好,前方出现了一个服务区,欧阳海要求司机停车,然后让同学们下车去服务区上洗手间。欧阳海也借此机会站在了阳光下,刚刚那些可怕的经历还是让欧阳海毛骨悚然。欧阳海不停地在心里想:“这是怎么回事呢?”
    过了半个小时,去洗手间的孩子们还是没有回来。欧阳海觉得奇怪,走到洗手间门口偏着头看看,一个孩子也没有。欧阳海对管理洗手间的大娘说大娘,能不能麻烦你把女厕所里的孩子们叫出来?”
    大娘诧异地看着欧阳海“小伙子,你没事吧?我在这里坐了这么久,
    个孩子也没有看见啊。”
    欧阳海吃惊地张大了嘴巴。这个时候大娘说:“小伙子,你要小心,这一带不太平。经常有人看见一些血淋淋的小孩子,可吓人了呢!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一年以前,有一车的孩子到这里来春游,可是不幸遇见了绑匪。绑匪凶啊!把孩子们都撕票了!”
    欧阳海突然间明白了——刚刚与自己相伴的孩子们,其实都已经
    这个时候,孩子们从洗手间里飞奔出来,他们经过大娘身边的时候,大娘根本就看不到他们。孩子们一直奔到了巴士上,然后班长叫道:“欧阳海老师,上车啦!”
    欧阳海一回头,只见那辆巴士在阳光下状似一口巨大的棺材。
    欧阳海咬了咬牙,头也不回地跑了。
    坟地鬼影
    就在欧阳海历险的这一天,李乐磊也代替了欧阳海的身份,去面见资深的阴食佬许刚。
    许刚住在一栋古老的公寓里,一推开门,李乐磊只感觉到寒气阵阵。李乐磊打了个哆嗦,小心地迈了进去。公寓里空荡荡黑洞洞的,李乐磊贴着墙找了很久也没有看到开关。他只能硬着头皮在黑暗里走。
    突然,两个红点在黑暗中亮了起来,一闪闪,像人的眼睛。李乐磊吓了
    跳,他向前走了几步,靠近了红
    “啊——”李乐磊大叫了一声,然后屁股坐在地上。
    因为,他看到:那两个红点确实是人的眼睛。不过不是活人的,而是死人的。那是
    个已经被风干了的尸体,悬空挂在房梁上。不知道为什么,
    这眼睛还在闪着红光。
    “别害怕。”关键时刻,许刚的声音响了起来,“这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只是个死人嘛。他以前也是个阴食佬,死了以后我不舍得把他埋了,就对他的尸体做了一点特殊的处理……”许刚说着,发出了他习惯性的“呵呵”的笑声,“我就把他挂在这里。想他的时候,我还可以看看他。”
    李乐磊颤抖着问道:“可是他的眼睛为什么是红的?”
    “哈哈……”许刚笑了起来,“他是在送阴食的时候,被坟里的厉鬼害死的。死前看见厉鬼的人,全身的血都会集中到眼睛上,所以死后那双眼睛就一直是闪着血光的。”
    没有想到,阴食佬有这么大的风险。李乐磊听了许刚的话,心惊肉跳的。不由得打起了退堂鼓。然而,此时后悔已经来不及了。许刚把一个大碗放在了李乐磊的手里,其上盖了一张红布。里面的东西看不到,许刚也不许李乐磊看。许刚把送阴食的咒语告诉了李乐磊,然后催着李乐磊上路。
    李乐磊颤抖着捧着碗,走到门口的时候,许刚突然叫住了他“你要记住,如果不想死的话,在坟地里看见了什么,都不要管!”
    李乐磊点点头。
    夜风有些冷,可是李乐磊一直在出汗。他手里的碗在月光下散发出一种异样的味道,让他阵阵作呕。路上偶有行人,看到那只碗,都知道李乐磊是送阴食的,于是相继避开。这样一来,周围几乎没有人了,一切更加可怕。
    终于到了目的地,李乐磊沿着坟墓座座地找,找到了那个要送阴食的坟墓。李乐磊把碗放下,然后匆匆地念着
    “往生已矣。再生望矣。枉一世之魂,泣……”
    突然,远处有三个影子在晃动。他们向着李乐磊靠近了,越来越近了。借着月光,欧阳海能够看到那是两个黑影一个白影。黑影一前一后,缓缓而沉稳地走着。而那个白影被夹在中间,它全身都在抽动着,手足乱舞。
    诈尸!李乐磊的脑海里一下子浮现了这个词语。
    越来越近了……李乐磊几乎可以看清那个白影的脸。那是一个女人,她的脸惨白’惨白的,标准的死人色。可是她的表情是抽搐的扭曲的,肌肉在无规律地抽动着,眼晴空洞而无神,那种痉挛看上去恐怖极了!
    李乐磊再也忍受不了了,他顾不得没有念完的咒语,直奔出墓地。
    一直到了李乐磊以为安全的地方,他才喘着气给许刚打了个电话。许刚笑呵呵地说:“用不着这么害怕吧’难道欧阳海没有告诉过你,送阴食到底是怎么回事吗,”
    送阴食,到底是怎么回事?
    交换真相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次日夜晚,还在那家酒吧里,李乐磊拍着桌子狠狠地对欧阳海说。
    欧阳海也愤怒了:“你还问我!你那车死学生是怎么回事?”
    念芙蓉’恰在这个时候走来,她把冰冷的手搭在了欧阳海和李乐磊的肩膀上,略带戏谑地问道:“你们现在还后悔当初的选择吗?”
    李乐磊和欧阳海都摇摇头。
    良久,李乐磊缓缓地说:“其实,我隐瞒了一件事情。关于我的学生的。我之所以后悔做老师,也是因为这件事情。”
    当初,李乐磊在教师和阴食佬这两个职业中选择了前者,他很快就因为经济的困窘而后悔起来。看着别人挥金如土,李乐磊很是羡慕。终于,他为了钱而选择了一条邪路——有一伙绑匪找到李乐磊,希望李乐磊能够帮他们绑架孩子,事后有重谢。
    李乐磊要做的事情很简单,只要把孩子们带到指定地点就可以了。于是,李乐磊丧尽天良地把孩子们带到了荒僻之处交给了绑匪。绑匪说:“这些孩子会哭会闹,不好藏。一定要找个好地方。”
    李乐磊不知道这个“好地方”是哪里,他只知道,后来那些绑匪把孩子们全都杀了。那个被大家称为小胖的男生喉咙被残忍地割断,挣扎了好久才痛苦地死去。还有那个叫孙美美的女生,被人割下了头。绑匪还一脚把头踢到了不知何处……
    “虽然后来没有人追查到我,但是我……”李乐磊痛苦地颤抖着,“我听说你们这酒店里,倾听者都是不会泄密的死人,所以我才来的。”
    念芙蓉和欧阳海都沉默了。良久,欧阳海说道:“其实,我也欺骗了你。送阴食并不像你想的那么简单。”
    其实,阴食只是民间的一种迷信的说法。用阴食去安抚亡灵,不过都是编出来的一个幌子,事实上:送阴食的背后另有阴谋。
    许刚并不是什么资深的阴食佬,他是一个资深的绑匪。绑匪最难的步骤之
    就是“藏人”。如何才能把人质藏好而不被发现呢?许刚选择了坟里。他先把人质藏进诡异的坟地里,再找个人“送阴食”做幌子。这一带的人见到阴食佬都会回避,所以谁也不会到坟地里去查看。
    尽管如此,偶然也会有人看到坟地里晃动的人影之类的。这个时候,许刚就需要像欧阳海这样的人了。欧阳海造出在坟地遇鬼的假象,让目睹真相的人都以为自己看见了鬼。这样一来,绑票的事情就顺利得多了。
    李乐磊呆住了,他思考了一会儿问道:“那天我在坟地里看见一个身穿白衣全身抽动的女鬼,那其实是被绑架的人?”
    欧阳海点点头:“许刚会给人质都穿上白衣服,然后喂少量的马钱子碱。,你知道马钱子碱吗?那是一种很奇怪的毒药。服药之后人会全身抽动,非常可怕。而且,甚至人死之后尸体都会在刺激下抽动起来。有的时候,许刚喂给人质的量过多,人质就会死
    ”
    突然,李乐磊操起了椅子,向着欧阳海狠狠地砸过去。欧阳海猝不及防,头被击中,歪倒在地。
    李乐磊大骂道:“我终于明白,为什么绑匪把车的孩子都撕票了!他们和你是一伙的。我听说那些孩子中的一个发生了意外,全身抽动而死。绑匪的心态不过是,死了一个和死了一群效果是一样的你们太狠了
    ”
    “咣——”一个酒瓶子飞了过来,李乐磊被击中,也倒在了地上。欧阳海挣扎着说:“也不能全……全怪我们……如果你不贪财……”
    两个男人在地上抽动着挣扎着。而念芙蓉冷冷地看着。这个时候,欧阳海向念芙蓉看了一眼,发现刚刚酒瓶进裂的时候,有碎片扎到了念芙蓉的手臂上。此时,念芙蓉的手臂有丝丝的鲜血渗了出来。
    欧阳海心里有些疑惑念芙蓉怎么会流血?她不是死了吗?
    可是,欧阳海的意识已经越来越模糊,有些事情他想不清楚了。
    念芙蓉淡淡地说:“之所以让你们二人互换,只是为了让你们看到一些真相。世事皆如此,因果报应,终能相聚。”
    终能相聚
    确定李乐磊和欧阳海都咽气之后,念芙蓉掀开裙子,把一双用细钢丝撑起的高跟鞋脱了下来。
    然后念芙蓉拨打了一个电话:“喂?许刚吗?”
    电话里传来了许刚那习惯性的呵呵声。
    念芙蓉说“一年前那个绑架案,你不是一直都担心吗?你说你担心欧阳海会走漏风声,担心李乐磊会查明真相。现在,我帮你把他们都解决了,你怎么谢我?”
    许刚说:“你放心,那份钱少不了你的。把你的银行卡号给我吧。”
    “不,”念芙蓉说道,“我觉得用银行卡不保险啊。找个时间你来我酒吧,亲自把钱给我。另外,我有个大计划要和你谈谈,在电话里也不方便说。”
    许刚答应了,之后挂断了电话。
    念芙蓉收起电话,对着身后一个陌生的男人说:“你找我?”
    那个陌生的男人留了一脸的大胡子,几乎看不见脸。他有些犹豫地说,“我听说这个酒吧叫‘死人诉’,说出来的秘密都不会被泄露。而我……心里有很多的话要倾诉,我太痛苦了。”
    念芙蓉微微地笑了:“我听说过你,你是一个马钱子碱毒药的供应者?”
    大胡子男人有些诧异地点点头。
    念芙蓉挽住了大胡子男人的手臂,把他带到了一张桌前,然后送上了许多酒,念芙蓉说:“你不要着急,多喝几杯就可以倾诉了。”
    念芙蓉的心里其实在暗暗地想着:一会儿许刚就会来了,他会和他的马钱子碱供应商见面的。两个罪恶的人,在相互的倾诉里,会发生怎么样的故事呢?当因与果迎头撞上的时候,他们能够放过对方吗?
    杀人,并不是念芙蓉的目的。其实念芙蓉最想要证明的是无论你做了什么,因果报应,终能相聚。

共计0张图片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