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信息加载中...
 当前位置:首页 > 校园鬼故事 > 验证前规则 > 详细内容

验证前规则

作者:第九章  阅读:89 次  点赞:0 次  鄙视:2 次  收藏:0 次  由 story1.669977.net 收集整理

    QQ亡人验证
    程阳喝了点儿酒,闷闷不乐地从饭馆出来,然后把车停到了学校的后门。他实在想不明白,本来在一起好好的,为什么小满要和他分手呢?结果他去借酒消愁,回来的路上还差点儿撞了人。
    程阳走到宿舍楼下,躲到一个角落郁闷地抽起烟来。这时,他忽然接到了室友张润枫的电话。张润枫说有急事需要上网,但是他的网卡没钱了。
    程阳回答说:“没事儿,你用我电脑吧,反正我现在也没心情上网。”刚说完话,他就听到“哗啦”一声,许多玻璃碎片从天而降,差点儿砸在他的头上。随后头顶居然响起张润枫惶恐的声音:“不要拉我啊,让我上去!”
    程阳被吓得醉意全无,抬头一看,张润枫正吊在窗外,双手用力拉着窗沿,双脚伸得笔直,好像真有东西在拉他的脚一样。
    程阳大惊失色:“张润枫你怎么回事?等我回去拉你上来。”
    “不、不要上来,你离我远点儿。”
    程阳感到奇怪,退到一边准备上楼,结果再斜眼一看,差点儿吓得叫出声来。刚才还什么都没看到,这次一看,张润枫的脚下竟连着很多鬼,各式各样,男女老少都有。它们一个扯着一个,最下面一个女鬼的双脚都快要挨到地面了,程阳呆若木鸡。那些鬼都想把张润枫扯下来,于是互相争抢,乱成一团。乱七八糟的肢体被扯了一地,血糊糊的一片,腥臭味儿迎面扑来。“一串”鬼都摔在了地上,却没有发出半点儿声音。
    程阳反应过来,快马加鞭地跑回寝室,吓得心脏都要从嗓子眼儿跳出来了。开门进去之后,看见张润枫气喘吁吁地坐在床上,阵阵凉风从外面吹来,十分阴冷。
    看程阳疑惑的表情,张润枫郁闷地说:“那些鬼想拉我下去,但因为鬼魂太轻,没有成功。”
    “拉你下去?摔死你吗?”
    “不是这样的。”张润枫摇了摇头,“它们是想直接把我拉进地狱,哪个鬼把我拉进去,哪个鬼就会更有优势。”
    “优势?你说的这都是什么意思啊?”程阳听得越来越迷糊。
    张润枫把他拉到电脑前,登录了一个名为“死亡验证”的QQ号,没一会儿,便有人发来视频通话的请求。张润枫点开之后,视频里出现了一个男人。这个男人过马路闯了红灯,结果被一辆车撞飞了,摔下来后血肉模糊,脑袋直接断在了一边,死不瞑目地看着镜头。
    张润枫淡定地关掉视频,程阳却被吓得面无血色,吃惊地问他是怎么回事。
    “那是这个人死时的样子……”
    原来,张润枫在网上花高价买了一个QQ靓号,但他没想到的是,这竟然是在一个鬼的手里买来的。这个鬼在阴间的地位不低,有着一份差事,就是给新鬼做“死亡验证”。如果是正常死亡,那么直接送去投胎,如果是非正常死亡,就会被送去地狱。比如因闯红灯出车祸、害人不成反倒害死自己、自杀与谋杀等等这样的死亡方式,都是要送去地狱的。
    张润枫说:“这个鬼好吃懒做,于是想在阳间找一个人代替它的工作。那些将要去投胎的鬼会通过这个QQ加我好友,然后发一段它死时的视频,我看后再进行判断,决定让它们去投胎还是下地狱。”
    程阳听得目瞪口呆,随后笑道:“真有意思,那刚才那些鬼为什么想要拉你下地狱?”
    “因为它们都想通过我的验证,让它们下辈子过上幸福的生活。如果我在阴间,可以帮助它们下辈子投胎到好人家。”
    原来如此,怪不得都抢着拉扯张润枫。
    张润枫接着说:“可是我不想再帮那个鬼做验证了,因为这会减少我的阳寿。”
    程阳无奈地拍了拍他的肩膀。


    不得违背
    晚上,程阳忽然被冻醒了。他坐起来,隐约听到一阵敲窗子的声音,拉开一看,外面有一张雪白的脸。程阳差点儿大叫起来,但仔细一看,那张脸竟是刚分手的前女友小满。小满发现是他,脸色忽然一变,贴近说:“你不要再接近张润枫了,会很危险。”
    程阳傻傻地看着她,想到这里可是七楼啊,小满……怎么会出现在窗外?紧接着,他忽然看到一双鬼手从小满的身后钻出来,而她的背后还伸出来一颗鬼头。鬼头满脸皱纹,无法辨认出五官。原来是这个鬼拖着小满上来的。
    程阳被吓得面无血色:“小、小满你……”
    话刚说到这里,程阳感到背后吹来一阵阴风,只听寝室的门忽然开了。程阳回头一看,张润枫面无表情地下了床,赤着脚走出去,留下了一串红色的血脚印,程阳急忙跟上去。张润枫一直走到走廊深处,他站在月光下,他的影子缠上了他的身体,然后化成一个只有一半身子的鬼。半身鬼猛地抬起头,一张血肉模糊的脸上张开了没有双唇的嘴,张润枫忽然回过神来,吓得大叫起来,然后跪在了地上。
    “你要是不想帮我工作只有死!”
    张润枫狂点着头,却被半身鬼突然拉断了一条胳膊,顿时鲜血淋漓。张润枫疼得在地上直打滚,半身鬼冷笑着说:“以后最好乖乖听话……”
    程阳的心里“咯噔”一下,他想回寝室,却发现那个半身鬼好像看了他一眼,他双腿发软,不知所措。半身鬼诡笑一下,凑到张润枫的耳边说了些什么,然后又慢慢缩进了他的影子里。
    程阳把张润枫连夜送到医院,并打电话让另一个同学钱颖来帮忙。平时就他们三个人的关系最好。
    张润枫没有料到,那个鬼竟然一直躲在他的影子里监督他。现在他受了伤需要静养,于是便求程阳替他给鬼做“验证工作”,等恢复得差不多再换回来。
    程阳犹豫起来,又想起昨晚拖着小满上来的那个鬼,想到一定也与此事有关,于是答应了下来。
    程阳回到寝室,紧张地登录了那个QQ,没一会儿就收到了一个视频邀请。点开一看竟是学校里那个死于一周前的老保安。他是学校里的老员工了,谁都不知道他为什么会自杀。视频里面,老大爷一边哭一边上了顶楼,喃喃自语着:“我愧对‘保安’这个名号,都是因为我才害了你啊!”说完话,便从楼顶跳了下去。
    正常讲,只要是“自杀”,那这个人就该下地狱,但程阳却犹豫了,最后给予了“投胎”的验证。正在这时,他又收到一个视频。这视频与刚才的保安息息相关,却使他吃惊得说不出话来,因为视频中的主角竟然是小满!
    难道小满已经死了?程阳心里一慌,视频里小满正笑容满面地站在学校的后门前。这里虽然有个门,但几乎没有人来回通过,因为门外正对的那条街经常发生车祸,大家都觉得这里是不祥之地。但小满为什么会来这里呢?
    鬼舌头
    小满来这里是在等人,没一会儿钱颖就走了过来。两个人在一个没人的角落聊了起来,但很快就发生了争执。钱颖面红耳赤,似乎十分生气,最后竟拿出刀子杀了小满。而这一幕正好被那个老大爷看在了眼里,可能是惧怕钱颖手上有刀子,老大爷没有阻止,结果后来愧对于心,就选择了自杀。
    程阳看完这段视频,震惊得双手直发抖,他没想到小满已经死了,更没想到竟然会是钱颖下的手。程阳打车赶往医院,路上给钱颖打去电话,竟然提示关机。等到了病房,里面只有张润枫一个人,他正聚精会神地看着电视。
    程阳喘了几口气,问他钱颖在什么地方,张润枫说他出去买东西了,一会儿回来。程阳想了想,也许下楼直接堵他会更有效果。但就在这时,张润枫的影子忽然动了,一只长长的红色爪子从他的影子里伸了出来,直接抓向程阳。程阳心里一惊,掉头就跑。
    走廊里面阴气森森,刚才还有很多人,此刻竟然变得空无一人。耳边传来一阵风声,程阳背道而驰,往逆风的方向跑。结果刚踩到楼梯,就被伸出来的血手抓住了脚腕,随后那个半身鬼的头冒了出来,两颗眼珠子连带着血肉从眼眶里掉了出来,嘴角向上扬起,露出一排鲜红的牙齿。
    “你干什么?我跟你无冤无仇,求你放过我吧!”程阳刚站起来,却又被拉倒在地。半身鬼直接拉起他的脚,迅速往楼上飘,一直“冲”到了楼顶的边缘。程阳被拖得死去活来,好不容易停下来,却又要被鬼推下楼去。
    “知道你犯什么错了吗?”半身鬼咧嘴一笑,嘴角一直咧到了耳朵根儿,“记起是谁跳楼死的了吗?”
    程阳猛地想起了那个保安大爷,本来是应该下地狱的,结果被他“验证”为投胎。想到这里,他直接被鬼一脚踢了下去。就在这时,张润枫突然出现,伸出唯一的胳膊拉了他一把。
    程阳喘着气,张润枫说:“你做错了事,那鬼当然不会饶了你,好在被我及时发觉。”
    程阳哭丧着一张脸说:“我当时要知道是因为那个保安才间接害死了小满,我又怎么会让它去投胎?”
    “你说小满死了?”于是程阳便把视频中看到的说了出来。
    张润枫笑了笑说:“你先别着急去找钱颖报仇,或许我们可以互相帮助……”说完话,他给钱颖打了一个电话,叫他不用再来了。
    下午,两个人把病房的门关紧,在里面商讨着。
    张润枫叹了口气:“既然小满死了,就算你去找钱颖拼命也没有用,只会背上一条性命而已。小满这样‘非正常’的死法一定会下地狱,你还不如花花时间,想办法让它投个好胎呢。”
    程阳问:“我要是给小满‘验证’去投胎,那我不还得被鬼抓吗?”
    “这一点你放心,我可以帮你让小满投胎到一个好人家,不然那些鬼当初也不会争着抢着拉我过去了。”看程阳一脸的笑意,张润枫接着说,“我虽然可以帮你,但你也要帮我一个忙。”
    “什么……忙?”
    张润枫神秘地说道:“让钱颖去帮鬼做‘验证’工作,让我得到永久的解脱。这样一来,也算是给小满报仇了,不是更好?”
    程阳想了想,最后点了点头。
    晚上,程阳登录QQ,然后直接给小满进行“验证”,好让它一周后可以直接去投胎。做好这些,程阳背上书包冲出了寝室,迎着寒风往学校的后山跑去。
    程阳一路狂跑,背后那股阴风紧追不放,直到前面无路可走才停下来。
    “你真是命大,居然还敢胡乱验证,这次我一定要亲自杀了你!”半身鬼邪恶地笑着。
    “你别过来!”程阳往后退着。突然,半身鬼大了一倍,两只手臂上的皮肤开始成片地脱落,然后它伸出一双恐怖的手向程阳扑了过来。结果刚走几步,忽然传来“哗啦”一声,一张系满了铃铛的红绳网从天而降,把半身鬼罩在了下面。
    “臭小子,你有种!竟然算计我,我出去后一定要把你碎尸万段!”半身鬼怒吼着。
    “只是暂时把你困在这里,有什么好着急的。”张润枫从暗处走出来。
    其实这都是他跟程阳计划好的。先把半身鬼引出来,然后困住它,这样往后的计划就能顺利实施了。张润枫拿着两颗钉子走过去,用锤子把钉子钉进了鬼的额头,这样它就无法再进入张润枫的影子里了。
    半身鬼本来还要说什么,张润枫竟拉开它的嘴,把舌头剪了下来。程阳吃惊地看着他,他诡异地一笑,说可以走了。
    不能说
    “润枫,你什么时候能帮助小满?”程阳焦虑地看着他,“我怕时间不够,现在小满还不知道我知道她死了,要实施计划也会方便一些。”
    “放心,我答应帮你就一定会帮你,不过在此之前,你得先帮我做事。”张润枫把装舌头的盒子拿了出来,“你把这个舌头喂给钱颖吃,钱颖就跟那个半身鬼签了协议,他就会代替我工作了。”
    程阳看着盒子犹豫了一下,但还是拿着盒子离开了。
    第二天,程阳从寝室出来,刚好看到了小满,她神色慌张,像是有急事的样子。两个人在同一条路上相遇,小满本想就这样直接过去,却被程阳叫住了。
    程阳忍着眼泪问她干什么去,小满回头说既然已经分手了就不要再管对方,然后径直离开。十分钟后,程阳来到了钱颖的校外公寓,因为之前打了电话,钱颖直接开门笑着迎了出来。
    “你今天怎么想着来我这儿了?我这个公寓正准备退掉呢。”
    程阳面无表情地坐下来,直接问:“你知道我跟小满已经分手了吗?”
    钱颖一愣:“这个……我还真不知道。”
    “那你知道小满已经死了吗?”
    这句话听得钱颖吃惊地站了起来,面无血色地问:“你……这是什么意思?”
    “你为什么要杀小满?我已经在视频中看到小满死时的样子了。”
    “你怎么能看到?难道你是给鬼做‘验证’的?”钱颖吃惊地看着他,见他没有反应,便低头说,“对不起……但‘杀’她的原因我还不能告诉你。”
    程阳气得满脸通红,看钱颖一点儿悔改的意思也没有,好像杀了人是应该的,怎么问也问不出原因,于是趁其不备在他身上打了一针。这个针管是离开时张润枫给他的,说打上之后可以麻痹人的神经,一时间让对方动弹不得。
    钱颖躺在地上,惊恐地看着程阳。程阳把鬼的舌头拿出来,用刀子切成小片,一片片地硬喂给钱颖吃了。钱颖吃完之后竟然浑身抽搐,皮肤慢慢变成了青灰色。程阳吓得退了几步,只见钱颖身下的地板好像变软了,数双血肉模糊的鬼手伸了出来,抓着钱颖的身体,直接把他拉进了地下。
    程阳吓得面无血色,缓过神来,直接给张润枫打去了电话。张润枫叫他放心,说要想让钱颖做“验证死亡”的工作,必须要把他拉进地狱,签订一份契约才行。
    程阳心里却感到很疑惑:既然钱颖敢于承认是他杀了小满,为什么不能说杀害小满的理由呢?
    程阳往学校的方向走,不知不觉竟来到了学校的后门。阴暗的天空下,门卫室里竟然亮着灯光,是有新的保安代替了老大爷吗?程阳走过去一看,下意识地发起抖来:原本死去的老大爷正跪在里面,往铁盆里面烧纸。
    死亡的原因
    程阳脑子一热,竟然开门进了门卫室,然后蹲下去和老大爷一同烧起纸来。老大爷就好像没有看到他一样。
    程阳擦擦眼泪说:“大爷,您不要再自责了,小满是我同学杀死的,跟您没有关系。”
    “你是说那个黑头发,眼睛大大的女孩吗?”老大爷疑惑地抬起头,“那个女孩其实是因为救我才死的。”
    程阳吃了一惊。
    老大爷继续说:“那天我有事着急回家,结果在路上没注意车。车开过来的时候,我被女孩推到了一边,结果女孩就被那辆车刮了一下。当时我害怕极了,竟然没有管她直接回了学校,后来听说那个女孩不幸去世,所以我才心生内疚,选择离开人世。”
    程阳紧张地咽了口唾沫,然后掏出手机给他看小满的照片,老大爷确认她就是那个女孩。程阳如同被人当头一棒,说:“老大爷,你说的那天可是9月9号?”老大爷点了点头……
    回学校的路上,程阳仿佛行尸走肉一般。
    原来,那晚醉酒之后的他开车撞了人,可没想到的是,被撞者居然是小满。
    可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之前的视频又该怎么解释?他明明看到是钱颖杀了小满。程阳越想越迷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他摇了摇头,拿手机给张润枫打了一个电话,说交代的事情已经办好了。
    张润枫笑着:“很好,你现在回来吧,我帮你给小满找一户好人家投胎。”
    程阳挂断电话往学校跑。先不管那些问题,眼下小满投胎的事才是最重要的。就在程阳快要到寝室楼的时候,忽然看到小满拖着一个袋子往小树林的方向走去,于是他偷偷跟在了后面。
    小满在林子里点了几支蜡烛,然后拉开袋子,露出了一块墓碑,开始在上面刻起字来。程阳小心地找了一个角度,看那里已经有了很多块墓碑,上面竟然刻满了“程阳”的名字。程阳看得目瞪口呆,慢慢走了过去……
    同一时间的寝室里,张润枫准备好了五块木板,上面写满了人的姓氏,然后又点燃两支蜡烛放到旁边。他准备好这些,现在就等程阳回来了。
    张润枫坐到床上忍不住想笑,没想到程阳这么好骗。其实程阳之前看的那个“小满之死”的视频是假的,就是为了让程阳误会是钱颖杀死的小满,然后再利用他帮助自己,让钱颖代替自己工作,他也就可以解脱了。而张润枫等会儿要做的仪式,也并非是要给小满找个好的“来世”归宿,而是要利用程阳的血来给他续命。之前张润枫一直在帮鬼做“死亡验证”的工作,因此减少了寿命。而程阳是先天阴体,只要将他的血引入那五块木板中,这样就可以为张润枫续命了,但程阳却会因此死亡。
    张润枫觉得这是一个“一石二鸟”的好主意,既可以让钱颖代替自己继续为鬼工作,还能让程阳自愿地供出鲜血。想到这里,程阳开门走了进来。
    张润枫笑着说道:“那么我们现在开始吧!”www.guidaye.com
    程阳笑着点了点头,将小满的头发递了过去,又在纸上写下了小满的生辰八字。张润枫装模作样地用那张纸把头发卷起来,一边念念有词,一边放到蜡烛上烧成了灰,然后泡在酒里,让程阳喝掉。
    程阳照做之后,张润枫说:“光是这样还不够,你看那五块木板,上面有几条凹痕,你要把自己的血滴进去,填满这些凹痕,仪式也就完成了。”
    “为什么要这么做?”程阳质疑地问。
    张润枫回答说:“因为只有爱人的血才可以让仪式成功。”
    程阳应了一声,走过去拿起刀子。这时,他的左手突然从兜里拿出一个血袋子,将里面的血倒进了这些凹痕中。
    张润枫大吃一惊:“你干什么?”
    刚说完,那个半身鬼突然出现在了寝室里。原来这血是那个半身鬼的,程阳用这种方法直接把半身鬼招到了这里。半身鬼见到张润枫,顿时火冒三丈,直接把他拉进了地狱。
    程阳喘了几口气,眼泪“吧嗒吧嗒”地掉了下来。刚才见小满的时候,程阳把这件事告诉了小满,小满立刻分析出这是张润枫的阴谋,于是给他出谋划策,引半身鬼来对付他。
    而如今,小满已经魂飞魄散了。原来她之所以会在墓碑上抄写程阳的名字,都是在给他赎罪。
    那天小满被程阳开车撞倒之后,小满知道程阳死后经过“验证”一定会下地狱,于是它便决定要抄写七七四十九块墓碑为程阳赎罪,等完成这些,它自己就要面临魂飞魄散的后果。当初程阳跟小满在一起,就是因为有钱颖的撮合,所以小满跟钱颖的关系最好,她只把这件事告诉了钱颖一个人。钱颖听了却没有阻止小满,所以一直觉得是自己“杀”了小满。
    突然,程阳挂在电脑上的QQ响了起来,有人给他发来一个视频邀请。程阳疑惑地点开一看,只见视频里面的他正坐在电脑前,同样也在看着一个视频。而在他的身后竟是一个血肉模糊的鬼,那个鬼伸手穿进了他的胸口。这……就是他死亡的样子吗?
    此时,身后忽然传来钱颖沙哑的声音:“要不是因为你帮助张润枫,我也不会被拉进地狱。你说等会儿我杀了你之后,该怎么对你进行‘死亡验证’呢?”

共计0张图片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