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校园鬼故事 > 疯狂的鼻子 > 详细内容

疯狂的鼻子

分享到:
关闭
作者:像星星那样发亮  阅读:227 次  点赞:1 次  鄙视:1 次  收藏:0 次  由 story1.669977.net 收集整理
听故事 - 疯狂的鼻子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条内容?
立即播放当前内容?
确定
确定
取消

    鼻子有问题
    古小风在上课的时候,总是能闻到一股若有若无的腥臭味儿。奇怪的是,别人都闻不到,还嘲笑他的鼻子有问题。因为这个鼻子,古小风被折磨得神经绷紧,濒临疯狂。
    此刻,这股腥臭味儿又不知不觉地钻进了古小风的鼻孔。阴冷、刺鼻,像一只阴魂不散的臭虫,顺着鼻孔不停地往里钻,一直钻到脑髓深处。钻得古小风头皮发麻,有种想马上逃离教室的冲动。
    同桌孟思龙发现了古小风的异样,急忙用力地推了推古小风的手臂。古小风猛然回过神来,发现自己的身子竟控制不住地在微微颤抖。
    终于熬到放学,孟思龙揶揄道: “小风,撞邪了,上课的时候怎么老是走神?”
    古小风有苦难言,叹了口气说: “你先回去吧,我到学校对面买点儿吃的。”
    孟思龙奇怪地看了看古小风,没再多说什么。古小风习惯性地摸了摸鼻子,走向学校对面的那家零食店。
    零食店里只坐着一个长头发的女店员,她只顾低着头剪指甲,对古小风视而不见。古小风越发郁闷,随手从货架上拿下一包草莓干。刚想去结帐,他忽然感觉到草莓千袋子里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动。没等他回过神,袋子“噗”地一声裂开了,里面红色的草莓干像一个个被剥了皮的血红小脑袋,纷纷从袋子里面诡异地伸了出来。
    古小风吓得手一哆嗦,袋子里的草莓干全部掉了出来,滚了一地。古小风低头一看,那哪里是草莓干,分明是人的鼻子!
    血淋淋的人鼻子!
    古小风触电般向后一跃,惊魂不定地吸了吸鼻子,突然打了个冷战——那股怪味儿又来了。古小风皱着眉头边嗅边走,最后走到了那个女店员的面前。
    女店员刚好抬起头,朝古小风咧嘴一笑。
    古小风脑中短路似的“嗡”了一声,身上顿时起了一层鸡皮疙瘩——那个女店员竟然没有鼻子,鼻子的部位只有一个黑乎乎的窟窿。

    “知道我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吗?因为我的鼻子有问题,总是闻到一些别人闻不到的气味,所以被它割掉了。”也许是没有鼻子的缘故,女店员的声音听上去有种说不出的古怪。
    “它是谁?”古小风觉得女店员似乎在暗示他什么,心头一阵发慌,下意识地捂住了自己的鼻子。
    “不该知道的最好别多问,否则它会惩罚你的。”面对惊惶失态的古小风,女店员又低下了头。
    古小风这才发现,女店员根本不是在剪指甲,而是在剪手指。当着古小风的面,女店员慢慢地剪下自己左手小指的一截指尖,将其塞进收银台上一个已经开封的辣条包里。残留的断指伤口中,绿色的血不停地溢出、滴落……
    断指
    古小风看得血往上冲,逃也似的冲出了零食店,刚好和迎面走来的孟思龙撞了个满怀。
    “干吗呢,跟见了鬼似的!”孟思龙被撞得眼冒金星,气不打一处来。
    “确实见鬼了!”古小风抚了抚狂跳的胸口,将刚才在零食店里的诡异遭遇简单地说了一遍。
    “胡说,什么没鼻子,还流绿血?你看,零食店那女店员不正好好地坐在店门口吗?”孟思龙没好气地说。
    古小风扭头一看,愣住了。零食店门口果然坐着一个女店员,长得很漂亮,并不是他刚才遇到的那个。
    “最近你老是到这家店来买零食,看来真的被鬼附身了。”孟思龙说,“我听说,这家零食店上个星期好像出了点儿事情。”

    古小风半信半疑地看着孟思龙,后背一阵阵发凉。他又闻到了那一股阴魂不散的怪味儿,而且越来越浓,就凝聚在自己身后……古小风悚然间猛地转过身来。
    “小雅?”古小风怔住了。站在他身后的,居然是他的女友叶小雅。古小风吸了吸鼻子,竟然又闻不到那股怪味了。
    “你们俩在干吗呀?”叶小雅上前牵住古小风的手,一点儿没感觉到古小风的异样。
    孟思龙面露尴尬,讷讷地说:“我先走一步。”也不等古小风开口,孟思龙瞥了叶小雅一眼,就急匆匆地走开了。
    叶小雅蹙了蹙眉,看着孟思龙的背影说: “刚才他在和你说什么,为什么他看我的眼神老是古古怪怪的?真讨厌!”
    “没什么,随便聊聊。”古小风嘴里掩饰着,眼睛却不由自主地瞟向那家零食店。
    叶小雅看在眼中,也不追问,挽着古小风的手臂说: “不说他了,走,陪我进去买点儿好吃的。”
    古小风一惊,一时又想不出什么推脱的理由,只能硬着头皮点了点头。
    再次走进零食店,古小风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儿。
    看着叶小雅从货架上拿起一包红彤彤的辣条,古小风的脑海中立刻浮现出了那个女店员剪手指时的诡异场面,暗忖道:里面不会装着女店员的断指吧?心念至此,古小风急忙走上前,将叶小雅手里的辣条包拿过来检查了一遍,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怎么了,辣条有问题吗?”叶小雅奇怪地看着古小风。
    古小风看了看站在收银台前的那个女店员,压低了声音说:“出去再说。”
    走出零食店,叶小雅按捺不住好奇心,又问起了古小风。问话的时候,叶小雅随手拆开了刚买来的那包辣条,抽出一根塞进了嘴里。
    古小风刚想回答,忽然感觉到左手指尖传来一阵剧痛,低头一看,发现左手的小指竟然断了一截。断裂处在滴血,断掉的半截手指却不翼而飞。十指连心,古小风又惊又疼,抬起头,只见已经吓得张口结舌的叶小雅满嘴是血。
    “你、你……”古小风抬手指着叶小雅,惊得说不出话来。
    叶小雅也觉得有些不对劲儿,“哇”地一声吐出来一截血淋淋的东西,刚好吐在古小风的脚下。当她看清那个东西后,脸一下子变得煞白,弯腰呕吐起来。
    古小风低头一看,见叶小雅吐出来的,竟是他刚刚莫名其妙断掉的半截手指!
    一直走,别回头
    “这只是略施薄惩,再好奇,就……嘿嘿!”
    “谁?”古小风吓得大叫一声,转头四顾,却不见一个人。古小风和叶小雅面面相觑,都是惊恐莫名。
    “先离开这里再说。”古小风俯身捡起脚下的断指,然后回过头,心里“咯噔”了一下——那个没有鼻子的女店员就站在零食店前不远处的一棵大树下,阴冷的目光就像两支追魂的箭,对准古小风狠狠地射了过来。
    古小风吓得一激灵,拉着叶小雅的手撒腿就跑。
    叶小雅猝不及防,脚下连打了几个踉跄。
    跑出没多远,叶小雅弯下腰揉着脚脖子,疼得冒出了冷汗:“我崴脚了!”
    古小风焦急地看了看身后,又看了看叶小雅,无奈地蹲下身说:“来,我背你走。”
    古小风背起叶小雅,急匆匆地朝医院的方向跑去。
    天彻底暗了下来。
    一路上,背上的叶小雅一直一声不吭,古小风忍不住扭头问:“小雅,你睡着了吗?”
    叶小雅没有回应。
    走着走着,叶小雅的头忽然垂了下来,长长的黑发随之落下,倾泻在古小风的胸前。
    古小风低头看着散在自己胸前瀑布一样的黑色长发,愣了片刻,脑中忽然像炸了一个响雷——叶小雅分明是短发,什么时候变成一头长发了?与此同时,那股阴寒入骨的怪味儿宛若幽灵一般,悄无声息地从倾泻的长发里钻了出来,又毒蛇似的游进了古小风的鼻孔之中。
    巨大的恐惧如潮水般汹涌袭来,瞬间淹没了古小风的五脏六腑,淹得他快要喘不过气了。
    “一直走,别回头!”一个冷冷的声音突然在古小风的耳边响起。
    古小风两腿一软,差点儿跪倒在地上。
    借着朦胧的月色,古小风这才看清了搂着他脖子的那双手臂——千瘪、惨白、没有一丝血色。其中,左手的小指和他一样缺了半截,伤口凝着惨绿色的血块。
    “你就是零食店的那个店员?叶小雅呢,为什么变成了你?”急火攻心,古小风的声音控制不住地在颤抖。
    “一直走,别回头!”女店员还是这句冷冰冰的话,“记住,别多问,也不要放下我。”

    古小风感觉后背越来越冷,就像背着一具被冰冻过的尸体。踉踉跄跄地往前走了一段路,他终于看到了前面的医院。
    到了就好,医生一定会来救我!古小风精神一振,加快了脚步。
    “一直走,别进医院。否则,你别想再看到叶小雅!”背上的女店员像是猜透了古小风的心事,语气极其凶狠。
    “你到底要我去哪儿?”古小风沮丧之极,像泄了气的皮球。
    “去见叶小雅。快点儿,晚了就来不及了!”女店员像是生气了。
    古小风不敢再吭声,想到凭空消失的叶小雅,更是心急如焚。
    过了医院,前面只有一条长长的公路,公路两边看不到一户人家。古小风背着女店员越走越累,只感觉双腿像灌满了铅,又沉又酸。
    也不知向前走了多久,背上的女店员终于再次开口: “前面右拐,再一直走。”
    古小风向前面一看,见前面公路右手边有一条小路。只是小路上杂草丛生,一片荒凉,两边都是荒地,荒地上密密麻麻排满了一个个小土堆,就像一座座无碑的坟墓。
    大祸临鼻
    想到下落不明的叶小雅,古小风咬了咬牙,硬着头皮踏上了右边的小路。才走了几步,古小风的脚突然踩到了一条又软又滑的东西。
    “蛇!”古小风惊得冒出一身冷汗,触电似的向路边跳去。谁知收势不住,古小风一下子扑倒在路边的荒地里,他背上的女店员也跟着从他背上骨碌碌地滚了下来。
    古小风狼狈不堪地爬起来,生怕被踩到的蛇追上,心急火燎地转身察看。
    草丛里并没有追过来的蛇,只隐隐露出一截惨白色的东西。古小风从地上捡了一根树枝,忍着钻心的恐惧,上前轻轻地拨开了覆在那东西上的杂草。

    惨白色的东西慢慢地露了出来,散发出一股剌鼻的腐臭味,原来是一截人的断臂。断臂上布满尸斑的惨白皮肤上爬着几只蚂蚁,还有一条条蛆虫,不时地从皮肤里钻进钻出。
    古小风看得头皮发穸,慌乱地扔掉了手中的枯枝。
    “这地方是乱葬岗,有这些东西很正常。”
    听到这古怪的声音,古小风才想起了刚从自己背上摔下去的那个女店员。转过身,古小风一下子傻眼了——站在他眼前的,竟然是叶小雅!让他更迷惑的是,此刻叶小雅双眼紧闭,居然还在睡眠状态。
    古小风急忙上前扶住叶小雅的双肩,使劲儿地摇了几下。这一摇,叶小雅不但没有清醒,反而软绵绵地倒了下去。这时,古小风才看到,刚才说话的那个女店员,就站在叶小雅的身后。
    “你、你……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古小风瞠目结舌地问道。
    “叶小雅一直都被你背着,我只是附在了叶小雅的背上。鬼魂没有分量,所以你感觉不到重,但是,你却闻出了我的味道。”
    女店员说得轻描淡写,古小风却听得心里发毛,颤声道:“你为什么要把我引到这里,叶小雅为什么会昏睡不醒?”
    这时,女店员突然神情一黯,低头说:“叶小雅昏睡是暂时的,我要你们来这里,是因为我弟弟想见你们最后一面。”
    古小风愕然道:“见最后一面,你弟弟又是谁?”
    女店员说:“他就是你的同桌孟思龙,我是他姐姐孟如凤。其实,我弟弟一年前就死了。他生前一直喜欢叶小雅,死后也没变。也是因为这个,他才不想和你同住寝室。”
    古小风悚然怔住,平时,他只知道孟思龙生性孤僻,独自在外租了房子,却不知此中竞有这些缘由。
    不等古小风追问,孟如凤接着说:“我的鼻子和常人不同,能闻到鬼魂的味道。叶小雅喜欢到我店里买零食,我弟弟的鬼魂就偷偷地跟随。可是,每次它到我店里来,都会被我闻到。它想拉叶小雅去阴间陪她,自然也就被我阻止了。为了这个,我弟弟非常讨厌我。在某天晚上,它趁我睡着时,竞残忍地割掉了我的鼻子。也许因为紧张,它割我鼻子的刀还掉在了我的房间里。”
    说着,孟如凤从身上掏出一把寒光闪闪的小刀,举到古小风眼前晃了晃:“你看,就是这把刀。就是它,割掉了我的鼻子!”
    古小风听得全身发冷:“别人闻不到的那股怪昧儿,原来是你们姐弟俩鬼魂的味道。你因为这个大祸丢了鼻子,我呢,会不会也‘大祸临鼻’?”想到这儿,古小风下意识地捂住了自己的鼻子。他偷偷地瞟向孟如凤,孟如凤刚好抬起头,举着小刀又朝古小风晃了晃,眼神似笑非笑。
    目光相触,古小风心头一颤,浑身打了个冷战。
    摄青渡灵
    古小风不敢再和孟如凤对视,将目光移到了孟如凤断了小指的左手上,问: “对了,你伤口上的血为什么是绿色的,你又是怎么死的?”
    沉默了片刻,孟如凤说:“我失去鼻子后,没脸再去见人,但又担心我弟弟的鬼魂继续到零食店里纠缠叶小雅,于是干脆睡到我弟弟的棺材里,在他的尸体下不吃不喝地躺了将近两个月。我只想用这种死法来渡化它,没想到我的血却因此变成了绿色。”
    古小风心念一动,问道:“你被弟弟割了鼻子,心里可有怨气?”
    孟如凤说: “只有担心。没了鼻子,我再也闻不到它了,只担心它趁机加害叶小雅。被逼无奈,我才想到了‘睡棺材’的法子。”
    古小风皱着眉说: “我听说,一个人如果因为有深仇无法去报,就会躺进棺材,卧在尸底四十九天不吃不喝,最后修炼成半人半鬼的摄青鬼。由于怨气太重,此人血脉在死时一瞬间会逆行。死了四十九天后,此人的血就会变成绿色的。你的担心里,可能也包含被割鼻的怨气,所以,你睡在你弟弟棺材里吸取了它的尸气,阴错阳差地成了摄青鬼。据说,摄青鬼能力极其强大,能震慑其它鬼魂。”
    “一定是这样,怪不得它现在对我言听计从。谢谢你兄弟,这把小刀送给你做个纪念吧。对了,我弟弟还承诺过,只要我把你们带到它坟前,让它亲眼看到你们真心相爱、生死不渝,它就彻底对叶小雅死心了。”
    古小风接过孟如凤递来的小刀,想起刚刚还怀疑它要割自己的鼻子,心里不禁有些惭愧。
    “你的坟到底在哪里?”躺在古小风脚下的叶小雅不知何时已经醒来,没头没脑地问了一句。
    古小风吓了一跳,急忙将小刀放进裤兜,问:“小雅,你在和谁说话,是不是在说梦话?”
    叶小雅突然站了起来,指着古小风的身后说:“我在问孟思龙。”

    看到叶小雅的诡异举动,古小风感到不寒而栗,扭着僵硬的脖子慢慢地转过了身。
    杂草丛生的小路上空无一人,古小风心中狐疑,目光四下扫了扫,无意间又看到了那截断臂,神经骤然绷紧——那截横在杂草堆里的断臂,好像微微地动了一下。
    古小风疑是眼花,急忙使劲儿地揉了揉眼睛。凝神再看,只见断臂旁边的杂草开始左右摇摆,从中慢慢地伸出了一只惨白的手,接着,又冒出了一簇黑色的毛发。
    不消片刻,一个满身污泥的“人”从杂草丛生的土里钻了出来。那个“人”眼球突出,厚厚的嘴唇往外翻着,整张脸已经肿得变形,身上散发出一股极其刺鼻的腐臭味儿。
    古小风看得汗毛倒竖,嘴唇哆嗦了半天,说不出一句话。那个“人”没理他,径直走到孟如凤的面前,双腿一屈跪了下来,垂着头泣声道:“姐姐,我对不起你。我的坟也是你的坟,我亏欠你太多,无颜和你共处。我、我只有把自己埋在这杂草堆里,才能赎我犯下的罪过!”
    孟如凤心如刀绞,慌忙扭过头,眼泪扑簌簌地落下。
    古小风见状,心头一紧,瞬间忘记了恐惧,一个箭步冲上前去,颤声道:“你、你真的是孟思龙?”
    孟思龙低头紧咬着下唇,一声不吭。
    一旁眼眶通红的叶小雅慢慢地走到古小风面前,轻声地问:“小风,假如我们俩人鬼殊途,你还愿意和我在一起吗?”说话的时侯,它脸上的肤色慢慢地黯了下来,原来的白皙粉嫩消失殆尽,取而代之的,是触目惊心的青灰色。

    古小风惊恐万状地看着瞬间判若两人的叶小雅,宛若被人当头泼了一盆冰水,全身瑟瑟发抖。
    疯狂的鼻子
    叶小雅难过地低下了头,黯然地说:“其实,在上个星期我去孟如凤的店里买零食的时候,命就被孟思龙的鬼魂索去了。虽然同在阴间,我还是无法接受它。现在我还是喜欢去孟如凤的零食店,因为它的零食店晚上卖的,都是亡灵喜欢吃的东西。”
    “亡灵吃的东西?”古小风喃喃地自语着,忽然扭头问孟如凤,“草莓干袋子里为什么装的都是人鼻子?”
    孟如凤目光痛苦地看了看跪在地上的孟思龙,说:“这都是思龙为我收集的。我鼻子之所以能闻到鬼魂的味道,因为它是阴阳鼻。阴阳鼻如果被割掉,阴阳鼻的主人死后,将永远无法再投胎转世,除非能够再找到一只阴阳鼻来替补。思龙收集了那么多,只是想补偿我,可惜那些都不是阴阳鼻。”
    这阴阳鼻简直就是个疯狂的鼻子!为什么能闻到鬼魂的味道呢?闻到鬼魂的味道引祸上身,失去它又无法投胎转世,如此疯狂,奈之若何?孟思龙这样做,虽然是想挽救姐姐替自己赎罪,可照这样下去,还得害多少人失去鼻子?古小风心念至此,手不知不觉地伸进裤兜,轻轻地抚摸起了那把冰冷刺骨的小刀。沉思了良久,古小风又问:“如果有阴阳鼻的人自己割掉鼻子送给你做替补,结果又会怎样?”
    孟如凤愣了愣,说:“你为什么这样问?结局一样啊,虽然救了别人,可他自己活着生不如死,死后无法投胎转世。”
    古小风恍若未闻,紧紧地将裤兜里那把冰冷的小刀拿在手里,目光灼灼地注视着叶小雅:“小雅,孟思龙是不是也承诺过你,如果我知道你是鬼后依然爱你,它就对你彻底死心?”
    叶小雅默默地点了点头,神色黯然。
    古小风看了看仍跪在地上垂泪的孟思龙,嘴角微撇,神秘地笑了笑,心中做了一个惊人的决定。接着,他大声说:“小雅,我现在就告诉你,我不但依然爱你,死后也永不投胎,和你长相厮守!”
    古小风话音刚落,正低头神伤的叶小雅,惊见眼前闪过一道寒光。猛抬头,古小风的脸上已经血花飞溅。
    叶小雅全身一震,泪水夺眶而出。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发表评论
内容:
剩余字数:360/360


     :: 正在为您加载评论……


每页10条,共0
play
next
close
X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