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校园鬼故事 > 还我上铺 > 详细内容

还我上铺

分享到:
关闭
作者:品味希望ゞ  阅读:730 次  点赞:2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story1.669977.net 收集整理
听故事 - 还我上铺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条内容?
立即播放当前内容?
确定
确定
取消

    上铺有个鬼
    夜里,我迷迷糊糊快要睡着时翻了个身,床板立马响起“嘎吱”一声。我继续睡觉,可是随即就感到不对劲儿:我翻身之后就不再动了,床板怎么还在发出“嘎吱”声?
    我睁开眼睛,仔细听了一会儿,发现声音是从上铺传来的。可是我的上铺没有人啊,谁跑上面去了?室友正在自己的床上“呼呼”睡着,难道有人借宿?这么想着,我慢慢地用双手撑起身子,探出头向上面看去。
    就在这时,上铺突然探出来一颗脑袋。
    我吓了一跳,差点儿叫出声来。
    可能是被我发现了的原因,那颗脑袋一缩便消失了。
    我有点儿生气:就算是来借宿的,大晚上不好好睡觉在这儿吓人,太过分了吧?我从床上下来,想和上面的人说几句。可是当我站在床前,却发现上铺根本就没有人。床就那么大,上面除了我的行李之外没有别的东西。那个人不可能在我起身的工夫窜到别的地方去,现在那个人不见了,那只有一种可能:他不是人。因为活人不可能凭空消失!
    我回到自己的床上躺下,心脏“怦怦”直跳。今天是我转到这所学校的第一天,没想到竟然遇到了鬼!
    因为害怕,躺下后我脸朝着外面,背对着墙,时刻注意着四周的动静。观察了一会儿,我没有发现任何异常。我正想松一口气,安慰自己刚刚那一切都只是错觉,却突然感觉到身后有什么东西正冲着我的后脖颈吹气。
    我扭动着僵硬的脖子慢慢地转过身,赫然发现一个“人”正躺在我的身后。我看不清那个“人”的脸,但是从它身上散发出的冰冷气息,以及它在我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出现在我身后这些状况,我判定出它就是那个鬼。

    我还没来得及尖叫,就听那个鬼说:“还我上铺!”接着,它便伸出手向我的脖子掐来。
    脖子被冰冷的手掐住,我呼吸更加困难了。渐渐地,我失去了意识。
    上铺是它们的
    睁开眼睛的时候,我发现自己还活着。天已经亮了,室友冯刚正在洗漱。一切看似再正常不过。我试着活动了一下身子,没有发现少什么,也没有什么异常。回想着昨晚发生的一切,我简直不敢相信那是真的。
    正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冯刚突然发出一声尖叫。我看过去,见他正满脸惊恐地盯着我的上铺。
    怎么,那个鬼又出现了?
    我一激灵,急忙从床上蹿下来,转头朝上铺看去。还好,上面除了我的行李没有别的东西。
    我正想长出一口气,却听冯刚说:“你怎么抢了它的地盘?”
    我一愣,转过头疑惑地看着他:“什么意思?”
    冯刚着急地说:“你快点儿把上铺所有的东西都拿下来!希望还来得及!”
    我皱着眉头,不明白他是什么意思,没有动。他见我没有动,叹了口气,上前就把我上铺上的行李都扯到了地上。虽然对他的举动有些生气,但想到昨晚的事,我没有阻止他。我还发现,冯刚上铺空空如也,甚至连一点儿灰尘都没有,他的所有东西都放在床边。

    冯刚将我上铺的所有东西都丢在了地上,这才长长地出了一口气。我连忙问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同时还将夜里见鬼的事情讲了出来。
    冯刚听完脸色变得很难看,过了一会儿才说:“本来昨天应该告诉你的,但是看你那么累就没有说,谁知道你会在我睡着后收拾东西,还将行李什么的都扔在了上铺!”
    “上铺怎么了,难道上铺不能放东西? ” 顿了顿, 我接着问, “ 重要的是, 你知道我昨天夜里会见鬼吗?”
    “上铺是不能用的,因为那是它们的地盘!”冯刚看着我,说,“你知道鬼和人有什么区别吗?人走路的时候脚是着地的,而鬼魂则不一样。鬼分为几种:普通的幽魂,它们没有实体,所以行动是飘着的;凶鬼,它们附身到人的身体上,有影子、用脚走路,和正常人几乎没什么区别;最可怕的是猛鬼,它们可以不借助实体,任意变换样子,随意害人。这里我要说的是幽魂,因为你撞鬼这件事就与它有关。幽魂是飘着的,比正常人要高出一些,它们看到的都是‘上面’的东西。比如你来到寝室会先选择下面的床铺,因为什么?因为你可以不用爬梯子,直接上床,方便。而幽魂则会直接选择上铺,因为它们飘着,可以直接上上铺,不用弯腰什么的去下铺。它们也是需要休息的,所以它们遇到哪个上铺空着,便会去占据那里。如果上铺躺着人,长时间具备阳气,便可以抵制鬼魂,也就没什么事了。但如果上铺是空床,那么上铺就是它们的地盘。这时如果你有与它抢地盘的意思,它们当然就生气了!这是咱们学校的禁忌,大家都知道,只有你新来的不知道!”
    我听完后背一阵发凉,没想到竟然还有这么离谱的事情。但是现在听到这些,我却不得不相信,因为昨晚见鬼的事情就是最好的证明。
    平缓了一下呼吸,我问:“现在把行李都拿下来了,我不会有事了吧?”
    谁知冯刚摇了摇头:“这些只是我听说的,因为我也没见过鬼。你已经冲撞了鬼魂,到底会不会有事我也不清楚!”
    入夜
    我不敢再在这个我只住了一晚就见鬼的寝室住了,于是找到宿管请求换寝室。宿管看着我,冷冷地说已经没有空寝室了,便不再搭理我。我不知道究竟有没有空余的寝室,但宿管的反应是我可以想到的——我刚转到这所学校,才一天就要求换寝室,这很不合理。
    寝室换不成,我还要继续在闹鬼的寝室里呆着。白天我不敢回寝室,但心中的恐惧还是随着时间的流逝逐渐加深。
    夜,沉沉地降临了。天空格外的黑,星星仿佛都躲了起来,在那里偷窥着忐忑不安的我。
    躺在床上,我怎么也睡不着,眼睛一直紧紧地盯着上铺。寝室里静极了,上铺有一丝响动,我都能听得一清二楚。
    不会有事的,不会有事的!我心中安慰着自己,渐渐地闭上眼睛睡着了。
    不知过了多久,一个微弱的声音传进了我的耳朵。我激灵一下睁开了眼睛,首先做的一件事就是看向自己的身边。
    什么也没有!
    我无法彻底放心,慢慢地坐起来,探出身子向上铺看去。我做好了发现什么东西就立马尖叫求救的准备,但是,上铺也什么东西都没有。
    我长出了一口气,发现浑身布满了虚汗。我暗笑自己神经质,刚准备躺下,之前那微弱的声音再次传进我的耳朵。
    “簌簌……”
    这次我听清了,声音来自我的床下。
    我狠狠地咽了一口唾沫。我从小就害怕黑暗,尤其床底这样的地方,更别说是在深夜了。
    “簌簌……”

    我闭上眼睛,以为不去看,心中的恐惧就会减少一些。但是没过一会儿,我就感觉恐惧不但没有减少,反而加深了。我的身子开始抖个不停,于是,我又慢慢地睁开了眼睛。声音已经停止了,寝室又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我的呼吸声在这寂静之中显得那么刺耳。
    这时,我突然感到一股寒意从脸边传来。我头皮发麻地转过头,没有发现鬼,却看到两条腿。
    腿?!
    我沿着那双腿向上看去,赫然发现那竟然是一个悬空飘在我眼前的鬼。
    是昨晚那个幽魂!
    我感觉嗓子眼儿像被塞进了一团棉花,好半天才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尖叫……
    手段
    我的尖叫声惊醒了冯刚,他下床打开了灯。灯光亮起,我眼前的幽魂消失不见了。
    我躺在床上喘着粗气,浑身都已经虚脱得无法动弹。
    冯刚走到我的跟前,小声地问:“你、你怎么了,又见鬼了?”我白了他一眼,这不是废话吗!缓了半天,加上确定那个鬼魂已经不见了,我才猛地一下从床上坐起来。“刚、刚刚那个鬼先是躲到我的床下,然后又飘到了这里!”我边说边用手比画着。
    “什么,它竟然躲到床下了?”冯刚惊讶地说,“看来是你的举动惹恼了它,它已经缠上你了!接下来它很可能会想办法附你的身,‘进化’成为更厉害的阶段,就是传说中的凶鬼!”“那我怎么办?”我感觉得出,自己的声音都在颤抖。

    冯刚沉思了一会儿,说:“现在那个鬼很可能是在吸收你的阳气,然后夺走你的魂魄,让你魂飞魄散。你根本逃不了,因为你逃到哪里,那个鬼都会根据你的气息找到你……”
    “ 那怎么办? 我也不能除掉它……”
    “对,就是要除掉它!”冯刚突然打断了我,“鬼片、僵尸片你看过吧?网上的鬼故事看过吧?那么多对付鬼魂的方法,既然很多人都那么说,应该是不无道理的。再说,现在也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
    看来,真的只能这么办了!
    一夜无眠。天亮之后,我和冯刚早早地离开了寝室,去外面准备需要的东西——我们俩上网查了一些资料,需要采购一些东西,例如黑狗血、黄表纸、桃木剑之类。也管不了东西贵不贵了,我把查到凡是能够克制鬼魂的东西全部买了回来。
    趁着天亮,我回到寝室,在上铺和床下撒了大量的糯米以及黑狗血。这样鬼魂就无处安身,不会再来我的寝室了吧?最后,我将染了黑狗血的黄表纸和桃木剑藏在了全身各处,以至于我全身上下都散发着一股难闻的腥臭味。
    而自始至终,冯刚都忙前忙后地跟在我的身边,让我很感动。这本来不关他什么事,他完全可以一走了之,但是他没有,而是像对老朋友一样对待我这个和他才相识几天的人。
    让人感到温馨的白天很快就过去了,恐怖的夜晚再次降临。
    我正准备上床,冯刚却突然拦住了我:“今晚,你要去上铺睡!”
    魂飞魄散
    我浑身一激灵:“为什么?上铺不是鬼魂的地盘吗,去上铺不是送死吗?”
    冯刚说:“你真的以为寝室里只有一个鬼魂吗?现在露面的只有那一个鬼魂,但是却有很多鬼魂在暗中伺机而动。咱们除掉那一个,紧接着就会迎来其它鬼魂。所以,你现在要做的是到上铺去,除掉那个鬼魂,以此警告其它鬼魂:这个地盘被你占了。这样,其它鬼魂就不会再来抢地盘了!”
    我对冯刚的话没有怀疑,虽然心中害怕,但还是听话地爬上了上铺。冯刚点了点头,把灯关了,自己也上了上铺。
    不知道是心理作用还是错觉,到了上铺之后我竟然有一种置身荒野的感觉。我感觉冷飕飕的,平躺在床上一动都不敢动。
    不知道在这种痛苦的煎熬中等待了多久,我突然听到“嗖”的一声,什么东西从我旁边飘了过去。我吓得一哆嗦,余光看去,发现那竟然是一颗飘着的人头——只有一颗人头,没有身体。
    接着,我发现了更恐怖的事情:寝室里飘着数不清的鬼魂,女鬼、男鬼、小鬼,各种鬼。它们直立着飘在寝室中,绕着我和冯刚的上铺转来转去,像是要趁机上我们的床。
    这时,一个鬼突然出现在我的床前。好一股熟悉的感觉,我立刻断定这就是缠上我的那个鬼。于是,我咬咬牙,从身上抽出用黑狗血浸过的桃木剑,猛刺进了那个鬼的胸口。
    那个鬼发出撕心裂肺的叫声,顿时整个寝室犹如变成了人间炼狱。

    我开始还担心自己伤了那个鬼,它周围的同类会发怒,将我大卸八块。但是随即我发现自己想错了,其余鬼魂反而像很兴奋一样,飘舞得更加欢快了!
    我床前的鬼魂还在叫着,挣扎着。我忍着心中的恐惧,掏出黄表纸按在了它的身上。
    “哧哧”声响起,那个鬼的叫声渐渐地小了下来,最后慢慢地消失了。我终于长出了一口气,感觉刚刚像是在鬼门关走了一遭。
    寝室里的鬼魂还在飘舞,想着冯刚的话,我以为接下来它们会离开寝室,但是随即却发现它们居然都飘到了我的床前。它们有的停在我的床边,有的飘到了我的上面……它们把我包围在了里面。
    我突然感觉自己仿佛就是它们眼中的佳肴,它们马上就将把我分食。但好在它们只是在我的周围徘徊了一会儿,便都幽幽地从窗口飘离了寝室。
    一切都结束了!
    一切都结束了?
    没有,因为我看到,冯刚居然从床上升起,慢慢地向我飘来……
    尾声

    我已经无法用语言来表达此刻的心情,如果可以,我选择死亡。
    冯刚飘到我的上方,与我仅一尺之遥对视着。它一脸阴笑,那是阴谋得逞才会表现出来的笑容。但我奇怪,它是鬼,它为什么要利用我呢?
    冯刚显然看出了我眼中的疑惑,说:“没错,你上了我的当!但是你不冤,因为我实在太聪明了!你一定很想知道我为什么这么做,我也打算告诉你原因,因为我不想让你死得不明不白!”
    我完全不知所措,就这么与它对视着。
    冯刚接着说:“其实这里的上铺早已都被鬼魂占据,那个上铺是我的,这个上铺则是被你除掉的那个鬼的。你知道的,我们是鬼,和学生不一样,学生只能与同性在一起住,我们鬼就不一样了。我们和一个同性在一起住,总感觉有点儿别扭。所以,我一直都想把和我同住的那个哥们儿弄走,把我的女相好叫来。但是呢,那哥们儿说什么就是不肯走,没办法,我就设了这个局。如果我直接杀死它,让它魂飞魄散,那我也将受到阴间律法的制裁,也会落得魂飞魄散的下场。所以,我才利用你的手除掉了它。而你没有让我失望,干得漂亮!”
    我终于明白了。没想到,这个鬼的心机这么深。
    我抱着一丝侥幸问:“我帮了你的忙,我、我现在可以走了吧?”随即我又想到什么,说,“你们阴间律法应该也有‘不能随便乱杀活人’这一条吧?你不能杀我,不然你……”
    “是啊!”
    我顿时心中一喜。
    它却突然说:“确实有这一条,但是你现在杀了我的同伴,我完全可以对你出手。你知道了我的秘密,你要是出去找个高人回来对付我,我不是傻了?”
    说着,它猛地掐住了我的脖子……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发表评论
内容:
剩余字数:360/360


     :: 正在为您加载评论……


每页10条,共0
play
next
close
X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