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校园鬼故事 > 请你上路 > 详细内容

请你上路

分享到:
关闭
作者:一样的逞强  阅读:706 次  点赞:1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story1.669977.net 收集整理
听故事 - 请你上路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条内容?
立即播放当前内容?
确定
确定
取消

    睡上棺
    我再一次用自己的经历证明,女人在逛街时的精力是无穷大的。在陪女友一下午逛了无数条街后,我回到寝室就一头栽倒在了床上,指头都懒得再动一下,时间不长便迷迷糊糊地进入了梦乡。
    我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梦到自己回到小时候睡在婴儿床上的感觉。几个模糊的人影推着婴儿床,想让我安然入睡。可是时间一长,我突然感觉到自己好像真的在动。
    我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发现身下躺的不是床,而是一口用纸扎成的棺材。棺材的四角,四个身穿寿衣的人正抬着我朝远处走去。
    我吓得顿时惊叫一声,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这是怎么回事,我为什么会在这儿,这群人要抬着我去哪里?抬着我的四个身穿寿衣的人听到我的惊呼,突然将纸棺材放了下来。一群腐烂的脸朝我看来,空洞的眼神中充满着怨气,残缺的嘴巴里蠕动着数不清的蛆虫。
    我想起身逃跑,可是身体因为极度恐惧完全不受控制,眼睁睁地看着那些鬼伸出白骨爪子朝我抓来。
    我再也受不了这样的恐惧,瞬间晕了过去。
    醒来时,我发现自己正躺在床上。我检查了一下自己的身体,发现没有什么事,便立即起床去找刘思浩。刘思浩正在食堂里吃早饭,我一屁股坐在他面前,一五一十地将夜里发生的事告诉了他。
    刘思浩脸色有点儿难看:“这是鬼要带你上路!你昨天都干什么了?”
    带我上路?我的脸色瞬间就白了,急忙将昨天发生的事一个细节不落地告诉了他。
    还没有等我说完,刘思浩一拍手说:“你昨天晚上睡觉的时候没脱衣服?”
    我点了点头,不明白刘思浩什么意思。
    刘思浩用一个“你完了”的表情看着我说:“晚上睡觉的时候必须脱衣服,哪怕只脱一件也行。如果你晚上不脱衣服,就会有鬼把你当做死人带走。你不知道每个去世入土的人都会穿上衣服吗?这就叫做‘睡穿衣,上冥路’!”

    我的脸色更白了,急促地说道:“可是我现在什么事都没有,它们放我回来了啊!”
    刘思浩摇了摇头:“你错了!既然这群鬼把你当成死人要带走你,这次因为你侥幸逃脱,它们还会有下一次的。因为,在它们眼中你已经是一个死人了,它们必须带你上冥路!”
    计划
    我从食堂里失魂落魄地走了出来,心里都是绝望。刘思浩也就知道这些了,他告诉我,想要活下去,只能想方设法躲过这群带路鬼。如果躲不过去,那么下次就绝对不会这么走运了。
    我再也没有心思上课了,在外面晃荡了一圈儿后就回了宿舍。就在我正想推门进寝室的时候,突然听到一阵窃窃私语。我心中一动,从门缝中看去,见肖骁正跪在我的床前,手里拿着一把纸钱挥撒着,同时嘴里念念有词。很快,一群身穿寿衣的鬼就从墙中慢慢地浮现,正是昨天夜里那群带路鬼。
    我的呼吸变得急促起来,心仿佛被一把大手抓住了,满脑子混乱。这一切难不成是肖骁干的,可是肖骁为什么要这么做?

    就在我脑袋一热,想要冲进寝室去质问肖骁时,一只手突然抓住我的胳膊,将我拉到了一个角落中。随后,那个人对着我说:“秦阳,你要干什么,你疯了?”
    其实我刚准备推门的时候就已经后悔了,幸亏卫青拉了我一下。我压着满肚子火气,低声说:“我也没得罪过肖骁,他居然请鬼来害我!”
    卫青说: “ 既然他已经请来鬼对付你了, 你刚才进去不等于找死吗?”
    我沉默了下来,看着卫青问:“卫青,你好像知道这件事?”
    卫青叹了一口气,说:“其实我早就知道肖骁这段时间在请鬼,但是我不知道他原来是想对付你!”
    我脑子里更乱了:刘思浩刚刚才对我说,我这是因为睡觉的时候没有脱衣服才会被鬼当成死人带走的,怎么又变成肖骁要害我了?
    正当我六神无主之际,卫青拍了拍我的肩膀:“你别担心,我既然知道这件事,就有解决的办法。你只需要听我的吩咐,就能逃过一劫!”
    我急切地看着卫青:“方法是什么?”
    卫青嘴角挂着一丝笑意,趴在我的耳边一阵耳语。
    转眼,夜晚来临。我跟卫青回到寝室,对视一眼,然后换了一下床铺——卫青睡我的床,我睡卫青的床。只有这样,卫青才能对付上那群鬼,而我就没什么事了。
    时间越来越晚,寝室中大部分人都回来了,只有肖骁还没有回来。我有些担心,但是困意慢慢地席卷而来。突然,我的手机收到一条短信,是刘思浩发来的:你要小心!我查了一下,带路鬼的出现并不是巧合,很可能因为你身边有死去的人。它们原本不是来请你的,而是请那个死去的人上冥路的,只不过你睡觉的时候,它们把你当成那个要上冥路的死人了。
    我顿时一惊:什么,寝室里有人死了?意思也就是说,寝室理有鬼?还没等我来得及细想,门突然被一阵阴风吹开了。我突然感觉到身下的床在动,低头一看,发现身下的床又变成了一口纸棺材。纸棺材的四角,那四个身穿寿衣的鬼再次出现,抬着我朝外面走去。这时,一双青白色的手突然伸过来,牢牢地抓住我的胳膊,将我控制在了纸棺材上。
    调虎离山
    我想要挣脱这双鬼手,可是却没有丝毫效果。四个寿衣鬼抬着纸棺材朝外面走去,我想要大声喊醒卫青,却发现我的床上一个人都没有——卫青不见了。
    我内心顿时充满了绝望。就在我认为完蛋了之时,突然想起了什么。我急忙一点儿一点儿地将衣服脱下,趁着这其中的一点儿空间,从中挣脱了出来。
    身上没有了那双鬼手的束缚,我来不及思考更多,便从过道的窗户一跃而下。楼下是一条小湖,随着一声巨大的水声,我瞬间坠入了湖中。
    我从湖中爬出来,浑身不断地流下腥臭的湖水。这时,我发现卫青正行色匆匆地朝宿舍的方向赶。我顿时大怒,冲了过去。卫青一开始被我吓了一跳,看清是我后,眼珠一转,问:“秦阳,你怎么会在这儿?”
    我一把抓住卫青的衣领,大声叫道:“你说我为什么会在这儿?”接着,我就把刚刚发生的事告诉了他。
    卫青倒吸了一口凉气,说:“怎么会这样?其实我是也被那群鬼抬走的,我刚刚才从那群鬼的手里脱身!难不成肖骁知道我在帮你?”卫青想了一下,说,“我刚刚被鬼抬走的时候看到肖骁了,我回来就是想找你一起去对付他的!”说完,他拉着我就朝学校外面跑去。
    很快,我们来到了一处墓地。肖骁正站在一座坟包前,一口棺材已经被挖了出来。惨淡的月光下,肖骁面色阴沉,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卫青附在我的耳边对我说:“那群鬼就是被肖骁从这口棺材里请出来的。现在你只需要将肖骁引开,我就能将这口棺材毁掉,这样肖骁就没有办法再对付我们了!”
    说着,卫青看着我还是湿漉漉的,皱着眉头说:“秦阳,你身上怎么还没有干?”
    我顿时大怒,低声呵斥道:“大晚上这么冷的天怎么干?我都快冻死了!现在是关心这个问题的时候吗?你应该告诉我怎么把肖骁给引开!”

    谁是虎
    我站在小树林中,看着依旧站在那里的肖骁,清了清喉咙,发出一声尖锐的嘶吼。肖骁猛地一转身,朝我这边看来。
    我按照计划露出半个身子,顿时听到肖骁大喊:“谁?”月光下,卫青给我打了一个手势,我连忙朝树林深处跑去。
    肖骁顿时快步朝这边追来。我跟肖骁保持了一个他追不上我,却能看到我的速度朝深处跑着。
    在短暂的追逐后,我估计卫青的计划已经成功,便决定按原路绕回去。树林深处,突然响起一阵沙哑的叫声,随后,我惊恐地看到那群身穿寿衣的鬼抬着一口纸棺材慢慢地朝这边飘来。与以往不同的是,那口纸棺材上不断地流出腥臭的液体。
    我脚下一个踉跄,惊恐万分地转身朝树林外逃去。那群鬼找过来了,它们要带走我!惊恐不已的我,因为没有留神,一头和追来的肖骁撞在了一起。肖骁揉着胳膊看着我,吃惊地问:“秦阳,你怎么会在这儿?”
    虽然后面有循迹而来的带路鬼,可我还是更加害怕肖骁。短暂的思考后,我上去一把将肖骁扑倒在地,恶狠狠地掐住了他的脖子,大声喊道:“肖骁,既然你想害我,就别怪我对你动手了!”
    可是我根本不是五大三粗的肖骁的对手,转瞬间反被肖骁压制。肖骁瞪大了眼睛看着我,问:“什么叫做我害你?”
    我冷笑了一声,说:“卫青已经去破坏你请带路鬼的棺材了,你的死期就要到了!”

    肖骁的脸色瞬间变了,站起身对我大声说:“秦阳,你这个蠢货!那根本就不是请什么带路鬼的棺材,那就是卫青的棺材!”
    我顿时愣住了:“什、什么,卫青的棺材?”
    肖骁焦急地说道:“卫青早就死了,现在在寝室中生活的是卫青的鬼魂!如果卫青重新附到他的尸体上,咱们就危险了!”说完,他一把拉起来我,原路朝树林外跑去。
    缘由
    奔跑在回去的路上,我把自己的经历告诉了肖骁,也从他的口中得知了整件事情的真相:
    那是过年后一个冰雪交加的中午,一辆车因为酒驾以及行驶速度过快,加上地面结冰,一下子将正在过马路的卫青撞飞了十几米。肖骁和卫青家离得并不远,那天卫青出车祸被撞死的时候肖骁就在现场,亲眼看到被撞得鲜血淋漓的卫青躺在雪地上,鲜血染满了整片雪地。就在悲痛中的肖骁回到学校准备告诉大家这个消息时,却发现卫青正在寝室里和大家有说有笑地聊着天。肖骁明白了:死后的卫青回来了!
    我突然想到,这段时间寝室里总是无比阴冷,甚至连阳光都驱散不了这分冷意,原来是因为寝室里有鬼!
    肖骁继续说:“本来我以为卫青回来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却渐渐地发现和卫青走得比较近的宋峰身体越来越差,很快就重病缠身。我这才知道,我们根本不可能和卫青生活在一起,它会把我们所有人都给拖死!所以,我做了一个决定,那就是让死去的卫青回到它该回到的地方。于是,我请来了带死人上冥路的带路鬼。本来我打算神不知鬼不觉地在半夜让带路鬼将卫青带走,可是没想到它们居然会带走你!虽然不清楚为什么带路鬼会莫名其妙地找上你,但我马上就把带路鬼从你床上请出来,送到了卫青的床上。我今晚来这里,就是想亲眼看到卫青被送走!”
    我的呼吸骤然急促起来:原来如此!带路鬼第一次之所以想要带我走,是因为我睡觉的时候没有脱衣服,它们把我当做死人要带我走。而卫青拦住我是因为它害怕肖骁会告诉我真相,然后它将我骗到它的床上代替它上冥路,原来这一切都是卫青计划好的。
    当我们跑到树林外卫青的坟墓前,发现卫青的棺材已经被打开了,里面的尸体不翼而飞。
    肖骁的脸色瞬间变了,环顾四周,随即指着一处地方发出了一声尖叫。我顺着肖骁指的方向看去,见一具腐烂的尸体正死死地盯着我们。
    突变
    那正是卫青!卫青眼洞中白花花的蛆虫在涌动,腐烂的脸上甚至可以看到里面森森的牙齿,残损的衣服上流着腥臭的尸水。
    卫青用只剩下的一颗眼球死死地盯着肖骁,冷森森地说道:“肖骁,你为什么要拆穿我?现在,你们都得死!”说着,卫青伸出它青黑的长指甲,猛地朝我们扑来。
    我和肖骁连忙躲开,肖骁对卫青大声呵斥道:“卫青,你既然已经死了,就没有必要再逗留在这里。你看看宋峰,他因为和你走得稍微近了点儿,就变成了现在那副鬼样子。如果你还逗留在寝室中的话,所有人都会被你拖累死!”
    可是卫青根本听不下去肖骁的话,嘴里不断地流出恶心的液体,接着朝这边扑来,看样子势必要杀死我跟肖骁。我匆忙之中躲过卫青的攻击,惊恐地对着肖骁说:“肖骁,现在我们该怎么办?”
    肖骁简单地思索了一下,大声地道:“我们先逃,先逃过卫青,再从长计议!”
    可是看着卫青,我突然想到树林内的那群鬼,一个计划在脑海中浮现。我猛地对肖骁喊道:“肖骁,我们往树林里面跑,我有办法对付它了!”
    肖骁虽然不知道我为什么这么说,但还是跟着我朝树林内跑去。简单地辨别了一下方向后,我再次从树林的缝隙中看到了那群抬着纸棺材的带路鬼。

    我急忙拉着肖骁躲在了一棵树后。肖骁也看到了这群鬼,满脸不可思议。我用眼神告诉他,这群鬼就是我绝地反击的最后一步棋了。
    卫青站在不远处寻找着我们,那群鬼也慢慢地朝这边飘来,两边呈包夹之势。就在这紧急关头,我突然踩断了脚下的一截树枝,发出一声清脆的响声。
    卫青突然蹿过来,张开血盆大口朝我们咬来。我跟肖骁顺势滚到了地上。另一边,带路鬼发出一阵尖锐的叫声,如同猿猴般朝这边扑来。带路鬼扑到卫青的身上,嘶吼着将卫青放在纸棺材上,随后不顾卫青在上面挣扎,按住他缓缓地消失在了树林深处。
    我跟肖骁对视一眼,顿时都松了一口气。肖骁看着我,喃喃地道:“我们得救了!”
    请你上路

    我跟肖骁回到了寝室,不禁一阵吁叹。
    我说:“要不是那群鬼找上我,恐怕咱们俩都得完蛋!”
    肖骁现在更加疑惑的却是:带走卫青的那群鬼好像跟他请来的不一样!肖骁回过神,看着浑身湿淋淋的我,皱着眉头说:“秦阳,你的衣服怎么到现在还没干?”
    我悄悄地凑到肖骁的身边说:“我不是告诉你我跳湖后才跑出来的嘛?其实,我在湖中发现了一个秘密,才导致我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肖骁愣了一下:“秘密?”
    我将肖骁拉到过道上,站在窗边对肖骁说:“你往下看!”随着我的话落,平静的湖水开始一阵激荡,仿佛有什么东西要破水而出。
    肖骁瞪大了眼睛,随后湖中一张被泡得浮肿的脸缓缓地浮上了水面,接着是整个浮肿的身子。那个“人”浮肿的脸上挂着一丝诡异的笑容,慢慢地朝上面爬来。
    肖骁浑身都开始颤抖,扭过身惊恐地看着我。
    我的身子开始变得浮肿无比,涌出腥臭的湖水。我冷冷地说:“跳下湖时,我才想到自己根本就不会游泳。从湖中爬出来的,其实是我不愿就此离去的怨气生成的冤魂。树林中要请我离开的带路鬼带走了卫青,而要带走卫青的带路鬼却还在这里。所以,你要代替我上冥路!”
    我浮肿的脸上露出一丝笑意,随即一把将肖骁推向了楼下。下面,一群托着纸棺材的鬼正在那里等待着坠落的肖骁……

Tags标签
加入收藏夹(0 点赞一下(1 鄙视一下(0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发表评论
内容:
剩余字数:360/360


     :: 正在为您加载评论……


每页10条,共0
play
next
close
X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