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校园鬼故事 > 梳掉你的命 > 详细内容

梳掉你的命

作者:还在想她就离开  阅读:980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story1.669977.net 收集整理
听故事 - 梳掉你的命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下一条内容?
立即播放当前内容?
确定
确定
取消

    红裙女人
    夜凉如水,401女生宿舍发出了一阵轻微的酣睡声,只有一个不和谐的声音从浴室里传了出来。那是一个女人的低喃声,似乎在自言自语。
    “一梳梳到底,二梳白发齐眉,三梳子孙满堂,一梳梳到……”
    唐晓芙的睡眠较浅,很快她就被浴室里的声音给吵醒了。
    “这是谁啊,大半夜不睡觉,梳什么头?”吵醒后再入睡就很难了,唐晓芙憋着一肚子火,从床上爬起来就着窗外的月光往浴室走去。
    浴室里有面大镜子,被月光反射后整个浴室看着都很清晰,所以即使是晚上熄了灯,照样能看清里面的一切。也正是因为能看清浴室里的东西,唐晓芙才吓得两腿打颤停在了半路。
    唐晓芙看到一个女生穿着白色的睡裙蹲坐在镜子前,镜子里的女生垂着脑袋看不见她的脸蛋。在女生旁边站着的是一个穿着红裙子的女人,那女人长发覆面看不清面貌。只见她正举着一只白骨森森的右手,用五根干瘪尖锐的手指一下下从女生头上往下梳去,嘴里还轻哼着那首梳头歌。
    每梳一下那个女生的头发就往下掉一缕,地上已经落满了乱七八糟的头发。
    很快,那个女生的头发全被梳掉了,变成了一个光秃秃的脑袋。可是那只骷髅手并没有停止,它搭在女生脑袋上轻轻摩挲着。随着又一声浅唱低喃,那只爪子顺着脑袋往下梳去,一块头皮粘着大块的血肉从女生脑袋上被梳了下来,“啪嗒”一声掉在了地上。
    不久,浴室里血肉横飞,墙上和地板上,到处是从女生头上梳下来的血肉。包裹着女生脑袋的血肉皮层很快就被那只爪子梳理得一干二净,只剩下一个散发着腾腾血腥味儿的骷髅头架在女生的脖子上。红装女人这才停下,不再唱梳头歌了。她很满意自己的杰作,两只干枯的爪子在那具骷髅头后抚摸着,像是在抚摸一袭并不存在的长发。
    “终于梳好了,可以出嫁了。”女人满意地感叹了一声,她拢了拢自己的长发,挨近骷髅头,脸朝镜子中看去。
    唐晓芙胆战心惊,冷汗已经浸湿了全身,她这才看清楚,红装女子也是一个骷髅头,只不过它披着一头浓密的秀发。
    似乎发觉门外有人在偷窥,红装骷髅头突然转过头,两个黑洞洞的眼眶直直地面向唐晓芙。

    “啊!”唐晓芙的心脏都要裂开了,她再也承受不住了,尖叫一声,然后晕倒在地上。
    等再醒来后是第二天清晨了,好友杨露正担忧地坐在她床前。见她睁开眼睛,杨露才舒展开拧紧的眉头:“你吓死我了,昨晚好好的怎么晕倒在浴室门口了呢,是不是地板太滑摔倒了?”
    杨露的长发一飘一摆地跟随着她说话的节奏,煞是好看。唐晓芙正要把昨晚她看到的那件事说出来,突然她盯着杨露身上的睡裙停了下来。
    杨露还穿着晚上睡觉时的裙子,领口处有几滴新鲜的血迹。
    草人代梳
    “杨露我问你,你喜欢在半夜梳头吗?”
    杨露还没来得及回答,一旁的邬茜茜就冷笑道:“半夜梳头是给鬼看的,可能她就快见鬼了吧。哈哈!”
    唐晓芙想回两句,杨露眼神示意她算了。等邬茜茜自讨没趣地离开宿舍,杨露才叹了口气:“她想说什么就让她说去吧,这样她才会罢休,不然真没法消停。”
    杨露解释说她现在的男友李天麟是邬茜茜的前男友。邬茜茜任性惯了,事事都想让别人迁就她。她和李天麟在一起的时候不懂得珍惜,现在看到对方重新找了女友又吃起了干醋,命令对方分手。可是李天麟并没有听她的话,所以她事事都找杨露的麻烦,想出心中的一口恶气。
    “ 原来是这样。” 唐晓芙若有所思, “ 最近你没有遇到什么怪事吧?”
    “就昨晚那事,不知道算不算怪事。昨晚我梦见自己的头发全都被人扯掉了,头皮疼的不行……说着杨露打了个哈欠,”不行了,帮我请一天假吧,我一点儿精神也没有,就想着睡觉。“

    然后也不管唐晓芙答不答应,杨露直接爬到床上钻进了被窝。
    唐晓芙只好拿起自己的书,准备离开宿舍。走之前她无意间看到杨露桌上的一把梳子,那是一把灰白亮泽的骨头梳,闻起来有一股淡淡的尘土味儿。
    ”这是什么梳子?“唐晓芙摇醒杨露。
    杨露只看了一眼,又重新钻进了被窝:”牛骨梳,李天麟送的定情信物。“
    唐晓芙想了想,把梳子夹在书里带了出去。她没去教室,而是在篮球场找到了正在打球的李天麟。
    果然,不出唐晓芙所料,李天麟仔细看了看那把梳子后坚决地摇了摇头:”不对,这不是我送给露露的那把梳子!“
    好在李天麟略懂阴阳之术,听完唐晓芙说起她昨晚在浴室的见闻和杨露的梦境后,他心中暗暗有了主意。
    李天麟让唐晓芙找来杨露的贴身睡衣和她的一缕头发,晚上到学校的西北角来见他。杨露睡得昏昏沉沉的,唐晓芙不费吹灰之力就换下了她的睡裙,再剪下她脑后的一缕长发。
    晚上,唐晓芙直奔学校的西北角几块荒石的后面,李天麟早就等在那里了。
    李天麟带来的是一个成人高的草人,是他花了半天时间用杂草扎成的。给草人穿上杨露的睡裙,再把那缕长发钉在草人头部的位置。做完那些,李天麟在草人头上和双肩上各点了一盏灯,并把写有杨露生辰八字的符文用朱砂写好钉在了草人的前心位置。
    两人用柳树枝盖在身上静静地趴在荒草中。时间一分一秒地过着,很快就到了深夜,唐晓芙手脚发麻,正想起来活动一下身体,突然李天麟用力按住了她。
    一阵人形旋风由远及近刮得尘土飞扬,风过之后,一个红衣女子出现在了草人跟前。唐晓芙认出那正是昨晚在浴室梳头的红衣女鬼。女鬼轻车熟路地走近草人,嘴里哼起梳头歌谣,右手抬起梳向草人头上的灯,一下又一下地梳着。草人头上的灯忽明忽灭,有好几次在快要熄灭的一刹那又突然亮了起来。梳头歌谣被反复唱了十几遍,女鬼怒了,双手齐发梳向草人头顶。
    原来女鬼并不是真的在梳发,它要的只是人身上的三盏灯,只要灯一灭,人的三魂七魄就会随之出窍,活人也就死了。
    唐晓芙知道,有李天麟在,不管女鬼如何发力也灭不了杨露的人灯。果不其然,折腾到三更时分,随着一声鸡鸣,女鬼懊恼地扬起一阵沙石绝尘而去。
    女鬼来由
    ”露露只是暂时安全了,这个女鬼戾气很重,一旦发现它梳的这个是替身,就会狂性大发,到时候要制服它可就难了。“李天麟面露难色。
    ”那咱们赶紧想想办法吧,在它知道真相前灭了它,那样就能救杨露了!“
    ”嗯。“李天麟重重地点头道。只有邬茜茜才和杨露有仇,李天麟决定亲自去找邬茜茜把事情问清楚。
    最终李天麟在校外的街道上找到了邬茜茜。
    邬茜茜正一脸得意地挽着一个男生的胳膊散步,见到李天麟她故作姿态道:”怎么,是来找我复合的吗?可惜我已经有了新的男友,他比你帅也比你更爱我,我现在过得很幸福。所以请你不要再来打扰我。“
    李天麟善意地朝那个男生点了点头,看向邬茜茜:”我找你并不是想复合,只是想知道我送给杨露的那把梳子是不是被你调包了?“
    邬茜茜的脸色马上就变了,她大声吼道:”是啊,就是我换掉的!我从野外挖了具骸骨用死人骨头给她定做了一把骨梳,她梳的是不是很舒服呢?比起牛骨梳,死人骨头梳子一定舒服百倍吧?我就是要恶心她,给她找找晦气!“
    知道梳子的来源后,李天麟也不想和邬茜茜大吵大闹,他丢下骂得正起劲的邬茜茜,转身就朝校内跑去。
    ”果然是邬茜茜搞的鬼,是她惹来女鬼缠住了露露。招鬼容易送鬼难,要想送走这个女鬼就得知道她到底想要什么?“李天麟小心翼翼地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唐晓芙,没想到唐晓芙想也不想地就答应了。
    ”谢谢你晓芙,没想到你……“
    ”不要谢我,我们永远都是好朋友。“唐晓芙一声斩钉截铁的”朋友“让李天麟心里充满了暖意。
    话不多说,两人赶紧着手晚上的工作。李天麟的意思是,晚上还去西北角等女鬼出现。不过这次需要唐晓芙充当灵媒,引诱女鬼说出她的心里话,把鬼魂打入活人体内,由活人的嘴巴说出来的话百分百可信。
    这次李天麟把草人放在了一片平整的草地上,他在不远处的巨石后面设置了一个香火坛。
    女鬼露面后,李天麟迅速燃起五支香插在香炉里,同时嘴里念动降鬼口诀。一阵阴风拂过,草地上的几十只纸雀扑闪着翅膀慢慢飞腾到半空朝女鬼飞去,它们形成一个包围圈把女鬼围在了里面。
    女鬼正一心朝着草人头顶的人灯梳去,想扑灭灯火,突然被道法困在圈内。它厉喝一声就朝圈外撞去,却被纸雀扑啄回来。
    ”晓芙,你可以进去了!“李天麟把一张纸符贴在了唐晓芙的后心上,轻轻一推就把她推进了圈子里。

    女鬼看见有人进来了,双手如利刃般往前一伸就扑了过去。没想到它扑到唐晓芙身上,就像溶进泥浆一般再也出不来了。
    ”女鬼,你为什么想要扑灭杨露身上的人灯?“李天麟抓了一把朱砂撒到唐晓芙身上。
    唐晓芙痛苦地扭动身子,满脸怨恨地回答:”是她先招惹我的,用我的指骨做梳子梳头,必须要用命来偿还!“说着女鬼举起右手,它的手掌空空如也什么也没有,显然是被人截掉了。
    ”是我们不对,不过我们会补偿你,把指梳和你的骸骨放到一起重新入土安葬,请法师超度你轮回转世,请求你不要再骚扰她了。“
    唐晓芙脸上露出一抹难以形容的冷笑,继而大笑道:”你错了,我最恨世上相爱的男女,我没得到的东西,别人也休想得到!“
    说完这句后,唐晓芙跪在地上开始痛苦地撕扯头发。李天麟急了,急忙走过去把她后心上的纸符扯了下来,同时把一张符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贴在她的前心。
    女鬼被符打了出来,化成一股疾风飞快地逃跑了。
    釜底抽薪
    李天麟扶起唐晓芙,唐晓芙脸色煞白,她按住心口问李天麟:”那香烧得怎样了?“刚才李天麟在和女鬼通话时,顺便用五支线香给女鬼占了一卦。女鬼走后线香刚好燃完自灭。
    ”不好,两短三长,人怕三长两短,鬼忌两短三长。这代表女鬼心意坚定,不扑灭杨露的人灯它是不会善罢甘休的。“李天麟面露忧色。
    ”那还有什么办法能救杨露吗?这几天她一直昏昏沉沉地在宿舍睡觉,再不救她怕来不及了。“
    ”办法还有最后一个,釜底抽薪!既然女鬼不愿意达成和解,那只能连根拔掉它了。“李天麟说只要找到女鬼的骸骨把它火化掉,再把骨灰放在坛子里用灵符镇住埋在山的阴面,女鬼只能暗无天日地呆在坛子里,永无出头之日。”你怎么不早说?害我们花费了那么多的力气。“唐晓芙抱怨道。

    ”得饶人处且饶人吧,这个法子虽好,不过太过阴毒,用它的人会折损阳寿的。不过为了露露,我甘愿折去几年的阳寿。“李天麟叹了一口气。
    俩人找到邬茜茜,希望她能说出发现骸骨的地方。但邬茜茜听说是为了救杨露的性命后,竟然露出幸灾乐祸的笑容,坚决不肯说出发现骸骨的地方。
    ”你们就死了这条心吧!说什么我也不会把那个地方告诉你们的。真是太痛快了,想不到那把梳子竟然帮我除去了眼中钉。哈哈!“邬茜茜高兴得放声大笑。
    李天麟的拳头捏得”咯吱“响,突然他”扑通“一声跪在邬茜茜面前:”茜茜我知道你本性善良,你这么做的原因只是恨我对吗?只要你告诉我那个地方,从此以后我只听你一个人的,我说到做到!“
    邬茜茜的周围围满了不少看热闹的同学,她的虚荣心瞬间得到了满足,虚张声势一番后,她拉起李天麟答应了他的条件。等李天麟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完全刨出那具骸骨后,唐晓芙匆匆赶来告诉李天麟,那把放在杨露桌面上的人骨梳不见了!
    ”这具骸骨缺一点儿都不行,如果不能完全焚化它,它还是能跑出来兴风作浪,所以我们必须找到梳子。“李天麟面露急色。
    ”我看是邬茜茜拿走的,她就是不想救杨露,刚才你下跪她只是迫于形势所逼。“唐晓芙气得咬牙切齿。俩人藏好骸骨后,又急匆匆地跑去找邬茜茜,可是找了大半夜也没找到她。邬茜茜好像知道有人找她似的,躲了起来。
    第二天在女生楼下的花坛旁,有人发现了邬茜茜的尸体。邬茜茜的整个脑袋像被动物撕咬过一般,鲜血淋漓不堪入目。李天麟去过案发现场,只一眼他就看出,邬茜茜昨晚被那个女鬼梳头灭了三盏人灯,这种死法是被恶鬼直接夺命而亡的。
    可能是因为邬茜茜多事,才被女鬼怀恨在心给杀了。她死了也怪她自己,如果不是她吃饱了撑的挖什么骸骨做人骨梳子,也不会引来女鬼梳头夺命。李天麟叹息不已。不过说来奇怪,女鬼杀人易如反掌,为什么杀死邬茜茜容易,杀杨露就要大费周章呢?李天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但他知道,女鬼一天不除,杨露一天就处在危险当中。
    再次看到唐晓芙,她的脸色苍白如纸,李天麟心疼地道:”以后保护杨露的事就交给我一个人吧,看这几天把你给累的。“
    ” 那你想到除掉女鬼的办法了吗?“
    ”暂时没有,只好等它主动现身和它拼死一战了。“
    ”好吧,那你一切小心,祝你早日铲除恶鬼功成身退!“说完这几句话,唐晓芙两眼黯淡,转过身来朝女生宿舍走去。
    ”晓芙!“李天麟追过去一把拉住唐晓芙的手臂,没想到引来唐晓芙的一声尖叫。
    看到李天麟一脸惊讶的样子,唐晓芙不好意思地笑了:”你手太重,捏疼人家了。“
    ”不好意思,我是想说,晓芙,我非常感谢你,谢谢你对我和露露这么好。“
    ”嗯,知道了。“唐晓芙低头一抿嘴,转身快速离去。
    尾声
    为了更好地照顾杨露,白天的时候李天麟就把杨露背出了宿舍,现在安置在校外他一个朋友的家里。李天麟往杨露的身上涂满了尸水,用来掩盖住活人的气味儿,同时用古铜币封住她的七窍,防止邪祟做怪迫使她魂魄出窍。
    做完那些事后,李天麟急匆匆地赶往学校西北角,不管女鬼来不来他都要等在那里。
    子时一过,漫天的大雾不知从哪个方向袭来,天地间忽然变得灰蒙蒙的,李天麟辨不出东南西北。
    李天麟定了定心,看着眼前的草人,双脚往前一近,眼睛盯紧了草人身上的三盏灯火。突然之间,草人左肩上的灯火像遇到劲风一般,火光变得越来越弱。
    ”定!“李天麟以手画符定住了火光,一只瘦骨嶙峋的利爪从雾中伸了出来,直抓灯火。
    ”你果然来了!“李天麟一甩墨斗线,朝那只利爪抽了过去。女鬼哀嚎一声逃进浓雾里不见了。
    ”桃鬼柳仙,上古神君,借我千里眼,开我顺风耳。上达天庭,下鉴地府,六道轮回人畜鬼妖神条条看我,道道听我,不可不听不可不明,急急如律令!“李天麟双手结印念动咒语。
    刹那间,他只觉得耳清目明,天地间一片清朗空明,两眼所及之处正是女鬼藏身之处。而女鬼却不知李天麟能够看到它,正一步步逼近想要偷袭。李天麟装作不知,四处查看心急不已,等女鬼靠近突然伸手从怀里掏出几枚用乌鸡血泡过的桃木钉,用尽全力刺向女鬼胸口。

    女鬼猝不及防,疼得仰天长啸,狰狞的骷髅头更加恐怖惊人。
    机不可失,时不再来,趁女鬼身受重伤,李天麟拖开盖住女鬼骸骨的荒草,一把火就点着了骸骨。烟熏火燎中,女鬼化作丧家之犬,朝东南的方向迅速逃去。李天麟知道,女鬼的骸骨没了,现在它唯一的藏身之所就是那把指梳,只要跟着它就能找到指梳,也只有毁了指梳杨露才能最终得保平安。
    无奈李天麟速度不够,根本跟不上女鬼,他只有把眼睛闭上支起双耳。一时间万籁俱寂,只有女鬼的行迹声像雷鸣一般涌进李天麟的耳膜。
    循声而寻,很快,李天麟就跟着声音来到了学校的东南角。在一片树木茂密的空地上,李天麟看到了躺在地上的唐晓芙。她裸露的那只左胳膊,放在了一个盆子里。伤口处正汩汩地向外涌着鲜血,盆子里已经积了半盆血,里面浸泡着一把梳子。

    ”晓芙,你在做什么?“李天麟奔过去惊讶地抱起唐晓芙。
    唐晓芙毫无血色的脸上艰难地露出一丝笑颜:”你找到这儿来了,证明你赢了。你赢了我就输了,杨露就能得救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呀?“李天麟看着唐晓芙的眼睛,心疼不已。
    唐晓芙侧过头,缓缓从血盆里捞起指梳递给李天麟:”我一直在以血养它,现在,你赢了任你处置它吧。“弥留之际,唐晓芙告诉李天麟,这一切都是她做的。
    邬茜茜确实用女鬼的骸骨手掌做了一把指梳,只是没有饮用到人血的指梳只是一把普通的骨梳,根本起不到杀人的作用。唐晓芙用自己的血喂养了那把梳子,指使女鬼夺灯杀死杨露。她这样做的目的只是想亲眼看到李天麟到底有多爱杨露。
    ”我也喜欢你啊,你也知道,可是你就是不接受我。原因我想只有一个,就是因为我长得丑。你宁愿接受一个泼妇一样的邬茜茜,也不愿意接受一个面貌丑陋,但一心爱你的我。后来你为了救杨露,宁愿折损自己的阳寿,当着那么多人的面给邬茜茜下跪。我妒忌到发疯,我太难受了,我和你之间必须做一个了断!今天这样的场面我早就预料到了,我作茧自缚自作自受,现在,我马上就要解脱了。“
    李天麟手握指梳双眼含泪,眼睁睁地看着唐晓芙的双瞳失去了光彩,想不到事情的结局竟然如此残酷!
    唐晓芙不知道,她生性内敛沉静,很多事情只放在心里,从不向外人吐露。如果她勇敢点儿,早跟李天麟挑明,俩人的关系早就超过友谊的界限了。只是,现在说什么也迟了。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X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