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校园鬼故事 > 碗里有毒 > 详细内容

碗里有毒

作者:忘记那段爱  阅读:382 次  点赞:0 次  鄙视:0 次  收藏:0 次  由 story1.669977.net 收集整理
听故事 - 碗里有毒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下一条内容?
立即播放当前内容?
确定
确定
取消

    餐厅里响故事
    秦涛一走进餐厅,就看见了那个坐在墙角的男同学,他的样子很怪,脸色也很苍白,一副大病初愈的样子。
    两个人是在学校的大门口认识的,由于秦涛是刚刚来报道的新生,对这里的环境还十分陌生,另同学便主动领他去了新生报到处,之后还告诉了他寝室和食堂的准确位置。
    餐厅里很乱,大概是刚刚开学的原因吧,这里还没来得及彻底清理,桌子上落满了灰尘,地面上也满是各种垃圾,散发着一股难闻的味道。
    看见秦涛,男同学对他招了招手,示意他过来。
    秦涛打好了饭菜,走到男同学的身边,坐下来。
    “你刚来,我先给你讲个有关咱们食堂的故事,听完之后,你就知道以后再来吃饭的时候,该怎么做了。”男同学怪异地笑着,对秦涛说道。
    “哦。”秦涛轻轻答应一声,低下头拿起筷子,准备一边吃饭一边听。
    “等等,等我讲完之后你再吃好不好。”男生忽然说道,语气不容置疑,叫秦涛不由得一惊,心里多少有点儿不高兴。男生自顾自地讲了起来:
    这所学校建校之前,是一片荒地,还有一个天然的臭水池,附近还有几户人家。
    后来因为要修建学校,水池被填上了,几户人家也迁走了。
    在推倒他们那破破烂烂的泥土房时,发生了很多奇怪的事情。首先是每家每户的东墙边,都有一个巨大的佛龛一样的东西,里面供奉的却根本不是什么菩萨、佛祖之类的塑像。而是一张画,画面上是一个神情古怪的男孩子。
    再有,就是施工队里的人,每天吃晚饭的时候,都会看见一个他们不认识的男生跑来和他们一起吃饭。男生从不说话,饭量却大得惊人,而且吃完饭后马上就会离开。没有人知道他是从哪里冒出来的,也不知道他吃完饭后去了哪里。
    学校建成之后,施工队就撤走了。在食堂没有正式开业之前,很多人夜里都看到过这个男生在食堂里走来走去。
    食堂开业后不久,就接连发生过几起中毒事件。不可思议的是,这些中毒的同学,选择的饭菜并不一样。但有一点是相同的,就是他们每次吃饭的时候都很早,而且几乎不掉一粒饭粒。

    有一名另同学,吃饭的习惯非常好,每次吃完饭之后,桌子上都非常干净,结果,他就屡次中毒。虽然没有致命,但却使身体受到了严重的伤害,不得不一次次地请假。
    前几天,还有一名女同学因中毒而抢救无效死亡了。
    同学们说,这都是那个男生在作怪,他是趴在地上捡食同学们的食物残渣的。
    从那之后,每个同学在吃饭的时候,都会故意掉落一些饭菜,有的同学还会把吃剩下的东西好好地放在那里。而且,宁可等上一段时间,也绝不提前吃饭。就连食堂的管理员也会在下次吃饭之前,才来打扫这里的卫生。
    “难怪你不去打饭。”听完男同学的讲述,秦涛有些不以为然,看着满地的垃圾随口问道, “你见过那个男生吗,就是那个传说中捡食我们食物的人?”
    “见过,而且我们当时的距离很近。”男同学的回答叫秦涛大吃一惊,“说出来你也许不信,他的样子很恐怖,身体已经腐烂了,说他是人,倒不如说他是鬼更确切。”
    “你、你是在哪里见到他的?”
    “就在这个餐厅里,在我中毒呕吐的时候。”男同学回答, “对了,我就是那个屡次中毒的男生。”
    午夜餐厅
    吃完了晚饭,秦涛走出食堂,看着手机里新增加的男同学的电话号码,心里多少还是有些不舒服。另同学名叫柳大兴,这个名字秦涛彻底记住了。

    秦涛有夜里吃零食的习惯,所以半夜的时候他被饿醒了,怎么也睡不着。寝室里的另外几个人还没有来,秦涛索性拿起钥匙,打算去学校门口的那家超市看看。
    路过食堂门口的时候,秦涛不由得向那里看了一眼,心里还在想着白天柳大兴讲的那个故事。
    就在这时,一条黑影忽然在门前一闪。黑影的动作很快,没容秦涛看清楚,就已经从门缝间钻了进去。
    这么晚了,谁还会来这里,难道会是那个捡食剩饭的男生?秦涛不由地停下来,自己也笑了,觉得这个故事和自己的想法实在无聊。但他还是经不住好奇心的驱使,轻轻地来到了大门前,趴在门缝上,向屋子里看去。
    屋子里很黑,还弥漫着白天饭菜的香味,那条黑影正沿着墙边缓缓地向前移动,一直来到了最里面的一个售饭的窗口前。然后,毫无声息地钻到了一张桌子的下面。
    外面的秦涛吃惊地张大了嘴巴,这条黑影不是柳大兴吗,他怎么会独自来到这里,还要藏起来?正在疑惑,忽然,那扇窗子打开了,又一条黑影出现了,黑影的身材不高,但那吓人的样子却叫秦涛差点儿坐到地上。
    这是一个浑身上下散发着腐臭味的男生,衣服已经破烂不堪,露在外面的皮肤满是密密麻麻的裂口,有的地方已经露出了骨头,不时地有黑紫色的血从裂口处滴下来。
    男生好像没有发现趴在桌子底下的柳大兴,而是围着每一张桌子转圈——它真的在捡食同学们的剩饭。
    看来柳大兴没有骗自己,这个男生真的是鬼!秦涛战战兢兢地向后退了几步,打算尽快离开。
    就在这时,桌子下面的柳大兴忽然迅速地钻了出来,他的手里拿着一张黄色的纸片,没等男生看清楚,他已经抬手把纸片贴在了男生的额头上。
    可怕的事情发生了,纸片竟然在男生的脸上燃烧起来,一股皮肉被烧焦的味道顷刻间充满了整个屋子。
    男生大叫一声跌倒在地上,可是它很快就爬了起来,伸手撕掉了纸片,被烧焦的脸上流下一条条黑褐色的液体,恐怖到了极点。
    “不好!”柳大兴惊呼一声撒腿就向门口跑来。
    可是已经晚了,那个男生愤怒地嘶叫着,从后面赶上来,一双已经没有多少皮肤的手猛地抓住了柳大兴的衣领,把他拎了起来,狠狠地向门外掷去。
    “砰”地一声,柳大兴的身体撞开了房门,被扔了出来。如果不是秦涛躲避的及时,恐怕连他也会被砸倒在地上。
    柳大兴的身体在地上滚出很远,挣扎着站起来,一眼看见不远处惊慌失措的秦涛,脸色瞬间变得更加惨白。略一迟疑,他就飞跑过来,一把拉起秦涛的手,转身就向操场上逃去。
    它追来了
    柳大兴跑得很快,秦涛几乎是被他拖着来到操场上的,然后找到一处比较隐蔽的地方,二人躲进了阴影里。
    秦涛向食堂的大门望过去,那个男生并没有追出来,而是站在大门的里边,正用双手撕扯着脸上被烧焦的皮肉。随着“咝咝啦啦”的声响,它的脸上瞬间露出了惨白的骨头,一双血红色的眼珠好像马上就要掉出来。
    “千万别出声。”身边的柳大兴小声地提醒秦涛, “如果被它找到,我们就没命了。”
    “你、你为什么要这样,找它来报仇吗?可是,你怎么能确定是它下的毒,如果它要害我们,还用下毒吗?”秦涛瞪着一双惊恐的眼睛看着柳大兴。
    “我不能确定。”柳大兴摇着头回答, “可是我知道,如果让它长期待在这里,早晚还会有同学出事,就像那名女同学一样。”
    秦涛还想说什么,可又没敢。想了想还是转开话题: “你刚才用的是符吧,没看出来你还懂这些?”
    “我哪懂啊。”柳大兴一直盯着食堂大门, “这是一位大师给我的,那位大师看出我被恶鬼纠缠,所以给我用来防身的。大师还说,如果这个小鬼不离开,食堂里面的阳气就会被它慢慢地吞噬掉,进而影响到我们整个学校,而它身上的阴气还会引来其他的鬼魂。到时候,可就麻烦了。”
    “这么厉害?”秦涛也不由得一惊。
    这时候,那个男生已经把脸上的皮肉撕扯干净了,它用力地抹了一把脸上残留着的液体,然后极快地从屋子里走了出来。不对,它的双脚根本没有挨到地面,也看不出迈动的迹象,但却移动得飞快,几乎是眨眼间,就来到了操场上。
    秦涛死死地捂住嘴巴,生怕自己会发出声音,一旁的柳大兴也是浑身冷汗。
    好在男生并没有发现二人,围着操场转了几圈之后,便有些不甘心地缓缓飘回了食堂。地上,留下一长串黏糊糊的黑色液体,里面还有无数条白色的蛆虫在蠕动,叫人不禁恶心得想吐。

    “你说,它给你们下的毒,会不会就是这些?”秦涛用力地捂住鼻子,看着地上那黏糊糊的液体,问柳大兴道。
    “我也说不清楚。”柳大兴思索着,忽然对秦涛说道, “我现在忽然觉得我们应该去那个小村子看看,说不定会找到什么有关这个小鬼的东西。”
    “那个小村子不是建校的时候被迁走了吗?连房子都被推平了,我们上哪里去找?”秦涛疑惑地看着柳大兴。
    “我也是忽然想起来的,在我们学校的后面还残留着几栋房子。”柳大兴敲了一下脑袋,说道, “连那个臭水池都还没有完全被填平,前几天还有几名同学去那里玩儿。那里虽然没有高楼大厦,而且还是大白天,但却叫他们迷了路,足足转悠了一天一夜,直到第二夭的早晨才找到学校的围墙。”
    柳大兴的话叫秦涛再一次发起抖来。
    “你敢和我一起去吗?”柳大兴看着秦涛,忽然问道。
    秦涛后退了半步,可看着柳大兴那看上去十分虚弱的身体,最终还是点头答应了。
    跟上它
    正如柳大兴所说的,这里根本就是一处荒草甸,沿着学校的围墙,是一排新栽下的小树,穿过小树丛,是乱蓬蓬的杂草。几间早就倒塌的泥土房斜立在灰蒙蒙的月光中,叫人不由得有些压抑。
    这里的风很冷,二人裹紧衣服,磕磕绊绊地向前走着。
    很快,他们就来到了一间土房前。房子已经没有了屋顶,只剩下四面倾斜的墙壁,在夜风中不停地发出呜呜的声响。

    “跟着我。”柳大兴回头对秦涛说道, “这里的阴气极重,我怕我们再遇到恶鬼。” 秦涛吓得差点儿跳起来,紧紧地拉住了柳大兴的衣角。
    二人绕到房子的前面,木门已经被人拆走了,黑乎乎的门框就像一张大张的嘴巴。柳大兴摸索了半天,才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按亮屏幕,向屋子里照去。
    屋子里什么也没有,地上已经开始生出杂草。
    “你不是说他们供奉着一个男生的画像吗,这里怎么什么也没有?”秦涛向四周巡视着,问道。
    “别说话。”柳大兴忽然一把拉过秦涛,飞快地躲进了屋子的一个角落。
    秦涛不解地看了一眼柳大兴,柳大兴用手向外面指了指,示意秦涛,外面有动静。秦涛被吓了一跳。侧耳倾听,果然,一阵“沙沙”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好像有什么东西正飞快地从草尖上掠过。
    二人努力瞪大双眼,很快,一条飘忽的黑影就从大门前掠过。黑影的速度虽然很快,但二人还是看清了,这居然是一个长发披肩的女生,确切地说,是一个女鬼。
    二人蹲在地上,连大气也不敢出。秦涛扭头看了一眼柳大兴,忽然发现他的神情很奇怪,惊讶好像远远大于紧张。
    “我、我们跟上它。”柳大兴忽然说道,然后,不等秦涛回答,他已经俯身钻出了屋子,蹑手蹑脚地跟在了女鬼的后面。
    秦涛迟疑着,回头看了看黑漆漆的屋子,到底还是不敢一个人留在这里,便紧紧地跟了上去。但他不敢跟得太紧,又怕看不见柳大兴,只能尽量放轻脚步。
    二人跟在女鬼的后面,也不知道走了多远,已经看不见身后的房子了,女鬼仍然没有停下来的迹象。秦涛的脑子里忽然闪过一个可怕的想法,这是不是就是人们常说的“鬼领路”?
    它在故意捉弄我们!
    想到这里,他顾不得害怕,慌忙地赶上前面的柳大兴,正要拦住他,忽然,前面的女鬼停了下来,并缓缓地转过了身体。它的身影看起来就像一条半透明的巨大黑色塑料袋,在这黑如泼墨的夜色里,诡异异常。
    看来,它早就知道二人跟在后面,带他们来此也是另有目的。
    “我们快跑!”秦涛不停地颤抖着,一把拉起柳大兴转身就逃。可没想到,柳大兴却用力地甩开了他的手。
    “小凌,真的是你吗?”柳大兴忽然大叫一声,竟然不顾秦涛的阻拦,向女鬼飞奔而去。
    童小凌的故事
    秦涛吃惊地看着柳大兴一直跑到女鬼的跟前。可是,没等柳大兴再说出一句话来,女鬼的身体就忽然飘了起来,箭一般地从他的头顶掠过,一双满是褐色尸斑的手骨从后面搭在了他的肩膀上。
    女鬼的双手冰冷刺骨,尖尖的指甲抓破衣服,直入皮肉,鲜血立刻从肩膀处流了出来。
    “小凌,你、你不认识我了?”柳大兴大声喊道。
    女鬼那满是尸斑的脸上现出一丝阴冷的笑,双臂轻轻一抬,竟然把柳大兴高高地举了起来,对着远处的秦涛抛了过去。
    秦涛惊呼一声被柳大兴砸倒在地上,可他飞快地爬了起来,一把拉起柳大兴扭头就跑。柳大兴挣扎了几下,扑倒在地上,被秦涛强行拖着沿着来路跑了回去。
    一口气跑到了那间倒塌的老房子前,秦涛才一屁股坐到地上,喘息着看着依然一脸茫然的柳大兴。
    “你、你认识这个女鬼?”略作休息之后,秦涛才擦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问道。
    柳大兴紧紧地咬着嘴唇,很久之后,才点了点头:
    原来,刚才的那个女鬼名字叫童小凌,它生前竟是柳大兴的女朋友。而且,她就是那个中毒而死的女生。
    童小凌死后,柳大兴整整病了一个星期。虽然不能确定一定就是那个男生下的毒,但痊愈后,他还是找到了一位大师,求来了几张驱鬼符咒,发誓要消灭那个男生。
    可他没想到,那张符咒竟然没能够杀死男生,还差点儿被它要了性命。无奈之下,他才想到来这里寻找真相,可更加没有想到的是,居然在这里遇到了童小凌的魂魄。可从刚才的情形来看,死后的童小凌已经不认识自己了。
    “你说,小凌会不会也是来寻找真相的,只是它现在已经失去了生前的记忆?”柳大兴抹了一把眼角流出来的泪水,问道。
    “难怪你这么坚决,一定要来这里看看,原来你一直认为下毒的人就是那个男生。”秦涛没有回答柳大兴的问话,而是小声叨咕了一句,随后对柳大兴说道, “我看,我们还是赶快离开吧,童小凌已经不记得你了。一会儿要是被它追上来,我们可就危险了。”

    柳大兴恋恋不合地回头望了一眼,缓缓地站起来,揉着肩膀上的伤痕点了点头。
    就在这时候,忽然,土房的后面刮来一阵冷风,那个被烧得面目全非的男生,幽灵一般地从黑暗中跳了出来。
    柳大兴和秦涛惊叫一声,撒腿就逃。可男生的速度实在太快,二人还没跑出几步就已经被男生从后面抓住了衣服。冰凉的手骨贴在后背上,叫二人浑身都冰冷起来。
    柳大兴慌乱地从口袋里掏出一张驱鬼符咒,转身向男生扔了过去。
    有了第一次的教训,男生对这种看似轻飘飘的纸片有了本能的恐惧,急忙松开双手,向后跳了出去。可没等纸符落地,它已经再次飞快地扑了过来。
    柳大兴把最后一张纸符也扔了出去。
    纸符随着夜风飘出很远,男生的身体悬浮在空中,然后,疾风一般地跳到了二人的前面,向二人一步步逼近。
    二人回过头来,打算向后面逃跑。可这时候,身后忽然又有黑影闪过,童小凌竟然不知道什么时候也从黑暗中飘了出来,挡在了二人的身前。
    它来救你了
    “小凌,你真的不记得我了吗?我是大兴啊!”柳大兴大声叫道,试图唤醒童小凌的记忆。

    也许是大兴这个名字对于童小凌实在是太熟悉了,它竟然微微抖动了一下,一双已经深陷进眼眶里的眼睛在柳大兴的脸上扫视着。
    此时,男生的双手已经死死地抓住了柳大兴的脖子,柳大兴的一张脸顷刻间变成了酱紫色。他拼命地摇动着双手,对着童小凌做出了一连串的手势。
    童小凌的双眼猛然闪起一道亮光,好像真的记起了什么。紧接着,它忽然嘶叫一声,身体掠过秦涛的头顶,飞快地扑到了男生的面前,一把将它狠狠地推倒在地上。
    童小凌和男生厮打在一起,二人的力气都很大,转眼间各自身上的皮肉就被撕扯了下来,黑色的液体溅满了地面。
    柳大兴从地上爬起来,顾不得身上的伤痛,飞跑着从不远处捡回了一张纸符,扑上去就贴在了男生的脸上。
    纸符燃烧起来,男生惨叫着跳起来,转身就消失在了黑暗里。
    “小凌,你没事吧?”柳大兴跑过去,把童小凌扶起来。看着它身上的伤口,再次流下了泪水。
    童小凌定定地看着他很久,才好像记起他来。原来,它真的是来寻找真相的:
    那个男生一直以来就是居住在这个村子里的孤魂野鬼,由于它过分凶恶,村民们几次找人也没能除掉它。于是,只好按照它的要求,经常给它送来一些贡品。后来村子迁走了,男生不想去黑暗的阴间,就留在了学校的食堂里。
    为了惩罚那些胆敢和自己作对的同学们,它一次次地把身上的尸毒放到他们吃饭的碗里,这才引起了一次次的中毒事件。
    童小凌死后并没有离开,和柳大兴的想法一样,它打算找出真相,免得再有同学遇害。
    “果然是这样。”柳大兴恨恨地说道。
    童小凌温柔地看着他,眼中却有着丝丝隐忧:“你把它打伤了,它一定会回来找你的。单凭我们的力量是不可能斗得过它的,我们还是尽快想想办法吧。”
    “我……”柳大兴怔了一下,看了一眼同样无计可施的秦涛,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
    他们没有注意到,那个男生并没有逃远,此时,它就躲在那间土房的后面,恶狠狠地看着三个人。
    它脸上的骨头已经被烧黑了,随着牙齿的错动,不时地发出吓人的声响。

相关内容推荐:
全站收藏次数最多的内容:
X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